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胭脂染帝业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2:55:3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胭脂染帝业
第5章 不配为人父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的长辈!”孙秀面冷声硬,吼道,“孙家没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你滚!”

“家族荣耀靠一介弱女子来维系,非大丈夫所为!孙家有你这样的子孙,才是耻辱!”孙皓破口怒吼。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孙秀气得脸膛发暗,“逆子!”

羊玄之小心翼翼地赔笑道:“孙大人息怒,孙皓还小,不知好歹,还是先带他出宫吧。”

孙秀立即喊人进来,七八个侍卫制住孙皓,押着他离开。

他不停地挣扎、叫嚷,最后回首看我一眼,那样悲绝的目光,令人心惊。

我暗自叹气,为了我,表哥夜闯昭阳殿,得罪孙秀,只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嫁给司马衷为后,我这一生的幸福就此毁了,他痛惜,他不愿我囚困深宫,他要给我幸福,保护我一生一世。他这份心思、心意,我只能心领。

因为,我不想害他;再者,他有心无力。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啪”的一声,清脆地响在耳畔。

我惊愕地呆住,捂着脸颊,那种火辣辣的痛,不及心中的痛。

是父亲掴我一巴掌。

虽然,这种痛已经麻木,但还是会痛。

“贱人!”羊玄之双目怒睁,骂道,“你竟然勾引孙皓!和你母亲一样下 贱!”

“羊兄息怒。”孙秀一笑,“容儿毕竟已册封为皇后,一国之母,有话好好说。”

“让大人见笑了,大人不如先到殿外稍后,我与皇后说两句体己话。汇金地”羊玄之脸上的笑贱得令人恶心。

“好,我在殿外等候羊兄。”孙秀看我一眼,好意规劝,“容儿,听父亲的话。”

心中冷笑,我目送善谄媚的孙秀离开,不看父亲一眼。

羊玄之阴沉地瞪我,没有半分为人父亲的慈祥与疼惜,只有厌恶与怒火,“我警告你,你最好打消逃走的念头,好好当你的皇后。”

我挺直了腰杆,淡淡道:“羊大人,今非昔比,这是昭阳殿,吾是皇后,大人是臣,当自称‘微臣’。”

他一愣,以极其鄙薄的口吻道:“若非我,你能当得上皇后?我始终是你父亲,在我面前,你也敢摆皇后的架子?哼!”

他不配为人父亲!

我懒得同他多费唇舌,道:“时辰不早,吾乏了,还请羊大人回府歇着吧。汇金地

羊玄之更气了,拽住我的手腕,目露凶光,“我告诉你,让你当皇后,是便宜了你。别以为当了皇后就可以忤逆我,也别想着逃出宫,记住了吗?”

我点点头,挣开手,倔强地望着窗外。

他又道:“好好服侍陛下,为陛下生下一男半女,若是得男,便是太子,你这辈子就不缺荣华富贵。”

倘若我生下男婴,便有希望册封为太子,母凭子贵,孙家与羊家也能凭此权势在握,届时,赵王司马伦就不在他们的眼里了。

这便是他们的期盼与筹谋。

我怎会将自己交给那个蠢钝的皇帝?

司马衷这一生,命运从来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被先帝操纵,被贾后操控,被赵王掌控,只是一个可怜可悲的傀儡皇帝,比我还惨。假若我为他生孩子,是害了孩子,让孩子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汇金地

孙秀去而复返,随同驾临昭阳殿的,还有司马衷。

第6章 为陛下生儿育女

司马衷看见我,蹦跳着走到我面前,笑嘻嘻道:“容姐姐,你好美,朕又见到容姐姐了。”

他为什么突然叫我“容姐姐”?

我淡淡行礼,“陛下。”

“夜深了,请陛下和皇后就寝。”孙秀装腔作势地施礼,接着吩咐内侍、宫娥,“服侍陛下和皇后就寝。”

“哇唔……”司马衷夸张地打呵欠,“朕困了,你们退下吧。”

“是,陛下。汇金地”孙秀意味深长地笑,“陛下记得与这位容姐姐一起就寝,她这么美,陛下可以让她为陛下生儿育女。”

“生儿育女?”司马衷皱眉,似乎不懂是何意思,想了半晌才恍然大悟,“哦哦哦,朕知了。容姐姐,朕与你生一个像你这么美的公主,好不好?”

他拉着我的手,傻傻地笑,期待我的回答。

迫不得已,我颔首,接着对孙秀道:“吾不习惯宫娥的服侍,还请孙大人为吾唤碧涵进来。”

孙秀示意宫人去传碧涵来,接着,他和羊玄之就告退了。

碧涵斟了两杯酒,我为司马衷宽衣解带,忽然闻到他身上散出一股淡淡的香,这种香很雅,很好闻。

更没想到的是,层层衣袍包裹之内的身躯,根本没有赘肉,不虚胖。

“陛下,喝点儿酒暖身吧。”我让碧涵端来两杯酒。

“好耶!”司马衷拍手道,“朕要与容姐姐一起饮酒。”

他端起酒杯,凑近闻着,“好香,容姐姐,这是什么酒?”

我笑道:“这是陈年的青梅酒,陛下,快尝尝。”

他一饮而尽,我接过空的酒杯,碧涵扶他上榻,放下凤帷青帐,吹灭宫灯。

司马衷探出帐外,催促道:“容姐姐,快来呀。”

我坐在床沿,柔声道:“臣妾为陛下捏捏臂膀,好不好?”

他使劲地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笑。

一边捏按着他的臂膀,一边观察他。仔细瞧着,我才发现这个可悲的皇帝长着一张不算丑的脸,甚至可以说,这张脸颇有俊色,五官端正,眼眸漆黑。

当他不笑、不露出傻气的时候,这双深黑的眼好像变得深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沉。

片刻之后,司马衷不出所料地闭眼,神智模糊起来。

我轻手轻脚地离开床榻,拉着碧涵来到窗前,“碧涵,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自愿?”

碧涵轻轻咬唇,不敢看我,娇羞地点头。

既然如此,我放手,让她代我和司马衷完成周公之礼。

站在寝殿的角落,我望着凤帷青帐笼罩的床榻,昏黑中依稀可见碧涵脱下司马衷的中单,也脱下自己的衣物,合身趴在他身上……

那杯青梅酒中下了一种可让人神智不清的药散,会让司马衷认不清到底是我、还是碧涵。

而今日早间,我问碧涵:“碧涵,假若让你代我服侍陛下,你可愿意?”

她惊愕地睁大眼,不敢相信我所说的,“这……”

“只要你愿意,往后你不必服侍我,我拨两个宫娥服侍你。假若你诞下龙种,孩子暂时由我抚养,我会让陛下册封你为贵人,仅在我之下。倘若孩子册封为太子,他十八岁时,我会告诉他,你是他的亲生母亲。陛下百年之后,你我同是太后。”我晓之以利,竭力打动她,“我羊献容一言九鼎,决不食言。”

“皇后为什么不愿服侍陛下?”碧涵诧异地问。

“实话对你说,我已有意中人。”我漠然道,“我要等他来娶我。”

PS:喜欢文文的妹纸可以把书放入书架哦。

第7章 我一定会出人头地

“啊?”她更吃惊了。

“若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你。”我淡淡一笑,“一个时辰后,你告诉我你的决定。”

半个时辰后,碧涵告诉我,她愿意代我服侍司马衷。

之所以找碧涵而不找碧浅,是因为,碧涵心眼多,颇有功利之心。

其实,我是骗她的,我并没有意中人。

……

披着鹤氅,戴上风帽,我悄然离开昭阳殿,避过宫禁宿卫的耳目,随处走走。

落雪簌簌有声,自苍广袤的穹悬垂而下,一帘帘,一幕幕,向前延展。

刺眼的雪光照亮了黑夜,寒气逼人,偏僻的宫苑看不见一个人影,就连那巡视、守夜的宿卫也躲在屋内饮酒取暖。

我拢紧鹤氅,看见前方的宫室像是无人居住,便站在宫室外的殿廊下,望着洁白的雪幕出神。

虽然冷得发抖,但我更喜欢这样的孤单,无须面对那些讨厌的人,无须面对令我恶心的人。

我是司马衷第二任皇后,此生此世都无法改变了吧,但是,走出羊家,这一生便由我自己掌控,我不想、也不会再让人操纵。

此后,孙家和羊家加官进爵,羊玄之拜光禄大夫、特进、散骑常侍,封为兴晋侯。

就连无心为官的表哥也成为宫城宿卫骁骑营的一名士兵。

五日后,孙皓来到昭阳殿,拜见皇后。

“卑职拜见皇后。”他恭敬地行礼。

“免礼。”我看着身穿骁骑营兵服的孙皓,觉得他不一样了。

腰配宝刀,身姿轩昂,这样的表哥颇有英伟之气,神采飞扬。

大殿上,宫人退下,碧浅沏了一杯热茶奉上,守在殿门处。

孙皓的目光从未有过的坚定,“我央求孙秀,将我编进骁骑营,容儿,我一定会出人头地。”

我知道,他进骁骑营,事出有因。

“我要当校尉,当将军,统领精兵。”他意气风发地说道,“容儿,我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表哥这又何苦?”我早已猜到,他有这样的转变,许是为了我。

“容儿,不管你是皇后,还是为人妻,你永远是我孙皓珍视、保护一生一世的妹妹。”孙皓定定地望我,眼中闪过一抹柔情。

“表哥,谢谢你。”这世间,唯有他真心待我好。

十岁那年,母亲临死之际,要表哥答应照顾我一生一世,他义不容辞地应了,重重发誓:这一生,竭尽所能护容儿周全。

自那以后,表哥便待我很好,尽力呵护我,让我不受伤害,只是……

他对我的好,点点滴滴,都在我心中,我无法酬谢他什么。

他低声道:“你身在深宫后苑,万事当心。我无法时常出入宫禁看你,但我会设法和你联络,若你有事找我……”

他在我耳畔说了一个负责昭阳殿附近宫禁宿卫的士兵名字,若我有事找表哥,可让那人传话。

再说两句,孙皓告辞离开。

望着他坚毅的身影消失在昭阳殿,我叹了一声。

一个时辰后,昭阳殿迎来一个我想不到的来客,孙瑜。

以孙秀为首的孙家人都投靠了赵王司马伦,这出入宫禁对于孙家人来说,并不难。

第8章 毁了一生幸福

孙瑜是我另一个堂舅的女儿,是表哥的堂妹,是孙家掌上明珠,更是洛阳城颇有名气的美人。

她披着一身白雪踏入大殿,侍女为她拂去大氅上的雪花。

我打量着她,暗自猜测着她的来意。

她穿着鲜红色棉袍,满头珠翠,更衬得姿容美艳、风姿妖娆,好像有意在我面前显摆她的华贵与美貌。饮了两口热茶,她盈盈一笑,“容姐姐当了皇后,母仪天下,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可喜可贺呢,我羡慕得紧。”

“那让你当,如何?”我浅浅地笑。

“那怎么行?容姐姐已经册封为皇后,就算容姐姐心有不甘,也是无力改变。”孙瑜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或许姐姐不知,当初赵王让孙秀议立皇后,和父亲说送我进宫。我死也不从,父亲这才提议让容姐姐进宫。”

“原来妹妹是我的恩人,他日我必会奉上一份大礼,以报今日妹妹大恩。”原来,孙家不愿自家女儿进宫,毁了一生幸福,这顶后冠才落在我头上。

“容姐姐还不知,前几日堂哥知道你即将册封为皇后,心急如焚,求孙秀和父亲不要送你进宫。”她所说的堂哥,就是孙皓。

我冷笑,孙家人又怎么会听他的?

孙瑜继续道:“堂哥求祖父,让堂哥与你成婚,祖父也不愿你嫁入深宫,劝孙秀和父亲另觅人选。可是,孙秀已经议定,怎会再更改人选?祖父年事已高,就算想帮你,也有心无力。”

她的祖父,就是我的外祖父,孙旂。

进宫前夕,外祖父来到羊府,对我谆谆教诲:“容儿,你所嫁的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子,也不是一个有权有势的高门,而是嫁入深宫,嫁给无力朝政、受人掣肘的陛下。从此往后,你的一生便与皇室联系在一起,你要为自己打算,凡事三思而后行,多想想,少言辞。”

外祖父孙旂的教导,我铭记在心。

“孙秀担心堂哥会做出什么事来,就把堂哥软禁在房中。”孙瑜娓娓道来,“容姐姐大婚的次夜,堂哥趁下人送饭之际打昏仆人,逃出府,夜闯昭阳殿。后来,堂哥被押回去,被打得鼻青脸肿,又被软禁了。昨日,表哥突然想通了,对伯父说,他要进骁骑营,守卫宫城。”

“当真?”想起方才表哥的决绝与若无其事,我想不到他为我受了这么多苦,表哥,你如此待我,我如何偿还?

“其实,早在六月,堂哥就向祖父和祖母求过,求他们成全你与堂哥的婚事,祖母不同意。”

“外祖母为什么不同意?”我面不改色地问,心中却极为震撼,想不到表哥竟然存了这样的心思!表哥竟然有意娶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众多儿女中,外祖母最喜欢的是母亲,母亲过世,外祖母哭得死去活来。

爱屋及乌,外祖母尤为疼惜我,待我极好。

可说,表哥喜欢我,娶我进门,外祖母为什么不同意?

寒风呜咽,漫天飘雪,外面的殿顶与地面被白雪覆盖,整个天地皆为雪色,纯洁无暇。

我不明白,孙瑜为什么对我说这么多?

她饮了一杯热茶,抿唇一笑,“容姐姐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些。”

我亦笑,“洗耳恭听。”

“我只是为堂哥惋惜,无法赢得美人归。”

“是吗?”我不信她会为孙皓惋惜,这个美艳的孙家女儿城府极深,不可小觑。

“那年,我与堂哥去泰山南城玩,从那时起,堂哥就开始喜欢你。”孙瑜陷入了回忆。

我记得,那年我十岁,表哥十三岁。

第9章 那种恨,那种痛

那年春,母亲带着我从洛阳回到泰山南城老宅,秋,堂哥孙皓与孙瑜来游玩。

“堂哥对我说过,那年发生了一些事,让他记忆深刻。”她缓缓道,眉目间有些伤色,“有一日,堂哥与你在后苑玩,忽然听见一声惨叫。你们发现那惨叫声是从你母亲的房中传出来的,于是你们悄悄地打开窗扇,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你父亲不知何时回到泰山南城,堂哥与你看见,你父亲打你母亲耳光,口中还不停地骂着‘贱人’。你母亲哀声求饶,被打得嘴角流血、脸颊红肿,你父亲还不停地打着,甚至将你母亲推倒在地,踹着你母亲的腹部。当时,你母亲怀有六个月的身孕。”

她说得没错,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恨,那种痛,令我终身难忘。

泪流满面,今时今日,听着她复述多年前那残忍的一幕,我仍然瑟瑟发抖。

“当时,你想去阻止你父亲,可是堂哥抱着你,捂着你的嘴,不让你乱动,以免被你父亲发现。”孙瑜面有嘘唏,“你父亲不解恨,一直踢你母亲的肚子,直至你母亲流了很多血、昏过去才作罢。你父亲走了之后,堂哥看见你抹了眼泪,面无表情地走进房间,陪着你母亲,堂哥吩咐下人请大夫来诊治你母亲。不久,你母亲醒来,但大夫说,腹中胎儿已经死了,你母亲也……”

“母亲失血过多,救不活了。”我哑声道,热泪滚落,心中剧痛。

“那夜,你陪着你母亲,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倔强地抿着嘴。过了子时,你母亲终于去了,你没有掉一滴泪。”孙瑜的美眸闪着泪光,“堂哥知道,你看似坚强,实则脆弱,他说你很可怜,又说你很勇敢。就从这时候开始,堂哥怜惜你,发誓要代替过世的姑姑保护你。”

表哥,你真傻。

我从来不知,表哥待我好,不仅仅是兄妹之情。

不知何时开始,他对我有了男女之情?

外面天寒地冻,风雪肆虐,殿中寒气逼人,手足冻得麻了。

心,被冰雪包裹着,痛得没有知觉了。

碧浅端着茶盏凑到我唇边,“皇后,喝点热茶吧。”

就着她的手,我饮了两口,任由她为我拭泪。

孙瑜薄红的脸上再无方才的凄色,感喟道:“容姐姐身在宫城,堂哥就进宫成为骁骑营的士兵,只为一世保护姐姐。如此深情,只怕容姐姐这辈子都无法酬谢了。”

我冷冷道:“妹妹相告,感激不尽。”

“容姐姐客气了,今日来,有一事想劳烦容姐姐。”

“何事?”我早就知道,她对我说这些,必有目的。

“我……”孙瑜娇羞地垂首,尽显女儿家羞涩之态,“劳烦容姐姐说服陛下下一道旨意,为我赐婚。”

“哦?妹妹已有意中人?是谁?”我起了好奇心,她的眼光高于天,也有入她眼的男子吗?

“成都王。”她看我一眼,又低垂了螓首。

我一愣,她的意中人竟然是成都王司马颖。

第10章 任意妄为

成都王司马颖,司马衷皇弟,武帝第十六子,太康十年(公元289年)受封成都王。

孙瑜何时与成都王相识?难道也是在外祖母六十寿宴那日对他一见倾心?

我不动声色道:“成都王颖,年二十一,已有妻室,妹妹不介意么?”

“成都王有王妃、侍妾,但我不介意,只要能嫁给成都王,我什么都不介意。”孙瑜跪在我面前,仰首殷殷地求道,“还请容姐姐成全,为我与成都王赐婚。”

“这……难道你心甘情愿伏低认小、当成都王的妾室?”我讶异。

“羊家是士族高门,孙家也是名门望族,容姐姐也不愿看着孙家女儿伏低做妾吧。恳求容姐姐念在你我都有孙氏血脉,下旨让成都王迎娶我为侧妃。”她满目恳切,为了能够嫁得意中人,大胆求嫁,她的胆量与魄力,我自叹弗如。

我低眉沉思,脑中浮现司马颖那俊伟的容颜、那深邃的黑眸,仿佛听见那震动我心、令我心痛的乐声。

孙瑜叩首道:“求容姐姐成全。”

我问:“你父亲可同意?外祖父可应允?”

她抬首,眸光微转,“此事……若容姐姐成全我,我毕生感激不尽。”

我明白了,她思慕司马颖,还未对家人言明,求我以司马衷的名义下旨赐婚,圣旨一下,孙家人也无可奈何。可是,她不明白,赵王把持朝政,假若她父亲不同意她嫁给司马颖为侧妃,还是有本事将那不可违逆的圣旨取回。

“赵王执掌朝政,陛下受其掣肘,我可以尽力帮你,不过,有一些事,我想知道真相,望你诚实以告。”

“容姐姐想知道什么?”孙瑜的眉眼露出喜色。

“三年多前,你我与表哥去郊野游玩,你做过什么?”当年那件事,我耿耿于怀,想亲口听她说。

“我没做过什么……”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慌色,眼珠滴溜溜地转。

“既然如此,你退下吧。”我寒声道。

“容姐姐息怒……”她惊惶道。

“孙瑜,你是否应该敬称一声‘皇后’?在吾面前,你应该自称什么?”我拍案,色厉内荏。

孙瑜惊诧地看我,想来没料到我会突然翻脸无情,也没料到我会问起当年之事。

片刻后,她深深吸气,道:“三年前,在泰山南城郊野,民女故意欺瞒堂哥,将皇后丢在郊野。是民女的错,民女任意妄为,恳请皇后恕罪。”

三年多前那件事,我铭记于心,此生此世都不会忘。

那时,我十六岁,孙皓和孙瑜来泰山南城游玩,相约去郊野游览。没想到,她竟然暗中使计,骗表哥先回城,将我一人丢在郊野。我认不得回城的路,又逢下雨,走到天黑也还没回城,只能在野外的茅草屋歇一晚。

更没想到,就在那间茅草屋,我被一个身长九尺、长着一双白眉的亡命之徒毁了清白。

这笔账,我记在那魁梧男子的身上,更记在孙瑜的头上。

我厉声喝问:“今年五月,吾回到洛阳,你还做过什么?”

闻言,她的身子颤了一下,低声回道:“民女……那日民女邀皇后去金谷园游玩,后来没去成,是民女故意为之。”

胭脂染帝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胭脂染帝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目录预览:第11章你以为你能跑得掉第12章这个男人真是变态第13章如果她再敢逃跑的话第14章难道你就这样希望我死吗第15章你应该对我负责第16章陆家可不能白养你第17章你既然是我养大的,你就得回报我第18章验货第11章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传闻中帝国出身于神秘高贵的家族,凭借着狠辣手段,让帝东集团成为不可撼动的实力财团。听说,要是谁敢得罪了帝少的话,那么绝对逃不过惩罚。倾家荡产,或者是突然失踪……她也曾经从逸东的谈话里无

  • 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目录预览:第11章怕我偷听第12章竟敢骗他第13章卸去伪装第14章没钱也没色第15章马上给我滚蛋第16章属狗,咬着不放第17章他要做什么?!第18章自作多情!第11章怕我偷听“我想吐……”男人脸一黑。沁善解释,“可能是喝多了,胃里难受……唔!请问厕所在哪里?”说着,配合做出一个呕吐的动作。傅晏川立马黑着脸松开了她,“那边!”看着冲进卫生间里的女人,男人眼中郁闷得不行。不一会儿,卫生间里就传来女人夸张的呕吐声。足

  • 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目录预览:第11章我很可怕?第12章你对我负责第13章敢动就办了你第14章什么都给你第15章食髓知味第16章共处一室第17章难不成想谈心?第18章情场老手第11章我很可怕?车里,莫小满浑身僵硬的坐在霍苍怀里,一动不敢动。唐夜目不斜视专心开车,其实一直在暗暗打量着这个叫莫小满的女人,不知道这女人有什么魔力,居然让大老板如此在意,在得到关于她的调查结果后,便抛下一群集团高层,匆匆赶过来。毫不违心的说,这女人长得还是不错

  • 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目录预览:第11章晴天霹雳第12章为她出演男一号第13章墨大BOSS腹黑学第14章心一横第15章给她难堪第16章老板召见第17章触犯他大忌第18章撞破好事第11章晴天霹雳没一会儿,墨子乔又突然推开了房门,看都没看Kyle一眼。气场强大的走到他书桌边,捡起地上的手机,关机,然后丢去了他的书房。他的书房是指纹门锁,没人进得去,小家伙不可能在拿到他的手机。他离开家返回了乔纳,会议室里还有一群管理层在等着他。另一边,楚

  • 总裁掠爱很强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掠爱很强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掠爱很强势目录预览:第11章让他等!第12章不再爱了第13章如果我爱他第14章又结婚了第15章乐意施罚第16章换掉!第17章怎样都可爱第18章这是我的利息第11章让他等!疲惫,不等同于能够安然入睡。已经连续失眠好几天的苏辞,刚刚也担心自己今晚会失眠。现在周嫂送来羹汤,便再好不过了,她爽利地接过来,道:“喝银耳莲子粥,谢谢周嫂。”一夜安眠,这个晚上,苏辞很意外地睡得很好。早上起床刚准备去洗漱,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苏洛洛。苏辞的眼眸眯起来,沉默

  • 贱妾贵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贱妾贵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贱妾贵妻目录预览:第11章捡人第12章救人第13章家里多了个男人第14章结拜兄弟第15章擦身而过第16章关于未来的讨论第17章打虎少年第18章心如撞鹿第11章捡人初秋的长白山非常漂亮,一座座山峰五色斑斓,这里有一树待红的枫树,那里有早染风霜的爬山虎,这里有一丛榛子树,那里有一排耸入云霄的美人松。不时地,有桦鼠拖着毛茸茸的尾巴从前面略过,惊得枝叶乱摇……杜小娟可无心欣赏这秀丽的景致,她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在了采榛子上。面对那一簇簇荆棘,她觉得让娘留在家里晾晒前

  • 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目录预览:第11章人不可貌相第12章纳兰词第13章高冷男人心疼了第14章你在这儿不方便第15章沉默也是一种回答第16章惊闻婆婆来相看第17章真心话大冒险第18章喝醉第11章人不可貌相“冰水谢谢。”乔灵君大方的落座,冰水便递到手上,乔灵君说:“是这样,我的小妹自幼身体不大好,如今又受伤,我很担心,不知道她这一段时间要注意些什么,还有饮食方面,希望季先生给详尽的说一下。”“好的,这是我的职责。”季青也坐下来开始详细

  • 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目录预览:第11章叶天才来找第12章我要改名字第13章跟校长谈判第14章咱们报社被包围了第15章你听清楚了吗第16章想吃顿拍黄瓜容易么第17章玄气入门第18章可不是好惹的第11章叶天才来找他可是在学校中,第一个因为成绩优秀而有能力碰到机甲的人,而且就在使用机甲三个月之后,他便能够熟练操作机甲,做出不少可爱的动作。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就是在现在机甲学院的论坛上,也都还是有着属于他的一些简介,也还保留着他控制机甲的视

  • 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目录预览:第11章小心野兽出没第12章脸这么红想什么呢第13章这该死的感觉第14章我是你的女人第15章那边的慕小姐第16章再没人敢羞辱你第17章给你最好的第18章心脏要裂开了第11章小心野兽出没俞桑婉处在懵的状态里,主管却满脸堆笑,一个劲的夸着她。“好好,俞桑婉,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那‘博纳’的尾款就交给你去催了!”俞桑婉这才从旁边同事的议论中、断断续续的了解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博纳’拖欠了网站的广告尾款,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目录预览:第11章惊艳全场第12章叶婉芙被罚第13章为叶慕兮做嫁衣第14章梅花令,换弟弟一命第15章他终于来了第16章你藏起来,我来应付第17章有没有藏男人看过才知道第18章请公子帮一个忙第11章惊艳全场“慕兮,这没什么不妥。”赵梦兰想起对面还有两个客人,连忙收了收自己的狰狞面孔,望着叶慕兮笑的一脸慈祥,“仅凭芙儿一句话,确实不能证明就不是你绣的。现在有一个机会证明你自己,赶紧绣吧,来人,给四小姐准备针线。”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