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银环群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38:28 来源:网络 []

小说:银环群英

第1章:乡村青年

这是一个远离城市的村镇,名字叫郎心村。汇金地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正从山上采药归来,他叫云明,是村里有名的医生云破海的孙子。这个云破海说是医生,其实也就是一个家庭郎中一样的人物,不过,他的医术确实是精湛,十里八村的人都来找他看病,久而久之名声就响了。

  也就是靠着这门医术,云破海独自将孙子云明养育成人。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云明也已经成长为一个英俊的少年了。这十八年来,云明不仅从爷爷云破海身上学习到了医术,还跟着爷爷学习了一身好武功,当然,云破海交代过不许在村子里提及武功的事情,所以,云明都是在晚上跟着爷爷学习武功的。在云明十四岁以后,云破海还经常让他去外面执行一些任务,云明知道这是为了自己身上重要的使命做准备,但这重要的使命是什么,云破海却还没有告诉云明。

  云明背着药筐,里面全都是采来的草药。汇金地差不多每两个星期,云明就要上山来采一次药。这个是爷爷交代的任务,对于云明来说到山上采药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偶尔还能打只兔子山鸡的,回去跟爷爷一起吃。这不,云明今天上山就抓到了一只肥大的野兔子。他整理了一下药筐里的草药之后就准备回村了。

  云明不仅长得英俊,而且还身体强健。当然因为长期干活,他的皮肤就显得有些黝黑。云明边走边自言自语说:“上次爷爷竟然让我去东南亚杀了一个毒枭,不知会有多少酬劳?不过算了,肯定又是让爷爷给捐了。版权huijindi.com只是爷爷又为什么让我做这些事情呢?”

  云明说得没错,云破海让云明去执行的任务就是这些杀手的任务。不过,杀得多是毒枭、犯罪集团的人,而得来的酬劳除留下一部分用于生活之外,其余的都被云破海给捐了。云破海对云明说这就是杀富济贫。

  带着这些想法,云明来到了村口。这个叫郎心村的村镇虽说很大,但是地广人稀,只有不到三千户人家。至于这个村名的由来,据云明所了解的,这村子本来也不叫郎心村,而是叫‘狼星村。’因为这个地方在很久以前,曾经落下过一颗陨石,那陨石上竟然有着一只狼的图案,所以最初就叫狼星村。说明http://www.huijindi.com/只是后来,人们觉得名字不太好听,才以谐音改为郎心村。

  来到村口之后,云明不禁加快了脚步,很快来到了一家普通的小平房前。这便是爷孙两个住的地方,云明来到房前一看,只见爷爷正坐在太师椅上打着瞌睡。前面还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还有一个葫芦和一碟茴香豆。

  “这老头子肯定又喝酒了,喝完还在这打瞌睡,等我捉弄你一下。”云明小声地说道。说完,便开始轻步地走上前去。版权huijindi.com

  在走到离云破海约两三步,云明正想伸出手时。坐在椅子上的云破海忽然开口说道:“小子,打回什么猎物来了。”

  云明听到了云破海的声音之后,立刻将手伸了回去。自己小声地对自己说:“有没有搞错,都已经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了,还被他知道了。”

  这个之后,坐在椅子上的云破海坐直了起来,他是一个精瘦的老头,年龄大概六十多岁;头发已经是花白的,但是依然显得很是精神。

  云明没办法,只好拿出手中的野兔子装出一副笑脸对云破海说道:“今天运气不错,打到一只大肥兔子,一会就弄成一道红烧兔子肉给你下酒。”

  “呵呵。网站http://www.huijindi.com/”云破海笑了一声,然后对云明说道:“兔子肉的事情一会再说,先把草药给我,我要配药方。”

  “哦。”云明应了一声,随后便将药筐交给云破海。

  随后,云明便打算进屋,可是却被云破海叫住了。

  云明心想不会是又有任务了吧,每当有任务的时候,云明总是相当开心的,因为可以到外面去走一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到现在为止,云明执行了不下上百个任务,足迹遍布五大洲。可是云明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爷爷总要自己去做这些任务。虽说是为了那个使命,但那个使命是什么?云破海始终没有和自己说。而且为什么爷爷一个乡下老头,却总能联系到这些跨国际的任务。这些都是云明心中的一个谜。

  “阿明,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呢?”云破海喊了云明一声。

  “还有什么事啊?”云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云破海听到云明说话的口气不是太好,于是拿起一颗茴香豆放到嘴里后说道:“你这家伙什么态度啊?”

  “没什么,有什么事你老交代吧。”云明冷冷地说道。

  云破海倒是没有着急,他拿起葫芦喝了一口酒,然后坐了下来对云明说道:“小子,你长大了变拽了是吧,你这小子也不想想是谁把你养大的,教你武功医术,还给你买笔记本电脑,买3G网卡,让你身在乡村也能了解外面的事情。”

  云明听了云破海这话,看了看屋子里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没错,爷爷虽然有时说话难听了一点,但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

  “这次又有什么任务啊?”云明走过来对云破海说道。

  “是有任务,不过,这个任务得我和你道长师傅商量之后才能让你去,你去把你道长师傅请来吧。”

  “好,我这就去。”云明听完却也没有更多的话,直接就走出门口。因为除了爷爷之外,也就是道长师傅对自己好了。

  爷爷云破海教给自己的多是一些拳脚招式的武功,而这位道长师傅教给自己的却是练气之术。因为云破海和这位道长是朋友,所以从云明七岁的时候开始这位道长师傅就开始教他练气之术。

  云明小时候听道长师傅说过,这些拳脚招式都是属于外刚武功,虽然要练成很难,但是只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勤学苦练总会有成果,但是练气之术却是不同的,练气之术属于内功,除了勤学苦练之外,还需要有天赋,另外还需要独特的心法以及大量的天地之气为辅助;而且每上升一个层次都会遇到瓶颈。

  据云明所知,这练气之术虽属于内功,但是对于修炼外在招数却是很有用处,体内真气越多,招数的练习就不会太难,无论是多难的招数只要体内真气充裕,练习起招数就更为容易,而且出招的时候的杀伤力也就越大。

  走了一段山路之后,云明便来到一座道观门前,这座道观叫做五云观。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却也很是古朴,尤其是在这山林之中更加显得有些清静悠然,看起来这座道观是有些年月了。有时候,云明会听村中的老人说起,说这座道观在他们小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山村小镇,拜神习俗很多,所以每逢有个迎神赛会什么的,村里的人便都会集中到这里。这个时候,道观还可以收些香火钱。

  云明从小就经常来这道观中玩,所以对这不是很陌生。进了道观的大门之后,云明便往厢房走去,因为这个时候道长师傅应该在房间里打坐冥思。

  云明刚走到房门外,便听见里头传来一声很是有力的声音:“小云,你来了。”

  不愧是道长师傅,还没进去,就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云明心想道。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好像被一阵气推开了。只见,房中端坐着一个鹤发童颜,身穿一身道袍,手中拿着拂尘的道士。这个道士下巴略有些山羊胡子,年纪约七十岁左右,但看起来却像五十多岁,很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

  云明赶紧走上前去问候,说也奇怪,云明执行过上百次任务遇见过穷凶极恶的毒枭、军阀多的是,但云明从来就没有畏惧过。就是面对自己的爷爷云破海,云明虽然尊敬,但有时也能跟他斗几句嘴。可是,面对眼前这位道士,云明除了敬畏之外还是敬畏。

  “小云,是你爷爷叫你来找我的吧。”那位道士温和地对云明说道。

  “是的。”云明恭敬地回答道。

  那位道士点了点头说道:“我丹阳子平生也就云破海这个知己而已,看来时候到了,小云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第2章:圣泉奇遇

云明听了那位叫丹阳子的道长的话之后,知道这位师傅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只能答应一声之后便回去了。

  这位丹阳子在云明心中就像是一个世外高人一般,就像孔明姜太公一样深不可测。好像被他看上一样就整个人会被他看穿一般。云明因为身怀绝艺,所以平时心里也很是胆大。即使面对那些凶残的毒枭军阀也不曾畏惧,但是每次和爷爷云破海、师傅丹阳子切磋的时候却总是不是对手,即使是实力有所提升,也是轻而易举地会被打败。云明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点。

  自己还没过二十岁就修炼出了真气,换做别人怕是还要十年的功夫呢。可是爷爷和师傅的实力却似乎没有变化,但一样能够轻松打败自己。

  云明想不通这一点,带着这些问题,云明回到了家中。

  “你道长师傅怎么说啊?”云明刚一进门,云破海就问道。

  云明回答说:“师傅一会就来,我先去做点菜,你们肯定是要喝酒的。”说完,云明拿起一直放在旁边的野兔向厨房走去。

  云破海则接着斜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没过一会,云明似乎感到了一阵强大的气息,不用说,是丹阳子来了。因为只有爷爷和师傅才有这样强大的气,当然不是杀气。

  “破海兄,贫道来也。”丹阳子走进院子,双手作揖对云破海说道。

  而云破海此时也已经站起身来迎接丹阳子,他笑着对丹阳子说:“道兄,多日不见了,今天找你来聊聊天,喝一杯。”

  “破海兄,请。”

  “道兄,请。”

  云破海说完又吩咐云明做两个下酒菜送进屋子,之后不准进来。对于这些,云明只好服从,他也不敢偷听,因为以云破海和丹阳子的功力,他们一定会察觉的。所以,云明将兔子做好送进去之后,就拿着笔记本电脑出了门外到院子里玩起了电脑。

  这个笔记本电脑是云破海给他买的,因为云明经常要到外面执行任务,所以需要了解外面的世界。

  云明在院子里玩了一会电脑之后,觉得坐得有些久了,于是便想起来练两下拳脚。他站起身在院中打了一套拳法当热身之后,开始要修炼真气了。

  云明虽然现在还只是修炼到真气这个级别,但是威力也不能小觑。其实所谓的气修炼者就是能将自己周围的气转化为进攻或者防守的武器,说是简单,但其实修炼起来根本不容易。再加上年代久远,不少武林的炼气心法都已经失传;而大自然中的天地之气又变得日益稀少,因此,现在能够是真气修炼者在凡间就已经可以算是顶级高手了。

  云明首先把收手合十,紧接着便练了几句独特的心法口诀,接着伸出双手做抱球状。接着,又是念着心法。

  这时,只见云明双掌之中似乎有一股气流慢慢地向掌心移动,之后好像聚合在一起一般。渐渐地一股真气形成于云明掌中。

  云明见到手中真气已成,便将目光移到一个较为粗壮的树上。他看准了那棵树,然后双手一推将手中的真气打了出去。只听得一声响声,那树应声而倒。之后,云明收气吐纳了一下。

  外面的响声自然被屋里的云破海和丹阳子听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正在喝着酒说话。

  “道兄,你应该知道我今天请你来是因为何事吧。”云破海喝了一杯酒之后说道

  丹阳子摸着下巴下的胡须说道:“贫道已经猜出大概了,你是打算让小云去完成他的使命了。”

  云破海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时候让小云去外面好好的历练一番,去完成他应当完成的使命,因为他身上流淌着是传奇英雄的血脉。”

  “没错,贫道已经为小云算过一卦了,小云此番出去外面虽会有一些凶险,但更多是吉兆,他还会经历几段奇缘。只是不知,破海兄会先安排小云去哪里。”

  云破海拿起酒杯,微笑一声说道:“这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我就会告知他。道兄,我们许久没见,今天要喝个痛快还要在棋盘上对弈几局。”

  “好啊,贫道奉陪。”丹阳子回答道。

  于是,房间之中灯火通明,云明在院子里练功直到天黑。到了吃饭的时候,云明随便做了碗面条填了一下肚子。之后,他便回到房间。在房间之中随便翻着一些书本古籍看了起来,这些都是一些什么历史、地方志以及医术占卜之类的书籍。这些书籍在城市之中或许已经找不到了,但是在这些古村之中却是被保存了下来,而云破海很是喜欢收集这些书籍,所以云明才可以一饱眼福。

  这个时候,云明听到屋子没有动静了。一定又是在下棋了,云明心想道。爷爷和师傅不仅是武功上的知己,还是棋场难得的对手啊,估计他们一下又要下到天明了。

  云明不管,他从床下拿出一个盒子,这个盒子是长方形的。做工很是古朴,但也不乏精美。上面雕刻着一龙一虎,都雕着形象生动、栩栩如生。云明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上下古籍两本,名曰:《天元正气》。

  说起这本秘籍的来源,那还是云明九岁时候的事情。一天,云明听了丹阳子的话,到了郎心村有名湖潭圣心湖去取些泉水,说是要炼制一些丹药。平日里,丹阳子会炼制一些什么养生保健的丹药什么的送给村里的老人,所以,云明没有感到奇怪就去了。

  那圣心泉在离郎心村约三里的地方,云明一早便一个人带着水壶出发,虽然那时候云明年纪还小,但由于爷爷和师傅从小就让他浸泡药水以强筋骨再加上平日里习武修炼,因而云明身体很好,这三里路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久,云明来到了圣心湖边,这个圣心湖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有将近三十亩地大。但是这湖水却很是碧绿,不仅如此,这湖水还能跟随阳光的反应而好像会变化颜色一般。这是因为湖中很多巨大的石笋,这些石笋高低不平反射阳光所致。不过,当地的村民不知道这点以为是湖中有神,尊为圣湖。而这湖水到也是清甜无比。

  云明当时正想拿着水壶去取水,但只见平时平静的湖面上忽然有了些动静,竟浮起很大的水花,慢慢地成了一个漩涡,而在漩涡的中心则有一个巨大的白点。

  正在取水的云明被这幅景象吸引了,云明的眼力是非常好的,他定了定睛一看,原来那漩涡中心的白点是一条约三米长的白鱼。那白鱼身上的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闪发亮。

  “好大的一条鱼啊,要是能把它抓回去能吃上好几天呢。”小云明自言自语说道。见到了那条大白鱼还在水面上不停游动,云明不禁产生了把它捉回去的念头。

  “就那么干。”云明想定念头之后,找来一根宽度适中的木条,然后将随身携带的匕首绑在木条上。云明动作很快,因为他怕鱼游到湖里,但那条大白鱼一直在湖面上。

  云明这时运了一下真气,将一股真气推倒木条上。之所以这样做,是云明明白,那么大一条鱼单纯用蛮力是制服不了的。必须借助气才行,虽然当时的云明只有九岁,但已经学会了聚气之法可以聚炼真气了。威力虽然还小,但也足够将木条刺入大鱼体内。

  果然,云明运着真气将木条扔了出去,借助真气的木条比平时的力道多了三倍不止,一下子就刺中了大白鱼。鲜红的鱼血立刻从白鱼身上喷了出来,染红了湖面。

  云明接着又用了一掌将那白鱼的尸体打出湖中,鱼身立刻飞到了岸边。云明收了气,走到了鱼的尸体旁边。

  “那么简单就抓住了。”云明不禁说道。云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他觉得要想制服这样一条大鱼需要费一番功夫,但没想到那么轻松就把这近三米的大白鱼弄死了。

  云明仔细地观察了眼前这条大鱼,没想到这圣心湖中竟然还有着这么大一条鱼,不过这种鱼怎么之前没有见过呢?这是什么鱼啊?云明心想道。

  云明看了好一会之后说道:“之前好像听说过有种鲟鳇鱼可以长到那么大,不知道是不是,算了先把鱼的内脏处理干净;再把它带回去。”说完,云明从木条上接下匕首,开始剥开鱼腹。

  云明从四岁就经常干这些杀鸡宰鸭的活,所以坐起来一点也不费劲再加上匕首锋利,只是用力一划,那鱼腹便被划开了。云明将手伸了进去打算取出鱼肚里的内脏,那是他却摸到了一个有棱有角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啊,不像是内脏啊。”云明伸出手来,打算将整个鱼腹剥开看个究竟。于是,云明再次拿起匕首,三下五除二将整个鱼腹切开。当切开鱼腹之后,一个长方形的古朴的木盒出现了在云明的眼前。

第3章:着急的任务

“没想到这鱼腹之中竟然有一个古盒,真是神奇。”说完,云明拿起这个古盒,擦去盒子上面的鱼血,仔细端看起来。

  云明心想这里面会是什么呢?看着这个古盒制作如此精美,就像皇宫中那些放着珍宝一样的宝盒。而且看起来很有些年代了,莫不是古代遗留的宝物什么的,想到这里,云明有着一种想要立刻打开盒子的冲动。这个盒子制作如此精美,里面如果有宝物定是价值连城。

  云明很想马上打开,但是转念一想,这事是不是应该告诉师傅和爷爷呢?如果不告诉他们,万一被他们知道,那还不怪自己啊。云明想到这里,决定将这个盒子拿回去,先让师傅和爷爷看看后再说。

  决定之后,云明找了一块布将宝盒包了起来,然后看着地上白鱼的尸体,心想:这白鱼给了我那么一件东西就把它厚葬了吧。于是,云明在这附近找到一个大坑,在这深山老林之中,想要找个大坑还不算太难。云明将白鱼拖入大坑之中,找了些土和枯木盖在上面就算是埋葬了。

  临走之时,云明摘下几颗野果将它们的核抠出来埋葬白鱼的坟上面,然后自言自语说道:“白鱼啊白鱼,这样你就是换了一种形式延续生命了。”说完之后,云明将水壶装满湖水,他并没有忘记师傅交代的任务,然后准备回去了。

  云明这番回去走得很快,不一会便回到了道观。在道观里,云破海和丹阳子正在喝茶闲聊。

  “小云,湖水取来了吗?”丹阳子手拿起茶杯询问道。

  “拿到了,还有。”云明想把湖边的事说出来,却没想到被丹阳子打断了,丹阳子一摸胡须说道:“在湖边有遇到什么奇事吧?”

  云明听完不由有些惊讶,没想到师傅未卜先知了,他连忙拿出盒子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啊?”云破海看到古盒开口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云明将刚刚在湖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他们听,其实就算云明不说,云破海和丹阳子心中也已经知晓七八分了。

  当听完云明讲述事情的经过之后,丹阳子和云破海相视一笑。丹阳子很是平静地说:“这个盒子看来是上天赐予你的,你就自己收好吧。”

  云破海也对云明说:“既然你师傅那么说了,你就收下吧。”

  云明点了点头将盒子收了起来,到了晚上,云明在家中房间里,研究着这个盒子。既然师傅说了给我,那就打开看看。于是,云明伸出手去准备打开盒子。

  这个盒子没有上锁,云明将上面的盒扣打开后,盒子便轻易地开启了

  云明眼睛瞪得老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终于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两本有些泛黄的古籍。

  云明拿起一本古籍一看,上面是用隶书所写四个大字——天元正气,旁边还有三个较小的字——风云卷,云明再拿起另一本古籍,上面也是写着天元正气,不过,旁边的三个字是龙虎卷。

  而在两本古籍的下面还放着一块石头,云明拿起石头在灯光下看了起来,这块石头并不是很大块,表面很是光滑,颜色是一种棕红色还有些许黑色的纹路;形状像心状。云明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块时候有什么不同之处,但云明觉得这石头竟然跟这两本估计放在一起一定有其作用,所以云明赶紧把这石头收起来。

  此外,云明又翻了一下两本古籍,这两本古籍都很薄不过纸质却是很好,上面的字一清二楚。云明很快地看了一下书上的内容,速看也是云明的一项绝技,是云破海从小训练的。

  “原来这两本古籍是一种独特的修炼心法,也是有关练气的,风云卷中有三重心法,龙虎卷中则有四重。”云明说道。看来这古籍是上天给予的,那么自己为何不修炼呢?也许练完之后,能够超越师傅和爷爷呢?

  于是从那天开始,云明就开始按照天元正气中的心法修炼,一转眼也将近十年了。可十年时间,云明也只是修炼了风云卷中的第一重心法,虽然这第一重心法让云明的听觉、视觉、触觉以及体魄力量上都有了很大提升,但也就仅有这些而已。

  至于那块石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作用,云明也想不通是为什么。

  回想到这里,云明放下了古籍和那块石头;躺到了床上,很是安静地睡去。

  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照射进屋里,还正在睡梦中的云明就被一阵低沉的声音吵醒了。“云明,还不速速醒来。”云明赶紧起身,他知道这是丹阳子的千里传音,这是一种神奇的武功,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通过气却能够传至千里之外一清二楚。而且通过音主增加气的强度,这声音也会变得很有杀伤力,轻则震破双耳,重则震断筋脉。当然,丹阳子知道云明的功底,多少会注意。

  云明赶紧穿好衣服,来到主屋门口,还没等敲门呢?云破海就在里面说道:“快进来吧。”

  云明推开门进去,看见云破海和丹阳子互相对视端坐着,在他们中间还放着一个象棋盘,上面还有些棋子,而旁边还有酒杯以及吃剩的下酒菜什么。

  看来他们昨晚是下了一夜棋了,云明心想道。

  “没想到破海兄赢了,看来这次我们打了个平手。”丹阳子看着棋局,抚着胡须说道。

  云破海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酒说道:“是啊,整整一夜,你我共对弈了十二局;我们各赢了六局。”

  丹阳子笑着说道:“是啊,跟破海兄对弈就是过瘾。”

  “丹阳兄,现在我们先解决这小子的事情再说吧。”说完,云破海让云明上前。

  云明心想:是不是又有什么任务了?

  云破海看着云明说:“小云,你是在想又有任务了吧。”

  “没错,爷爷,师傅。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交代?”云明平时跟云破海说话可没有那么恭敬,但今天丹阳子在这里,他可不敢放肆。

  “是有任务,这个任务只要完成了,你就下半辈子不用愁了。”云破海放下酒壶,拿起烟杆说道。

  云明一听这个任务还关心着自己的下半辈子,心里也来劲了,忙问说:“爷爷,是什么任务啊。”

  这个时候,云破海没有回答,他只是从身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布包又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对云明说道:“小云,你去松海市找一个叫陈光德的人,他会告诉你任务的。这个布包有一万块钱,你当做路费和不时之需吧。”

  啊,一万块。云明接过布包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叠人民币。而那纸条上则写着一个地址,看来是那个叫陈光德的。

  这时,丹阳子在一旁摸着胡须对云明说:“小云,你这次出去会有机遇、有几段奇缘,还有不知道的危险,为师送你一件武器,你可以作为防身之用。”说完,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剑柄之类的东西交给云明,这个剑柄的雕刻很是精美,而剑格是一个狼头的形状,狼头上的毛的雕得很很是分明,一张狼口张开着,狼眼则露着一股冷峻的杀气。

  丹阳子按了一下狼头上的左眼,忽然从狼口之中喷出一把利剑,那剑身是直的,但在剑锋上犹如日本刀一样成一点斜。丹阳子又按了一下狼头上的右眼,那剑便缩回去了。

  云明眼都不睁地看着这一幕不由惊呆了,他从丹阳子手中接过剑左看右看。

  “别看了,收拾收拾,出发了,明天你就要找到陈光德。”云破海说道。

  “好的,”云明又接着问丹阳子说:“师傅,这剑叫什么名字啊?”

  “这剑的名字也很简单,叫天狼星剑乃是用精钢玄铁加天外陨石碎片制成的,好了,小云快去吧。不过,师傅还是要跟你说,遇事冷静,不要轻易出手。”丹阳子说道。

  云明只能回到自己房间去整理行装,他心里很是奇怪,为什么今天爷爷那么着急催自己出发呢?连道长师傅也催自己,难道这个任务真得那么重要。

  不管这些了,云明心里也明白,如果这个任务不是很急很难,爷爷不会那么催自己的。他收拾着行装,其实自己也不需要带多少东西,只有几件衣服。此外就是那两本古籍、那块石头以及师傅送给自己的那把天狼星剑。

  松海市,云明虽然之前没有去过,但肯定是一个大城市。因为从纸条上,那个叫陈光德的身份就很唬人,光德集团董事长、松海市商会副会长。看来还是一个富豪,难道自己这次的任务是去给这个叫陈光德当保镖吗?这个云明之前也是干过的。

  云明不一会就收拾好了行装,他换了一身比较干净的衣服,一条牛仔裤加上一件白衬衫。然后他走出郎心村,去松海市是需要做火车的,于是云明先是坐车来到县城火车站,然后在这里坐上去往松海市的火车,要做差不多一天时间。

  由于行李不多,云明很快穿过火车上的人群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第4章:解围

坐在云明对面的是一个女孩子,秀发如水,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虽然这个女孩坐着,但根据云明的目测,她的身高应该在一米六左右,这是一个很美的女孩子。

  云明本来想跟这个女孩闲聊一下,好解解闷,可是这个女孩一上车就戴着耳机看开杂志,云明也没有办法,只能自己看着窗外的风景。

  列车就这样一直向前方的目的地开着,车站的人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车站的很多人都已经昏昏欲睡了,云明这时也正在闭目养神。

  “全部不要动,打劫。”在安静的环境中,一声大声的喊叫划破了此刻的宁静。

  随后,车厢内引发了一阵骚动,几个高大的汉子拿着史泰龙刀在车厢内走动的,其中有一个脸上带着刀疤手臂上带着刺青的男子,看来就是这些人的头目。

  乘客个个都心惊胆战的,每个人都自己拿出身上的财物。有两个人正拿着袋子一个一个地收着这些东西。

  云明的表情却很是谈定,因为第一,他手里可没什么钱。第二,从来只有他拿别人东西,就这几个毛贼,云明可没放在眼里,给自己热身都不够。

  但是,云明却是看到坐在对面的女孩脸色变得苍白,手也不听发抖,看来这个女孩被吓得不轻啊。恐怕今天要来一回英雄救美了,云明心想。其实,如果云明想要现在就能出去将这几个毛贼打得落花流水,但是,云明不想过早显示自己的实力。

  这时,那两个劫匪走到了云明的位置,不过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云明,因为云明是坐在靠窗的位置,再说云明的打扮更像是农村来的,所以直接被两个劫匪忽略了。相反,坐在对面的女孩因为美丽的外貌吸引了两个劫匪猥亵的目光。

  “哇,竟然有个那么美的小妞。”一个劫匪惊讶地说道。说完,便伸出手去摸那个女孩的脸蛋,而那个女孩反抗地摇了一下头。而另外一个劫匪则去叫他们的头目。

  云明这时发现女孩正在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是在向他求救。云明当然明白,如果连这眼神表达的意思都看不出来,那云明那么多年的修炼就白练了。

  果不其然,那位刀疤男在听到手下的话之后便急不可待地走了过来。来到那个女孩的位置一看,眼睛露出饿狼般的眼神,口水几乎都快要流出来似地说道:“真是个美女啊。”随后也是伸出一只手要去摸那个女孩。

  “无耻,流氓。”那个女孩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冲着那帮人大哄道。

  那个刀疤男露出一丝淫笑说道:“无耻,你大爷的牙齿好着呢,把这个小妞带到我的车厢,我要好好玩玩。”话一说完,身旁两个手下便过去拉那个女孩。而车上的其他人都一片沉默。

  “放开我,救命啊。”那个女孩边挣脱边喊道。

  这个时候,云明觉得该出手了。他站起来,大喝一声道:“给我住手。”

  那些劫匪一听到云明的声音,都将目光看向云明,他们正想说话。可是云明的动作很快,两个拳头已经打在了那两个拉那个女孩的劫匪的脸上。

  那两个劫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一人捂着一只眼睛喊着疼。那个刀疤男看到手下被打得莫名其妙,心中不觉有些吃惊。不过当着手下的面,他还是冲着云明说道:“你这小子真不知好歹,我们不抢你,你倒是来惹老子了。”说完,聚气手中的史泰龙刀就向云明砍去。

  云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笑一声。拿把刀就想砍云明,未免想得太简单了。云明可是连独裁军阀的卫队都打败过的人。

  只见云明用了两个手指头就把砍下来的刀接住了,而且接的很紧。刀疤男竟然拨不出来了,而其他人,包括刀疤男的手下、车上的乘客以及那个女孩全都看呆了,难道这是在拍武侠片吗?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云明两个手指微微一动,拿把史泰龙刀立即被折成了两段。那个刀疤男被这一幕吓得是双腿发软,云明趁机一拳打到了刀疤男的肚子上,那刀疤男只觉得被千斤重石打到一般,直唔着肚子疼得大喊。

  其他的劫匪看到之后,那还敢反抗啊,全都跪下来大声求饶。

  “大侠,你放过我们吧,我们是被逼的。”

  “大侠,你可别杀我们,我上有老下有小。”

  云明听了之后觉得有些好笑,这帮劫匪还真以为是在拍武侠片呢。于是他也就顺坡下了,他看着跪在地上劫匪说道:“把财物还给大家,然后带着你们老大到自己车厢去。”

  “是是是。”那几个劫匪连忙扶起地上的刀疤男离开,云明知道这种毛贼肯定不会打劫整列火车的,肯定只在自己这节车。所以,云明让人去通知一下车务人员,到时会有警察来收拾这些劫匪的。

  一切解决之后,云明没事般坐了下来,而那个女孩也坐了下来只是有些惊魂未定。

  “先生,刚刚谢谢你,否则后果真不敢想。”那个女孩安定了一下情绪后说道。

  云明听了之后笑了笑说:“谢什么,不用了,这些家伙就是欺软怕硬而已。解决一下就好了。”

  那个女孩没想到那么危险的事情,云明竟然能说得轻描谈写,当然,云明的实力她刚刚已经见到了。

  被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夸,云明倒是显得有些飘飘然,没想到任务还不知道是什么?自己就来了一个英雄救美。云明对那个女孩说道:“我叫云明,是来城里工作的。”虽然美女当前,但他可不会暴露身份,他还是经得起诱惑的。

  “是吗,不过你好像会武功啊,对了,我叫刘妍。”刘妍没有了刚刚的恐惧了。

  云明知道自己会武功的事情可不能就这样暴露了,他赶紧说道:“没有了,就是爷爷会,从小学的。”

  “是这样啊。”刘妍听了倒也没有怀疑,因为有很多武术世家就是这样的,一代传一代的。

  云明看刘妍没再问武功的事情,松了一口气。由于认识了刘妍,云明去往松海市的旅途变得不再寂寞,两个人聊着天,倒是打发了路上的时间。

  “各位乘客,终点站,松海市到了。”车上传来了提醒的声音。

  “好了,我到了。”云明说道。

  “我也是到松海市啊。”刘妍说道。其实两个人在车上闲聊,却是没有提及对方要去的地方,现在知道后两人都有些觉得真是有些巧。

  两人拿着行李下了车,刘妍觉得云明救过她应该报答一下,于是她对云明说道:“云明,我请你吃个饭吧,就算谢谢你刚才在车上救了我了。”

  听了刘妍的话,云明倒不是不想去,其实面对美女的邀请谁能拒绝呢?但是,云明知道现在还是任务要紧。于是云明拒绝地说道:“不行,我现在有事必须马上去办,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刘妍听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说道:“那好下次有机会再说。”说完,刘妍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交给云明,说是上面有她的联系电话。说完,拿着行李慢慢地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云明看了一下名片,上面写着天茂公司高级业务经理刘妍。

  云明将名片塞进裤袋,然后走出车站,直接找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之后,直接将爷爷给的地址交给司机。

  那个司机是火车站这里的老油条了,看到云明这样一幅农村人的打扮,就想着坑他一下。反正他也不认识路,可是当他看到纸条上写的地址之后就觉得没有指望了。因为纸条上写着:松海市明光大道38号,光德大厦,离火车站二十公里,走新西路最近。

  连地址都写得那样明白,还能怎么黑人家啊,司机只好老老实实地送云明去目的地。

  来到了目的地光德大厦,云明不由觉得自己真得是在村子里呆久了,这座大厦比得上老家的一座小山,看来自己这次的雇主是一个有钱人,不是,应该说是一个富豪啊。看着这高大的别墅,云明心想要是从上面跳下来真不知道会不会摔死。不过,对于云明来说,他要是跳下来应该是死不了的,以前修炼的时候,道长师傅还把自己从山上推下来过呢。

  云明不多想,径直就往大厦的大门走去,门口站着两个保安。对于云明进去虽然没有阻拦,但是严重露出的鄙视的眼神还是被云明捕捉到了。这些家伙一定是看自己穿得不够气派,以为自己是来这里应聘求职的人,确实云明这一身打扮虽然说不上土,但是也不是那种什么有钱任务,从其量就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大厦的人来来往往,多数是那些白领丽人或者穿着西装的职员,大家看到云明虽然都会以好奇的眼神看一下,但并没有多加理会。而云明也不去理这些,他直接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

银环群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银环群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六章:一家三口——可真是小儿难养啊!初次见面,小楚澄就令林昆痛定思痛,悟出了这个深刻的道理……职业奶爸得尽责,受伤也不能下火线,让小楚澄又抱着自己起了会腻,林昆这才他把慢慢的分开,然后尽量用一种父亲的口吻说:“澄澄乖,爸爸先给你和妈妈准备早饭,等吃完了早饭,爸爸再陪你玩好不好?”“好!”小楚澄开心的答应。林昆转过身继续准备早餐,小楚澄依旧待在厨房里,眨着一双清澈的小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昆的背影,仿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兵王卸甲第6章妖魅的女人秦渊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来到他曾经生活十几年的地方,只可惜眼前的场景让他有些目瞪口呆。熟悉的楼房早已不复存在,换成一间金光闪闪的豪华酒吧,数十部名车一字排开在门外的街道上,场面十分壮观,形形色色的人群纷纷涌入酒吧之中,厚重隔音的墙壁依然挡不住里面那撕心裂肺的金属音乐声。“没想到你们已经不在这了。”秦渊站在金色酒吧面前,有些茫然说道。看了一眼被霓虹灯笼罩的金色酒吧,秦渊犹豫片刻,还是迈着脚步走了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放弃爱情放弃你第6章跟我结婚再次从急症室出来的时候,江黎川看着病床上苍白着一张脸却对他露出笑意的若水,止不住的心疼。如果他早点处理好秦若欢的事,若水也就不会受这些苦了。“黎川,你别担心,我没事的。”秦若水虚弱的伸出手放在江黎川的手心,安慰道。“你这孩子,这怎么能没事呢?”朱霞站在一边痛心不已,“医生说了你身子本来就不好,这才又受了这么大刺激现在又摔了这么一跤,怕是……”剩下的话朱霞却是说不下去了,即使她不说江黎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的心深不见底第6章贺景行,别逼着我恨你鸡蛋、青菜、酸奶盒、西红柿、辣椒酱……所有人都疯狂的将东西往叶苏的身上砸。本就狼狈的叶苏很快变的更加的不堪,直到一个半大的孩子在母亲的带动下,将一个墨水瓶砸在了叶苏的额头!“砰!”的一声,叶苏的额头,顿时流出了血来,她只觉得头一晕,跌倒在地,“啪”的一声,那墨水瓶也落在地上,摔碎,墨汁溅了她一身。一双男士的皮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抬起头,就看见贺景行的脸。“贺景行!你满意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6章礼物我很喜欢陆清言和夕荷面对面的坐在咖啡厅隐秘的角落,她将礼物从包包里拿出来推到夕荷的面前。夕荷面带讥诮的看着眼前这个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望着自己的人,英眉一挑,笑而不语。陆清言局促的望了一眼眼前经常在电视中出没的大明星夕荷,她比她想象中的更加的优雅亮眼,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眼波流转间有种说不出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地被折服,而最让人心惊的却是那和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几近三分相似的气质。夕荷漫不经心地撩着额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6章我思念的,是你躺在我身下的日子他指的,是不久前,才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沈夕莞气的脸涨红的能滴出血来,咬牙切齿的说:“我忽然想起来,我给你提供了服务,你还没给钱呢?”她朝着萧墨伸出手:“给钱!”萧墨看着沈夕莞的手,白中带黄,还是看不到什么血色,和他结婚的那三年,她长期营养不良,身上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每一次和她欢爱的时候,他都有些担心会将她给摇散了,七年过去了,还是如此?他忽然抓住她的手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深情予你不负卿》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深情予你不负卿第六章许安然,你真让我恶心许安然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停下了笑声,看着眼前的男人,“离婚吧!我放过你,也请你放过我,我祝你和苏婉儿鹣鲽情深,只是不知顾爷爷能否接受一个杀人犯做自己的孙媳妇?”最后那句话,充满了嘲讽。顾城一直想和许安然离婚,奈何之前许安然不同意,便拖到了今天。可不知为何,猛地听见许安然说要离婚,他的心中竟然升起了极大的愤怒,其中还夹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哼,离婚?许安然,当初是你不肯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星河机甲大时代》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星河机甲大时代》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星河机甲大时代第6章男人流血不流泪少女的清丽脱俗,身材修长高挑,此刻正杏目圆瞪,毫无疑问是个漂亮的美女,但是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却让夏星辰感觉到一丝厌恶。“李馨?”夏星辰认出少女,满脸的惊愕。少女叫做李馨,精神力据说已经到达9级,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风云人物,父亲李科在唐朝集团工作,家世显赫,不知道多少的男生想要接近她,但她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夏星辰正准备解释。少女背后的门打开,走进来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丹修传奇》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丹修传奇》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丹修传奇第6章傲慢!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到林城嘴边的时候,秦沐阳突然感觉到一阵元力波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腹部便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嘭!”一双手掌重重的拍在了秦沐阳的腹部,那强大的力量瞬间将他拍飞了出去,惨叫一声,摔在地上。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却又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他惊骇的盯着林城,“你,你竟然好了,连实力也恢复了?!”林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是没有半句废话,脚下七星踏云,眨眼间便到了秦沐阳跟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医惊天录》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医惊天录第6章调戏大小姐陆明下楼的时候是看到秦杉的了,只是他不想搭理秦杉便一副若无其事的从秦杉身边走过,当然,秦杉也很理所当然的没有认出陆明。这让陆明心中不禁再次得意,“本帅哥早知道自己的相貌是天下少有,帅气逼人,只要有一身好的装扮绝对会魅力四射的……”想着想着陆明便出了蓝海天摩,当他再次看到两位保安的时候,陆明很热情的对他们打招呼,“嗨,两位大哥好啊!”两位保安啥时候见到过从蓝海天摩走出来的富少或者商业巨贾给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