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爱到荼蘼情已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24:38 来源:网络 []

小说:爱到荼蘼情已了

第1章 滚得越远越好

夜色宁静,圣茵妇产医院。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白安躺在病床上,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十分寂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她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呼吸声,莫名的让人有些不安。

白安凝视着窗外,手不自觉地抚向自己的腹部。

那里,一天之前还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有时,那个小家伙还会隔着皮肤轻轻动一动,与她呼应。

是啊,孩子,她与韩子宸的孩子。

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嗒嗒嗒。

尖锐的高跟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自走廊外传来,白安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探视,声音就在白安的病房门前停住了。《爱到荼蘼情已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一双如白玉般皙白的纤细手臂推开了门,一个画着精致妆容,身姿曼妙的女子走了进来,姿态高傲地看着她,忽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看这一脸藏不住的开心,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

这个女人,白安见过,苍城最出名的影星,绯闻女王高晓圆。

也是,韩子宸的前女友。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白安撑着虚弱的身体,勉强硬着语气说道。

一本鲜红刺目的红色册子被扔在白安腿上洁白的保暖被上,耀眼得伤人眼睛。

高晓圆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我和韩子宸结婚了!”

白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颤抖着手拿起翻开,赫然就看见韩子宸和高晓圆的照片出现在上面……

结婚?

怎么可能?!

她和韩子宸孩子都有了,而且,韩子宸明明说过等孩子生下来就会结婚的,怎么现在,结婚的对象不是作为孩子生母的她,而是高晓圆?

“不会的,我不信!”白安拼尽了力气嘶吼,虚弱的身体却让她清醒地意识到,她这声嘶吼有多无力。

“明天起,你就不用再回宋家了。推荐huijindi.com”一个沉稳的男声忽然响起,让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白安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有些惊讶,他不是一直很忙吗?连她生产的时候都没能来陪她,怎么,怎么突然来了。

白安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

韩子宸走过来,手顺势就揽上了高晓圆的腰肢,亲昵地在高晓圆的脸上印上一吻,温柔得简直不像平时雷厉风行,不怒自威的他。

“从今往后,我韩子宸只会有一个太太,”他转头看了看揽着的女人,“高晓圆。”

高晓圆,高晓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瞬间,什么都变了?

“我和圆圆一年前就复合了,圆圆不能因为生孩子影响身材,所以才让你生下这个孩子。”韩子宸的表情变得冷峻非常,“孩子会由我们宋家抚养,你不用操心。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一年……以前?

他忽然松开高晓圆,走到白安床边,弯腰低声在白安耳边说道,“我会给你一笔钱的,别像哭啼啼地像个弃妇一样,一千万借你的肚子,这笔买卖还不够划算吗?明天,拿着这笔钱,和你那个一事无成的前男友,给老子滚得越远越好。”

第2章 再无干系

一千万……买她的肚子?

白安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句话会从他韩子宸的嘴里说出来。

明明之前他们,是很相爱的啊……

明明,知道要做爸爸的时候,他高兴得抱了她一次又一次,脸上的表情,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啊。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既然……你都和别人结婚了,”虚弱感倏地一下全部涌上头顶,脑袋有些发晕。

白安缓了缓,才接着说道,“孩子是我的,我不可能把她给你,我要带她走。”说罢就要掀被下床。

赤裸的脚尖刚刚触及冰凉的大理石瓷砖,手腕处就猛地一紧,整个世界犹如天翻地覆般。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直到后脑勺触及柔软的羽绒枕,薄被又回到了身上,白安才感觉到世界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能力带走这个孩子?”不知是不是被白安刚才丝毫不顾及自身状况的行为触怒了,韩子宸的语气全是怒意,他顿了顿,忽然又讽刺的笑了,“怎么,是嫌我给的钱不够?”

白安此刻,犹如被一桶冰凉的雪水直接从头顶淋透全身。

为什么……为什么他从始至今,都不相信她只是因为爱着他,所以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呢?

上天作证,她喜欢上韩子宸,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是韩氏集团的总裁,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就是他啊。

可是这些话,无论白安说多少遍,他韩子宸都如烟云过耳,丝毫没有听进去过,抑或是,他从一开始,心里就没有相信过她吧。

“别生气了,子宸。”高晓圆扭着纤细的腰肢,盈盈走到韩子宸身边,抚着他因愤怒而迅速起伏的胸口,柔声轻语地宽慰。

韩子宸一把就握住了高晓圆的手,顺势将她往怀里一带,鼻尖轻嗅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闻之沁人心脾,令人心情大好,“还是圆圆,最体贴我。推荐huijindi.com

白安躺在床上,原本手术后的创痛感就令她深夜久久难眠,而高晓圆若有似无地投过来的得意眼神,让她意识到,身体上的任何痛楚,都比不上眼前的钻心之痛。

原本该属于她的丈夫现在属于了别的女人,而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孩子,也即将不属于她……

一双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手忽然扯住了韩子宸的西装衣角,白安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哀求道,“求求你,别让我离开孩子,求你了……只要别分开我和孩子,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求求你。”

韩子宸有一瞬间僵在原地,可是她之前那些难以启齿的事……他实在是无法容忍,就算是换做别的男人,也没办法接受吧。

只是白安这样的苦苦哀求,他怎么都硬不下心,毕竟,让一对亲生母女就此分离,这样有违人伦的事,也太过残忍了。

有些厌恶般地,韩子宸用手将自己的西装从白安的手中扯开,甚至都不愿意触碰到她,“那你记住,从此,你只是我韩家的一个仆人,我与你,再无半点干系。”

第3章 两巴掌

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彩,清透的阳光洒在西郊别墅外的林荫大道上,微风轻轻拂过,一片树叶宛转而下,落在脚边,白安收住了行李箱,弯身捡起那片落叶,一时间恍然如梦。

今天,是她再次回到韩家的日子,距离她生产到现在半个月,她仿佛已经经过了沧海桑田。

而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都未见过孩子……以及韩子宸了。

“来了。”一个热情的女声响起,厚重的镂空雕花铁门应声而开,白安拖着行李箱如往常一样踏入韩家大门,周围的事物依旧,离开回来,半个月的时光,已经是物是人非。

“少奶奶回来啦?”

白安顺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一个面容和蔼的女人站在台阶上,头发一丝不苟地扎在脑后,身上系着围裙,看样子是正在工作,见是她,忙迎了过来,顺手就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要帮她抬上台阶。

白安拒绝了,“张妈,我现在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用这么对我。”

很多事情,不用明说,已经很透彻了。

张妈在韩家工作了至少十年,韩家家大业大,人来人往,早已是稀松平常,更何况,新的少奶奶早就搬进了韩家宣示主权。

可是白安这个孩子,乖巧懂事,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此情境,她看在眼里,总免不了发自内心的心疼。

“以后叫我安安吧,张妈。”白安抬起脸,硬生生地扯出一个微笑,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张妈这样,都是在安慰她呢。

张妈点了点头,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热情洋溢的表情,她眼珠一转,忽然小声凑到白安耳边,“小姐在楼上睡着呢,我带你去看看?”

白安使劲地点了点头,立刻就让张妈带她上楼。

在上楼的过程中,张妈说了一些这半个月来的近况,比如,韩子宸给他们的女儿取名韩小小,比如,新太太一早就住了进来,但是经常也不见踪影,韩子宸也很少回来住等等。

等她说完,差不多也就到了房间门口,白安有些激动地推开门,一进去,就被房间里的一幕吓到了。

高晓圆,竟然站在小小的婴儿床边,正俯身想要做些什么。

“你在做什么!”白安内心的母性瞬间就被激发,控制不住地冲上前去一把推开高晓圆。

高晓圆似乎根本没想到白安今天会来,没有防备地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白安探身去看小小,手轻轻抚摸着她额头细软的头发,看着她小小的胸膛一起一伏,还在平稳地睡着,这才松了一口气,安下心来。

“我说是谁呢,跟个疯子一样的冲上来。”高晓圆蔑然一笑,抱胸向白安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把擒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扳正面向自己,还没等白安反应过来,“啪”的一声,白安的右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这一巴掌,给你个清醒,让你想清楚,你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第4章 折磨

刺痛感顺着脸颊传到耳后,白安能清晰的感受到右脸瞬间就红肿发烫了,高晓圆却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向前走了一步,又一巴掌狠狠落在了她的左脸上。

“韩家现在的女主人,是我,高晓圆!你有什么资格推开我?”高晓圆素来以骄横著称,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在娱乐圈里是出了名的难伺候,白安刚才的举动,一下就激怒了她。

她偏头看向婴儿床,昂头冷哼一声,“从名分上来看,现在我是她的妈妈,母亲来看女儿,理所当然,你这个下人激动个什么劲啊。”她冷冷地看了白安一眼,不愿再浪费时间,“好好地做你该做的事情——麻雀,是变不成凤凰的。”

说完,收起上下打量着白安的目光,抬脚走出了房间。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去,白安才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手刚抚上脸颊,刺痛感就迫使得她“咝”的一声收回了手。

张妈立刻就关怀道,“怎么样?有没有事?我去给你用热毛巾敷一下吧。”

说完,就立刻下楼帮她准备去了。

白安侧头看着还在熟睡的小小,忽然清醒地意识到,要留在女儿的身边,就要学会忍气吞声,学会忍耐。

韩子宸对她虽然绝情,可是对小小不是,这间房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以及女生喜欢的东西。

听张妈说这些都是韩子宸亲自准备的,像韩子宸那样一心扑在事业上的男人,从前根本想象不到会有这样的细心与柔情。

可是韩子宸再喜欢小小,她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了集团,西郊这边他也无暇顾及,而小小不是高晓圆的孩子,她又怎么可能对小小好呢?

所以,能保护小小的就只剩她一个人,如果她给了高晓圆以把柄,高晓圆借故赶她走怎么办,那小小该怎么办,她还这么小!

所以,她只能忍,她一定要留下来!

自从白安回来了韩家以后,高晓圆的行程也似乎少了很多,回西郊的日子越来越多。

像是有意针对一样,韩家仆人众多,可高晓圆不管有事没事就非要找白安,端茶递水剥水果的活都要她来做,经常在很小的事情上对白安挑刺,偶尔在外面受了导演或是制作人的气,还会发在白安的身上。

但白安每次都默然不语,不争辩不反抗,乖乖地当个受气包。

韩子宸偶尔回来看见也懒得管,所以白安在韩家的境遇,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白安,我的戒指放哪里了!”一身真丝睡袍,披散着秀丽长发的女人自楼梯上走下来,正在清扫楼梯灰尘的白安还未抬头,放在一边盛灰的盒子就被一脚踢飞,“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白安早就习惯了高晓圆的无理取闹,“在您卧室右边的床头柜里。”说完,然后安静地去收拾残局。

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高晓圆十分痛快,冷哼一声正要回房,却听见张妈的声音忽然响起:“少爷您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啊?”

高晓圆和白安同时一惊,从门口到楼梯,不到十米的距离,刚刚发生的一切,韩子宸听见了?

爱到荼蘼情已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到荼蘼情已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狂魔战尊14章

    原标题:狂魔战尊14章小说名称:狂魔战尊第一卷第14章转世做妖王“这个我也不懂算不算转世。之前我也这样以为,但你刚才说以前的记忆还在,应该不是。总之,你人类的身体是消失了,却得到了一副神兽的无暇宝体,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呢。”“可是我不要做禽兽啊。”陆玄都快要哭了。虽然保住了性命,可是这幅模样丑死了。更憋屈的是不能够出去见人,否则别人来一句“你这禽兽”可怎么受得了。“这要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做梦都能笑醒,你小子还不知足?人身有什么好的。人族的肉身几乎是最弱的,不堪一击。何况修行一途,追求的是神魂强

  • 邻家师姐初长成14章

    原标题:邻家师姐初长成14章书名:邻家师姐初长成第14章马桶内碎尸案让警察白忙一场,水清柔感到很不好意思。作为报案的人,她只能表示歉意。但是莫一凡还是认定有诡异。刚才踏入这里的那刻他感受到了一股阴邪气息。他走向被挖开的厕所那边,打算自己看看。“喂,你干什么!”邢国树对莫一凡的行为发火。要是再折腾下去,他的表白计划就泡汤了。水清柔也是大为懊恼,觉得莫一凡这家伙就爱折腾人,便过去拉住莫一凡,哼道:“莫一凡,别闹,回去了!”反而是徐有容挺客气的,她对莫一凡浅笑道:“莫老师,难道你是有什么发现?”莫一凡

  • 诸天神王14章

    原标题:诸天神王14章书名:诸天神王第14章斩杀天地间元气汇聚的愈发浓郁,肉眼可见的,一枚银白色的圆珠状的虚影出现在裂空银虎的头顶,无数道元气融入那圆珠之中,使得这道虚影越发凝实。与此同时,一股让宋哲三人倍感不舒服的气息,也渐渐的从妖丹之中冒出。这,便是妖丹!而那令他们不适的气息,便是妖气。那妖气由虚化实,从虚空中显现,漆黑如墨,盘旋在妖丹周围。伴随着这枚妖丹的出现,裂空银虎的气息突然间增强了一倍有余,它原先与宋哲激战时肉身上留下的恐怖伤痕,也在迅速的恢复着。肉眼可见,它身上一些细小的伤痕都在飞

  • 无敌小刁民14章

    原标题:无敌小刁民14章书名:无敌小刁民第14章邻家有女已长成鬼使神差之中,赵宝玉就走上前,从里面摸出一条白色的小裤裤,顿时恍然大悟。也怪不得昨晚依依会表现出那种异常的举止行为来,原来是生理期到了。“唉,这妮子长大了,以后必须得注意点了。”赵宝玉苦笑了一声,喃喃道。从小到大,他一直把柳依依当成亲妹妹看待,可从来没有过任何非分之想!柳依依突然拿着牙刷和水杯走了进来,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然后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红彤彤的一张脸说道:“宝玉哥哥醒啦?”“嗯。”赵宝玉有些心虚的点点头,笑着回应。“昨晚忘了

  • 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14章

    原标题: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14章小说名称: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第14章凶戾,六阶金毛狮金毛狮是云家百年的守护兽,脾性尤为残忍血腥,云家不轻易放出金毛狮,一旦动用,除非见血,否则根本压制不住金毛狮的嗜血本性。让一个草包去给金毛狮投送食物,说好听了是她的福气,说暗了她就是食物。“四妹,可别喂错了腐肉惹得金毛狮不悦哟!”云灵幸灾乐祸的嘲笑道。废物撞上凶残恶魔,那是必死无疑的结局!云轻狂站起身,冷淡的目光环顾,众人个个扬长脖子等着看好戏。就连那所谓的未婚夫,连目光都没动一下。那云家更是翘首以盼

  • 魔君大人请宽衣14章

    原标题:魔君大人请宽衣14章小说:魔君大人请宽衣第14章神医出手四周立刻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当中,江云廷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举动,立刻将苏依依拉到了身后,虽然他明白,自己不是这名男子的对手。对方却出乎意料的冷冷一笑,从苏依依的脸上挪回目光,伸手在那通缉榜上添了几笔……胸?冷酷的声音响起,“这女贼偷走了君上贴身的东西,若有人抓到,便可揭下通缉榜,到夜凰楼领一铜板。”留下这句话,黑衣男子便转身大步离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清风之中。一阵沉默之后,有人将注意力挪到了那画像之上,“长得这么丑,这女贼早就该

  • 校花的灵王保镖14章

    原标题:校花的灵王保镖14章小说名称: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4章初音的挑衅这个灵王,自然就是我们的梵天了,只见他站起身走到初音近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睛微微一眯,邪邪的一笑。“啪啪!”梵天突然伸手在初音的身上连续拍打两下,笑道:“如果你愿意陪着冰冷的死尸在这里住一晚上,那么你就继续装昏迷!”初音睁开眸子,坐在沙发上,漂亮的脸蛋非常平静,望着梵天,带着一丝娇嗔道:“灵王大人怎么能这么粗鲁呢,也不知道怜惜一下女孩子,这样能叫真男人嘛!”初音一直都在装昏迷,在她即将昏倒的瞬间,还保留一丝清明,她使劲咬碎了

  • 弑神之王14章

    原标题:弑神之王14章书名:弑神之王第14章狼群“吼……”这一生兽吼,真的是振聋发聩,附近的飞禽走兽吓得四处逃窜,唯恐避之不及。而后,一只只绿色的眼睛,从远处极快地靠近,这群狼妖的数量,竟是多了数倍!南宫婉和何秋还没从胜利的喜悦中反应过来,已经傻眼了!这群狼妖中,居然有三级妖兽的存在!显然,他们惹到了狼群!林易退后几步,目光游离,手中剑猛地一劈,便在旁边的古树上劈开一道裂缝,里面是一个已经腐朽的树洞。“进去!”林易命令道。南宫婉和何秋早就吓懵了,赶紧钻了进去,“林易,那你呢!”“我引开它们!”林

  • 权少的重生悍妻14章

    原标题:权少的重生悍妻14章小说名字:权少的重生悍妻第14章今晚……什么也不干“因为,你很想得到它。”男人像个高雅贵族,迈着如美洲豹般优雅的步子走到她面前,深蓝神秘的眸子低垂看她,完美的唇角带起一点弧度,淡淡的笑容带着一丝惋惜,“可惜……就是能力不够呢。”唐姒感觉他的话另有所指,却又猜不透他到底想说的是什么。于是冰冷着声音说道,“我能力够不够,与你无关;我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不需要别人施舍。”前世,她最爱最信任的人,都能联手背叛她;想到这个,她眼眶微润,连呼吸都觉得疼痛。而此时,眼前这个陌生男人跟

  • 囚心锁爱14章

    原标题:囚心锁爱14章书名:囚心锁爱第14章你很像一个人这是一个装饰的异常华丽的包厢,看着反倒像是酒店内的总统套房。一张加长型的双人床被赤裸裸展现在二人面前,一时间引人散发无限遐想。莫天轻咳一声:“额,游知给提供的地方,就……凑活着吧。”庄晓也不是那些还没出校园的清纯小女生,只是简单瞥了一眼便独自找了条椅子坐下,直接切入了正题。“关于庄庄,我们谈谈。”许是没想到庄晓这么爽利的性格,莫天眼里闪过一丝趣味,也在一旁的沙发坐下。“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的名字。”他慵懒的声音带着一股淡淡的磁性,惹得庄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