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妾为夫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08: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妾为夫狂

第一章 惊魂穿越

柔软的大床上,蓝妃妃紧锁眉头,头不断的摆动,似乎在摆脱着什么。汇金地

蓝妃妃猛地睁开双眼,眼眸清明,竟似根本没有睡觉一般。

蓝妃妃深深地叹了口气,烦躁的把头发撩到脑后,拿起床柜的水杯喝了口水。

思绪还沉浸在梦中,所有的感官都工作着,仿佛她亲身经历过一般。

她在黑暗中坐了半饷,那种头皮发麻,惊恐的感觉还是不曾消减。

梦中那男人阴沉的眼神,仿佛闭上眼睛就可以想到那男人阴鸷的盯着她躲着的地方。

蓝妃妃摇了摇头,把这景象甩出脑海,光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面,打开房间所有的灯。

蓝妃妃轻靠在吧台上面,摇着手中的酒,然后一饮而尽。《妾为夫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嘲讽一笑,自己居然会被梦中人给吓到。

看着客厅那张那张自己的海报,蓝妃妃微微一笑,微举杯子敬自己!

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她终于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当红天后!

但是笑容凝结在嘴角,蓝妃妃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仿佛要从身体跳出一般,撕裂般的痛苦传来,她甚至来惨叫都来不及就倒在吧台边,爆裂而亡。

蓝妃妃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她不禁诧异,怎么会回到了梦中?

蓝妃妃起身,她注意到自己居然身着红色的嫁衣!她看了看明显更嫩白的手,她眉头紧皱,联想到自己喝酒前的那剧痛,她心下一惊,不不不!不要这样!

她猛地扑到梳妆台前,铜镜里的人儿,面如芙蓉,柔美的羽玉眉轻蹙,樱桃小嘴,显然就是她梦中那个夺了自己姐姐未婚夫的女子左若月!

蓝妃妃不禁苦笑,这么荒谬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她穿越到左若月的身上了。

想到梦中宫黎昕那阴沉威胁的眼神,蓝妃妃心下一惊。

似乎在印证自己的想法一般,有人推开了门。正是宫黎昕!他眼眸中仿佛晕染着万千桃花,波光潋滟,白玉冠束着所有的青丝,眼睛周围有着疲惫的黑眼圈,眼睛的温度刺骨的冰凉。

蓝妃妃僵在原地,脑子飞快的转着。《妾为夫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若月,宫大哥来看你了。你姐姐走了,我带你去祭奠她。”说完,不等蓝妃妃说什么便硬拽着蓝妃妃走着。

蓝妃妃心悸地盯着宫黎昕的后背,这个男人会怎么对她?

一时走神,蓝妃妃被脚下的石头绊倒,她甚至没有起身,宫黎昕依旧拉着蓝妃妃向前走着,根本不管蓝妃妃是否怎么样。身上的煞气吓得所有下人都远离宫黎昕。

蓝妃妃因为宫黎昕走得太快,而被宫黎昕拖着走,蓝妃妃咬着唇想要站起来,但是宫黎昕故意手下一用力,蓝妃妃再次跌倒在地上,蓝妃妃咬着牙,被宫黎昕拖着走。皮肤不断的在地上摩擦,血迹都印染一条血路。《妾为夫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蓝妃妃倒吸着气,小声地看着前面健步如飞的背影:“疼。”

宫黎昕丝毫没有因为蓝妃妃脆弱的声音而心软。

蓝妃妃被疼痛摩擦的受不了,索性大叫了起来。

在现代,蓝妃妃没少拍电影,所以演技也是一流的,痛苦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凄惨,皮肤是真的疼,就连脸颊都被摩擦出了血。

蓝妃妃看到目的地到了,心下一沉,果然还是低估了宫黎昕残忍的程度,他没有因为她凄惨的叫声而解恨,反而怒火更旺。

终于到了目的地,蓝妃妃心惊胆战地看着底下的盘绕在一起的蛇,蓝妃妃不禁瑟缩了一下。尽管她经历过很多,但是看见蛇窟里面的蛇还是瑟缩了。《妾为夫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宫大哥,你就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不跟姐姐争你,我什么都不要了!”蓝妃妃猛地扑倒宫黎昕的身上,凄厉恐惧的大叫着,企图让这个男人回心转意。

宫黎昕一脚踢开蓝妃妃,眼神阴鸷:“左若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蓝妃妃眼睁睁的看着宫黎昕走向寒冰床,抱着左若画的尸体,手指动情的抚摸着左若月的脸颊。

“画儿,宫大哥帮你出气好不好?”宫黎昕的声音温柔,生怕打扰了睡梦中的女人一般。

他头也没转就冷声吩咐:“白渊,把她给我推下去。”

白渊一步一步逼近蓝妃妃。

蓝妃妃慢慢的向后退着,眼神惊恐:“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蓝妃妃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便已经被白渊推下去,而下落也很快,她甚至连思量的时间都没有!

蓝妃妃正好压在几条蛇的身上,惊吓了所有的蛇,然后所有的蛇一点一点的包裹着蓝妃妃,蓝妃妃看着蛇越来越近,不禁开始发抖,脑子也开始不听使唤,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阅读huijindi.com

被压的蛇用身子死死地缠绕着蓝妃妃。

蓝妃妃惊恐的叫声被吓的哑在嗓子里。

宫黎昕温柔的看着左若画的脸庞“画儿,你看,黎昕哥哥在为你报仇。”

说完边看着蓝妃妃说着“左若月,今天我就要你就要给你姐姐陪葬!放心这里面没有毒蛇,我要你慢慢的享受着食肉之痛。”然后抱着左若画欣赏着。

蓝妃妃看着蛇一点一点缠绕着自己的身体的各个部位,冰凉的触感缠绕在她的皮肤,她不禁头皮发麻。

她不断对自己催眠,蛇是善良的,只要你不去伤害蛇,蛇是不会主动伤害她的。

蓝妃妃的冷汗的不断的滴下,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景,所有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蓝妃妃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就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可是那些路上被摩擦的伤口,被蛇冰凉的皮肤一摩擦还有点舒服。

蓝妃妃仿佛是一触即发一般,狼狈的样子,残破的衣服,磨损的容颜。无不彰显着蓝妃妃的落魄。和远处身穿华衣的宫黎昕形成比较,仿佛两人一个是乞丐一个是贵族。

宫黎昕给白渊一个眼神,白渊犹豫了一下,拿出笛子,吹了起来。

蛇听到声音露出尖利的牙齿,猛地刺入蓝妃妃的皮肤里。

蓝妃妃的脖子上缠绕着蛇,她冷汗直流,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她此时进退两难。

皮肤被蛇光顾着,蓝妃妃不管动弹半分,她知道只要她动了,她会死的更惨!皮肤上的痛和她浓烈的恨交织在一起!蓝妃妃感觉自己在一个死角,而这个死角四处都是锋利的刀刃,而自己已经被推到了刀刃,而自己却动弹不得,一旦动弹,刀刃就会都没入自己的身体。

蓝妃妃甚至想要了宫黎昕的命,从来没有如此强烈想要一个人的命,蓝妃妃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坚持到什么时候,这种痛一阵一阵的,她真的很想动弹。但是看到那些缠绕在自己脖子上的蛇,蓝妃妃咬着牙,坚持着。

宫黎昕,只要我能活着出去,我要你的狗命!

宫黎昕到从来不知道左若月有这么大的毅力。

蓝妃妃看着几只蛇从自己的身上下来,感觉有了希望,暴躁的蛇在咬完自己之后慢慢的爬了下去,蓝妃妃看着头上环绕着的蛇都跑了下去,不禁呼出一口气。神经一放松,立刻晕倒了过去。

看着蓝妃妃晕倒,宫黎昕眼眸闪了闪,白渊问着“王爷,要救上来吗?”

宫黎昕阴鸷的看了眼倒在蛇窟里面的女人,现在不是杀她的时候。

“救上来。”冰冷的声音掺杂着恨意。

“王爷,要请大夫吗?”白渊抱着蓝妃妃问道。

“不用,扔到柴房!”宫黎昕心痛的摸着左若画的青丝,头也没回,毫不在意的回道。

“画儿,宫大哥对不起你。”宫黎昕沉痛的闭上双眼,订婚当日,他和左若月被左若画捉奸在床。

他的画儿难堪的逃离现场,他对着左若画一番解释,画儿终于露出了微笑,大婚当日,他娶了左丞相的两位千金,左若画为正妃,而左若月的名分他都没给,本以为这样会让左若画好受一些。

当时当他挡完酒之后,他虚晃着脚步,终于得偿所愿,娶了左若画为妻,如果没有左若月横插一脚,又怎么会这些波折,他冷哼了一声,左若月就算嫁了进来又如何,不过是守活寡而已。

他满心欢喜的推开新娘的房门,引入眼帘的不是画儿披着红盖头坐在床头娇羞的等着他回来掀盖头,而是她一身火红的嫁衣悬挂在房梁上,他心跳骤然停止,嘴角的笑意僵住,口中的画儿二字卡在嗓子中,一切都恍惚了,只留心爱的人在房梁上摇晃的身影。

他回过神来救下左若画的时候,她已经窒息多时了。

这个刚烈的女子,用最决绝的方式惩罚他和左若月的背叛!

他还记得烟花三月,左若画一身粉色的长裙,梳着双垂发式,温婉多娇,回首看向岸边的他,他亦回以一笑。

之后的花灯会,这个女子以她的才气征服众人,最后他和她对弈中获胜,两人这才相知。

左若画的温婉、聪慧、刚烈就像是毒药一般吸引着他。

可是这个刚烈的女子却总是眼中容不得沙子,选择了不原谅。

她的话仿佛在耳边:“宫黎昕你若是想娶我,便只能和我一人一世一双人!”

“画儿。”宫黎昕埋首在寒冰床边,这个强悍的男人声音哽咽,可谓铁汉柔情。

第二章 似真似假

蓝妃妃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喂自己喝水吃粥,来人是一个老婆子,骂骂咧咧的伺候着她,她不知道昏迷了几天,神志一直不清楚。

蓝妃妃睁开疲惫的双眼,她轻皱柳眉,倒吸了一口气,好疼,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

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就像是柴房一般,她想扯扯嘴角嘲讽一番,结果刚动了动皮肉,就疼的不敢再动。

她居然没死,如果不是浑身皮肉都疼,她真想冷笑出声。

宫黎昕没杀死她,是什么顾虑?还是她有什么用处?

蓝妃妃轻靠在柴火垛上面,疼的依然是瓷牙咧嘴,她轻轻闭上双眼,蛇窟里面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那些蛇缠绕在身上的触感,让她胆颤不已,她猛地甩了甩头,想要忘记那画面,但是,那感觉仿佛就在刚才一般,她摸了摸自己的皮肤,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脏的,她害怕的不知所措。

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感觉哪里都不安全。

醒来的第三天,蓝妃妃神经兮兮的看着每个地方,生怕哪里会有蛇出现,她很想抑制自己的恐惧,但是只要那画面一闪现,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每日三餐都是一个小孩躲得远远的给她送来一碗饭,然后飞快的离开。

蓝妃妃看着小孩的背影,甚至他因为太过惊恐而绊倒在地,他惊恐的回头看到柴房的门没有打开,松了口气,生怕那柴房里面的妖怪跑出来。

蓝妃妃轻抚自己的脸颊,脸上皮肤坑坑洼洼,她心中涌起一股悲愤。她的容貌毁了!心中仇恨的种子疯长,瞬间长成仇恨的火苗。

蓝妃妃眼眸中迸发出仇恨,像是淬了毒一般。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柴房里面黑乎乎的,宫黎昕逆着光,身穿藏蓝色长袍,脚蹬月白色祥云长靴,墨色的发被玉冠竖起,眼眸中流光婉转,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柴房里狼狈不堪的。

蓝妃妃的表情赶紧收敛干净,她看到这样干净的宫黎昕,不禁身子向后微微移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软弱和害怕,蓝妃妃强压下恐惧,停止了移动身子。

宫黎昕轻蔑的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蓝妃妃。

“我不是她,我不是左若月。”蓝妃妃看着宫黎昕喃喃道。她企图出说事情,不管他信不信,她要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宫黎昕用脚提起蓝妃妃的下巴:“左若月你别装傻,你逼死你姐姐的时候可没手软!”说完把蓝妃妃猛地踢飞到墙壁。

蓝妃妃被踢醒了,她确实穿越了,不管她是不是左若月,左若画之死都得要有个人买单,这个就是她。

而宫黎昕绝对不会让她好活,她不会为左若月的错买单,既然如此,为了避免被宫黎昕玩死,那么她必须反击。

宫黎昕既然不会给她留活路,那么她便把宫黎昕扳倒!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想通这些之后,蓝妃妃开始收集这个世界的资料,以及宫黎昕的资料。

“你不要怕,我不是妖怪。”小孩小心翼翼的放下碗筷,就要逃之夭夭。

左若月的声线温婉,让人听起来很舒服,蓝妃妃可以把声音放柔,她用袖子挡住脸颊,不想吓跑小孩。

“啊!”小孩听到这个几日都不曾说话的人开口说话不禁吓了一跳。

他过了半饷才小心的发问:“你会吃人吗?”

“我怎么会吃人呢?我也是人啊,只不过是因为受了伤才变成这样的而已。”蓝妃妃躲在袖子后面轻笑出声,依然温柔的和小孩对话。

几轮对话下来,蓝妃妃基本搞清楚了这里的状况。

柴房并没有被人锁住,想来是因为蓝妃妃伤的如此之重,也没有人会想到她能这么快的就从柴房中出来,她经常和小孩聊天,有意无意的打探小孩的行踪,并作出约定,让小孩保密。

很快蓝妃妃就摸出了规律,大概猜出了宫黎昕什么时候上早朝,而自己这个人若有若无,下人更是避她如蛇蝎,却也方便了她行事。

蓝妃妃很轻松地便溜出了黎天王府,走到人们最多的地方,早晨没有几个人,但是看见蓝妃妃恐怖的样子还是被吓得不轻。

白皙的皮肤上都是蛇的牙印,而被地摩擦过的地方更是恐怖的要死。白皙的皮肤坑坑洼洼,仿佛是坑坑洼洼的水泥地一般。而眼睛也浮肿着,只能看见一个缝,当真是狼狈至极。一下子从貌美的小家碧玉变成了丑八怪,蓝妃妃孰轻孰重的知道毕竟命是最重要的,现在她所要做的就是保命!

第三章 反击之战

蓝妃妃问了几个人才得知市井最热闹的地方,蓝妃妃不顾伤口怎样的恐怖,一点点走到目的地,找到一个写书的先生,让先生写下这样的内容。

“奴婢为黎天王府的通房丫头,前不久,黎天王爷的未婚妻左若画逝世,黎天王爷悲痛欲绝,痛苦不已,奴婢想要劝慰王爷,却被王爷扔进蛇窟,他看着奴婢痛苦的样子,心情却转好。奴婢能为王爷解忧,就算成了这副模样也值了,但是他却活生生的害死了奴婢的弟弟,现在尸骨未寒,让奴婢不能忍受,奴婢不得已才想让大家给我主持公道。奴婢一介女子,死里逃生,不敢随便诬赖王爷,我身上的伤就是证据。”蓝妃妃哭的梨花带雨。真假参半的诋毁宫黎昕。

写书先生一脸气氛,没想到黎天王爷是这样的人,他愤怒的执笔写下蓝妃妃的话,并且添油加醋了一番。

拿出从黎天王府顺来的簪子,让写书先生一个一个的写,有的写书先生本是不肯,生怕遭来横祸,但是看到蓝妃妃疯狂的眼神。不禁瑟缩了一下。胆战心惊的一篇一篇写着。

蓝妃妃又雇来乞丐一个一个的发给穷人,甚至贴在墙上。

一时间竟让蓝妃妃有种发小广告的感觉,只不过不在现代,而是在这个从写书的书生口中的皓月大陆。

渐渐的所有人开始交头接耳,甚至神色怜惜的看着左若月,甚至有人认出了左若月是左丞相的二女儿。

看着街头越来越热闹,蓝妃妃笑而不语,明明每一次笑都要扯动脸上的伤口,但是蓝妃妃还是在笑,笑的那么的温婉,眼眸却如水面一般毫无波澜,泫泣的看着这些人,本还怀疑真实性的人也开始相信了蓝妃妃的话。

多少人最喜欢看的便是皇家的丑事,等着看着这等热闹,瞬间大街小巷传遍了宫黎昕的暴戾行为。

宫黎昕从宫中出来就看见路人对着他的马车指指点点,甚至有些人对着他的马车吐口水。

宫黎昕吩咐白渊去询问怎么回事,白渊看见一个姑娘,走过去,问着那个姑娘“姑娘,为何这样看着我家王爷?”

但是那个姑娘一声尖叫,边喊着“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太恐怖了!”边逃离这里。

白渊看着那个姑娘一路走远,一脸疑惑,王爷的人缘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白渊随手抓住一个壮男,那男子一脸的愤怒,看着宫黎昕“堂堂王爷,将一个弱女子给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真是不配做男人!”说完吐了一口口水,愤怒而去。

这时一个小乞丐发了一张广告递给宫黎昕,甚至还恶作剧的给宫黎昕做了个鬼脸。

宫黎昕看见纸上的内容,一向玩世不恭的眼眸瞬间变成了风雨欲来的暴怒。

扔下纸张,任那纸张飘在地上,纸上显然写着“奴婢为黎天王府的通房丫头,前不久,黎天王爷的未婚妻左若画逝世,黎天王爷悲痛欲绝,痛苦不已,奴婢想要劝慰王爷,却被王爷扔进蛇窟,他看着奴婢痛苦的样子,心情却转好。奴婢能为王爷解忧,就算成了这副模样也值了,但是他却活生生的害死了奴婢的弟弟,现在尸骨未寒,让奴婢不能忍受,奴婢不得已才想让大家给我主持公道。奴婢一介女子,死里逃生,不敢随便诬赖王爷,我身上的伤就是证据。”

白渊看见纸上的内容也一阵心惊,这个女子也太大胆了,居然让王爷身败名裂。白渊不禁要为这个女子擦了一把汗。

宫黎昕脸色阴沉的看着前方,吩咐道“给我尽快找到左若月!”

“白渊你去处理这件事情。”宫黎昕眼眸中的风暴在聚集。

看着宫黎昕那阴沉的脸色和戾气惊人,实为恐怖,吓得所有旁人小心翼翼,生怕惹祸上身。

蓝妃妃算着时间,看来宫黎昕应该也知道了,蓝妃妃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在地上躺下,悠闲的看着天空,也不管所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

天空蔚蓝,白云朵朵,阳光温柔的倾洒整个天空,世界这么美好,她留恋世间的美好,不会让人掌控自己的生命!

脸上的阳光被遮住了。“左若月,王爷要你回府。”白渊不得不佩服眼前的女子,居然这么悠闲自得,居然敢如此和王爷作对。

写书先生看见白渊来了,笔下的掉在地上,被人逮捕了起来。

蓝妃妃连眼睛都没有挣开,只是躺在写书先生的写字桌身边。脸颊恐怖的让人惊心,神情却如此自在。白渊不禁多探究了两眼蓝妃妃。

蓝妃妃似乎沉默了很久,直到白渊忍不住要再说一遍,蓝妃妃才开口说着“叫宫黎昕亲自来接我。”

白渊的眉头皱了起来,第一次看见如此不知好歹的女人,王爷已经在火山爆发的边缘,她这样无疑是找死。

“你若是敢强行拉我,我便立刻大喊!”蓝妃妃看出白渊想要用强,立刻威胁道。

白渊无奈回府,将蓝妃妃的话禀告宫黎昕,宫黎昕的脸简直是可以与罗刹媲美。

宫黎昕捏碎手中把玩的杯盏,一挥袖子:“好!本王就亲自去接她回来!”

宫黎昕一路看着百姓小声议论,面无表情的大步流星走到蓝妃妃的身边。浑身脏兮兮的女人如同乞丐一般,脸更是恐怖不已。宫黎昕看着左若月,眼眸突然变成了温润如水,把左若月横抱而起。温柔的叫着“月儿,怎么这么不听话。受伤了还出来。”

看着宫黎昕温柔的样子,蓝妃妃又怎会不知,宫黎昕根本就是做样子。

“本王和月儿感情一向很好,月儿去狩猎的时候不慎落入蛇窟,因为中了蛇毒,她还有些不清醒,不知是哪个下人胡乱猜测了,让她听了去,这才跟大家闹了笑话。”宫黎昕对周围的老百姓说着。

“是真的吗?”先发出疑问是那些崇拜宫黎昕的姑娘。

毕竟黎昕王爷驰骋沙场,保家卫国,俊美多情,是万千女子的梦中情人,完美夫婿。

宫黎昕抱着蓝妃妃的手开始收紧,蓝妃妃当然知道宫黎昕在威胁自己。

蓝妃妃装作一脸迷茫的看着宫黎昕,眼中却淌下热泪,让有些人不:“王爷,我怎么在这里?我刚才怎么了?”

那副委屈的样子,让人明显感觉到宫黎昕在威胁蓝妃妃,那个可怜的女人只是不敢再惹怒宫黎昕,才有了这样说辞。

蓝妃妃的眼眸是极美的,仿若黑曜石一般,闪闪发光却又寂寞的绽放在夜里。慵懒的黑曜石狡黠的看着女孩。

但是配上那张脸说不出的诡异。

一路上宫黎昕都是温情脉脉的看着左若月仿佛毁了容的左若月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蓝妃妃却连看一眼宫黎昕都没有,均匀的呼吸传来,宫黎昕诧异的挑眉,这个女人可谓奇葩。

蓝妃妃在这个舒服的怀抱中会周公去了,柴房又潮又湿,让她许久没有睡好觉,宫黎昕的怀抱很大很温暖,她不禁缩在仇人的怀中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左若月你在跟本王难道是欲擒故纵?

蓝妃妃却忽然睁开眼睛,猛然惊醒,敌意的看了眼宫黎昕,仿佛回光返照一般有闭上了眼睛。

宫黎昕亲自抱着左若月走回王府,男人高大俊美,怀中脏兮兮的女人安然睡去,两人和平的气氛打消了不少人的疑惑。

蓝妃妃安稳的睡去,经过这样一闹,她要全宫都的百姓都看着,让宫黎昕不敢在明面上对她怎么样。

到了王府,宫黎昕温柔的把蓝妃妃抱到床上,吩咐白渊去叫太医。

房间里很安静,只剩宫黎昕和蓝妃妃,宫黎昕眼眸嘲讽的看着蓝妃妃“不要再耍花招,你知道本王弄死你有多容易!”宫黎昕的手掐着蓝妃妃。

可是,蓝妃妃的反应让宫黎昕出乎意料。“花招怎么耍,我还真不知道。哈哈”蓝妃妃张狂的笑着,大笑引起脸上的伤口裂开流出了血,一时间脸颊恐怖的吓人。

但是那双仿若黑曜石一般冰冷的眼神嘲讽的看着宫黎昕。

宫黎昕怒气翻涌,掐在蓝妃妃脖颈的手渐渐使劲,蓝妃妃却笃定宫黎昕不会杀了她。

她是丞相之女,宫黎昕在没有灭掉丞相之前是不会杀了她的,毕竟她是丞相仅剩的孩子了。

“王爷,太医请来了。”白渊在门外说着。

“带进来。”宫黎昕松开了掐在蓝妃妃脖颈的手,眼眸温柔的看着蓝妃妃。

蓝妃妃嘲讽的看着宫黎昕。

“姑娘的伤有些棘手。”太医撸了撸胡子,微微沉思道。

“我的脸能好吗?”蓝妃妃眼带希冀的盯着太医。

太医的嘴张了又开,还是说出了蓝妃妃已经知道的答案:“姑娘你要好好调养,疤痕会消去很多。”

蓝妃妃轻靠床边,仰头嘲讽的勾起嘴角,青丝落在肩上,不再言语。

宫黎昕不知为何被这样忧伤又安静的左若月给感染,仿佛感受到了她的绝望一般,她没有大吵大闹没有哭,只是静静的靠在床头,不再言语。

他的印象中,只记得那个娇羞的青色罗裙女子,每每见到他都羞红了脸颊,可就是这样的羞涩胆小的女子却在他和左若画订婚的日子里,和他上床,逼死了她的姐姐!

第四章 野心勃勃的黎天王爷

晚上,月辉倾洒大地,宫黎昕把蓝妃妃安排在东苑的房间里。

蓝妃妃早已经熟睡,明天她按例要回门。宫黎昕警告自己不要乱说,但是事情已经传到了丞相的耳朵中,她总觉得左丞相对她女儿的态度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呼吸沉重了一下,眉头紧锁再次陷入睡梦中。

不过,她蓝妃妃不会傻傻的等待这宫黎昕的折磨。成王败寇还是个未知数。

果然第二日,蓝妃妃一袭月白色绣着梨花的长裙,脸上蒙着面纱,徒留墨汁浸染的眸子。

一路上,两人从来没有说过话。

到了丞相府,左域天早早的在门外迎接。

左若月替代左若画成为了宫黎昕的王妃,尽管宫黎昕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微臣拜见王爷、侧妃。”左丞相行了个大礼,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儿。

蓝妃妃蒙着面纱微笑,眼角微微翘起,:“爹爹,女儿无碍。”

左域天心中却很不是滋味,她的大女儿因为自己帮助小女儿爬上了宫黎昕的床而上吊自杀,本以为宫黎昕会将小女儿当做左若画的替代品,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的女儿居然受到这样的罪!左域天是愤怒不已,他一生只生了这两个女儿,一个已经死去,另一个却是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可恨他左域天后继无人啊!

他不杀了宫黎昕誓不为人!

宫黎昕斜睨左域天,似乎在告诉左域天,他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吃过饭之后,左丞相将蓝妃妃独自叫到书房,蓝妃妃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老父,颤抖的抚上自己的脸颊,后悔不已的说着“本以为他把你娶回去就能如了你的愿,起码你还能如愿,画儿爹对不起她啊,将来死了要跟她请罪啊。女儿啊,是父亲对不起你们啊。”

蓝妃妃安慰着左丞相“女儿无悔,爹爹也是为了女儿,是我对不起姐姐,是我活该受这些罪啊。”蓝妃妃的演技在此时发挥作用,泣不成声。

书房的气氛,悲伤而沉重。

回门之日,宫黎昕吃过晚饭就推辞有事就先行回了黎天王府。

完全不把左若月放在眼里,左域天的脸色在宫黎昕走后更是阴沉。

蓝妃妃走的时候,左丞相给了蓝妃妃二十箱珠宝,蓝妃妃有些惊讶的看着左丞相,左丞相未免太疼这个小女儿了吧。“月儿,不在家里,受了欺负爹爹也不知道,这些银子你会用上的。”

“爹爹,女儿不能要您的钱了。”蓝妃妃意思意思的推辞着,天知道,要对付宫黎昕这些是少不了的。蓝妃妃简直激动的想要尖叫。老天真是眷顾她蓝妃妃!

“月儿,收着,爹爹对不起啊,让你受了这样的委屈。”左丞相又要老泪纵横。

蓝妃妃不得不说,有这样一个爹爹,左若月绝对是踩了狗屎运。

“那月儿就收下了。”蓝妃妃感激的看着丞相。

路过青楼的时候,左若月示意停车,从马车上走下来,丫鬟秋风扶着蓝妃妃走了下来。

“夫人?”白渊止住了蓝妃妃的脚步。

蓝妃妃挑眉:“我要做什么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白渊和蓝妃妃僵持着。

蓝妃妃轻轻对白渊眨了下眼睛,眼珠狡黠的转了转。

“妈妈,你快来给这位爷找几个小妞好生伺候着。”说完蓝妃妃踏过白渊就走进妓院。

白渊想要拽住蓝妃妃,蓝妃妃眼神凌厉的扫了下白渊,白渊的手僵在半空中。

就在此时几个妓女已经缠在了白渊的身边。

蓝妃妃的阵仗让老鸨小心的伺候着,不敢有任何差池。

鸨娘扭着屁股而来,一副疑惑的看着蓝妃妃,蓝妃妃坐在大厅的最中央,看着鸨娘而来。

“这位小姐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鸨娘小心问着。这里虽然也有男妓,但是,显然这位小姐来者不善。

“哦,我是黎天王府的黎天王爷的侧妃,王爷最近喜欢上了男人,我想要看看这里可有什么美男子,好献给王爷。”蓝妃妃黑曜石的眼眸看着老鸨。

老鸨震惊的看着蓝妃妃,黎天王爷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

“快去传来这里最美的男妓,晚了,被王爷责罚你可担待的起?”蓝妃妃眼眸冰冷的看着老鸨。

老鸨叫来五个绝美小倌,蓝妃妃对丫鬟秋风吩咐道“给他们五个赎身。”

本来就因为虐待左若月的事情,宫黎昕已经臭名远扬。而再看见左若月亲自为黎天物色男宠,一时间宫黎天从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完美夫婿成为了避之不及的恐怖阎罗。

而那五个绝美小倌却住在的是离蓝妃妃较近的偏院。

对于,蓝妃妃的所作所为,宫黎天没想到左若月居然还敢给他制造绯闻,宫黎昕冷笑,左若月你想玩,我奉陪你。

这里几天蓝妃妃吃好睡好,她制造的绯闻够忙活一阵子了。毕竟,在这里就和名人效应一样,宫黎天是个王爷,当然会怕不好的事情传到出来。

史官的笔不是好惹的,她当然知道自己这样惹怒宫黎昕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她早就想到了自己的退路。

再者,她也了解了皓月王朝的情况。皓月天朝分为三个国家,三国鼎立,都是强国互相牵制。三国分别为宫国、擎天国、大漠国。

而宫黎天是宫国的常胜将军,掌握兵权,权力大的可以。而,看宫黎昕的野心绝对不是只做臣子。蓝妃妃大胆的猜测,为什么宫黎昕会如此在意老百姓的说法,是因为如果要篡位。那么他一定要是老百姓口中深受爱戴的皇帝,所以,才会忙着对老百姓做善事。

蓝妃妃的伤势全好了,但是蓝妃妃担心的事情就要来了,她一旦好了,那么如果在黎天王府被神不知鬼不觉被杀死也绝对不是难事。

皇帝一纸诏书召蓝妃妃入宫。

蓝妃妃心下微微忐忑,猜不到当今天子的意图。

皇宫金碧辉煌,琉璃瓦,朱漆城墙,大石狮威风凛凛的镇守两边,蓝妃妃却没有时间欣赏,心下一惊,想到一个可怕猜测,皇帝叫她来,难道是

“臣妾拜见皇上。”蓝妃妃行了个大礼,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天子的霸气压在她的身上,皇帝在打量她。

宫黎天身着祥龙明黄黄袍,眉目间有七分和宫黎昕相似,但是眼睛却像深潭一般,和宫黎昕的丹凤眼明显不一样。同父异母。

“原来你就是左若月。”宫黎天处理完了奏折才抬起头来看着蒙着面纱的蓝妃妃。

“是,皇上。”蓝妃妃恭敬的回答着,如果没有猜错,他们会成为盟友。

“听说,你大肆宣扬皇弟的事情,当真是大胆!”宫黎天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蓝妃妃已经听出了宫黎天绝对不止是为他的皇弟出气那么简单。

“民女只是实话实话,绝对不敢肆意的宣扬黎天王爷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听到蓝妃妃这样说,宫黎天大笑着,似乎很满意蓝妃妃这样说。

“朕这个皇弟啊,自从上了战场,性情也就变得更残忍了。”宫黎天话中有话的说着,眼睛仿佛染了漆黑的墨,让人擦不出想法。

“民女会帮助皇上,让您的皇弟变得无害的。”蓝妃妃将话中的意思带给宫黎天。

宫黎天满意的听见蓝妃妃的回答,不需要明说的协议便说成了“好,左若月朕给你一些侍卫,保护你免受皇弟的伤害。”

蓝妃妃黑曜石般的眼眸冰冷的看着地面,谢道:“谢皇上。”

皇宫里的耳目众多,皇帝前脚宣召的蓝妃妃,后脚宫黎昕就收到了消息。

宫黎昕丝毫不将左若月放在眼里,那个傻女人能会做出什么来?这些小动作不还是掌握他自己的手中。只要他对她展现温柔,那个傻女人一样会像飞蛾扑火一般的帮助自己。

明明是最亲密的夫妻关系,两颗心却各自算计。

妾为夫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妾为夫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佳人有约第四章针对!他妈个b,这时间点已经迟到了,我现在还要不要去学校?不去的话,林欣肯定要打电话给我家主,去的话,指不定又要怎么羞辱我?!我犹豫不决,想着干脆就翘课吧。而就在这时候,我阿姨突然敲门,声音很凶的问我:小军!你们班主任打电话过来了,说你怎么还不去上课?!卧槽还真打电话给我阿姨了!我麻溜起床,在我阿姨的臭脸下,牙都没敢刷,穿了鞋就往学校跑。到学校以后,我在教学楼下不敢上去,因为我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佳人有约第4章倒霉的晚餐在晚餐的时候,徐又佳还是弄砸了。虽然已经从手机邮件里调出来了Vivian专门发给自己的“秦董事长生活注意事项一百零一条”,但是徐又佳还是记错了秦风朗最喜欢牛排的熟度,手里拿的酒也不是对方睡前必用的苹果酒,而拿成了83年份的红酒。“这是您要的牛排。”看到一份焦黑的牛排端上来的时候秦风朗的脸色简直如同徐又佳手里拿着的黑色的开瓶器一般。“我没说过只要七分熟的吗?”而就在徐又佳恍然大悟外加手忙脚乱的道歉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四章容湛,我们离婚吧女人的声音柔弱,却不免带了几分怨恨,“以前我总以为,像顾长安这样的名门闺秀,应该是很大气,不会这样怨毒的,却不曾想她竟然为了得到你,不惜对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下手。”“好了,若儿,这些事都不想了,好吗?我会处理好这些事的!”“嗯,阿湛,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说完,男人俯身吻上了女人的唇,两人相拥的画面,即使是隔着黄昏朦胧的雾气,也能瞧得出,是那样的和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寻金宝眼》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寻金宝眼》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寻金宝眼第四章都他妈的是人精要在市场上淘到好货,那其实是相当难的,即使就是水种,花青,紫罗兰等等也都难遇到,张灿淘到的经常是些油青地,鼻涕地,紫花地等质地的翡翠,转手也就赚个三几百块,好一些的也有一两千块。现在金店中卖的玉器件,绝大多数都是一些B货,也就是把质地差的翡翠通过化学手段来除掉杂质,把颜色做得更逼真,事实上,这些B货无论色泽,透明度,都跟上品的老坑玉确实极为相像,如果不是行家还真是辨认不出来的。不过这样的B货同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天保镖》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天保镖》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天保镖第4章美女姐姐,我们很有缘啊!叶离就是个混小子,他刚一下山就被这样敲诈。内心很不愉快,于是拿起旁边的杯子,直接丢到了地上表达不满。“杯子五百!”胖老板也不生气,说道:“一共七百块。”叶离直接将桌子掀了。“三千块!”胖老板说道。同时,餐馆的大门关上了,两名彪形大汉涌了进来,气势汹汹的站在胖老板身后。叶离站起身,他笑眯眯的说道:“三千块太少了,不如我给你三万块吧?”胖老板微微一愣。叶离鬼魅上前,一大耳刮子抽了过去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无敌辣妈》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无敌辣妈》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无敌辣妈第4章:妈咪,我好饿六年后。亚洲最大的赌场里。“妈咪,没找到小姨妈啊。”一个年仅五岁的小男孩眼睛一眨一眨的。“不可能啊,明明得到消息她就在这,怎么会跑了?!”一袭红衣长裙,红色高跟鞋,一头黑色长发侧在一边,慕潇潇已经褪去了六年前的青涩,多了一丝勾人的美艳。六年了……她一直追着那个嗜赌成性的小阿姨,想要搞清楚六年前的事情。可好几次,都让她给跑了。小男孩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露出一个安抚的眼神:“妈咪,小姨妈跑就跑了呗,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极品佛医第4章:传家宝?这个归我了“啧啧啧。”阳叶盛忽然站起身来,缓步来到温茜楠的身边,转了几圈,啧啧赞道,“不错,不错,脸蛋漂亮,皮肤光滑,身材也不错,在女人中算是不错的了,那个姓赵的真是好福气啊。”“阳大哥,我…我求求你,是我们错了,不该设圈套骗你的钱,求求你放了我,我今后一定洗心革面,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了。”看着阳叶盛在跟前晃悠着,温茜楠的心快提到嗓子口了,急忙向阳叶盛求饶。“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了?”阳叶盛伸手将温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龙少的点金手第一卷千万富翁第四章赌局“原来里面藏的是苏联红星勋章,有点价值,只是这枚勋章怎么会被人藏在盒子里?”唐大少装逼说道。“没想到小友对勋章也有了解,真是博学多才。这的确是一枚苏联红星勋章,看着盒子也有些年头了,应该是**那时候有人藏在里面的。”唐装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感慨道。饶是唐大少脸皮不薄也没老者的一句博学多才闹了个大红脸,开口道:“也就是凑巧认识,我可算不上什么博学。”“呵呵,不知小友打算如何处理这枚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四章占便宜姜兰花剜了王石蛋一下,然后一张巧嘴转了话头,“那嫂子不占你的便宜,把你的黑鱼拿来过秤,三十元一斤,怎么样?”“兰花嫂子,我真想占你便宜。”王石蛋邪邪一笑,朝姜兰花逼了过去。姜兰花还以为王石蛋色胆包天,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才好?王石蛋到了她跟前,才停下来道:“嫂子,这条黑鱼送给你,我借你家的摩托车,去趟城里,买点东西,这不是我占你便宜吗?”原来自己想歪了,姜兰花一阵脸红心跳,往后退了两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004挑衅,后悔活在这世上林初九本就被打得脑子疼,看到这对男女,在她面前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差点就吐了,本以为这对男女秀完就要走,结果林婉婷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林婉婷在太子怀里哭了半天,才“惊觉”他们的举动于礼不合,啊的一声,连忙推开太子,然后……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拘谨地站在林初九面前,怯怯的解释道:“姐姐,你,你千万别生气,我和太子是发乎情、止乎礼,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初九默默望天:她想什么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