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鬼医神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41:4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鬼医神针

第一章 父亲的诊所

有些事情,知道了,比不知道还要痛苦。《鬼医神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父亲是名医生,远近闻名。他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诊所。那是一个电闪雷鸣的深夜,我被尿憋醒了,看到父亲的诊所还亮着灯,到窗边一看,发现父亲竟然在给一个女人脱衣服!

那是一个身穿红衣长得非常苗条的女人,因为她背对着窗户,我只能看到她的后背。她脱了衣服后,皮肤异常白皙。而我父亲,却将手伸手了她的后背……一见这情景,我忍不住“啊”了一声。父亲与那女人突然转过了头来,我大吃一惊,忙蹲下身,生怕被父亲看见了。

我的心中,五味杂陈。版权http://www.huijindi.com/我一直以为,父亲的这家诊所,形同虚设,因为病人来看病抓药,都是直接去我家,只有晚上的时候,父亲才偶尔去诊所。每去一趟诊所,父亲都要回家躺几天,像是大病了一场。我母亲就叫他把诊所拆了,不要再去,可父亲没同意,因这事,我父母经常吵架。

这一次,父母又吵架了,吵得很厉害,母亲一气之下去了外婆家。这个晚上,我被尿憋醒,来到诊所,见屋里有灯光。那是煤油灯。我见门关着,本想去敲门,突然想起父亲跟我说过,晚上不许我来诊所。网站huijindi.com若让他发现我来了,岂不是要骂我?我想看看一父亲到底在不在,便踮起脚跟从窗户往里看。

结果这一看,让我发现极了那不雅而惊讶的一幕。

难怪父亲不让我晚上来,原来,他背着我和母亲在诊所里搞女人!

我想冲进去,但又怕父亲骂。

不一会儿,父亲就出来了。他一看见我,非常生气,问我来这里干什么,并且粗鲁地抓着我的手往家的方向走,说以后我若再来,就打断我的腿。我奋力反抗着,冲父亲叫道:“我告诉妈,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话音刚落,父亲骤然停下了脚步,蹲下身,紧盯着我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要告诉妈!

父亲双目一沉,又问:“你看到……她了?”

我说是的,我还看到你脱她衣服了。

父亲沉默了,半晌,摸着我的手,一字一句地说:“听着,今晚的事,你不许跟任何人讲。说明huijindi.com你看到了谁,也不许说。要是你敢说出去一个字,我……我就把你赶出家!”

从父亲的眼中我看到了一丝冷光,当场吓得惊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了。

谁知第二天,父亲就给我喝一种药汤。

这药汤不知用什么做的,跟水一样,没有一点颜色,但是,味道极怪,像冰一样冷。我当时直接将喝到嘴里的水给吐了出来。父亲非常生气,硬是逼着我将那碗药汤喝下了。我当时差点就吐了。汇金地

接下来,我的恶梦就来了,总是看见床前有人影来回晃动。

并且每隔七天,父亲就要我喝那种药汤。一开始我极力反抗,坚决不喝,但在父亲的淫威下,我硬是给灌了下去。后来我学乖了,一开始在父亲面前很顺从地喝下那碗药汤,父亲见此,也没有再盯着我喝,我趁父亲没看见,就将药汤给倒了。

喝了一阵后,有一个晚上,父亲指着他诊所里的一个女人问:“屋里有人吗?”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父亲点了点头,然后说,以后我不用喝药汤了。

我一直不明白,父亲给我喝的药汤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要我喝,难道跟他诊所里出现的女人有关?

但是没想到,过了几天,我的眼睛开始痛起来。《鬼医神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父亲将我的眼睛检查了一遍后,愁眉苦脸地,又开始叫我喝那种药汤。

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再读书,为的就是能在家里喝药汤。

其实,那药汤,我根本就没有喝。

而我父亲医术高明,医好的病人没有一万也有上千,但是,他却治不好自己的病。

从我拥有记忆起,我父亲就一直体弱多病,这一次,他病得更厉害了,躺在床上一连两天两夜没有醒来。我和母亲慌了,忙将他送进了医院。

经过医生的救治,我父亲醒来了,但身体还是非常虚弱,医生要求他住院。我父亲不同意,说他的病自己清楚,不需要住院,我母亲生气了,他这才勉强同意在医院住两天。

我家在农村,家里有鸡、鸭、猪要照料,我留下母亲在医院照顾父亲,连夜赶回去。

在我走之前,父亲对我千叮万嘱,明天一定要记得喝药汤,并且,晚上不能去诊所。我随口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后,我好奇心极盛,父亲叫我不要去诊所,我偏偏要去。但是,在诊所里,我没发现什么异样,我随之也兴趣陡减,回家了。

这时天已经黑了。鸡、鸭也进窝了。

吃过晚饭后,我躺在床上,准备玩手机,却发现手机不在身上。找了一阵才想起,我下午将手机放在诊所里充电,回来时忘记取了。

我决定去诊所把手机拿回来。

到了诊所后,感觉屋子里凉飕飕、阴森森地,心想父亲晚上偷情的地方果然不是好地方,正准备回家,一阵冷风吹来,天空竟然下起了大雨,打在窗户上啪啪响。我忙去关窗户。一个闪电打下,眼前亮了一大片。

突然,我看见门前不远处出现一个黑色的怪影。像是人,但又不太像,因为,那黑影弯腰驼背,更像是一只怪兽。更诡异的是,那黑影,有两个头!

怪物。鬼。这是我心里首先就出现的两个想法。

闪电出现的时间不过一两秒,闪电一灭,眼前便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了。更可恶的是,随着刚才那闪电一打,电也停了。

刚才一定是出现幻觉了,我拿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芒,以最快的速度把窗户关好,下意识地走到门前,检查了一下门,见门已栓好,这才如释重负。

我决定今晚不回去了,就在诊所睡,因为,诊所里有一间卧室。

就在我转身准备去卧室睡觉时,“砰砰……”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而且,声音非常激烈。我心一紧,是刚才我看到的那怪物来了吗?我紧紧盯着大门,丝毫不敢动弹,生怕那怪物一脚将门踢飞,然后猛扑而入。

突然,我听到一阵喊声。

“医生,开门!医生,请开开门!”

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是有病人来求医吗?可我又不敢去开门,刚才那怪影令我害怕,万一这声音是那怪影发出来的,那我岂不是引狼入室?

这时,敲门声和呼喊声依然在响起。

“医生,在家吗?请开开门。”

我咽了咽口水,壮胆问:“谁?”

外面那人立即回道:“是我,我是敏村的,我妹妹病得很严重,请开开门,救救我妹妹。”

敏村,是我隔壁村。

我犹豫了片刻,最终仁义战胜了胆怯,便拿着手机去开门。

打开门,便看见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外,全身湿淋淋地,背上还背着一个。而我将门一开,那个姐姐叫了声“医生”然后就直接一头朝我栽了过来。

我将忙她扶住,感觉到她的身体冰凉冰凉。

这时我也不害怕了,忙不迭将她背上的妹妹给接了过来。对方似乎已昏迷,完全站不稳,我只得抱起她,放到诊所里的床上。一摸她的额头,吓了一跳,像是摸在热铁上。

“怎么这么烫?”我问。

这么烧,还不会把人给烧傻了!

身后的女孩进屋后边关门边说:“我妹妹烧了两天了,把我急坏了,所以我连夜背到你这儿来,希望医生你能救救我妹妹。”

我用手机照了照这位姐姐,见她不过二十来岁,衣服全湿透了,像是从水里爬出来的一样,长长的头发凌乱地贴在肩上和脸上,还在落着水。脸蛋儿苍白,但挺俊俏。只穿着一件白色衫衣,这时衣服紧贴在身上,胸部高高突起,甚至那两颗小红点也清晰可见。

太漂亮了,身材太好了!我暗自咽了口口水。

第二章 姐妹

发现我盯着她看,她忙将双手挡在胸前。尽管如此,她那妙曼的身材及外泄的春光依然毕影毕现。

“怎么穿得这么少?”我问。现在是春天,温度还低着呢,她穿这么小,又被雨淋湿了,绝对会生病。

“我把衣服给妹妹穿了。”她催促道:“你快看看我妹妹吧。”

我哦了一声,转身去看床上的妹妹。她果然穿了两件外套,而这一看,吃了一惊,我发现,这两姐妹长得一样。

“双胞胎?”我问。

姐姐说:“不是,我妹妹比我要小两岁,只不过我长得很像。我叫白素素,我妹妹叫白晶晶。”

真是一对迷人的姐妹花,我想。

白素素又焦急地催促道:“医生,请帮我妹妹看看吧。她病了好多天了,去了镇上的医院,医生一直治不好。我奶奶说家里没钱了,不给我妹妹治了,就把我妹妹接回家了。我见妹妹病得实在太重,又听说你这里医术非常高超,所以就背妹妹来你这里。”

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我父亲是医生,但是,他从不当着我的面治病,也不许我学医。可以说,我对医学,跟普通人没有两样。

“其实我不是医生,我父亲才是医生。”我只得如实说道。

白素素啊了一声,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但立即又说:“你父亲是医生,你从小耳濡目染,至少也懂得一些医学常识,你就帮我看看妹妹吧,你要是治好我妹妹,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我没钱,要不,要不我给你做老婆吧。”

我心一动,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棒的女孩做我老婆,别说治好她妹妹了,就是再治几个病人我也愿意啊。不就是发高烧么?我也发过高烧,知道怎么治,除了吃药,就是打针了。

“先治好你妹妹再说吧。”我说着便去找药。

药很好找,我找到一小包布洛芬,叫白素素用手机给我照明,我将药倒在水杯里,放了点水,待药熔化了,便走到床前扶起白晶晶,让她傍在我的肩上,然后给她喂药。

可白晶晶的嘴闭得紧紧地,药怎么喂都喂不进。白素素哭似地问:“医生,我妹妹不肯吃药,这怎么办啊?”

我说不肯吃药,那只能打针了。

不过,我找遍了诊所,也没有找到针和药水。

我只得打电话给我父亲,把情况说了,当然,我没有说我在诊所,而说是在家里。我父亲很生气,说我不是医生,怎么胡乱治病?万一治错了怎么办。我说我也没有办法,人家上门来了,又病成那样,难道还把人家赶走不成?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父亲沉默了半晌,这才说家里有针和药,不过在他的卧室里,还告诉我用什么药。

我找来一根蜡烛,点上,见白素素和白晶晶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担心她们受凉,便说我回家去找两件衣裤来给她俩换上,叫她先等我一会儿。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家。

在父亲的卧室里,果然找到了针和药水。

当我回到诊所时,发现诊所的门关着,我轻轻一推,门开了。但是,客厅里并没有人。床上也是空的。

白素素和白晶晶两姐妹不见了!

她们不会走了吧?

借着手机的光,我见地上和床上有渍水,并且,在床的一头还有几件衣服,包括女孩子的内衣内裤。

衣裤都在,人去哪了呢?

突然,耳边传来一丝声音。我心一沉,这是女孩子的呻吟……而这声音,似乎非常痛苦。

这声音,是从卧室里传来的。

我慢慢朝卧室走去,一颗心七上八下地。这里除了我,只有白素素和白晶晶,她两姐妹在卧室里干什么?诱人的声音,令我浮想联翩。

小心翼翼地来到卧室门口,只见里面点着蜡烛,一丝丝冷风在室内盘旋,导致那微弱的烛光左右摇曳。

呻吟声是从床上传来了。被窝高高凸起,并且微微蠕动,让人很容易想到,被窝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搞事情。

但是,她们是姐妹俩,能搞什么事情?莫不成我刚才走了后,来了个男的?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我心里,已经疑惑、怒意参半了。

于是,走到床前,我抓住被窝一角,一把将被窝拉开了。

顿然,赤白白的两个女孩玉体映入眼帘。

是白素素和白晶晶。她们都赤身裸体,又细又白的长腿,曲线柔美的后背,以及饱满得像两只大桃子的胸部……令我半天没回过神来,眼睛也像被钉住,一刻也移开不了了。

这是我头一回看见女人的裸体,并且,同时是看到两个!

而她们的姿势,也令人血脉喷张。白晶晶仰而躺在床上,而白素素压在她身上,双手捧着她的脸,与她嘴对嘴。这情形,很像爱情动作片中的“战斗”情景。

可她们都是女的,怎么能做那事?

当然,我之所以能判定上面的是白素素,是因为,下面的那位一直闭着眼睛,只在轻声呻吟,并且神色较为痛苦,这显然是有病在身的白晶晶。

同时,在她们来的时候,我也细心地观察到,白素素比白晶晶的头发要长一些,长至及腰,而白晶晶的头发,只到达胸前。并且,白素素的皮肤比白晶晶要白一些。

随着我将被窝拉开的一瞬间,白素素的动作嘎然而止,然后抬头朝我望来。一看到我,“呀”地一声,赶紧抓住被窝盖在她的身上。而在她拉被窝的时候,因为身体向上倾,胸部下吊,更显得丰满。白晶晶却伸手去抓白素素,想要将她抱住,不舍得她离开似的。

将被窝盖在身上后,白素素只露出一个脑袋,望着我说:“医生,你……你回来了。”

我怔了怔,问:“你们怎么……怎么……”差一点就要说:“你们好快活,我也要来一个。”

白素素解释道:“你不是说要给我们拿衣服来换吗?我就把我和妹妹的湿衣服都脱了。因为太冷,我发现这里有床和被窝,我就带着我妹妹来床上了。因为我妹妹一直喊冷,所以我就……抱着她。”

是这样的吗?可抱她,也不用趴在她身上抱吧?

你这不是在抱她,好像在……她。

我看了看手中的衣服,说道:“我家里没有别的衣服,我拿了我的来,你们将就着先穿上吧。”说完,我将衣服放在床头。

白素素道:“谢谢你,医生。”

我说我姓杨,叫杨小刀,你叫我小刀好了。

白素素却说道:“谢谢你,刀哥。”

我来到外面的处诊室,等了一会儿,白素素走了出来,对我说:“刀哥,我穿好了。”

她穿着我的一套运动服,看起来挺合她身,显得她精神勃发,飒爽英姿。

我说好,我去给你妹妹打针吧,这是退烧针,打了这一针,你妹妹的病应该就会好的。

白素素连声感谢。

进得卧室,我将药水吸入注射器里,见白晶晶的衣服也穿好了,便叫白素素把白晶晶的裤子脱了。白素素哦了一声,一下便将白晶晶的裤子给扯了下去。因为没有穿内裤,白晶晶的下面那神秘地带赫然入目,我赶紧偏过头,说道:“翻过来,打屁股针。”

“哦哦。”白素素忙不迭将白晶晶翻过身。

我弯下腰,一见白晶晶的翘臀,又心猿意马起来。

白素素催促道:“刀哥,快打啊。”

我回过神,叫白素素按着白晶晶,别让白晶晶动,不然,她要是挣扎起来把针头给弄断了,那可就麻烦了。

待白素素按住白晶晶的后背和双腿后,我把针猛地刺入白晶晶的左臀。

“唔!”白晶晶呻吟一声,臀部扭曲起来。

我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去按住臀部。而手一按下去,一股柔软的触感从手掌间瞬间直传了上来。

第三章 少女沐浴图

没想到女孩子的臀部也这么柔软。我感觉这样按着也有些不妥了,但也没有办法,谁叫白晶晶在扭动呢?

好在很快注射完毕,我松开手,摸了摸在白晶晶左臀上注射的地方,叫白素素用棉签在上面压着。

白素素抬起头问:“刀哥,可以了吗?我妹妹的病会好吗?”

我也不知道,毕竟我是病急乱打针,死马当活马医啊,但不想让白素素失望,便应道:“应该没问题了吧,刚才打的是退烧针,过会儿烧就会退了。”

“哦,谢谢你刀哥。”白素素给白晶晶穿好裤子,又轻轻地盖上被子,站在一旁说道:“只要你能帮我治好妹妹的病,要我干什么都可以,要我死,我也愿意。”

真是一个好姐姐啊,我暗暗称赞,朝白素素看了看,见她穿得单薄,怕她着凉,叫她到床上去。白素素说她不冷。我说白晶晶病得这么厉害,为什么不送医院去。白素素叹了一声,道:“先前送去过医院,医生没治好。因为我们跟着奶奶,奶奶重男轻女,不怎么喜欢我和妹妹,又舍不得钱,所以就没继续给我妹妹治病。”

“那你爸妈呢?”我问。

白素素神色忧伤,幽幽道:“我妈在生我们时,难产死了。我爸在外地打工,一年才回来一次。”

真是可怜的孩子,我暗自叹了一口气。

白素素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道:“刀哥,我和妹妹出来很久了,我奶奶还不知道呢,我得回去了。”

我见外面这么黑,叫她打个电话回去,白素素却说她奶奶不会接电话,又说要回去拿她和白晶晶的衣服来换,不顾我挽留就往门外走,我见留不住,拿了个手电筒给她。

望着白素素娇小倩细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我的心莫名涌上一股凄凉与怜悯,真担心她会在黑夜中出什么意外。

若不是要看着白晶晶,我一定会陪她回去的。

而在白素素走了没多久,白晶晶的烧不但没退,竟然还开始说起胡话来。我一摸她的额头,滚烫滚烫,但是,她浑身打着冷颤,牙齿磨得铬铬响。

她这是冷。

只有将高烧退了,她才不会觉得冷。

而打针不起作用,我只能用物理退烧方法。

我将诊所找了个遍,发现这里竟然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也不知道父亲是拿什么来给病人治病的,难道仅仅是望、闻、问、切就行了?

没办法,我只得抱起白晶晶去我家。

路上,白晶晶全身都在颤抖,我用脸贴着她的脸,发现烫得像是火一样了。

千万别烧傻啊,这么漂亮的姑娘烧傻了可就可惜了。

一到我家,我将白晶晶放在我床上,立马打来一盆温水,放上酒精,在白素素额头、手掌和脚掌间擦。

但是,持续了十来分钟,不但没有效果,白晶晶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差一点就要从床上弹跳起来。而且,白晶晶的胡话说得更严重了,嘴里念唠道:“姐姐,走开,我不要……”“你不是我姐姐,你快走……”“妈妈,妈妈……”

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再这样下去,白晶晶迟早烧傻。

现在怎么办呢?为什么偏偏今天父亲不在家里?

见白晶晶的脸色越来越差,已经毫无血色,并且,变得腊黄了,我心急如焚,起身找来了个大木桶,倒满了温水,在里面倒上半瓶酒精,然后走到床前对白晶晶说:“你一定很冷吧,我没有办法了,只能把你放在温水里。要脱光你的衣服,希望你不要介意。”

说着,我拉开被窝,便去给白晶晶脱衣。

脱掉外套后,白晶晶里面穿着我的一套保暖衣。衣服紧贴在她身上,完美的起伏线条展现在我面前。

我又麻利地将她的上衣脱下了,只见她优美性感的脖颈正难耐的微昂着,两只大白兔立即跳了出来,两团浑圆,晃过来荡过去,立时我四肢酥麻,脑袋发空,再看到那玉乳上颤巍巍立着的一点红梅,坚挺粉嫩。

一见此景,我口干舌躁,恨不得扑上去大朵快颐,但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做。

我又赶忙将她的裤子脱了,两条光滑笔直的玉腿展露出来,纤细挺直的骨骼,配上白润透亮的肤色,再加上紧致均匀的肌肉,美伦美奂。

“艺术品”!

看到眼前这美腿我脑中闪过的就是这三个字,然后疯狂的表达着我要抓着这双腿,用手慢慢抚摸,自下而上一寸寸细细感受,然后用力分开她们架到腰侧,或是放到肩上……不能再想下去了,我的裤子被顶着生疼,不行了得去趟厕所,实在是胀得受不了了。

但在这之前,我将白晶晶抱起来,轻轻地放在了木涌里。

等我从厕所出来后,看到的又是一副喷血的画面,刚刚才消下去的火又点燃了,只见白瓷浴缸里她裸体横呈,一身的细皮娇肉,完美的女人裸线,前突后翘,浴缸里的清水一波一波轻轻涌向她的娇躯,她那娇嫩的花蕾在我的胸前微微捣动,她就像一条美人鱼,在水中尽现迷人光彩,令我心猿意马,如梦如幻。

太美了!

令人直想犯罪。

我恨不得跳进水桶里,跟白晶晶来个鸳鸯戏水。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白晶晶是个病人,我怎么能对一个病危之人做这种无耻之事?

渐渐地,白晶晶的脸色好看了些,不再惨白惨白,我一摸她的额头,感觉不怎么烫了,而白晶晶也停止了说胡话,我心中的石头稍稍落下,尝试着喊道:“白晶晶?白晶晶?”

白晶晶本闭着眼睛,这时眼皮子动了动,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也许是眼色朦胧,她看了半晌才把我看清。只见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与疑惑,然后左右看了看,也许发现人陌生,地方也陌生,因此疑问更大了。最后她意识到自己在水里,于是,低头朝身体下看了看。而这一看,令她双目直瞪,陡然发出一声尖叫:“啊——”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

好在她有病在身,没有力气叫太久,也没有电影里演得那么夸张。只见她才叫了不到两秒钟,便将双手捂在胸前,望着我问:“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解释道:“我是——医生。你病了,发烧很严重。是你姐姐把你背到这里来的。”

白晶晶怔了怔,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紧盯着我问:“你……你说什么?”

我又把刚才的话重说了一遍。

“你说谎!”白晶晶又朝水里看了看,将自己捂得更严实了,又问:“是谁脱了我衣服把我放到桶里来的?”

“是……是你姐姐。”我并没有想骗她的意思,实际是善意的谎言。

“你骗我!”白晶晶杏目圆瞪,“是你脱了我衣服,把我放进来的。”

我微微一怔,难道她知道?我以为她病重昏迷了过去,我干了什么她都不知情呢,幸亏我没有趁病摸身,不然……见她目光不善,我只得承认:“好吧,是我脱的。不过我也没有办法,你姐姐回去了,你又发烧很重,若不把你放在水里,你会烧傻的。”

“你才会烧傻!”白晶晶更生气了,“你还看什么看?还不转过身去?”

我忙收回目光,转过身,说道:“如果水还热着,你就再泡泡吧,我先出去了。”

出了卧室,我去找了条毛巾,准备给白晶晶擦身子。可一进卧室,却发现木桶里空空地,哪里还有人?

然后,我发现白晶晶坐在床头,用被子紧紧包裹着自己,一脸敌意地望着我。

我扬了扬手中的毛巾,问她还要不要。

“不要了。”白晶晶问:“我到底是怎么来这里的?我奶奶呢?”

“不是说了吗?你奶奶没来,是你姐姐把你送来的。”

“你撒谎!”白晶晶立即叫道:“我根本就没有姐姐!”

第四章 水中之物

我以为我听错了,她没有姐姐?白素素不是她姐姐?

或许说,白晶晶说的是气话?她不承认白素素是她姐姐?

“白素素,不是你姐姐吗?”我问。

白晶晶反问:“谁是白素素?我根本就不认识!”

我不想再跟白晶晶讨论这个话题,这个白晶晶看起来有些泼辣,跟白素素的性格截然不同。我脱光了她的衣服,还看了她的胴体,要是她拿这个说事,只怕有得我受了。

“那你先休息休息,有什么事叫我吧。”我说完扭头就走,却听得白晶晶叫道:“我要喝水。”

我去给白晶晶倒来了一杯温开水,见她没穿衣服,便说:“你的衣服都湿透了,先穿我的吧。”

“不穿。”白晶晶翻了个白眼。

不穿就不穿,我见白晶晶似乎气色不错,烧应该退得差不多了,就去我父母的卧室睡觉了。折腾了一个晚上,可把我累得,要不是先前有美女和玉体欣赏,眼皮子早合了。

一倒在床上,我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挺香。

潜意识里,我感觉到床前有人,睁开眼睛一看,一个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是一个女人,三十多岁,很苗条。在我眼里,她是一个怪人。我每次看到她,她都穿着一套黑色的风衣,头戴一顶黑帽,同时,也戴着一顶墨镜,不管白天黑夜。她那白皙的皮肤跟这一身黑色的打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自称是我父亲的朋友,也是个医生,要我叫她琼姨。

而我第一次看到她,是她在欺负我父亲。在诊所里,她把我父亲推在了墙上,伸手就要去掐我父亲的脖子,我大吃一惊,下意识就要叫出口,但是,因为我是偷偷来诊所的,怕被我父亲知道,所以不敢叫。

琼姨的手就要掐到我父亲脖子上时,停顿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低声对我父亲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走了。

结果第二天,我父亲就大病了一场,全身散架了一样,下不了床。尽管如此,父亲还是叫我去熬药汤,熬那我喝了两次差一点就要将肚子里的东西全吐出来的药汤。

熬好后,我端着药汤坐在家门前,一阵唉声叹气,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非要我喝这难喝的东西。

就在这时,琼姨出现了,她叫我不要再喝这药汤了,因为,这药汤,能令我失去记忆。

我不相信,因为我觉得父亲没必要这么做,毕竟,我是他儿子啊。

琼姨说,我父亲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我忘记一段我不该看到的一段画面。这让我立马想起父亲在诊所里脱女人衣服的事。

但是,我还是半信半疑,父亲虽然对我凶了点,但也不至于为了在外面搞女人而让我失忆吧。

琼姨说:“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熬药汤的药材中是不是有一条全身黑纹的鱼?”

我说是的。

琼姨问:“你知道那鱼是什么鱼吗?”

我说不知道。

琼姨说:“那叫食尸鱼。”

据琼姨的解释,食尸鱼,顾名思义,就是食尸而活的鱼,这种鱼,人吃了后,会丧失一部分记忆。如果吃得多了,有可能会变成呆子。

我不相信父亲会这么做,所以,叫琼姨马上走,别再挑拨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琼姨说:“我之所以告诉你真相,是见你聪明,不想你变成傻子。如果你不信,我带你去看看,你父亲是在哪里捕的鱼。”

其实我也问过父亲,那鱼是在哪里捕的,父亲没说,只阴着个脸叫我不要问。我也很好奇,这鱼来自哪里。

于是,趁父亲和母亲都睡了后,乘着月光,我拿着个手电筒,跟琼姨来到了后山的一座小湖泊前。

这湖泊不大,约摸三四十平方米,平时我们很少来这里,因为听村里人讲,这湖里有水鬼,经常淹死人。

这时,月光如纱一般照在湖面,湖水不惊,寂静无声。湖面呈暗黑色,倒映着天上的月光,像是一副颜色暗淡的画。又因为想到湖里有鬼,令我心惊肉跳地,有些后悔来了。

琼姨看了看我,说你好歹也是个男子汉了,胆子这么小。

我被她一激,将头一昂,不服气道:“谁说我胆子小?我若胆子小,就不会来了。”

琼姨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然后,来我来到离湖泊很近的一颗大树边停下了。

琼姨在地上摸了摸,竟然摸出一条铁链来。而这条铁链,一声延伸到水里。

一见此景,我的心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琼姨说:“铁链的另一头,是你永远也想不到的东西。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我点了点头。

琼姨望着我又问:“你不害怕?”

我摇了摇头。

琼姨说:“在看之前,你要向我保证两件事。第一,不能跟任何人说起我,特别是你爸;第二,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你看到了什么,特别是你爸。做得到吗?”

“做得到。”我咽了口唾沫,感觉喉咙干巴巴地,手心不由冒起了一股冷汗。

琼姨满意地笑了笑,道:“那好,现在你把铁链另一头绑着的东西拉上来。”

我抓起铁链,拉了拉,另一头纹丝不动,非常沉。

那另一头到底绑着什么呀?我满腹疑惑,于是用足了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铁链动了。但是,我要将它拉上来,还得费一番功夫。

我看了眼琼姨,叫她过来帮忙。

琼姨动了不动,“如果这个东西你都拉不上来,你还能干什么?”

我不再多说,抓紧铁链,一咬牙,身子往后倒,沉喝一声,下面的东西终于被我再次拉动了,并且,开始慢慢地被我拉着往上浮。我边拉边往后退。没想到铁链的另一头还挺长,我足足退了十来米,终于,那东西浮出水面了。

我定睛一看,是一个方形黑色的东西,像是一个木框。

“啪啪……”从那黑物传来一阵水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横冲直撞。

越往上拉,那声响越大。我可以判定,那应该是鱼。

终于将那黑物拉出了水面,我如释重负,扔掉铁链朝那黑物走去。

待近了,我用手电筒一照,倒抽一口冷气。

这哪里是什么木框?分明是一具棺材!

不过,这棺材很特别,只有两个脸盆大,像是用石头雕刻,呈黑色。并且,一般的棺材是四个角,而它,却是七个角。

迷你七角棺材。

这是我父亲放在湖泊里的吗?他为什么这么做?

这时,棺材里再次传来一阵“啪啪”的声响,应该是鱼见没有水,开始挣扎了。

莫不成,父亲用它来捕鱼?

在我们这儿,经常有人在河边、田间捞泥鳅、鳝鱼、河虾,用的是网,还从来没有见过用石棺的。

我疑惑地望向琼姨。

琼姨说:“你打开看看。不过你一定要记住,我刚才跟你所说的两条。”

我蹲下身,用手电筒将石棺再次照了好几遍,发现这石棺有七面,每一面都有两个指头大小的缝隙。这缝隙成锥形,应该是防止进去的鱼出来。

而在石棺的盖子上,有一把小锁,需要用钥匙才能打开。

我没有钥匙,莫不成用石头砸?

琼姨将手递了过来,手中正有一把钥匙。

我问:“你怎么有钥匙?”

“别问,你打开就成。”琼姨淡淡地道。

我接过钥匙,小心翼翼地将锁打开了。然后用力一提,将棺材盖给提了起来。

将棺材盖放在地上后,我便迫不及待地朝棺材里望。

而这一望,令我惊叫一声,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鬼医神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医神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网游之沉浮天下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网游之沉浮天下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网游之沉浮天下目录预览:第三章沉浮大陆第四章体质属性第五章大甲鱼第六章月刃第七章鞋精灵第三章沉浮大陆沉浮历167165年,异族入侵,魔物横行,沉浮大陆陷入危难之中,人类的勇者四处找寻伙伴一同抵御外族的入侵,并踏上了消灭魔物的征途。而此时,各国霸主征战不休,烽烟四起,战火连天,民不聊生,苦不堪言,无数人们纷纷拼死抵抗,沉浮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嘭~”“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准希认真欣赏着《沉浮》的宣传片,强悍的物理技能,华丽的魔法技能,画面犹如亲

  • 小说:半截手指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半截手指在线阅读小说名:半截手指目录预览:桂花魂里面删去的部分文字第三十九章:暗之力!第一章:精致的银戒第二章:困惑渐起第三章:第一次接触桂花魂里面删去的部分文字虽然,这些也都不能说明什么,连川小涛是不是恨过她,她都是不知道的,反正对于这件事她一直都是耿耿于怀的,她说:“如果不是她对那个男人那么执着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对于这件事我倒是保持沉默,毕竟,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再去讨论也变得没有什么意义了,而那很可能也就是我们之前所谓的那种我们一直都不清楚却又一直挂在嘴边的一样—

  • 小说:我是一只妖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是一只妖在线阅读书名:我是一只妖目录预览:第三章:杨若涵和李韶雪第四章:再次重创,恐怖的噩梦!第五章:找上门来第六章:妖魄的秘密第七章:试探,妖族管理局第三章:杨若涵和李韶雪“若涵啊,你在这住了有半年,阿姨对你还不错吧?”“嗯……”“那你可不能给阿姨找麻烦,今天那要债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真不怪我,是我前男友借的钱,他们找不到他只好来找我,但阿姨你放心,我绝不会给你添麻烦,今天的事不会再发生了。”隔壁房间,一连串的对话声传来,这并不关我事,却让我有些发愣,因为杨若涵之所以愿意

  • 小说:暧昧不可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暧昧不可爱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暧昧不可爱目录预览:chapter.3不得善终的记忆chapter.4悦己舒颜希又会chapter.5缩在龟壳里的勇气chapter.6要委曲求全多久?chapter.7回忆可忆不可回chapter.3不得善终的记忆回忆播放。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雨夜。张妈妈离开她的那个夜晚。离开的前一天张妈妈来看她,她兴高采烈去车站接她,让她欣喜的事是从前总是张妈妈送她,这次她能去接她。林落心像是被放逐的囚鸟,一路狂奔去车站。丢掉了那份矜持,忘却了令她懊恼的那些事。任凭喜

  • 小说:混沌之王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混沌之王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混沌之王目录预览:第三章闯族会第四章求虐第五章天罗学宫第六章初试百丈岩第七章多么痛的领悟!第三章闯族会“哈哈,老子果然是天才。”叶胜站起身来,十分开心,他能感觉到体内那种澎湃的力量,一旦爆发出来,必然造成惊人的破坏力,相比起来,以前在地球上的打架根本只是儿戏。“大哥,真元一重天连入门都不算啊。”紫府内的混沌开口说道。叶玄问道:“汤圆,我什么时候可以达到真元五重天?”修炼的时间当中,叶玄觉得混沌这名字不好听,就给它取了个汤圆的名字,它也不知道汤圆是什么,反而

  • 小说:我死以后的故事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死以后的故事在线阅读小说名:我死以后的故事目录预览:第三章:死亡,异变第四章:食欲第五章:香味,发狂第六章:请客第七章:故事第三章:死亡,异变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了,似乎爬了很远,又似乎搭了个便车,那司机还差点被我吓得尿了裤子,因为我浑身都是血迹。“唔……抱歉,我遇到劫匪了。”我随口扯淡道。那个肇事司机一发现自己撞死了人,甚至还把个漂亮姑娘压烂了,吓得立刻就逃之夭夭了,虽然这种行为让人很鄙视,但……随他吧,这货没有想杀我灭口就已经是万幸了,要知道现在的某些司机可是很凶残

  • 小说:穿越之法医下堂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法医下堂妃在线阅读小说:穿越之法医下堂妃目录预览:第三章小娟之死(一)第四章小娟之死(二)第五章小娟之死(三)第六章小娟之死(四)第七章初见老太妃第三章小娟之死(一)清晨,小鸟停驻在榕树之上,叽叽喳喳的乱叫,似乎正在对话。八月秋高风气爽,迎面吹来的凉风,刮起耳旁两边的发丝,清爽扑面。孟媛平坐在铺着旧衣裳的地上,正面对着井水,做着她自穿来的第二天便不间断的强身健体运动————瑜伽。只见孟媛双脚微张,双手置于头顶左右侧,一个用力,腰身向上挺,形成一个圆月的形状,保持着这种状态,呼

  • 小说:穿越之傲雪无痕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傲雪无痕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穿越之傲雪无痕目录预览:第三章短暂的幸福生活2第四章.与箫云影的日子第五章.暴风雨来临前的日子第六章.家破人亡第七章.漂泊的日子(1)第三章短暂的幸福生活2皎洁的月光照进屋里,我睁开双眼望着天花板却久久不能沉眠,来这里已有半年的时间了,在这半年中我过得很快乐,有沈夫人的母爱,有沈老爷的关心,偶尔沈请云也会抽空来看我,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很喜欢我这妹妹。而我也完全适应了沈家三小姐的角色,我用心的学习,用心的回应爹爹和娘亲给予我的爱,或许是这一切太幸福太美

  • 小说:大红棺材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大红棺材铺在线阅读书名:大红棺材铺目录预览:第三章铜镜子里的人第四章红皮匣子第五章勾人的梦第六章梦里阴婚第七章睡进红棺材第三章铜镜子里的人望见黑影,我二话没说撒腿就跑了过去,当时也只以为是什么毛贼偷木头,因为西房的最里面听说是存着一大块儿楠木木头,不单单是现在,那时候的楠木也是价值不菲,还别说,这老板敢这么直截了当的扔在那,我也是服了。三步两步的追过去,黑影早就不见了,一排的老式房子黑洞洞的,当时我也就是傻大胆,居然也没感到怎么害怕,一路走过去望了一遍,路过正厅的时候,那里面传来咯

  • 小说:那些装B的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那些装B的人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那些装B的人目录预览:夏季的蚊子3第二章分道扬镳的日子1分道扬镳的日子2第三章一个人生活1一个人生活2夏季的蚊子3橙子踏上通向上海的火车,他带走了自己的影子之外,还带走了这个季节最后的酷热。我们站在火车外面对着远去的火车挥手,柚子问我,我们在这里挥手,你猜橙子能看得见吗?而我一直在猜想,是不是上帝知道了橙子要离开了,把我们的这个季节也让橙子一起带走了。橙子走了以后,我开始看见学校外面的大树在掉叶了。我依然喜欢像从前一样,站在学校旁边的草丛里面静静的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