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残烛恋红尘在线阅读

2017/12/21 6:33:3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残烛恋红尘
第三章 集市小事
早早的起床,着一身素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感受着清晨里的阳光与清风,一切都充满清新的滋味,还有露珠在花草上随风摇曳着,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版权http://www.huijindi.com/便吟起了“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不禁想起了爹爹和娘亲,多希望爹爹和娘亲可以这样恩爱下去,想着想着心情就开始压抑起来。
  直到小青走过来,唤了一声“小姐,你怎么那么早就醒了,外面还是有些凉气,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就出来了。”“没事的,小青,不冷的。我爹爹在吗?”苏浅璃问道,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小青。小青也失落的答道:“小姐,老爷早上就出去了,好像最近老爷都忙于与官府打交道,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小姐找老爷有事吗?要不,你晚上的时候去看看吧。小说:残烛恋红尘在线阅读
  苏浅璃,心想也只能等到晚上再去看看了,在小青的催促下,穿戴好后就去荷花苑找娘亲,和娘亲一起用了早膳,并问娘亲以前的事,可是娘亲苏妙也不说,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是你爹爹不相信我罢了,不提也罢。”便转身走到院子里打理花草,苏妙见此就说:“娘亲,我今天出去逛逛市集,你有什么想要买的吗?”“没有什么,你玩的开心点,你和小青注意点安全,不要让娘亲担心。”“好滴,娘亲那璃儿走了。”
  还未走出苏府,就遇到苏颖,原本想着避开她,绕道而行,可是苏颖却突然伸出脚来绊苏浅璃,幸好小青及时扶住,苏颖却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大唤道:“小贱人,没有长眼睛吗?”苏妙气愤的说道:“明明是你走过来绊我的,而且我有名字的,不叫小贱人。”
  说完便不理苏颖,走出苏府,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轻松了,开始拉着小青到处逛,就像吧放出鸟笼的小鸟一样,到处看,就在苏浅璃到处瞎跑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人了,苏浅璃赶忙道歉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望公子不要见怪。”被撞的人还未说话,小青追上来后,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赶紧走上来说:“看这位公子也是文质彬彬的,不会是什么歹徒,就专门欺负我家小姐的吧,我们会报官府的。”
  苏浅璃赶紧走上来拉住小青说道:“小青,你错了,不是这位公子的错,是我不小心撞到这位公子了,我这才道歉的,你就过来了,还不赶紧向这位公子道歉。原文http://www.huijindi.com/”小青听了之后,赶忙向这位公子说道:“对不起,我家小姐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很鲁莽,希望公子不要见怪。”说完之后,白衣公子便说道:“没事的,在下叫欧阳成风,希望两位姑娘也不要介意,在下还有事就先走了。”
  便见欧阳御风匆匆忙忙离开了,苏浅璃也未放在心上,而是觉得好熟悉的眼睛,也没有多想。小青便挑逗的说道:“大小姐,人家欧阳公子已经走远了,还看什么哩?”“臭丫头,竟然敢开我的玩笑,不想好了呀,下次不带你逛集市了。”苏浅璃脸红的说道。小青焦急的说到:“小姐,小青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两人便嬉笑了一会,看到花店便走进去看看了,挑了自己和娘亲喜欢的花种,小青拿着东西,两人便走出了花店,走在集市上,两人吃着东西,突然小青激动的说道:“小姐,你看,那就是当朝的摄政王轩辕昊。说明huijindi.com可了不起了,好多女子都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嫁给他。”苏浅璃就说道:“我可不愿意嫁给他,我要两情相悦的爱情。”小青听完后,觉得也是的,然后就说道:“小姐,我这辈子不嫁了,就跟在你身边了。”傻傻的笑道。
  不过苏浅璃,也注意了一下,轩辕昊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 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汇金地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整个人显得那么的孤傲一世。
  和刚刚的欧阳成风相比,还是比较喜好欧阳成风,给人一种轻松感觉,不会太压抑。也没有多想,轩辕昊就和苏浅璃这样擦肩而过,有时候缘分这中东西谁也把握不了。
  回到苏府的苏浅璃,把娘亲喜好的花种送过去,和娘亲说着今天玩的事,并未提欧阳成风与轩辕昊的事,母女俩就这样一起种着花。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第四章 父女俩陷入不眠夜
一直在林母哪里那里用完晚膳才离开,心想爹爹应该回来了,于是便让小青先走了,自己绕过林间小路才来到爹爹的书房,走进去才发现,爹爹还没有回来,只能出去等着。
  等了许久,还是未看到爹爹的身影,于是就往自家的院子里闲逛着,月亮把半边天都照亮拉。只有在远际得天空中才能看见一两颗星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那两颗星星顽皮地眨着眼睛,一闪一闪的,可爱极了。湖面平息了,静静地流着。一轮圆月倒映在这水面上,晚风一吹,波光粼粼。河面亮了,整个宽阔的河面就像一面明镜,像一条缀满宝石得绸带。地上亮了,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真像盖上了一层。
  又等了几更,终于看到许久未见的身影,赶忙上去唤了一声:“爹爹,我有事和你说。”苏父冷淡的答道:“说吧。”浅璃说道:“爹爹,你明明心里还有娘亲,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呢?”浅璃却没有料到苏父却是叱呵道:“谁跟你说的我心里有她,谁让你多管闲事了。”便转身离开,浅璃去大唤道:“爹爹,你躲避了这么多年,还要躲娘亲多久。”苏父听在心里是一股重创呀,看终究还是没有回头,浅璃看着苏父紧紧的关上书房的门,伫立了许久之后,浅璃也离开了,回到院子里,纠结的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眠。
  就又着衣,走到院子里,任风轻轻地拂过长发,独坐在亭子里,盈盈月光照在满园花草上,空气中传来阵阵的杏花香味,女子肤如凝脂,眉如黛,细长的眉目,流转异常,美眸里带着点点星光,月光照的远处的房子似玉一般的莹亮,女子凝视这远处,眼里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心里只是期盼,期盼爹爹娘亲可以消除误会,真可谓是“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垂柳在风中晃动,在明月朗照之下,显得格外的清幽,女子在这月光下显得容颜娟好,她似笑非笑,嘴边带着一丝忧愁,身着不凡,唇若点樱,微皱眉头,稍稍往边靠去,她全身微微的颤抖紧闭双眼,眼泪像扑朔迷离的故事,窜起久远的回忆,那一刻,就这样留在了心里.
  想到爹爹的态度,自己的心里也凉了大半截,而娘亲当初没有解释,如今还会去解释吗?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气,只能在这里一个人愁思着,可又那知在书房里的爹爹,此时也未入眠。
  苏父坐在椅子上,回想过往,才过不惑之年的苏父,想着年轻时候的自己,为了林母做的事情,不禁露出一丝失落的笑意,手里拿着一香囊,还是林母送给苏父唯一的礼物,这么多年过去了,苏父还是把香囊当做珍宝一样收藏,一个人在这里想念着一个人,就想等着她来找他,哪怕就解释一句,自己还会想从前那样爱她,可是......
  而且每当自己下定决心不去管她,可是听说她被欺负了,他还是会忍不住在荷花苑里看着她,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觉得很充实。可是,她还是狠我吗?当初没有选择相信她,还取了阮氏,一切真的是自己在逃避吗?
  一向要强的苏父,不会轻易这样说服自己的,他想的是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她就不能为了他而委屈一下。想着想着苏父心里就像一把刀子在无情的割着,无人懂得。这一夜父女俩都陷入不眠中,各自想着心中的苦事。
第五章 灯会落水
“小姐,起来用膳了,今天有一年一度的灯会,我们也去好不好?”小青兴奋的问道。浅璃不急不慢的回答道:“如果我说不哩”。急的小青跳起来说:“小姐,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这样说的,因为小姐最好了。”刚说完就开始摇晃起浅璃,一开始也只是逗逗小青的,洗漱好了,浅璃来到了花园给昨日栽种的花草浇水。
  时间一转眼就到傍晚,浅璃去林母哪里告知了去向,便被小青拉着出门了,总是不想遇见的人在你面前出现,苏颖的到来,似乎也没有太影响她们的心情,然而苏颖只是嘲笑道:“就你们还出去看什么灯会,丢人现眼。”说完就走了,浅璃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默默的离开,小青却是不停的骂苏颖。“小青,你再怎么骂下去,就成了她了”“小姐,我才不要哩,我不说便是了。”
  不一会,就来到了集市,已经好多人了,浅璃和小青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浅璃不像小青那样表现出来,看着那些各式各样的灯笼,还有好多小孩在这里玩耍,浅璃和小青在这里吃着特有的小吃,浅璃不像小青那样孩子气,而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落落大方。
  “小姐,我们去放花灯吧”“好滴,走吧”两人选了各自的花灯,写上自己的心愿,浅璃写上两行字“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便轻轻的将花灯放入水中,让其随水流流动,小青就凑过来说道:“小姐,你写的是什么诗?”
  就在浅璃准备说的时候,苏颖却跑来说,你们家小姐写的是什么呀,你想这都呀,我可以告诉你哦,浅璃看到她嘴角露出了的邪恶笑容,想要拉着小青离开的时候,却不料,苏颖竟然故意绊倒浅璃,坠入河水中,小青哭着大喊道:“谁来救救我们家小姐呀。”可是,没有人搭理,都只是看着,苏颖冷冷的笑着离开。
  而在水中的浅璃,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自小怕水的她,缓缓的闭上眼睛,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小青在岸上急的大哭起来,后来看到摄政王,她大胆的走过去向他求救,结果,轩辕昊立即让人下去就浅璃上岸,看到浅璃被救上岸,小青赶忙跑过去呼喊,轩辕昊看到那张苍白的脸的时候,竟然有一丝的心疼,到底是得罪了谁,才糟此罪受,从属下嘴里知道她是苏康德的女儿,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女子,在苏府很受气,心里多了一份同情。
第六章 别扭1
轩辕昊亲自将苏浅璃送回苏府,看守的护卫看出来了,赶忙和管家说了,苏父也得知浅璃落水的消息,也来到前院,也吩咐了管家去请医生,苏父让家丁将浅璃送回院子里,苏父就领着轩辕昊去了前厅,管家早已让人准备好茶水了。
  “感谢摄政王救小女,改日我定带小女登门拜访,表示谢意”苏父老道的说着,而轩辕昊却说道:“今日救我国第一富商的女儿是我的荣幸,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苏伯伯你照顾女儿,先行一步。”“今日照顾不周,望摄政王勿怪,我就不送了”了了说着,便让管家送客了。
  苏父赶忙就往浅璃的闺阁走去,不仅仅是担心女儿,也想着她肯定会来看女儿的,来到女儿闺房中,果不其然的看见那一抹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依旧还是看起来是那么的不食人间烟火。
  “小青,璃儿怎么样?”厚重的声音问道。小青急忙答道:“老爷,小姐可能要好几天才能恢复过来,都怪苏颖她将小姐推入河中,老爷你要替小姐做主呀。”苏父气愤的说道:“是颖儿推的,我知道了。”苏母却说道:“小青,今晚我来照顾璃儿吧,你先下去休息吧。”言外之意就是让苏父离开了。可是,小青明白,老爷其实就是想看看苏母,就说道:“夫人,你回去休息吧,小姐一时半会也醒不来,小姐醒来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苏母想着也是,一直都是小青照顾着,也就没有强留下来。
  林氏离开后,苏老爷也跟着离开,苏母往自己的荷花苑走去,冷冷的月光洒在走廊里,苏父就这样一直尾随着苏母,刚走到院子里,见苏父还没有离开,也不算理睬,心想他一会就走,结果,苏母见苏父为踏入荷花苑,就继续往前走着。
  苏父看着那背影,想着之前璃儿说的事情,不免有点心酸,于是就往前追去,抱住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躯体,苏母愣住了,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听到苏父说:“青禾,这么多年了,是我错了。”说完就转过苏母的身体,苏母不敢看苏父,只是低着头不说话,苏父伸出手,轻轻地抬起苏母的脸,只见两行泪水在脸上无声的流着,“青禾,对不起,这些年委屈你了,我们接下来好好的过吧”苏父轻声的说着。只见苏母无力的说道:“不可能了,我已经死心了,放开我吧。”苏父紧抱着苏母说:“青禾,我错了,我们重新开始吧,那时候是我太意气用事了,错信了他人。”
  苏父就是不放手,虽然已是不惑之年,却还是身强体壮的,一如既往的俊秀,只不过多了许成熟,更显得老练,苏母也是的,还是那么风韵犹存。
  “青禾,我每天都会来这看你,只是未曾踏进来,我相信,你应该有所感觉的,我们重新开始吧”“放手,我已经看淡了,你放过我吧”苏母回答道。“放过你,谁来放过我”苏父的回答让苏母不知如何回答,又是陷入沉默中。
第七章 别扭2
苏父见苏母只是在无声的抽泣,便抽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苏母的头,说道:“青禾,不哭了,你哭我会更心疼的,这些年苦了你,接下来我好好的照顾你的,给我一个机会吧。”苏母用拳头打着苏父,这点力气对于苏父来说,只是捶背一样,苏母气急败坏的唤道:“放开我,我还没原谅你,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不管苏母怎么反抗,苏父就是不放手反而是抱起苏母就往苏母的房间走去,急的苏母直挥手打苏父,可是苏父就是不放手,心想现在放手了,以后就更难了,不管青禾如何反抗,也不会放手了,这些年已经折磨够了彼此,现在就让他好好的弥补青禾母女吧。
  将青禾放在软榻上,自己也和衣躺下,紧紧的抱着,就是不放手,未点灯的房间里面,只有点点月光从窗台透漏进来,苏母想推开苏父,可是力气终究抵不过,只能安静下来等苏父离开,苏父见苏母安静下来,就说道:“青禾,我们聊聊吧。”“那你放手,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我们有的,关于璃儿,关于我们两个,有好多的,这一次我绝不放手的”苏父急忙说道。
  “青禾,这些年我知道我错了,不应该那么幼稚,以为只要璃儿过的不好,你就会来找我,然后我们在一起了,可是一切不是我想的那样,你一直不来,我怕你把我给忘记了,然后就取了阮氏,直到有了颖儿,你也没有来找我,甚至璃儿被欺负,你也是淡然看过,有时候真的好恨自己”苏父柔情的说着,苏母只是默默的流泪,想着苏父以前从来不会这样说话的,一时心软的说道:“那时候的我也好恨你,恨你的狠心,恨你的无情,恨你不相信我,现在我已经看淡了,一切都是你不够爱我罢了。”
  “没有,青禾,就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所以不想让任何人进入你的生活,是我的占有欲太强了,对不起”苏父说道。苏父轻轻地抚慰着苏母,这样的怀抱远离上一次太久了,让苏母觉得别扭,说道:“康德,你先放手好不好,这样好难受,你回去吧。”苏父霸道的说着:“不行,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不走,就要在这里睡,而且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抱着你睡了,不要放手。”
  不管苏母怎么挣扎,苏父就是不放手,后来苏母以为只要自己安静一会,他就会放松,结果换来的是耳边微微的鼾声,没有办法,苏母想着就这样算了吧,夜已深,渐渐的都进入梦乡。

残烛恋红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残烛恋红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

  •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我译《道德经》系列之十九

    第十九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抛弃所谓的标榜圣贤及智略计谋,肯定是百倍利于人民百姓;遵循道义,即便放弃所谓的仁义说教,百姓还是会回归孝慈的;消灭投机取巧、不当得利的现象,盗贼也不会过多的出现了。当然,光靠立法惩戒,用外力实现以上三个目的,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思想的教化提高,通过思想的教化,使人民心有归属、单纯朴实、少私心、寡妄欲。如果能够坚持身心两方面的治理教化的治国之道,就可抛开一切所谓的治国

  • 明清瓷器的底款:翰海专家老师教你如何认识明清瓷器

    如果以款识的内容作为评判依据,收藏界也有一个排序原则,依次排列分别为本朝款、寄托款、人名款、字款、画款、简单花押款。如果对不同的款识从内容上予以区分,比较常见的就有帝王年号款、官字款、花押款、堂名款、铭文款、吉语款、用途款以及寄托款(也有人称之为伪托款)以及人名款。明清官窑瓷器中最主流的款识就是帝王年号款,它于明永乐年间出现,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就出土过标有“永乐元年”的楷书款陶瓷残件。明代的帝王年号款多为青花料书写,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官窑瓷器的款识书写也多用青花,而珐琅彩瓷等品种则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