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极品娘亲太妖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14:33 来源:网络 []

小说:极品娘亲太妖娆

第一章 赶尽杀绝

寒月高挂在苍穹,世界宁静而又祥和。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跑啊,你个死丫头,怎么不跑了?”一个管事模样的家丁手里拿着长长地蛇鞭,往地上狠狠地一甩,风过之处,传来蛇鞭破空的呼啸声,听得冷七七一阵心惊。

  眼看着家丁与冷七七的距离越来越近,冷七七瘫坐在地上,惊恐地向后退着。悬崖上面尖利的碎石子深深地嵌入冷七七的手心,沿着她爬过的地方,留下两道刺眼的血痕。

  她不过十五岁的年纪,本是花季年华,此刻全身上下却挂着破烂不堪的碎布,碎布上浸满血液,裸露出来的肌肤也是血痕累累,甚至有的地方还在流淌着新鲜的血液。

  而在前一天,她还是绫罗缚体,尊贵无比,只因为她有一个身为权相的爹爹,更因为她有一个手握重兵的爷爷。

  冷七七稍稍动了挪动了一下,下身便传来钻心的痛感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尊贵无比的冷大小姐?”冷云翔冷笑不已,他是冷七七的父亲,却也亲手将冷七七折磨成这样。原文huijindi.com

  “现在你不过是一个没用的废物而已,你以为炎家还会要你这个贱货?不过败柳一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冷云翔疯狂地仰天大笑,山风将他的笑声在悬崖间跌宕了几回,方才消失。

  “贱人!也不看看你这幅蠢样,你配得上钺哥哥吗?”

  同父异母的妹妹冷千牵欺身上前,阴鹜的眸子紧盯着冷七七,轻薄的嘴唇向上掠出一个残忍的笑容,用力一脚踩在冷七七的手背上。

  “啊——”冷七七凄厉的叫声在山谷中回荡,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手心,此刻更是被碎石占据,没入血肉里,手掌看上去血肿不堪。

  冷七七小脸眼泪冷汗混着血水直淌而下,眼里却尽是倔强不堪,嘴里啐了一口唾沫道:“你们这群恶魔,陷害我姥爷,欺辱我娘亲,你们不得好死!”

  冷七七的嗓子已经被她们用木炭烧伤,说出来的话嘶哑难听如同老妪,却带着无尽的愤怒。

  在场的人闻声皆是一颤,面有恐惧的看向她。

  “贱人,还敢胡言乱语,看我今天不折磨死你!”冷千牵说罢,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木棍,呼啸着用尽全身力气向冷七七的另一只手腕挥去。说明huijindi.com

  冷七七尖锐的惨叫声再次震动山谷。

  “可别把她弄死了,”二夫人在一旁厌弃的瞥了躺在地上,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冷七七,掏出一根猩红色绣着白梅的手帕,掩了掩嘴,道:“不能让这贱人死得舒坦。”

  “可是人家累了嘛。”

  冷千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冲着母亲撒娇道,这冷七七身上的伤痕大多拜她所赐,辛苦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累?

  二夫人看着女儿香汗淋漓的样子,很是怜惜,转头,红唇轻启,带着几分娇媚道:“老爷,你看牵儿也累了,不如就便宜了这贱人,早些结束了吧?”

  冷云翔低首恨恨地看了冷七七一眼,狠戾道:“废了她的双腿双脚,吩咐那边也开始动手。”

  身后的家丁闻言一怔,怜悯又心悸的看了冷七七一眼,手脚颤抖谦卑无比地回应:“是。”

  家丁们为了减少冷七七的痛楚,手脚麻利的废了冷七七的四肢。

  令人惊讶的是,全程中,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女竟然不再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不是她已经麻木,而是宁愿独自承受,也不愿做出痛苦的表情去换得别人的愉悦!

  隐隐约约,树林的另一边传出了熟悉而又凄厉的哭喊,一声一声直直冲击冷七七脆弱的神经。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熟悉?”冷云翔俯下身子看着冷曲意,脸上带着得意而又张狂的笑容。

  “冷云翔,你不是人!”冷七七悲痛绝望的咒骂道。

  这个声音她怎么能不清楚,那是她的母亲啊!

  “我不是人?”冷云翔故作恍然大悟状,“那你去救她啊?”说罢,又是一阵张狂的仰天长笑。

  冷七七手脚被打断,勉强的用腰部的力气支撑着,上身向树林的另一边艰难的爬去。

  冷云翔背过身子的脸骤然变得阴狠,“把她给我扔下去!”

  冷七七的身体像一块破布一样,从悬崖上带着无尽的绝望和滔天的恨意,慢慢下坠。

  一把利剑划破长空,在冷七七的瞳孔中逐渐放大,最后淹没在冷七七的心脏处。汇金地

  冷云翔,我给过你机会了,今日,我若不死,再见,便是你命断黄泉之日!

第二章 初遇美男

时光悠悠,又是五年,许多人事不再,但也有少数的人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这一带山峦耸峙,险境环生,少有人迹,倒是常有狼群出没。也正因为如此,这里便成了摹云帝国和嘉赫帝国的交界地带。

  两山夹行的中间,有一条破破烂烂的山路,有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还有一个破破烂烂的赶车姑娘。

  出得山间,眼前便豁然开朗,“小姐,前面有一家黑店诶。”

  “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黑店?你这丫头满嘴尽是胡说八道。”破破烂烂的马车里传出一个娇媚的女声,如桃花初绽,夜莺蹄啭。汇金地

  正听得入神,又闻那女声又接着絮絮叨叨:“小药,我都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姐,要叫我‘哥’,你这一声‘小姐’让别人听了去,莫不以为我是一个多有钱的人妖,殊不知我只是一介落魄书生罢了。”

  “哦。”被叫做‘小药’的赶车女孩儿顺从的回答道,丝毫没觉得车里的人说的话何处不妥。

  赶车的女孩儿叫做芍药,看模样也不过十五岁左右,是五年前师父收留七七之后,冷七七无意间救下的女孩儿。

  而车里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人自然就是冷七七,不过,住在她身体里的灵魂却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冷曲意。

  冷曲意一手挑起垂在胸前的青丝,在手里绕着圈,懒懒靠在车沿上。五年前的自己明明还在某国执行任务,没想道却被下属出卖,连同移动大厦被炸的粉碎,却没想到竟然魂穿道这里来了。

  想想这个女孩儿的身世还真是可怜生父虐杀了生母,嫁祸外公一家被满门抄斩,最后连同她也不放过。妹妹更是为了抢夺她的未婚夫,竟然随便在大街上拖了一个乞丐,将她的身子给玷污了。

  冷曲意穿到这个女孩子身上的时候,这个女孩残留的一丝魂念力夹杂的怨愤,连她都心悸不已。

  既然上天要我魂穿在你的身上,那么你的仇恨,就由我来洗清吧!

  车里的一个小男孩儿不过四岁上下,但模样甚是乖俏,脸蛋儿圆润,唇似殷桃,鼻梁俊挺,眉堪剑挑。

  此刻却是抖了抖薄唇,“我娘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女人了?”一脸的鄙夷外加惊恐。

  “吁——”芍药突然勒住了缰绳,马车停住。

  马车的帘子被人掀起一角,露出一个小男孩儿的头,只见小男孩儿伸出头看了外面一眼,又迅速地将头缩了回去,“娘亲,外面真的有家黑店。”

  “你怎么也跟着你小姨胡说八道,要是真黑店,还会让你们看见?”冷曲意笑骂道。

  “真的。”小男孩儿仍然坚持,并且一脸正经道:“你要不信,自己出来看。”

  冷曲意柳眉一挑,“我还真不信了。”胸有成竹的掀开车帘,顿时额头冒出三根黑线,不敢相信道:“还真是有间‘嘿店’!”

  “切——都说了还不信。”小男孩儿对冷曲意的不信任表示很不满,冷曲意尴尬地笑笑,想要摸摸他的头讨好他,没想到小男孩儿身子一窜,轻松避过,直接从车上跳了下去。

  “娘爹,我们确定要住这里吗?”小男孩儿指着这家‘嘿店’很嫌弃地问冷曲意。

  冷曲意环顾了一下慢慢四周,双手一摊道:“我们还有得选择吗?还有……”

  低头,看了一眼跟前的小不点儿,补充道:“我说笙大爷,咱不是说好了你管我叫‘爹’吗?”

  “你有钱吗?付钱我就照做。”

  “我是你娘。”

  “可你要我叫你爹。”

  “爹又怎么样?”

  “娘比爹亲。”

  独留冷曲意一人在风中凌乱……

  “别愣着了,下车。”小男孩儿一扫之前的嫌弃姿态,一抬脚很有笙大爷一去不复返的风范。

  芍药也一言不发地跟着进去。

  “三位,三位,欢迎光临嘿店,有什么需要小的效劳的?”这前脚才刚一踏进门,那掌柜的便扯着一张笑得像菊花的脸迎了上来。

  掌柜的迎上前来,见了冷曲意后微怔,客栈里的人也是倒抽一口凉气,今儿是个什么日子,竟一时之间出现两位绝色美男,还让不让人活?

  可曲意怎么听都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对着你嘿嘿的笑个不停,你总不能拿张哭丧脸对人吧。

  想到这里,冷曲意也敷衍地呵呵干笑两声。“您是这里的掌柜的?”

  “是的。”掌柜的甚是殷勤。

  “您看这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不知道掌柜的还有没有空的房间,让我三人住一宿。”

  “这正好巧了,上房刚好剩下三间,小的这就去为公子安排。”说着转身就要去吩咐小二。

  “诶,诶,诶慢着……”冷曲意一把把掌柜的给揪了回来。

  “公子可还有事要吩咐?”掌柜的不解。

  冷曲意笑得谄媚,“掌柜的,除了这上房,还有没有其他的房间?”

  “哦,”掌柜的恍然大悟般笑了笑,“这普通房也有三间。”

  冷曲意指了指一旁,立着的芍药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厚着脸皮继续问:“有没有下房?”

  掌柜的闻言,脸上的笑意消失的堪比光速,骤然变冷:“下房有倒是有,不过能不能住我就不知道了。”

  “只要是房间,都能住。”冷曲意呵呵的笑道,原本有些恐怖的脸,现在看上去尽是滑稽。

  “你要几间?”

  “一间。”

  “……”掌柜的满脸黑线,语调拔高,不确定的再问了一遍,“几间?”

  冷曲意收敛笑意,耐着性子重复道:“一间。”

  “十文钱,概不赊欠。”

  “呃……”冷曲意摸了摸腰包,腆着老脸问:“还有没有其他的房间,比如,柴房、厨房,便是马厩也成,只要价钱上能在……嘿嘿。”

  “滚!”一声厉喝,冷曲意和芍药直接被人哄了出去,而原本已经坐在椅子上的曲笙更是被人家像是拎小鸡一样扔了出去,刚好一屁股砸在冷曲意的脸上。

  “一群穷鬼没钱还学着人家住客店,啊呸——”店小二朝着门外啐了一口唾沫,大门“砰”的一声砸上了。

  “娘,你到底跟人家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冷曲意把坐在脸上的儿子挪开,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道:“我们还是找下一家吧。”

  “哥,你是不是被摔傻了,现在天都黑了,你上哪里找下一家去,就算你找到下一家也得大半夜了吧,付一晚上的房钱,却只住了半夜,多不划算啊。”芍药冷静的分析利弊。

  “说的也是。”冷七七点点头,“笙大爷,你说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先找个破庙什么的,睡上一觉,明天再赶路呗。”曲笙白了冷曲意一眼,自顾自的爬上了破车。

  冷曲意愣了一下,摇摇头,也跟着爬了进去。

  “姑娘留步。”刚入得车内,却听身后喊话,声音温润悦耳,煞是好听。

  冷曲意略转回身,怔住。

  此人生的面如冠玉,肤若凝脂,青丝简单束起,余发随意披散在脑后。着一袭白衣上绘墨竹,执一管玉笛煞是温文尔雅,举止之间风情无限,面色似笑非笑,剑眉似颦非颦,犹如谪仙下凡,若为女子,堪比人间绝色更胜三分。

第三章 客栈风起

这男子长得的确是世间难寻,冷曲意发誓她的两辈子加起来也没见过这么绝色的男人。

  不过,也只是稍稍一愣神,旋即笑着回身,道:“兄台可是有事?”

  那男子温和的笑笑回答道:“在下倒是没什么事,只是想请兄台喝上一杯,不知兄台可否赏脸。”

  “求之不得。”冷曲意想也不想的回答,有便宜不占是傻~瓜!不过,这男人不会是兔儿爷吧?管他呢!

  说罢,不顾曲笙的鄙夷眼色,拉着曲笙便跟着美男子进了客栈。客栈老板见冷曲意又折了回来,刚想开口驱赶,就被美男子用了一大坨银子给堵了回去。

  冷曲意看得真真的,那可是白花花的五十两大钞!啧啧,有钱就是任性。

  “这位公子请坐。”还未靠近桌子,一年轻女子便殷勤的挪开板凳,请冷曲意等人坐下。

  冷曲意客气了几句,应和着。趁着这个机会,将这个女子打量了一番,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但是那双盯着冷曲意的眼睛,和脸上荡漾的那抹笑意却无端的让冷曲意打了一个冷战。

  “咳咳……”美男子清咳了一声,瞪了那女子一眼,女子才不耐的收回神色。

  美男子尴尬的笑笑道:“兄台别见怪,舍妹刚刚从家里出来,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见着陌生的面孔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哪是多看了几眼?都快把我给盯穿了,看她那样子,是恨不得把我给吃了吧,冷曲意心下腹诽。

  嘴上却笑着道:“没事儿,没事儿。小女孩子嘛,难免好奇心比较重,只要别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就好。”

  美男子自是懂冷曲意的意思,面带歉意的转移话题:“在下涣千殇,舍妹名叫浣千汐,不知兄台……”

  “在下冷曲笙,这是我的儿子冷二蛋。”说完又指着旁边的芍药说:“这是拙荆芍药。”

  冷曲意没皮没脸的给人介绍了他们一家子,掷地有声、语气连贯,脸不红气也不喘。只是曲笙和芍药的面部表情抽筋抽得有些疼。

  “嫂子看着挺年轻的,令郎的名字也喜庆。”涣千殇眉角抽了抽,为了形象强忍住喷口而出的笑意,牵强道。

  “那当然。”冷曲意将袍子一掀,一脚搭在曲笙坐着的板凳头上。

  芍药好心提醒:“哥,注意形象。”

  “你懂什么?这叫霸气侧漏!”冷曲意没好气的白了芍药一眼,摇着头感叹道:“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这话说的浣千汐就不爱听了,合着这男人除了长了一副好皮囊之外,内里就是一草包?

  “你凭什么这么说女人?小心本公主砍了你的脑袋!”浣禾汐一拍桌子冲了起来道喝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臭男人,亏我开始还当你是个宝呢,没想到心胸竟是这般狭隘!”

  “公主?!!!”客栈不大,声音却是听得十分清楚。

  一时间,四周吃饭的宾客眼里腾显出肆意的贪婪混杂着强烈的杀意。

  涣千殇眉心一凛,手指握紧玉笛,指节上泛起异常的白光。

  “在下也没看出来公主的心胸有多宽广啊。”冷曲意毫不客气,身体懒懒地斜靠在红木椅上,浑不在意道:“再说了,我又没求公主看上我?是你自己心胸狭隘,尽看人家的姿色去了。我说公主,你好歹也是一国公主,就算好色也不能自己大肆宣传,弄得人尽皆知啊,怎么也得给你的国家留点面子对不对?”

  冷曲意一口一个公主,生怕周围的人没听清对方的身份,唯恐天下不乱。

  “你——”浣千汐一手指着冷曲意,脸被气得铁青,“我要杀了你!”说罢,寒剑出鞘,直指冷曲意眉心。

  好个刁蛮公主,一言不合竟要人家性命!

  冷曲意面色一寒,身形骤闪,消失在原地。可浣千汐显然收不住身,剑尖直朝曲笙而去!

  “汐儿,休得胡闹!”涣禾殇大惊,一个闪身当在曲笙面前,两指一合,夹住剑身一拧。

  浣千汐一声轻呼,手臂被无形的力道一震,握不住剑柄,咣当一声,寒剑跌落在地。

  芍药见势,神情冷漠,白~皙的五指已经搭上了秋迟剑柄。

  冷曲意走过去朝芍药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她退下。

  这个涣千殇倒是挺有胸襟,看在他的面子上就算了,冷曲意一向是恩怨分明。好歹人家也好心给他们包了吃住不是。

  更何况,好戏还在后头……

  一时交锋之后,客栈,顿时杀意四起!

第四章 神秘的男人

“既然令妹对在下敌意甚深,那在下只能告辞了,多谢兄台一番美意。”冷曲意突然抽身,撇开与对方的关系,准备看一场好戏。

  涣千殇好看的眉毛微微向中心聚了一聚,想要挽留,又实在不好意思,只得道:“舍妹无礼,还望兄台海涵。”

  “无妨,无妨……”冷曲意笑着摆摆手,十分豪爽。

  看得浣千汐心中甚是不满,“皇兄,这又不是我的错,明明是她——”

  “住口!”涣千殇温和的脸上突然变得凌厉,原本就不想带她出来的,可是竟没想到她竟然说服了母后,非要跟着出来。

  “在下突然想起家中还有要事等着在下回去处理,先告辞了。房钱已付,兄台大可以在这里住上几晚。”

  涣千殇说的十分诚恳,没有半点奚落之意,这倒是让冷曲意有些惊讶,放眼当世,那一个皇孙公子不是高傲自满,耀武扬威?

  而这个涣千殇却待人以礼,丝毫没有皇子架子,这一点还是让冷曲意很是欣赏的,说不定,还可以结为同盟。

  冷曲意笑着点点头,拱手道了声:“多谢。”

  “还不快走?”涣千殇转身对着浣禾汐道,对这个愚蠢自大的妹妹,他可是伤透了脑筋。

  为什么要走?浣千汐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有人替她回应。

  “这就想走?”随着一个男人起身,客栈里开始坐满的宾客纷纷亮出了家伙,连掌柜的也是如此。

  冷曲意总算是清楚了,难怪有人敢在这个边境地带,天高皇帝远的交界处开客栈,搞了半天,原来人家本来就是做这个生意的。

  冷曲意挑起眉尖,嫌弃地看了看这个领头的男人。

  他两臂修长,两腿肥圆,长着张飞的胡子关公的脸。冷曲意实在不敢恭维,这长相可真是巧夺天工啊,真不知道他娘是怎么有勇气把他给生下来的。

  “兄台这是何意?”涣千殇冷声问,一手执着玉笛横至身前。

  以冷曲意前生的特工经验来说,涣千殇这个动作看似优雅,实则杀机暗藏。她敢肯定,只要有人敢逼近一步,他手上的玉笛便会染上一个人的鲜血。

  可偏偏就是有这么个人不长眼睛。

  “老大叫你停下,你还敢顶嘴?”一魁梧大汉,提起一把大刀,便向着涣禾殇债户过来。

  果然,就在离涣千殇五步距离的时候,呼啸声便戛然而止。玉笛飞出,一个回旋便回到涣千殇的手上。

  “嘿嘿……我没事儿……”话音刚落,喉间裂开一道细缝,瞬间血涌不止。

  啧啧……这血可真是喷得惊心动魄啊!冷曲意感叹。

  原本还想再冲上去的山贼纷纷惊惧地看着眼前的突发~情况,双脚不自觉的向后退出一步。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上!”山贼老大大喝一声,众山贼山贼惧于老大淫~威,稍稍犹豫。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句,“老子们人多,鎚死他狗~日的!”

  瞬间山贼们跟打了鸡血似的,玩命儿的朝着涣千殇扑上去。

  冷曲意三人默契的退离原地,直到退至安全距离外。

  突然,冷曲意心神一震,一股强大的威压锁住了一楼。冷曲意向上看去不过,却发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冷眼看着下方,那一股气势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曲意不由得眉心一拧,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当冷曲意再次将目光放回场上的时候,涣千殇似雪白衣上已经泼上了片片猩红。但是,看他的样子,那血应该不是他的。

  可是他此刻也好不到那里去,若只是他一个人还好,关键是后面还跟了一个拖油瓶。那浣千汐早已支撑不住,屡屡陷入绝境,要他哥哥来解救。

  可是这山贼来了一群有一群,不断有从外面涌~入,不多时,涣千殇也将近力竭。

  奋战中的涣千殇抬眼看了冷曲意。希望对方能看在他帮过忙的份上,不要见死不救。可那冷曲意就像铁了心看好戏,脸上居然隐约还露着兴奋!

  涣千殇实在支撑不住,动作慢了下来,身上也挨了好几刀。

  “快上!快上!”山贼老大见状,高兴得跳脚:“男的弄死了没关系,尸体照样可以换银子,女的留着给哥几个好好乐呵乐呵!”

  涣千殇怒从心起,爆发了一阵却终是无力倒下,“兄台难道要见死不救?”涣千殇格挡住面前落下的刀刃,喘着粗气问。

  “你给的钱,不足以买你们两条命。”

  “事成之后,你要多少都行。”

  “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只关乎于我,不违背道义。”

  “没问题。”说罢,涣千殇彻底力竭。

  “你早说嘛,身上就不用挨这么多刀了不是?”冷曲意说得甚是轻松,手指上挑起一股剑气将他身前的刀刃震得粉碎

极品娘亲太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娘亲太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 总裁,撩你有毒 》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总裁,撩你有毒》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总裁,撩你有毒目录预览:第1章撕裂的一夜第2章从今天起,你是我的第3章的确不小了第4章情敌登场第5章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第6章你知道的,我梦游嘛第7章雨若怀孕了第1章撕裂的一夜凌晨1点昏暗的房间里传来阵阵暧昧的喘息,宽大的床上辗转着一个满面绯红的女人。“唔……”体内源源不断的热在散发,颜诺难耐地扭动着身子,呻吟声忍不住从双唇间溢出,脑子昏昏沉沉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突兀地,双唇遭人轻抚,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唇上传到

  • 小说《 灵长者 》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灵长者》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灵长者目录预览:第一章使命的初端01第一章使命的初端02第一章使命的初端03第一章使命的初端04第二章猫与狮子01第二章猫与狮子02第二章猫与狮子03第一章使命的初端01第一章使命的初端东元帝国,通州。作为世界面积最大的帝国,东元帝国无论国力还是人口都足以称霸整个世界。某先哲曾说过,若不是国内二十多个种族没有一天不冲突,大大小小的贵族没有一天不闹事,七七八八的门派没有一天不打架,东元帝国早就统一世界了。但饶是国内纷争不断,东元帝国仍然是最强大,也是最

  • 小说《误惹豪门:Hello,季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误惹豪门:Hello,季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误惹豪门:Hello,季少目录预览:第1章相遇第2章怎么是他?第3章整蛊盛初夏第4章季明轩是偷车贼?第5章盛初夏的报复第6章丢人丢大发了第7章彻底爆发第1章相遇黎江酒店,员工休息室。盛初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铃声响起。盛初夏迷迷糊糊的醒来,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声音迷糊沙哑,“喂……”“初夏,你哪去了?怎么还不来上课?第一节是老班的课,你疯了啊……”“什么?”盛初夏立马惊吓,站起身,因为动作过猛,椅子被带倒在地,发出刺耳的“刺啦”

  • 小说《 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 》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目录预览:第1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1第2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2第3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3第4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4第5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5第6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6第7章:尙北大陆十万火急的逃命第1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1“接下来有请世界芭蕾舞王后暮姒颜”主持人激动的话音刚落,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优雅的音乐响起,台下的掌声骤停,几万条炙热的视线,齐刷刷的盯着梦幻般的舞台,舞台上,聚光灯下,

  • 小说《 采花贼 》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采花贼》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采花贼目录预览:第一章:初到省城第二章:漂亮女警第三章:小乞丐小雨第四章:美女邻居第五章:那一摔的风情第六章:小仙女韦小雨第七章:暧昧之夜第一章:初到省城7月,地处祖国gx的省城兰宁市是一年之中最热的酷暑季节,在兰宁市的一个长途汽车客运站,一辆从偏远小县城东巴开往兰宁市的长途客车缓缓驶进了站内,颠簸了近十个小时的旅客们纷纷下了班车,最后面下来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因为南方人普通平均身高都不算太高的缘故,那少年在人群之中就显得比较高,近一米八的身高,

  • 小说《书名:妻子的假面》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书名:妻子的假面》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书名:妻子的假面目录预览:第一章怀疑第二章当年旧事第三章老年痴呆的岳父第四章视频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第六章为了女儿第七章诱惑与争吵第一章怀疑陈当心情复杂地切下第三块蛋糕,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递给女儿后,他瞟向墙壁上的挂钟。夜里十一点。再一次给老婆打了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她到底去干什么了,还没回来?!陈当只觉得胸口发闷,心脏里好像有把锥子在一下下的穿刺。老婆韩香长得美貌性感,一直都有着班花、校花、司花的称号。那前凸后翘,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

  • 小说《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目录预览:第一章秦氏家族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一章秦氏家族公元2036年秋天的一个深夜,在华夏国的南沿海的一座人迹罕至的大山里面,在别人看起来是一座险峻而无法攀登的大山内部,此时却是一片灯火通明,各种仪器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原来这是一处隐蔽在大山深处的军事基地。在基地的最里面基地的最高指挥官正一动不动盯着放在桌子上那张英姿飒爽的照片,十年前的情况还历历在目。数十年前,他已经是华夏国里面最赫赫有名的飞机

  • 小说《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目录预览:第一章血色码头第二章拯救大兵第三章坦克发威上第四章坦克发威下第五章漂亮女记者第六章战场陷阱上第七章战场陷阱下第一章血色码头轰!巨大的轰隆声中,尘土四起,双手和双膝支地,张大了嘴巴,袁志文摆出了一个谁都挑不出毛病来的防炮姿势。“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袁志文被炸得一身的尘土,从散兵坑里飞了出来,摔得他眼冒金星。嗖嗖……炮弹穿空的声音响起,袁志文不由大吃一惊,这分明是鬼子的二百毫米舰炮撕裂空气的声音,顾不得

  • 小说《书名:头号佳丽》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书名:头号佳丽》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书名:头号佳丽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1章发育时期的我不是拖着女孩子的手,而是被牛头马脸拖着走,说起来也真奇怪,我在阳间很怕鬼,现在我死了反而不会怕,难道是同类的关系。我以后会永远记着一句话“马路如虎口”。我就是命丧在虎口中!来到阴间好像来到一个乐园,没有老人和小孩,全都是中年鬼,他们说阴间没有岁数,到这里的鬼,都会变回原来的样貌,哈哈!经过判官和阎王的审查,我死得很明白且有理,所以会发回阳间享用例假,等四十

  • 小说《书名:尤物女上司》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书名:尤物女上司》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尤物女上司目录预览:第1章私密第2章美丽动人第3章血脉喷张第4章人格分裂第5章难受第6章撩骚第7章旖旎第1章私密我叫陈哲,在一家叫做兴安的小型保险公司上班。因为工资低,我就利用闲暇时间注册了淘宝店促销,卖的是情趣用品。这天晚上,我忙完了躺在床上,就在微信上跟我的顶头上司宋雪琳聊骚。你没看错,我的撩骚对象是我们的销售主管,但她并不知道我是谁,因为我和她是网上认识的。宋雪琳今年二十二,跟我差不多大,但这不是重点。她人美波大,还特喜欢穿热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