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明明你也很爱我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2:58: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明明你也很爱我

第5章 是不是每天被插得很爽

夏安然身子一僵,猛地看向霍绍庭。明明你也很爱我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夏安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呼吸忍不住轻颤。

霍绍庭顿了顿,不由朝夏安然瞥了一眼,沉声道:“会,我会娶你!”

夏安然只觉得像是被瞬间抽空了血液,身子晃了晃,差点站不稳。

夏星辰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脸上绽开幸福灿烂的笑容:“太好了,绍庭我好爱你,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姐,你听到了吗,绍庭说等我出来就会娶我,我好开心,你会不会替我高兴,他以后就是你妹夫了,哈哈哈。”

妹夫……

夏安然脸上的平静快要维持不住,指尖几乎要将手心掐出血而她却浑然未觉。

夏星辰说的一字一句都像尖刀一样戳进她的心里,尖锐的疼痛,鲜血淋漓。

“姐姐,你不恭喜我吗?”夏星辰眨巴着明亮无辜的大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夏安然抬头,正好对上霍绍庭那双深邃凉薄的黑眸,

他也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中带着似有若无的嘲讽。明明你也很爱我全文在线阅读

夏安然用力攥着拳头,脊背挺得僵直,努力勾起一抹僵硬到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唇瓣颤抖道:“恭……喜。”

霍绍庭瞳孔微微一缩,心里并没有因为这两个字而开心或者轻松,反而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怒意。

她那张平静到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脸让他觉得无比的碍眼。

夏安然再也待不下去,狼狈道:“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聊。”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答,夏安然逃也似的出了会见室。

转身的刹那,泪如泉涌。

夏安然一口气跑出监狱的大门,靠在监狱的围墙上任由泪水肆意而下。汇金地

她知道霍绍庭不属于她,就算他睡在她的枕边,她也觉得他离她好远。

虽然她上午的时候提出了离婚,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只是她卑微又绝望的挣扎。

如果能换取他用心看她一眼,粉丝碎骨她也愿意。

“呦,这不是夏家大小姐吗?”一个尖锐刻薄的女声传来,“怎么哭成这样呀,这么迫不及待的给星辰哭坟了?你到底是有多盼不得星辰好?!”

夏安然抹去脸上的泪水,眼前的几个女孩夏安然认识,都是跟夏星辰很要好的朋友,估计也是来看望夏星辰的。

夏安然跟她们不熟,也不想回应她们,起身就要走。

“站住。”

几个女孩朝她围了过来。明明你也很爱我全文在线阅读

“来,让我们看看抢了星辰未婚夫的小三长什么样子,啧,也不是很漂亮嘛,霍少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

“肯定是人家床上功夫厉害呗。”

“是嘛?教教我们怎么骚呗?我们也想绑个高富帅。”

夏安然脸色微微苍白:“请你们让开!”

“哎呦,真凶,我们好怕怕哦!”一个女孩阴阳怪气道。

话音未落,她忽然一把揪住夏安然的头发,表情狰狞道:“你个贱货,害的星辰入狱,还霸占人家老公,本小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绿茶婊!”

夏安然疼的五官纠结,握住女孩的手,感觉整个头皮都快被撤掉了。

另一个女孩放肆的拍着夏安然的脸:“是不是每天都被霍绍庭插得很爽,嗯?你个不要脸的小婊子!”

“啪”得一声,女孩拍着拍着便狠狠甩了夏安然一巴掌。

夏安然脸被打得偏向一边,脸上瞬间起了五根手指印,两耳轰鸣,脸上火辣辣的疼。

打夏安然的这个女孩叫宋诗诗,是宋家的千金,因为喜欢霍绍庭而跟夏星辰走得很近,她本以为夏星辰入狱后,自己总算有了机会,却不想居然被夏安然这个贱人抢先了。网站huijindi.com

夏安然抬头,冷然道:“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没有和星辰抢,请你们让开!”

第6章 把她衣服给我剥了

宋诗诗被夏安然骄傲的眼神刺激到,狰狞道:“这么快就想找男人了?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今天我就替星辰教训教训你,姐妹们,给我抓住她!”

女孩们扯着夏安然的胳膊,将她重重甩到墙上。

“砰”得一声,腰部再次被撞到,夏安然疼的后背全是冷汗,脸色煞白。

宋诗诗上前“啪啪”甩了夏安然两巴掌,拿出手机,怒道:“今天我就让所有人看看你到底有多淫荡,把她衣服给我剥了!”

“放开我!”夏安然激烈的反抗,顾不得头发还被人揪着,疯了似得想要挣脱。

嘶拉——!

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夏安然胸前的春光露了一大片。

宋诗诗拿着手机猛拍:“浪荡小三监狱门口打野战,最好找个男人跟她配合一下,去把我的司机叫来。”

“不要,快停下!”夏安然不顾一切的去夺宋诗诗的手机,却被人从后面狠狠踹了一脚,狼狈的摔在地上,磕破了的膝盖。

尖锐的小石子扎进肉里,顿时鲜血如注。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几个女孩哪见过这么多血,一时间都傻眼了。

夏安然却恍然未觉,不要命的冲过去抢宋诗诗的手机。

不能让宋诗诗发到网上,不然会连累霍绍庭的。

宋诗诗猛地反应过来,忙用力握紧手机,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夏安然,你疯了是不是,命都不要了来抢手机?”

其他几个女孩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帮忙。

正拉扯间,一个暴怒冷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女孩们吓得一怔,慌张的回头。

霍绍庭站在她们身后,身材高大挺拔,浑身散发着冰冷而强大的低气压,英俊的脸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眼神如冰刀般从每个人脸上划过。

几个女孩被她冰冷的眼神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

平时的霍绍庭已经够冷酷了,现在的他简直就像是站在风暴中心,随时都能把人撕碎。

霍绍庭看到夏安然满是鲜血的小腿,瞳孔皱缩,身上的戾气几乎能把人吞噬。

夏安然仍然死死扣住宋诗诗手里的手机,没有一点要松手的意思,眼睛看都没看霍绍庭一眼。

霍绍庭大步走上前来,看到夏安然脸上的红肿的巴掌印,胸口的怒火几乎要喷发出来。

“谁干的?”冰冷的语气让空气瞬间凝结。

宋诗诗结结巴巴道:“是……是因为她先动手……我,我才……”

“啪——!”

宋诗诗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被打的昏厥过去,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疼,瞬间肿得跟馒头一样。

“你……”她怎么都没想到矜贵优雅的霍氏集团总裁,堂堂霍家少爷居然会打女人。

“我向来不打女人,”霍绍庭把玩着宋诗诗的手机,眸光陡然一凛,“除非,她不配做人!”

宋诗诗吓得脸上血色尽失。

其他几个人也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谁都知道霍家三少雷霆手段、杀伐果决,得罪阎王也绝对不能得罪他。

夏安然睫毛轻颤,这才怔怔的看向霍绍庭。

霍绍庭看着她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里顿时气得冒火。

她这种恶毒虚伪又拿不上台面的女人,就算全世界雌性生物都死光了,他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霍家的面子。

第7章 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愣着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霍绍庭冷冷道,眼神里满是厌恶。

夏安然咬牙,忍着腰上和腿上的痛,往前走了一步,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保镖忙上前。

“谁敢扶?”霍绍庭冷然道,她不是要演苦肉计?他让她演个够!

夏安然咬着唇,疼的浑身颤抖直冒冷汗,每走一步,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汗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头发丝丝缕缕贴在脸颊上,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她每走一步,就会留下一个带血的脚印。

看得人触目惊心。

可是,再痛,她也要咬紧牙关,挺直脊背,努力维护着她那一点点可笑又可怜的尊严,证明她挣扎过,努力过,存在过。

霍绍庭危险的眯起眼睛,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怒火,在胸腔里横冲直撞!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

只觉得他恨不得掐死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

她是他见过的最恶心、最虚伪、最可笑、最恶毒、最下贱的女人!

霍绍庭干脆上了车,砰得一声重重关上车门,与外界隔绝。

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便不会怒,不会觉得碍眼!

霍绍庭握着方向盘,力道不觉加重,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夏安然觉得中午的日光太过刺眼,晒得她浑身无力、头脑昏沉,周围的景物晃了晃,然后,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安然终于醒来,盯着熟悉的天花板愣了几秒,记忆才慢慢回归。

她在监狱跟人起了争执,受了伤,然后……

然后就怎么也想不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

夏安然扶着床想要坐起来,却发现浑身酸软的跟跑了个一万米一样。

李婶端着一碗燕窝正好进来,见此情形,吓得连忙上前扶住她:“少奶奶,您怎么起来了,快躺下,想要什么我帮您拿。”

夏安然半靠在床头:“我这是怎么了,感觉好累?”

李婶脸上闪过一抹疼惜:“少奶奶,您不记得了?您受伤了,是少爷把您抱回来,流了那么多血,可吓死我了。”

夏安然微微一怔,是霍绍庭把她抱回来了?

李婶自顾自的说:“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恐怖的场面,满腿是血,就跟从血泊里捞出来的一样,血袋子输了一袋又一袋。”

夏安然也惊得目瞪口呆,这说的是她吗?

她知道李婶说的夸张,她也就膝盖被磕破了,怎么可能流那么多血。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只缠着几层纱布,身上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果然是李婶夸大其词了。

“绍庭……他人呢?”夏安然有些不好开口的问。

“唉,”李婶叹了口气,“您受伤的事老爷子知道了,少爷被老爷子叫过去训话,都两天了,估计今天还在跪祠堂呢。”

“什么?”夏安然心里咯噔一下,“两天?”

第8章 逼婚真相

“是呀,您已经睡了两天了。”李婶心疼的说,

夏安然只觉得手脚冰凉,父亲说有三天时间筹集一千万,也就是说今天是最后一天。

她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给霍绍庭打电话。

电话铃声却在楼道里响起。

霍绍庭颀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夏安然愣住。

李婶连忙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气氛一时间安静的有些诡异。

沉默了良久,夏安然才鼓足勇气,卑微又小心翼翼道:“绍庭,你能不能,借我一千万?”

霍绍庭俊脸一僵,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急急忙忙回来,结果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要钱。

呵,这女人还真是从不让人失望,每次他快要被她可怜兮兮的模样骗了的时候,她总能做出更恶心、更可笑、更恶毒、更下贱的事情来刷新他的下线。

霍绍庭唇角勾起凉薄而讥讽的笑:“不过是腿上磕破了一小块,就想讹我一千万?”

夏安然脸色一白,焦急的解释:“不是的,我……”

“你什么?是不是我把你这条命捡回来,你就觉得自己恃宠而骄了?我告诉你,你这条贱命连只狗都不如!如果不是星辰拜托我照顾你,我连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夏安然怔怔的看着他,脸上,血色尽褪。

心脏,像被淬了毒的利剑刺穿,鲜血淋漓。

夏安然唇瓣微微颤抖,解释的话如鱼刺般卡在喉咙里,再也没有说出口的必要。

霍绍庭冷冷转身,砰得一声大力甩上房门,震得整个楼层都在隐隐发颤。

车子的轰鸣声响起,然后又渐渐远去。

夏安然呆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

她必须通知父母让他们另想办法,如果收高利贷的人真的来家里闹事,她或许也可以帮上点忙。

……

车子缓缓驶入夏家,夏安然开门下车。

夏家的佣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上楼去找父亲。

书房外,她却听到了这辈子都不该听到的谈话。

“安然那死丫头怎么还不打电话过来?到底借到钱没有?我们还等着拿着这钱去给星辰疏通关系让她早点出狱呢!”夏老夫人一脸不悦的说。

夏安然微微一怔,原来那笔钱是为了让妹妹出狱用的。

“妈,您别急,再等等。”夏母安慰道。

“等,等,等!这都等了三天了!就算放个屁也该有个动静是不是?办个事磨磨唧唧,还好她只是临时代替星辰当这个霍家少奶奶,真要让她一直这么当下去,我非被她气死不可。”

临时代替?听到这个词,夏安然微微皱眉。

夏母叹了口气:“哎,其实安然也不容易……”

“怎么不容易了?”夏老夫人立马不乐意了,板着脸道,“她当霍少奶奶还委屈她了不成?当初要不是我们找侦探偷偷跟踪霍绍庭,拍到她和霍绍庭的床照,又发到网上给霍家施压,霍老爷子会为了家族的名誉逼霍绍庭娶她?”

什么!夏安然只觉得头顶有一道惊雷劈下,将她的五脏六腑震得粉碎。

逼婚的事是父母还有奶奶做的?所以霍绍庭就算查到真相,也以为是她指使的?!

怪不得他不肯相信她。

夏安然因为过于激动,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手扶在门上,猛地一推,门豁然打开。

第9章 你还有没有廉耻

房间里的人看到夏安然皆是一惊。

“安……安然,你什么时候来的呀?”夏母脸上堆着尴尬的笑,试探的问。

夏安然眼眶泛红,用力握着掌心:“妈,你们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

窗户纸被挑破,大家都没必要再端着了。

夏母语重心长道:“安然,我们也是没办法呀,那么多人抢着要把女儿嫁给霍绍庭,如果你不替星辰占着这个位置,等星辰出狱,霍绍庭孩子估计都有了。”

替星辰占着这个位置?

原来他们是为了让夏星辰出狱后能当上霍太太!

所以就将她像妓女一样卖给了别的男人。

哈,哈哈,哈哈哈……

夏安然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越笑越大声,笑到癫狂。

笑着笑着,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

“为什么?”她哽咽的问,“难道我不是你们的女儿吗?难道我不是你们亲生的吗?为什么这样对我?!”

夏母看着女儿这样也有点心酸。

“安然,你放心,等你离婚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和霍家商量好,让你和霍绍庭和平离婚,不会给你造成太大的名誉上的损失的,星辰也会好好补偿你,保证你下半辈子不愁吃不愁穿……”

“我不需要!”夏安然歇斯底里道。

她不需要补偿。

她只要她的爱情没有污秽。

她只要她的婚姻没有算计。

她只要霍绍庭对她没有误解。

她不想争,也不想抢,只要守着这份简单纯粹的感情就好。

他们是她最亲的人,为什么要这么算计她、利用她?

他们在乎夏星辰未来的幸福,那谁又在乎她幸不幸福?

夏老夫人看不下去了斥责道:“嚷嚷什么?你跟在父母身边享福,星辰却跟着我受苦,现在稍微对你妹妹好一点,你就不乐意了?星辰在监狱里替你受了那么多苦,你连这点付出都做不到,你怎么那么自私狠毒?”

夏母劝解道:“安然,你不是喜欢霍绍庭吗?你在她身边待了三年,也算是完成心愿了是不是?”

夏安然身体剧烈颤抖:“不,我不会和霍绍庭离婚,我可以把所有的东西都让给星辰。”

夏母一怔,没想到平时柔弱温顺的女儿居然会不同意。

“放肆!你还真抢你妹妹的男人抢上瘾了是不是?”夏父怒喝道。

“我没有,霍绍庭是我的丈夫,我没有抢任何人的男人!”

“啪——!”

夏父狠狠甩了夏安然一耳光:“你还有没有廉耻!”

夏安然扶着被被打肿的脸颊,惨笑。

廉耻?她怎么会有那种奢侈的东西。

早在他们设计她嫁给霍绍庭的时候,她就已经什么都没了。

所有人都骂她无耻、下贱、恶毒、不要脸。

现在,连她的父母奶奶都骂她不知廉耻。

那她就真的无耻一会吧。

夏安然挺直脊背,咽下所有的泪水:“爸,妈,奶奶,抱歉,我没有借到一千万。”

“什么,你……”夏老夫人简直要被气晕,“你是不是故意不救你妹妹好当一辈子的霍太太?”

恶毒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扎进夏安然的心脏。

她漠然转身:“是,我是想当一辈子的霍太太,我现在就去告诉霍绍庭所有的真相。”

“你!”夏老夫人气得抖着手指着夏安然,“你个大逆不道的小畜生,就算你说了也没人会信你的,霍绍庭只会觉得你恶毒残忍,连家人都要栽赃!”

第10章 一怒为红颜

夏安然一口气从别墅里跑出来,狼狈的坐上出租车。

车子渐渐驶离夏家。

泪水淹没了双眼,模糊了视线。

他们说的对,霍绍庭不会信她的,没有人会信。

“师傅,去酒吧。”夏安然第一次去了酒吧买醉。

她穿着一身淑女连衣裙,和酒吧性感魅惑的风格格格不入,却又让她看起来如此的与众不同,像是开在喧闹污浊环境里一朵清新纯洁的白百合,吸引了无数目光。

在吧台前坐下,夏安然要了杯度数很高的威士忌,端起高脚杯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呛得她眼泪直流。

她很少喝酒,没喝几口就醉了。

脑袋晕晕乎乎的,心里却还想着那一千万的事。

她要去找霍绍庭,求他借钱给她。

她要把欠夏星辰的统统还了,然后从这永无休止的愧疚和自责中解脱出来。

夏安然摇摇晃晃的从吧椅上下来,结果身子一个趔趄撞到了人。

“麻痹,眼瞎了是不是!怎么走路的?”一个肥头大耳的胖男人骂骂咧咧道。

夏安然脑子早成了浆糊,看着眼前的人哀求道:“绍庭,求求你,借我一千万好不好?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胖男人看清她的容貌,眼睛顿时一亮,心里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

“让你干什么都行?”他色眯眯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打量。

夏安然意识不清的胡乱点头。

“那你陪我睡一晚上。”胖男人一把扯过夏安然,迫不及待的要去开房。

结果一转身,就看到身后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胖男人微微一怔,不悦道:“让开,没看见老子急着去办事吗?”

霍绍庭岿然不动,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目光冰冷如刀的射向夏安然,看到她那张绯红娇艳的脸,他的胸腔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这个无耻下贱的女人!

为了那一千万,她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霍家的脸都被她给丢光了。

霍绍庭咬着后槽牙,拳头被他握得咯咯作响:“办事?那你知不知道,你拽着的那个女人,是我老婆!”

“什么……”

不等胖男人做出反应,霍绍庭狠狠一拳就挥了过去。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夏安然也吓得酒醒了一半,连忙上前去阻拦:“霍绍庭,快住手,再打就出人命了!”

胖男人早被打晕了过去,满脸是血,不知道是死是活。

霍绍庭收手,起身,危险的凝视着夏安然。

周围一片静默,众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夏安然僵硬的站在原地,紧张的手心都出了汗。

“绍庭,我……”她想要解释。

霍绍庭却粗暴扣住她的手腕,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恶狠狠的将她扯进电梯,直接将她带到他在酒店长期预留的房间。

一脚踹开浴室的门,将她扔到浴室的花洒下。

巨大的惯性让夏安然没有及时刹住车,额头“咚”得一下撞在墙砖上,撞得她一阵头晕眼花。

霍绍庭打开花洒,冲着夏安然的脸上、身上一阵冲刷。

冰凉的水流瞬间刺入肌肤,夏安然冻得尖叫:“啊,不,不要,咳咳咳……”

眼睛被刺得睁不开,耳朵里也灌了水,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冰冷刺骨难过的要命。

“绍庭,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非要我看到你被别的男人按在身下猛干,才肯定承认你有多淫荡?”霍绍庭眼中几乎喷出火星子来。

明明你也很爱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明明你也很爱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宫锁沉香1章(正文)

    原标题:宫锁沉香1章(正文)小说书名:宫锁沉香正文“是你杀了他对吧,为什么,他可是你的父皇。”“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信吗?”“可笑,只有你在他驾崩前见过他,然后你就为了皇位,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放过,我一定要杀了你,为他报仇。”“啊呼呼,又是这个梦,怎么回事,老是缠着我。”被梦惊醒的纯情少女是我们的女主角慕晓羽哦,她可是自恋的很呢,所谓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但是最近呢,她老是被同一个梦惊醒,梦里的自己身穿一身华丽丽的宫服,每次都是和一位皇子对立着,颤抖的手拿着一把剑,看样子是要杀他。“他蛮帅的啊,我

  • 逆乱千金情似海1章(第一章 雨夜惊变(1))

    原标题:逆乱千金情似海1章(第一章雨夜惊变(1))小说书名:逆乱千金情似海第一章雨夜惊变(1)突如其来的一声巨雷,使躺在床上的人从睡梦中惊醒。宋诗言惊魂未定地坐起身来,她环顾一眼四周,这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她抬手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至今还不曾从刚才那片惊恐中缓过神来。刚才,她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做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噩梦。在梦里面,爸爸他倒在一片殷红的血泊之中,口中不断吐出鲜血,令人怵目惊心。爸爸看着她,目光恸然,无力地朝她伸出双手,嘴唇颤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她,

  • 乱世神医逍遥游1章(第一章 英雄救美)

    原标题:乱世神医逍遥游1章(第一章英雄救美)小说书名:乱世神医逍遥游第一章英雄救美炎炎夏日,高温蒸烤着大地,热的让人抓狂。东海大学内,哪怕有一株株大树把阳光分割的斑驳,但也不能带来哪怕一丝丝清凉。现在是暑假期间,校园内人员寥寥。古帆现在还不算东海大学的学生,他只是有了东海大学的入学通知书而已。但古帆已经千里迢迢的来到东海有一个星期了。跟别的即将入学的准大学生们,要趁着这个暑假好好的放松一下努力拼搏了三年的身心不同,古帆在确定自己可以上东海大学的第一时间,就需要考虑到一个最现实的问题--学费!身为

  • 红尘医圣1章(第一章 摸多久都行)

    原标题:红尘医圣1章(第一章摸多久都行)小说名字:红尘医圣第一章摸多久都行在一间装潢到室内摆设都近乎完美的办公室里,一男一女正互相的对视着,为了让这件事保密,明明是大白天却要把所有窗户的窗帘都要拉上,而灯也只是开了一盏,空气中都充斥着暧昧的味道……“我准备好了。”苏若彤轻轻坐在她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表情自然平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要有所顾忌,我都听你的。”这话更是让夏天在内心为之一振,这句话的含义让他忍不住的去想歪,“好,那就好,那我摸得也开心……”“什么?”苏若彤听着有点怪怪的。“没什么,我是

  • 医战天下1章(第1章回乡)

    原标题:医战天下1章(第1章回乡)小说名字:医战天下第1章回乡炎炎夏日,东北102军区最高会议室里头,坐着一老一少。肩膀上扛着四颗星的白发老人,胡子吹得老高老高,猛地摆桌子道:“我说杨三南,你申请退役的理由是这个?”站在老人身前是一名不足二十岁的青年。青年一米八五高,壮得像头牛似的,但双眼炯炯放光,让人不敢直视。青年瞧了瞧自己的申请退役表,嘿嘿地点了点头。“你小子牛,换另一个敢写这个退役理由,老子非得拉出去把他崩了不可!”白发老人哼哼道,但眼里还是流露着不舍。“要飞的龙留不住,滚吧!”说完这句话

  • 暖情夺爱1章(第1章 买醉)

    原标题:暖情夺爱1章(第1章买醉)书名:暖情夺爱第1章买醉酒吧舞池内!我不断地舞动着曼妙身姿,身旁时不时有男人过来搭讪。……今天出差提前回来,我原本是想给未婚夫原鹏一个惊喜,只是没想到,我却亲眼目睹了他在我们的婚床上跟另一个女人交缠在一起,淫声浪语。当看到这一幕,也许是因为心死,我竟没哭没闹,出奇的平静。我转身离开了那个肮脏的地方,随后一个人钻进酒吧来买醉。而此时,我拿起酒瓶将酒精不断注入口中,我才发现脑中那不堪入目的场面清晰可见,挥之不去。看着舞池内那些疯狂肆意的人群,我大口的喝着酒,想将自己

  • 驰骋权场1章(第1章 群龙无首)

    原标题:驰骋权场1章(第1章群龙无首)小说名字:驰骋权场第1章群龙无首龙山镇镇政府党政办公室,王晓松坐在一张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烟,眼睛不住的看向窗户外边。此时正是上午九点钟的时间,天空乌黑一片,雷声不断,倾盆大雨不断的倾泻而下,这样的大雨已经持续了三四个小时。王晓松一脸的愁容,他是龙山镇副镇长,同时也是龙山镇龙山村的包村干部,龙山镇的龙山风景区,全国出名,大山丛林,名胜古迹很多,是盛夏避暑的好地方,但同时也是泥石流,洪水多发区。如果这样的大雨在持续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灾害,到时候会危及到

  • 人生若只如初见1章(第一章 什么价位?)

    原标题:人生若只如初见1章(第一章什么价位?)书名: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一章什么价位?“乖!听话。”男人的声音在女人耳畔响起,带着男人急促的喘息声。昏暗的卧室中,床尾剧烈的晃动着,不停摇摆。床上的女人迷离着双眸,浑身滚烫着搂住身上的人儿,一时间诱惑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荒唐的一晚过去,秦雨墨睁开有些沉重的双眼,微微一愣神,随即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幕幕,不由的脸颊通红,内心中浮现一丝甜蜜。看着身边躺着的男人,呼吸匀称,她不敢吵醒,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卧室。秦羽墨心中激动不已,不曾想喜欢许久的男人居然会跟自己睡一

  • 抬手权巅1章(第1章 被带走)

    原标题:抬手权巅1章(第1章被带走)小说名称:抬手权巅第1章被带走王天成看着戴在手上的一副凉冰冰的手铐,有些不可思议,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怎么回事,要知道王天成可是南门市副市长王东明的亲生儿子,彻头彻尾的官二代,高干子弟,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谁就别想在南门市混了。要说起王东明,估计南门市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南门市副市长,一个从基层成长起来的高官,可以说在南门市官运亨通,人脉极广,就连市委书记市长都对这个土豪王东明有所顾忌。王天成知道自己老爸在南门市的势力有多大,大学毕业后的王天成,并没有进入官

  • 九州墓事1章(楔子)

    原标题:九州墓事1章(楔子)小说名字:九州墓事楔子夜黑如墨。浓密的林荫和黑暗下,一队人影正前后跟进,只听得见碎步踩在地上的碰撞声和衣物的摩擦声。不一会儿这群人停在了一处荒郊的土岗前,“哗”,只见其中一个人点燃火把,五个人的脸孔和身形马上显影出来。“就是这地方”。陶牛跺了跺脚下的地面,看着眼前一道缸口大小的盗洞,顺手将裹着油膏的火把扔了下去。黑黢黢的洞底,在火光下现出了一片明朗开阔的空间。当地人陈三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兴奋的表情写在了一张胖葫芦脸上,他对几个人中的一位问道:“聂先生,你怎么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