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恶魔天使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10:42 来源:网络 []

书名:恶魔天使爱

第一章 纯洁的灵魂

“原来是天使上官美琳小姐啊,我说怎么会有人识破我的本体……”声音来源于一处黑雾,黑雾中露出了一双眼睛。来自huijindi.com

“你竟然来到人类的世界作恶,还想吃这么善良的灵魂……”上官美琳很生气,刚刚和冷枭哲一起来到这里,她没想到竟然遇到一个暗魔想吃一个小孩子的灵魂。

暗魔吃惊是因为在这里遇到了天使,而上官美琳也是同样的理由,暗界和天界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尤其是针对于人类的世界一直有着合约,彼此都不能擅自进入人类的世界。

但在两个人中间最吃惊的还是冷枭哲,冷枭哲见到上官美琳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可怜额小女孩,把她带回家之后找人帮她治疗伤口,当时上官美琳说自己是个天使,冷枭哲还傻乎乎的不相信,但是这一刻,看着面前的暗魔还有背后长出一对洁白色双翼的上官美琳,这一切显得那么玄幻。

冷枭哲抱着孩子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不,应该说是天使和恶魔。

“嘿嘿……我只是想吃一个灵魂而已……”纯洁的灵魂是最美味的,这样的身体可以让法力增几倍,到时候眼前这个无知天使的灵魂就可以让自己更加美食一顿,可以让自己的达到黑冥级。呵呵呵。

看着暗魔那刺耳的笑声,上官美琳那一脸的笑意,虽然依旧纯真无邪,但却让暗魔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阅读huijindi.com为何他刚刚有一种见到比恶魔还恶魔的错觉?怎么可能,她可是天使,为何比那些高级恶魔还要让人恐怖一些?

错觉,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她现在明明一脸单蠢白痴的样子。以前很多前辈说过,天使是很好骗好拐的傻子,都让他们吃了好几个得力提升法力了。

“嘿嘿嘿嘿……暗魔大哥,不好意思啊。这位小宝贝本天使喜欢的紧,以后想帮他渡到天堂去。”啦啦啦,她说过,她这人就是对美的东西,没有一丁点儿抵抗力。就像旁边那位男人,美的让她一见到他就想流着口水扑倒他。说明huijindi.com

乖乖坐在旁边当观众的冷枭哲,极力忍住不去翻白眼。唉,这女人,能不能不要那么明显的露出色女及恨不得一口吞了自己的样子。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见到她对自己这模样,他居然不再反感,心底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喜悦,真是奇了怪了。

“渡到天堂?就你?别开玩笑了。”暗魔明确表示着自己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天使的能力。哼,一个小小的天使,怎么可能有如此法力。在他的印象中,天使都是那种又傻又白痴,而且满口仁义道德,却又没有一点能力的笨蛋,要不是他们住在天界,他们这些暗魔没法过去,只怕早就被他们给吃了。版权huijindi.com

“看不起本天使。”她的性子很好噢。是天使中很好说话的噢。不会因为这个无知的暗魔看不起自己而发飙的,完全不会。

“的确看不起,另以为你们天使就有什么了不起,不一样还是被我们暗魔食用。今天这个孩子我是要定了,你识相的就将这个灵魂交给我,我还可以选择痛快的解决你,让你减少一些痛苦,否则……嘿嘿……”暗魔露出不怀好好意的冷笑。

哼,他不介意现在就吃了这个天使的灵魂?还有那个刚才被天使抱过,灵力恢复了一些的小孩子,还有那个坐着的人类,感觉都挺美味的。说明huijindi.com嘿嘿,今天到是赚到了,自己今天饱餐一顿,食了这二人一天使后,在魔界的法力可就是直线上升,相信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达到魔役级别了,哈哈。

“你以为你是谁?我还就不给。”她的个性好,个性非常好。完全不会因为这个暗魔是一头无知又愚蠢的猪头而发火。

暗魔看着眼前这个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以为是怕了他的天使,有些得意的道:“哼,不知道死活的毛丫头。你爷爷我在外面混的时候,你还在天界吃奶……”

暗魔还未说完,就被某天使双手插腰,义愤填膺的打断。只见某天使一脸鄙视道:“喂,你有没有一点常识,我们天使小时候不吃奶的好吧。版权http://www.huijindi.com/难不成你们魔界没有学过这方面的吗?魔界的学习抓的太失败了。”她们天使从小哪有人类这么幸福,想到这里她就有些悲愤。

冷枭哲难得被逗的真心愉快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想着什么严肃紧张的事情,到了上官美琳这小苹果手中都有本事笑场。而上官美琳看到自己居然博得了帅哥一笑,毫不害羞的丢了一个媚眼和飞吻给帅哥哥。又害得冷枭哲脸微红了起来,逗得她娇笑不已,俨然一副小色女在街上调戏良家少男的情景。

暗魔一愣,突然吼道:“我管你天使吃不吃奶,你家暗魔爷爷现在就要吃了你的灵魂。”奶奶个熊,她在耍他玩吗?不知死活。本想好好的对待这个笨天使,没想到她如此没有长脑子,那就怪不得他提前享用了。

上官美琳自动忽略他的狠话,严肃道:“以你的年龄来说,最多也只能当个叔叔级别的,可是以你的法力与资力来说,你应该叫我祖奶奶就是,虽说我在天界,可也知道你们魔界的等级制度是非常严厉的,怎么说出了你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小暗魔呢?……而且天使小时候吃不吃奶,这可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不能让你这种无知的暗魔传出去,损了我们天界的威严。”

暗魔一听,是气的七窍生烟,道:“你个贱丫头……”他到没想到这笨天使的嘴如此利。

贱丫头?……嗯嗯,姐姐她的性子很好,不容易生气噢。“贱丫头……贱丫头也比你这个比蝼蚁还弱鸡的小样强,哼,你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姐姐我没在天界混的时候,你也就一个不成气候的小暗魔。而现在姐姐在天界混了这么久了,你还只是一个被魔界都唾弃的,永远成不了气候的小暗魔。啧啧啧,你有点出息没?要姐姐我是你,早就一墙撞死了。省得丢了魔界的脸。”比起嘴毒,眼前这个丑魔还不是自己的对手。

果然,某暗魔被激的就差没有喷火了,吼道:“我吃了你再说。”他一个跃身,一手阴寒凌厉的魔咒攻向上官美琳,同时双手化为厉剑,如子弹般射向她。冷枭哲心一震,没由来的十分担心,想来帮忙之际,没由来的一愣,自己居然在担心着她的安危。这,似乎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正在戏耍着暗魔的上官美琳,一个轻巧地闪身,有些不满地嘟囔道:“喂,你家天使姑奶奶在说话,你居然这么没礼貌的来打断我?”她的个性好,个性非常好。现在也只是正当防卫,哪怕是现在极想动刀,也不过是替天行道。她可是天使,要相信人间有真善美,要相信有爱。

冷枭哲看着她这般轻松的模样,突然就这样安下心来,万分相信她能自己解决,不需要自己担心。

“打断你又怎么样?我还要吃了你。”前辈们说的没错,天使果然又鸡婆又单蠢无知的白痴。今天,他只要吃了这二人一天使,功力一定可以不同凡想。以后在魔界,就再也不用受鸟气了。白目的暗魔一心只想着成功后的‘好日子’,似乎没有发现,为何一个小小的天使,可以如此轻易的躲过他的狠招,而且还有闲功夫‘聊天’。

“吃了我?就你这能力想吃我?我说你刚才不是吃了那个老混蛋吗?怎么还是这么个水平?怎么还像是常年没吃过东西似的?我不就说了一句你没用,难不成你真的如此没用,你还真是丢你们魔界的脸。”

而直到此时,打了这么久都一直没有挨到这个天使小丫头的边,反而被她嘻耍的头顶冒烟的暗魔,这才知道自己好像打不过她。自己刚才所吸食的那个老头的力量耗损的十分厉害,让他现在渐渐的力不从心,现在的他极需要吸食灵魂来让自己的体力恢复。

突然他看到不远处的二个人类,看着他们那纯净的灵魂,正好是他所需要的。正当他准备去偷袭那二个人类的时候,却被某天使阻挡。

上官美琳刚才还可爱如苹果的小脸,此时被蒙上了阴沉。忘了告诉他,她什么东西都可以忍,但是最讨厌别人来伤害自己的物品和人,她可是完全不能忍的。

“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不该想对他们动手。现在天使生气了,后果很严重。”说完,再一次轻松地躲过充满刹气的黑剑,手如变魔法似的擒住那人的肩膀,一个豪气的过肩摔,让暗魔躺在地上。不等他反应过来,上官美琳秀气的小脚,毫不留情的贱踏在他的身上,如踩小强般。嘴中还气愤的嚷嚷道:“哼,小看本天使,你死定了……叫你这个挨千刀的死暗魔敢打我男人的主意,叫你个没用的暗魔居然还想吃他们两个被我罩的灵魂,你是觉得自己活的够久了吗?叫你不但长的丑,还介么的没礼貌,居然敢打断本天使说话……叫你没知识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没常识,没常识也就算了,还这么没见识,居然连天使喝不喝牛奶都不知道……叫你还不当一回事……叫你没事出来吃别人的灵魂……

第二章 不可得罪天使

他脚踩肉泥声和呻吟声混杂在一起,让某天使更加的兴奋,也让不远处的二人不自觉的吞了吞唾液“叫你在魔界都没混成功,居然敢混到人界来了,混魔界混不下去来人界就算了,吃那些臭不拉叽的灵魂也就忍了,你居然还窥视本天使喜欢的……可恶,居然还想吃本天使美丽高贵的灵魂……我踩死你个长的丑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出来吓人的臭垃圾,丑八怪……没用魔,魔法没学好就敢出来害人?以为天使好欺负……以为我家男人那么容易被吃到?有我在,你是早死心早解脱……踩死你个臭暗魔,踩死你个小王八,踩死你个暗魔中的败类……”

冷枭哲和怀中的小男孩,两人再一次不自觉的吞了吞唾液,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比恶魔更像恶魔的狂怒天使,看着她边精彩绝伦的‘说教’,边狠狠的踏贱着那堆‘垃圾’。也不知道是她踩累了,还是不耐烦了,脾气一上来,手中多了一束光,化成厉剑直劈下那团黑影。黑影连惨叫都没有力气,如此简单的就被眼前的恶魔……不,是善良的天使,给灭了。

两人心中一致认为:宁可得罪女人小人,万不可得罪天使。特别是一个叫上官美琳的,比恶魔更恶魔的天使。

正在怒斥保镖们保护不利,将少爷给跟丢了,自己居然还有脸回来,打算去寻找人的管家李文达刚出门就见少爷回来了,顿时松了口气。看着少爷抱着一堆脏东西回来,眉头还没来得及皱,就听道冷枭哲嘱咐道:“李文达,去准备热水。”这孩子看上去真的有够脏的,还好没有那种让人恶心的气味。

“噢……好。”看着少爷手中的东西动了动,突然一双好奇而又十分谨慎防备的眼睛看着自己。咦,少爷怀中的不是东西?是个小男孩呀?

哇,奇迹。他家少爷,什么时候有爱心到,可以抱着一个脏小孩。一看就是上官美琳的杰作,不错不错。见少爷没事,而且还有一个大的突破,他这才安下心来高兴的去嘱咐大伙安排。

孩子也许是因为被上官美琳治疗过,脸上红润了不少。可是看着这孩子那脏不拉叽的样子,还是不太舒服的。小心的将小男孩抱在怀中,他又嘱咐厨房准备一些营养粥,和饭菜。

上官美琳就这么微笑的,静静的看着,难得看到他展现如此真实的一面。他柔美的心被压抑的太久,如果不能完全将其释放,那么总有一天也会被暗魔们盯上。不,她才不要如此美丽的心灵慢慢的扭曲。

哈……感觉好累,好想睡一觉,唉,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太看的起自己了,对付这样一个不成气候的小暗魔,居然会如此累。比那天在后山求小孙子以及大战那条老蛇精之时,还觉得累。

冷枭哲看着从‘踩死’,不,冷枭哲觉得那个暗魔哪怕没有被踩死,也会被上官美琳像唐僧念经一样的被叨念的崩溃的。小苹果的念功,那可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不过回来的路上,都特别安静的人,突然感觉有些不习惯似的。毕竟以前的她要么无时无刻都像只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要么就是转动着大眼,露出无辜纯真的笑容来抓弄着大家,要么就是和老管家的小孙子打成一片,比孩子更像个孩子似的……而现在这样的安静,虽说极力在掩饰,可是依然泄露了不少的倦容。

他知道她累了,能到现在已很不错了。看着她那快睁不开的双眼,难得温柔轻地声道:“累了吧,去休息一会儿吧。”

李文达和其他在场的人,一听,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了。哇哇,他家少爷,居然会关心人了,而且还是异性噢。看来上官美琳的魅力的确大。不过刚刚,少爷和上官美琳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那种感觉在他们出去之前可都没有,看来他们的感情有了质一般的跳跃,这绝对是个好现象。

“可是……”她放心不下那个孩子,担心他在这陌生的环境会害怕。人是她带回来的,她有义务,也很想让他能够安心不受到任何的惊吓。毕竟现在的他是这样的脆弱,让她光想到就心疼不已。

她也知道人界这种复杂的地方,想要绝对的纯净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在她没有注意的地方,肯定还有很多像这孩子这样让人心疼的着遇,可是她没看见也就罢了,可如果看见了。那就不能不管,而且要管也就要管到底。

看着怀中的孩子,看着他虽说还有些胆怯,可是已给了自己一份信任的眼神,道:“放心,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的照顾他的。”

“嗯。”她真的累了。对付那个暗魔,到没花她多少力气。可是为小男孩治愈灵魂及身体的时候,她可是第一次动了真格的,差点没把她累瘫。

上官美琳的这一觉,睡的似乎有那么一些过长。毕竟一个人如果不吃不喝连睡三天三夜还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任何人都会果断地怀疑她是不是打算长眠不起了。

除了有呼吸,她似乎失去了意识,不管冷枭哲与大家怎么叫她,哪怕是李嫂那超大的嗓门,都唤不动她丝毫,就如睡美人般睡着大头觉。

上官美琳一直就如此躺在床上,不理会众人的叫唤,就连后来众人动手摇晃她,都摇不醒来。除了沉稳的呼吸代表着她还活着,其余的迹象都表明她已进入了植物人的境界。

叫来医生,却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医生在冷枭哲那冷佞如寒冰的眼神中,跌跌撞撞的跑回去搬来了所有的仪器。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电话的东西。可是天神哟,当时在那个男人的注视下,他都觉得世界末日到来了,自己有可能在下一刻就会停止呼吸,哪还能想其他的事情。

当医生战战兢兢递上一份权威性的诊断说明,冷枭哲暂发慈悲的要他们回去的时候,他仿佛于从死门逃了回来似的,喜极泪奔的走了。以后的他一定要好好的珍爱生命,远离这男人的眼神。

冷枭哲看着眼前睡得安逸的人儿,她到是好。他可是好几天都没睡好了,担心着她的身体,真想打她的小屁股。

从上官美琳睡了三天,而他也担心了三天这一明显的事情来看。想来他是栽下去了,可是栽在一个比恶魔更恶魔的天使手中,好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坏。至少现在的他并没有任何后悔的痕迹,同时还有一种喜悦,以及对于她的担心。

看着手中的报告,不明白身体完全健康,却就是不醒来。她不是天使吗?为什么无缘无故要睡这么久?他不知道对付那个什么暗魔,以及救那个孩子,会让她如此,不然……不然又怎么样?难道不让她如此吗?

那样的眼神,那样的祈求,叫他怎么能忍心拒绝。也许就是在那一刻,让自己的心沉沦了下去,一步一步将心交与她。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喜欢上你吗?现在如你所愿了,为何你却还要沉睡呢?

大伙儿也一直担心着上官美琳的身体,这几天没有她的调皮捣蛋,没有她‘胡作非为’,没有她学着电视里说脏话,没有她奸计得逞时的欢笑声,及遇到好玩事时的纯真灿笑,大家都不适应这种沉寂的冷清。

“神啊,求求你让这位可爱的姑娘醒来吧。我们再也不会抱怨她的吵闹了……”

“神啊。求求你让这位善良的姑娘醒来吧,我们再也不会嘴硬的说不喜欢她了……”

“神啊。求求你让这位美丽的姑娘醒来吧,不然我们会被少爷的冷气冻伤的……”

“神啊,你就行行好吧。我们真的会被这低气压给憋坏的……”

也许是神听到他们的祈祷,第五天的时候,睡美人儿终于醒了过来。看到眼前一双关心的黑眸,她甜蜜的笑着道:“大冰块,我饿了。”

“嗯。”冷枭哲看到那如扇贝的睫毛有醒来的迹象时,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就怕只是自己看花了眼。直到她睁开眼,叫自己大冰块的时候,他才落下那颗心。嘱咐着门外那些关心的人儿,睡美人饿了。

大家在门外为她的醒来欢呼着,想迫不及待的来看望她,却让她太虚弱经不起他们的闹,而忍了下来。

上官美琳虚弱的笑逐颜开,虽然她一直在‘深度睡眠’来补回因为快速流失的力量,可是她的感知还是有的,知道大家都在关心着她。

有‘家人’在关心,在等待的感觉真好。

刘若,云西,你们是不是也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家人’呢?

其实从被打散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三人的分开是神的旨意,特别是在见到大冰块的时候,更是理会到了,所以在没有急着去寻找好姐妹们。

她相信她们也在感受着这种幸福。

最近的冷堡,真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上官美琳醒来了,又变的活泼可爱了,不过最近她的时间可是满满的,一来是因为她一直在陪着她捡回来的那个孩子,二来就是赔着少爷的时间多了。而且最近的她小女儿娇态是越来越浓了,想来这可是他们家那位以前笑的另人发毛,现在虽然依旧那么笑,可是明显没那么吓人的少爷的功劳了。

正所谓,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第三章 男人的欲望

虽说两人没有明说相互喜欢对方,而且一般都是上官美琳将爱什么爱的挂在嘴边,可是从少爷在不经意中,将目光越来越多的落在她身上,他们就知道冷堡的女主人已有了,好事那可是即可的事情了。

他们可是盼望着冷堡热闹热闹的。

而上官美琳这些天,不是和冷枭哲在一起,就是带着老管家的小孙子到那个捡来的孩子那边,去安抚着他长久以来所受到的惊讶与伤害。

那个孩子,因为之前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面,都受了让人难以想象的伤害,所以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治愈得了的。

身体的伤,可以慢慢的治愈,现在这孩子大部分时间都是睡觉,也就是在慢慢的恢复。但是他心灵上的伤,可不能像身体上的伤。心灵上的伤,如果一个不慎,可能又会让他恢复到原来的模样。所以她发挥着自己极大的耐心,只要这个孩子在清醒的时候,她都会慢慢的守在那孩子身边,哪怕是什么也不说,也可以守到孩子睡去。

在她刚刚见到孩子之时,孩子并不理她,但是从他那眼中一闪而过的泪意,以及委屈,让她了解到这孩子一直在盼望着自己出现,可是自己休息的这几天,让他的心由不敢至信的渴望,到深深的希望,再到没有看到自己的失望……所以她解释了自己不能来这里看他,陪他的原因,虽说孩子没有说话,可是她知道他听进去了。

所以她除了去闹冷枭哲,就是耐心而温柔的陪着他,让他慢慢的熟悉这里,熟悉自己,熟悉这种温情。

等到他渐渐熟悉自己以后,开始和自己简单的说几句话之后,她趁着周末的时候,又带着老管家的小外孙,来陪着这孩子,让两个童年人在一起聊着天,玩闹着。

不过细心的她,在让小孙子进去之前,都细细的交待着一切的注意事项,而小孙子也是那种一点就透的懂事孩子……而从这一点看来,众人看到了上官美琳那细心温柔的一面,让他们对她更加的喜爱着。

“饿不饿?天赐。”温柔的询问着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的孩子,天赐,是她为这孩子取的名字。意思自然再明显不过了,就是上天所赐。

躺在床上的孩子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饿。”

“那想不想吃水果?”这孩子因为以前的环境,肠胃什么的自然不好,虽说现在伙食改善了,但是吃的还是很少,而且以他对于食物的那种虚诚,让她每每看到眼睛都有种热意,为他的以前万分的心疼。

再一次摇了摇头。

不过这一次上官美琳可没打算妥协,只是轻柔道:“你的身体缺少水分,该多吃水果才是。有没有想吃的水果?”

想了想,突然想起那天姐姐帮她带过来那个红色火焰的美丽大果,姐姐告诉过他,这个叫:“火龙果。”

听到他想吃,高兴的道:“好,你等下,我马上帮你送过来。”天赐懂的有想要吃的东西了,这非常不错。

出了房间,看到书房的门,大冰块进去一上午了,也没有任何想要出来的意思。想到他讨厌吃那种水水的东西,她打算今天多弄些火龙果。

哼着歌儿,端着被自己削的奇型怪状,切的更是难以拿出手的火龙果来到天赐的房间。还好这孩子从小对于吃的根本不可能太过于期望,毕竟以前的生活,他能吃个饱,不是天天挨饿,不被挨打就算是幸福的事情了。

所以他毫不嫌弃,当这位自称是天使的姐姐小心翼翼的将水果送于他的嘴中,他只羞怯的张开着小嘴,慢慢的品尝着这种有些淡淡甜味的火龙果。这样的生活,他到现在都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太安逸,太幸福了。有干净的、软软的、温暖的、香香的大床,每天有好吃的东西,不会再让自己饿肚子,不会再在饿肚子的时候,连水都没有喝的那处如猫爪的难受了。也不会再有那个动不动就对自己拳打脚踢,将自己往死里打,只剩下一口气来换取别人同情而来满足那个男人欲望的拳手了……

可哪怕他只是一个孩子,但因为经历了这么多,让他的思想比一般的孩子更加的成熟。这样的幸福,他怕,怕只是他因为太过于渴求而幻化出来的奢望,怕他习惯了这种幸福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都只是虚构的……

“小天赐,怎么呢?”上官美琳看到他的气息很不稳定,似乎很害怕似的,而忍不住关心着这可怜却更可爱的孩子。

小天赐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在这里,眼前这个姐姐到底是谁。

上官美琳早已习惯他这种渴望却更害怕的茫然目光,放下果盘,轻轻的抱着他,柔声的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你呆在这里很安全,再也没有人会欺负你了。”

天赐听着她的话语,眼中虽还有着茫然,可是其中的惊慌失措已被一种莫名的情绪代替。泪慢慢的涌出,而且是越来越多,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呜呜的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般哭了起来。

“乖,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一切都过去了,你现在很安全了。”上官美琳温柔的轻抚着他的背,将她抱在自己怀中,不断的在他耳边轻轻的重复着这些话语。

上官美琳的心里也有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天界,众人都是无欲无求的,所以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前在影带里面看到,虽然唏嘘不已,要是毕竟只是将它当成电影在看,并没有什么。

而刚来到人间,也并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冷堡给她的感觉很温馨,更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让她遇到了小天赐,她根本就如人类的书上所说,是个不知道人间疾苦的天使。

而想到天赐,让她忍不住想到,在这整个人间,是不是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小天赐呢?想到这里,她的心忍不住轻轻的抽痛了起来。

冷枭哲看着文件,正准备和三弟通讯,来了解一下美洲市场的情况之时,突然看到上官美琳端着一个果盘走了进来。

端着果盘并没有让他在意,反正这几天她会准时准点的帮自己准备一些水果或是小点心,虽说那些东西大部分都是进了她的肚子,可是他也知道她的目的是让自己多休息一下。

不过今天,他看到那水灵的大眼,居然有些微红,显然是刚刚哭过的。

看着她端着一般应该是火龙果,可是实在有些难认的肉块过来,看着平常笑声不断,活泼好动的她,今天明显精神萎靡不振,忍不住问道:“怎么呢?”

“没什么?”她不想将自己这种悲天悯人的事情说出来,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也不可能会得到解决,反正来增加大冰块的负担。

冷枭哲微微的挑了挑眉,平常这小苹果,心里完全藏不住事情,一遇到自己不管他想不想听,愿不愿意听,就马上像只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是今天如此明显的心事,却藏在了心里。这到更让他好奇起来,她这恶魔般的天使,是遇到了什么难题:“谁惹你生气呢?”

看着他关心的眼神,上官美琳的心没由来的暖了起来。这个男人也许在外人看来是一个笑面狐狸,杀人于无形,能让你生不如死,能让你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基业毁于一担。可是……这个男人,从来不凌强期弱,他也许笑的让人心寒,可是他一向柄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还之的态度……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性,只是因为他的责任所在,因为他要保护他的家人,他的属下。

这个男人从她这一段时间来的了解,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让他从为一个强者,一个冷血之人,一个哪怕是胸如激雷,也要面若平湖的王者,所以他现在能表现出对于自己的关心,能够询问自己,这让她已经很感动,所以她不打算骗他瞒他,将刚刚在小天赐的点滴,以及心情都告诉了他。

说到这里,她的泪再一次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不过她赶紧笑着将泪擦干,道:“我没事,将心里的这些话说出来后,我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

冷枭哲看着她,缓缓的道:“冷氏有慈善机构。”冷氏慈善机构,没人知道是属于罗刹门的,不过它的作用也只限于针对于为罗刹门付出了生命的那些家属,由冷氏资助为老人安享天年,小孩到安排就业……而现在慈善枫树的负责人,正好是李文达:“我会和李文达说,成立专属的孤儿院。”这个提议在他和李文达说的时候,绝对会被李文达笑,就算是两个弟弟知道之后,也会笑自己,毕竟罗刹门也好,冷氏也罢,都不是什么慈善行业,他们永远是以利益与员工的福利为第一的,所以才能做到如此大,而且可以让罗刹门以及冷氏的员工能如此死心踏地的为他们办事。而像现在这般为了别人成立专属的孤独院,这还是先例。

上官美琳听了,眼中的温柔更浓,她没想到只是自己的一个小小的诉说,就让他有着如此的行动。也许这样的男人,不会甜言蜜语,可是他有着责任与担当,是一个可以为别人撑起一片天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怎么不叫她的心悸动。

第四章 全身无力

也许以前的自己,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兴趣仅限于他的气息让自己舒服,让她喜爱,让她不由自主的想逗他,可是现在的自己,心跳的那样的猛,那样的烈,仿佛要蹦出来似的。她好想好想抱抱眼前这个男人,告诉他自己好喜欢好喜欢他,比圣王子更加的喜欢。

而她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心里想做什么,在大脑还未得到指示之时,她的身体早已诚实的反应了过来。

冷枭哲有些僵硬的承受着眼前这个猛扑过来的女人,听着她嘴中一直在嘟囔着喜欢自己的话语,然后完全让自己没有反应过来,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看着已空的怀抱,他突然觉得有些空虚,有些失落,恨不得将她拉回来在自己怀中狠狠的紧抱住她……

而百年都难得不好意思的上官美琳,因为怕大冰块看到自己脸红而笑自己,逃的太快,而没有发现冷枭哲眼中的情意,以及时而露出笑容,时而皱眉的模样。

这天早上,老管家对正在用早膳的冷枭哲道:“少爷,夫人要您去一趟。”唉,夫人都打了好多电话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绝夫人了。不过这一次,他可不能帮少爷了。

冷枭哲皱了皱眉,老管家知道少爷肯定是要拒绝,只得将夫人的话完整的带道:“少爷,夫人说这一次,您无论如何,都必需得去。这是她的命令。”

“嗯。”任谁都知道是谁指使母亲如此做的,他并不想让母亲太过于为难。不过想来那个老头子也得到了上几次所放鸽子的亏,应该不会太明目张胆的对大呼小叫了。

上官美琳一听,马上举手示意道:“我……我……大冰块……我也要去。”然后坚定果断的看着冷枭哲道:“大冰块,我一定要去,你不让我去,我就在后面跟着去。要是我在跟丢你的情况下而遇上了坏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段时间,因为大冰块太好说话了,几乎是对于自己的要求是有求必应,所以也让她的小胆养肥了不少,虽说无论何时何地,上官美琳天使小姐也并没有胆小过。

而已经养成有事没事就找各种事情靠近上官美琳看好戏的众人,看着小苹果又露出哀怨委屈的表情,让众人都觉得,少爷不带她去是一个错误。唉,现在少爷和上官美琳两个人正处于感情的甜蜜期,这叫做热恋期,所以不想被分开一分一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特别是以上官美琳极粘少爷的程度,哪能受得了一天不见少爷呀。而且要是留这个正在闹别扭的小丫头在家里,那家里绝对会被她弄的鸡飞狗跳,不得安宁的,所以少爷,为了冷堡的安宁和协,请带上这丫头吧。

“上官美琳,少爷并不是去玩。”不过这一次,反对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一直大力支持赞同上官美琳成为大少夫人的李文达,因为他可不想看到,当老爷子看到她时,会怎么滴一个抓狂。而最主要的是,冷家老爷,也并不是一个吃素的,那张老毒嘴,可是一丁点儿不留情的。

“我也没想过去玩呀。”她可是很认真的想要去陪着大冰块。哪怕大冰块是去约会,她也要去。看她家大冰块这么美,她一定得在他身边保护才放心,想到这里刚才玩闹的事,更加的让她坚定了起来。

“那你去干嘛?”冷家老太爷,可是比恐怖份子更加的恐怖份子。

“当然是去陪大冰块,那么你告诉我,你们又去干嘛?”不管干嘛,她都得去。哼,她当然得去,不然自己这块上好的肉,被别人的狼给叨走了,那她不是亏大了。

李文达看着小苹果一脸肥肉被抢的模样,有些好笑的解释道:“我们只是到冷家老宅去一下。”

“那是去做事?还是谈生意?严不严肃?重不重要?”前一段时间因为她所搞出来的睡美人那一出,让大家都保护她保护的紧,什么事也不让她做,她现在正好无聊的想发疯。所以这一次,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让她撒娇卖萌,或者打滚赖地,她就要和他们出去。

如果不是很重要的是,她自然要去参一脚,如果是很重要的事,那她更要参一脚呀。电视里面不都是在演,要是那里有女银将她唯一看上眼的冰块大帅哥拐跑了怎么办?那她只能对着苍天捶胸顿足了。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而越不能放手让她家大冰块独自外出了。

李文达看了一眼仍盯着报纸的少爷,希望他说一句话,可是显然他没有这个打算。只是解释道:“不是。我们是去见老爷子……咳……他并不是……太喜欢外人。”李文达小心翼翼外加十分含蓄的解释着,后面的话完全是含在了嘴里,虽说知道眼前的小苹果那心比铜墙铁壁还要强悍,可是他还是以防万一的怕她受到伤害。对于冷家老爷子那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以及对于女性那近于苛求的淑女门户情节,小苹果这种尖牙利齿,思想跳脱,说话更是毫不客气的性子,完全的不受他老人家待见。所以上官美琳过去了,要么是小苹果被欺负的心灵受到伤害,要么是老爷子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战况……

上官美琳脑中立马浮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天界,就连年纪最大的圣佬们,都没有胡子,而且看上去,就和人间四五十岁的人一样。

她虽在电视里面看过,但是却没有见过真人的胡须,所以不管怎么样,哪怕是让她滚地,她一定要去看看才行。而以这个大冰块,还有李文达那个纸老虎,自然抵抗不了多久的。

车子在山中的公路飞驰着,葱绿的大树在倒退着,欢快的鸟儿在高声歌唱着这美好的一天。可大家都无心欣赏着这如画的一切。

因为……所以……

“我说……还有多久才到。”从没坐过车的上官美琳,刚刚开始还高兴外加兴奋的不得了,看着那只比那吃油就能飞,比那翅膀要好的多的飞机就低一个挡次的,自然就是这个同样也吃油,跑的飞快的汽车。坐进去之后,嘴巴叽叽喳喳个没完,可不久后,晕车吐的差点连昨晚上的东西都吐出来。

晕头转向的她,全身无力,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似的。她听大冰块说,这叫做晕车……晕车是什么玩意儿?她只知道晕人,到还是第一次晕车……呜……真他妈的难受呀。

“还有多远啊?”早知道她在家陪天赐,陪他多说说话也要比这要有趣的多。

可怜的小天赐呀,姐姐对不起你呀,只想到玩,完全忘记今天小孙子去上课去了,只剩下你一个人孤单在家。

“就到了。”看着她那可怜兮兮的表情,冷枭哲难得体贴的拍着她的背。

虽然能被帅哥如此温柔对待,她心中有点爽,但是晕车的难受,还是让她没好气的说道:“你已经说过几十遍了,我开始不相信你了。李文达大哥,还有多远?”她觉得早上的东西好像在胃里面在翻闹着,想冲出自己的喉咙……呜,好难受呀。

“就到了。”看着她这小模样,李文达是感觉十分的好笑,却又不敢笑出来。毕竟这丫头可是有仇必报的性子。

这回答惹得她尖声一叫:“啊,老天,我忘了你跟大冰块是好哥们。”

“怎么说?”冷枭哲皱了皱眉,想着这‘好哥们’只怕也是电视教的。以后家里的电视,要经过筛选才行。

她从电视里面学来的话,举一反三,一本正经外加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就是有难同当,有问同答啊。你们这一对虽不是亲兄弟,可胜比亲兄弟,多的来养成的默契自然让你们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答案肯定是一样的。”

冷枭哲难得露出微笑,宠溺道:“也只有你这丫头可以把歪理说得这么如此义正严词。”

“不用太夸奖我,我不会不好意思的。”脸上因为晕车而显得苍白,让她无法硬挤出羞红来。要是胸口没有涌出那一阵一阵的汹波,她会更加的嗨皮。

两人被她的话语逗笑,停车之后,冷枭哲难得好心的道:“到了。没骗你吧。”

停一车,上官美琳马上开门跳了出来,对让她那么难受的车不爽的比了个中指,再对那对有‘默契’的兄弟说道:“靠,奶奶个熊,下次谁要我坐车,我就跟谁急。哼,电视里面都是王八蛋骗人的,看他们那一脸享受的模样……呸,完全是骗鬼的……老娘再也不坐了……”有些缓过气来的某天使,一直气愤的发泄着自己的心声,那精神的国语,完全被她学出了师。

而众人脸黑的不行,一致在心里默叹:这丫头,看电视就看电视吧,能不能挑一起好话学了。

“她是谁?”来到大厅中,威严的坐在太师椅中,杵着拐杖的冷老爷子见孙子居然带了一个陌生女人,这不是明摆着跟他唱反调吗?顿时脾气就暴开了,毫不客气的用拐杖指着上官美琳,那模样哪怕是生长在天界的她也知道是极看不起自己的意思。

“自然是我的人。”冷枭哲下意识的用身子挡了挡,那意思十分明显的召告众人,她对于自己的重要性。

恶魔天使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恶魔天使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陈谋|他笔下的人物画如此典雅诗意(75幅)

    陈谋作品欣赏

  • 春蒿

    春蒿是春天的白蒿,它是一种野菜,在我的乡下老家称之为春蒿。春蒿生长在原野里,叶如细丝,似初生的松针,色微青白,其气息稍似艾香。初春时节,春蒿的嫩苗初长,是这个时节尝鲜食春的美味,此时大多野菜还没有出现,所以吃春蒿是最佳时机。记得母亲常说:“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拔下当柴烧。”茵陈其实是春蒿的另一个名字。春蒿长得快,吃的时候是要朝夕必争的,春蒿吃的时日很短,吃的方法也极其简单。吃春蒿其实就是吃春,把美好的春意在唇齿间品尝,唇齿之间是美妙的清香,这清香是芝麻香油伴着鲜嫩野菜的清香,不过,这清香中也有淡

  • 能工巧匠张红安受邀参加葫芦小镇首届葫芦精品展

    能工巧匠,红安姓张,党员身份放彩光,七零出生,九零上岗,煤矿工作度时光,业余爱好,葫芦绘烫,作品内容罗万象,花开富贵,国色天香,松龄鹤寿延年长,天赐良缘,戏水鸳鸯,永结同心拜花堂,招财进宝,封侯马上,前程似锦风帆扬,连年有余,五牛御赏,百财聚来数钱忙,天下为公,欢喜和尚,赏壶得趣品茗香。2018.2.5题记本期作者:张红安,男,现年48岁,大专,中共党员,河南禹州人,1970年10月出生,1990年1月参加工作,现在郑煤集团杨河煤业机电一队工作。

  • 写作素材:定局概说

    奇门遁甲是易学中衍生出来的一个影响较大的占测门类。它大约产生于汉魏以后。奇门遁甲以后天八卦,洛书,二十四节气时,空。数相配以构成基本格局和构架。这个格局和构架是多维的。占测时把具体时日置于这个格局之中,判断以某一点为中心,宇宙中具体时间具体方位万物的流变规律并构成的吉凶环境,从而给人们提供抉择行为的动向和时间的依据。这个占测门类为什么叫“奇门遁甲”?“奇门遁甲”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由“奇”,“门”,“遁甲”三个概组成。“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遁”

  • 写作素材:关于周石松天体运行八卦图与中华龙文化交流

    我于1995年撰写论文《八卦图是人类发展史上最早的天文地图》。文中有关章节中,用天文、地理、气象、历法和万物类象的内容与现代地图中的内容进行对比,说明了世界上最早的第一张地图的诞生,证明现代地图中的内容都离不开八卦中的内容,同时说明了中国古代天文学在五千年以前就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在人类发展史上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但由于多种原因,本人论文一直没有公开发表。1998年,我获得《天体运行八卦图》和《人体运行八卦图》两图的专利,同时使我对八卦与龙的宇宙观的产生和演化过程以及中国龙伴随“易”学而走向世界的内

  • 音乐才女袁洁琼和逍遥派画家袁竹一唱一绘《梨花泪》

    兄妹联袂珠联璧合音乐才女袁洁琼和逍遥派画家袁竹一唱一绘《梨花泪》青年歌唱家、作曲家、钢琴家、诗人袁洁琼近日,人称“音乐才女”的粤籍青年歌唱家、作曲家、钢琴家、诗人袁洁琼发布2018年原创新歌,柔美发声《梨花泪》,唱响大江南北,川籍逍遥派画家根据其词意创作的同名国画作品一面世也引人注目,真可谓袁氏兄妹联袂,一唱一绘《梨花泪》,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成为新时代文化艺术圈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川籍逍遥派画家根据粤籍青年歌唱家、作曲家、钢琴家、诗人袁洁琼发布2018年原创新歌《梨花泪》词意创作的同名国画作品

  • 历史的温度,其实与我们很相近

    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可知“中国”二字的来源?悠悠五千年的历史,你可知真正统一的时间只有81年?文化灿烂的历代古都,你可知其轨迹为何总是“由西而东”、“由北而南”?二十四朝的风云变幻,你可知其疆域又是如何变化?变化中又蕴含着怎样的原理?扪心自问,我们真的了解我们的历史吗?我们真的懂得我们的文化吗?在这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急需将前路看得更清楚,就需要我们对过去回顾的更深刻,正如葛剑雄老师所说:“了解过去,才能认识现在,才有可能预测未来。”那么今天我就带大家来看一下有哪些杂志能够更好地帮助我们了解过去历

  • 为何日本人如此眷恋西服?

    来到日本或关注日本影视的人,会发现穿西服的日本人极其多。一般日本工薪阶层中的男性每天都必须穿西服,管理职不用说,连出租司机上下班都是西服领带外加白手套。那么为何日本人如此眷恋西服呢?来到日本,最大的惊讶就是无论走到哪里基本都黑压压的一片,因为在日本工作,大家都得穿西装。据日本新华侨报网在2014年的报道,在一个关于世界各国人民热衷穿着西装程度的排行榜中,日本被列入前五名。确实,在日本不仅仅是上班族穿正装,就连一些学校的校服也近似于正装。而平时在日本的街道、地铁更是随处可见穿着西装的人们。而且在日

  • 【街拍铜陵】春来

    春来甄杰

  • 进门玄关挂画风水禁忌,招财引运的关键所在!

    玄关作为进入居室的必经之地,作为连接着客厅与门口纽带的重要关键所在,所以我们在装修玄关的时候万万马虎不得。在风水学上玄关是可以起到调解室内室外的气流作用,甚至能起到兴旺家庭气运的作用!在风水学上一般建议客厅的玄关要设计成实心的,这样的作用是为了防止室内旺气的外泄,玄关的上部建议是以通透为主的,这样的话玄关的材料可以考虑选择通透的磨砂玻璃和博古架!玄关是进房的必经之地,假若没有足够的光源的话就会使得玄关看起来很阴暗,使得入室的第一感觉就是压抑!假若没有自然光源可以采集,业主不妨考虑下在玄关内适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