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明星总裁:独宠学神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18: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明星总裁:独宠学神娇妻

第001章:他和她的羁绊

大街上的流浪猫和流浪狗有很多,李骁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看到那个蹲在墙檐下方、戴着墨镜,一身休闲装,大半张脸都被一顶鸭舌帽的帽檐盖住的身影时,李骁还是停住了脚步。网站huijindi.com

虽然他变装了,可是凭着她对他两年来的关注,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身影是谁。

一只可爱的白色小猫趴在一个纸盒子里,全身披着厚厚的雪白长毛,眼睛一黄一蓝,显得格外有神,不断的有女孩子被那只可爱的猫吸引过去,然而,她们又只能叹着气慢慢离开。

站在一边看了许久,李骁终于慢慢的走了过去,停下了脚步,语气平淡、好像完全不认识那个人似的问道:“卖猫?”

低着头的人声音带着些清冷,不抬头,只是说道:“不卖。”

“那你这是?”李骁狐疑。

“送的,”男人回答,修长的手指轻轻抚着小猫的脑袋,小猫立马高兴亲昵的‘喵喵’叫起来,“你蹲下身,看它让你抱么,如果它让你抱,它就是你的了。”

李骁狐疑的看着那只猫,猫类都是挺温顺的,不会轻易伤人,可是,刚才看到那么多女孩停下又离开,显然,这只猫并不是会亲昵所有的人。

慢慢的蹲下身,李骁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球球。网站huijindi.com”男人回答。

李骁一愣,脸上露出个笑容,从包里拿出自己扎马尾用的头绳,抓着一端,把另一端在小猫的眼前晃了晃:“球球,看这里。”

小猫对于这种线类和球类的东西都很着迷,当然这只小猫也不例外,头绳才在它的面前晃了几下,小猫立马伸出爪子去拨弄眼前晃来晃去的线,然后高兴的叫来叫去。

看到这个,男人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骁,然后说道:“它是你的了。”

“谢谢。”李骁点头,把头绳给小猫玩,伸出手抓着猫儿的两只前爪,把它抱进了怀里,“看着圆滚滚的,没想到这么轻。”

“还有,”男人也站起身,“它不算挑食,但是,绝对不要给它吃豆类的东西。汇金地

“豆浆也不可以?”李骁一愣。

“豆奶,豆浆,豆芽都不行。”男人回答完,又看了一眼还在忙着玩头绳的小猫:“你……应该不会不给它饭吃吧?”

李骁轻轻一笑,“既然这么舍不得,为什么还要送人?”

“……”男人沉默,看着盒子里面雪白的小毛毯:“这条毯子,它很喜欢,一起送给你吧。”

李骁伸手接过来,看了一眼男人,轻轻叹口气:“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要来看它,我倒是不反对。”

男人转身离开,她是不反对,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也没那么多经历改装和避开无孔不入的狗仔。

一直关注的人马上就要离开,李骁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心愿,都还没有达成,现在跟他说话,也只会被当成搭讪,被当成一般的花痴吧。

等到自己有那个资格,再好好的重新做自我介绍好了。汇金地

抱着球球,李骁和男人背道而行,渐行渐远。

“喵,喵……”像是注意到什么,玩着头绳的球球忽然就没了兴致,一个劲儿的喵喵叫,似乎在呼唤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男人。

终于,男人停下了脚步,快速返身,跑到了李骁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给。”李骁识趣的把怀里的球球递给男人:“看样子,它离不开你。”

“我……不方便养它了。”男人叹口气,“把你家的住址告诉我,我会抽空来看它的。《明星总裁:独宠学神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大明星不都是会养好多名犬名猫么?你为什么……”李骁一愣,这才注意到自己说漏了嘴,不过,自己也说得没错啊,看娱乐综艺节目的时候,经常看到各种明星讨论家里的宠物怎么样怎么样,这只猫虽然可爱,却不是很有名,只是一只狮子猫而已,市场价格也不贵,要说它有什么特别,那就是眼睛一黄一蓝,还有它的寓意是能辟邪旺家。

男人也一愣,“你……”自己乔装成这样,就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并不是因为说自己有多出名,而是身为偶像的尴尬和经验,所有的人都会觉得你脸熟,然而能真正喊出你的名字的人却少之又少。同时,欧星辰也真的很不喜欢应付这些工作外的人际交往。

而他送猫,是想找一个真正对猫好的人,而不想她们因为觉得自己在演艺圈混,所以才养这只猫,尤其是这只猫,并不是谁都亲近。

“你认识我?”男人不由得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把猫要回来,重新给它找一个主人。

“欧星辰,偶像明星,怎么会不认识。”李骁回答,虽然他化妆成这样,大半张脸都遮住了,确实很难认,可是,化妆又不是整形,只要仔细看,也还是能看出来的。汇金地

“猫,给我。”欧星辰开口,已经不打算把猫给李骁养了。

乖乖的要把猫递给欧星辰,猫儿却在李骁的胸口蹭啊蹭,显然也很喜欢李骁,李骁看看欧星辰,再看看球球,还是把球球递给了欧星辰。

看欧星辰又要蹲回刚才的位置,李骁开口:“就算我知道你是谁,也不是因为是你的猫才养的。”

“……”欧星辰不说话,继续往回走,在娱乐圈混的久了,就知道怎么避开谣言,怎么避免谣言的产生,如果刚才的女人因为收养这只猫,再花点心思让自己去看这只猫,那她想要爆料什么事情,就太容易了,自己是不能冒这个险的。

不是欧星辰有多自恋,而是欧星辰实在厌倦了被记者问来问去,而且每次问的都是脑洞大开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欧星辰觉得烦死了。

看欧星辰不说话,李骁叹口气,球球又在喵喵叫了,让李骁忍不住有些心疼,“在你领养那只猫之前,我就认识它了。”

欧星辰惊讶的回头,看看四周,终究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招招手,带着李骁往僻静的地方走,坐在某公园的长椅上,欧星辰开口:“你说早就认识它了,是什么意思?”

“两年前,我就见过它了,在S大后门的路口,”李骁开口:“我是S大的学生,两年前我还住在学校寝室,学校寝室里面是不让养这些猫猫狗狗的,所以,我只能每天带东西过去给她吃,因为那个时候,它还好小。不会捕老鼠,也不能去找食物。”

欧星辰一愣,怪不得,自己发现这只猫的时候,它窝着的纸盒里面,有那么多的面包屑,还有吃剩下的那种碎骨头,原来是她一直在喂这只猫。

“我是曾经把它带回宿舍养的,可是,我上课的时候宿舍门都是锁住的,它又不能自己去上厕所,所以,经常弄得宿舍地上都脏兮兮的,尤其是它还不喜欢别人随便抱它,动不动就伸出爪子抓伤我舍友,我舍友觉得她不可爱,又怕被抓伤之后去打狂犬疫苗,就反对我养它,我就只能把它放回原处,希望有人可以领养它。”李骁轻轻一笑,伸出手指给球球:“那时,它都很胖了,很可爱,我一喊它球球,它就很高兴,没想到,现在球球依然是它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这只猫就是你说的那只猫?猫长得都很像,不是吗?”欧星辰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

“我之所以确定,是因为,我是亲眼看着你出现把它带走了。而且,球球一身白毛,但是只有左眉这里有一小块偏金色的毛发。”李骁指着球球的左眉处说道。

“你看到我是什么时候带走它的?”欧星辰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道。

“一个雨夜,而且还是情人节的前一天,你抱它走的时候,我就站在学校后门,看着你抱它离开,”李骁说完,看向欧星辰:“我说的对吗?”

欧星辰点点头,遇到球球的事情,欧星辰自己也记得很清楚,李骁说的应该都是真的。

“现在,我能养它了吗?”

“……你现在能养它了。”

两年前的雨夜,那天欧星辰的心情很差,遇到这只猫的时候,看着它有神的眼睛盯着自己,就不由得心情好转,把它抱回了家。

“嗯,我已经毕业了,现在自己住,能养它。”李骁回答,“再也不用让它睡在路边了。”

怀里的球球喵喵叫着,欧星辰慢慢的摘下墨镜,也把盖住头发的帽子拿下,这是一张很英俊的男儿脸,成熟稳重,与时下和他同龄的男演员不一样,他不太喜欢装嫩,儒雅的做着自己。绅士的伸出手给李骁,欧星辰开口:“拜托你好好照顾它。”

李骁点点头,伸出手和他友好礼貌的握了一下手,自己当然会好好照顾这只猫,毕竟,自己惦记这只猫也有很长时间了,那时不能养,现在终于能好好的养它了。

欧星辰的眼眸很深邃,脸上依旧挂着和两年前一样的笑容,娱乐圈对他的评价是没有绯闻的偶像,因为他对谁都没有太亲近,和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曾经无数人去扒过欧星辰的身世,但是似乎都不是扒的很彻底,他的身世就是个谜题。

第002章:再次相遇

欧星辰就像是娱乐圈里的绯闻绝缘体,不过,听说最近终于有了绯闻女友,而且还是人气不断攀升的新兴歌手孙芸芸。

墨镜重新戴上,欧星辰迈步离开,没有要李骁的家庭住址,没有要李骁的电话号码,因为,他现在可以安心了,李骁会好好的照顾球球。找到一个让自己安心的人,自己就不用担心球球会吃苦,也不用借机来看它,更不会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谣言,这样正好,真的很好,这个女人,算得上是最佳人选。

球球依旧喵喵的叫,显然还是舍不得欧星辰,李骁摸摸球球的头,安慰道:“球球别担心,你还会见到他的。”

他虽然不是天天在电视上出现,可是,娱乐报纸加上网络,想要见到他也不是什么难事,最多球球想见他的时候,自己就搜几段视频给球球看吧。

离自己的梦想还有一段距离,李骁看着欧星辰的背影,心儿有些雀跃,自己一定会努力下去,作为他照顾球球两年的感谢,作为他的粉丝,自己一定会怀揣着梦想,在未来里,一定会帮他在娱乐圈站的越来越稳。

娱乐圈的明星是没有隐私可言的,越是当红明星,越是被挖掘的越狠,而明星成名的途径也有很多,而靠绯闻和炒作红起来的明星绝对占了绝大多数。

欧星辰是少数没有靠绯闻红起来的偶像,从最初的唱歌到拍戏,从跑龙套到男N号和客串一点点的进步,磨练着他自身的演技。

现在的男偶像,大都是各种俊美,花边新闻不断。欧星辰就是在这个纷杂的娱乐圈里面,少有的不传绯闻的男星。

欧星辰在出道后第三年,出演了一部现代偶像剧的男二号,然而,偶像剧里面男二号的命运大多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抢女主不成功,前期甚至是大多数时间都很遭人恨,只有最后几集才能有机会‘痛改前非’改头换面。

偶像剧里面,男二大都很不讨好,要么坏,要被悲情,而欧星辰就是演了这样一个不怎么讨好的男二号,悲催的得不到爱情,也得不到好评。

而欧星辰饰演的男二号还是一个为了争取爱情不折手段的男人,于是,在得到了部分粉丝肯定了他的演技之后,男二号的反派角色似乎也摆脱不掉了。

李骁虽然看电视看网剧,但是却不追星的,就算是对欧星辰,也只是单纯的感激与欣赏,只因为当初他收养了球球,只因为他看球球时那一脸的温柔在李骁的心里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那是在两年前情人节的前一天,二月份的雨依然透着些冰冷,李骁撑着伞,提着食物,去喂那只不能养在宿舍的小奶猫,然而,刚刚出校门口,就看到了欧星辰蹲在球球身边,温柔的看着球球,淡淡的笑,丝毫不在意球球洁白的毛早已被雨水打湿,径直把球球抱进怀里,还细心的用衣服遮住雨滴,不让球球挨淋。

雨水,原本是冰冷的,可是,因为看到这一幕,李骁笑了,倍感温暖,也从心里正式记住了这个有着温柔眼神,淡淡笑容的男人。

随后,李骁意外得知这个人名为欧星辰,是一个混迹在演艺圈的二线甚至是三线演员。

“喵”敲着键盘的李骁被球球的叫声吸引住视线,看向球球,李骁伸手,“球球过来。”

球球往前走两步,微微一跃身,轻巧的落在了李骁的腿上,然后蹲下身,轻轻的舔着前爪上的肉蹼。

“球球,你是不是变胖了啊?”感受着球球在自己腿上的重量,李骁开口,起初球球来的时候,李骁的作息比较固定,没事就带它出去溜达,这几天,李骁比较忙,都没时间带球球出去,它一直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又不用它抓耗子,似乎真的有点胖了。

“喵,”球球不服气的喵了一声,然后用肉掌拍拍李骁的腿。

“哈?”李骁的手终于离开键盘,抱起球球,盯着球球的眼睛:“你是想说,我也胖了吗?”

“喵”球球点头,伸出舌头舔舔嘴唇。

李骁站起身,抱着球球到阳台,李骁是不怎么注意体重的,可是,女人要是被别人说长胖了,肯定不会轻易说无所谓,李骁看着外面的好天气,抱着球球贼贼的一笑:“那今天,咱们一起出去跑步,减肥?”

像是听到了什么灾难一样,球球赶忙伸腿瞪着李骁的胳膊想要逃脱。

“别那么生分嘛,”李骁轻轻一笑,“别人遛狗,我遛猫,我都没关系,你也不要在意了。”

“喵”球球忍不住叫了一声,算是抗议。

换上轻便的衣服和运动鞋,李骁抱着球球出门,一边锁门,一边叮嘱:“和以前一样,不能乱跑,对了,继续认门,要是走散了,也要找到门。”

和球球一起生活已经两个月了,起初,李骁并没有带球球出门的意思,因为担心把球球弄丢,可是,日子一长,球球就变得每天病恹恹的样子,李骁实在怕它的身体出现什么情况,于是就在决定,定时的带它出去散散步,晒晒太阳。

而对于出门,球球起初还是有些兴奋的,可是李骁怕把它弄丢,在它脖子上挂上项圈之后,球球就变得意兴阑珊了。不能任意跑,也不能四处看,很扫兴,于是,李骁又取下了项圈,结果球球就在人群里东奔西走,还在红灯的时候过马路,吓得李骁差点担心死,于是,定期的出门范围就被限定住了,出门时,一定是被李骁死死的抱在怀里,只有到了不远处的小公园,她才会放开球球,让球球自己四处溜达。

对于这种不算自由的自由,球球还是很有抵触心理的,于是多次喵喵叫提出抗议,却都被李骁给无情的驳回了。

这次又出门,李骁依旧抱着球球,对它说着回家的路线:“球球看对面的那个超市,那个超市是这附近唯一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哦,你要是晚上找不到回家的路,找到它就离家不远了。”

球球喵喵叫,表示记住了,自己是走丢过一次,从那之后,李骁就不遗余力的每次在带自己出门的时候给自己讲这些。

和球球一起生活的日子,很愉快,就好像家里有个家人在等自己一样,球球很温顺,似乎还很有灵性,不知道它迎接主人回家的习惯是不是在欧星辰那里练成的,每次自己回家,一开门,球球一定蹲在门口等着自己,冲自己喵喵叫,似乎在说‘欢迎回家’,那么好的球球,欧星辰居然舍得把它送人啊。

不过也好,他如果不送人,自己就不能养球球了。

一辆轿车从身旁的马路经过,球球的耳朵立马立了起来,然后在李骁毫无防备的时候跃到地上,追着那辆车,快速的奔跑起来。

“球球!!”李骁一惊,赶忙去追球球,生怕它又去闯红灯。

坐在车里,带着墨镜,欧星辰的头微微的仰起,似乎在闭目养神。前面红灯亮起,司机停下了车,等待绿灯亮起。

这些日子,欧星辰似乎越来越能感受到体力的不支,身体也越来越疲乏,高负荷的工作安排,让欧星辰的身体有些吃不消,只能抓住了一切机会,赶紧休息。

从后视镜里看到欧星辰慢慢的坐直身,助理万明回身开口:“赶了一夜的戏,再休息一会儿吧,下午还有两个通告。”

“嗤嗤嗤……”车门似乎被什么东西刮到,冒出些许的声响,欧星辰看向车窗,什么也没有看到,随即又收回了视线。

“球球……”李骁赶到,赶忙抱起不断的用爪子抓着车门的球球,这车看起来很气派,要是给刮花了,估计好几个月的工资都要搭进去了。

收回的视线因为门口忽然出现的那个身影而再次转回去,看着被包在怀里的那只猫,欧星辰一愣,手扶到车门,刚要打开车门,随即绿灯亮起,司机开着车离开。

欧星辰看着球球在李骁的怀里扑腾,看着那个轻轻的揉着球球脑袋的李骁,终于开口:“前面停车。”

“怎么了?”助理万明狐疑的开口:“下午四点,要去给杂志社拍一组封面,六点还有你的戏。”

“等我五分钟。”车子一停下,欧星辰立马下车,然后快速的走向李骁。

看到欧星辰走过来,球球刚刚才安分下来的身体又活蹦乱跳起来,再次跃下身,往走来的欧星辰奔去。

“球球?”李骁惊讶,因为球球的再次逃离,也因为对面走来的那个人。

“喵,喵……”

欧星辰一弯腰,球球立马窜到了欧星辰的怀里,抓着欧星辰的衣服,在欧星辰的胸口蹭啊蹭,显然很高兴。

“长胖了啊,”欧星辰举着球球到眼前,掂量着它的体重,原本以为它会瘦,没想到,比起之前,还胖了些:“看来,两个月没见,你过得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伸出细长的舌头,球球舔舔欧星辰的鼻尖,愉快的叫了声:“喵。”

第003章:绯闻女友孙芸芸

“这么长时间没见,想我了吧?”欧星辰挠挠球球的脖子,高兴的逗着它。

这次的欧星辰没有乔装,而是以他偶像的身份出现,李骁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着有一些路过的女生注意到欧星辰,李骁皱眉,自己是该当路人先离开,还是杵在这里等着这欧星辰和球球道别?

正犹豫着,欧星辰已经抱着球球走了过来,站在了李骁的跟前:“谢谢你把它照顾的那么好。”

“当……当然了,我一直就很想养它。”李骁回答,看到球球懒洋洋的窝在欧星辰的怀里眯着眼睛,不由得提醒:“它很想你,你要不要带它回去住两天?”

“……”欧星辰抱着球球,内心小小的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把猫递给了李骁:“你家就住在这附近?”

“嗯,就在前面那个小区里面。”李骁回家。

“等我有空,我会再来看球球的,你一般什么时候带它出来?”欧星辰不确定的问道。

“隔三差五会出来一次,也没怎么固定,我就住在向阳小区4栋6门405号,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带球球出去玩,回来的时候,只要把球球放在小区门口,它自己就能找到家门了。”李骁回答,看到几个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远处拍照,赶忙提醒:“你快点走吧,万一有什么不好的报道就麻烦了。”

欧星辰耸耸肩:“如果有人找你问现在的事情,你怎么回答?”

“说我是你的粉丝。”李骁如实回答。

“不,你要说,你的猫走丢,我只是把猫还给你而已。”欧星辰摆摆手:“这个圈子很复杂,能简单回答就简单回答,牵扯到粉丝什么的,就会被有心人炒作成我和女粉丝怎么样怎么样,知道吗?”

“嗯。”李骁点头:“那你快走吧,我带球球去散步减肥。”

欧星辰再次看了一眼球球,淡淡的一笑,转身离开。

和明星有牵扯,果然是有风险的,就连李骁这种路人甲乙丙,都被挖掘出来,李骁也深深的佩服起八卦记者的八卦能力,真的是相当的不靠谱。

有人真的把那天拍到的照片发送到网上,于是,关于欧星辰这两天的报导都是在讲街头的这起因猫而起的事件。

也许是因为欧星辰很少有负面新闻出现,八卦记者压抑的太久了,又或者是因为,只有彪悍的题目才能吸引眼球,所谓八卦,就是八成是假的意思,李骁也没想到假的那么彻底。

因为第一天的网上报导题目是这样的‘疑似偶像欧星辰劈腿,真正的地下女友浮出水面’,之所以说是‘劈腿’,那当然是因为欧星辰有一个公认的绯闻女友了。

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李骁抱着球球坐在电脑跟前,指着欧星辰的照片说道:“球球,你看,都是你不好好的听话,才让这样的报导出现。”

当李骁打开报导之后,轻轻的松口气,几张模糊的手机图片,加上几句简单的文字说明,只有题目够彪悍,而内容只是简单的讲述而已,尤其是最后,欧星辰的原话让这个报导沉入海底:“我只是帮人捡猫并且把猫还给猫的主人而已。”

“喵,”球球叫了一声,从李骁的怀里蹦出来,慢慢的走到阳台上面的窝里睡觉去了。

李骁家的电话也被几个精明的八卦记者拨打过,无一例外的就是想八一八欧星辰和自己的八卦而已,甚至有个记者说,如果自己肯爆料,还有爆料费可拿,言外之意,就是没事也要搅出点事儿来,李骁无语的翻个白眼,用欧星辰的话回答那个记者:“他只是帮我捡猫并且把猫还给我而已,谢谢。”

这件事很快在李骁的世界里渐渐消失,李骁还是每天上自己的班,写自己的东西,照顾球球,而欧星辰那边,却没李骁这么快消停下来。

欧星辰正在化妆间里休息,等着一会儿拍戏,孙芸芸走进来,把今天的报纸放在了欧星辰的跟前:“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欧星辰睁开眼,看了一眼孙芸芸,随即闭上眼睛。

“那只猫,不就是你的猫吗?你告诉我送人了,就是送给这个人了吧?”孙芸芸指指报纸上面李骁的照片,“你是专门去见这猫的,还是去见这个女人?”

欧星辰平静的闭上眼睛:“这和你有关系吗?”

“我现在可是你的女朋友,我有权利知道你的一切。”孙芸芸咬着红艳艳的唇,有些倔强:“你都肯为了我把这只可恶的猫送走,可是为什么还要去见这只猫?那个女人,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欧星辰睁开眼睛,皱着眉头看着孙芸芸,“如果不是你惹恼球球,球球根本不会咬你,球球不咬你,我就不用送你去医院打针,不去医院打针就不会被狗仔拍到,还硬说我们是一对,我也不用迫于压力说在和你交往。说起这事儿,你明明知道是误会一场,为什么在记者采访你的时候,要采用那么暧昧的回答?什么叫‘这种事情我不方便回答,你们还是去问欧星辰吧,他怎么说就怎么是’?”

孙芸芸张张嘴,不服气,“我是故意的,怎么样?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要你的眼里只看得到我,怎样?”

惹恼那只猫是因为欧星辰真的很宝贝那只猫,自己主动约他,他竟然多次以‘我要照顾球球’为由拒绝自己的邀请,孙芸芸气不过,所以才故意去惹那只猫,原本是打算出气的,结果那只猫竟然咬自己,所以孙芸芸才借题发挥,让欧星辰为难。

“呵,你是真想和我在一起,还是想利用我往上爬,这一点你我都听出,何必说的那么好听?”欧星辰闭上眼睛不想多看孙芸芸一眼:“娱乐圈的感情没有几个是真实的,分分合合也很平常,等过去这段时间,我就会对外宣布,我们性格不合所以分手了,到时,我还是会把球球接回来,和我一起住。”

恨恨的咬着嘴唇,孙芸芸离开,自己竟然都不如一只猫重要!回到自己的化妆间,孙芸芸从包里翻出一张不甚清晰的照片。

照片是上次在医院欧星辰陪孙芸芸去打针被拍到的那张照片,那时的欧星辰对于孙芸芸被球球咬伤的事情深感抱歉,所以脸上尽是担忧,而这种歉疚,就被狗仔写成了‘怜惜和心疼’,是一种情之深的体现。

于是,在欧星辰还没有回应的时候,孙芸芸的手亲昵的搭在欧星辰的肩上,脸也贴在欧星辰的手臂上,暧昧不清,笑意盈盈的开口:“这种事情,我不方便谈,你们还是问他吧,他怎么说,就怎么是。”

这是一种相当含糊却绝对有十足成分误导人的说法,八卦记者的话筒转眼就都递给了欧星辰,欧星辰冷眼看了一眼孙芸芸,正要开口说自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孙芸芸就又开口:“星辰,你家的家门钥匙,我好像弄丢了。”

这句话就好像一个炸弹一样,让欧星辰惊讶不已,也让其他人惊讶不已,她还真敢说,显然这个女人就是别有用心,让自己坐实了确实和她有点什么关系。

孙芸芸狡猾的一笑,冲欧星辰挑衅的扬扬眉。

“各位,对不起,我有点事情想私下和她谈谈。”说完,欧星辰直接拉着孙芸芸进了一间病房,把记者关在了门外:“说吧,你什么意思?”

“我才刚刚入道没多久,需要一个人帮我一把,”孙芸芸也不避讳:“看在我们还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份儿上,帮我一把如何?”

孙芸芸,年少的时候自己确实和她见过,这也是近期才知道的事情,所以,她来找自己的时候自己才没有用冷脸冰冻她,她一次次的来探班,自己也没有阻止她,可是,这不代表自己要和她用这种传绯闻的方式带动她:“我拒绝。”

“你不觉得你已经没有拒绝的机会了吗?”孙芸芸高兴的笑:“你在这个圈子那么久,肯定比我更清楚捕风捉影,空穴来风是什么意思,我来探你班那么多次,还一起吃过饭,现在你又送我来医院,你觉得,如果你否认,能否定的掉吗?”

要否定的干干净净确实有点难,但是这也不表示自己要配合她演戏,娱乐圈有多少男男女女真正迷恋过另一个人?又有多少人被拿来爆料结果都仅仅是空穴来风,不是推不掉的问题,而是推不推的问题。

宣传期爱情,就是那么一回事。适当的时机出现‘爱情’,适当的时机,这份爱情消失。

看欧星辰走到门口,似乎已经有决心,孙芸芸赶忙开口:“我爸爸不是说让你多关照我吗?你怎么连这么点忙都不肯帮我?你难道忘记了,我爸爸曾经怎么帮你的?”

欧星辰停住脚步,抬头看看雪白的房顶:“如果不是因为伯父曾经帮过我,我刚才就在那群记者面前否定掉一切了。”

第004章:欧星辰的深夜造访

“芸芸,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中,可是你选择的是我最不喜欢的方式。我可以在演技、歌唱或者是舞蹈、乐器方便给你帮助,甚至是生活方面,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帮你,但是这不代表,我要跟你玩并不存在的爱情。”

“可是,这样很快就能成名啊?”孙芸芸不服气,坐到病床上:“难道你要我和其他人一样,一夜繁华之后就变得默默无闻,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吗?”

“就算是和我在一起,你也不一定有翻身的机会,”欧星辰说完,手已经握在了门把上面。

“一年的时间,如果我没有任何成长,我们就对外宣布分手,好不好?”孙芸芸开口:“这一年里,你好好的帮我,好吗?就当是还我爸爸当年对你的恩情。”

欧星辰沉默了一会儿,打开门走了出去。外面的记者追问着近期的事情,欧星辰没有再否认,算是默认了和孙芸芸的假情侣关系。

明明白白说好的是假情侣,欧星辰也算尽职尽责,孙芸芸有通告让欧星辰过去,欧星辰意思意思也会过去一趟,欧星辰拍戏,孙芸芸也总是在片场晃来晃去,就连孙芸芸某次对记者说,她对猫毛过敏,而记者又正巧知道欧星辰养猫时,欧星辰也不得不把猫暂时送人。

孙芸芸美滋滋的看着欧星辰的宝贝被送走,因为这个球球真的得到欧星辰太多的关注,欧星辰对谁都不会特殷切的笑,然而对着这只猫,却总是笑的特别的高兴,他从来不会问孙芸芸今天吃了几顿饭,却总是在回家的时候抱起球球,轻轻的摸摸它的肚子,看它有没有饿着。

简言之,孙芸芸觉得心里不平衡,哪有人连猫都不如的?所以,对猫过敏什么的,虽然是确有其事,却也有些夸大,但是自己就是忍不住逼他把那只分走他笑容的猫送走。

把照片收起来,孙芸芸提着包离开,看样子,把那只猫送走还不够,自己还得让那只猫再也不能出现在欧星辰的视线里才可以。

不得不说,人要沦落到和一只猫较劲,真的很杯具。

可是,另一个层面上,人要是连一只猫都不如,也确实很悲剧。

站在向阳小区4号楼6门405房间外面,一个身穿休闲衣服,带着墨镜,连也被鸭舌帽给遮住的身影迟疑了一会儿,轻轻的叩响了房门。

前面的刘海用卡子卡到脑后,李骁听着门口的动静,确定是自己的家门在响之后,这才穿着拖鞋,走到了门口,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谁会来自己这里?从猫眼里面看出去,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打量着四周,连脸都看不到,李骁先是一僵,以为是什么小偷之类的人,仔细想想,谁家的小偷也不会这么礼貌的先敲门吧?

而且,这身型,怎么看都有点像是那天乔装之后的欧星辰,以防万一,李骁拿起门口的扫把,死死的抓在手里,然后轻轻的开口:“找谁?”

“我来看看球球。”欧星辰轻声回答,只是声音里却透着些疲惫:“快点开门。”

还真的是欧星辰,李骁松口气,打开灯,又打开门,看着门口鬼鬼祟祟的欧星辰,“我还以为是坏人……”

欧星辰抬起帽子,看看李骁的穿着,然后开口:“抱歉,吓到你了,我能不能进去?”

“嗯,”李骁点点头,侧身让欧星辰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球球呢?”欧星辰开口,取下头上的帽子和眼镜,眼镜下面的欧星辰,眼眶上带着些黑眼圈,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在卧室,”李骁回答,带欧星辰到卧室门口,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尴尬的转过身,“卧室有点乱,你能不能等我收拾一下再进去?”

欧星辰点点头,坐到沙发上,打量着李骁这个不算大的家,基本上还算是一应俱全,只有她一个人住的话,还算是宽敞的,看到不远处书桌上亮着的电脑,这么晚了,她还没有睡觉?

“喵”球球从卧室里面跑出来,蹦到欧星辰的腿上,亲昵的撒娇。

“球球,”欧星辰看到球球,视线立刻被吸引过来,抱着球球,亲昵的逗着它,站在卧室门口,瞧着欧星辰和球球,这两年,自己看到了很多关于欧星辰的报导,他都笑的带着种距离,但是看到球球的时候却笑的那么开心。难道,相对于与人相处,他其实更愿意跟猫相处?

走到窗台前的书桌,李骁坐在凳子上,看向欧星辰,不知道他怎么挑这个时间过来,不过,看电视也知道,演员是要经常晚上熬夜拍戏的,果然是各行有各行的艰辛,他们电视里面的风光,在台下大概也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吧。

看到李骁缩在凳子上抱着腿一直看自己,欧星辰抬起头,“怎么了?”

“只是很好奇……你怎么会那么喜欢球球?”李骁真的有点想不透,比起那些名猫名犬,球球算不得珍贵,而以欧星辰现在的身份,要买一个更拿得出手的宠物,也算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那你,为什么喜欢球球?如果是喜欢猫,养其他猫也可以,为什么一直等球球?”欧星辰反问。

“我是很喜欢小猫小狗没错,只是,球球不一样,毛茸茸的,明明很喜欢撒娇,可是却不是谁都能靠近,以前我把它养在宿舍,宿舍的人想摸它的头,球球都不让摸,总感觉,这种唯独自己被依赖被信赖的感觉,很特别。好像,全世界只有我是特别的。”李骁说完,看向欧星辰:“你也是吗?因为球球给了你很特别的感觉?”

欧星辰没有说话,挠挠球球的肚子,看向李骁:“球球很少亲近人,我照顾它两年,都没有看到它亲近除了我之外的人。”可是,看现在的样子,它似乎很中意面前的这个人。

“现在也是啊,”李骁叹口气:“别人家的小猫小狗都让人抱,它却谁都不让靠近。”

“嚏……嚏……”窝在欧星辰的身上有一会儿,球球忽然打起了喷嚏,然后喵呜叫了一声,离开了欧星辰身边:“球球?”

看球球不靠近自己,欧星辰不由得抬起胳膊闻闻自己身上,随即明了:“对不起,急着过来,忘记换衣服了,球球是不喜欢闻烟味的,对吧?”

“喵”球球轻声一叫,算是回应。

看看最外层的衣服,欧星辰随手脱下来,丢到远处,免得球球闻到,在片场,很多男演员都是靠吸烟和喝咖啡提神的,欧星辰选择的是喝咖啡,但是也阻挠不了别的演员吸烟。

“过来,”欧星辰开口,球球果然应声又跳到了欧星辰的腿上。

看着欧星辰脸上的笑容和眼睛上面的黑眼圈,李骁轻轻叹口气:“你看起来好像很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欧星辰抬起头,看了一眼李骁,摇了摇头:“我只在这里待一会儿,马上就离开了。”

“哦,那你随意。”李骁开口,突然记起些什么事情:“以后,如果你再乔装的……这么严密,敲门的时候就按照一下,两下,三下……这样有规律的敲,我就知道是你了。”

欧星辰沉默,下次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也无所谓,总有一天,自己还是会把球球接回去住的。

看欧星辰多少还是对自己有些防备,李骁耸耸肩也不沮丧,可能这就是明星的防线吧,稍不留神,就可能造成负面报道,可是,他既然能为了球球来这里,应该就是有了他自己的一套说辞了吧?

欧星辰轻轻的顺着球球的毛,眼里尽是不舍,似乎只要顺着它的猫,看着它惬意的表情,欧星辰就能有无穷的动力。说来也奇怪,以前经常和球球在一起,欧星辰不管加班到多晚,都不觉得累,可是,球球离开自己身边之后的日子,欧星辰却觉得每天都过得很累。

欧星辰不知道是自己心累,还是身体累,可是,现在再度抱着球球,欧星辰觉得自己的精神又好了很多。

在这里待了半个小时,实在不能再继续打下去了,欧星辰摸摸球球的头,对那边已经不打算说话的李骁说道:“球球暂时先拜托你了,等我这段时间固定下来,会接它回去的。”

“接回去?”李骁立刻转回头:“既然送给我了,为什么还要要回去?”

“送走球球的这段日子,我才注意到,我很希望在我回到家时,它能像以前一样蹲在门口迎接我。”欧星辰回答:“而且,没它在身边,总觉得身心俱疲。”

这次换李骁沉默了,可是,等他接走球球之后,恐怕那时就是自己每天希望球球在门口接自己了:“以你现在的身份,找个人专门照顾这只猫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为什么要选择送人呢?”

欧星辰看向李骁,眼里没有什么波澜,只是淡淡的问道:“你知道我多少事情?”

明星总裁:独宠学神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明星总裁 或 独宠学神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