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欲望的报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1:46: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欲望的报复

第八章 男人

中午我还是去了那家常去的披萨店,因为离学校比较远,加上来这里吃饭的学生大多是大学,几乎没有几个本校的人来。版权huijindi.com我虽然觉得做兼职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仍然害怕被同学们拿来当话柄,有意无意的会尽量躲避那些流言蜚语。

今天饭店的人特别多,人手忙不来,我刷了一半的盘子就被老板叫去给客人上菜,因为大中午的,没几个客人会耐心等,拖的时间一长就会有人找麻烦。毕竟是小地方,没那么多人愿意给你讲道理,比素质,这里的大学生都一个比一个痞劲。

我正准备给14号桌上菜的时候,走到一半我忽然意识到不对劲,等离近后我已经打了退堂鼓了。坐在那边的五个年轻人明显发现了我,丁洋率先露出阴狠的目光,我心虚的走了过去,把披萨放在他们面前时,很是小心的道:“请慢享用。”

丁洋大手一挥,还没端到他面前的盘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上面刚出炉的热披萨刚好落在我的手臂上,芝士像稀泥一样染了我一身,而我手腕被披萨给烫红了。没等我说话,丁洋站起来就给了我一巴掌,怒道:“你他妈不长眼是吧,全弄老子身上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这一记巴掌又狠又快,根本容不得我反应,就烙在了我的脸上,我咬着牙愤怒的看着他。

这时闻讯而来的店长快步跑到这里,问清楚情况后,望下我,淡淡的说:“道歉。”

我攥着拳,一字一句的说:“明明是他们……”

店长歇斯底里的喊道:“给客人道歉,不然就赶紧滚出去!”

我惊呆了,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对我不错的店长会毫无道理的轰我,而且我还白白挨了一巴掌,这时店里很多顾客都投来怜悯的目光,有的甚至低声说这家店店长不讲道理啊,明明自己家人受了欺负还惯着。

店长陪笑着说:“哥几个吃好喝好,今天我埋单,回头让林哥多照顾照顾我们生意就行了。”

晴天霹雳!!!

林哥,又是林哥!

姓林的,你个狗娘养的!我在心里嘶吼着。

解掉身上的店服,我愤怒的扔在地上,然后跑了出去。

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都只认钱吗?越是没钱的人,就越要承担这么重的代价?还是说,我生下来就是克星,克死了自己的父母,现在却要接受老天爷的惩罚。小说欲望的报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毫无目的的跑着,下午的课我也没回去上。

直到傍晚我依然跪在父母的陵墓前,我说了太多的心里话,虽然只是面对墓碑,但是还是忍不住倾诉,等我止住眼泪,天已经黑了,我抚摸着墓碑上的名字,在心里默默的喊了声爸妈,然后孤零零的走在回去的路上。

到家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忘记找小姨要钥匙,硬着头皮敲开了朱姐的门,等了半晌,朱姐才开门。见到她的一瞬间,我惊呆了,朱姐蓬头垢发,脸上还有淡淡的淤伤,领口被人抓破了,那模样跟被人打了似的。这时,愤怒的火花在我胸膛里迸射开……

“臭婊子,是不是在外面养了男人,老子告诉你,你就是死了,也是我鲁家的鬼,给我滚进来……”屋内传来一个撒泼的浑声,一听就是喝醉酒的样子。

朱姐低声道:“我前夫回来了,小宁你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等我把他带走你再回来。”

这一刻,我红着眼,全身紧绷着,朱姐越是把我往门外推,我越是不想动,这时,一个矮胖的男人猛的站在了我面前。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草你妈的,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小情人呢。”

话完,那男人一把拽住朱姐的头发往后猛拖,朱姐一个踉跄直接摔在了地上,嘴里痛叫了声。

我只觉得比中午挨了一巴掌还要难受,怒目瞪着那男人,那男人喝了酒,脸色微红,身子挺胖的,但比我矮一头。

我从未有像今天一样如此疯狂,感觉内心深处有一只关了很久的动物,在猛烈的撞击着我的身体,它被困了太久,它被虐待了太久,它被饿了太久……它需要释放。

“看什么看,尼玛,找死是吧?”

那男人猛地给了我一拳,这一拳不比丁洋轻,我嘴里立马冒出咸咸的东西来……我从半蹲着站起来,深吸了口气,艰难地道:“打够了,就走吧!”

“走?这是我家,我走哪儿?该走的是你吧,怂瓜,有爹生,没娘养的狗东西,老子家的事你也敢管!”

我呵呵笑了笑……

有爹生,没娘养……

为什么这句话从这个人渣嘴里吐出来就那么那么那么的恶心,那么那么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朱姐跪在地上抽泣着道:“大壮,他还是个学生,你别打他,家里已经没钱了,我们也已经离婚了,该做的我都做了,你还要我怎样?”

鲁大壮愤怒的冲回去给了朱姐一个巴掌。

那一个巴掌彻底点燃了我的怒火,彻底释放了那只野兽……

我吼道:“你他妈给我住手!”

鲁大壮惊讶的回过头,而我猛地冲了过去,用脑袋迅猛的撞向他的脑袋,那一刻我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而鲁大壮显然被我两头相撞而干蒙了,酒劲消了一半,眼睛却在打晃……我推倒鲁大壮,骑在他的身上,鲁大壮毕竟是个成年男人,使劲拥开了我。可我已经疯了,毫无顾忌的操起旁边的木凳摔在鲁大壮的脸上,鲁大壮躲的及时,凳子只是擦过了他的脑门,饶是如此,鲁大壮也是大叫了声‘老娘’。汇金地

我再次骑到鲁大壮的身上,捏起拳头砸向他的脸。

那张丑陋的脸孔此刻在我面前不断的变换着……

他时而成了那天在KTV销魂的林王八蛋,时而变成欺负我的丁洋,时而又成了把朱姐揍的不像样的混球……

一拳,一拳,不停的砸去……

我毫不疲倦,而鲁大壮却一声又一声的大叫,渐渐的鲁大壮叫不动了,而我手上蘸满了血……

要不是朱姐使劲把我抱着,拖着从鲁大壮身上拉下来,我恐怕今晚一定会出人命……

我以极快的频率不断的喘气,而鲁大壮却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疲惫的呼吸着……朱姐看着我,又看向鲁大壮,悲痛的喊道:“鲁大壮,你还不滚,再不滚他会杀了你的。”

鲁大壮的眼里充满了恐惧,特别是听到‘杀了他’三个字,不顾疼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佝偻着身子缓慢的移到楼梯口,紧接着一瘸一拐的下楼。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来,但我知道,如果他再来,那躺在地上的一定是我,因为我实在太累了,太累了。

这是我第一次反抗,第一次打人,第一次尝试骑在别人身上,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朱姐……

朱姐好看的脸上有些惊惧,我猜她一定是害怕我,这一刻,我多想解释,但又觉得解释也是无力,我用力把她拽到我身边,定定的道:“姐,我会保护你的。”

朱姐眼睛的噙着泪水,不停的打转,她抱着我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那感觉就像是井里的凉水一样,丝丝润滑。

晚上睡觉前,朱姐用酒精帮我擦了身上的伤口,特别是嘴边肿起来的地方,我说没事,朱姐硬要给我上药。原文huijindi.com其实我想告诉他,我挨过无数次打,身体早就免疫了,像这种小伤,没两天就好了,但朱姐就是心疼,还叮嘱我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要再这样跟人拼命了,毕竟我还是个学生,不是街头流氓,混混。

躺在床上,朱姐主动让我抱着她柔软的腰部,这次我并没有乱动,虽然下身有了反应,但我努力克制着让自己去想一想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

就在我几乎做到分散注意力成功的时候,朱姐突然问我道:“是不是很想摸姐姐那里?”

朱姐的话像黏糖一样,粘在嘴里,想吐都吐不掉,把我所有的注意力又重新收了回来,凝望着她美丽的后背,黑而垂直的头发,我重重的点头道:“想。”

朱姐嗯了声,拿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放到那里时,我明显能感觉到朱姐的身子也是微微一颤,特别是那软而大的地方,更是好像鼓起更多,我壮着胆子用力揉了揉,朱姐赶紧捏住我的手,低低的道:“不要。”

我慌忙停下,朱姐转过身,媚眼如丝的看着我,柔声道:“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我连忙摇头。

朱姐道:“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配不上你。”

我怔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朱姐再次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胸部,她转过身淡淡的道:“不准动了,睡觉。”

第九章 再见林记

我哦了声,感觉朱姐好像有点生气了,这下我更不敢乱动,老老实实的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尽管如此,我已经很满足,感受着柔软的皮肤,还有微醺的香味,可能因为今天比较累,这一晚我睡的比昨天还要舒服。早上起来后,右手腕很疼,手指也有些发不上力,我寻思可能是昨晚打鲁大壮太过用力,以至于光是抬一抬手都有种脱臼感。

到了学校,小徐约我中午一起吃饭,我本来想拒绝,但他说学期快结束了,以后恐怕没机会再像现在一样,随时都能见面……这话说到我心坎上了,我昨晚收到舅爷的短信,他说这两天准备回来一趟,兜里那一百块钱足够撑到他到家,于是我提出请小徐吃顿饭。

小徐哈哈笑着,问我是不是发财了,我说没有没有。

小徐笑而不语,也算是答应了。

中午本来想点两个菜,小徐说他最近胃口不好,还是吃拉面吧,好消化。我知道他是为我省钱,一碗拉面才多少钱,但我也不好拆穿,毕竟自己能力有限,如果有天我腰缠万贯,小徐也肯定不会跟我客气。

吃完饭回到教室,屋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唏嘘,等我进去的时候,几个同学已经都把目光投过来了,因为有小徐在,他们立马又装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低着头做自己的事。小徐看着属于我的被洗劫一空的书桌,狞声道:“第几次了?他们是不是没完了!”

我没说话,笑着从里面掏出一本空白作业本,说:“这不,还给我留了一份。”

小徐苦笑着说:“张宁,晚上咱们一块走。”

我知道小徐的意图,他不好明着帮我,但顾及着丁洋他们不肯放过我,就提出中午一起吃饭,晚上放学一起走,这样丁洋看到他和我在一起,最起码会顾忌三分。我忙说:“不用了,咱俩都不顺道,你家又远。”

小徐说:“没事,我爹为了方便我上学放学,在附近给我租了个房子,就在你家旁边。”

我心里一暖,寻思小徐明明是为了保护我,竟然还在只剩半个月的结束时间租房,这份兄弟情,我到底该怎么报答?他不明着说,我更不可能直接拒绝,那不是打小徐的脸吗?万一人家就是为了图个方便呢!

不管如何,小徐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很难还完。

可能是放学有小徐的缘故,丁洋他们并没有堵我,但并不代表这一切就结束了,我知道第二天,他们还会想方设法的给我惊喜,而我,已经麻木了,反正高考已经即将到来,该复习的地方都在我脑子里,就算接下来我不看书,也有信心考上我想上的大学。

第三天晚上,舅爷回来了,这次他明显瘦了一大圈,人也黑了,说话的时候总觉得整个人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虽然过意不去,但心里却想着:这都是你活该,如果当年你不害死我爹妈,可能我们两家也不会都这么困难。

舅爷没直接问小姨,我本想告诉他,小姨回来过,但看他沉默寡言,疲惫的样子,我没有开口。舅爷躺在沙发上抽烟,而我拿着手机把小徐用QQ发给我的同学合影,一张张传到相册里,就在这时,客厅的舅爷突然叫了我一声,我应了下,他说你过来,我们聊聊。

我怀疑好奇欲坐了过来,舅爷唏嘘了声,叹气道:“小宁啊,你长大了,这些事我本来想留到等你考上大学告诉你的,但是我觉得你也快成年了,我也有权把属于你的交给你。”

我在心里冷笑了下,暗想你终于要说了,终于要把我爹妈害死的事告诉我了吗?

然而舅爷接下来的话却并没有戳中我的猜测。

舅爷道:“月儿不是我亲生女儿。”

我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眨了眨眼睛,而看到舅爷认真的模样,我还是信了,可心里却七上八下。

舅爷道:“我知道月儿对你有偏见,甚至这件事,除了刚刚,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月儿觉得你夺走了他父亲的爱,而且她一直觉得她母亲之所以跟别人跑,跟你父母也有关系……”

舅爷说到这儿,我就不乐意了,现在又要把脏水往我已逝父母身上泼了吗?

舅爷叹了口气:“我和月儿妈结婚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再后来,就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你父亲挪用公款,而月儿的母亲却无辜受到牵连,因为涉及数目巨大,你父母逃逸了……月儿妈当时担惊受怕,觉得你父母跑了,那替罪羊只能是她当,我劝她,她也不听,非要跟人偷渡到国外,结果……那艘轮船出了事故,月儿的妈死了。”

“死了?”

我不敢相信的望着舅爷,舅爷肯定的道:“月儿不知道,我骗了她好多年,她也一直以为她妈妈会回来的。”

我咬着牙心里默默的道:可是别人不是这么说的,我被你带回来的时候,福利院的人都告诉我,你是个坏人,是个抢劫犯……

舅爷义正言辞的道:“然后,你父母驱车逃逸的时候,车撞到了护城河里,再后来,打捞队捞上了你妈的尸体,而你爸应该被大河冲走了……”

我动了动嘴角,想笑,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吗?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把真相告诉我吗?

舅爷道:“小宁,我照顾了快十年了,也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我老了,以后这个家也得多靠你了。”

我暗笑不已,潜台词不就是,我老了,以后你要养我,毕竟我把你养这么大了。

我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就道:“还有小姨,我也会照顾她的。”

“月儿没比你大多少,以后,你就叫她姐吧!”

舅爷有气无力的道。

我笑着说:“我哪敢啊,她是我小姨,就一直是。”

舅爷看向我,眼皮跳了两下,叹声道:“你有自己的主意,很好。”

“对了,月儿呢?”

我说:“去帝都了。”

舅爷道:“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呵了下,没说话。

舅爷道:“小宁,你是个男人,我相信你刚才说的话。”

我点点头,连我自己都觉得违心的话,他居然相信,也难怪,连那么无稽的谎言都能编造出来的他,我这点小把戏又算的了什么。这时,舅爷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张泛黄的存折,交到我的手里,微笑着说:“小宁,这个交给你了,三年前我就已经存好了,是你大学的学费。”

我接过来的时候,手有些发颤,整个人都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似的。

舅爷笑道:“密码是你的生日,哦对,你生日快到了,过几天我要出趟远门,提前给你说声生日快乐。”

我突然觉得嗓子有些发干,强忍着让自己淡定的接受这一切。我默默的告诉自己,这都是他欠我的,应该还的,我凭什么要心里不安,这都是应该的,再多的钱,也抵不过我爸妈两条人命……

舅爷凌晨就走了,而我醒来后,看到客厅被他重新打扫了一遍,茶几更是干净的发光,我有种错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我刚来这个家的时候。

生日那天,我一个人回到家里,没有买蛋糕,印象中,除了十二岁那年,舅爷给我买过蛋糕,之后他就一直在外地奔波……而我也就再没尝过蛋糕的味道,同学过生日叫过我一次,但因为买不起礼物,我拒绝了。我这种人,有什么资格交朋友呢?

我想了想,决定去网吧,就算是一次放纵,以前也和小徐去过,但都是看他玩,说实话我对游戏挺好奇的,因为家里没电脑,也从来没接触过,就想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去真正的见识见识。那天我玩到了凌晨四点才回家,把小徐经常玩的那个什么英雄联盟终于摸透了,小徐总说这游戏难玩,难玩,但在我看来不过是几个键,以及反映速度,预判能力,大局观的结合罢了,就跟下踢足球一样,有时候一定要跑快攻击球门,但有时候却要放慢节奏拖垮对手,而其中的细节更是要谨慎,有时候一个失误就会造成满盘皆输。

高考前最后三天,我回到家,发现门没锁,进去的时候发现小姨正坐在姓林的腿上,看我回来,小姨赶紧起身,而那姓林的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又把小姨拽了回去。

我低着头准备进屋。

看到姓林的那一瞬,我心里更多的是恐惧,而并没有那些‘小姨怎么又回来了’‘他们到底去了哪儿’的疑问。

姓林的突然道:“你家狗回来了。”

我打了个机灵,愣住了。

小姨瞪了他一眼,说你够了。姓林的嘿嘿道:“还是只不会摇尾巴,不会叫的哑巴狗!”

我顿时怒了,回过身道:“你说谁是狗?”

姓林的立刻站了起来,走过来就是给我一拳,我没躲过,被他打在了下巴,整个人踉跄了几下。姓林的吼道:“钱呢?”

我瞪着他,而小姨这时走了过来,推开姓林的,看向我道:“我爸的存款是不是在你这儿?”

我慌了,赶紧摇头。

小姨皱着眉头道:“小宁,你把钱拿出来,那钱本来就不属于你,我现在有点急事,过阵子再还你。”

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他们回来是为了舅爷给我的钱,而小姨是怎么知道舅爷把学费给我的?但一想到,那钱是我未来大学的学费,是我的前程,我更加不甘的摇头,无尽的恐惧向我袭来。如果没有那笔钱,我该怎么办?如果我考上了大学,而没有钱去念,又该怎么办?我努力了近十年,难道……

姓林的不耐烦了,上来就开揍我,他一边打,一边吼道:“你给不给,给不给?”

欲望的报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欲望的报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在线阅读

    原标题: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目录预览:第一章为何执子手,却泪上了眼眸第二章她跟沈岩的婚姻第一章为何执子手,却泪上了眼眸清风寂寥,初秋的夜晚,空无一人的江上,一身病服,病服手腕带着星星点点血迹的女人盘腿坐在防护栏边,旁边停着一辆大红色的宝马,驾驶座的车门敞开着,透过月光灯光看进去,副驾驶座上摆放着一箱红酒,有的开了瓶,有的碎了瓶子,红色液体渗透进干草里,染了酒的红。咕噜一声,女人抬起腿边的酒就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凌乱的长直发被风吹得更加凌乱,一块黏

  • 弃女成仙,敛财召唤师在线阅读

    原标题:弃女成仙,敛财召唤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弃女成仙,敛财召唤师目录预览:第1章站住第2章捡来的大财主第1章站住北轻瑶一孟子扎入寒谭里,经过一个多月的锻炼,冰冷刺骨的寒谭水,已经不在让她感觉那么冷了,也许再过几天,这寒谭水或许对她没作用了!魂穿到这个时代已经一个多月了,她开始时还想念现代的生活,那儿有她的爸爸,有她的妹妹,她的母亲在她很小时就因病离世了,所以她的爸爸和妹妹,是她难舍的亲人。北轻瑶,二十五岁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获得双博士学位,毕业以后,从事电脑IT编发研制工程,是我国最年轻的科学

  • 凰主霸权:公主挽城在线阅读

    原标题:凰主霸权:公主挽城在线阅读小说名:凰主霸权:公主挽城目录预览:第一章南凤帝女第二章重温过往第一章南凤帝女雪花漫天,犹如鹅毛。仙羽阁外,灯火连绵,群臣跪地不起,画面堪比祭天盛世。雪花落满朝服,偶有老臣倒地,御医应接不暇。这样的跪拜等候,已经月半有余。让群臣不得不联名上书,惊动本在昭华寺念佛祈福的皇太后。因为,皇上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早朝了,上呈的奏折也堆积如山,天下的事情都在等待着皇帝的批准。可是皇上却留恋宫闱,不理朝政。此时,皇太后已经在归来的路上了,群臣决定今日定要请出皇上,斩杀了仙羽阁那

  • 在恶魔学院当女高中生在线阅读

    原标题:在恶魔学院当女高中生在线阅读小说名:在恶魔学院当女高中生目录预览:第一章做人不好吗第二章噩梦也很美第一章做人不好吗尹晴,15岁,今年刚刚初中毕业,即将成为一名正式的女高中生。家中四口人,父母以及弟弟尹朗,家境算不上小康,顶多是刚刚填饱肚子。不过尹晴很知足了,小日子过得充实又美好,刚刚和同学商量好一起上哪所高中,正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喂小美吗~志愿你填好了吗?”“哦你还没写啊!我和钟南商量着去三中好了!”“三中虽然不咋地,但是我的成绩也只能去那里了吧,你也来呗!”“那好吧,那你再考虑

  • 魔门毒女在线阅读

    原标题:魔门毒女在线阅读小说:魔门毒女目录预览:第一章捏碎的心第二章绝情断爱第一章捏碎的心锦云山上,一袭红衣女子立于云端的虚空之中,九月的清风扫动着墨色柔亮的发丝,天空暗暗沉沉,云端之间压抑着美与恶。她抬起头,望着青衣男子一步一步走来,明艳却幽怨的双眼微眯着:“玄祁。”被唤着玄祁的男子脸上带着沉痛和嗜血的冷意。“素罗呢?”“姐姐?”她冷笑,幽怨的看着他,却带着嘲讽审视自己“在你心里就只有姐姐。”她的捂着自己的胸口问“我呢?”玄祁的眼底升起一抹狠戾,他上前扼住她的脖子:“念在你我师徒一场,快把素罗

  • 傲妃本色在线阅读

    原标题:傲妃本色在线阅读小说:傲妃本色目录预览:第一章逼婚第二章当街逃婚第一章逼婚“有种你再说一遍?”何晓悠握紧了拳头,直勾勾盯着面前这个相处了三年的男人。男人浑身一颤,咬了咬牙说:“晓悠,我还是喜欢你的,只是我家人,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国际杀手做儿媳妇,我爸妈会被吓死的……”“可你那天不是这样说的!”何晓悠极力克制心中的怒火。七天前,这个男人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何晓悠的全部,天字号杀手何晓悠奉献了一切,只因为她深爱这个男人。“那……那不是两情相悦吗,何况那天咱们都喝酒了……”何晓悠的眼神燃烧起来

  • 嫡女计:相女有毒在线阅读

    原标题:嫡女计:相女有毒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嫡女计:相女有毒目录预览:第001章冷宫赐死(1)第002章冷宫赐死(2)第001章冷宫赐死(1)那日,天空下着淅沥沥的大雨,无情的砸在地上,“嗒嗒”作响,宫道上一行人打着伞快步朝前行进。荒废已久的冷宫,长满了杂草,无人打理,许多都已经枯萎倒下,石板路上溅起黄泥水,弄得脏兮兮一片。冷宫的门紧紧关着,听不见里面传来任何声响,由大开的窗棂望入,屋内多处漏雨,被人用破碗接住,大概摆放了十来个碗,一名身穿粗布麻衣的女子,正无聊的盘腿坐在稻草铺成的床上,抓着脏乱的

  • 蚀骨缠绵,厉少情难自控在线阅读

    原标题:蚀骨缠绵,厉少情难自控在线阅读小说:蚀骨缠绵,厉少情难自控目录预览:第1章假戏真做第2章无故解约第1章假戏真做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璀璨的灯光在红酒杯中闪耀着奇异的光彩。一身侍者打扮的简沐希,端着手中的酒托,白皙的手指有些颤抖。她上了电梯,再出来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她一定可以的,然后朝着走廊尽头的豪华套间走去,那里有她今天的目标,DE时尚总裁,厉铭珏。敲开门的刹那,简沐希换上了甜美无害的笑容,“先生,您要的红酒。”可惜门后并没有人,浴室里传来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放在桌

  • 女皇天下之我本无情在线阅读

    原标题:女皇天下之我本无情在线阅读小说:女皇天下之我本无情目录预览:第一章:参加武林大会第二章:参加武林大会2第一章:参加武林大会第一章:参加武林大会冰府的客厅里坐着四位男女老少在商量着什么,坐在上面的两位则是冰家的老爷冰伟奇,旁边坐着的是冰府的夫人李霜。两侧坐着的是冰家的两位少爷,冰瀚和冰漝,其中一个全身裹着严严实实,还不停地在咳嗽……“爹,皇上突然下旨让我们冰家去参加武林大会,这是何意?”冰瀚着急地问坐在堂上的冰伟奇,“难道还是对我们冰家心存疑虑吗?”听到冰瀚的话,冰伟奇沉着脸没有说话……“

  • 傻女为妃:双面皇叔来抢婚在线阅读

    原标题:傻女为妃:双面皇叔来抢婚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傻女为妃:双面皇叔来抢婚目录预览:第一章抢我帅哥我离家出走!第二章这人长得奇形怪状的!第一章抢我帅哥我离家出走!“手动风扇,医疗箱,防晒霜,太阳能充电宝,手机,薯片薯条,装逼用的墨镜还有……保温饭盒!”在某座公寓房内,某位身着休闲白色短袖和超短牛仔裤的女子正蹲在床边,一边默默念着一边往包里塞东西。装好了慢慢一大包之后,她便背了上去,然后将打开窗,就着早已准备好的床单从三楼的窗户慢慢爬下去。眼看着还有差不多两米的距离就可以“解放”了,某女顿时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