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恶作剧之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01: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恶作剧之吻

第一章 我放手 我们离婚吧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着一片海……

  ……

  夜。

  苏绵绵拘谨的坐在真皮沙发上。

  每年今日,他都会喝的烂醉如泥回来,当客厅墙壁上的钟"咚"的一声,指针和时针齐齐指向12。

  苏绵绵吓得一个激灵,脸色都白了白。

  结婚四年,每逢她的忌日,他都会准时回来好好羞辱她一通……

  她期待着见到他,但不是这种方式!

  果然,引擎声划破了天际,紧接着砰的一声,陆绝南直接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绝南……"苏绵绵站起来,嘴角含着讨好的笑去接他搭在胳膊弯里的西装,说明huijindi.com心尖儿却因为恐惧而颤抖着。

  "啪!"陆绝南嫌弃鄙夷的打掉她的手!白皙的手腕上顿时疼了一大片!

  "装什么贤妻良母?苏绵绵,呵,我真是受够了你这幅委屈的样子!"陆绝南哗啦将西装扔在沙发上,一把将谨慎的跟兔子似得苏绵绵拽到面前,双目赤红,声音狠辣:"你以为你这样就会打动我吗!你连苏唯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男人冷漠的眸子和歇斯底里让苏绵绵五脏六腑呼吸都碎碎的疼,为什么?

  她做了那么多,都不如姐姐什么都不不做!

  "你累了,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苏绵绵失落的想要走,却被陆绝南一把拽了回来。

  "装什么?装的不累吗?苏绵绵,为什么死掉的那个不是你!"

  为什么死掉的那个不是她?

  被男人的手禁锢着生疼,苏绵绵强忍着泪,忽然有些委屈和疲惫。

  "陆绝南,这都是命!苏唯的车祸已经发生了,网站huijindi.com就算你再怎么难受她都不会死而复生……"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起她的名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男人眸底蕴含着滔天怒火,一把将苏绵绵按在沙发上,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上升起一股快感,"你的存在就是为了恶心我是吗?苏绵绵你还真是贱啊,你费尽心机的嫁给我不就是想要我吗?真是不知廉耻!"

  "对,我就是喜欢你,就是要得到你,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啊!"苏绵绵猝不及防的被陆绝南禁锢住双手死死的扣在沙发上,他骑跨在她身上,敏感的身体立刻感受到男人的渴望,心里的恐惧一层层蔓延要将她湮灭,苏绵绵心如死灰。

  她想要他,但不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

  "我成全你!"

  嘶啦一声,男人不顾她的挣扎扯开她身上的束缚!

  下身陡然一凉,苏绵绵羞辱的别开脸,被拷着的手腕上已经勒出红痕和血迹,艳红色更加刺激了身上的男人,陆绝南直接将她翻了个身,毫不压抑自己的渴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绵绵的泪都流干了!

  她清楚地感觉到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驰聘着,他抚摸着她的脸,眼神却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她想要逃,男人却直接按开茶几上的暗格将摸出冰凉的手铐将苏绵绵一只手拷在沙发上!

  "唯唯……不要离开我!"低沉的声音裹狭着深深地眷恋……

  他炙热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她光滑的背,手心却死死的扣着她的左胸口,恋人间最缠绵的姿势,却让苏绵绵泪痕未干的脸埋在柔软的沙发里。推荐huijindi.com

  即便嫁给他,他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替代品而已,这样的生活就是她想要的吗?

  男人抽身离开,呼吸粗重的开始扣皮带,看着那张自己愿用生命去爱的侧脸,苏绵绵终于抑制不住咬着本就被手铐磨出鲜血的手腕无声的哭了出来……

  这场酣畅淋漓的欢爱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哭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在你姐姐的忌日,跟我做,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陆绝南抓起旁边儿她为他准备的醒酒汤,狠狠掷了过去!

  瓷杯狠狠砸中了苏绵绵的额头!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却止住了泪痕,压抑则抽泣说,"陆绝南,我错了,我不该爱上你,不该用了姐姐的心脏,我……"

  她垂了垂眼睛,双手依然拷在一起!明明是顾瑾南送给他们的新婚贺礼情趣手铐,没想到现在却以这种形式派上用场。

  仿佛被人拨骨抽筋般疼痛!苏绵绵看着那抹修长伟岸的身影,喉咙沙哑的说了出来。

  "我放手,我们离婚吧。"

  "呵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费尽心机才和我结婚,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同意离婚!"陆绝南烦躁的不去看她污秽的一身,烦躁的摸出打火机,打了好几下都点不着,怒气的将烟从嘴里拿出来,看见苏绵绵跟一条濒死的鱼一样盯着自己,他冷笑,抬手直接遏住了她的脖子,像是要将她脖子掐断!

  "咳咳……"她双手被禁锢,脸色却是憋得通红!

  莫名的烦躁充斥着胸腔,陆绝南狠狠将她松开,随手拿过抽屉里的纸袋,A4纸哗啦啦翻飞,看着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苏绵绵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原来他早就等着她说出离婚……

第二章 切除子宫她怎么还能有孩子

  陆绝南走后,苏绵绵翻开小药箱,从里面摸出药膏,看着药箱上贴着的小黄人笑脸,心头酸涩。

  曾几何时,陆绝南打球经常会不小心磕磕碰碰,她总是捧着小药箱站在球场旁边等着给他擦药,他总嫌弃她烦人,却依然傲娇的将受伤的胳膊递过来……

  往日随风,如果早点知道陆绝南喜欢的是姐姐那么温婉的小女人,那她一定不会缠着姐姐给她鼓气,一定不会让姐姐给她把关,那么优秀的男人,她应该藏起来的……

  默默的收拾行李,将写好的信放在化妆桌上,连带着刚刚从客厅捡起来的离婚协议书,一笔一划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心里空荡荡的。

  最后苏绵绵冲着床头挂着的结婚照笑了一下。

  照片上,陆绝南脸色清冷,一丝笑意也无,苏绵绵则是娇羞的挽着他,像极了幸福的新娘子……

  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四年了,她过了四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苏绵绵走的彻底,衣柜里的衣服和她喜欢的床单被褥全都带走了,包括桌上的所有化妆品,浴室里的牙刷牙膏毛巾,仿佛别墅里从来没有这号人存在。

  第二天晚上陆绝南回来,吴妈火急火燎的告诉他夫人不见了!

  他先是不悦、生气,这个女人就不会老实带着!但随后发现桌上的信和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陆绝南身心舒畅!

  这个纠缠了自己十三年跟牛皮糖一样的女人终于不碍他的眼了!

  若不是苏唯的生前遗愿,他根本就不会和这个女人结婚!

  苏绵绵这个难缠的女人终于走了!

  抬手松了松领带,陆绝南大手一挥,让吴妈去酒窖里将珍藏了三十年的红酒拿来,自斟自饮!

  畅快!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陆绝南喝多了之后直接往床上一躺,瞥见床头柜上挂着的结婚照,他早就看着碍眼了!

  "吴妈!吴妈!明天把这个结婚照拿下来烧了!"

  陆绝南兴奋的打电话约了好几个兄弟明天一起聚聚,这些年来被这个女人缠着,他身心俱疲。

  晚上喝多了,回到年华别墅忍不住一个劲儿的吐,陆绝南脸色十分难看:"苏绵绵!难受……"

  陆绝南喊了两声,也没人来,他猛然睁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整个人如坠冰窟。汇金地

  以往每次他喝醉了回来,苏绵绵总是打热水给他洗脚、换干净衣服、喂醒酒汤、擦脸……

  陆绝南脸色黑的跟炭块一样,额头上冷汗岑岑,扶着墙找到了胃药,捏了两粒吞下去,直接倒床上睡了。

  是夜,苏绵绵刚从检查室下来,冰凉的器械仿佛还残留在她的身体,麻醉药效也渐渐淡了,细细碎碎的疼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她一样!

  "苏老师,我去叫陆绝南来看你!"主治医生离开以后,穿白大褂的助理担忧的走过来,见苏绵绵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心也跟着疼起来。

  "别……"苏绵绵虚弱的喘着,"薛林,真是风水轮流转,去年我还是你的老师,今年你就是我的医生了?"

  苏绵绵说一句话就开始喘,薛林愤恨的一拳砸在床头柜上,脸上满是阴郁。

  他大三的时候曾经蹭过苏绵绵的经济学,早就对苏绵绵倾心,但他喜欢苏绵绵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时,苏绵绵居然辞职了……

  不同于薛林愤恨的样子,苏绵绵却笑了笑,"你前途光明,我很开心,可我肚子里有了宝宝,难道你不替我开心么?"

  "嗯。"薛林偏头用手捂住眼睛,不让苏绵绵看见他眼中的泪水!

  早在一个月前,她就被查出来宫颈癌早期,这个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薛林催她赶紧手术,苏绵绵却说要跟陆绝南商量一下!

  今天早上她苍白着脸来找他,却并不是要手术,而是告诉他她怀孕了!

  检查的时候薛林却发现她腰腹出,耻骨处,脖颈处很多伤痕!一看就是被男人狠狠要过!

  她的病情都开始恶化了,陆绝南怎么还能要她!

  而且她的身子骨这么弱,不做手术不知道能撑多久,怎么还能生孩子呢!

  "苏老师,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这一胎……"薛林尝试说服她,苏绵绵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薛林,我意已决,你不用再劝我了!"

  抬手抚摸着小腹处,苏绵绵又何尝不知道,如果做了手术,切除子宫她怎么还能有孩子!

  就算是拼了这条命,她也要让孩子健健康康的出生!

第三章 真相

  已经决定自己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抚养孩子,苏绵绵检查完了之后出院,去跟父母告别,刚走到书房门口,却听见妈妈正在哭!

  她心里跟着牵扯了一下,就听见爸爸安慰道:"别哭了,唯唯已经死了,当时那个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刹车失灵我们也没想到,她在我们家做了十几年的女儿,我们也算是尽心尽力,何况她还主动将心脏和陆绝南让出来……"

  "可我们这么做,真的对吗,我这些天一直都在想,虎毒还不食子,就算她不是我们亲生的,但……"

  轰隆一声巨响,苏绵绵身形摇晃往后退了两步,那段时间医生是说过,她的心脏机能已经衰退了,如果一周之内还找不到合适的心脏,她很有可能就会死去,可……就在那时姐姐苏唯出了车祸,给了她一颗鲜活的心脏,还让陆绝南娶了她!

  难道那不仅仅是一场普通的车祸,而是……

  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得砸了下来,苏绵绵惊慌失措的往外跑!

  陆绝南这几天心口一直不太舒服,像是堵着一团郁结之气,哥们顾瑾修调笑道:"听说你离婚了?难道是最近得不到缓解……"

  "哈哈哈。"

  "绝南,不如兄弟们给你找个……"

  一众人哈哈大笑,见陆绝南脸色不太好看,大家谁也不敢说话了,顿时噤若寒蝉。

  陆绝南沉着脸,开了瓶烈酒咕咚咕咚往下灌,"前几天是唯唯忌日。"

  大家顿时表示理解,都知道陆总对苏唯小姐那叫一个情深义重……

  饭毕,酒桌上大家喝的有点儿高了,他们知道陆绝南不喜苏绵绵,说起话来也毫无顾忌!

  "陆总,我还真是纳闷呢,苏绵绵怎么会同意跟你离婚?先前我们只听说她打小就喜欢你,后来有一次我看不她犯了什么错,烈日当头在苏家院子里跪了整整一天一夜!后来才知道是为了求苏总让她嫁给你!这么倔脾气的女人我还真是头一次见……"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当年咱们A市地震,她被挖出来之后还死死的攥着你的手呢!"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陆绝南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他还记得那次地震,为了保护苏唯,陆绝南用身体撑在角落里护住了苏唯,眼见一道粗粗的横梁摇摇晃晃的砸下来,那一刻瘦小的苏绵绵猛然从讲台底下窜了出来,抓着他的手替他挡住了砸下来的横梁!

  他清楚的看见苏绵绵光洁的额头上鲜血如注。

  那次之后,苏绵绵醒来经常让他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因此陆绝南更加厌恶这个女人!

  "够了!"他一拳砸在桌上,冷声道:"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她,推荐http://www.huijindi.com/去追啊。"

  顾瑾修扬眉,立刻接下话茬:"真的?"

  看着顾瑾修兴奋的目光,倒像是真的要将苏绵绵追到手似得,陆绝南只觉得全身血液汇集到一处:"都给我滚!!"

  吓得大家落荒而逃,只剩下顾瑾修一个,看着兄弟难看的脸色,调笑道:"听说她留给你一封离婚协议书之后就消失了,看来是真的了?"

  "闭嘴!"陆绝南说。

第四章 她的孩子,我看是你的吧!

  苏绵绵消失了,已经三个月了,陆绝南再也没有听过关于苏绵绵的消息,同时,周围的人也不敢当着陆绝南的面提起苏绵绵!

  这段时间,只要提起苏绵绵,必定惹来陆绝南的滔天怒火!

  仿佛这个女人已经成了禁忌!

  陆瑾南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熟悉她的存在,早上醒来,没有挤好的牙膏,没有她笨拙的做的丑死人的煎蛋,更没有每天没完没了的电话骚扰……

  一次股东大会,陆瑾南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激动的差点将手机摔出去!但是听到电话那边并不是熟悉的嗓音,他勃然大怒,直接轰走了在场所有人!

  顾瑾修看着陆瑾南暴躁的样子,以及眼底淡淡的青色,叹了口气,"瑾南,你这是何必呢,苏绵绵在的时候你从来都不关心她,可是现在她遂了你的愿,你却……"

  "胡说!"陆绝南一拳砸在木质的办公桌上,眼底一片猩红,"谁说我是关心她的?我这些天心情不好,只是越发觉得当年的车祸是有人故意为之!我怎么可能在乎苏绵绵,肯定是因为苏绵绵这个女人居然把唯唯唯一留在世上的东西给带走了!"

  看着陆绝南的歇斯底里,顾瑾修无奈的摇摇头,却被陆瑾南猛然抓住,"给我查!我要将唯唯的心脏找回来!"

  "绝南……"

  看着陆绝南失控的样子,顾瑾修有些无奈。

  一个月,搜寻时间长达一个月,一无所获,期间陆绝南甚至去了苏绵绵家里,势要掘地三尺将苏绵绵找回来,但却无一发现!

  她怎么能,她怎么能带着唯唯的心脏就这么在人间消失,陆绝南绝对不允许!

  就在陆绝南下了命令将A市掘地三尺时,他却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信。

  信上简简单单的黑色碳素笔写着几个字,"我会把姐姐的东西还给你。"

  只一眼,陆绝南拍案而起!是她!

  他就知道苏绵绵绝不会无缘无故消失,陆绝南立刻动用关系直接从这封信查起,当他跟着蛛丝马迹找到医院时,细碎的阳光在洁白的床单上跳跃着,苏绵绵面带微笑的靠在床上,温婉的样子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

  "你……你怎么来了?!"

  看见陆绝南,苏绵绵脸色顿时惨白,就连薛林也回过头来,陆绝南冷哼一声,一把将薛林拽了出去!

  "苏绵绵,你行啊,我说怎么突然就跟我离婚了,原来是怀上了别的男人的孽种了!"

  陆绝南直接将薛林扔给身后的顾瑾修,不顾薛林的挣扎和破口大骂,目光如利刃一般盯着苏绵绵隆起的肚子……

  当陆绝南二话不说拽着苏绵绵想要将她的孩子打掉时,苏绵绵一张脸变色刷白,挣扎着推开陆绝南!

  "你凭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没有资格管我的孩子!"

  "我没资格?哈哈,苏绵绵你还真是异想天开,你以为我会让你给我戴这顶绿帽子?刚才那个男的是你以前的学生吧,跟你传绯闻传的沸沸扬扬,你真是不知羞耻!"陆绝南直接拖着苏绵绵进了医生办公室,强烈要求现在堕胎!

  四个多月的孩子,小腹已经隆起了,这四个月来苏绵绵一直住在医院,按时检查身体,为了这个孩子,在羞辱的检查她都咬牙坚持下来了!

  "陆绝南,你不能这么对我!他是一个小生命啊,是一个孩子啊!"苏绵绵痛哭流涕,扒着办公室的门框,却硬生生被陆绝南掰开手指。

  "生命?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口口声声的说着爱我,但却有了别人的孩子!"

  眼泪几乎都流干了,苏绵绵几乎脱力,挣扎着想要开口,陆绝南冷笑,"你可别说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也不配生!"

  这话让苏绵绵最后一点念想都瞬间破灭,而那边薛林已经凶狠的挣脱开顾瑾修的禁锢,冲到他们面前护着苏绵绵,"陆绝南!你不能这么对她,她苦苦爱了你十三年,到头来却换来一张离婚协议书,你现在怎么还忍心打掉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我看是你的吧!"

  陆绝南看着苏绵绵心疼的眼神望着薛林,只觉得胸腔都要炸开来。

  这个口口声声说愿意用生命爱自己的女人,居然转身就怀了别人的孩子!

  陆绝南挥开薛林的手,一拳揍的薛林往旁边墙上撞去!

恶作剧之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恶作剧之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徒罪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徒罪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徒罪第十三章雨夜停电我来到精神病院之后打理好一切事情就也算是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站在三楼的窗口看着雨一直下个不停,最终在晚饭的时候扩大成了暴雨。暴雨笼罩着这座城市,我几乎可以看见医院的空地上开始漫水了,不远处的街道上人们也加快的回家的脚步。终于天黑得彻底了,虽然现在才五点,但是天空却没有了一丝光亮,雨大的有些过分击打在地上如同声乐鼓掩盖了所有其他的声音。漫步在医院的走廊上,本来是想去自己的房间待一会儿,可没想到却被一间病房的病人给叫住,我只好停下了

  • 小说殄官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殄官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殄官013.狗首人身的崽子进了树林,气氛非常诡异,压根听不到一丝声响,树林里晚上怎么着也有虫蚁叫吧,但这里没有。而刚才那孕妇求救声已经没有了,对这处处透着阴森诡异的地方,不由感到很紧张,背上唰唰的冒凉气。该不会遇上鬼生子吧?咽了咽口水,做了几次深呼吸,本来就心里发悚,突然一声那谁快来帮帮我,我的孩子要出生了。吓的我转身就想走人,因为那声音根本分辨不出来自哪个方向。“废物,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窝囊的男人,呸。”刚走了几步,叶倾城来这么一句,瞬间又被激发了

  • 小说鬼魂的名义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魂的名义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鬼魂的名义第十三章又遇算命的“唉,没想到突破这么多层的封锁还是栽在了这里!”李达叹了一口气道。零零一看到这种情况站起来说道:“你们不要怕,我们一起冲到北城去,不就是几个鬼差挡着吗?待会我断后,保管你们能够安全进去!”我拍了拍零零一的肩膀说道:“兄弟,你想的太简单了,你以为鬼差都是吃素的吗?真冲过他们几下就把我们全撂倒了!”“那我们总得做点什么吧?”零零一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放心,那对鬼差离我们还有点距离,我们还有时间准备准备!”说完便转头问李达道:

  • 小说魍生殿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魍生殿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魍生殿第十三章诡异女人我脑袋“嗡”的一下,仿佛都要爆炸了,只觉得金星乱闪。李夫人,她怎么死了?她又是怎么死的?她明明就在我的面前吃着东西,没有外伤,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死在我的面前,难道这只黑猫真的可以用叫声杀人?我望了望窗外,窗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那些不知名的昆虫在无力的哀鸣。那些叫声,沉沉地压在心上。我摇了摇头,抛开了这荒诞的想法,如果黑猫的叫声真的可以杀人,那黑猫对着我叫了那么多声我早就死了。我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 小说凶宅笔录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凶宅笔录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凶宅笔录第0013章待我长发及腰待我长发及腰,你是否愿意娶我?如果是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看着你说出这样一番话,相信任何男人都会接受,那么,如果是一只鬼呢?何伟似乎看出了什么,但是他没说。现在天还早,何伟简单和那个女人说了几句话,意思就是我们晚上再来,到时候四眼也一起过来。从小区里出来,何伟说带我去见一个人,很快,那个人出现,就是那个戴着眼镜被称之叫四眼的家伙。两个人见面,相互打着招呼,看得出来,这两个人肯定很熟。何伟的很多生意就是这个叫四眼的男人帮

  • 小说诡棺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诡棺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诡棺第13章不安小翠起身以后准备跟华叔去澡房,这完全就是在造次,我怎么可以允许她在陌生人的家里洗澡,并且这个地方总是给人怪怪的感觉。我仿佛看到了,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有血淋淋的一双双眼睛正在死死盯着我,给我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要是现在雨停下来,我会立马走人,而不愿意在这个地方过多停留。可小翠倒是很欢喜,感觉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面,跟华叔有说有笑。既然小翠那么不听话,我只能拜托华叔,不用这么麻烦,就一阵子我们就走,但华叔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叫我在

  • 小说尸魂录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尸魂录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尸魂录第十三章真假林雨蒙沈军强渐渐的靠近,而我的心里不住的打鼓,我是要去给他开门呢,还是静静的看着。我犹豫了,而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林雨蒙一脸的焦虑,她说我们不能让他发现,我们还是先离开吧。沈军强就在门口,不让他发现怎么离开,我有些纳闷,而就在我纳闷的时候,林雨蒙竟然把我拽到了神像的后面,我在神像的后面一瞅,那里竟然有一个两尺高的洞口。那个洞口的地上有几个沾满灰尘的陀螺,还有几个小巧的碗碟,看见那些东西我顿时明白,这是附近的小孩为了进来偷吃贡果而偷偷

  • 小说运气亡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运气亡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运气亡第十三章得到鬼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从心底抗拒他想要我去做的,我又不傻,把女鬼送到高潮,不就是说让我和女鬼发生关系吗?!就不说白一舟会不会同意我和白雅在一起了,也不管白雅是怎么想的,我已经决定了第一次是一定要和白雅。让我去做这事,太难了。“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啊!”张开源说的很是理直气壮。“草!你还是找别人去吧,这个我做不来。”说完,我转身就走。“李肃成你认识吧?”我停下了脚步。他接着说:“中南路23号临山小区,6号楼3单元1903。”他说了

  • 小说冒牌无常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冒牌无常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冒牌无常第十三章午夜惊变对于欧阳倩的这个请求,我实在找不出来推脱的理由,想了想便点头同意了。看到我同意了,欧阳倩明显松了一口气,又对我说了一大堆客气的话,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也到了该睡觉的时间。结果一来到欧阳倩卧室隔壁的房间,我俩都有点傻眼,这妮子都忘了自己是一个人住了,隔壁着房间空荡荡的连一个可以睡人的床都没有,总不能让我睡在地上吧。我也不说话,就这么抱着肩膀看着欧阳倩,那意思你自己说怎么办吧?欧阳倩明显有点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道:“不好意思阿,我

  • 小说鬼撩衣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撩衣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鬼撩衣第十三回三年前的电话“李家有后了,李家有后了…”真的,这他么的就是神逻辑,不久前才说孙子死了了,不能同常人而语。我轻声轻脚的来到了,窗台后边,芷柔从柜找出一条不算太长的单被,合着床上的床单长度应该是够的。看了一眼,我赶紧下我的螺钉。下螺钉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不过也不太好弄,有的地儿不好用力,比如窗框顶端的两端,没得办法我只得用脚蹬着床边一脚蹭着窗台边儿,双腿成‘弓’型用手去够,上面两颗是下下来了,我将取出的螺钉,握在了手里,去下中间的螺钉,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