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邪魅总裁:霸王硬上弓》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15:3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邪魅总裁:霸王硬上弓

第一章 全都是虚情假意

夏小暖从医院出来时,天空已经开始飘起了小雨,清冷的街道更加凉了。说明huijindi.com

“江叔,去方家。”她拿出化妆包,仔仔细细的补了补自己刚刚哭花的妆容,眼眸一暗,没有一丝波澜。

秋天的雨夜分外的凉,她怔怔的看向车外的落叶,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不觉的,车子开进了半山腰上的别墅,下了车,一阵寒流袭来,夏小暖不自觉的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江叔,你先回去吧,不用来接我了。”

"是,小姐。"

说完夏小暖一个人敲开了方家的大门。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开门的保姆很意外,“夏小姐,你怎么来了,少爷他….他不在家,你还是回去吧。”像是有什么事情怕她发现一样,用双手挡着门口,看起来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

真是世风日下,连方家的保姆都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以前每次来她不都是热情的跑前跑后的跟着吗?

“可是我明明看到一平的车子停在门外,让我进去找他。“夏小暖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努力的隐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推开保姆的手大步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暖,她却顾不上停留,直接走向了方一平的卧室。

二楼最里面的一间是他的卧室,夏小暖站在门口,手里紧紧攥着衣角,心里一遍遍重复着想要说的话。

"夏小暖,别怕!"她暗示自己鼓起勇气,紧接着解开了大衣的纽扣,露出了自己从没有尝试穿过的性感的裙子,没再犹豫,迅速的敲了敲门。阅读huijindi.com

“谁啊?”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

“一平,是我。”夏小暖的声音温柔似水,这是她从来没有在方一平面前展现出来过的一面,一头海藻般浓密的卷发,将白皙的肌肤衬托得更加水嫩,樱红的唇斜着甜美的笑容,勾魂摄魄。

方一平先是一阵惊讶,当看到她深V的领口和惹火的身材时,嘴角开始抽动着不明意味的笑“你怎么来了?”

“是谁啊!一平?”女人娇媚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女人穿着浴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这张脸她并不陌生,是一线的影星林珊珊。

夏小暖一怔,她一直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却从来没有带回家里来过,之前准备好想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狠狠的给方一平一个耳光转身离去,但是现在她不能,她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爬上他的床,拿到他的钱,去救自己濒临破产的家族企业和医院里病危的姑姑。

夏小暖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垂下来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琥珀色的眸子里也随之是一片荒芜,然而很快,她便迅速甩开额前的发,眼神依旧坚定!

“一平,我找你有事。说明huijindi.com” 眨着漆黑无辜的眸子,她直接无视了眼前的不堪。

“一平,你已经约了我了,怎么还有别人呢?”林珊珊亲昵的靠在方一平的身上,一脸的狐媚。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没时间。”方一平搂着身边的女人,倚靠在门框上,魅笑着看着她,伸手就要去关门。

夏小暖及时挡住了即将要关上的房门,祈求到:“借我三千万……”

方一平先是一愣,他没有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夏小暖会伸手向他要钱。

“你拿什么还?”他满脸的不屑。

夏小暖深呼一口气“我们明天对外发布婚讯,然后举行婚礼。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在夏氏出事前,他迫切想要娶她,可是现在,她竟然需要通过出卖自己的身体来作为借钱的筹码。

方一平打量着她,她曾经是他日夜都想得到的女人,现在她却是一块万万碰不得的烫手的山芋,“婚礼,真是笑话,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夏家大小姐吗,你难道不知道夏家就要破产了吗,你马上就是债务缠身的穷光蛋了,我会娶你?”

“一平,求你,帮帮我,我是你的未婚妻啊!” 琥珀色的眸子祈求的看着她,目光轻柔,然而眼底那抹绝望却也分外明显,如果不是无路可走,她又怎么会低声下气的求他,曾经,他不是爱她爱的发狂吗,用尽了手段让自己成为了他的未婚妻,可如今……

“未婚妻,呵呵,明天就不是了!”

伴随着限制级的画面,夏小暖被无情的关在了门外。门,被关上。心,像是被捅开了一个洞,潮水猛然扑了过来……她死死的压抑住眼泪,仰起头,唇角带着固执的笑意。

“还不快走,真是自取其辱。”保姆也是看眼色行事,连拉带推的将夏小暖赶出了别墅。

温暖的别墅却始终融化不了人心,夏小暖呆呆的站在门口,眼眸里一片安静,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仿佛她的世界里,此刻是死一般的寂静,不允许任何人涉足。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曾经,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虽然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可在家里有姑姑夏敏宠着,出门有未婚夫护着,偶尔耍耍小脾气都会有一帮人围上来哄着。

就在一年前,夏氏董事长夏敏因为和一家非洲公司签约合作挖矿,投入了夏氏所有的基金,结果一夜之间,那家非洲公司消失的无影无踪,等夏家回过神来时,早已负债累累,无奈宣布破产并欠下巨额债务,夏敏没能承受住打击倒了下去。

夏小暖作为夏氏唯一的继承人临危受命,成为了代理董事长,她收起了从前的任性调皮,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对于毫无经商经验的她,眼前只有钱才是救命稻草,除了找方一平,她无路可走。只是不成想,就连方一平信誓旦旦的爱也都成了泡影。

夜深了,细雨迷离,环山路上没有路灯,她很怕,怕黑,怕冷,怕孤单。

从远处看到了光亮,夏小暖的眼底重燃起了一丝希望,由远及近的车灯算是这漫漫长夜里唯一的温暖了。

第二章 什么问题都不要问

夏小暖跑过去招招手,车子缓缓停到了她的面前。

车窗摇了下来,“有事吗?”

淡淡的嗓音很好听,那是一个看起来淡漠疏离的男人,面容绝世,深棕色的眸子总显得有几分隐隐的邪恶,一身休闲衣,行车的疲惫并没有在他脸上露出任何的痕迹,小麦色的肌肤带着一丝悠闲和慵懒。

“那个…我可以搭你的车下山吗?”夏小暖匆忙收回了停留在男人身上的视线,语气因为尴尬显得有些慌乱。

“上车吧!”

男人机械的转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淋了雨,头发衣服都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凉凉的,夏小暖在后座上团成一团不停的搓着手。

这一幕让开车的男人看在了眼里,他解下了自己的围巾递了过去,“擦擦吧!“,简单的三个字让已经心灰意冷的夏小暖心里升起一股暖流,握着手里的围巾,暖暖的,上边还带有他的体温,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今晚她不想一个人度过。

如果明天注定会有一场毁灭性的风暴,她想在风暴前寻找片刻的温存。

“我们去开房吧!”

“这是做什么,半夜在路上招揽客人吗?”他饶有兴致的从后视镜里看着夏小暖,清浅的声音里带着一抹浓浓的嘲弄。

“什么都不要问。”夏小暖语气很轻佻,挑衅到“要不要去!”

男人停下车,打开了车灯,灯光下的她清新又甜美的面容很符合他的口味,他暧昧的挑起夏小暖的下巴,就这么怔怔地看着,白皙的脸上是毫无防备的清纯,如同一朵盛开的百合花,仿佛可以净化天地间所有的肮脏,而樱粉色的唇更是无辜的微启,无言的诱惑…

只是,她眼边的那一颗泪痣,好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去!”他也惊讶自己竟然没有拒绝这个投怀送抱的女人,想再多说些什么却又没有开口,只是扭回了头继续开车,嘴角却慢慢斜起一抹嗜血般的笑意,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车停在山脚下的大酒店,她跟在他身后进了房。

“先去泡个澡吧!“他推开了浴室的门,“我可不喜欢生病的女人。”此刻多么冷冰冰的语气在刚刚受伤的夏小暖心里都是一种关心。

套房的浴缸很大,躺在里面温暖又舒服,水雾迷离了夏小暖的眼,她还没回过神来,男人已经靠了上来,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随之而来的将夏小暖用浴巾一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

“你,愿不愿意帮我破身?”下巴抵在男人的胸口,明亮的大眼睛冲他微微一眨。

男人全身一僵,很老套的抛媚眼方式,但对他居然很管用,紧抿的唇微微斜起一抹弧度,手臂拥住她的身体大步走向卧室。

“你一般一夜多少钱?“

“事后你开价。”夏小暖不想多解释什么,她只想在暴风雨来临前尽情的发泄情绪。

男人高大的身躯压住夏小暖娇小的身体,然后一只手向下拉开了她的浴巾。

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男人,凉凉的感觉让她身子一个哆嗦,下意识的躲避着,男人大手欺身在上,一只手勾住她的后脑,让她无路可退,然后低头覆盖上她的樱唇,细细的品味。

男人凌冽的气息让夏小暖头脑发晕,顾不上什么矜持,双手拥住男人的脖颈,热情的回应着。

只是口舌之间的交缠,居然让男人失控了,明明是主动送上来的女人,但是那种干净与纯洁,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抵住她的额头问。

“我说过,什么都不要问!”

“好,不管你是谁,今晚,你都是我的!”男人吻着她的脸,她的眉毛,声音带着一些霸道。

温度上升,暧昧升级,黑暗中,床上的人儿身影交错,夜生活从此开启。

清晨,夏小暖缓缓睁开眼睛,某处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的莽撞。想到这里。夏小暖立刻睁大眼睛,想要直起身。

然而还没来得及完全直起身体,就被一条有力的胳膊摁了回去,脸落在对方的颈窝,身上淡淡的香气,很好闻。

男人一把把她小小的身体抱在枕头上,一张异常英俊的脸就这样措不及防的出现在了夏小暖的面前。微薄的双唇,高挺的鼻梁,浅古铜色的肌肤上泛着健康的光泽,最要命的是那双深棕色的眸子,幽深的像是一处旋涡,仿佛可以吸走一个人的灵魂。

她轻轻的拿开男人的手,强撑着起床穿好衣服,手里提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酒店,呵!一

夜情,现在天亮了,各走各的,昨晚的事情就当是一场春梦,总会烟消云散的。

雨已经停了,天还是灰蒙蒙的,这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吧。

回到家,夏小暖径直走进了浴室,看着脖子上身上大大小小的印记,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昨晚暧昧的画面,“该死!“,她打开水龙头,想要冲去着一身的疲惫与不堪。

脱下性感的吊裙,又换上了先前职业的套装,夏小暖站在镜子前看着落魄的自己,以前幸福的生活历历在目。

手机响了,

“夏总,方氏集团今天在报纸上发表声明了,说要和你取消婚约!”助理的语气里满是担忧和不安。

“原来方一平早就计划好了要放弃我,我竟然还对他抱有希望,呵!“愤怒的脸上缓缓展开一抹笑,绝望的笑,带着彻骨的恨意。

第三章 追尾了

夏小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我让你处理的物品怎么样了?“

“您的首饰衣物和皮包等物品都已经变卖了,现在账户上一共收到了一百二十多万。“

“钱不多,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待会我去银行,你就呆在公司,如果有法院来查封,你一定要稳住他们。“夏小暖交代好要事便匆匆出了门。

“江叔,备车,我要去银行。“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奥迪驶出了大门。

不知是谁说了声“那是夏小暖的车!“,紧接着,一大群记者围了上来,车子在人群中被迫慢慢停了下来。

记者争先恐后的冲向车门“夏小姐,方氏集团今天发表声明和你取消婚约,真实原因是什么呢?“

”方少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你,是迫于家族压力还是你们本来就感情不和?“

”夏小姐,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夏家大门乱成一团,夏小暖俯身趴在方向盘上,不愿意去看那些讨厌的嘴脸,她太累了,承受的压力让她再也没有精力去应对记者了。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人在后边大喊了一声“夏小暖在这里!“

趁着记者们纷纷回头,夏小暖一脚油门冲出了人群,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机智啊,江叔。“

正当她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无意中从后视镜里发现了追来的记者,开车的骑摩托的,一溜烟的追了上来。

一路上,夏小暖左拐右拐绕了好大的圈子,终于要甩开那些讨厌的记者了,一个转弯,“嘭!“的一声,撞上了停在街边的一辆银色宾利。

没有任何防备,巨大的惯性让她狠狠的撞在了方向盘上,还好转弯速度不快还有安全带的保护,不然小命都要搭上了。夏小暖揉了揉被撞的生疼的胸口,讪讪的下了车。

“奇怪,都被追尾了,车里的人为什么还不下来,是没人还是……“夏小暖不敢再多想,小心脏突突的慢慢凑近了车窗。

她轻轻敲了敲车窗,车窗缓缓降了下来了一点儿,好熟悉的一幕….

她将名片递过去“先生不好意思,我撞了您的车,这是我的名片,我会赔偿的。“夏小暖低着头,满脸的歉意。

“一大早就出来招揽生意啊?“又是熟悉的嗓音,车里的人戴着墨镜,依旧是冷冷的表情,嘴角说出的话却带着调侃的味道。

夏小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Z市这么大,不会这么倒霉吧。转眼又遇到了他!

“昨晚有人让我别问她的名字,今天又来主动发名片,这是什么戏码?“他轻哼了一声,”生意很差吗?“男人手里把玩着名片,看来对眼前的女人很感兴趣。

夏小暖刚想解释些什么,却突然发现了身后已经追上来的记者,心里一慌,直接跑上了自己的车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看着慌忙逃走的女人,席慕城取下墨镜,仰靠在椅背上,深棕色的眸子带着一丝戏谑,“夏小暖…这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你以为,你还逃得掉吗?“,嘴角斜起一抹不明深意的笑。

记者们好奇和夏小暖说话的人是谁,都将相机对准了宾利车,闪光灯此起彼伏,突然有人惊呼,“是席慕城!“

席慕城看着窗外的记者,心情很是不爽,“明天,我不想看到任何有关今天的报道。“,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一踩油门,瞬间离开了记者们的视线。

“夏小姐刚和方少解除婚约,就勾搭上了席慕城!在Z城,谁不知道一手遮天的席氏集团,唉!这么劲爆的消息,可惜不能对外发布了。“记者们个个唉声叹气,又都不敢违背席慕城的话。

夏小暖赶到银行的时候,看见银行的人拿了材料正要去法院起诉。她苦苦哀求想要见行长,却被告知行长在开会,很明显只是个借口而已,谁又愿意见一个落魄的人呢。就这么走了吗,绝对不可以。

她不顾别人的阻拦,跑到会议厅直接冲了进去,会议厅里居然真的在开会,行长看到横冲直撞的夏小暖,很是不屑,“滚出去!”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滚”这个字让她面红耳赤,可是情况根本容不得她要什么面子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勉强张了口,“行长,我想……”

还没等他说完,得到命令的的保安已经推门进来,毫不客气的把她硬生生拉了出去。

夏小暖看着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有同情,有漠视,她把眼泪牢牢的含在眼眶里,绝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

手机响了,是好友徐娇,“我这有一百万,先给你救急。”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夏小暖疑惑,徐娇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存款。

“拜托,人家是明星好吗,钱也不多,我也就这么点能耐了,你先用着吧!”还是一贯的说话语气,刀子嘴豆腐心。

“阿娇,谢谢你。”夏小暖本来平复下来的心情又有些波动了,声音也开始哽咽起来。

“别矫情了,借给你而已,高利贷要还的。”听出了夏小暖的情绪,

徐娇开着玩笑想要缓解一下气氛。

夏小暖偷偷抹掉眼角的泪,破涕而笑,“要是还不起怎么办呢?”

“还不起就让你肉偿,哈哈!”

“哈哈,还是这么不正经,真的谢谢你,娇。”正在感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会吧,他竟然跟踪到这里来了,一看到席慕城走进了银行,夏小暖转身就要跑,谁想到非常轻易的就被男人拽了回来。

夏小暖本来就不矮,穿着站在席慕城面前却被他足足高了一个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哭了?”

“你放开我!”夏小暖呼吸有些急促,这种压迫让她很不舒服,她挣脱着想要离开。

“小暖,怎么了?”徐娇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担心的问着。

该是,电话还没挂,“喂,娇,没事,我这有点事,先忙了,回头找你。”说完就赶忙挂了电话。

第四章 被调戏了

一抬头就对上男人的脸,他在慢慢的低头,他要干嘛?一害怕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偏开头开始推搡着男人,却不成想慌乱中手一下子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你干嘛?”席慕城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魅惑。

她赶紧收回手,小脸幽的红了,故作镇定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你脖子上有个东西。”他深色泰然,边说还边盯着她的脖子看。

“你看什么啊?”夏小暖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我又不认识你,你跟着我干吗?”

“不认识吗?”席慕城挑了挑眉,故意挑逗着她,“你可是好像还欠我一笔账吧!”

不是天亮就分手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嘛,可现在,他是不是离自己太近了一点,好像都要贴在一起了。

“什么帐?”夏小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穿的那么高贵,还开那么好的车,不像是出来卖的啊,难道昨晚的事情还要收费?

夏小暖有些烦躁,大厅里的人很多,而且说不好什么时候行长就要从会议室里出来了,索性打开包,拿出一千块钱塞给他,“够了吧!”

“就这么一点?”

看着男人一点也不满足而且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咬咬牙把包里的钱全都拿出啦塞到了他的手里,“这样总够了吧,虽然你长得还不错,不过从表现来看也只值这个价钱了。”

她把他当牛郎了?这种感觉还真是不爽。席慕城的脸色越来越暗,眸子盯着她,像利箭一样要把她看穿。

转念一想,也好,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他轻抚的用手抚摸着她的脖颈,“我说脖子上有什么呢,原来是昨晚嫖我的罪证啊!”

席慕城越靠越近,夏小暖一点一点的往后躲避着,脚下一个不留神,直接往后仰了过去,“啊!”

男人迅速的护住了她的蛮腰,就这样往前一凑,紧紧的把她抱在了怀里。

突然,会议室的门打开了,行长一行人被这突如其来得到叫声吸引了视线,刚好看到了这一副暧昧的画面。

夏小暖一偏头正对上了行长,她赶紧掰开了席慕城搂着她的手走到了行长面前,“行长,刚才是我莽撞了,我们的欠款……”

“哦哦,你说那件事啊,好说好说,来进来谈。”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让夏小暖有些难以置信。

身后的席慕城凑上来,用一个不易察觉的眼神看了行长一眼,又转向夏小暖,轻轻的帮她整理着衬衣额领子,在耳边戏谑的吐出来几个字,“挡好罪证哦!”随后忽略女人的愤怒,转身离开。

“夏董,你不是要和我谈事情吗,来我办公室谈吧!”行长的话打断了此时的尴尬。

一进办公室行长就忙着给夏小暖端茶倒水,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好多,反倒让她感到不自在了,甚至连她提出先支付一百万的利息的要求也都答应了。

谈妥事情之后,夏小暖还有点神游状态之外的感觉,她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哎呀!好疼。”看来这不是做梦啊。

夏氏欠的利息就远远超过一百万啊,竟然这么容易就争取到了时间,这是她上辈子积了多少德啊。虽然争取到了一段时间,但她还是丝毫不敢松懈,最重要的还是要快点找到投资,这一个月来,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夏家大小姐尝尽了人间冷暖。

电话响了,是医院里打来的,夏敏的病情突然恶化了,等夏小暖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医生下达的病危通知书。

“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夏小姐,你要做好心里准备。”说完,护士就急匆匆的进了手术室。

夏小暖浑身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夏小姐?”一个娇媚的声音带着几分惊讶。

夏小暖抬头,看见一张妖魅的脸,是林珊珊,那个方一平出轨的女人。她厌恶的起身就要离开。

林珊珊拉住她的胳膊,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秀发,用嘲讽的语调说着话,“夏小姐,怎么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是因为一平和你取消婚约的事情吗?”

不得不承认,林珊珊很漂亮,一身小洋装把她的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否则又怎么能在娱乐圈靠男人打拼的这么风生水起呢,只是,在好的容颜此时也是子虚乌有的。

夏小暖看着她虚情假意的关心,再想起昨晚她和方一平的不堪,只觉得一阵反胃,“我的事情,不劳林小姐费心。”

“我昨晚已经说过一平了,那么晚怎么能让夏小姐一个人走呢,可是他就是不停,还好好的惩罚了我,弄得我现在走路腿还发软呢!”林珊珊继续笑着,毫不知耻的说出了这些话。

方一平以未婚夫的身份在她身边照顾了她两年,说没有感情是假的,听到这话夏小暖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怒气,“只怕只有妓

女才会到处卖弄自己的事业吧!你的客人他知道吗?”

林珊珊没有想到夏小暖会这么强硬的反驳她,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她也收起了虚伪的笑容,“呵,妓女又怎么样,一平他就喜欢我这个妓女,像那种千金大小姐主动投怀送抱被拒绝的,要是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夏小暖攥紧拳头,嘴唇发白,“你就想和我说这些?”

“不,我只是想以一平女朋友的身份警告你,以后离他远一点。”林珊珊越说越来劲,用手指指着夏小暖,那样子得意极了。

夏小暖轻笑,方一平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早就看清楚了,面前这个女人竟然还在痴心妄想,“这些话,恐怕要等到你成为方夫人的时候才有资格说吧,方一平那个贱男人,你要知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他曾经风风火火宣布过的未婚妻,而你,不过是地下情人。”

林珊珊被气得脸都绿了,“你才是个贱

人,你自己握不住男人,那是你没本事,撒泡尿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呵,怨妇一个。”

夏小暖轻笑,淡然的看着她,“我会看到你的下场的。”

“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一平已经下令了,不会有任何一家公司投资夏氏,你就等着破产吧!”林珊珊挑眉,原本漂亮的脸蛋因为生气变得有些扭曲。

夏小暖一愣,是他下的命令吗,之前的公司才会放弃投资,可是之前他们还有婚约在身,他怎么会想要置她于死地呢?

看着夏小暖说不出话来,林珊珊更加变本加厉了,故意提高了声音,“一平早就不想要你了,在他心里,只有我才配的上他。”

“林小姐,说话可要当心哦,如果被记者听到了,方一平刚和我解除婚约就和你……那你猜他们会怎么写呢?”

“一平早晚会娶我的!”林珊珊插着腰,表面上对夏小暖的话不以为然,却终归降低了声音。

夏小暖勾勾唇,笑意未达眼底“是吗?既然林小姐这么自信,那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你放心,肯定会邀请你来参加婚礼的。”

邪魅总裁:霸王硬上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邪魅总裁 或 霸王硬上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暴躁相公的刁蛮妻12章

    原标题:暴躁相公的刁蛮妻12章小说名称:暴躁相公的刁蛮妻第十一章陪葬品“呵呵,听大夫人说过,她就是个替身,将来老爷若是殁了,就代替了夫人,给老爷陪葬。啊!我瞪大眼睛,听得怵目惊心。乖乖,原来我是来寻死的埃那个该死的阎王,竟然把我往火坑里送,说得好听,什么转世再为人,其实也就是活个几天,哪天那老爷死了,就把我一起弄死?陪葬?妈呀,好可怕的埃“啊,这么说来,这十三姨太也蛮可怜的哦。”“啧啧,如此说来就让人怜了,长得蛮漂亮的一个女子呢。”哦哦,是说我吗?我还叫漂亮?“听买她来的喜婆说,她本来在街上也要

  • 腹黑男神宠上瘾12章

    原标题:腹黑男神宠上瘾12章小说名称:腹黑男神宠上瘾012游戏才刚刚开始“茜茜啊,你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就赶紧为张家添一个孙子吧,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趁着现在年轻,赶紧把孩子生了的好。”在晚餐即将结束的时候,林月娥突然放下筷子说道。连茜茜闻言,脸色即刻一顿,然后缓缓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父母。“妈,我们都还年轻,想多过一下二人世界呢,如果现在茜茜生了孩子,全部精力都要去照顾孩子了,那我岂不是要被冷落了?”张旭微微一笑,看了看连茜茜的表情,然后接茬说道。“哈哈,没关系,茜茜要是生了孩子,妈给你们带。”林月

  • 契约情人的温柔陷阱12章

    原标题:契约情人的温柔陷阱12章小说名字:契约情人的温柔陷阱012应聘成功玄天宇却只是笑。笑笑笑!让你笑死!路真真高傲地抬起头,从玄天宇手里抢过自己那份材料,省一份是一份的钱钱啊,才微微瘸着腿往外走。“喂,希拉。”玄天宇轻笑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劳烦你听完再走不迟。”希拉?那是谁?路真真狐疑地缓缓转身,瞟了瞟玄天宇,“有话快说!”玄天宇食指敲着桌面,慢悠悠地说,“本公司决定录用你,条件是……你同意我亲自给你腿伤换药的话。”屋里八个人,七个都傻眼了。只有玄天宇,还是那副痞痞的样子,始终如一地微笑

  • 总管相公,你走开12章

    原标题:总管相公,你走开12章小说:总管相公,你走开012见皇后将花若欣放在床上躺好,跟着又为她盖好被子,他的动作始终很轻柔,所以她一直睡得很香,丝毫没有被惊醒的迹象。赵逸凛再次走出房间的时候,身边的仆人都恭敬的立在了一旁,他们不敢出声,只等着他示下。“她醒来之后让她换衣服进宫,皇后召见她。”神色恢复冷清的赵逸凛只简单的下了一句命令,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出了云中阁,往花园外走去。……………………………………………花若欣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当时就傻眼了。迅速的掀开被子跳下床,她的视

  • 皇后,你的节操掉了12章

    原标题:皇后,你的节操掉了12章小说:皇后,你的节操掉了第十二章我的亲事梦然儿撇嘴,“天大地大,人那么多,我怎么能够猜到是谁?”再说了,爱谁谁,她就是嫁给皇帝老子,那也和她无关吧。“是京城的委署前锋校穆金康!”紫叶瞪大眼睛,等着四小姐惊讶,却等来的一头雾水。“额,那个什么校是什么东西?”“哎呀,是从八品的京官啊!你想啊,人家才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是从八品了,可不是年轻有为?这样子下去啊,将来不出五年,就能够混到六品了!”梦然儿憨憨一笑,“从八品啊,不错不错,祝贺我大姐。”心里不屑。七品芝麻官…

  • 协议爱妻12章

    原标题:协议爱妻12章小说名:协议爱妻第十二章吃醋了祁邵钦一直都有留意安然脸上的表情,可是上面太过平静了,平静到他没有甩开旁边自以为是像是苍蝇般的女人。他就是想知道,安然会不会生气,可是令他失望了。看到自己的女儿并没有被甩开,中年男子脸上的微笑更甚了,笑道:“祁总,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有空?”祁邵钦点点头,对于眼前的男人并不陌生,可以说是他在a市为数不多的对手之一。安然忽然拉住祁邵钦的手,小声的在祁邵钦的耳边讲道:“你们去吧,我想去透一下气。”祁邵钦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凑到安然的耳边小声回答:“不要

  • 溺爱甜心乖乖哒12章

    原标题:溺爱甜心乖乖哒12章小说书名:溺爱甜心乖乖哒第12章坠入情网不仅石清远被暗恒风突然袭击的动作吓住了,连何鑫、查理斯和墨枭全都吓傻了眼。何鑫更是夸张,他竟然用手背,使劲揉了好几下眼睛。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黑帝是不允许任何人触碰他腰部以上的禁区的!黑帝从来没有吻过任何一个女人,就连女人想要亲吻他的胸膛,都会被他拒绝!而现在……黑帝竟然主动强吻人家一个彪悍女……暗恒风的三个贴身手下,全都目瞪口呆,张大嘴巴。“唔唔……”石清远感受到嘴巴里突然杵进来一个火热的舌,她那才反应过来,慌里慌张狠狠一推

  • 昔年旧爱12章

    原标题:昔年旧爱12章小说书名:昔年旧爱第十二章意外虽然嫁给季老爷子很是让林雨柔反感,但是既然已经嫁进来了,那就想好办法应对,毕竟当初也是为了林家才和季晨风做的交易。昨天装醉逃过了一劫,林雨柔今日起了个大早,趁着林老爷子出去的时间好好透透气。季家的别墅很是豪华。她今日穿了一身比较保守的衣服,之前那是为了勾引。现在她可不想被一个老头子吃抹干净。“太太,您起的这么早,需要吃什么早餐,我去准备。”厨房里的张妈见她出来,急忙丢下手中的活说道。“不用了,我不饿。”林雨柔不怎么喜欢吃早餐,而且这里让她感到陌

  • 死神大人别挡道12章

    原标题:死神大人别挡道12章小说名字:死神大人别挡道第十二章无辜的死亡听此,银发死神眼眸瞬间凌厉,手中多了把白色的镰刀,体积比言陌寒的血镰要小很多,镰刀上是白色的死神之力,“我辅助你!”言陌寒轻点头,身体周围多了一圈白色的死神之力,顿时,他的力量狂速增长,对面猩猩妖鬼和章鱼怪不安的又退了退,面对两位队长级别的死神,它们也没了获胜的把握。却还来不及让它们多做反应,言陌寒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它们上空,两只妖鬼大惊,迅速抬手防御,没想到,言陌寒的速度竟然增加了如此之快!“嗷!”猩猩妖鬼一声痛苦的嘶吼,身

  • 宠妻成瘾:总裁大人放肆爱12章

    原标题:宠妻成瘾:总裁大人放肆爱12章小说名:宠妻成瘾:总裁大人放肆爱第12章她感觉微微羞惭“什、什么?你不想活了?”安若熙哪里受过这样的指责。“123456!不多不少,正正好好是六百块!还有,这是送给你的油饼,免费赠送的,不用说谢谢了!”姜晓琦从地上拾起脏兮兮的油饼,也陆续丢到了安若熙的身上。扔完了,说完了,姜晓琦这才扶起单车,推着弯曲了前轮的破车子,艰难地走了。“这……这个不要命的丫头……”等人家走了好远了,呆怔的安若熙这才反应过来,轻声骂了起来。“陋巷出刁民,真是不假!才初中生,就这样泼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