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爱到荼蘼情已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24:38 来源:网络 []

小说:爱到荼蘼情已了

第1章 滚得越远越好

夜色宁静,圣茵妇产医院。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白安躺在病床上,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十分寂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她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呼吸声,莫名的让人有些不安。

白安凝视着窗外,手不自觉地抚向自己的腹部。

那里,一天之前还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有时,那个小家伙还会隔着皮肤轻轻动一动,与她呼应。

是啊,孩子,她与韩子宸的孩子。

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嗒嗒嗒。

尖锐的高跟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自走廊外传来,白安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探视,声音就在白安的病房门前停住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一双如白玉般皙白的纤细手臂推开了门,一个画着精致妆容,身姿曼妙的女子走了进来,姿态高傲地看着她,忽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看这一脸藏不住的开心,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

这个女人,白安见过,苍城最出名的影星,绯闻女王高晓圆。

也是,韩子宸的前女友。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白安撑着虚弱的身体,勉强硬着语气说道。

一本鲜红刺目的红色册子被扔在白安腿上洁白的保暖被上,耀眼得伤人眼睛。

高晓圆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我和韩子宸结婚了!”

白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颤抖着手拿起翻开,赫然就看见韩子宸和高晓圆的照片出现在上面……

结婚?

怎么可能?!

她和韩子宸孩子都有了,而且,韩子宸明明说过等孩子生下来就会结婚的,怎么现在,结婚的对象不是作为孩子生母的她,而是高晓圆?

“不会的,我不信!”白安拼尽了力气嘶吼,虚弱的身体却让她清醒地意识到,她这声嘶吼有多无力。

“明天起,你就不用再回宋家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一个沉稳的男声忽然响起,让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白安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有些惊讶,他不是一直很忙吗?连她生产的时候都没能来陪她,怎么,怎么突然来了。

白安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

韩子宸走过来,手顺势就揽上了高晓圆的腰肢,亲昵地在高晓圆的脸上印上一吻,温柔得简直不像平时雷厉风行,不怒自威的他。

“从今往后,我韩子宸只会有一个太太,”他转头看了看揽着的女人,“高晓圆。”

高晓圆,高晓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瞬间,什么都变了?

“我和圆圆一年前就复合了,圆圆不能因为生孩子影响身材,所以才让你生下这个孩子。”韩子宸的表情变得冷峻非常,“孩子会由我们宋家抚养,你不用操心。版权huijindi.com

一年……以前?

他忽然松开高晓圆,走到白安床边,弯腰低声在白安耳边说道,“我会给你一笔钱的,别像哭啼啼地像个弃妇一样,一千万借你的肚子,这笔买卖还不够划算吗?明天,拿着这笔钱,和你那个一事无成的前男友,给老子滚得越远越好。”

第2章 再无干系

一千万……买她的肚子?

白安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句话会从他韩子宸的嘴里说出来。

明明之前他们,是很相爱的啊……

明明,知道要做爸爸的时候,他高兴得抱了她一次又一次,脸上的表情,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啊。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既然……你都和别人结婚了,”虚弱感倏地一下全部涌上头顶,脑袋有些发晕。

白安缓了缓,才接着说道,“孩子是我的,我不可能把她给你,我要带她走。”说罢就要掀被下床。

赤裸的脚尖刚刚触及冰凉的大理石瓷砖,手腕处就猛地一紧,整个世界犹如天翻地覆般。《爱到荼蘼情已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直到后脑勺触及柔软的羽绒枕,薄被又回到了身上,白安才感觉到世界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能力带走这个孩子?”不知是不是被白安刚才丝毫不顾及自身状况的行为触怒了,韩子宸的语气全是怒意,他顿了顿,忽然又讽刺的笑了,“怎么,是嫌我给的钱不够?”

白安此刻,犹如被一桶冰凉的雪水直接从头顶淋透全身。

为什么……为什么他从始至今,都不相信她只是因为爱着他,所以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呢?

上天作证,她喜欢上韩子宸,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是韩氏集团的总裁,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就是他啊。

可是这些话,无论白安说多少遍,他韩子宸都如烟云过耳,丝毫没有听进去过,抑或是,他从一开始,心里就没有相信过她吧。

“别生气了,子宸。”高晓圆扭着纤细的腰肢,盈盈走到韩子宸身边,抚着他因愤怒而迅速起伏的胸口,柔声轻语地宽慰。

韩子宸一把就握住了高晓圆的手,顺势将她往怀里一带,鼻尖轻嗅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闻之沁人心脾,令人心情大好,“还是圆圆,最体贴我。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白安躺在床上,原本手术后的创痛感就令她深夜久久难眠,而高晓圆若有似无地投过来的得意眼神,让她意识到,身体上的任何痛楚,都比不上眼前的钻心之痛。

原本该属于她的丈夫现在属于了别的女人,而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孩子,也即将不属于她……

一双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手忽然扯住了韩子宸的西装衣角,白安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哀求道,“求求你,别让我离开孩子,求你了……只要别分开我和孩子,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求求你。”

韩子宸有一瞬间僵在原地,可是她之前那些难以启齿的事……他实在是无法容忍,就算是换做别的男人,也没办法接受吧。

只是白安这样的苦苦哀求,他怎么都硬不下心,毕竟,让一对亲生母女就此分离,这样有违人伦的事,也太过残忍了。

有些厌恶般地,韩子宸用手将自己的西装从白安的手中扯开,甚至都不愿意触碰到她,“那你记住,从此,你只是我韩家的一个仆人,我与你,再无半点干系。”

第3章 两巴掌

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彩,清透的阳光洒在西郊别墅外的林荫大道上,微风轻轻拂过,一片树叶宛转而下,落在脚边,白安收住了行李箱,弯身捡起那片落叶,一时间恍然如梦。

今天,是她再次回到韩家的日子,距离她生产到现在半个月,她仿佛已经经过了沧海桑田。

而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都未见过孩子……以及韩子宸了。

“来了。”一个热情的女声响起,厚重的镂空雕花铁门应声而开,白安拖着行李箱如往常一样踏入韩家大门,周围的事物依旧,离开回来,半个月的时光,已经是物是人非。

“少奶奶回来啦?”

白安顺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一个面容和蔼的女人站在台阶上,头发一丝不苟地扎在脑后,身上系着围裙,看样子是正在工作,见是她,忙迎了过来,顺手就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要帮她抬上台阶。

白安拒绝了,“张妈,我现在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用这么对我。”

很多事情,不用明说,已经很透彻了。

张妈在韩家工作了至少十年,韩家家大业大,人来人往,早已是稀松平常,更何况,新的少奶奶早就搬进了韩家宣示主权。

可是白安这个孩子,乖巧懂事,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此情境,她看在眼里,总免不了发自内心的心疼。

“以后叫我安安吧,张妈。”白安抬起脸,硬生生地扯出一个微笑,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张妈这样,都是在安慰她呢。

张妈点了点头,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热情洋溢的表情,她眼珠一转,忽然小声凑到白安耳边,“小姐在楼上睡着呢,我带你去看看?”

白安使劲地点了点头,立刻就让张妈带她上楼。

在上楼的过程中,张妈说了一些这半个月来的近况,比如,韩子宸给他们的女儿取名韩小小,比如,新太太一早就住了进来,但是经常也不见踪影,韩子宸也很少回来住等等。

等她说完,差不多也就到了房间门口,白安有些激动地推开门,一进去,就被房间里的一幕吓到了。

高晓圆,竟然站在小小的婴儿床边,正俯身想要做些什么。

“你在做什么!”白安内心的母性瞬间就被激发,控制不住地冲上前去一把推开高晓圆。

高晓圆似乎根本没想到白安今天会来,没有防备地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白安探身去看小小,手轻轻抚摸着她额头细软的头发,看着她小小的胸膛一起一伏,还在平稳地睡着,这才松了一口气,安下心来。

“我说是谁呢,跟个疯子一样的冲上来。”高晓圆蔑然一笑,抱胸向白安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把擒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扳正面向自己,还没等白安反应过来,“啪”的一声,白安的右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这一巴掌,给你个清醒,让你想清楚,你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第4章 折磨

刺痛感顺着脸颊传到耳后,白安能清晰的感受到右脸瞬间就红肿发烫了,高晓圆却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向前走了一步,又一巴掌狠狠落在了她的左脸上。

“韩家现在的女主人,是我,高晓圆!你有什么资格推开我?”高晓圆素来以骄横著称,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在娱乐圈里是出了名的难伺候,白安刚才的举动,一下就激怒了她。

她偏头看向婴儿床,昂头冷哼一声,“从名分上来看,现在我是她的妈妈,母亲来看女儿,理所当然,你这个下人激动个什么劲啊。”她冷冷地看了白安一眼,不愿再浪费时间,“好好地做你该做的事情——麻雀,是变不成凤凰的。”

说完,收起上下打量着白安的目光,抬脚走出了房间。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去,白安才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手刚抚上脸颊,刺痛感就迫使得她“咝”的一声收回了手。

张妈立刻就关怀道,“怎么样?有没有事?我去给你用热毛巾敷一下吧。”

说完,就立刻下楼帮她准备去了。

白安侧头看着还在熟睡的小小,忽然清醒地意识到,要留在女儿的身边,就要学会忍气吞声,学会忍耐。

韩子宸对她虽然绝情,可是对小小不是,这间房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以及女生喜欢的东西。

听张妈说这些都是韩子宸亲自准备的,像韩子宸那样一心扑在事业上的男人,从前根本想象不到会有这样的细心与柔情。

可是韩子宸再喜欢小小,她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了集团,西郊这边他也无暇顾及,而小小不是高晓圆的孩子,她又怎么可能对小小好呢?

所以,能保护小小的就只剩她一个人,如果她给了高晓圆以把柄,高晓圆借故赶她走怎么办,那小小该怎么办,她还这么小!

所以,她只能忍,她一定要留下来!

自从白安回来了韩家以后,高晓圆的行程也似乎少了很多,回西郊的日子越来越多。

像是有意针对一样,韩家仆人众多,可高晓圆不管有事没事就非要找白安,端茶递水剥水果的活都要她来做,经常在很小的事情上对白安挑刺,偶尔在外面受了导演或是制作人的气,还会发在白安的身上。

但白安每次都默然不语,不争辩不反抗,乖乖地当个受气包。

韩子宸偶尔回来看见也懒得管,所以白安在韩家的境遇,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白安,我的戒指放哪里了!”一身真丝睡袍,披散着秀丽长发的女人自楼梯上走下来,正在清扫楼梯灰尘的白安还未抬头,放在一边盛灰的盒子就被一脚踢飞,“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白安早就习惯了高晓圆的无理取闹,“在您卧室右边的床头柜里。”说完,然后安静地去收拾残局。

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高晓圆十分痛快,冷哼一声正要回房,却听见张妈的声音忽然响起:“少爷您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啊?”

高晓圆和白安同时一惊,从门口到楼梯,不到十米的距离,刚刚发生的一切,韩子宸听见了?

爱到荼蘼情已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到荼蘼情已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此生唯你不可负6章

    原标题:此生唯你不可负6章书名:此生唯你不可负第六章你别这么冲动两个月了,虽然肚子还不是很显怀,可温如意在监狱四年,身子骨早就不行了。最近又是呕吐又是失眠,身体破败得厉害。可她见不到黎愠,黎愠像是消失了似的,也或许,不想见她。晚上,温如意又失眠了,捂着泛酸的胃部下楼,却听见楼下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凑近了,才发现温诗诗正扯着暴怒的黎颜。“黎颜,你别这么冲动!就算你现在把温如意弄死又怎么样?难道你要让黎家绝后吗?”黎颜一把将温诗诗推开,靠着感觉扶着楼梯往上走,还不停地叫骂:“温诗诗!你别在这装什么大

  • 无敌败家子系统6章

    原标题:无敌败家子系统6章小说书名:无敌败家子系统第六章:败家才可以幸福!高大帅的黄金轮椅以及黄金战车在阳光下别提有多美了,凡是走过的地方,金光灿灿,多少人不得不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不然就要被闪瞎了不可。凌丹萱都多么想要自己下来走了,什么不好选,偏偏选这种庸俗的色彩。对此高大帅还特别自豪的昂首道:“必须要有这么亮的,不然不能够衬托出我的身份。”胡闹了一下午,终于是回到了高家了,凌丹萱推着高大帅从战车上下来了。前来带走青麟犼的下人见到耀眼的战车,惊声道:“怎么好端端的变成这样子了?”“是少爷弄得,他

  • 爱你在劫难逃6章

    原标题:爱你在劫难逃6章小说名:爱你在劫难逃第六章:被自己的嫂子的男人上顾诺哭了一会,她身体本来还没有大好,觉得有些累了,去浴室里洗漱了一番,回到房间里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半夜里,她感受到一道火热的身躯朝她靠近,微微带着薄茧的手从睡裙里往上探去,抚上了她的柔软。顾诺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梦里,似乎是回到了18岁那年。她和姜森垣一起躺在学校里的草坪上,天空碧蓝一片,飘着白绵绵的云朵,风景好,人也很美好。两人一起畅想着美好的未来,姜森垣突然翻身压着她,拿着狗尾巴草往她鼻子上蹭着。梦与现实的感触交织

  • 谢谢你,在这里等我6章

    原标题:谢谢你,在这里等我6章小说书名:谢谢你,在这里等我第六章只输给姜北辰一个人“这需要感谢姜总的栽培,袁总事业中天,我也常听姜总提起您,对袁总崇拜得不行呢。”几杯下肚,我开启马屁模式。姓袁的心里爽啊,崇拜和仰慕以及想上他的床明明区别很大,但在这群人的眼中,却成了一个意思。说话间我将他的手挡开,和他喝了一杯,姓袁的得寸进尺,一手搂住我的腰,借着酒劲另一只手直接伸到我大腿间。“难得袁总来南城,我再敬袁总一杯。”我虽然可以陪客户,我可以让男人揩油,最后的底线,我只输给了姜北辰一个人。袁总听我有拒绝

  • 都市柔情6章

    原标题:都市柔情6章小说名称:都市柔情第6章一个背影魏虎又要出手甩在王五的脸上,却被楚烟用手拧在他的胳膊上。她那脸通红,双目含羞。魏虎阵阵心颤,胳膊轻抖。魏虎看着楚烟有些不解,这是为何突发脾气?多会还是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孩,怎么一会就上手?楚烟羞中怒色地看着他道:“你乱什么?谁答应你了?趁机占我便宜!这是轻的,下次,不经我同意不准胡!”魏虎看着她道:“那是……那是……我这不是兴奋的给秃撸嘴!那也是让我欢喜一场,你看,这怎么也要给我一点的脸面!不然,我将如何教训他们?”楚烟眼中露出歉意,这也是她没有

  • 不负江山不负卿6章

    原标题:不负江山不负卿6章小说书名:不负江山不负卿第6章让你和整个大凤朝陪葬!祁烨怒极猛的抬手扼住她纤细的脖颈,“别给我装神弄鬼,你最好祈祷榕儿没有任何闪失,否则我让你和整个大凤朝陪葬!”凤知微呼吸不畅,目光直直看着一个方向,如一只没有生气的木偶,她连她的孩子都没有护的好,又怎么配护一整个大凤朝?祁烨没来由的烦躁,语气更加咄咄逼人,“你以为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凤知微不语,目光未变。祁烨手上不禁更加用力,恼怒阴冷的提醒,“若不是你肚子里的孽种,能做药引解了榕儿病,我早就让你去陪你的容景哥哥了。”

  • 匆匆混过的年华6章

    原标题:匆匆混过的年华6章小说名称:匆匆混过的年华第六章倾诉我听她的话也听出来什么意思了,肯定是邓南又找了其她的女孩了,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过来一遍!妈的!这么好的女孩都不要,还他妈说我瞎招拜!!!我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坐在她的旁边,一个劲的说她“别哭了好么”。我真不会哄人,特别是女孩,还他妈是一个哭了的女孩,我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她,她接过去擦了擦眼泪,然后看着我,一双大眼睛水蒙蒙的,我擦!那叫一个我见犹怜啊!然后她说:“那天他找你的事我知道。”我抬头看着她,“嗯,然后呢……”“但是我不知

  • 许你一场刻骨伤恋6章

    原标题:许你一场刻骨伤恋6章小说:许你一场刻骨伤恋第6章女人的耻辱绕过多事的记者,从医院出来,林音音得知那个沈怀远已经将将医药费付完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等她有了钱,一定要还给她。抱着朵朵,她将能联系到的人都联系了。“喂?……杉杉,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现在被家里赶出来了,我和朵朵没地方可以去。我……”“啪嗒。”是被挂断的声音。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一个,好友思思犹豫地说:“音音,你也别怪我,你和郑昊之闹得那么厉害,他放了话出来如果帮你就是跟他作对,我……我也不敢跟他作对啊,你还是找别人吧。”又

  • 都市野狼6章

    原标题:都市野狼6章小说名字:都市野狼第六章这一夜乔小春和魏晨赶了过来,额头上有些汗珠。喘着粗气,王大虎看着这两人是跑着回来的。乔小春威武的站着如那青山,魏晨双眼明亮一脸笑意。王大虎看着他们,“可有发现?可有收获?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等等一系列问题王大虎直接发问。乔小春嘿嘿一笑:“头,有发现又没有发现。”魏晨笑着道:“一路就拾到些碎片和一个带着稍微白面的袋子,其它在断崖处终断。”王大虎先是激动后来确实气急的吼道:“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终断呢?这些毒崽子太狡猾了。”乔小春接着说道:“断崖下

  • 南风未起,思你成疾6章

    原标题:南风未起,思你成疾6章小说名字:南风未起,思你成疾06:掉进无尽的深渊电话偏偏这时候摔坏了,来电显示也查询不了,苏安暖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中。再也爬不起来了。为此,傅嗣年根本不让她接近医院,她只能通过陈管家的口得知,傅淮山虽然抢救了过来,可是也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他的心跳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即便活着,也有很大的概率成为植物人。不过,也还是有希望醒过来的,有希望就好,她会一直祈祷的。“陈管家,实在是麻烦你了。”看着面前的苏安暖毫无血色的脸,陈管家实在是心疼,“少奶奶啊,少爷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