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情深几许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1:25: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情深几许

第1章 想不到你还有听人墙角的癖好

  入夜,大雨滂沱。网站huijindi.com

  童安好正蜷缩在沙发上,浅阖着眼。

  睡梦中,她听到“哐”的一下门被踹响声,而后是一阵步伐凌乱的皮鞋声响。

  她卷翘睫毛颤抖了下,还没等睁开眼,下一秒,她胳膊被人大力一扯,而后,她整个人被一股蛮横的力道给狠狠扯了下来!

  伴随着沉闷的声响,膝盖撞击地面的疼痛猝不及防迅速抵达她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童安好痛的蹙眉,睁开了眼。

  她抬眸,便对上了一片幽冷的深潭中。

  是顾司宸,他回来了。

  此刻,顾司宸眸底满是嘲弄与轻蔑:“舍得醒了?”

  就在他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酒气,让童安好眉头蹙的更紧了。

  忽视掉他话里的嘲弄,童安好不顾自己发痛的膝盖,她强颜欢笑着:“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说着,童安好转身就要朝厨房走去。

  “童安好,你装了这么久不累么?!”顾司宸冷笑着,却在下一秒,猛然攥住了童安好的手腕,将她大力一扯,推倒了沙发上。

  原本受伤的膝盖碰到沙发腿上,钻心的童再次传来,童安好疼的脸色煞白,皱紧了眉。

  她勉强撑着身体,回眸看向顾司宸,眸中浮现着隐忍的泪花:“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清楚?!”顾司宸冷笑,眸中的冷意如铺天盖地席卷,他逼近她,一字一句道:“明明是你打电话给我爸,逼得我回家,现在你又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来给谁看?!”

  ?他紧捏着着童安好的下巴,指端因为用力而骨节发白:“就在三年前你设计赶走小雪的时候我就看清了你是什么货色!你在我面前装了三年了还没装够?!”

  他指间的力道疼的她脸色更白了,童安好强忍着眸底的泪珠,努力不让眼泪滑落:“不,不是这样的……”

  “呵,都现在了你还跟我装,”顾司宸唇角冷笑更甚:“你给我妈打电话,处心积虑的逼我回来不就是想让我上你么?!既然你这么缺男人,那我现在就满足你!”

  说着,顾司宸将童安好推倒在沙发上,他蛮横而霸道的吻铺天盖地般落了下来。

  童安好努力的挣扎着,却换来男人更为被粗暴的对待。

  他泄怒似的啃咬着她的肌肤,将她的身体掰过来,迫使她背对着他,将她的身体弯成弓形,而后凶狠的刺入了她。

  霎时,童安好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痛楚,她疼的脸色煞白,却紧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汇金地

  他强势而蛮横的冲撞着她的身体,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童安好疼的身体颤抖着,唇齿间尝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然而身体再痛却比不上心痛。

  因为,他每次都是从背后进入自己,童安好记得顾司宸说过,看到这张脸,他就觉得恶心。

  强势而蛮横的掠夺无休止……

  事后,童安好身体像散了架似的,她强撑着酸软的身体一件件将自己的衣物拾起来,默默往身上套着。

  此刻已穿戴整齐的顾司宸冷眸瞥了她一眼,正要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顾司宸接起电话,不知电话里说了什么,让原本还阴云密布的顾司宸眸色瞬间柔和了些许。

  “你现在在哪?”他平日里一向冷冽森寒的声音此刻却柔和的出奇,话音里透着浓浓的关切。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这样关切的语气这样温柔的神色,他从未给过自己。

  童安好一颗心落落的,心里发酸发涩的难受。

  “好,你等我。”说完顾司宸便挂断了电话。

  童安好眼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心里的苦涩蔓延开来,将她整个人完全包裹。

  她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任由眼泪倾泻而出。

  翌日。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童安好收拾好东西打车来到公司里。

  刚一进门,她便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平日里那些个还算对她态度不错的女员工此刻却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那目光中带着鄙夷,轻蔑,与嘲弄。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

  童安好心中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来。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童安好发现有几分文件需要总裁签署,她抱着文件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刚一来到办公室门口,里面传出的话却让童安好整个人瞬间僵硬在了那里。

  只听一道好听悦耳的女音哽咽道:“司宸,现在你已经有安好了,纵然我还爱着你,可我只能选择放手,今后,你要好好对安好…”

  说着,那道女声开始悲泣起来。汇金地

  那道女音是那么熟悉,童安好不会听错,里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那曾经的好闺蜜,苏雪!

  没想到,她离开了三年,现在竟回来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冷凝了。

  只听顾司宸说:“小雪,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自始至终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之所以娶她也完全是家族联姻!”

  “可你们现在是夫妻……就算我们相爱,我也不想做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啊。”

  “小雪,我会跟那个女人离婚,这个世界上,能做顾太太的只有你一个。”

  童安好心头被猛然一击,手中的文件“哗”的一声,尽数掉在了地上。

  她怔怔的待在原地,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当初,顾司宸跟苏雪是情侣关系,要不是自己,现在嫁给顾司宸的就是苏雪。

  她离开了三年,现在回来了,顾司宸要跟自己离婚了。

  瞬间,心脏像是被人狠掐似的,疼的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听到门外的声响,顾司宸森凉无温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

  “是谁?!”

  而后,房门被苏雪打开。

  脸色苍白的童安好出现在他们视线中,就在她脚下,是一堆了凌乱的文件。

  见到来人后,顾司宸脸色倏地阴沉下来,他冰凉的目光如冰刃般射在童安好身上,薄唇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想不到童家大小姐还有听人墙角的癖好。”

第2章 你怎么能这么歹毒?!

  不等童安好说话,苏雪脸色惊慌,如同受了惊的小鸟似的,躲在了顾司宸身后。

  “不用怕,乖。”顾司宸大手握住苏雪的手,柔声道。

  那样温柔的目光几乎要刺痛了童安好的眼。

  她心脏疼的更是牵连着一片,心底每一根血管,每一处细胞都叫嚣着痛意。

  此刻,苏雪泫然欲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安好,求你不要赶我走,我在美国三年,只是想家了才回来一趟……

  我不会打扰到你跟司宸的,我知道你讨厌我,我现在就走。”

  说话间,她脸上已然挂上了晶莹的泪珠,她抹了把脸上的泪,就要离开。

  她走了还没两步,便被顾司宸给拽住了。

  “不许走!小雪,要走也是她走!”顾司宸将苏雪紧紧圈入怀中,冷冽阴沉的目光落在童安好身上,“童安好!当初你用计赶走小雪三年后的现在,你还是不放过她?!你这女人怎么能这么歹毒?!”

  他的眼神过于冰冷,说口的话更像是冰冷的箭羽,机会要射穿童安好的心脏。

  童安好痛的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指都微微颤抖着,心疼的几乎要麻木了。

  她承认她一直深爱着顾司宸,可她从没想过破坏他跟苏雪的感情。

  当年的确是家族联姻,可不是她主动要嫁给他的,更不是她棒打鸳鸯逼走苏雪的,为什么他却认为什么都是自己的错……

  结婚三年,他从未给过自己好脸色看,现在苏雪回来了,她明明什么后没说什么都没做,他却因为苏雪一句话就骂自己是心思歹毒的女人……

  最初的心凉,痛苦过后,童安好眸底满是不屈与清冷,“我歹毒?那你身后这个女人呢?她除了在你面前装柔弱她还为你做过什么?!她根本就是白莲花,绿茶……”

  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一个巴掌便狠狠的落在了她脸上。

  他的力气过于大,童安好猝不及防的被这一巴掌给打的眼冒金星,她脚底没站稳,整个人一下栽倒在地上。

  她的身体因为撞击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而后小腹处钻心的痛疼的她紧咬牙关,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来。

  童安好努力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手指捂住腹部,一张脸因为剧痛而脸色煞白。

  “呵,摔了一下就这样了?童安好你什么时候能不在我面前演戏?”顾司宸拥着怀里的苏雪,看向童安好的眼眸里满是冷意。

  童安好紧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声来,余光不经意间注意到一旁苏雪眼眸里得逞的笑意,她也无力去深究了。

  不想再看到那两人亲密的模样,童安好捂着小腹,强忍着小腹尖锐的痛意,步履艰难的离开了公司。

  童安好拖着身体一步步艰难的走在路上,这时正是正午,炙热的阳光落在她身上,烤的她浑身难受。

  豆大的汗珠滑落在地上,小腹处的痛意越来越强烈,她几乎要站不稳了。

  唇片被她咬破,血腥味在她口腔中蔓延开来,她颤抖着手指,拨打了穆子枫的电话。

  “子枫……我肚子好痛,送我去医院好么……”她废了好一会的力气才勉强将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中挤出来。

  “你在哪?!”电话里,穆子枫的声音满是关切,焦急。

  “在……顾氏集团门前……”她强忍着小腹处钻心的痛,断断续续道。

  话还没说完,她再也支撑不住,身形一软,倒在了地上。

  浑浑噩噩间,她听到听筒里穆子枫焦灼的声音大喊着:“安好,你说话!!安好?!”

  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

  再度醒来,童安好发现自己置身医院中。

  她手上插着冰冷的输液管,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蓝白色条纹病服。

  童安好正要坐起身来,这时,医生却走了进来。

  “医生,我这是怎么了?”童安好苍白着一张小脸,问道。

  “你差点流产,要是再来晚一步,你肚里这个孩子就保不住了。”

  流产?肚里的孩子?

  这两个词如同一记重磅炸弹般,轰的下在童安好脑袋里炸开,她几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

  她眨了眨眼,不可置信道,“医生,您的意思是我怀孕了?”

  “是啊,都怀孕一个月了,你这个做母亲的没感觉到?”

  童安好愣了下,想想也是,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来月事了。

  没想到是怀了孩子。

  一个月前……顾司宸醉酒要了她,还是在把她当成苏雪的情况下,没想到仅仅是那一次,就让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接下来医生对她说了什么她都没听清,她只记得医生最后一句话是“你好好休息”而后,就离开了房门。

  怔怔的看着房门关上,在短暂的错愕后,一股狂喜席卷上她心头。

  她现在肚子里有小生命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跟司宸的关系以后就不会那么僵了,他会因此回心转意?

  这样想着,她心底满是暖意,就连术后酸痛虚弱的身体都好像是瞬间充满了力量。

  童安好抚摸着小腹,唇角扬起,她觉得,从没一天像现在这样开心过。

  不一会,病房门被重新打开,端着水果盘的穆子枫走了进来。

  “安好,你总算是醒了。”穆子枫将水果盘放在一旁,欣喜笑道。

  “嗯。”童安好浅笑着。

  午后的阳光轻洒在童安好身上,为她笼罩了层柔和的光辉,此刻她淡雅的小脸越发柔和,脸色虽苍白,却也有一种病态的美。

  穆子枫竟有些看痴了,半响后才回过神来,“安好,你的情况我也知道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可能他会因为我们的孩子回心转意。”

  穆子枫眸光一黯,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最终只化为一句,“但愿吧。”

  彼此间沉默着。

  ——

  童安好住院的这两天,顾司宸一次都没来过。

  还几次她试着给他打电话,却都是无人接通的状态。

  她一颗心逐渐冷了下去。

第3章 离婚吧

  反倒是穆子枫一直陪着她,安慰她说,可能是顾司宸太忙了,让她别乱想。

  其实很多次童安好都在想,一个朋友尚且对自己这么关心,顾司宸作为一个丈夫,却对自己不闻不问,甚至冷眼相待,厌恶至极。

  如果顾司宸能把对苏雪的好分给自己一点点,她都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了。

  只可惜,他的温柔他的爱全都给了那个女人,哪还有半点自己的位置。

  两天后,童安好出院了。

  在这两天内,顾司宸一次都没来看望过她,甚至连个电话连条短信都没有。

  可能真的像穆子枫说的那样,顾司宸是工作忙无暇顾及吧。童安好心理自我安慰着。

  出院后,童安好收拾东西,将那张怀孕报告单小心翼翼的叠放在包包内,她打车,回到家中。

  刚一进家门,童安好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无论是管家还是佣人,看向她的目光都怪怪的,目光中……似乎有同情,抑或是鄙夷。

  ???童安好狐疑着,来到二楼卧室中。

  然而她刚一来到二楼,投过虚掩着的房门,眼前的这一幕让她浑身的气血都上涌了!

  只见顾司宸坐在沙发上,怀抱着苏雪,苏雪双臂柔若无骨的缠绕在他脖颈上,脸色羞红。

  这样暧昧的一幕气的童安好手指直打颤,作为妻子的她失踪了两天,他非凡不闻不问反倒是跟别的女人在自己家中暧昧!

  这也是她的家啊!他怎么可以随便将别的女人带入家中?!

  她气的浑身的血液都齐齐冲向脑中,她指甲深刺入掌心中,颤抖着肩膀,她用力踹开了房门——

  看到来人后,顾司宸脸上的柔情蜜意迅速转变为冰冷漠然。

  而苏雪见到童安好后更是一派惶恐,她局促不安的站起身来,走到童安好面前,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安好,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那又是怎样?”童安好冷眼看着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自然。

  “是……我不小心摔倒……”苏雪说着说着竟掉下泪来,剔透的泪珠儿滑落在她精致的面庞上,她秋水双眸还噙着泪珠,看上去分外惹人心怜。

  “不用跟这种女人解释,”顾司宸冷沉森寒冷的声音从她们身后传来,而后,顾司宸长臂一伸,将苏雪拥入怀中,他修长的指间一点点划去苏雪脸上的泪,动作轻柔而小心翼翼,像是在呵护什么稀世珍宝。

  这一幕让童安好心中更是刀锯一般的痛。

  接下来顾司宸的话却让童安好一颗心凉了个彻骨。

  他说:“因为她不配。”

  童安好愣在那里,心,在那一瞬间被他伤的体无完肤。

  他说她不配。

  原来在他面前,她竟然到了尘埃里。

  爱与不爱,竟然可以差别这么大。

  可笑的是她一直想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他,还想着他没准会回心转意,现在看来,这全都是奢望。

  既然这样,他又怎么会喜欢自己的孩子呢。

  心里尖锐的痛着,童安好攥紧了手掌心,冷眼看着顾司宸:“顾司宸,在你眼里这个女人就这么好么?!好到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好到你完全不用思考直接选择相信她?!”

  “司宸……”苏雪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我只是想跟安好好好解释,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顾司宸最是见不得苏雪这幅模样,他怜爱的抹着苏雪脸上的泪珠,回眸正要朝童安好吼着,这时——

  一道手机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顾司宸冷眸扫了童安好一眼,而后接通电话。

  电话是顾司宸助理打来的,大意是公司出了点事情,需要开一个紧急视频会议。

  顾司宸警告意味的瞥了童安好一眼后,去了书房。

  顾司宸前脚一走,苏雪脸上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得意与轻蔑。

  苏雪双臂环胸,一步步走到童安好面前,高仰着一把,神情矜傲:“我劝你还是早点跟顾司宸离婚,还能给自己留点颜面,免得到时候被扫地出门太过难堪。”

  童安好看着这样的苏雪,心底冷笑一声,这女人简直是演技派,不去拿个奥斯卡小金人简直白瞎了她的演技。

  “苏雪,你有没有想过,顾司宸看到这样的你,会是什么反应?”童安好朝她靠近了一点,以同样矜傲的姿态回敬着她。

  “你……”苏雪脸色骤变,很快她反应过来,正要继续跟童安好呛声时,书房的门再度被推开——

  苏雪眼里闪过一抹寒意,而后她竟顺势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接下来,顾司宸来到房中看到的就是苏雪倒在地上,而童安好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一脸冷漠。

  “司宸……”苏雪咬唇,一张口眼泪就掉了下来。

  豆大的泪珠滑落在她嫩白的小脸上,看上去楚楚可怜又可怜兮兮,让顾司宸一颗心瞬间就被揪紧了。

  他连忙上前,动作轻柔的将苏雪扶起来,上下仔细打量着她身上,“你有没有受伤?!”

  “司宸,我没事,”苏雪哽咽道,眼神怯怯的看向一旁的童安好,一副委屈受伤而又惶恐的模样。

  童安好冷眼看着她的作秀,冷笑一声,“苏雪,你也就这点本事了么?除了陷害装可怜装柔弱你还会做什么?!”

  而顾司宸原本冷冽的夹杂着怒气的目光在听到头童安好这句话后周身的气压更是如同暴雨骤压。

  他冰冷骸骨的眸扫在夏倾城身上,“童安好!你这种狠毒的女人没资格做顾夫人,离婚吧!”

  离婚吧,这句话犹如一记重锤重重的锤在了童安好的胸口处,她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司宸。

  心在这一刻像是被无数到人切割过似的,疼的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眼眶酸涩的难受,泪腺更是涨到不行,童安好仰着下巴,强迫眼泪不掉落出来。

  自己消失了两天两夜他非但不关心自己的死活,反倒却在她回来的第一天就跟她说离婚?!

第4章 打掉就是了

  这样的男人她到底爱着他什么?!为什么要在这段婚姻里这么卑微这么痛苦……

  如果是以前被他伤的这么体无完肤她可能会同意离婚,可现在她肚子里有了孩子,她不能让孩子刚一出生就没了爸爸!

  她也绝对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幸福!

  童安好攥紧了手掌心,清冷的眸看着那拥抱着的男女,眸中满是坚韧,不屈,“想离婚?顾司宸我告诉你,你休想!既然我得不到幸福你们也休想在一起!

  你不是最宝贝这个女人么,那我就拖着不离,让她成为这辈子都见不得光的情妇!”

  听言,顾司宸那双深戾幽壑的眸更是燃起了熊熊烈火,那炽热的目光几乎能燃烧摧毁一切,他冷笑着,“童安好,你大可以试试!”

  苏雪则一副委屈受伤的模样,她“好言相劝”着:“司宸,我安好一直不喜欢我我不怨她,可我知道她说的都是气话,你别跟她较真了……”

  这话却衬得童安好越发狠毒而自己则显得宽容大度了很多,顾司宸心疼的将苏雪拥入怀中,抹掉她脸上的泪珠,方才的怒气在看到她就也缓和了些许,被柔情代替,“小雪,别为这种女人说话,不值得。”

  这话更是让童安好心里像是被插了把刀子似的,疼的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不想再看到他们恩爱的样子,童安好强忍着眼底的泪,转身冲出了房门。

  她的背影是那么孤傲,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眼泪霎时夺眶而出。

  她的泪凄惶而下。

  ——

  童安好没想到几天后顾司宸竟让苏雪直接住在了她家中!

  一连几天,童安好上班下班总能看到他们二人亲亲蜜蜜的样子,每次撞见都让童安好心如刀割。

  而顾司宸的离婚协议就那么大刺刺的放在了她床头,童安好将那份协议丢在垃圾桶中,不予理会。

  这天,童安好正下班回家,路过客厅的时候,真看见女陪坐在顾司宸大腿上,顾司宸修长的指尖轻轻摩擦着她光滑柔嫩的面颊,而苏雪在顾司宸的抚摸下,发出甜蜜到腻死人的娇笑声。

  那声音落在童安好耳中简直刺耳无比,不想再看到这一幕,童安好冷着一张脸转身就要上楼。

  “给我站住!”顾司宸,低沉失落的声音凉飕飕的从她背后传来,让她脊背一寒。

  童安好转过身去,回眸看他,面无表情,声音清清冷冷的:“怎么,你有事?”

  “之前我让你签署的离婚协议签完没?”顾司宸站起身来到她面前,那双冷冽的双目如冰刃般扫在她身上,几乎都凌迟了她的肌肤。

  童安好心底苦笑了下,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跟自己离婚是么。

  “我说过,我不会离婚,你死了这条心吧。”说完,童安好就转过身去,就要上楼。

  手臂却被人从身后紧紧攥住了,顾司宸狠狠的捏紧她的手腕,深戾幽冷的双目此刻噙着两簇火焰,那火焰几乎能将童安好整个人吞噬掉:“你就这么喜欢顾夫人这个头衔是吧?”

  他齿缝中都渗出了寒意。

  童安好平静的迎视着他那双散发着阵阵寒意的双目,幽幽一笑:“就算我不稀罕这个头衔,我也要霸占着,不会让某人这么轻易得到!”

  “你!”顾司宸怒火中烧,抬手一个巴掌就狠狠的朝童安好脸上落了过去。

  “啪”的一声,那道巴掌声彻底打碎了童安好对他心中仅剩的那么一点期待。

  他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打了自己。

  她有什么错?她不过是想默默留在他身边,就算心知他不爱自己,她却仍然卑微的想在他身边留一席之地。

  她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个爸爸……

  难道这么一点点希望他都要亲手掐灭么?

  童安好捂着被打的火辣辣的面颊,震惊的看着顾司宸。

  她那双清澈的含水的双眸此刻氤氲了水汽,眸中噙着的泪花让顾司宸莫名的心头被刺痛了下。

  然而童安好没注意的是,就在顾司宸那一个巴掌落下的瞬间,因为他鼓励到他包包里的东西瞬间,哗的一下掉了出来,零零散散的散落在地上。

  而那张怀孕通知单就那么赫然出现在地面上。

  童安好想将它捡起来已经来不及了——

  苏雪白皙的手指率先将那怀孕通知单拿了起来,细细的看着。

  越看她一张脸越是寸寸惨白了下去,看到最后,她精致的面庞上早已面无血色,眸中带着泪花。

  “怎么了?”顾司晨将那份怀孕通知单拿了过来,看完后,整张脸更是阴沉的可怕。

  童安好不语,本不想让他们知道的,可事情发展到这样,她也无力阻止了——她想看看顾司宸究竟会是什么反应。

  只见苏雪精致的面庞上早已簌簌掉着泪珠,她看向童安好,眸中满是痛苦悲伤,自责,“安好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怀孕了,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幸福,我这就走……”

  说着,童安好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顾司宸一眼,而后,抹掉脸上的泪,捂着唇,转身就要离开。

  “不许走!”下一秒,顾司宸便攥住了她的手腕,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心疼,“我不许你走。”

  苏雪转过头来,哭的梨花带雨,“司宸……不要……安好是个好女孩,她还有了你的孩子,我不该破坏你们婚姻的。”

  一旁的童安好冷眼看着苏雪的表现,看着他们的郎情妾意,如果说他们此刻在拍电影的话,这可谓是苦情年度大戏了吧。

  她心底正冷笑着,然而接下来顾司宸的话却让童安好整个心迅速跌入了万丈深渊。

  只听顾司宸说,“怀了孩子又怎样?打掉就是了。”

  这话让童安好浑身一僵,她所有的血液在这一刻都瞬间冷凝了。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童安好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童安好攥紧了手掌心,生怕自己听错似的,极力稳定着自己的情绪,问道:“顾司宸,你在说什么?”

  颤抖的尾音到底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情深几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深几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恋了爱了14章

    原标题:恋了爱了14章小说:恋了爱了第十四章对不起我真的吐了然后忽然想到什么,秦雯丽猛地看向他怀里的唐语欣,蓦地瞪圆了眸子,眼神里一片惊疑不定。顾正祁放在唐语欣身上的手微微收紧,他不动神色的眯了眯眼,曼声道:“原来是秦家的女儿。”他看着秦雯丽瞪大的眼,深深的说:“秦家都是聪明人,我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知道,是吗?”秦雯丽瞳孔微缩,连忙点头,“我知道,知道!”再抬头时,她看向唐语欣的目光,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厌恶。唐语欣皱了下眉,觉得秦雯丽现在看她的眼神比之前还要让她不爽,可怜?她有

  • 老紫砂壶的收藏价值

    老紫砂的收藏有难点,因为它年代久远,很多流传说不清楚,多数老紫砂还没有底款,鉴别真伪优劣的难度比较大。但也正因为如此,老紫砂有“漏”可捡。只要有一些无款的精品在拍场上出现,都会被具备眼光的有识之士收入囊中。而且,有专家认为新紫砂无论是从文化含量还是技艺水平,都要比老紫砂好,更何况老紫砂完整器少,赝品又太多,鉴别难度特别大,实在不适合大部分藏家介入。真正的老紫砂是具备收藏价值的。上百年的时间沉淀,让老紫砂褪去了火气,哪怕当年只是一件普通的实用器,但漫长的岁月让它沾染上很多前人的痕迹,成为“有故事”

  • 紫砂壶价值和作者职称有关系吗?

    紫砂壶更多的是实用消费品,而不能成为投资收藏品。除了那些对紫的艺术进程做出特殊贡献的紫砂艺术大师,和某个时代的少数个别代表人物的力作具备收藏投资价值之外,其他绝大部分的紫到艺术家作品都是消费品,或者叫实用泡茶工艺品。紫砂壶市场最近30多年来价格一直在上扬。但当代紫砂从业者却出了一些问题,网络和实体商家帮助紫砂成型从业者来忽悠消费者,出现代工泛滥,赝品充彻市场,把实用品卖成艺术品的价格,这种忽悠模式彻底违背了商业文明,缺乏基本的生意逻辑。强调职称升级,买家手中的紫砂壶就能升值,这是紫砂行业的最大谎

  • 语录10则,有喜欢符合你心情的就发你朋友圈吧

    情绪,是智慧不够的产物Iwouldn’thavenothingifIdidn’thaveyou.(如果没有你,我将一无所有)喜欢某人,并不一定要成为恋人,有时候,能做朋友就已足够。朋友是一辈子的事。很喜欢这句话句话:“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就像是我爱你,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如果有一天我不会主动联系你了,不是我不想你,只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不知道和你说什么了,怕一不小心就让我们不再联络。一个人的自愈的能力越强,才越有可能接近幸福

  • 传奇投资者威廉•卢恩:做敏锐的雄狮,也要做待宰的羔羊

    王存迎丨华研数据讲到价值投资,我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巴菲特,事实上除了巴菲特还有很多优秀的价值投资者,威廉·卢恩就是其中一位。威廉·卢恩,红杉基金(SequoiaFund)的经理。自1969年成立以来至2005年,红杉基金扣除管理费后获得了15.48%的年回报率,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在同一时期只有11.68%的年回报率。与华尔街大多数的投资者喜欢用牛熊自喻不同,威廉·卢恩认为自己是一只害怕被宰的温顺的小羔羊。由此可见,威廉·卢恩是极其厌恶风险的,但他也不推崇一味的保守,因为作一个小羔羊不会让人成为

  • 门店用人:第三位是能力,第二位是态度,第一位是.....

    大多数人认为,选人一定要是能力第一。资深人士告诉你门店用人,能力只能排在第三,排在第一的是……1能力是基础看人始终不要只看能力,因为能力有的时候只是人的一个发展的基础。有些人可能某方面的能力不很强,但对自己的帮助和支持却是很大,同样可以成为良好的合作伙伴。有些自以为能力很强、水平很高的人比较难以与人合作。而且能力具有互补性,彼此之间相互支持、理解,就会共同进步和提高,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大家就会有两个思想。2态度是根本做人做事,总有失败或困顿的时候,但能始终以敬业之心,以孜孜不倦的态度顽

  • 【慧谷学校·实践课程】二年一班走进中国·长春高新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中心社会实践体验活动

    2018年1月2日,吉大慧谷学校2年1班师生及家长聚集在学府街与博文路交汇,栖乐荟购物中心5楼-高新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参加2018寒假社会实践活动巧手生花,创意无限走进中国·长春高新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中心社会实践体验活动。多样的的活动内容和崭新的活动形式,带给同学和家长朋友们一次全新的体验。2018年跨年新锐青年艺术展欣赏艺术展品。新华书店/当当/吉阅七舍体验小小图书管理员,完成任务的同时还体验了叔叔阿姨们工作的辛苦,所以要更加爱惜我们的图书哦!东方之叶了解荷叶工艺品的制作,小小的荷叶有神奇的

  • 福利 | 放假回家过节,除了春运你还会想到什么?

    本来只能在电话里说的我过得好终于也可以当面对着你在乎的人说了谁都想过诗一样的生活春花那么美,秋月依旧那么圆但现实却不是那么尽人意生活不可能像你想的那么好却也不会像你想的那么糟。但是回家什么都好房子是租的,即使回老家也有些舍不得每次撸着朋友的那只黑白花猫,看着她阳台上的花草,总觉得活出了滋味,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她,我倒也问他,你回家了这猫可怎么办?这些花花草草可怎么办,幸亏她老家就在不出省的县城,因为有猫,总得打着顺风车回家,一路上猫也特别乖.她也总说:比那些赶春运的同事们方便多了,至少猫一直在她的

  • 每年去阴间办事十几次的奇人!

    人道也有到地狱中去工作的。大约在数十年前,在苏州有一位洪居士,他在十几岁时,有一次昏倒在地,他家里的人,急请医生来治疗,医生在他身上打针灌药,但是不能发生效果。在他身上仍是热的,只是昏迷不省人事,家人不敢收殓;经过了三天,他自动的醒转来。在他倒下的时间,他就被二个阴差请去,到地狱去办公;醒回来以后,亦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家人。但是,从此以后,一年至少要去十多次,每次都是三两天。因为常常如此,他家中人也认为常事,知道他是个阴差,也不十分惊惶了。他对地狱众生中的痛苦,十分明了,他有时与大德高僧请益之时,

  • 唐僧母亲为何是西游记中最神秘的女人?背后真相细思极恐

    电视剧《西游记》中唐僧出世前,父亲被船夫推入水中,母亲哀痛欲绝,一对才子佳人惨遭厄运。令人惋惜。后来细看小说,却发现这一段故事扑朔迷离,离奇诡异,吓出一身冷汗来。而这一系列矛盾冲突的焦点则是唐僧母亲——殷温娇。其实,《西游记》中的人物的殷温娇一点也不平凡。虽然在小说中是唐僧的母亲,但她在现实中的身份是雍州鄠县(今西安市鄠邑区)人,是当朝丞相殷开山的女儿,生得“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真所谓“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这位小姐还有个小名叫“满堂娇”,也就是济济一堂的人就属她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