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无耻之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2:01: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无耻之徒

第七章 诡盗者
让太后吃瘪的事儿,貌似只有丰都王干得出来,尽管满朝文武都觉得啼笑皆非,那严林依旧抬着俊脸,眯着细长眼,不卑不亢的站在太后面前,等着她放自己出来。小说无耻之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也是这位爷有本事,尽管太后端着一张气恼的脸,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得金口一开,改判说:“既然丰都王如此悔过,那就……免了禁闭!但也不可轻言放过,剩下六日,你过御书房陪王伴驾,替圣上分忧吧。” “臣领旨,谢太后。” 早朝散去,皇帝幽幽看了一眼严林,严林也与其相视,怪不得今日上朝这么早,只因太阳未出,光线不足,皇帝脸上被烫出的红斑,才不那么显眼。 走出正殿,浮沉早早等在殿外,没等严林问询,他早已亟不可待:“主子,太后她……” 严林瞄他一眼:“你慌什么。” 浮沉不敢接话,低首听令。 “陪王伴驾,要六日留在宫里,你过府上,把苏齐接过来,顺道问问浮生调查之事。” “是。汇金地” …… 御书房下堂,摆了一张低几,御用的朱批,被换了臣用的蓝批,严林看着一堆不痛不痒的奏折,却依旧认真的写上“准”字,无一例外,十分尽心。 戏做的足,才让周围那些眼线,觉得他一心为朝,以太后为首,好的不得了。 皇帝端坐正中,看完奏折看简书,十分勤谨。 这一主一仆,端的是主严仆忠的好画面。 一旁伺候的常新,端茶送水,扇风纳凉,却大气不敢喘,伴君就够累了,还要陪着大坏蛋严林,这日子实在不好过。 午膳时分,常新才离开,殿中只留君臣二人,可谁都没开口说话,直到浮沉传告,说苏齐已候在殿外,严林才对皇帝施礼:“臣告退。” 临走前,严林给浮沉留下烫伤的药,出门碰到苏齐,也不正眼瞧他,自顾自绕去东偏殿,让苏齐打身后跟着。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苏齐倒是听话,一路跟,一路打量,皇宫墙高天远,绿砖红瓦煞是好看,大眼睛没停的提溜转着,脸上少不得的一直傻笑。 严林回身:“喜欢皇宫?那你留在这儿好了。” “我才不要!”苏齐忙收敛笑意,可话说的实在没水准:“皇宫好是好!那也抵不过我家的菜地!等十日期限到,我就带着小宝回家!种地!” 严林撇撇嘴,看苏齐的眼神里只有一句:烂泥扶不上墙。 浮沉伺候皇帝,浮生打探消息,严林身边第一次没人蹿腾,苏齐自然而然当起了跑堂小厮,从洗衣端饭,到扇风换茶,严林说什么他听什么,目的很简单:为保驴子,就得牺牲尊严! 只是到夜里,苏齐就为难,那大坏蛋每天都洗澡!这是个什么破习惯!一桶桶的水扛的累死人不说,严林洗澡还让他在身边守着,就算他转过脸去,严林也不让他走,即便不看,也得呆着! 然,今儿个大坏蛋批完折子,心情不错,秋夜伴着小风,泡个澡也惬意,袅袅水汽伴着月光,再看苏齐憋气的小脸儿,嗯,日子过的挺舒坦。 “你,过来。” 严林看着苏齐的背影,招呼道。 苏齐背脊一颤,快速摇了摇头:“不去。汇金地” “我穿着裹裤的。” 苏齐试探性的回了回头,眼睛眯成一条线,在看到严林确实穿着裹裤泡澡,才转过身子,指着浴盆说:“哪儿有人穿着裹裤泡澡的?” 一句说完,严林反手将裹裤一拉,瞬间精光:“也可以脱掉。” 苏齐睁大双眼,直直后退一步:“你!你要不要脸?!” 严林浅笑,对他招招手:“过来,擦背。” 苏齐忽闪大眼,都不知道看哪儿好,时不时瞄一眼严林那完美的身子,竟然连吞了几口口水,都浑然不知。 屋里静的出奇,苏齐尴尬的给严林擦背,这主倒好,趴在浴盆边享受,长发挽过身前,却飘的一盆子都是。 苏齐擦的不顺手,总有几缕发丝飘过来,心里着急,干脆拿手去抓,可下手重了点儿,指肚一路擦过严林的侧腰,引的他闷哼一声:“嗯……” 苏齐忙撤了手,更见严林偏过脑袋看他,那一双带着魅惑的细长眼,狐狸般的泛着情味,实在是…… 很好看。 苏齐慌了,不知如何继续,直到严林挑唇微笑,慢慢转过身,那一脸玩味笑意,才惹的苏齐一把扔了棉巾,大喝道:“洗澡都不会洗!笨死了!自己擦!” 苏齐转身要走,手腕却被严林拉上:“小家伙,跟了我几天,都不见你沐浴,你……臭了。汇金地” “啊!!” 反手一抓,苏齐整个人跌入浴盆,连水花都溅起了粉色,也是严林手速快,苏齐一沾水,腰带自然开,绿色长衫在水里飘着,趁着里衣格外的白。 “你干啥?!呜……”苏齐大喊,忙抓衣裳档上里衣,严林自然不给机会,一手搂过他纤细腰肢,一手便抵上后脑,薄唇袭下,吻上他微热唇瓣。 苏齐从起初的挣扎,到放弃抵抗,也不过眨眼功夫,严林喜欢他这样的反应,更喜欢他总是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然,严林是从不闭目的,无论搂的是谁。 唇分,苏齐喘着气,严林打量着他迷醉的双眼,微红的唇瓣,和脖颈三寸那颗极小的黑痣。 苏齐低拉着眼睑,不说话。 严林第一次伸出手去,将他揽在怀里:“怎么了?” 如此一问,苏齐便皱了眉,难道严林真不知道怎么了吗? 苏齐不知怎么说,最终选择直截了当:“你……你喜欢我吗?” 严林挑唇一笑:“喜欢?与你来说,能得本官一吻,足矣给祖上烧香了,怎么?难道你还想与本官厮守?” 苏齐眼中升起一道雾气,应该是盆中水热,引得眼睛不舒服,当即一把将严林推开,咬着下唇说:“你真是……坏透了!” 音落,苏齐快速爬出浴盆,根本不给严林抓他的机会。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只是出门前,苏齐停了一分,扔下一句:“旁人都怕你!我不怕!你别以为抢了我的驴子,就可以欺负我!再有下次,我……我一定走!” 湿漉漉的小人儿不见了,严林躺在浴盆里想了想,突然一笑,嘟囔声:“欺负……” 洗浴完毕,严林换上里衣,看看天色,到了与浮沉相约的时辰。 浮沉如约而至,进屋低首道:“主子,浮生打探过,苏齐只是苏家村的贫民,苏妈嫁的早,早早生了苏齐,后又生了苏华,苏父砍柴,苏妈和苏齐种地,苏华和几个孩子一起跟教书先生识字,并未有其他。想必,苏齐不是那人。” “知道了。”严林回道,便早早躺进床榻,浮沉的话他没听进去几分,倒是一直想着苏齐的脸,久久未眠。 次日清晨,门外吵杂,严林在叽叽喳喳的人声中醒来,皱眉穿衣,开门见几个小太监围着门说话,看严林出现,小太监各个低首,听严林笑问:“大清早,在这儿聊什么呢?” 为首的小太监上前回话:“严大人,宫里出事了。” “何事?” 小太监互相看一眼,没一个人敢说。 严林浅笑:“围在本官这里,无非是要告知我听的,说吧。” 小太监为难半晌,开口道:“大人,昨儿个夜里,几位太妃处都丢了些贵重宝物,还有,那容太妃……容太妃她被人暗害了……” “容太妃?”严林皱眉反问。 “是,皇上也惊着了。” 严林听完,抽出袖中发带,将长发扎了个结,便走出屋去,却听身后小太监窃窃私语,无非是说容太妃死相极惨,御林处愣是在现场找不出一丝线索,更别说查出行凶者了。 更有人说,能办到这一点的,若不是鬼,就只有那江湖传说的“诡盗者”了。 严林没去御书房,只是移动脚步来在苏齐房间,本想抬手敲门,心思一转便推门而入,却见那小子睡的像头猪,四脚开开流着口水,一身湿漉漉的衣裳扔在地上,被子也没盖好,就连枕头都湿了大半。 严林无奈摇头,给小家伙掖了掖被子,转身出了门。 在门口见一小太监,便招手说:“你,寻一身常服来,再把地上的衣裳洗了,换一盏软枕,再煮一碗姜汤。” 小太监偷偷瞄了一眼屋里,想看看那儿住了哪位漂亮的大姑娘,能让丰都王大人如此上心,可还没看清,却被严林挡了视线:“常服,男衫。” “是!是!小的这就去!” 小太监走后,严林回头看了苏齐一眼,那床榻下的鞋子还湿着,看来他昨晚,是把这小家伙吓得不轻。 离开偏院,严林来到御书房,却不见浮沉在门外守候,严林眉宇一皱,忙径自转去内堂,才瞧见浮沉站在桌边,看皇帝一口喝下碗里的汤药。 浮沉见主子来,上前禀告:“主子,昨夜有人潜入宫中,盗取了太妃们的宝物,更是将容太妃杀害,那人更是潜入御书房,要盗取玉玺,属下与他交手,那人才未得逞。” 严林刚要细问,不料浮生竟匆匆前来,满眼血丝,衣着凌乱,二话不说,跪地就拜:“主子,银丝虎……不见了。” 严林猛然一笑:“呵!‘诡盗者’,好样的。” ……
第八章 给你一头牛
容太妃的尸首被砍成了五块,摆放位置也奇特的很,下半身在桌下,手臂散落四周,上身在门外,而头颅被摆在桌上,端端正正的,双眼瞧着自己的四肢,好像依旧不相信自己死的如此凄惨。 金银未丢,只是桌上粉琢玉雕瓶不见了。 严林随御林处勘察过,行凶者确实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脚印,手印,屋里没有被翻动过,也没有被整理过的痕迹。 容太妃的两个侍女吓傻了,不是因为看到尸首,而是听说要陪着下葬。 朝天牢总领白士楠上前,对严林施礼:“大人,您觉着……” “查便是了,还需本官过问?” 白士楠连忙称“是”,毕恭毕敬将严林引出“乘琪宫”,二话不敢说,只对着尸身挠头,端的是无从查起。 严林回到御书房,问浮沉道:“宫里丢的其他东西,是什么?” 浮沉回话:“除了容太妃的粉琢玉雕瓶,还有早前姬妃的付灿步摇,和金凤夜明宝珠。” 严林回想着,粉琢玉雕瓶是六年前先皇赏赐的,宝瓶触手生温,百花在瓶中数月不败,那付灿步摇镶嵌无数珍宝,白日里闪亮夺目,夜间更是璀璨异常,至于那金凤夜明珠…… 浮沉见严林蹙眉,便多问一句:“主子可是想到些什么?” 严林摆摆手,倒没回话,只是他清楚的很,那是他在“金城国”无意遇上的珍宝,花了几乎所有家产,才夺得此物,也是因为呈上了金凤夜明珠,先皇才将他从三品官员,提拔为二品大员。 那“诡盗者”,为何要这些东西? 玉雕瓶,付灿步摇都是六年前的宝物,而那金凤夜明珠,确是去年才出现的珍宝。 回过身来,严林问向浮生:“那银丝虎,如何丢的?” 浮生有一丝晃神,如此细心之人能拿头的事儿,貌似难得。 “主子,银丝虎前一天还好生待在笼里,第二天……虎笼还在,银丝虎不翼而飞了……” “不翼而飞?”严林起了好奇。 浮生回道:“是,虎笼完好无损,只是白虎不见了,连笼门的银锁都未曾开启。” 如此一说,严林更是饶有兴味,本不好事的大坏蛋,如今问题多了起来:“昨夜,你曾与他交手?” 浮沉一听,忙单膝跪地:“主子,那人身轻如燕,对宫中地形驾轻熟路,属下为保圣驾,追出门他已不见踪影,只见他身型纤瘦,个子不高,毫无特征,无从辨认。” “嗯,起来吧,护驾之事,做得好。” 浮沉呼了口气,却没起身。 “还有事儿?” 浮沉定了定心,浮生却在一旁拽了拽他衣袖,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却不该说一般。 只是浮沉微微侧身,避开浮生,眼眸一瞬,竟抱拳相劝:“主子,昨夜之人潜入御书房,若真要盗取玉玺,为何要惊动皇帝?属下请主子特许,让属下去追查此人。” 严林侧目:“惊动皇帝?有意惊动的?” 浮沉忙回话:“是!那人不但有意,更是要加害皇上!属下听到异动,闯入内堂,见的是那人掐上皇帝脖颈,欲要至皇上于死地!” 这无非是天大的消息,可如今三人都明了,在这宫里,越是皇帝的消息,就越不可让太后知晓。 浮沉没外扬,是好事。 然,本以为严林会应下,不料他只是蹲下身子,瞧着浮沉的脸:“你,是不是与皇帝走的太近了?” 浮沉一颤,双眼躲闪。 严林浅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顺手将人服了起来,可手上使的力道,足矣让浮沉额前冒出一层细汗。 “皇帝年少,也得了妃子,他该做他的分内事,你莫要掺和。” 浮沉点头称是,待严林放下手,他只觉手肘发麻,一时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浮生瞧着浮沉,那眉皱的能夹死苍蝇。 苏齐睡的昏天暗地,醒来先拍脑袋,一夜压着湿头发睡觉,早上头发绣的梳不开,严林进门时,就看到苏齐正拿自己头发撒气,牛角梳挂在脑袋上,和发丝打着神仙都解不开的结。 严林站在门口笑,惹的苏齐一个劲儿的扔白眼:“你傻笑啥?过来帮我梳头!” 严林站去苏齐身后,接过他插在脑袋上的牛角梳,一边替他梳头,一边听他说:“一大清早,你去哪儿了?” “宫里出事,我去瞧瞧。” “出事?出什么事了?” “死了一位太妃,尸首被分了几块,下半身在桌下,四肢乱摆,身子却在门外,那脑袋……” “停!”苏齐吓的一激灵!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怔怔看着严林的脸:“你……你们宫里,人都是这样死的?” 严林仔细瞧着苏齐的神情变化,继续说着:“不仅如此,那贼人还盗取了三件珍宝,更是要……盗取玉玺,甚至,刺王杀驾。” “天哪!”苏齐大惊:“那……那皇帝……” “皇上受惊,确无大碍。” 严林盯的紧,没漏下苏齐的每一瞬表情,直到看见他突然转身收拾细软,才眉心一皱:“你,做什么?” 苏齐手脚麻利,头也不回的摊开包袱皮,想了想自己也没带啥,干脆回身答话:“这里太吓人了!我不伺候你了!” 严林看他要走,忙抓上他手臂:“天大的事,也轮不到你操心,你只管……” “我才不管!”苏齐使劲儿甩着手臂:“我得回家啊!这里太危险!光看见贼吃肉,我也得想想贼挨打的时候!保不齐哪天就轮到我了,那可怎么办?!” “……你也不是,很怕死……” “我当然怕!”苏齐一瞪大眼:“我要回家种地!我家那~~~~么大一块地!就靠我一个人种!责任重大!你不懂!撒手!我要走!” 严林始终不放,瞧着苏齐贪生怕死的样子,居然还笑的出来:“你家只有三分地,何来那~~么大一块?” 此话一出,苏齐一愣,眨巴眨巴眼:“你咋知道,我家只有三分地啊……” 严林无奈,揽过苏齐肩膀,将人带去桌边,好生倒了杯茶,说道:“浮生去过你家,给你娘送了银子,也说你在我这儿住上几天,养好伤就回去。” 苏齐猛然站起身:“我养好啦!” “你坐下……” “哦。” “看你家境,无非是个贫农,让你跟着我几天,已算你有福气。” 苏齐急眼:“可是我……我并不想跟着你啊!我只要我的驴子!带回家种地!” 严林抬眼瞧他,看了良久,只问一句:“不想跟着我?” 苏齐微愣,又不自觉忽闪了眼睛,脸上也好像飘过一层红云,半晌才回:“跟着你……跟着你干什么?!反正,我要回家!” 严林对这个反映很满意,凑过俊脸盯上苏齐:“小家伙,如果你能留下来陪我,待我回府,送你一头牛,再给你买上几亩地,可好?” 想必苏齐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眼睛能睁得那么大!更不知道,他会傻了吧唧的问一句:“牛?耕地的牛?真的?!” 严林笑着,拍拍他的小脑袋,让他转过身去,捻起桌上的牛角梳,帮他解开那缠绕的结。 “真的。” …… 宫中依旧在传,容太妃死的蹊跷。 宫中依旧在传,姬妃的宝物,丢的毫无来由。 宫中依旧在传,“诡盗者”,已经是“鬼盗者”了。 宫中依旧在传,丰都王严林出宫的日子快到了,等大坏蛋走了,宫里就不必人人自危了。 而这几天,苏齐开心的很,端茶倒水跑的特别快,擦背也大大方方的,更是每晚都给严林扇扇子,等大坏蛋睡着了,他才蹑手蹑脚的回屋,揉着酸痛的肩膀睡觉。 只是他每每听到有人说严林的坏话,都会突然冲到那人面前,瞪起漂亮的大眼睛,指着那人的鼻子:“谁说丰都王不好了?!丰都王是大好人!大大大好人!坏人也是好人!” 被骂之人都会用奇异的眼光看他,想着又是那个宫里跑出来的小太监,穿着常服,脑子还不大正常。 苏齐骂完就爽了,一抬小下巴,显示自己胜利了,再甩着胳膊回屋,盘算着严林能给他多少地,如果有两亩,就给小宝耕半亩,大牛耕一亩半!他可以种更多的菜,能赚好多的钱! 严林站在门外,就这么看着他打如意算盘,更从他漂亮的发际,看到大眼睛,再到峰鼻,再到薄唇,过好看的尖下巴,最终停留在脖颈三寸处,那一抹极小的黑痣上,流连许久,若有所思。 ……

无耻之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无耻之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第三种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第三种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第三种爱情目录预览:第一章罪魁祸首第二章易水寒第一章罪魁祸首夜风习习,华灯灿烂。位于本市南山的别墅区的某栋庄园里,灯火通明。“少爷,人已经带到了!”“款项已经转账到对方的账户,不过这位小姐好像喝醉了,叫了几声没叫醒……”一个深沉而磁性无比的声音低低道:“无碍,抬进去!”…………冯小小半梦半醒中,好像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又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正在被移动。酒精让她的意识不甚清醒,直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她的身上,压得她喘不过起来——她如刷子般浓密而长翘的睫毛颤了颤

  • 且行且珍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且行且珍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且行且珍惜目录预览:第001章新娘不是她第002章不依不饶第001章新娘不是她被白纱装点地圣洁的教堂内,庄严肃穆。“下面,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台上传来神父的声音,台下的人群中,却是一阵哄闹。“这人是谁啊?”人群中,一个穿着脏兮兮的女人,引来了大家的厌戾之声,蓝澜小心翼翼地从椅子下面往前排钻,甚至就连教堂内的音乐声停下了未曾察觉。她伸着小手往前抹找寻着什么东西,可……手中的东西冰凉,光滑的表面丝毫不似木椅脚下那般粗糙。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眼前,高洁的白色

  • 前妻,请留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前妻,请留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前妻,请留步目录预览:第一章给小三整理衣服第二章你身上怎么那么热第一章给小三整理衣服“最后在这里调整一下就好!”化妆间中过冷的空调让黎倩瞳有点不安,身上不停的冒着虚汗,嘴唇轻微的颤动,还是咬牙忍着为眼前身段妖娆的名模方媛媛调节好衣服的褶皱,弄好最后一个回形针固定。然后,她就能够离开这个让她十分不舒服的地方!化妆间外,挤满了正在等待自己眼前的名模方媛媛入场,而方媛媛本人也是躁动不已,不是黎倩瞳动作太慢,她比谁都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偏偏这方媛媛,量身定做了

  • 再见了我的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再见了我的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再见了我的爱目录预览:第1章弃女第2章欢乐颂第1章弃女我没想到十年之后,还会再次碰到慕迟。我记得是在06年四月份的时候,我的母亲梅清愁抛下年仅13岁的我,和一个男人私奔去了,音讯全无,因此我被收进了玛利亚福利院。我在那里认识了慕迟,他比我大一岁,记忆里他似乎永远穿着干净的白衣白裤,沉默寡言,从来不笑。福利院的孩子的笑分为两种,年纪稍小一些,都是没心没肺的笑,他们很快就能忘记自己被遗弃的疼痛,对未来也没有憧憬,他们仍如一只无忧无虑的鸟儿,扮家家,和尿泥

  • 缺失的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缺失的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缺失的爱目录预览:第一章:意外第二章:没法活了第一章:意外都说没有不偷腥的男人,可面对我那个老实巴交,兢兢业业的老公,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他出轨的事实!要不是我闺蜜沐子打电话来告诉我真相,我还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那天闺蜜给我打电话,我刚接电话就听到沐子在电话里风风火火的问我。“柠子,你不够意思,怀孕了都不告诉我?要不是我看到你婆婆老公在妇产科,还被你蒙在鼓里呢。”电话里传来闺蜜沐子的激动声,我的脑袋却有些发懵,怀孕?妇产科?“沐子,我没有怀孕。”“没有?

  • 初恋这件小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初恋这件小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初恋这件小事目录预览:第1章下半身动物第2章插翅难飞第1章下半身动物深夜,帝国神话夜总会。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节拍,舞池里的男女们正舞得尽兴。而在交错的射灯也照不到的区域,有两个女人正极尽所能地,宛如狐媚子一般,讨好着眼前的男人。她们都穿着低胸紧身裙,S形身段柔若无骨,一左一右地攀附在男人的肩膀上。领口那两团呼之欲出的雪白,正隔着衣服,有意无意地摩挲着。起初,男人瞧着二郎腿,端着一杯红酒,故作镇定和优雅。酒只喝了两口,心底的原始欲-望却有如火焰,被越撩越

  • 云巅之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云巅之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云巅之上目录预览:第1章视频毁了合约第2章宴会风波第1章视频毁了合约鼎星传媒公司大厦,会议室里。“张总,如果合同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就签约吧!”甄珠起身,恭谨的伸出右手。“合作愉快,其实像甄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背后当一个默默无闻的经纪人太可惜了,以你的资质,完全可以……”云里影业张益康惋惜的说道。甄珠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回答,“可能我更适合帮人打江山,自己坐江山不一定能取得成绩。”其实,她能在圈子里工作,已经是坏了甄家和夫家的规矩。“好吧,我也不强人所难。

  • 花容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花容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花容瘦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和猪拜堂第2章嫁的当今病王爷第1章穿越和猪拜堂“好痛!”一声痛呼声自花轿中传来。宁挽歌捂着隐隐作疼的头,睁开了双眼,从轿中坐起了身来。外面的唢呐声,鞭炮声,齐鸣,吵得她的耳朵里一阵阵嗡嗡声作响。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身穿着大红色的喜袍,一看就是要出嫁的模样,盖头掉落在一旁,已经变得皱巴巴。她皱了皱眉,努力在回想之前的事情。她记得,她胸口心脏部位中了一枪,她赶忙低下头看自己的身子,根本没有任何的创口。更关键的问题是,这个身体,肥嘟嘟的,这

  • 色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色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色戒目录预览:001沈筝002陈靖深001沈筝这一年中伏,南方接连几天都是阴雨连绵,我非常讨厌阴天下雨,于是每天都躺在床上睡大觉,醒了就打电话叫酒店饭菜,吃饱了看家庭影院,或者去健身室和游泳馆打发时间,好不容易捱到了雨过天晴,我刚起床就接到了苏姐的电话。苏姐和我处境一样,都是养在深闺,和男人长久的保持地下交易,在一些大都市里,这是一群特殊女人赖以生存的方式。这是职业,特点是门槛不低,道行要深,资历和手腕很重要。苏姐是这个圈子里年纪最大资历最老的,我们相识是在

  • 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目录预览:第1章坐过牢的女人第2章我还是果果的妈第1章坐过牢的女人京州女子监狱。“出狱以后,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这是你的东西,检查一下,没问题就走吧。”监狱长将一个半旧的手包递过去。顾慕冉接过包,打开。五年前的东西原封不动的留在里面,她盯了一会那个钱包,数秒钟后,拿出打开,抽出里的那张照片。上面是六年前才二十岁的她和她那个亲手将她送进监狱的丈夫,不,应该是说是前夫的合照。她还记得,这张合照,是她求着他才能照下来的,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