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欲望的报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1:46: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欲望的报复

第八章 男人

中午我还是去了那家常去的披萨店,因为离学校比较远,加上来这里吃饭的学生大多是大学,几乎没有几个本校的人来。推荐huijindi.com我虽然觉得做兼职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仍然害怕被同学们拿来当话柄,有意无意的会尽量躲避那些流言蜚语。

今天饭店的人特别多,人手忙不来,我刷了一半的盘子就被老板叫去给客人上菜,因为大中午的,没几个客人会耐心等,拖的时间一长就会有人找麻烦。毕竟是小地方,没那么多人愿意给你讲道理,比素质,这里的大学生都一个比一个痞劲。

我正准备给14号桌上菜的时候,走到一半我忽然意识到不对劲,等离近后我已经打了退堂鼓了。坐在那边的五个年轻人明显发现了我,丁洋率先露出阴狠的目光,我心虚的走了过去,把披萨放在他们面前时,很是小心的道:“请慢享用。”

丁洋大手一挥,还没端到他面前的盘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上面刚出炉的热披萨刚好落在我的手臂上,芝士像稀泥一样染了我一身,而我手腕被披萨给烫红了。没等我说话,丁洋站起来就给了我一巴掌,怒道:“你他妈不长眼是吧,全弄老子身上了。阅读huijindi.com

这一记巴掌又狠又快,根本容不得我反应,就烙在了我的脸上,我咬着牙愤怒的看着他。

这时闻讯而来的店长快步跑到这里,问清楚情况后,望下我,淡淡的说:“道歉。”

我攥着拳,一字一句的说:“明明是他们……”

店长歇斯底里的喊道:“给客人道歉,不然就赶紧滚出去!”

我惊呆了,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对我不错的店长会毫无道理的轰我,而且我还白白挨了一巴掌,这时店里很多顾客都投来怜悯的目光,有的甚至低声说这家店店长不讲道理啊,明明自己家人受了欺负还惯着。

店长陪笑着说:“哥几个吃好喝好,今天我埋单,回头让林哥多照顾照顾我们生意就行了。”

晴天霹雳!!!

林哥,又是林哥!

姓林的,你个狗娘养的!我在心里嘶吼着。

解掉身上的店服,我愤怒的扔在地上,然后跑了出去。

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都只认钱吗?越是没钱的人,就越要承担这么重的代价?还是说,我生下来就是克星,克死了自己的父母,现在却要接受老天爷的惩罚。小说欲望的报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毫无目的的跑着,下午的课我也没回去上。

直到傍晚我依然跪在父母的陵墓前,我说了太多的心里话,虽然只是面对墓碑,但是还是忍不住倾诉,等我止住眼泪,天已经黑了,我抚摸着墓碑上的名字,在心里默默的喊了声爸妈,然后孤零零的走在回去的路上。

到家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忘记找小姨要钥匙,硬着头皮敲开了朱姐的门,等了半晌,朱姐才开门。见到她的一瞬间,我惊呆了,朱姐蓬头垢发,脸上还有淡淡的淤伤,领口被人抓破了,那模样跟被人打了似的。这时,愤怒的火花在我胸膛里迸射开……

“臭婊子,是不是在外面养了男人,老子告诉你,你就是死了,也是我鲁家的鬼,给我滚进来……”屋内传来一个撒泼的浑声,一听就是喝醉酒的样子。

朱姐低声道:“我前夫回来了,小宁你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等我把他带走你再回来。”

这一刻,我红着眼,全身紧绷着,朱姐越是把我往门外推,我越是不想动,这时,一个矮胖的男人猛的站在了我面前。小说欲望的报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草你妈的,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小情人呢。”

话完,那男人一把拽住朱姐的头发往后猛拖,朱姐一个踉跄直接摔在了地上,嘴里痛叫了声。

我只觉得比中午挨了一巴掌还要难受,怒目瞪着那男人,那男人喝了酒,脸色微红,身子挺胖的,但比我矮一头。

我从未有像今天一样如此疯狂,感觉内心深处有一只关了很久的动物,在猛烈的撞击着我的身体,它被困了太久,它被虐待了太久,它被饿了太久……它需要释放。

“看什么看,尼玛,找死是吧?”

那男人猛地给了我一拳,这一拳不比丁洋轻,我嘴里立马冒出咸咸的东西来……我从半蹲着站起来,深吸了口气,艰难地道:“打够了,就走吧!”

“走?这是我家,我走哪儿?该走的是你吧,怂瓜,有爹生,没娘养的狗东西,老子家的事你也敢管!”

我呵呵笑了笑……

有爹生,没娘养……

为什么这句话从这个人渣嘴里吐出来就那么那么那么的恶心,那么那么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朱姐跪在地上抽泣着道:“大壮,他还是个学生,你别打他,家里已经没钱了,我们也已经离婚了,该做的我都做了,你还要我怎样?”

鲁大壮愤怒的冲回去给了朱姐一个巴掌。

那一个巴掌彻底点燃了我的怒火,彻底释放了那只野兽……

我吼道:“你他妈给我住手!”

鲁大壮惊讶的回过头,而我猛地冲了过去,用脑袋迅猛的撞向他的脑袋,那一刻我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而鲁大壮显然被我两头相撞而干蒙了,酒劲消了一半,眼睛却在打晃……我推倒鲁大壮,骑在他的身上,鲁大壮毕竟是个成年男人,使劲拥开了我。可我已经疯了,毫无顾忌的操起旁边的木凳摔在鲁大壮的脸上,鲁大壮躲的及时,凳子只是擦过了他的脑门,饶是如此,鲁大壮也是大叫了声‘老娘’。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我再次骑到鲁大壮的身上,捏起拳头砸向他的脸。

那张丑陋的脸孔此刻在我面前不断的变换着……

他时而成了那天在KTV销魂的林王八蛋,时而变成欺负我的丁洋,时而又成了把朱姐揍的不像样的混球……

一拳,一拳,不停的砸去……

我毫不疲倦,而鲁大壮却一声又一声的大叫,渐渐的鲁大壮叫不动了,而我手上蘸满了血……

要不是朱姐使劲把我抱着,拖着从鲁大壮身上拉下来,我恐怕今晚一定会出人命……

我以极快的频率不断的喘气,而鲁大壮却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疲惫的呼吸着……朱姐看着我,又看向鲁大壮,悲痛的喊道:“鲁大壮,你还不滚,再不滚他会杀了你的。”

鲁大壮的眼里充满了恐惧,特别是听到‘杀了他’三个字,不顾疼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佝偻着身子缓慢的移到楼梯口,紧接着一瘸一拐的下楼。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来,但我知道,如果他再来,那躺在地上的一定是我,因为我实在太累了,太累了。

这是我第一次反抗,第一次打人,第一次尝试骑在别人身上,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朱姐……

朱姐好看的脸上有些惊惧,我猜她一定是害怕我,这一刻,我多想解释,但又觉得解释也是无力,我用力把她拽到我身边,定定的道:“姐,我会保护你的。”

朱姐眼睛的噙着泪水,不停的打转,她抱着我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那感觉就像是井里的凉水一样,丝丝润滑。

晚上睡觉前,朱姐用酒精帮我擦了身上的伤口,特别是嘴边肿起来的地方,我说没事,朱姐硬要给我上药。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其实我想告诉他,我挨过无数次打,身体早就免疫了,像这种小伤,没两天就好了,但朱姐就是心疼,还叮嘱我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要再这样跟人拼命了,毕竟我还是个学生,不是街头流氓,混混。

躺在床上,朱姐主动让我抱着她柔软的腰部,这次我并没有乱动,虽然下身有了反应,但我努力克制着让自己去想一想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

就在我几乎做到分散注意力成功的时候,朱姐突然问我道:“是不是很想摸姐姐那里?”

朱姐的话像黏糖一样,粘在嘴里,想吐都吐不掉,把我所有的注意力又重新收了回来,凝望着她美丽的后背,黑而垂直的头发,我重重的点头道:“想。”

朱姐嗯了声,拿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放到那里时,我明显能感觉到朱姐的身子也是微微一颤,特别是那软而大的地方,更是好像鼓起更多,我壮着胆子用力揉了揉,朱姐赶紧捏住我的手,低低的道:“不要。”

我慌忙停下,朱姐转过身,媚眼如丝的看着我,柔声道:“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我连忙摇头。

朱姐道:“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配不上你。”

我怔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朱姐再次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胸部,她转过身淡淡的道:“不准动了,睡觉。”

第九章 再见林记

我哦了声,感觉朱姐好像有点生气了,这下我更不敢乱动,老老实实的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尽管如此,我已经很满足,感受着柔软的皮肤,还有微醺的香味,可能因为今天比较累,这一晚我睡的比昨天还要舒服。早上起来后,右手腕很疼,手指也有些发不上力,我寻思可能是昨晚打鲁大壮太过用力,以至于光是抬一抬手都有种脱臼感。

到了学校,小徐约我中午一起吃饭,我本来想拒绝,但他说学期快结束了,以后恐怕没机会再像现在一样,随时都能见面……这话说到我心坎上了,我昨晚收到舅爷的短信,他说这两天准备回来一趟,兜里那一百块钱足够撑到他到家,于是我提出请小徐吃顿饭。

小徐哈哈笑着,问我是不是发财了,我说没有没有。

小徐笑而不语,也算是答应了。

中午本来想点两个菜,小徐说他最近胃口不好,还是吃拉面吧,好消化。我知道他是为我省钱,一碗拉面才多少钱,但我也不好拆穿,毕竟自己能力有限,如果有天我腰缠万贯,小徐也肯定不会跟我客气。

吃完饭回到教室,屋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唏嘘,等我进去的时候,几个同学已经都把目光投过来了,因为有小徐在,他们立马又装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低着头做自己的事。小徐看着属于我的被洗劫一空的书桌,狞声道:“第几次了?他们是不是没完了!”

我没说话,笑着从里面掏出一本空白作业本,说:“这不,还给我留了一份。”

小徐苦笑着说:“张宁,晚上咱们一块走。”

我知道小徐的意图,他不好明着帮我,但顾及着丁洋他们不肯放过我,就提出中午一起吃饭,晚上放学一起走,这样丁洋看到他和我在一起,最起码会顾忌三分。我忙说:“不用了,咱俩都不顺道,你家又远。”

小徐说:“没事,我爹为了方便我上学放学,在附近给我租了个房子,就在你家旁边。”

我心里一暖,寻思小徐明明是为了保护我,竟然还在只剩半个月的结束时间租房,这份兄弟情,我到底该怎么报答?他不明着说,我更不可能直接拒绝,那不是打小徐的脸吗?万一人家就是为了图个方便呢!

不管如何,小徐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很难还完。

可能是放学有小徐的缘故,丁洋他们并没有堵我,但并不代表这一切就结束了,我知道第二天,他们还会想方设法的给我惊喜,而我,已经麻木了,反正高考已经即将到来,该复习的地方都在我脑子里,就算接下来我不看书,也有信心考上我想上的大学。

第三天晚上,舅爷回来了,这次他明显瘦了一大圈,人也黑了,说话的时候总觉得整个人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虽然过意不去,但心里却想着:这都是你活该,如果当年你不害死我爹妈,可能我们两家也不会都这么困难。

舅爷没直接问小姨,我本想告诉他,小姨回来过,但看他沉默寡言,疲惫的样子,我没有开口。舅爷躺在沙发上抽烟,而我拿着手机把小徐用QQ发给我的同学合影,一张张传到相册里,就在这时,客厅的舅爷突然叫了我一声,我应了下,他说你过来,我们聊聊。

我怀疑好奇欲坐了过来,舅爷唏嘘了声,叹气道:“小宁啊,你长大了,这些事我本来想留到等你考上大学告诉你的,但是我觉得你也快成年了,我也有权把属于你的交给你。”

我在心里冷笑了下,暗想你终于要说了,终于要把我爹妈害死的事告诉我了吗?

然而舅爷接下来的话却并没有戳中我的猜测。

舅爷道:“月儿不是我亲生女儿。”

我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眨了眨眼睛,而看到舅爷认真的模样,我还是信了,可心里却七上八下。

舅爷道:“我知道月儿对你有偏见,甚至这件事,除了刚刚,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月儿觉得你夺走了他父亲的爱,而且她一直觉得她母亲之所以跟别人跑,跟你父母也有关系……”

舅爷说到这儿,我就不乐意了,现在又要把脏水往我已逝父母身上泼了吗?

舅爷叹了口气:“我和月儿妈结婚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再后来,就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你父亲挪用公款,而月儿的母亲却无辜受到牵连,因为涉及数目巨大,你父母逃逸了……月儿妈当时担惊受怕,觉得你父母跑了,那替罪羊只能是她当,我劝她,她也不听,非要跟人偷渡到国外,结果……那艘轮船出了事故,月儿的妈死了。”

“死了?”

我不敢相信的望着舅爷,舅爷肯定的道:“月儿不知道,我骗了她好多年,她也一直以为她妈妈会回来的。”

我咬着牙心里默默的道:可是别人不是这么说的,我被你带回来的时候,福利院的人都告诉我,你是个坏人,是个抢劫犯……

舅爷义正言辞的道:“然后,你父母驱车逃逸的时候,车撞到了护城河里,再后来,打捞队捞上了你妈的尸体,而你爸应该被大河冲走了……”

我动了动嘴角,想笑,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吗?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把真相告诉我吗?

舅爷道:“小宁,我照顾了快十年了,也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我老了,以后这个家也得多靠你了。”

我暗笑不已,潜台词不就是,我老了,以后你要养我,毕竟我把你养这么大了。

我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就道:“还有小姨,我也会照顾她的。”

“月儿没比你大多少,以后,你就叫她姐吧!”

舅爷有气无力的道。

我笑着说:“我哪敢啊,她是我小姨,就一直是。”

舅爷看向我,眼皮跳了两下,叹声道:“你有自己的主意,很好。”

“对了,月儿呢?”

我说:“去帝都了。”

舅爷道:“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呵了下,没说话。

舅爷道:“小宁,你是个男人,我相信你刚才说的话。”

我点点头,连我自己都觉得违心的话,他居然相信,也难怪,连那么无稽的谎言都能编造出来的他,我这点小把戏又算的了什么。这时,舅爷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张泛黄的存折,交到我的手里,微笑着说:“小宁,这个交给你了,三年前我就已经存好了,是你大学的学费。”

我接过来的时候,手有些发颤,整个人都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似的。

舅爷笑道:“密码是你的生日,哦对,你生日快到了,过几天我要出趟远门,提前给你说声生日快乐。”

我突然觉得嗓子有些发干,强忍着让自己淡定的接受这一切。我默默的告诉自己,这都是他欠我的,应该还的,我凭什么要心里不安,这都是应该的,再多的钱,也抵不过我爸妈两条人命……

舅爷凌晨就走了,而我醒来后,看到客厅被他重新打扫了一遍,茶几更是干净的发光,我有种错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我刚来这个家的时候。

生日那天,我一个人回到家里,没有买蛋糕,印象中,除了十二岁那年,舅爷给我买过蛋糕,之后他就一直在外地奔波……而我也就再没尝过蛋糕的味道,同学过生日叫过我一次,但因为买不起礼物,我拒绝了。我这种人,有什么资格交朋友呢?

我想了想,决定去网吧,就算是一次放纵,以前也和小徐去过,但都是看他玩,说实话我对游戏挺好奇的,因为家里没电脑,也从来没接触过,就想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去真正的见识见识。那天我玩到了凌晨四点才回家,把小徐经常玩的那个什么英雄联盟终于摸透了,小徐总说这游戏难玩,难玩,但在我看来不过是几个键,以及反映速度,预判能力,大局观的结合罢了,就跟下踢足球一样,有时候一定要跑快攻击球门,但有时候却要放慢节奏拖垮对手,而其中的细节更是要谨慎,有时候一个失误就会造成满盘皆输。

高考前最后三天,我回到家,发现门没锁,进去的时候发现小姨正坐在姓林的腿上,看我回来,小姨赶紧起身,而那姓林的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又把小姨拽了回去。

我低着头准备进屋。

看到姓林的那一瞬,我心里更多的是恐惧,而并没有那些‘小姨怎么又回来了’‘他们到底去了哪儿’的疑问。

姓林的突然道:“你家狗回来了。”

我打了个机灵,愣住了。

小姨瞪了他一眼,说你够了。姓林的嘿嘿道:“还是只不会摇尾巴,不会叫的哑巴狗!”

我顿时怒了,回过身道:“你说谁是狗?”

姓林的立刻站了起来,走过来就是给我一拳,我没躲过,被他打在了下巴,整个人踉跄了几下。姓林的吼道:“钱呢?”

我瞪着他,而小姨这时走了过来,推开姓林的,看向我道:“我爸的存款是不是在你这儿?”

我慌了,赶紧摇头。

小姨皱着眉头道:“小宁,你把钱拿出来,那钱本来就不属于你,我现在有点急事,过阵子再还你。”

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他们回来是为了舅爷给我的钱,而小姨是怎么知道舅爷把学费给我的?但一想到,那钱是我未来大学的学费,是我的前程,我更加不甘的摇头,无尽的恐惧向我袭来。如果没有那笔钱,我该怎么办?如果我考上了大学,而没有钱去念,又该怎么办?我努力了近十年,难道……

姓林的不耐烦了,上来就开揍我,他一边打,一边吼道:“你给不给,给不给?”

欲望的报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欲望的报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沈总,不娶别撩14章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14章小说名字:沈总,不娶别撩第14章这女人的身材还真是不错男人眼眸微微眯起,慢悠悠地上下扫视了一眼林夕颜,脑子里想起了那一晚看见的旖旎春光。不得不说,这女人的身材还真是不错。沈司谨这些年见过很多女人,却很难形容林夕颜,张牙舞爪却又适当柔弱,清纯干净却又无形之中透着诱惑,总能无形之中吸引他的目光。沈司谨也不说话,端起刚泡好的咖啡抿了一口,动作缓慢而优雅。明明不过一个速溶咖啡,他却像是中世纪庄园里的贵族般,硬是喝出了广告般的唯美效果。下一秒,他咚的一下子将咖啡放在桌上。“这么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4章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4章小说书名: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第十四章作妖小能手莫霜的脸色瞬间变幻莫测,五颜六色的莫名有点喜感。洛惊澜扯唇露出一个更加暧昧的笑容:“你要是想知道更多,我还可以告诉你……他更喜欢什么体式。”莫霜的身体僵硬住,内心翻江倒海一般,脸色差的吓人。洛惊澜咂舌,摸着良心才控制着没有大笑出声,转身她这婀娜的步伐来到电梯前,手还没触到摁键,电话就进来了。“boss。”洛惊澜声音一本正经。“把我衣服送到海晟酒店。”海晟?洛惊澜盯着已经黑了手机屏,这不是他们住的酒店,怎么去那了?她耸耸

  • 泡沫之夏14章

    原标题:泡沫之夏14章小说名字:泡沫之夏第14章我带你回家“我不管刚才的事谁对谁错,现在擅自离岗就是你做错了。你别忘了你进去可是梦蓉极力引荐,你这么做,连累她怎么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意识到他话中有话,于凝萱皱起眉头,已经懒得与他多费唇舌。“马上辞职,自己犯错了别把姐姐拉下水。”夏镇安终于说出了来电目的。“辞职?”于凝萱冷冷地笑了,眸一凝,斩钉截铁道:“不可能。”“你……于凝萱,我警告你,你不辞职,只会连累到梦蓉……喂,你究竟有没有听……嘟嘟嘟——”不想再听那些伤人的话,于凝萱直接把电话挂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14章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14章小说名字: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第十四章心虚不知道江程锦是怎么和江夫人说的,总之第二天上午,顾婉言是大摇大摆的从江家出来的,搭车来到和李思思约好的地点。李思思早就在等着她了,顾婉言在这样的时候见到好朋友,心情都有些激动,明明前几天还见过面的。“思思...”顾婉言笑着给李思思打招呼,却看到她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弄的她一头雾水。“顾婉言,你把自己卖了就是为了这个?”李思思待顾婉言走到近前,伸手扯了扯她的衣服,然后冷漠的说道,“我真是看错你了!”“思思,这衣服说

  • 将妃在上爷在下14章

    原标题:将妃在上爷在下14章小说书名:将妃在上爷在下第十四章:剥皮取胆容沉眸色莫名地看着大步流星走出破庙的云离,没想到,她竟是风靡北霁的北霁大将军云离。这一次她这么明目张胆地惹了东来最惹不得的人,实在让人意外的很啊。容沉扫了破庙内一眼,然而更让他意外的却是这北霁大将军不仅身为女子,更是个施毒高手,杀人于无形。她这副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模样与之前在自己面前的无赖样可真是天差地别。容沉眼底氤氲出浅浅的笑意,不知在想些什么。“收拾干净。”容沉对着身侧的玄衣淡淡道。玄衣皱眉,似不解自己主上是为何意,主上可

  • 天后养成:征服凶猛BOSS14章

    原标题:天后养成:征服凶猛BOSS14章书名:天后养成:征服凶猛BOSS第014章这是吃醋了吧“我警告你,下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别爬我家的窗户,掉下去摔成肉饼的话,我可负不起这个责。”“再说了,我一个单身女孩,你爬过来,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际呢!你是鸭子,不在乎名义,我以后可还要嫁人呢!”有些尴尬的慕安心只能借着这样喋喋不休来掩藏心里的窘迫。没想到,说出来的话,却不断地踩雷。夜慕白眯眼,一抬手就把慕安心给拉进了怀里,低头,用唇堵住了那张恼人的小嘴。不得不说,夜慕白在这方面

  • 诸魔至尊14章

    原标题:诸魔至尊14章书名:诸魔至尊第十四章.此去百年多少年前呢?齐昊记不清了,只知道从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很久之前他就想离开小海村去外面看看了。小海村,终究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小角落而已。齐昊一直呆立在祖父的牌位前,直到欧虎前来叫他去见村长欧胜的时候,齐昊才回过神来,发现天色已然不早了。齐昊急忙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跟随脸色十分难看的欧虎离开家,前往欧家。欧虎虽然听从父亲的吩咐过来接齐昊,但是因为天才之名被齐昊打下来的缘故,对齐昊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不过这一路上,却总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 神洲武皇14章

    原标题:神洲武皇14章小说名字:神洲武皇014:天赋血脉马车离开官道,入了山路,很快,一片翠绿的竹海映入眼帘,南湖郡多山多湖,山清水秀,处处都是美景,翠竹林、小镜湖、百花谷,更是有如画卷一般,看见翠竹林,距离百花谷便只有数十里的路程了。“有些不对劲,平日里来翠竹林和小镜湖的游人不少,今日怎么会这么安静。”楚灵儿四下观望着,翠林竹海,本就极为清凉,但此时却多了一丝阴冷。“莫非你的仇家……”陈霆也感到有些不对,从离开官道之后,便再也没看到行人,竹林之中,更是渗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暗藏着极大的凶

  • 王妃每天都要哄14章

    原标题:王妃每天都要哄14章小说:王妃每天都要哄第014章我会变强的第二天,她早早的就出发了,随同的还有大公子顾云溪。据说今天太医院他不当差,得了顾鸿信的吩咐,特意陪她一起去。顾长歌没意见,反正她也不认路。两个人是乘马车出行的。大觉寺位于京城周边的太阴山下,是整个大良最大的寺院,寺内很多得道高僧,因此每天前来烧香、祈福、法会的人特别多。他们来之前,提前跟住持们打过招呼。毕竟是特权阶级,避免了和百姓们挤来挤去,直接到了后院厢房处。她娘亲住的,还是独门独院的。顾长歌忍不住感叹了句,果然还是有钱好啊。

  • 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14章

    原标题: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14章小说名称: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第一十四章谁不知检点叶婉这时才仔细打量自己的贴身丫环,衣着有一点儿的凌乱,脸上的慌乱尽管努力掩饰着,可她叶婉从小在神秘组织里长大,察言观色不过是一点小技能。“你怎么?”叶婉手指轻轻敲击着小圆桌,咔哒咔哒的连续声响形成一个个逼迫的音符影响着青柳。青柳的额头都冒出细汗来,连忙朝叶婉跪下来解释:“大小姐,奴婢本来都快到荷园了,突然听到有人说府里糟贼了,奴婢吓坏了,生怕大小姐会出什么意外,没来得及拿披风就赶紧折返去荷花池那边想找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