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逆天轩辕诀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1 4:48:32 来源:网络 []

书名:逆天轩辕诀

第2章 圣女候选
“大叔,怎么这么多人啊,发生什么事了?”杨凡向身边一个人问道。汇金地
  “听说西门伯爵的小女儿蒂雅被选为光明圣殿的圣女候选人,这不,门前那辆大马车就是圣殿使者的。”
  “圣女候选人?”
  “是啊,今天他们就是专门来通知西门伯爵,让他的小女儿去普斯特学院修行的!哎,真是了不得啊!”那人发出一阵赞叹。
  杨凡听说过,光明圣殿每隔十年都会进行一次圣女候选人的选拔,光明圣殿是介于四大帝国和五行小国之外的存在,它的地位丝毫不亚于大陆上的四大帝国,光明圣殿教皇的地位甚至超越了四大帝国的君王,原因就是光明圣殿每年向各国输出的人才数不胜数,整个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将军勇士,几乎全部来自光明圣殿,而其自身所拥有的人才更是不计其数,普斯特学院正是光明圣殿所属。
  圣女是仅次于教皇的存在,传说中圣女可以与光明神沟通,进行祈祷,使光明圣殿得到庇佑,因此,地位才如此之高。
  杨凡心里没有像别人那样充满羡慕和惊叹,心底反而涌起一阵失落,其实,他内心深处对蒂雅一直存在一种爱慕之情。
  但是碍于自己的出身和地位,他从来都没有开口跟她说过一句话,只是一直暗中默默注视着她,在杨凡心里,甚至只是远远地看上她一眼就心满意足了,而如今,杨凡感觉他和蒂雅离得更远了。杨凡第一次见到蒂雅是在三年前,三年前,他因为不小心撞了一下恶少亚伦,也就是镇长的儿子,被亚伦的家仆打得鼻青脸肿地倒在地上,正好碰上刚搬来的蒂雅一家,蒂雅似乎有点好奇地一直盯着狼狈的杨凡,之后竟然走到杨凡面前递给他一条洁白的手帕。汇金地
  第一眼看到蒂雅,杨凡就被蒂雅身上透出的一股气质深深地吸引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从来没有人在自己挨打之后递上一条手帕。
  杨凡只记得当时只是傻傻地看着蒂雅,甚至半天才反应过来,机械地接过了那条手帕,也忘记了脸上的疼痛。
  从那时起,杨凡心里就对蒂雅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每次看到她心里都会一阵阵激动。
  “快看,他们出来了!”
  正当杨凡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时,人群中发出的一阵嘈杂将他唤了回来,他抬起头,看到三个人并排走出了大门,中间一个一身白袍,神情冷傲,想必便是那圣殿使者,左边是蒂雅的父亲西门伯爵,而右边那个身材矮胖满脸堆笑的中年人便是杨凡最讨厌的亚克镇长。
  紧随三人身后的便是镇长的儿子亚伦和蒂雅,杨凡将目光移到蒂雅那清新脱俗的脸上,尽管见过无数次,但此时还是感觉一阵窒息。
  “使者,小儿的事就全靠您了,还望使者多多用心!”亚克一笑起来脸上的肥肉都堆了起来,令杨凡心里一阵作呕,一旁的西门伯爵脸上也露出一丝鄙夷。
  “嗯,知道了!”圣殿使者脸上涌起一股不耐,然后转头对西门伯爵道:“伯爵大人,还望下个月初五携令爱准时到达普斯特,到时自会有人接待。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请使者放心,鄙人随小女一定会准时到达。”西门伯爵拱手道。
  “那就好,本人还有事,就不多留了,两位也不必送了!”
  “恭送使者!”
  “使者请!”
  圣殿使者拱了拱手,转身进了马车,绝尘而去。
  西门一家人送别了圣殿使者,也转身回到府内。
  杨凡看着蒂雅消失在门后,原本热情高涨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寂寥地向家走去。
  来到刘家饭馆门口时,杨凡看见一群伙计打扮的人正对一个邋里邋遢的中年人拳打脚踢,杨凡好奇地走上前去……
  
第3章 血包子
被打的中年人头发散乱,鼻脸淤青,手里拿着个包子,丝毫不顾众人的拳打脚踢,只是埋头啃那个包子。
  乱脚中,也不知谁一脚将那中年人手里的包子踢到了一旁,那人抱着头,不理落在身上的拳脚,不停地向那包子爬去,一边爬口里一边喊着:“包子,包子,我的包子…”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杨凡一边大喊着一边冲进了人群,挡在了父亲身前,而杨凡的父亲好像一点也没看到杨凡的到来,抓起地上的包子又疯啃了起来。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刘老板,求求您不要打了,您就饶过他这一回吧!”杨凡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对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哀求道。
  “镇上怎么出了你们这爷俩,这么长时间也不滚出去,死赖在镇上不走!”刘老板阴阳怪气地道。
  “求求您了,不要再打了!”杨凡一直在地上磕头哀求。
  “给我继续打!”刘老板怒声道。
  听到老板的吩咐,伙计们也不再留情,又继续打起来。
  杨凡从地上起来,趴到了父亲的身上,把他护在自己身下,雨点般的拳头落到了后背上,杨凡咬着牙没有吭声。
  也不知打了多久,直到杨凡被打得一口血喷出来,伙计们才住了手。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小子,以后看好这个疯!”刘老板狠狠地扔下一句话,向伙计一摆头,走了进去。
  杨凡费了好大劲从父亲身体上挪开,幸亏从小挨打挨惯了,不然铁定要在床上躺上几天了。他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低下头才看到胸前被吐出的血染红了一大块。
  “爹,没事了,别害怕!”看着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父亲,杨凡用手理了理父亲的头发,虚弱地安慰道。
  听见杨凡的话,杨凡的父亲才慢慢转过头,眼里仍然有一丝惊恐。当看到杨凡脸上的淤肿时,他竟然慢慢伸出手向杨凡的脸摸去,疼得杨凡“嘶”的一声。
  杨凡抓住了父亲的手放在胸前拍了拍,勉强地笑道:“我没事,爹,放心吧!”父亲这才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汇金地
  杨凡坐起来,从怀里掏出已经被血染红的两个包子,递到父亲面前道:“给,吃吧。”父亲看到包子,欣喜地一把抢了过去,一口就下去了大半个,边吃还边冲杨凡笑。
  看到父亲的表情,杨凡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又对父亲道:“以后想吃什么就跟我说,千万不要再到人家这里来了,知道了么?”
  父亲好像听懂了他的话,冲杨凡点了点头。
  “爹,我们回家吧!”休息了一会的杨凡开口对父亲道,父亲扶起他,两人偎着向家走去。
  第二天,杨凡从王叔那里接了个跑腿的活,走在路上,他的心情一直很低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如果父亲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别说去普斯特,走出这个镇子都很困难。
  杨凡心里叹了口气,不再去想,正打算继续往前走,抬头发现了迎面而来的亚伦一行,他赶紧朝路边一躲,想避开,谁知,正好被亚伦的跟班胖子卡拉看到。
  “哟,这不是杨凡么,你躲什么呀,害怕我们吃了你啊?”卡拉走到杨凡跟前戏谑道。
  杨凡心里并不是怕他们,顶多也就是挨揍,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想惹麻烦,更何况,打从心底,杨凡就一直看不起亚伦那种仗势欺人的行径,对于亚伦他们对自己的百般讥讽,他平常都会一笑了之,不屑跟他一般见识。
  “胖子,今天没工夫搭理这小兔崽子,我们还有正事呢!”没等杨凡开口,亚伦满脸不奈地道。
  “少爷,你这两天不是想找个拳把子么,这不就是现成的么?”胖子跑回亚伦身边,向亚伦挤了挤眼道,满脸的奴相,令杨凡心里一阵作呕。
  亚伦听到卡拉的话,突然拍了下卡拉的脑袋笑道:“你这小子,脑子转的真快,我怎么没想到呢?”
  被打了一下的卡拉非但没有丝毫不满,脸上的笑容反而更浓了……
  
第4章 缺钱的人生
亚伦走到杨凡跟前,没有说话,脸上还带着令杨凡恶心的假笑,说实话,如果不看人品,单看长相的话,亚伦那张脸也称得上帅这个字,不过此时在杨凡的眼里,亚伦那张脸简直丑到了极点。
  “亚伦少爷!”杨凡见躲不开,不得不挤出一点笑容,打了个招呼。
  “杨凡,本少爷体谅你,给你个赚钱的活你干不干?”亚伦笑眯眯地道。
  杨凡对亚伦的了解简直比对自己家的狗还要多,心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于是婉言谢绝道:“谢谢少爷的厚爱,但是我现在有工作了,真是不好意思。”
  “你个小兔崽子,给你脸你不要是不?”胖子卡拉冲上来就要打杨凡,看着卡拉,杨凡甚至连眼都没眨一下。
  “哎,胖子,今天本少爷心情好,不想打人!”亚伦一伸胳膊,拦下了卡拉,然后又对杨凡道:“你整天帮人跑腿能赚几个臭钱,不过我不喜欢勉强别人,哪天想好了来找我!”接着跟卡拉和一群家仆浩浩荡荡地走了过去。
  “切,装你妈!”杨凡对着亚伦的背影竖了根中指。
  平淡的一天很快又过去了,杨凡在街上买了几个馒头,回到了家。
  “爹,我回来了!”杨凡推开房门,他将馒头放在桌上,这才发现早上给父亲做的饭竟然一点都没动。他走到里屋,看到父亲仍然躺在床上,身上还瑟瑟发抖。
  “爹?”杨凡觉得有点不对劲,走到床前推了推父亲,竟然一动不动。
  “爹,你怎么了?!”杨凡这才着急起来,他使劲推了推,父亲依然蜷缩在床上发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杨凡把手放在父亲的额头上,这才发现烫的吓人,他心里顿时慌了,赶紧跑出去把王叔找了来。
  “王叔,我爹怎么样?没事吧?”王叔替父亲把完脉后,杨凡忧心忡忡地问道。
  王叔看了一眼杨凡,叹了口气道:“你爹身上的伤加上受了寒,引起了高烧,本来如果能及时吃药的话,过个两三天就没事了,但是现在…”
  “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医?”杨凡急切地问道。
  “现在很不好说,这样吧,我先给你爹开付药,吃了看看情况再说吧!”王叔想了一下,对杨凡道。
  “那好吧…”看着床上满脸痛苦的父亲,杨凡心里一阵阵难受,如果自己早上出门的时候能细心点,父亲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两天后,杨凡父亲的病依然没有好转,这两天杨凡一直没有离开过父亲的身旁,内心一天比一天焦虑。
  杨凡不得不再次跑到药铺,向王叔询问。
  “王叔,我爹的病怎么一直不见好转?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杨凡愁容满面,这两天下来整个人都瘦了。
  “这种高烧持续这么长时间还不退,再继续用以前的药肯定没有什么用了,只能换另一种,只不过…”王叔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只不过什么?是不是这种药能治好我爹?”杨凡充满希冀地问道。
  “治好治不好现在还不好说,我跟你说的这种药是专门医治这种持续不退的高烧的,只是价格很高…”王叔有点为难地道。
  “没事,只要能医好我爹,多少钱都行!”听到能治好父亲,杨凡急切地道。
  “你可要想好了,这一包药可是要一个金币啊!”
  “一个金币?!”当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杨凡张大了嘴,他这几年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就不到十个金币而已,不过他很快又镇静了下来,目光坚定的看着王叔道:“就用这种药,现在就要!”
  父亲服了王叔给换的这种药之后,病情逐渐缓和下来,虽然仍然处于昏迷中,但已不像先前那么严重了,看到逐渐好转的父亲,杨凡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不过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按王叔所说,父亲的病需要用五包药才能完全康复,也就是说至少要花上五个金币,而自己这些年总共才攒了九个金币,这一下子就用去了一大半,去普斯特的路费明显不够了,多年来即将实现的梦想一下子又破灭了。
  

逆天轩辕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逆天轩辕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