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极品娘亲太妖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14:33 来源:网络 []

小说:极品娘亲太妖娆

第一章 赶尽杀绝

寒月高挂在苍穹,世界宁静而又祥和。《极品娘亲太妖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跑啊,你个死丫头,怎么不跑了?”一个管事模样的家丁手里拿着长长地蛇鞭,往地上狠狠地一甩,风过之处,传来蛇鞭破空的呼啸声,听得冷七七一阵心惊。

  眼看着家丁与冷七七的距离越来越近,冷七七瘫坐在地上,惊恐地向后退着。悬崖上面尖利的碎石子深深地嵌入冷七七的手心,沿着她爬过的地方,留下两道刺眼的血痕。

  她不过十五岁的年纪,本是花季年华,此刻全身上下却挂着破烂不堪的碎布,碎布上浸满血液,裸露出来的肌肤也是血痕累累,甚至有的地方还在流淌着新鲜的血液。

  而在前一天,她还是绫罗缚体,尊贵无比,只因为她有一个身为权相的爹爹,更因为她有一个手握重兵的爷爷。

  冷七七稍稍动了挪动了一下,下身便传来钻心的痛感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尊贵无比的冷大小姐?”冷云翔冷笑不已,他是冷七七的父亲,却也亲手将冷七七折磨成这样。《极品娘亲太妖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现在你不过是一个没用的废物而已,你以为炎家还会要你这个贱货?不过败柳一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冷云翔疯狂地仰天大笑,山风将他的笑声在悬崖间跌宕了几回,方才消失。

  “贱人!也不看看你这幅蠢样,你配得上钺哥哥吗?”

  同父异母的妹妹冷千牵欺身上前,阴鹜的眸子紧盯着冷七七,轻薄的嘴唇向上掠出一个残忍的笑容,用力一脚踩在冷七七的手背上。

  “啊——”冷七七凄厉的叫声在山谷中回荡,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手心,此刻更是被碎石占据,没入血肉里,手掌看上去血肿不堪。

  冷七七小脸眼泪冷汗混着血水直淌而下,眼里却尽是倔强不堪,嘴里啐了一口唾沫道:“你们这群恶魔,陷害我姥爷,欺辱我娘亲,你们不得好死!”

  冷七七的嗓子已经被她们用木炭烧伤,说出来的话嘶哑难听如同老妪,却带着无尽的愤怒。

  在场的人闻声皆是一颤,面有恐惧的看向她。

  “贱人,还敢胡言乱语,看我今天不折磨死你!”冷千牵说罢,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木棍,呼啸着用尽全身力气向冷七七的另一只手腕挥去。《极品娘亲太妖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冷七七尖锐的惨叫声再次震动山谷。

  “可别把她弄死了,”二夫人在一旁厌弃的瞥了躺在地上,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冷七七,掏出一根猩红色绣着白梅的手帕,掩了掩嘴,道:“不能让这贱人死得舒坦。”

  “可是人家累了嘛。”

  冷千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冲着母亲撒娇道,这冷七七身上的伤痕大多拜她所赐,辛苦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累?

  二夫人看着女儿香汗淋漓的样子,很是怜惜,转头,红唇轻启,带着几分娇媚道:“老爷,你看牵儿也累了,不如就便宜了这贱人,早些结束了吧?”

  冷云翔低首恨恨地看了冷七七一眼,狠戾道:“废了她的双腿双脚,吩咐那边也开始动手。”

  身后的家丁闻言一怔,怜悯又心悸的看了冷七七一眼,手脚颤抖谦卑无比地回应:“是。”

  家丁们为了减少冷七七的痛楚,手脚麻利的废了冷七七的四肢。

  令人惊讶的是,全程中,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女竟然不再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不是她已经麻木,而是宁愿独自承受,也不愿做出痛苦的表情去换得别人的愉悦!

  隐隐约约,树林的另一边传出了熟悉而又凄厉的哭喊,一声一声直直冲击冷七七脆弱的神经。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熟悉?”冷云翔俯下身子看着冷曲意,脸上带着得意而又张狂的笑容。

  “冷云翔,你不是人!”冷七七悲痛绝望的咒骂道。

  这个声音她怎么能不清楚,那是她的母亲啊!

  “我不是人?”冷云翔故作恍然大悟状,“那你去救她啊?”说罢,又是一阵张狂的仰天长笑。

  冷七七手脚被打断,勉强的用腰部的力气支撑着,上身向树林的另一边艰难的爬去。

  冷云翔背过身子的脸骤然变得阴狠,“把她给我扔下去!”

  冷七七的身体像一块破布一样,从悬崖上带着无尽的绝望和滔天的恨意,慢慢下坠。

  一把利剑划破长空,在冷七七的瞳孔中逐渐放大,最后淹没在冷七七的心脏处。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冷云翔,我给过你机会了,今日,我若不死,再见,便是你命断黄泉之日!

第二章 初遇美男

时光悠悠,又是五年,许多人事不再,但也有少数的人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这一带山峦耸峙,险境环生,少有人迹,倒是常有狼群出没。也正因为如此,这里便成了摹云帝国和嘉赫帝国的交界地带。

  两山夹行的中间,有一条破破烂烂的山路,有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还有一个破破烂烂的赶车姑娘。

  出得山间,眼前便豁然开朗,“小姐,前面有一家黑店诶。”

  “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黑店?你这丫头满嘴尽是胡说八道。”破破烂烂的马车里传出一个娇媚的女声,如桃花初绽,夜莺蹄啭。版权huijindi.com

  正听得入神,又闻那女声又接着絮絮叨叨:“小药,我都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姐,要叫我‘哥’,你这一声‘小姐’让别人听了去,莫不以为我是一个多有钱的人妖,殊不知我只是一介落魄书生罢了。”

  “哦。”被叫做‘小药’的赶车女孩儿顺从的回答道,丝毫没觉得车里的人说的话何处不妥。

  赶车的女孩儿叫做芍药,看模样也不过十五岁左右,是五年前师父收留七七之后,冷七七无意间救下的女孩儿。

  而车里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人自然就是冷七七,不过,住在她身体里的灵魂却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冷曲意。

  冷曲意一手挑起垂在胸前的青丝,在手里绕着圈,懒懒靠在车沿上。五年前的自己明明还在某国执行任务,没想道却被下属出卖,连同移动大厦被炸的粉碎,却没想到竟然魂穿道这里来了。

  想想这个女孩儿的身世还真是可怜生父虐杀了生母,嫁祸外公一家被满门抄斩,最后连同她也不放过。妹妹更是为了抢夺她的未婚夫,竟然随便在大街上拖了一个乞丐,将她的身子给玷污了。

  冷曲意穿到这个女孩子身上的时候,这个女孩残留的一丝魂念力夹杂的怨愤,连她都心悸不已。

  既然上天要我魂穿在你的身上,那么你的仇恨,就由我来洗清吧!

  车里的一个小男孩儿不过四岁上下,但模样甚是乖俏,脸蛋儿圆润,唇似殷桃,鼻梁俊挺,眉堪剑挑。

  此刻却是抖了抖薄唇,“我娘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女人了?”一脸的鄙夷外加惊恐。

  “吁——”芍药突然勒住了缰绳,马车停住。

  马车的帘子被人掀起一角,露出一个小男孩儿的头,只见小男孩儿伸出头看了外面一眼,又迅速地将头缩了回去,“娘亲,外面真的有家黑店。”

  “你怎么也跟着你小姨胡说八道,要是真黑店,还会让你们看见?”冷曲意笑骂道。

  “真的。”小男孩儿仍然坚持,并且一脸正经道:“你要不信,自己出来看。”

  冷曲意柳眉一挑,“我还真不信了。”胸有成竹的掀开车帘,顿时额头冒出三根黑线,不敢相信道:“还真是有间‘嘿店’!”

  “切——都说了还不信。”小男孩儿对冷曲意的不信任表示很不满,冷曲意尴尬地笑笑,想要摸摸他的头讨好他,没想到小男孩儿身子一窜,轻松避过,直接从车上跳了下去。

  “娘爹,我们确定要住这里吗?”小男孩儿指着这家‘嘿店’很嫌弃地问冷曲意。

  冷曲意环顾了一下慢慢四周,双手一摊道:“我们还有得选择吗?还有……”

  低头,看了一眼跟前的小不点儿,补充道:“我说笙大爷,咱不是说好了你管我叫‘爹’吗?”

  “你有钱吗?付钱我就照做。”

  “我是你娘。”

  “可你要我叫你爹。”

  “爹又怎么样?”

  “娘比爹亲。”

  独留冷曲意一人在风中凌乱……

  “别愣着了,下车。”小男孩儿一扫之前的嫌弃姿态,一抬脚很有笙大爷一去不复返的风范。

  芍药也一言不发地跟着进去。

  “三位,三位,欢迎光临嘿店,有什么需要小的效劳的?”这前脚才刚一踏进门,那掌柜的便扯着一张笑得像菊花的脸迎了上来。

  掌柜的迎上前来,见了冷曲意后微怔,客栈里的人也是倒抽一口凉气,今儿是个什么日子,竟一时之间出现两位绝色美男,还让不让人活?

  可曲意怎么听都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对着你嘿嘿的笑个不停,你总不能拿张哭丧脸对人吧。

  想到这里,冷曲意也敷衍地呵呵干笑两声。“您是这里的掌柜的?”

  “是的。”掌柜的甚是殷勤。

  “您看这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不知道掌柜的还有没有空的房间,让我三人住一宿。”

  “这正好巧了,上房刚好剩下三间,小的这就去为公子安排。”说着转身就要去吩咐小二。

  “诶,诶,诶慢着……”冷曲意一把把掌柜的给揪了回来。

  “公子可还有事要吩咐?”掌柜的不解。

  冷曲意笑得谄媚,“掌柜的,除了这上房,还有没有其他的房间?”

  “哦,”掌柜的恍然大悟般笑了笑,“这普通房也有三间。”

  冷曲意指了指一旁,立着的芍药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厚着脸皮继续问:“有没有下房?”

  掌柜的闻言,脸上的笑意消失的堪比光速,骤然变冷:“下房有倒是有,不过能不能住我就不知道了。”

  “只要是房间,都能住。”冷曲意呵呵的笑道,原本有些恐怖的脸,现在看上去尽是滑稽。

  “你要几间?”

  “一间。”

  “……”掌柜的满脸黑线,语调拔高,不确定的再问了一遍,“几间?”

  冷曲意收敛笑意,耐着性子重复道:“一间。”

  “十文钱,概不赊欠。”

  “呃……”冷曲意摸了摸腰包,腆着老脸问:“还有没有其他的房间,比如,柴房、厨房,便是马厩也成,只要价钱上能在……嘿嘿。”

  “滚!”一声厉喝,冷曲意和芍药直接被人哄了出去,而原本已经坐在椅子上的曲笙更是被人家像是拎小鸡一样扔了出去,刚好一屁股砸在冷曲意的脸上。

  “一群穷鬼没钱还学着人家住客店,啊呸——”店小二朝着门外啐了一口唾沫,大门“砰”的一声砸上了。

  “娘,你到底跟人家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冷曲意把坐在脸上的儿子挪开,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道:“我们还是找下一家吧。”

  “哥,你是不是被摔傻了,现在天都黑了,你上哪里找下一家去,就算你找到下一家也得大半夜了吧,付一晚上的房钱,却只住了半夜,多不划算啊。”芍药冷静的分析利弊。

  “说的也是。”冷七七点点头,“笙大爷,你说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先找个破庙什么的,睡上一觉,明天再赶路呗。”曲笙白了冷曲意一眼,自顾自的爬上了破车。

  冷曲意愣了一下,摇摇头,也跟着爬了进去。

  “姑娘留步。”刚入得车内,却听身后喊话,声音温润悦耳,煞是好听。

  冷曲意略转回身,怔住。

  此人生的面如冠玉,肤若凝脂,青丝简单束起,余发随意披散在脑后。着一袭白衣上绘墨竹,执一管玉笛煞是温文尔雅,举止之间风情无限,面色似笑非笑,剑眉似颦非颦,犹如谪仙下凡,若为女子,堪比人间绝色更胜三分。

第三章 客栈风起

这男子长得的确是世间难寻,冷曲意发誓她的两辈子加起来也没见过这么绝色的男人。

  不过,也只是稍稍一愣神,旋即笑着回身,道:“兄台可是有事?”

  那男子温和的笑笑回答道:“在下倒是没什么事,只是想请兄台喝上一杯,不知兄台可否赏脸。”

  “求之不得。”冷曲意想也不想的回答,有便宜不占是傻~瓜!不过,这男人不会是兔儿爷吧?管他呢!

  说罢,不顾曲笙的鄙夷眼色,拉着曲笙便跟着美男子进了客栈。客栈老板见冷曲意又折了回来,刚想开口驱赶,就被美男子用了一大坨银子给堵了回去。

  冷曲意看得真真的,那可是白花花的五十两大钞!啧啧,有钱就是任性。

  “这位公子请坐。”还未靠近桌子,一年轻女子便殷勤的挪开板凳,请冷曲意等人坐下。

  冷曲意客气了几句,应和着。趁着这个机会,将这个女子打量了一番,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但是那双盯着冷曲意的眼睛,和脸上荡漾的那抹笑意却无端的让冷曲意打了一个冷战。

  “咳咳……”美男子清咳了一声,瞪了那女子一眼,女子才不耐的收回神色。

  美男子尴尬的笑笑道:“兄台别见怪,舍妹刚刚从家里出来,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见着陌生的面孔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哪是多看了几眼?都快把我给盯穿了,看她那样子,是恨不得把我给吃了吧,冷曲意心下腹诽。

  嘴上却笑着道:“没事儿,没事儿。小女孩子嘛,难免好奇心比较重,只要别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就好。”

  美男子自是懂冷曲意的意思,面带歉意的转移话题:“在下涣千殇,舍妹名叫浣千汐,不知兄台……”

  “在下冷曲笙,这是我的儿子冷二蛋。”说完又指着旁边的芍药说:“这是拙荆芍药。”

  冷曲意没皮没脸的给人介绍了他们一家子,掷地有声、语气连贯,脸不红气也不喘。只是曲笙和芍药的面部表情抽筋抽得有些疼。

  “嫂子看着挺年轻的,令郎的名字也喜庆。”涣千殇眉角抽了抽,为了形象强忍住喷口而出的笑意,牵强道。

  “那当然。”冷曲意将袍子一掀,一脚搭在曲笙坐着的板凳头上。

  芍药好心提醒:“哥,注意形象。”

  “你懂什么?这叫霸气侧漏!”冷曲意没好气的白了芍药一眼,摇着头感叹道:“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这话说的浣千汐就不爱听了,合着这男人除了长了一副好皮囊之外,内里就是一草包?

  “你凭什么这么说女人?小心本公主砍了你的脑袋!”浣禾汐一拍桌子冲了起来道喝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臭男人,亏我开始还当你是个宝呢,没想到心胸竟是这般狭隘!”

  “公主?!!!”客栈不大,声音却是听得十分清楚。

  一时间,四周吃饭的宾客眼里腾显出肆意的贪婪混杂着强烈的杀意。

  涣千殇眉心一凛,手指握紧玉笛,指节上泛起异常的白光。

  “在下也没看出来公主的心胸有多宽广啊。”冷曲意毫不客气,身体懒懒地斜靠在红木椅上,浑不在意道:“再说了,我又没求公主看上我?是你自己心胸狭隘,尽看人家的姿色去了。我说公主,你好歹也是一国公主,就算好色也不能自己大肆宣传,弄得人尽皆知啊,怎么也得给你的国家留点面子对不对?”

  冷曲意一口一个公主,生怕周围的人没听清对方的身份,唯恐天下不乱。

  “你——”浣千汐一手指着冷曲意,脸被气得铁青,“我要杀了你!”说罢,寒剑出鞘,直指冷曲意眉心。

  好个刁蛮公主,一言不合竟要人家性命!

  冷曲意面色一寒,身形骤闪,消失在原地。可浣千汐显然收不住身,剑尖直朝曲笙而去!

  “汐儿,休得胡闹!”涣禾殇大惊,一个闪身当在曲笙面前,两指一合,夹住剑身一拧。

  浣千汐一声轻呼,手臂被无形的力道一震,握不住剑柄,咣当一声,寒剑跌落在地。

  芍药见势,神情冷漠,白~皙的五指已经搭上了秋迟剑柄。

  冷曲意走过去朝芍药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她退下。

  这个涣千殇倒是挺有胸襟,看在他的面子上就算了,冷曲意一向是恩怨分明。好歹人家也好心给他们包了吃住不是。

  更何况,好戏还在后头……

  一时交锋之后,客栈,顿时杀意四起!

第四章 神秘的男人

“既然令妹对在下敌意甚深,那在下只能告辞了,多谢兄台一番美意。”冷曲意突然抽身,撇开与对方的关系,准备看一场好戏。

  涣千殇好看的眉毛微微向中心聚了一聚,想要挽留,又实在不好意思,只得道:“舍妹无礼,还望兄台海涵。”

  “无妨,无妨……”冷曲意笑着摆摆手,十分豪爽。

  看得浣千汐心中甚是不满,“皇兄,这又不是我的错,明明是她——”

  “住口!”涣千殇温和的脸上突然变得凌厉,原本就不想带她出来的,可是竟没想到她竟然说服了母后,非要跟着出来。

  “在下突然想起家中还有要事等着在下回去处理,先告辞了。房钱已付,兄台大可以在这里住上几晚。”

  涣千殇说的十分诚恳,没有半点奚落之意,这倒是让冷曲意有些惊讶,放眼当世,那一个皇孙公子不是高傲自满,耀武扬威?

  而这个涣千殇却待人以礼,丝毫没有皇子架子,这一点还是让冷曲意很是欣赏的,说不定,还可以结为同盟。

  冷曲意笑着点点头,拱手道了声:“多谢。”

  “还不快走?”涣千殇转身对着浣禾汐道,对这个愚蠢自大的妹妹,他可是伤透了脑筋。

  为什么要走?浣千汐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有人替她回应。

  “这就想走?”随着一个男人起身,客栈里开始坐满的宾客纷纷亮出了家伙,连掌柜的也是如此。

  冷曲意总算是清楚了,难怪有人敢在这个边境地带,天高皇帝远的交界处开客栈,搞了半天,原来人家本来就是做这个生意的。

  冷曲意挑起眉尖,嫌弃地看了看这个领头的男人。

  他两臂修长,两腿肥圆,长着张飞的胡子关公的脸。冷曲意实在不敢恭维,这长相可真是巧夺天工啊,真不知道他娘是怎么有勇气把他给生下来的。

  “兄台这是何意?”涣千殇冷声问,一手执着玉笛横至身前。

  以冷曲意前生的特工经验来说,涣千殇这个动作看似优雅,实则杀机暗藏。她敢肯定,只要有人敢逼近一步,他手上的玉笛便会染上一个人的鲜血。

  可偏偏就是有这么个人不长眼睛。

  “老大叫你停下,你还敢顶嘴?”一魁梧大汉,提起一把大刀,便向着涣禾殇债户过来。

  果然,就在离涣千殇五步距离的时候,呼啸声便戛然而止。玉笛飞出,一个回旋便回到涣千殇的手上。

  “嘿嘿……我没事儿……”话音刚落,喉间裂开一道细缝,瞬间血涌不止。

  啧啧……这血可真是喷得惊心动魄啊!冷曲意感叹。

  原本还想再冲上去的山贼纷纷惊惧地看着眼前的突发~情况,双脚不自觉的向后退出一步。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上!”山贼老大大喝一声,众山贼山贼惧于老大淫~威,稍稍犹豫。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句,“老子们人多,鎚死他狗~日的!”

  瞬间山贼们跟打了鸡血似的,玩命儿的朝着涣千殇扑上去。

  冷曲意三人默契的退离原地,直到退至安全距离外。

  突然,冷曲意心神一震,一股强大的威压锁住了一楼。冷曲意向上看去不过,却发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冷眼看着下方,那一股气势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曲意不由得眉心一拧,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当冷曲意再次将目光放回场上的时候,涣千殇似雪白衣上已经泼上了片片猩红。但是,看他的样子,那血应该不是他的。

  可是他此刻也好不到那里去,若只是他一个人还好,关键是后面还跟了一个拖油瓶。那浣千汐早已支撑不住,屡屡陷入绝境,要他哥哥来解救。

  可是这山贼来了一群有一群,不断有从外面涌~入,不多时,涣千殇也将近力竭。

  奋战中的涣千殇抬眼看了冷曲意。希望对方能看在他帮过忙的份上,不要见死不救。可那冷曲意就像铁了心看好戏,脸上居然隐约还露着兴奋!

  涣千殇实在支撑不住,动作慢了下来,身上也挨了好几刀。

  “快上!快上!”山贼老大见状,高兴得跳脚:“男的弄死了没关系,尸体照样可以换银子,女的留着给哥几个好好乐呵乐呵!”

  涣千殇怒从心起,爆发了一阵却终是无力倒下,“兄台难道要见死不救?”涣千殇格挡住面前落下的刀刃,喘着粗气问。

  “你给的钱,不足以买你们两条命。”

  “事成之后,你要多少都行。”

  “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只关乎于我,不违背道义。”

  “没问题。”说罢,涣千殇彻底力竭。

  “你早说嘛,身上就不用挨这么多刀了不是?”冷曲意说得甚是轻松,手指上挑起一股剑气将他身前的刀刃震得粉碎

极品娘亲太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娘亲太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极品护花杀手13章(第13章 圣狮守护)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3章(第13章圣狮守护)书名:极品护花杀手第13章圣狮守护飞机降临锦城市的时候,已经临近半夜时分,段风也没有什么行李,就那么两手空空的随着人流往外走,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人流当中。蓝灵儿用力推开挡在自己墙面的旅客,近乎横冲直撞的往前挤,可仍旧没有找到段风的影子。“该死!这个混蛋怎么跑这么快!”蓝灵儿气恼的摘下墨镜,咬着牙说道。“才分开这么点儿时间就想我了吗?”一个淡淡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蓝灵儿身后,把她吓出一声冷汗。蓝灵儿慢慢转过身,脸上带着非常勉强的笑容,“惊喜”地看着段风,“呵

  • 神魂至尊13章(第13章 破碎的觉魂碑)

    原标题:神魂至尊13章(第13章破碎的觉魂碑)小说名字:神魂至尊第13章破碎的觉魂碑这一刻,演武场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凝聚在觉魂碑面前闭目而立的少年身上,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是十分的精彩。“这家伙……”卓香儿玉手轻掩樱唇,美眸之中原本的不屑和恼怒都是转化成为了震惊。原本卓文身上具有双生铠魂已经让得卓香儿大大吃了一惊,但是此时觉魂碑上显示卓文识海中竟然还隐藏着第三铠魂,这种剧烈的冲击已经让得卓香儿说不出话来了。自从卓香儿觉醒出六品铠魂之后,就隐隐成为了家族的第一天才,受万人瞩目,

  • 仙医王者13章(第13章 兴奋的叶院长)

    原标题:仙医王者13章(第13章兴奋的叶院长)小说书名:仙医王者第13章兴奋的叶院长听到医生的汇报,叶新德一双眼睛却是睁了开来,看向梁卓,问道:“小梁,这是怎么回事?”梁卓暗自瞪了那男医生一眼,一边在心里打算待会好好收拾他一边说道:“就是一个赤脚医生在病人身上扎了针,我看,这病人会出现这种情况,应该就是他当时胡乱扎针导致的。”这个时候,梁卓虽说没有什么好办法救下病人,但病人情况很不乐观他还是知道的,所以,灵机一动的他又是把责任往林丰身上推。“扎针?扎在哪个位置?”叶新德此刻心中却是忽然泛起另一种

  • 花都全能高手13章(第一卷 乘风化龙第13章 不要乱说)

    原标题:花都全能高手13章(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3章不要乱说)书名:花都全能高手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3章不要乱说王浩东大手一揽,直接将肖玉芬横腰抱起,大步的进了她的卧室里。卧室有一种女性闺房里那种独特的香味,房间大概20来平方,不是很大,摆设却是极为整齐,正对门的地方,放着一个大衣柜,边上是一个电视柜,上面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再旁边就是一张大床,上面的被褥都是新的,没有丝毫凌乱的感觉。王浩东鼻子嗅了嗅,房间里满是香甜的味道,和肖玉芬身上的味道一样。“不要看……”肖玉芬很是害羞,眼睛都不敢睁开。王浩东嘿

  • 护花狂龙在都市13章(第13章 青春少女)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13章(第13章青春少女)小说名字:护花狂龙在都市第13章青春少女果然是一个有个性的青春美少女,吴天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大大咧咧的,没想到这小妞比自己还要开放,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小妹妹,你确定要跟着他?”何媚欣一乐,饶有兴趣的指着吴天。林思柔眨了眨闪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姐姐,跟着他有什么不对吗?我今天是刚来到天海市,身上又没有钱,刚才他又多管闲事救了我,我不跟着他跟着谁啊?”“哈哈……小妹妹果然有意思!”何媚欣突然有点喜欢林思柔,于是她转身走到吴天面前,轻轻的

  • 校园妖孽狂龙13章(第13章 野丫头有潜质)

    原标题:校园妖孽狂龙13章(第13章野丫头有潜质)小说:校园妖孽狂龙第13章野丫头有潜质还真是啊,一个个恨不得上前来顶礼膜拜方三的样子,那表情,抢着来做方三的老婆那也不是不可能啊!赵璇莫名的看着方三,有些羞涩了起来!“关、关我什么事儿?”“不过,老婆姐姐,你放心,她们那么丑,没资格做我老婆的。自然,也就没资格来来抢你的老公了!”方三说着,最后目光落在了还宛如做梦的王紫晴身上。但见王紫晴身材也很高挑,虽然看上去很年轻,却也是早早的发育了,而整个身段前凸后翘的丝毫不亚于赵璇,只是气质方面有些欠缺,给

  • 美女的护花邪少13章(第13章 巴黎时装周)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邪少13章(第13章巴黎时装周)小说书名:美女的护花邪少第13章巴黎时装周“呃……”李大宇微微一愣,不过还是拿出自己的钱包,递了过去:“这里有些,不知道够不够。”拉开了钱包,慕倾城直接取出一千块钱,递了过去:“这些钱总够了吧,以后别烦我了。”伸手接过钱,叶飞云只取三张,随后又从自己皱巴巴的钱包里面取出七十块钱零钱:“对不起,我只拿属于我自己的。”“这个保安有点意思。”李大宇抱着双臂,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慕倾城的脸火辣辣地,就好像自己糟蹋了良家,然后想要拿钱摆平事情,却又被人伸手打

  • 剑气凌神13章(第13章 男人的战斗,没有逃避)

    原标题:剑气凌神13章(第13章男人的战斗,没有逃避)书名:剑气凌神第13章男人的战斗,没有逃避看着黑袍男子的尸体,肖天浑身虚脱,瘫坐在地上,手中传来的刺痛令他有些难以忍受。回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肖天有种做梦的感觉,几个月以前,自己还是无人问津的废物,而现在,自己却能斩杀武道三重巅峰强者,虽然是呈其不备而攻之,但自己是真有那实力。调整片刻,肖天恢复了不少,情况紧急,不能浪费太多时间,顾不得身体不适,急忙走过去,将这黑袍男子搜了一遍。这人身份显然不一般,随便一搜,便搜出一瓶淬体丹,足足有八颗,更

  • 法医妈咪快快跑13章(第一卷 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3章 接吻都不会)

    原标题:法医妈咪快快跑13章(第一卷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3章接吻都不会)小说名:法医妈咪快快跑第一卷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3章接吻都不会薛桐桐话音刚落,Ben嘴里原本叼着的炸鸡腿,“啪……”地一声,落在餐盘里面。“头儿,你……儿子啊?”一旁的Fiona虽然不至于那么失态,但是却也吓了一跳,有点结巴地问道:“头儿……那应该是你干儿子吧?你今年才二十七岁啊!”薛桐桐用纸巾把嘴角擦干净,撅了撅嘴:“我今年二十七岁,是没错!但是,我的儿子确实五岁啦!嗯……我想,你们以后和我一起工作,肯定有机会见到我家儿子

  • 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3章(第13章 十一是你的宝)

    原标题: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3章(第13章十一是你的宝)小说名字: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第13章十一是你的宝“对不起首长!”言郁绷着脸。单亦君已经将殷十一抱起,大步往公路上走。临走时,还不忘对一旁的中尉道,“开枪的人给我留着。”那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仿佛要将那个开枪的人生吞活剥了一般。言郁也没傻愣着,将现场交给中尉,便追上单亦君。没办法,还需要一个人给首长开车,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军车在单家军区医院外猛的刹住,车门被人一脚轰开,医院大堂里的军人都齐齐看了过去。只见一脸阴沉的单亦君抱着一个女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