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桃色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大结局

2017/12/21 17:29: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桃色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第一章 领导的隐私

深夜,凌正道喝的醉醺醺,踉踉跄跄地从一个小饭馆中走了出来。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本来他就只是吃个饭,可是烦闷之下喝了点酒,这一不小心还喝大了。一个人喝闷酒喝大了,显然是心里有郁闷事。

27岁的凌正道,是中平县国税局征税科的一名小科员,作为燕大毕业的高材生,也算是年轻有为的公务员。

可是这铁饭碗却不是那么好端的。两年前,他带着一腔的热血,放弃了留在大都市的机会,报考公务员分配到中平县国税局。

年轻人总是有些气盛,对于体制内一些事情也很看不惯。一来二去,他就不小心得罪了征税科的副科长韩洪超。阅读huijindi.com

起初凌正道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可是自从韩洪超成为征税科的正职后,他在征税科就变得举步维艰了。

如今在科室里,凌正道这燕大高材生差不多就是一保洁员,扫地擦桌子清理洗手间,总之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的。

就这样还不算完,韩洪超又搞了什么业务考核,整天做保洁员的凌正道,能有什么业务可考核?

“对于某一些在科室里混吃等死的人,那是坚决要开除的!”韩洪超有事没事,就在凌正道耳边说这句话,说白了就是想让这眼中钉离开国税局。

就现在这情况,凌正道觉得自己差不多到年底就会因为工作能力差被开了。

想到自己一个燕大高材生,做了两年小科员毫无建树不说,最后还落个开除,这心里就郁闷的不行。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喝了一顿闷酒,把自己给喝大了。

本来就有些头昏眼花,再被凉凉的晚风一吹,这酒劲就上来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胃里一阵翻腾,嘴里也冒出酸水,这是要出酒。

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凌正道匆匆地钻进一条胡同,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

转进胡同,他一不小心,整个人就撞在了胡同里的一辆轿车上。也幸亏这轿车是停着的,不然可就出大麻烦了。

谁大半夜的把车停这地方?被撞了这么一下,竟把凌正道的酒劲撞回去一下,他揉了揉眼,很是恼火地看着眼前的轿车。

“你给我下来!”酒精上头的凌正道指着那车就吼了一嗓子,也不管车上有没有人,就用力地拉起了车门。

这三更半夜的估计车上也没人,凌正道如果不是喝多了,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桃色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大结局

可是原本没人的轿车车窗,却在这时候落了下来,探出一张面色铁青的脸。“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见对方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凌正道的火气就更大了,“你说想干什么?你车撞我了……”

本来凌正道是想跟对方好好说道说道的,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发现眼前这人有些眼熟,看上去有点像国税局的唐立君唐副局。

不会是看花眼了吧?再次揉了揉眼睛,凌正道看的可就更仔细了,车上的人不是唐局又是谁?

“唐局……”凌正道有些尴尬了,心里暗叹着倒霉,这好端端的怎么又撞上了局长,看来自己在国税局真的没办法混了。

不过凌正道刚刚喊出“唐局”两个字后,整个人就又愣住了,透过车窗从车内灯光下,他看到副驾驶座上还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

这女人是谁,凌正道一时没看清楚,但是绝对不是唐立君的老婆!

气氛突然变得沉寂起来,凌正道和唐立君对视了好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

“你是征税科的吧?”终于,还是唐立君先问了一句。

“是,唐局你这……”

凌正道刚想问局长是怎么回事,可是话到嘴边他就吞了回去。说明http://www.huijindi.com/这还用问吗?大半夜的,车上男女衣冠不整还能干什么?

“我就是路过。”废了半天劲,凌正道终于把话头拧了回来。

“呵呵,那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唐立君很领导派头地笑了笑,只是这笑看上去有些难看。

凌正道连忙点头说:“那我先走了?”

说这句的时候,凌正道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副驾驶上瞄了一眼,他想确定那女人到底是不是局长夫人。

可是这一看,着实又把他吓了一跳,这那里是局长夫人,明明就是县委书记的夫人!

县委书记胡展程的夫人叫赵丽然,是县环保局的副局。凌正道之前又见过几次,对于这位端庄大方,气质优雅的女局长颇有几分印象。汇金地

不过此时,那位端庄大方的女局长却满脸通红,一副慌乱之色。

唐立君见凌正道的眼睛一直停在赵丽然身上,脸色也是越来越黑,他干咳了两声说:“小凌呀,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回去,我马上走。”

凌正道意识到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事,有了慌乱地说着,随后又不忘来一句:“唐局,对不起呀,我真的只是路过。”

转身走出了胡同,凌正道的酒劲算是彻底醒了过来。

“是不是喝多了出现幻觉了?”用力摇了摇脑袋,凌正道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别克轿车,这可不就是唐局的车吗?

……

昨晚喝多了,凌正道一觉醒来摸手机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八点半了。

“要迟到了!”忍着宿醉的头疼,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迅速地穿上衣服,随便洗了一把脸就冲出了出租屋。

真是倒霉催的!韩洪超平时没事还找自己麻烦,这上班迟到恐怕更没有好果子吃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凌正道早饭都没顾上吃,就骑着自己的单车,火急火燎地奔国税局去了。

果然,刚到科室的门口,凌正道就碰上满脸阴沉的韩洪超。不用问,这肯定是在等自己的。

“都几点了!”看到满头大汗的凌正道,韩洪超阴沉的脸上,竟隐约带着几分怪异的喜色。

“对不起韩科长,我……”

“国税局不养闲人,征税科更不养闲人!就你这样的,整天混吃等死没有半点工作能力的人,还有什么脸留在国税局!”

根本不听凌正道怎么解释,韩洪超张嘴就是一番训斥。四下的同事看到这一幕,也都是面露讥笑之色,显然大家对韩科的眼中钉都没有什么好感。

凌正道越听越窝囊,自己怎么混吃等死了,科室里活自己少干了吗?还有什么工作能力,自己是征税的不是来当保姆的好不?

感觉自己已经干不下去了,凌正道也不想再任由韩洪超如此羞辱自己。心一横,他就准备要辞职走人了。

“唐局一早就在找你,你过去一下吧!”

就在凌正道那句“老子不干了”还没说出口,韩洪超却不紧不慢地说了这么一句。

唐局?唐立君找我?凌正道愣了好一会儿,脑海中迅速浮现出昨晚的一幕,心里不由就有些慌了。

第二章 是福也是祸

说真的,昨晚那事,凌正道差不多都忘干净了。这一听韩洪超说唐局找自己,他才又想了起来。

完了!撞到领导*,以后肯定更没办法在国税局待了。想到这里,凌正道暗暗叹息起来,自己这铁饭碗是真要被砸了。

见凌正道愣着不动,韩洪超很不待见地又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

凌正道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他便转身准备去唐立君的办公室。

从征税科到唐副局的办公室并不太远,可就是一层楼梯的距离,却让凌正道来来回回地想个不停。

唐立君找自己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这唐局是怕自己声张出去,还是要敲打自己?一时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来到副局办公室门口,凌正道刚要敲门,手却又停了下来。他突然有些怀疑,昨晚那一幕是不是自己做梦梦到的?

就在他有些迟疑不决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就打开了。唐立君正站在门口,这位副局看到凌正道,脸上露出稍稍的迟疑,不过随后就恢复了平静。

看着举手做敲门状的凌正道,唐立君如平常那般笑了笑。“小凌,你找我?”

“哦……”凌正道连忙放下手,有些紧张地说:“唐局好。”

“有事进来说吧。”唐立君点点头,便一脸轻松地转身返回办公室。

凌正道有些条件反射地跟着走了进来,唐立君那副淡然让他有些摸不清头脑了,难道不是唐局要找自己?

“坐吧。”唐立君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便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凌正道有些局促地坐了下来,张嘴刚要问“唐局你找我”,却又觉得唐立君似乎没有找自己的意思。一时之间,他就觉得自己很尴尬。

这种尴尬的气氛被唐立君打破了,他翻了翻桌上的文件,似有些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句:“局里的办公室缺一个人,我觉得你比较适合这个位置。”

什么意思?凌正道愣了一下,还没有说话,就听唐立君又继续说:“你是燕大毕业的吧,论学历非常不错,一会儿我安排下,去办公室报道吧。”

国税局办公室是一个不错的部门,不用整天忙里忙外,没有什么业务考核,最重要的是不会再被韩洪超穿小鞋了。

只是办公室是自己能去的吗?那一般都是有些门路的人才能去的地方。唐局让自己去办公室,这也算是变相照顾自己了吧?

暗暗揣摩着领导的心思凌正道,再次被唐立君的话打断。“怎么,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

凌正道刚想顺嘴说几句谦虚话,可是唐立君那带着笑意脸上,却隐隐带着几分不满之色,这不由让他收回了自己的话。“没有事了。”

唐立君的眉头舒展开了,他如之前那般和颜而笑。“在办公室和局里的领导会走的比较近,这对你以后的工作很有帮助,但也要注意言行,管好嘴巴,不该说的事情不乱说。”

凌正道本是个聪明人,现在已经明白了唐立君这是想封自己口,一边给了甜头安抚,一边警告自己不要乱说。

“谢谢唐局栽培,我一定会认真工作。”凌正道发自内心的感谢道。

“很好,那你先过去找马主任吧。”唐立君一直都保持着随和的微笑,完全一副赏识凌正道的模样。

凌正道暗暗松了口气,唐立君没找自己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如今还肯提携自己一下,他也算知足了。

至于要挟唐立君,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不是因为怕,主要是自己没有证据,就红口白牙这么说谁会信?甚至搞不好,还让自己惹一身麻烦。

还是装不知道的好!想到这里,凌正道也轻松了下来。“唐局,那我先去了。”

“先等一下。”

唐立君站起身子,从办公桌里摸出一盒精装的茶叶。“马主任比较喜欢喝茶,你刚去办公室,就把这个送给他吧。”

凌正道看了看那盒茶叶,迟疑了下便顺手接了过来,又很是感激地说:“谢谢唐局。”

……

国税局办公室主任于俊山心情不太好,原因正是他刚接到唐立君电话,说要让凌正道到办公室担任主任助理。

如果是以前,于俊山也不会有意见。可是这主任助理的人,之前他已经向上级申请了,这个准助理正是自己的外甥李明。

李明参加工作时间和凌正道不相上下,而且一直都在办公室,担任主任助理虽然有于俊山的关系,却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凌正道这征税科的科员突然截胡,这换谁心里恐怕都会不舒服。别看主任助理算不上官,却正如唐立君所说,这跟领导见面的机会多。

在体制内最重要的就是机会,就算你工作能力再强,没有机会不被领导发现,那也都是白费。

许多心怀仕途之路的公务员,就是因为这样,最后在体制内行将就木,混到退休也就是个副科而已。

不过于俊山心里虽然不满,却也不敢违逆领导的意思,唐副局可是主管人事这一块的。

凌正道走进于俊山办公室时,于主任正在气头上,看到这个抢了自己外甥位子的小伙子后,更是满脸严肃。

两年的科员工作早就让凌正道学会了察颜观色,一看于俊山这模样,他就知道这办公室工作肯定也不好干。

“于主任,我是来到找您报道的。”凌正道小心翼翼地说着。

于俊山如同没听到凌正道的话一般,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又顺手拿起桌上的报纸。

也不知那报纸上有什么,反正于俊山看的是格外入神,完全把凌正道给晾在了一旁。

一来就碰了钉子,凌正道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自己跟这位于主任没什么交际,还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过这位。

犹豫着,凌正道想起手中的那盒高档茶叶,深吸了口气,满脸敬意地说:“于主任,我刚到办公室也没有什么准备的,听说您喜欢茶,就为您准备了一盒略表心意了。”

说完这番很是正式的话,凌正道就把唐立君给自己的茶,轻轻地放在了于俊山的面前。

投其所好是交际之道中最关键的一环,哪怕是于俊山不待见凌正道,颇精茶道的他还是抬头看了一眼。

唐立君给凌正道的茶是上品的金骏眉,也正是于俊山最喜欢的茶。看到这茶,于主任板着的面孔总算是缓和了下来。

“小凌你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茶我可不能收。”于俊山说了一句客气话,不过眼睛却还是在茶盒上又扫了一下。

看到这里,凌正道稍稍放了点心,看到唐局还是很了解于俊山的。

“于主任您不要客气,以后还要让您多多照顾,”凌正道尽量放低身价,言语也是谦虚而诚恳。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人脸,于俊山对凌正道不满意,但是人家这么尊重自己,还给自己送了这么好的茶,他还真不好意思继续为难了。

“小凌你先去熟悉下工作吧。”

听到这句,凌正道又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在办公室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

第三章 酒局

唐立君让凌正道去办公室担任助理,的确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不过唐立君唐局是个聪明人,提携中也带着几分警惕。

李明是办公室准助理这事,唐立君岂有会不知道的事,他故意让凌正道截胡,为的就是让于俊山对其有意见。

凌正道之前在征税科的情况,唐立君是有所了解的,如果在办公室同样不受欢迎,就说明了这个人自身存在问题。

一个自身有问题的人,做出什么诽谤领导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这就是唐立君为了防备凌正道下属要挟自己,做出的万全之策。

当然唐立君也懂无风不起浪的道理,有了防范之心后,并不代表着一定要整凌正道,惹一身骚那是下下策。

为此他给了凌正道一盒上品金骏眉,让其投其所好,争取在办公室稳住脚。如果这下属上道明白自己的意思,那才是上上策。

凌正道还真不知道唐立君有这么多想法,他只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个机会,自己应该好好去把握。

在其位谋其政,在凌正道的位子上不需要做太多,安守本分就够了。

人生不如意十之*。这句话对于初来乍到的凌正道来说,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在办公室对自己不友好的不仅是于俊山,还是还有一众同事。

相比凌正道,李明算是办公室的老资格了,在办公室的人都没有理由向着一个刚来的人,更何况李明还是于主任的外甥。

“听说你以前在征税科,办公室的工作可不一样。”戴着小眼镜,梳着小分头的李明主动走到凌正道面前,言语中明显有些挑衅的味道。

“是的,这以后还需要您和大家多多指点。”凌正道谦虚地笑了笑,对于这位前辈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凌正道虽然表现的很低调谦虚,可是李明显然是故意来找麻烦的,甚至这种谦虚在他看来,还有嘲讽自己的意思。

“我叫凌正道,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凌正道还没有意识到对方的不善,继续热情地说着。

李明冷哼了一声,不阴不阳地说:“不用称呼我,先看看自己能在办公室呆多久吧!”

这什么意思?凌正道已经看出来了,这位对自己的态度很不友好。这样的气氛,让初来乍到的他颇有几分尴尬。

刚从倍受排挤的征税科出来,以为来到办公室会好点。可是事实上,一切却并没有什么改变,从于俊山到李明以及其他同事,似乎都对自己带着一些敌视的味道。

“慢慢来吧。”感觉自己如同外人的凌正道,暗暗对自己说着。

“小凌,换了新工作还适应吗?”下午,唐立君竟然特意来到了局里办公室,脸上还带着赏识关怀的笑容。

唐立君的询问让凌正道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要知道这在之前,唐局可是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话的,如此关心的举动还真是有些让他不太适应。

“挺好的,谢谢唐局关心。”凌正道谦虚地说着,他并没有想过要想唐局诉苦。

唐立君笑着点了点头,他来办公室就是为了看看举步维艰的凌正道会不会向自己诉苦。

倒不是说唐局长有多关心下属,他主要是想看看这个握着自己把柄的下属,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唐立君作为国税局最年轻的局长,除了自身能力之外,还有就是识人之道。如果凌正道对自己安排的工作不满,他也只能任由其自生自灭了。

对付凌正道,唐立君的办法有很多。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收其为亲信,然而这两全其美的事,关键还是要看凌正道自己如何去做是否懂事。

见这位下属并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唐立君暗暗松了口气,他拍了拍凌正道的肩膀。“好好干,我先去找一下于主任。”

既然这个下属很听话,唐立君也不想过多去为难,不给人留活路的事,这可是体制内的大忌。

于俊山虽然对凌正道不满意,但是唐立君相信,只要自己亲自去找这位办公室主任,他就算不满也会给自己一个面子,不会太难为凌正道。

凌正道不知道唐立君找于俊山是什么事,刚换了新工作,他还在努力适应中,作为一个小科员,想的多不如做的多。

唐立君足足在于俊山办公室待了两个小时才出来,说了些什么不知道,不过临下班一小时前,于主任却来找凌正道了。

“小凌,你刚来办公室要和同事多熟悉下。我看就今晚,我出面带大家去坐坐,也当是大家联络联络感情了。”

面对于俊山的热情,凌正道自然不会拒绝,他连忙点头:“那好,晚上我请大家吃饭,于主任你给安排下吧。”

“别那么客气,这顿算我的,让你请像什么话。”

有了唐立君的话,在看凌正道为人也比较上道,于俊山对这个下属的态度也不像之前那么冷淡了。

……

晚间,县招待所的包间中,凌正道和办公室的一众同事围坐在一起,作为初来乍到者,他一直都在为大家端茶倒酒。

“来!小凌,干了这一个!”一位同事举杯对凌正道说。

这来来回回已经干了十多杯了,见同事又来让酒,凌正道虽然感觉已经到量了,却也不便拒绝这番“盛情”。

凌正道勉强笑了笑,举杯再次一饮而尽。火辣辣的白酒入腹,胃就有些翻腾了。

“这次到我了!”还不等凌正道吃口菜压压酒劲,李明便又对他举起了杯子。

“李哥,我酒量不行,你可要多担待。”凌正道见新的一轮敬酒又开始了,连忙谦让地说了一句。

可是李明不仅没有放下酒杯,反而很不乐意地说:“怎么地,不给我面子是不?”

“当然不是,李哥你可别误会。”

凌正道说话的时候,目光在于俊山的身上扫了一眼,可是于主任却根本就没有看他。

喝了近两个小时的酒,他也大约了解些于俊山和李明的关系。同时也清楚这哪是给自己庆祝,分明就是要在酒场为难自己。

李明主动先干了一杯酒,便更是得意地看着凌正道,“酒我已经喝了,你不会不给我面子吧?”

左右同事也都附和着李明,纷纷对凌正道劝酒,一副不把这位喝趴下不罢休的架势。

“好,既然李哥如此抬举我,那我就喝了。”凌正道说着,也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看到凌正道又干了一杯,李明的脸上也隐隐露出惊讶之色。

他本想在酒桌让凌正道出丑,联合一桌子人轮番敬酒,可是这连着几轮下来,这人看上去怎么一点事也没有呀?

轮番敬酒下来,凌正道自己差不多就喝了一斤多,要说没事那是假的。他不过是强作无事之状,不然李明肯定还会继续灌自己。

酒场有时候也颇有几分战场的味道,很讲究一个气势。

见凌正道安然无恙,李明一伙人就有些心虚了,毕竟这敬酒的也都喝的差不多了。

“我先去趟卫生间,你们喝着。”

一位同事见李明对自己使眼色,连忙推辞了继续敬酒的事情,这没把别人喝多不要紧,把自己喝多就太出丑了。

有一个逃的,就有第二个逃的,那些帮李明灌凌正道的同事们,都开始借故离席了。

李明看到这里,心里一阵气恼,拿起酒杯就想单独再和凌正道喝。可是还不等他举杯,凌正道就先说话了。

“李哥,这杯是我敬你的!”

见凌正道豪气地又干了一杯,李明的手不由从酒杯上离开,“一会儿再喝,我出去那包烟。”

李明也借故逃了,凌正道不由松了口气,要是继续喝下去,自己恐怕也挺不住了。

感觉胃里翻腾的厉害,他便含笑对主坐上的于俊山说:“于主任,我也去趟洗手间,稍后再敬你。”

于俊山听到这里,连忙摆手说:“不用这么客气,我也喝的不少了。”

看着凌正道步态稳健地走出包间,于俊山心里也是一阵嘀咕,这酒量还真是不小,这样搞不好人家没醉,李明反而要趴桌子底下去了。

桃色仕途:我的美女领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桃色仕途 或 我的美女领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超级打工仔13章(第一卷第13章 遇上大麻烦)

    原标题:超级打工仔13章(第一卷第13章遇上大麻烦)小说名:超级打工仔第一卷第13章遇上大麻烦有了袁子轩出手相助,莫子俊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心情大为爽快,向八个按摩女郎的方向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个美女走到他的面前,弯腰恭问:“莫老板,您需要什么?”“两杯轩尼诗。”“好的,您稍等。”美女转身而去,很快就端上两杯洋酒款款而至。莫子俊和袁子轩一人端了一杯,互相举起示意了一下,都轻轻喝了一口。袁子轩笑道:“莫总,自从接了冷美人的电话,你的心情就大不一样啊。”莫子俊点点头:“爽啊,美人有求于我,真是很爽啊。”

  • 医界高手13章(第13章 你是养猪场里逃出来的猪吗)

    原标题:医界高手13章(第13章你是养猪场里逃出来的猪吗)小说名:医界高手第13章你是养猪场里逃出来的猪吗“小子,我妈在跟你说话呢,你给老子客气点。”见韩逸飞无视了自己几人,旁边的黄毛赶紧挡在了门前。“小伙子,我跟你讲,这本来就是我的房子,我不想租了,你就得乖乖给我滚出去知道么?”中年大妈也是神色不善。“妈的,给你点脸就当自己是个角色了,赶紧他妈的给我搬出去,不然我连着你跟这房子一起给砸了。”另一旁的一个看起来足有两百来斤的大胖子也是威胁道。“哦?你说这是你的房子,你是有什么证据么?”韩逸飞轻哼

  • 小农民13章(第13章 上学去)

    原标题:小农民13章(第13章上学去)小说名:小农民第13章上学去“行了,就这样决定了,明天你就上学去,这事你就听哥的。”王木生就这样给定了下来,也不管玲玲愿意不愿意。对于玲玲上学的事情,王木生一直就是心里的一道坎。之前是因为没有钱,确实没有办法供玲玲上学。但是,现在自己可以赚钱了,而且还和小丽签署了合同,对于未来,那是光明的。玲玲大喜过望,激动的都忘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就在王木生扭头的那一刹那,一把抱住了王木生兴奋说道:“哥,你真好,我又可以上学了。”起初,王木生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见妹妹那么

  • 屠魔记13章(第二卷第13章 带绿帽的二货)

    原标题:屠魔记13章(第二卷第13章带绿帽的二货)小说:屠魔记第二卷第13章带绿帽的二货“怎么样,还顺利么?”一脸微笑的司徒傅走上前来看着陈刚道,“总算保住命了,至于你说的那种金灵么?”“你难道没有弄到么?”司徒傅蹙眉道,“那个黑山呢?”“黑山死在里面了!”陈刚道,“你是不知道实在是太凶险了,我还是靠着运气侥幸的捡回了一条命!”“没弄到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需要那个东西!”司徒傅眨眼一笑道,“那么我就告辞了,回头我们在仙羽城见吧!”“你知道我要去仙羽城吗?”陈刚抿嘴一笑问道。“呵呵!在仙界闯荡的

  • 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13章(第一卷 魅惑迷情第13章 不知道取什么)

    原标题: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13章(第一卷魅惑迷情第13章不知道取什么)小说书名: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第一卷魅惑迷情第13章不知道取什么其实林于邵的确是在朴瑶瑶的鸡尾酒中加了药,为了怕她挣扎反抗,等一下不好跟买主交代,所以他不但下了刺激的药,还下了一细细蒙汗药,只是这一细细也足够让本就男女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节外生枝的。只是似乎结果,还是……“你说的那个女人呢?”一个腆着丑陋的啤酒肚,头发稀疏到用目测就可以数出来的情况下,怒视着他右侧战战兢兢,却又强打着几近为零的老鼠胆对视自

  • 总裁的弃妇新娘13章(第一卷 毕业聚会第13章 杯具从天降)

    原标题:总裁的弃妇新娘13章(第一卷毕业聚会第13章杯具从天降)小说名字:总裁的弃妇新娘第一卷毕业聚会第13章杯具从天降正在沉浸在即将做新娘子的于安然,比起外面的正在欢唱的小鸟还要快乐,豪门少奶的生活已经开始在她的脑海里的播演着。而这边的安心虽然失意,但是她就像路边不死的小草,就算让人多踩几脚,她照样的能活过来。她正忙着在人才市场投简历,找一份适意的工作,每个星期六日可以带奶奶出来逛逛,那该是多么美好的日子。未来的日子,她是充满了信心,至于爱情,她死心了,对于男人,尤其是帅男人。还是平凡的活着,

  • 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13章(第一卷 缘分的交错第13章 钱真的那么重要)

    原标题: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13章(第一卷缘分的交错第13章钱真的那么重要)小说: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第一卷缘分的交错第13章钱真的那么重要沈正明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把她压回床上,“你永远是爸爸的女儿,曼婷身体虚所以爸爸才会比较宠她,但是爸爸希望你成材,所以爸爸对你要求严格,你能明白爸爸的苦心吗。”沈馥静点点头,是的,没有爸爸对她严格的要求,她能考进得进a大吗?但是听到爸爸现在这样说,她心里很高兴,原来,爸爸不是不要她。“小静,能告诉爸爸那天酒店发生什么事了吗?”沈馥静咬了咬下唇,最后挣扎了一下

  • 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13章(第一卷第13章 亲自喂养)

    原标题: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13章(第一卷第13章亲自喂养)小说名: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第一卷第13章亲自喂养“莲儿,对不起哦!是我疏忽了,你看看我只顾着忙着看儿子去了!却忘记了这么大的事儿,我真该打!”南宫傲内疚的看着慕容雪莲,一个劲儿的道着谦!看的慕容雪莲乐呵呵儿的嘻笑着说道,“傲,那还不快点儿的!”说着故意板着脸,模样儿娇俏可爱又诱惑着他的心。“好好好,何妈,赶紧给夫人弄些吃的来!莲儿,我……”南宫傲心里的愧疚无法言喻,他自己居然会这么大意。“好了,这不是有何妈呢嘛。她早就准备

  • 夺情游戏13章(第一卷 阴差阳错第13章 爱不释手了)

    原标题:夺情游戏13章(第一卷阴差阳错第13章爱不释手了)小说:夺情游戏第一卷阴差阳错第13章爱不释手了微微吸了一口气,为自己找了一个这样的理由出来,司徒寒越心里舒服不少。修长的指节穿过她柔顺的发丝之中,吸吮着她身上那诱人的香气,和她一起沉入香甜的美梦……窗外,夜色宁静,一轮月影透过高大的落地窗照入室内,映着满室旖旎氛围。清早,天上白云悠悠浮动,明媚的阳光斜斜的照了奢华的房间内,专属于阳光的色彩使得这一片空间渐渐变得明亮起来……在睡梦中,程安安依稀感觉到有一个厚实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她,温暖而窝心的

  • 娇蛮女斗冷酷男13章(第一卷 开始卷第13章 坑人)

    原标题:娇蛮女斗冷酷男13章(第一卷开始卷第13章坑人)小说名字:娇蛮女斗冷酷男第一卷开始卷第13章坑人这一下子可让警察的神色为之一肃,这句话可是不简单,一下子就等于给张培培安上了三四个罪名,任何一个罪名成立的话,最低都是要被劳教的!甚至被判个十年八年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这是来北滨考察的投资商!市里领导都很关注这件事!”梅里亚已经考虑到了张培培的背景不简单,不过他还是指出了提包男人的身份也不简单。陈华全见到警察来了,知道事情已经扯大了,要是张培培这边没有重量级的人物出现的话,她的亏就是吃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