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逆天狂妃:偷走腹黑王爷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1 0:15: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逆天狂妃:偷走腹黑王爷

第七章 大战,毁灭

君篱落自认对于这个大雪人是没有什么办法。汇金地但是对于毫无屏障保护的冰雨,却有办法。大雪人大,但是却笨重。 看来,利用平常的杀人手段来对付异能者是不可能的。

于是君篱落提气利用轻功,踏雪无痕躲过雪人的追捕。 对上冰雨那愤恨的双眸。 五指抓成勾状,手里却突然出现闪光。笔直的对上冰雨的心脏。原文huijindi.com

咝咝咝咝--

点击心脏的声音显得很诡异。 冰雨不由得睁大眼睛,双异能者。操控雷电的异能。冰雨紧紧的抓住君篱落。 双手冻结,君篱落感觉自己的双脚和身体慢慢的开始冻结。

“轰轰轰。”

崩塌的声音从顶端开始巨响。汇金地 君篱落抬头…… 结界因为冰雨的死而解开。却不料最后,冰雨微微开启双唇。启动了最后的毁灭。 被冰冻起来的君篱落此时动弹不得。一直微笑着的俏脸此刻 有点阴沉。

轰轰轰--

结界消失,君篱落也消失……。街道上却人来人往,丝毫没有人感觉到刚刚惊心动魄的大战。说明huijindi.com

第十三章

一个弱小的女孩怯怯的蹲在床边,警戒的望着房门。

“吱嘎--”

轻轻的开门声,让女孩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跳起来。 拉起棉被,露出那小鹿斑比纯真的双眸。 眼中的怯意更加的浓重。

“小姐,是我小绿。”

一个穿着绿衣的小丫头,轻轻的推开门。小小的声音,只为不吓到床上的小女孩。汇金地

“小绿,吓死我了。”

小女孩坐起来,拍拍胸口,那怯怯表情让小绿有点心疼。

“砰--”

小女孩刚放松下来,房门狠狠的被踹开。 那摇摇欲坠的门宣告正终寿寝。

“废物,给我出来。”

一个身穿粉色纱衣的明艳女子手持长鞭, 一脸怒容,明艳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大、大姐。汇金地

那个小女孩颤抖着,怯怯的看着房门口的明艳女孩。 可以看出她极度的害怕。

“呸,谁是你大姐。你这个废物。”

明艳女孩吐了吐口水,粗俗的瞪了床上的小女孩一眼。

“大小姐,小姐她…啊--”

小绿企图劝解,却让粉衣女子身边一个紫衣丫头给踹到。

“贱人,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紫衣丫头揪着小绿的耳朵,狠狠的蹂躏着。

“啊--小紫姐,饶命啊”

下手的小紫可谓不留情,小绿的耳朵已经由红变紫了。就快痛晕过去了。

“小、小紫,你快放了小绿。”

小女孩装起胆子站起来,小声的呵斥,但是却看不出有什么气势。

“废物。”

小紫不但不听,还很凶狠的推了小女孩一把。

“啊--”

女孩好几天没有吃饭的身子已经虚弱不堪。如今被狠狠的一推,额头撞上了桌角上。 鲜红的液体从那白皙的额头上溢出。

现代,话说,君篱落被困的结界崩塌。 在极度的强压下,君篱落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

轰--

一抹白光闪耀着,把她的灵体给吸引了过去。花了眼眸,君篱落睁开双眸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一幕。

逆天狂妃:偷走腹黑王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逆天狂妃 或 偷走腹黑王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跨越千年的等待8章

    原标题:跨越千年的等待8章小说书名:跨越千年的等待第八章雷鸣的生日这时萧萧把餐车推到一边,“我也有功劳的,还有礼物,大家等一下。”萧萧把另一辆餐车推到屏风后面,大家不知道她做什么,都好奇的看着屏风,几分钟后,她空着手出来,拿出小提琴。闪电已经消灭一盘饺子,好奇开口,“萧萧,你在做什么?这么神秘?”萧萧笑了笑,“保密!风!你来帮我一下。”说完拿了琴回到屏风后面,狂风站起来,跟她去了,一会房间灯忽然暗了,屏风后面传来悠扬的琴声,昏暗中狂风推着插满蜡烛的三层蛋糕缓缓走出来,萧萧一边拉琴一边走出来,在摇

  • 女人的苦你知道多少8章

    原标题:女人的苦你知道多少8章小说名字:女人的苦你知道多少第7章总裁,你被打劫了唐雨愤恨的怒瞪向门口,恨不得将这个混蛋五马分尸,居然让她擦地板。没一会,秘书走了进来:“唐小姐,总裁交代让我看着你擦地板,一百遍。”淡淡说着。“该死的王八蛋。”唐雨咒骂着,她哪里受过这委屈了。要不是为了唐氏,她才不会来这里。秘书已经走进了洗手间,递过来抹布:“请把。”看着那抹布,唐雨更是来气,愤恨的接过来,极其败坏的擦着。心里更是骂死夜寒星这个混蛋了,早晚她会报仇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腰酸背疼,脑袋都迷糊了,唐雨跌坐在

  • 豪门前夫宠妻上瘾8章

    原标题:豪门前夫宠妻上瘾8章小说书名:豪门前夫宠妻上瘾第八章带点感情说原来是刘韵发过邮件后没收到她的回应,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确认。骆荨表示已经收到,并且跟许风传说过原因后便提着包包外出了,目标自然是梧桐巷112号。悦安街梧桐巷属于滨城越城区,是历史比较久远的一个区了。近几年滨城发展迅猛,一些旧区改造就势在必行,但梧桐巷不但没有因为历史久远而被改造,反而因为以前的城市设计师规划的当得以保存了下来,成为了滨城的一大特色,连房价都翻了好几倍!一路匆匆赶到越城区,驻足在梧桐巷112号前,骆荨才清楚的明白

  • 冷傲总裁强势宠8章

    原标题:冷傲总裁强势宠8章小说:冷傲总裁强势宠第八章:跟你妈一样贱唐星听完,‘噗嗤’一笑。“我就是欺负你怎么了?忍了这么多年,是不是觉得很不甘心?很想报复回来?”“可我告诉你,你不会有机会的!知道为什么吗?”唐星自说自话,根本就不给唐楚说话的空档,骄傲的像是打了胜仗的大公鸡。“因为我是爸爸亲生的!”“唐楚你真是蠢!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你妈死了之后爸爸马上就带着我们回来了?为什么我妈带着我就能稳居唐家夫人的位置?”“哈哈……这么多年,我怎么就整不死你?你妈可就是被我妈给折磨死的!”说罢,唐星踩过相

  • 对不起,我来晚了8章

    原标题:对不起,我来晚了8章小说名字:对不起,我来晚了第七章巴黎果然太浪漫静怡不愿任何人去机场送,她不想再惹伤感。就似平日出门短游,她收拾了一个不大的箱子,里面装了为数不多的必需品。一切有纪念象征的东西,比如照片,比如写有留言的日记本,她通通不带走。就让这十三个小时的飞行作为一道与往事决断的分界线。静怡忽然渴望那个陌生的国度,她无法让记忆的猫咪迷路,但她可以让自己从此迷途,再找不到归路。她觉得这段时期的生活,就似不小心踏上了一条传送带,无论她如何犹豫,如何反复,传送带都不因她的意志停止或倒退,只

  • 一生何求8章

    原标题:一生何求8章小说名:一生何求第七章沈均诚有钥匙,晓颖便跟着他一起从后门进去。王阿姨刚好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进门,脸上再次现出一丝很怪异的表情,晓颖察觉了,心里顿时有点不安,昨天下午王阿姨也是这样一副捉摸不透的神色。倒是沈均诚很自然地先唤了王阿姨一声,随即又察觉家里还有其他人在,有陌生的讲话声透过木板从楼上传下来。“我外婆呢?”王阿姨道:“在房间里,今天你姨妈请了个按摩师过来给老太太做推拿,她的腿这两天疼得不得了。”沈均诚一听,立刻飞也似的往楼梯上跑,人还没上去,嘴里已经欢快地

  • 黑色的晶体8章

    原标题:黑色的晶体8章小说名称:黑色的晶体08章:美女如云3“校~~校长!”刘主任有些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双眼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老头,这老头就是凌海一中的大哥大——校长萧长江。“哈哈,刘主任!”那校长对着刘产一笑,而后大步跨进了高三三班。这是一个老头,他的发型在场的众人没人敢与之相比,因为校长的发型可是正宗的,纯天然的地中海。校长走进教室,两手平伸,本来闹嚷嚷的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今天我很高兴的给大家介绍一位我们班里的新同学。”萧大校长喜气洋洋,就像刚刚喝了半斤二锅头一样。全班女生屏住呼吸,因为

  • 娇妻是个小辣椒8章

    原标题:娇妻是个小辣椒8章小说名称:娇妻是个小辣椒第八章明天就去领证陆霆琛好整以暇地整理衣袖的动作一顿:“对我负责?”“你想怎么负责?”“我会和你结婚!”丁翘坚定地说出这句话,心里偷偷想道,反正你也“不行”,为了正义,为了抓到他的罪证,她决定和他“假结婚”!“为什么?就因为你撞到了我?”陆霆琛来了兴趣,结婚?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只是看上他的钱想接近他?可是上次她还口口声声说视金钱如粪土!“是啊,我知道男人的那个地方很重要!如果有什么问题了,你这一辈子怎么办?”丁翘眼波盈盈地望着他,一副犯了大错真心

  • 极品神医8章

    原标题:极品神医8章小说名字:极品神医第八章黄花大帅哥秦浪一脸坏笑地看着洛青青,两人对视五秒,洛青青摇了摇头。“我不干!”“我去……”秦浪长呼一口气,一脸苦笑地看着她,道:“你还真够狠心,我可是为了救你才变成这样,就不知道投桃报李?”“投桃报李?呵呵,如果你真是因为救我而死于火毒之下,我会每年清明给你多烧点纸钱。如果你想要车子房子,我也给你烧,做到这份上,算是报李了吧?”洛青青冷笑道,一番话让秦浪不禁咋舌。秦浪叹了一口气,道:“我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开玩笑,可怜我这颗脆弱的心啊!可惜,让你失望了

  • 风流小保镖8章

    原标题:风流小保镖8章小说名:风流小保镖第八章我的命不值钱?“刘少…”此刻的陈建设已经彻底恢复过来了,虽然全身力气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可大脑却是完全清醒,自由活动也已经没有问题。他想要求情,为自己求情,希望刘毅能够就此揭过。有可能吗?从来都没有人在他面前说要杀他而幸存下来的,陈建设做了,单凭这一点,刘毅就有千百万个理由了结陈建设罪恶的一生,可是刘毅没有立刻做,而是在等。“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从你派人把我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刘毅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杀意,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