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最强战龙 第四卷 西方地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10:5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最强战龙 第四卷 西方地狱

第1章 有酒有故事

从黄昏的金色阳光下穿过,刘丙天一脸疲态的将长城皮卡车缓缓停在了胡氏古董店的旁边。阅读huijindi.com

巴巴拉跟呼芦哇两个小姑娘还是第一次来胡先生的店里,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有华夏历史气息的老铺子,蓝宝石似的妙目里忍不住多了几分好奇。

刘丙天带着两个小姑娘进了古董店,只有看店的杨先生在,问了才知道胡先生几个出去了,具体是去做什么事,杨先生没说,刘丙天也就没问。

电话那头的胡先生接到了伙计的电话,听说是刘丙天过来了,立刻回复说很快就会回来,叫杨先生先帮忙招呼着刘丙天。

刘丙天在店里等了十来分钟,天快速黑下来的同时,胡先生的太重轿车也出现在了店门口。胡先生跟王前进从车里下来,热情地跟刘丙天三个打了个招呼,说了一些关心的话,然后直接拉着刘丙天几个说去吃饭。

开着车跟着胡先生的轿车来到一个住房小区,上了楼进了屋才知道这是孙丽丝的家,装修还不错,胡先生跟王前进买的房子在隔壁,但他们两个基本不在这里住,他们都习惯睡在店里。

刘丙天一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不算大的饭桌上已经摆上了丰盛的菜肴,问了才知道今天是孙丽丝的生日,她在家里准备请胡先生跟王前进吃一顿饭。《最强战龙 第四卷 西方地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刘丙天听到了这些,直说今天自己运气特别好。

饭桌前的六个人一起经历了太多的生死,高兴的想喝酒,不高兴的刘丙天也想喝酒,所以很快大伙都喝开了,意外的是巴巴拉跟呼芦哇两个小姑娘也来凑热闹,也喝了不少啤酒。

“刘兄弟,那个阎王真是巫家的人?他没有难为你了吧?”

茅台一喝开,向来嘴快的王前进东拉四扯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自己几个最想知道也最好奇的事情。

“那小子被老子打怕了,不敢再来惹老子了。”

刘丙天没用灵力压制酒力,脸已经开始发热发红,有些臭屁的回了一句。

“阎王怎么可以在我们阳间出现?”

胡先生吃着孙丽丝亲手做的菜,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家伙是个变太,没事就钻到别人的身体里去,不过好像只能用他后代的身体。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刘丙天说到这里,脸上的不甘更加明显,“那天他被大阎王救走,后面又跑到别人的身体里,私下来向老子道歉,结果老子只是揍了那小子两下,那家伙居然死了。”

“啊?”

听到刘丙天又杀了人,胡先生三个都吓了一跳,“那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刘丙天眼角跳了跳,“那本来就是老巫龟设的一个圈套,人死了,老子就被几个老爷子警告,搞得现在老子连个信我、跟我说话的人都没了。”

孙丽丝看着刘丙天脸上越来越沉的表情,生生将‘你两个老婆怎么样’的话给忍了下去,忙转移话题道:“刘先生,你上个月中了诅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你的头发……”

听到孙丽丝这句话,包括巴巴拉跟呼芦哇在内的所有人都好奇的看住了喝闷酒的刘丙天。

两个小姑娘之前也听过刘丙天说过中诅咒之后发生的事情,但他说出来的事情实在有点太不靠谱,两个小姑娘虽然相信刘丙天还是自己两个以前的那个好哥哥,但对刘丙天的种种变化,还是无法完全相信某人的解释。

现在两个小姑娘只希望自己哥哥能在胡先生三个人面前说出点更加具体的事情来。

胡先生几个还没听过刘丙天自己的解释,但当时他的脑袋连同脖子一下子就缩到了胸腔里的画面还是深深刻在了他们三个的脑子里,而且那么多的子弹打在身上,衣服都成洞洞装了,他本人却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的他们也很好奇刘丙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前提是刘丙天会跟自己说说。阅读huijindi.com

“我说了,你们信吗?”

刘丙天在两个小姑娘担心的眼神下放下了酒杯,搓了下鼻子,“这件事我已经前后说了四五遍,可好像还是没人愿意信我。”

“别人不信刘兄弟,那是他们没眼光。”

王前进开口安慰道:“我们几个一起闯过阎王殿,一起共过生死,别人不会信,但我们肯定信你。”

刘丙天笑了笑,站起身,敬了三个摸金校尉朋友小半杯白酒,然后坐下开口道:“很多时候我也觉得那只不过是我经历的幻觉,但我的身体变化,却又时刻提醒着我,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一屋子的人都没有急着说话,就在那里等着,像一群好学生在等着班主任念成绩单。

“当时听完了人妃的诅咒,我好像晕了过去,因为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是没有记忆的。”

刘丙天缓缓开口,陷入了对另外一个世界的回忆之中,“我在一个龟村里醒了过来,我还是原来的我,样子也没变,除了这个大光头。《最强战龙 第四卷 西方地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出去之后,却被那里的乌龟告之,老子也是一只乌龟。”

“乌龟?”

一群人脸上都冒出了大大的问号。

“那是一个我们这个世界到达不了的地方,他们说是在华夏的广阔海域里,人妃那碧池不是诅咒老子永生永世泡在水里吗?我也不知道那跟老子去的华夏海洋世界里有没有关系,不过反过来想想,那碧池的诅咒也算是奏效了。”

“那里龟村的人,背上都有一块龟壳,除了这个,其他的跟我们正常人都一样。”

“那刘兄弟你呢?你不是说除了头发,你跟现在没有变化吗?”

胡先生听到这里,立时追问了一句。

“靠!”

刘丙天突然骂了句脏话,因为他想起了当时的情况,“他们说老子是一只没壳的乌龟,而且还是个煞星,会给他们村子里带去灾难!我虽然极不想接受这个身份,但我的头跟脖子、四肢真的可以像缩头乌龟那样缩起来。”

“另外我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壳,我的壳在胸前,颜色跟皮肤一样,只要憋气绷起来,就跟铁壳一样。推荐huijindi.com

刘丙天说到这里,忽叹了口气,“仙妃在我昏迷的时候招魂,我在海底世界听到了仙妃的声音,顺着她的声音一路找过去,结果突然从天上照下一束白光,然后就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病床上醒了过来。”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胡先生五个人都被刘丙天所说的经历给完全吸引了过去。

但听完之后的感觉却是,那一切都不像真的,因为太玄了。

但连阎王、阎王殿都可以有,仙妃鬼妃粽子也都可以有,华夏广阔的海域里为什么不能有着另外一个世人从来不知道的世界呢?

第2章 石头剪刀布

胡先生几个认真地听完刘丙天的故事,又问起了刘丙天跟大阎王的事情来,等刘丙天解释完,又跟刘丙天商量起要怎么去找傲雪跟贞子的事情来。

“没用的,大黑叔修为比我高了几百倍,它不来找我,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去找它,我甚至根本不知道他会在哪里,这个问题我仔细分析过。”

刘丙天郁闷的又拿起酒杯,但却被旁边的巴巴拉伸出小手拦下,意思是叫刘丙天不要喝那么多酒,刘丙天只好放下酒杯。

“那家伙说地球没我照样转,摆明了是不想理我也不想管我,靠它是完全靠不住了。”

“那秦始皇陵那个阴阳磁台呢?”

王前进立时开始出主意,“从那里能不能再下去?”

“从那里下去也最多到达阎王老巫的地盘,根本没有我要找的人。况且他已经在我手上吃了那么大一个亏,我想它肯定已经破坏了那个磁台,找到他也没什么用。”

刘丙天摸了摸自己有些热的大光头,“我现在头也变得很硬,很难再撞晕过去了。”

“那刘先生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没有?”

孙丽丝突然关心的问了一句,“你那边的人都不相信你。”

刘丙天缓缓抬起头,看了三个摸金校尉朋友一眼,“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再请你们帮个忙,帮我看看歪国有没有类似秦始皇陵这样的坟墓,我想去那边挖挖看、碰碰运气。”

“我们虽然对歪国的墓陵没太大的研究,但这件事就算刘兄弟你不开口,我们也会帮你找。”

“这辈子能交到你们这些朋友是我最大的幸事。”

刘丙天拉开椅子有些歪斜地站了起来,举起手里的酒杯大声道:“什么也不说了,我刘丙天先在这里谢谢三位!”

……

这一顿饭,大伙直吃了三个小时,等到十点的时候,屋子里的三个男人除了刘丙天还能勉强站起来,胡先生跟王前进已经醉趴了过去。

还好两个小姑娘跟这屋子的主人孙丽丝有意控制着的酒量,不然这一屋子的人都得在桌上、地上睡到第二天。

巴巴拉跟呼芦哇帮着孙丽丝将胡先生、王前进抬到房间之后,谢绝了孙丽丝热情的挽留,一左一右扶着刘丙天出了小区,向旁边一家酒店走去。

此时两个小姑娘只希望胡先生他们能尽快有消息帮到自己的哥哥,只有那样哥哥才能开心起来。只有看到刘丙天开心,两个小姑娘才能感觉到开心,她们不想看到自己的哥哥有任何的不开心。

两个小姑娘合力将醉得不醒人事的刘丙天背到酒店柜台前,开了一个标准间,288的价钱让两个小姑娘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不是因为贵了,而是这“爱爸爸”怎么听都有点感觉像在说她们跟刘丙天的关系。

爱爸爸就爱爸爸吧,反正自己两个从小就没有父爱,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两个已经将哥哥当父亲一般信赖了。

进了房间,将刘丙天小心的放到洁白的大床之上,巴巴拉跟呼芦哇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她们两姐妹用眼神交流了什么,反正两个人的小脸蛋都默契地红了一下。

接着,这两姐妹一个人用小手去解刘丙天西装上的扣子,一个人用小手去解刘丙天的皮带,两个小姑娘小脸再次热了热,最后将只穿了一条裤衩的刘丙天刘某人背进了浴室,轻轻放进了浴缸里。

认真而羞涩地帮刘丙天全身搓洗了一遍,两个小姑娘又是对视了一眼,然后双双在浴室的大镜子前脱去了衣服,两具含苞待放的身子在水珠的衬托之下,瞬间让整个浴室都活色生香,更何况镜子里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

只可惜某个一心想醉的家伙此时却无福看到这一幕。

也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突然就有一个小姑娘在旁边姐妹的胸前捏了一下,旁边那小姑娘一愣之后,立时反击,一时间浴室里更是莺莺燕燕,娇笑不断。

两个小姑娘打闹了一会,关了花洒,双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还没有什么起色的胸脯,犹豫了一下,然后擦干净了水珠,围上浴巾走到浴缸边将醉得像头猪的刘某人给扶了起来,这个时候才发现整个浴室只有两条浴巾。

可能酒店也没有想到有人会牛叉到带两个妹子来开方,更没有想到那两个姑娘却会这么的矜持,都这个环境了还会在乎浴巾不浴巾之类的事。

巴巴拉跟呼芦哇两个小姑娘也没有想到只是多了一个人,却会发生这个事情,所以两个小姑娘很没义气地选择让某个家伙光着身子抬了出去。

给某个流氓盖了被子,两个小姑娘又试着叫了一会,发现某个人是真的喝醉了,心里虽然奇怪自己的杀手哥哥为什么会醉成这样,但同时却又隐隐觉得开心跟激动。

两个小姐妹又偷偷对视了一眼,轻轻拉开被子看着某人的身体出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啤酒的酒劲上来了,反正两个人的身体都越来越热。

“哇哇,你说,哥哥醒来之后会生气吗?”

巴巴拉看着对面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妹妹,小心的问了一句。

“可能会生气,但哥哥应该不会骂我们。”

呼芦哇皱了下可爱的小眉头,“要不姐姐,我们就说我们也喝醉了好不好?”

“这个主意好。”

巴巴拉开心的一拍小手掌,“这样哥哥就不会生我们的气了。”

见自己姐姐赞成自己这个想法,呼芦哇也显得特别开心,一下子睡到了刘丙天左怀里,抱着刘丙天对自己姐姐巴巴拉说道:“这次我要给哥哥生一个宝宝。”

巴巴拉也不甘落后的抱住了刘丙天的另一边,说道:“我也要给哥哥生一个宝宝。”

“那谁先来?”

“你是妹妹,哇哇你先怀哥哥的宝宝吧。”

“我不,我要姐姐的宝宝像照顾妹妹一样照顾我的宝宝。”

“那姐姐就……”

“不要,我们猜拳。”

“就知道哇哇你这坏丫头会来这招。”

“嘻嘻。”

石头剪刀布……

第3章 刘兄弟别急

第二日,缓缓恢复知觉的刘丙天,直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进了泥,晕成了一锅粥,又沉又胀。

微晃了下脑袋,却发现自己的两条手臂上都被什么东西枕着,等发现还有两条滑滑的嫩腿压在自己肚子上时,也明白过来压自己手臂的是两张小脸,同时也反就过来还有两只小胳膊将自己抱了个结实。

刘丙天感觉到这里,整个人都一惊。

我操,不会是自己昨天喝醉之后,发了酒疯被某个太保健的妹子给拉进去服务了吧?

我日!

睁眼看清抱着自己的是巴巴拉跟呼芦哇两个小姑娘的时候,刘丙天心里咯噔了一下。

坏了,自己没被太保健妹子拉去服务,而是自己发酒疯把自己两个妹妹给服务了。

这一点,从被子不在床上,两个小姑娘都没穿衣服这一点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完了完了,这下没办法收场了。

刘丙天这辈子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眼前这两个小姑娘,这两个小姑娘跟自己出生入死,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刘丙天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东西,也给不了她们两个未来,所以一直没将坏主意打到这对姐妹花的身上去。

可谁知道,自己好人做了那么久,一顿酒下去却……

老子就说昨晚好像做了个美梦,原来那不是什么美梦,这简直就是一场恶梦!

一场想让人后悔却又不怎么后悔得起来的恶梦。

这个时候,某个绝望的家伙只想知道:昨晚自己到底有没有坚持住三分钟?

想到某个可能性,某人直想哭。

极小心的用上了乌龟的那套缩头缩脚功,成功的将自己两只手从两个小姑娘的香怀里缩了回来,然后缓缓坐起,伸手小心的去移两个小姑娘压在自己肚子上的小膝盖。

现在某人只想穿起裤子逃出这个房间。

“哥哥早啊。”

某个将一条腿伸到床外的家伙,被后面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直接摔到了床下去。

两个小鹰国小姑娘就这么憋着笑看着某个光屁股的家伙从地上爬起来,丝毫不介意自己两个青涩但诱人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之中。

某人吞了下口水,快速移开自己的目光,“你们……两个……”

听到这个声音,两个小姑娘才将白皙的身子用被子遮起来,但也只是遮了一下,就又掀开装假很自然的开始穿她们那些少女特征特别明显的衣物。

两个小姑娘不哭不闹不说话,让刘某人突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这场景怎么感觉像是自己被人占了便宜呢?

想到自己身上“关了灯都一样”的诅咒,不会让眼前这两个妹妹怀孕,无耻的刘某人也装起了聋作起了哑,只希望这件事真的是酒后乱性快点过去。

出了房间,退了房,刘丙天却吓了一跳,现在居然到了中午!

给胡先生打了个电话,却得知他们已经在吃饭了,刘丙天不好意思这个时候过去蹭饭,带着两个小姑娘去了一个饭馆草草吃了一顿农家饭,然后开车回到了胡先生的古董店里。

草!

刘丙天刚进到古董店后面的小客厅,看着王前进跟胡先生两个怪怪的目光,忍不住就在心里开始问候一些小草小花。

一个人带着两个姐妹花,在外面酒店一呆就是一晚上加一上午,这种无耻的行为摆在那里,想不让人往那方面想都难。

特别是孙丽丝这妹子的目光,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在看一个光头的禽兽,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她们两个才多大啊,好像还不成年、不到十八岁吧?

“我真服了你们的想象力。”

刘丙天坐下后,受不了胡先生他们的目光,开口扯起了瞎话,“别把老子想得那么坏。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想先回去了,有了消息记得打电话给我。”

“回去?”

孙丽丝意外的开口问道:“你准备回哪去?”

刘丙天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是个无家可归的人,缓了下起身的动作,想起了仙妃的话,开口道:“华夏那么大,也许我也应该去看看。”

“刘兄弟别急。”

王前进似笑非笑,原话却是想说叫刘丙天不要做贼心虚,“我们三个研究了下地图,也想出去散散心,不知道刘兄弟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这不太好吧?”

刘丙天心里闪过一丝感动,搓了下鼻子,“好像每次我都会连累你们。”

“我们三个想去旅游,就是想请你们三个做保镖。”

胡先生在一旁也笑着开起了玩笑。

“旅游?去哪里?”

“埃及金字塔。”

刘丙天没想到自己昨天才叫胡先生几个帮忙看看歪国有没有大墓,没想到第二天他们几个就有了目的地,甚至连机票都已经帮自己买好,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没办法,刘丙天来到这个华夏未来世界的时候还是短了些,巴巴拉跟呼芦哇来到华夏的时间比刘丙天还要短上几个月,之前更没有上过学之类的东西,所以在对歪国一些东西之上,两个小姑娘跟刘某人一样,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文盲。

众人有了目标,整个行动就快了起来,花了点时间收拾东西,下午没吃饭就已经开着着车向机场里赶,在机场里将东西办了托运,打着旅游的旗号上了飞机。

刘丙天跟两个小姑娘的座位号连在一块,两个小姑娘立时欢天喜地地一左一右挽住了刘丙天的胳膊,这一幕被过道旁边的胡先生跟王前进看到了,又是一阵偷笑,看来事情真的跟自己猜想的差不了多远了。

刘丙天下意识的注意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但也有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整个经济仓不知道为什么都坐满了,唯独自己前面那个位置上没人。

当然刘丙天也只是无聊好奇了一下,国际航班似乎也是固定时间起飞的,别说少了一个人,就算是少了一半了,到了点都得起飞。想到这里,刘丙天也就没往心里去。

等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飞机缓缓起飞,刘丙天已经确定前面那个位置是真的没人了坐了。

刘丙天微皱了下眉头,自己为什么会偏偏那么留意前面那个空位?

刘丙天笑了笑,将自己还有些发晕的脑袋晃了晃,看来自己的酒还没完全醒,注意力还在分散的阶段。

当然这里面也还有被两个小姑娘一左一右抱着胳膊的原因。这两个小丫头跟自己睡了整整一天,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所以也就搞不明白这两个小丫头这么押着自己是几个意思。

一阵胡思乱想之后,刘丙天靠在座椅上缓缓睡了过去。

第4章 诡异前座

也不知道睡过去多久,刘丙天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开始做梦,梦境之中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但却很肯定自己站在一片红色的沙漠之中。

刘丙天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梦里竟然还保持着一丝意识,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梦境里的景物突然发出了扭曲跟旋转,然后就发自己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趴在沙漠里的巨在人面狮子!

刘丙天盯着那人面狮身像的眼睛,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意识一晃,却以发现那只不过是两个无神的石球。

梦里里的刘丙天再次在一片模糊的背景里盯了那石眼一会,没发现什么东西,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他转过了身,还是景物又自己旋转了起来,反正应该是自己的后背对上了身后的人面狮身像。

一抬头,刘丙天整个人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因为就在他的面前,突然近距离出现了一张巨大无比的脸!

刘丙天进入到梦境里的那一丝意识很肯定那分不清楚颜色的脸面积相当之大,但此时他面前那双鬼目却似乎只跟他自己的一样大。

刚意识到这个大小问题,那对鬼目却突然无限放大,那石头一般的眸子立时将刘丙天整个给吸扯了进去,那无尽的虚无之后,似乎有谁正在等着自己。

我去你马的!

意识到强烈危险的刘丙天突然伸手向前狠抓了两下,脏话脱口而出。

“哥哥!”

刘丙天浑身一抖,瞬间睁开眼睛,快速看了一眼抱着自己两只胳膊的巴巴拉跟呼芦哇,这才发现自己还在飞机的经济仓里,也终于想起刚才那只不过是个恶梦。

“哥哥,你怎么了?”

两个鹰国小姑娘一左一右用袖子帮刘丙天擦额头上的大汗,关切之情全写在了精致白皙的小脸蛋之上。

刘丙天快速平缓下自己的呼吸,给了两个小姑姑一个安慰的微笑,“哥哥没事,只是做了个梦。”

说完,刘丙天往座椅上靠了靠,刚想找个舒服一点的姿势回想一下刚才做的那个恶梦,可他的大光头还没碰到靠椅,整个人却又触电一般坐了起来!

就在刚才,刘丙天分明看到自己前面的位置上,有一对眼睛移出靠椅在盯着自己看!

飞机仓里的座椅跟客车这些交通工具上的一样,都比一般的座椅要高上一些,但也不是能完全将一个成年人的头给挡住,只要前面坐的是个身高正常的人,后排的人都能看到一小半个脑袋,这也是刘丙天很确定自己前面那个位置上没人的原因。

抬手看了下表,刚好是零点过一分。

已经起飞的飞机,基本不会有人换位置,更不会有人半夜从座椅后伸出两只眼睛盯着一个做恶梦的人看!

而且,从刚才那一撇的感觉,刘丙天觉得那对眼睛他在哪里见到过,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到了的。

梦!

刘丙天全身一绷,抬起右手缓缓将抱在自己左胳膊上巴巴拉的手拔了下去,眼睛死盯着前面那个看不到脑袋的座椅靠背。

对,就是在刚才那个梦里,就是那么一双诡异的眸子盯着自己,还想吞噬自己的意识,虽然不知道目的何在,但却让自己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息!

能让自己做梦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见刘丙天身上散出淡淡的杀气,巴巴拉跟呼芦哇两个小姑娘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动作却双双下意识的向自己的腰间摸去,只可惜机场有安检,手枪这样的危险品根本带不上飞机。

两个小姑娘见没有手枪,第一时间在自己四周找可以利用的东西,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大腿被人轻轻碰了一下,那质感绝对是金属。

巴巴拉跟呼芦哇一左一右,不动声色的将刘丙天递来的钨钢飞刀扣在了掌心里,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

刘丙天盯着前面看不到人的座椅背,眉头紧了松,松了又紧,他现在已经很肯定那个位置上坐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刘丙天小声的问自己身旁的两个小姑娘,因为刘丙天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巴巴拉跟呼芦哇都是一个休息一个警戒,现在在飞机之上,这两姐妹肯定还是这个习惯。

但让刘丙天意外的是,右边的呼芦哇却微遥了下头,虽然上半夜是她警戒,但她却完全不知道前面那个空位置上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女人。看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刘丙天更加奇怪,刚才自己明明看到有人探出两只眼睛盯着自己看,以呼芦哇金牌杀手的实力,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等等!

刘丙天头皮再次麻了麻。

正常人要转过身透过靠椅看后面的人,两只眼睛怎么子也得是平行的,如果是偷看小心一点是探出一只眼睛,如果两只眼睛都探出去,也就意味着整张脸也移出靠椅的遮挡。

但诡异的是,刘丙天所看到是两只上下笔直的两只眼睛,而且他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家伙的额头是什么样了!

难道前面坐的是一个脖子角度不正常的怪物?

想清楚这些,刘丙天整个人都不好了,微一撇眼,他看到了令他更加不安的情况。

他左边过道的胡先生三个全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现在这个时候胡先生三个睡了过去并不奇怪,但如果整个两百多号人的经济仓里只有他跟两个小姑娘是清醒着的呢?

一时间,整个经济仓里都充斥着来阴曹地府的死亡气息。

刘丙天左手下移,缓缓向安全带按去,他已经决定起身会会这架飞机上的妖魔鬼怪,他倒要看看是谁敢在他面前这么不知死活!

啪……

安全扣解开,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脆响,在诡异的机仓里显得异常突兀。

更突兀的是,本来不知道亮没亮着的灯随着这一声轻响,整个都亮了起来。那些死亡气息也在那么一瞬间消失,活人身上的空灵之气快速回到了整个机仓之中。

各种耳机听歌的声音、各式按手机屏幕的声音也快速钻到了刘丙天的耳朵之中,旁边的胡先生也不知道什么醒了过来。

感受着机仓里显得正常无比的声音跟气息,刘丙天的眉头皱得更紧。

难道,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可跟自己一样皱着小眉头的两个小姑娘却在提醒刘丙天,刚才发生的那一切是真的出现过。

“刘兄弟……”

最强战龙 第四卷 西方地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最强战龙 或 第四卷 或 西方地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此无心仍知痛13章(第13章 狡辩)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3章(第13章狡辩)书名: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3章狡辩盛南天……是你吗?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等到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盛南天暴怒中的脸。展颜头部受伤,像炸裂一般疼。她撑着脑袋从坐起来,盛南天一双幽深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展颜也就这么看着他。两人大约沉默了几秒,她终于想起来摔倒之前谷盈盈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是她,陷害自己的人是她!“盛南天,我知道给我们下药的人是谁了!”她激动的说。盛南天却似乎并不感兴趣,他稍微离病床近了些,冷冷道:“你就想说这个?”“还有,我没有怀孕,这一

  • 款款深情成眷恋13章(第13章 调查)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13章(第13章调查)小说名字: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3章调查顾清风笑容不变,还是那么随意的说,却瞬间令唐辰就变得谨慎起来,仿佛内心的所惧被窥探了一般。唐辰警惕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你知道叶清在哪?”顾清风没有直接回答他,还是保持着那副唇角微勾深不可测得模样,唐辰寻找叶清心切,强压着心底的不悦,淡淡吐出了两个字“唐辰。”顾清风听到自己想知道的,点点头,转头就走,他要的就是这个男人的名字,然后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他都会查得一清二楚。只要是碰过叶清的男人,他绝对不会放过。“站

  • 炊烟起,我等你!13章(第13章 谁在耍手段)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3章(第13章谁在耍手段)小说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3章谁在耍手段就她现在这个鬼样子,还能出院?莫夕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深深吸了口气,三年来第一次鼓足勇气违抗盛淮安的命令。“淮安,我今天的确和薇薇有点事情,不能回去,你别找我了,早点休息吧。还有,我手机快没电了,在外面不好充电,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说罢,莫夕立马挂断了电话,顺便将手机的电池抠了下来,确保不会再有任何人的电话能够打进来。果然,盛淮安再打,电话那头传来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3章(第13章 跟你没完)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3章(第13章跟你没完)小说名字: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3章跟你没完杨笙也坐到了一边,沉默地拿起了筷子,本来应该和谐轻松地相聚,现在却变得尴尬沉重。饭后,杨笙借公司还有事情就准备离开,偷偷看了一眼父亲,固执的老头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上楼。杨母送他到了门边,故作轻松地说话,眼神里却难掩空巢的落寞。“笙儿,你要体谅爸爸,歌儿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我们两个老人在家也整天无所事事。难受得紧。”“你要是真的心疼我们的话,快点结婚生子吧。你都二十七了,再没有个归宿,我和老头不放

  • 让爱化作雨纷飞13章(第13章 装什么贞洁烈女)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3章(第13章装什么贞洁烈女)小说名字: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3章装什么贞洁烈女顾玥闭着眼睛,嘴里却不断的呻吟着,像是极度的渴望着他。陆与江本应该推开她,却在看到她眼角那一滴晶莹的泪光后,动摇了。他鬼使神差般的俯身,低头吻在了她的唇角。唇瓣相对时,顾玥忽然便睁开了双眼。“你……你要干什么?”她本能的伸手挡在了自己的胸前,不断的往后退着,仿佛眼前的人是洪水猛兽一般。她的动作落在陆与江的眼里,像是针尖,狠狠的刺伤了他的自尊。陆与江眸子像是淬了火光,他盯着顾玥,熊熊燃烧的怒火,几乎

  • 陪你路过全世界13章(第13章 二选一)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13章(第13章二选一)小说名称: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3章二选一许烟看到他,眼泪水马上流了出来,“慕衍哥哥!救命!”顾慕衍看了一眼沈知微,然后对许烟道:“别怕。”许烟用力的点头。沈知微眼里蕴满了水雾,满脑子都是顾慕衍的那句“别怕。”她爱了他十年,哪怕得他这样一句关怀备至,她都死而无憾。谢河哈哈大笑:“顾大少啊,虽然我知道你喜欢的一直都是许小姐,但沈大小姐还在呢,她好歹是你的妻子,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对她就真一点情谊都没有?”“本想着两个都当着你的面弄死,可刚刚,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 以余生换相思13章(第13章 凭什么)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13章(第13章凭什么)小说书名:以余生换相思第13章凭什么“不要!求求你……”宋颂撕心裂肺地喊道,冷少易看在眼里,心里更加快意。他的女儿现在也不知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她的儿子却在这里锦衣玉食地活着,还没大没小,按他冷少易的性子,必须狠绝处置。“爸爸,容璟害怕。”冷容璟看着冷少易没有丝毫怜惜地举起了枪,两股战战,几欲瘫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爸爸虽然也严厉,可是最多打一打他教训一下就过去了,现在他只不过像从前一样玩了会弹弓打了个仆人而已,他怎么就要杀了自己啊!而那个女人……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3章(第013章 你偏心)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3章(第013章你偏心)小说书名: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13章你偏心华雪萋用嘲讽地语气道:“哟,看看这是谁回来了呢?冉太太啊,有失远迎啊!”慕心爱扶着栏杆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穿着一身白色蕾丝蓬蓬裙,高贵得像个公主。“哟,姐姐回来了呀。”慕贞贞看向华雪萋和慕心爱,只礼貌地回了一句:“阿姨,心爱,我先上楼去了。”对于她们的冷嘲热讽,慕贞贞向来是抱着只要不理会的态度就行了,她不想与她们争吵,那样父亲会更加为难。慕贞贞上了楼梯,与慕心爱擦肩而过的时候,慕心爱拉住了她的

  • 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13章(第十三章 帮她买生理用品)

    原标题: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13章(第十三章帮她买生理用品)书名: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十三章帮她买生理用品楚小小淋了许久,原本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肤色,渐渐地红润了回来,腹部的疼痛也渐渐的缓解了许多。换上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楚小小在卧室里深情的环视了一周,没想到再次进他们的婚房,是这般情形,若不是她差点淹死,可能这辈子她都没有机会再进来了吧!鼻头一阵酸涩袭来,双眸不知不觉的已经蒙上了一层雾。忽然,感觉身体很不自在,是那个……流出来了。楚小小想着处理来着,可却没有生理用品,就在她正愁着不知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13章(第13章 娶不娶我说了算!)

    原标题: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13章(第13章娶不娶我说了算!)小说名: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13章娶不娶我说了算!冷婉言今天的表现上官子轩看在眼里,悦在心上。此时的冷婉言侧对着自己,虽然有些孱弱却透着坚强的后背,就这样温文尔雅的对着一屋子的人,而且是一屋子都可能对她排斥的人。“我说嫂子,你这未来的儿媳妇可是第一次到我们家里做客,你这样的话语会吓坏人家孩子的。这如果传出去我们欺负一个弱小的女子,那我们在座的岂不是要冤死了。”上官一平终于抬起了头,停下了一直玩弄尾戒的动作。董颖脸上的表情略僵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