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仙府圣道》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48: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仙府圣道

第1章 天紫星

“这是哪里?”

  荒凉的大地,迷蒙的苍穹,处处透露着一股久远苍莽的气息,像老旧照片里才会有的场景。《仙府圣道》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看着眼前这陌生的地方,罗风迷惑了,回家后,自己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怎么会突然来到了这里?

  这地方,看上去,似某个从未见过远古遗迹。

  罗风目露沉吟之色,各种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

  突然,他想起一事。

  “难道是…”

  先前在阁楼上整理古董时,在一堆杂乱的古董中,看到一颗淡紫色珠子,便伸手去拿。但他还未碰到珠子,就募然感到手指一痛,却是被珠子旁,一根斜伸出的利器刺破。

  手指被划破,殷红的鲜血顿时流出,滴在珠子上。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团耀眼的紫光,骤然自珠子上爆出。网站huijindi.com

  乍受强光刺激,罗风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接着脑中一痛,就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时,就出来到了这里。

  “不对,这是幻觉,我一定是在做梦。”

  想到可能是那珠子有问题,罗风又觉得这事太过诡异,不愿承认。可眼前的一切,太过真实,浑不像是在做梦。

  眼前,荒凉的大地,一马平川,延伸出去约有方圆万丈距离。站在这,罗风有种置身莽荒大地的感觉。阅读huijindi.com

  令他震惊的是,在这一马平川的荒原中央,一庞然大物,拔地而起,如出鞘怒剑,直插苍穹。

  这庞然大物,赫然是一座八角黑色巨塔,据他目测,单是塔基,就有十数丈高。而尖形的塔顶,则一直伸入朦胧云端,隐没其中。

  望着黑色巨塔,罗风茫然向前走去。

  一步踏出,他顿感轻飘飘的,如踩在空气里,毫无着力感。

  “嗯?”罗风心中一惊,连忙低头朝脚下望去,下一刻,就见地面毫无阻隔地出现在眼中,哪里有脚!

  一望之下,罗风立时如被雷击,哆嗦起来。

  “我的脚呢?我…我的身体…怎么会这样?”无论他怎么看,皆未发现自己身体的存在。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这一诡异现象,顿时让罗风的大脑嗡嗡作响,脑中的一切感知,瞬间被一抽而空。

  心神巨震下,他的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罗风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对外界的感知,也一点点的恢复了正常。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隐隐传入他的耳中来:

  “废物就是废物,连小爷我一击都挡不住,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雪儿师姐也是你能妄想的?”

  对这有些陌生的声音,罗风本能的感到一阵厌恶。即使他能确定,自己从没见过这声音的主人,但这厌恶却是没有来由的,似乎发自骨子里。

  他很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说话,却感到眼皮之上,如压了两座大山般,无比的沉重,怎么也睁不开。

  同时,罗风的大脑中也是混乱一片,无数记忆的碎片如幻灯片般,接连闪过。《仙府圣道》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只是,这些记忆中,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记忆碎片越闪越快,让他有种脑袋要被闪爆的感觉,浑身忍不住抽搐起来。

  “大海师弟,少宗主恐怕是不行了,他要是死了,可就麻烦了。”

  “麻烦?小爷我最不怕的,就是麻烦,这废物死了倒是便宜他了。还少宗主呢,哼,用不了多久,他就不是少宗主了。”

  听着说话声,罗风脑中无数记忆碎片中,忽然闪出一个片段。与此同时,他的心猛的一颤,一股莫名的悲愤自心底袭来。《仙府圣道》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紧接着,罗风脑中无数记忆碎片,快速的融合起来。记忆碎片融合的同时,他的大脑中那种难以名状的胀痛,也越来越强烈。

  而这时,罗风的意识又是一阵迷糊,那传入耳中的说话声,也渐行渐远。随后,他再一次失去了知觉。

  三日后,罗风的意识终于回归身体,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穿越了。

  没错,这离奇诡异的事,让自己给遇上了,这让他心底微微有些发酸,茫然不知所措。

  突然从一个熟悉的环境,离奇的来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罗风心里尽是失落和痛苦。他感到,此时的自己,就像一棵无根的浮萍,随波逐流,而不知所止。

  黯然伤神许久后,罗风翻出大脑中各种陌生的记忆。渐渐的,他被大脑中的奇异记忆所吸引。

  这个世界,已非原来的地球了,而是一个叫天紫星的修真星球。在这里,吸收天地灵气修炼的人,被称作修士,也就是凡俗之人眼中,能飞天,能遁地,上可九天摘星,下能十地捉鬼,无所不能的仙人。

  这是凡俗之人对修士的看法。

  修士当然不是无所不能的仙人,他们也是人,是一群追求虚无缥缈仙道的修真之人。

  但是,从数十万年前开始,修真逐渐没落,真正的仙人也已成为了传说。

  不管怎样,这也足以让罗风惊奇了,同时,他心中也升起一丝莫名的兴奋。

  飞天遁地,这在前世,罗风也只敢在梦里想想,现实中决计不可能出现。但是如今,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

  这是个神奇的世界!

  刚才还因离开故土而不知所措的罗风,很快沉浸在这种新奇的发现中,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事情已然发生,纵然寻死觅活也是于事无补,不可能再穿回去了,还是好好的当个少宗主吧。

  只是,这肉身前主人的身份虽好,处境却有些尴尬,若是不然,恐怕也轮不到自己穿越了。

  罗风脑中不禁浮现出,关于这肉身前主人的资料:罗风,罗浮宗少宗主,同时,他在修真一途之上,进度极其缓慢,年已二十,还只是个凝灵期一级修士。

  修真界,修士的修为,除了第一步感应天地灵气,引灵气入气海的过渡期外,还有八个境界。

  分别是:凝灵期,结丹期,驻胎期,元婴期,元神期,合神期,交感期,以及天劫期。这是如今修真界,关于修为境界的划分,传言,追溯遥远的过去,古修士修为境界的划分,与今完全不同。

  至于古修如何划分修为境界,如今,已是谜团。

  不管如何,修士修真,须得一步一个脚印,步步前行,才能提升境界。

  说起来简单,但真要修炼,却是步步前行,步步艰难,有道是修真之路更比青冥难行,说的就是此意。

  青冥,传说是仙界三十三层天外的空间,神仙难渡。以青冥难行比喻修真,可见修真之路有多艰难。

  不说其他,就是凝灵期,又可分为九个小等级,乃是修真最基础的阶段。修士在凝灵期,将吸入气海内的天地灵气,通过修真法诀,转化成灵力,为结丹打下基础。

  修士在凝灵期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吸收天地灵气,以转化成灵力。灵力越多,进入结丹期后的战力,也就越强。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凝灵期修士,都只知一味的积累灵力。因为灵力越厚实,相对的,也越难结出元丹,进入结丹期。

  罗风如今正是凝灵期一级,十岁感应到天地灵气,又过五年,才堪堪进入凝灵期一级。此后,他在凝灵期一级,一停就是五年之久,至于结丹,依然是遥遥无期。

  正因为这样,罗风虽是少宗主,在宗内却一直不得人待见,只是个笑话,是罗浮宗的笑柄,在背后,受尽他人的冷眼与嘲笑。

  这就是罗风脑中关于肉身前主人,也就是新身份的简单资料。翻完这些记忆,罗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人活得真是悲催!

  更让罗风无语的是,这家伙死的也真够冤枉的。

  三日前,他因多看了宗内第一美女浮雪儿一眼,就被浮雪儿的爱慕者之一,裁决大长老之子浮大海所辱骂。

  对这宗内第一美女,他本无染指之意,自然不容浮大海污蔑辱骂自己,一语不合,就动起手来。二人虽同是凝灵期一级,怎奈罗风战力低下,体内灵力少得可怜,对方只一击,就让他送了性命,被人给穿越了。

  因此,罗风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少宗主。

  但是,融合记忆后,罗风才知道,这少宗主可不是好当的。如今大罗峰的情势,不容乐观,浮云峰的威胁,如芒刺在背。

  同时,对这少宗主之位虎视眈眈的,大有人在,至少那个浮大海,就是其中之一。更何况还有一个修为更高的浮山河。

  “罗浮宗乃是紫元大陆修真界,五大超级宗派之一。这样一个超级宗派的少宗主,可是让人眼红的位子。而以这家伙的条件,如何能坐得了少宗主的位置?哎,这可真是个烂摊子呀!”

  想到这,罗风不禁苦笑,叹出声来,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古色古香的房间,鼻翼轻动,一股淡淡的麝兰之香,被吸入鼻腔,心神瞬间一阵安宁。

  “你醒了。”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罗风耳边响起。

  听到说话声,罗风这才注意到,房间还有人在。在床前,坐着一个中年人,他的面目颇为俊朗,眉宇间给人以威严之感,但双目之中,尽是一片沧桑。

  只是,他看向罗风的眼睛,却无一丝威严,有的,只有浓浓的关切,以及隐藏极深的愧疚。

  一见这人,罗风顿觉有些尴尬。

  这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罗浮宗宗主罗玄公,这具肉身的父亲。

  罗风前世,父母早亡,只是个孤儿,几乎没有感受过亲情。此时穿越后,却多了个父亲,这让罗风一时间很难以自处。

  “事情的经过,我已知晓…日后,你还是离那些人远点吧!”罗玄公沉声道,语气尽是无奈与愧疚。

  他对罗浮宗的现状,也有些了解,知道罗玄公因何愧疚。

  罗浮宗有两大主峰,分别是大罗峰和浮云峰。大罗峰乃是宗主罗氏一脉所在地,浮云峰则是裁决长老团,浮氏一脉的驻地。

  以大罗峰为主,两峰共同构成罗浮宗两大支柱,缺一不可。

  但是,二十年前,大罗峰元婴后期老祖罗致远,在寿元尽时,却未突破到下一境界,遂就此陨落。

  自此,罗浮宗独剩下一个元婴中期老祖——浮云峰的浮之静。

  罗致远的陨落,使得大罗峰缺失强力震慑,就此失势,浮云峰则声势日涨。因而,罗玄公这宗主,坐的越发艰难,甚至连自己唯一的儿子,让人欺辱,都无可奈何。

  “哎,看来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实力,都是最重要的东西啊!”罗风心底感慨道。

  不等罗风多想,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宗主,浮雪儿小姐看望少宗主来了。”

第02章 浮雪儿

罗风眉头一皱,脑中立即浮现出一个清丽脱俗,娇俏动人的身影。

  “浮雪儿?我与她素无来往,为何会好心的来看望我?”罗风伸出右手大拇指,习惯性的抚了抚下巴,心中疑惑道。

  这浮雪儿不是别人,正是罗浮宗第一美女,浮云峰的天之骄女,在宗内,对其爱慕者,多不胜数。

  浮雪儿不光外貌娇美,且修真资质也是奇高,才双十年华,就有了凝灵期九级的修为。若是再踏前一步,就能一步登天,结出假丹,成为让人敬仰的核心弟子。

  罗浮宗弟子,分内宗弟子与核心弟子两种。偌大一个宗门,内宗弟子有接近五千人。而核心弟子,算罗风在内,也仅仅只有四人。

  当然,罗风能成为核心弟子,凭的不是修为,而是其少宗主的尊位。

  只要进入凝灵期,就能成为内宗弟子。而要成为核心弟子,则须有假丹期的修为。假丹期,凝灵期与结丹期之间的一个过渡阶段,欲结元丹,先凝假丹。

  因此,美貌与修为并重的浮雪儿,毫无争议的是宗内众弟子心目中的仙女。

  与她相比,罗风虽是少宗主,却找不到半点可比性。不过,这肉身的前主人却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二人之间的差距,没抱有非分之想。

  这样一来,两人也就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似乎连话都未说过几句。

  正因如此,对此女的到来,罗风就不得不疑惑了。

  “进来吧。”罗玄公淡淡道。

  说话间,罗玄公自床前站起,面目已经恢复平静,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推开,接着走进一人。

  这人一进来,罗风顿觉眼前一亮,好一古典美女,比前世的任何美女明星,都要好看的多,这是纯天然的美女呀。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约十六七岁的姣美佳人,她眉目如画,肤如凝脂,青丝如瀑,身材高挑。再加上一身粉色长裙,整个人看起来,胜似三月里娇艳的桃花,妖娆婀娜。

  这女子自然就是浮雪儿。浮雪儿一进门,对罗玄公欠身一拜,道:“雪儿来探望师弟,不知宗主也在,倒是雪儿冒昧了。”

  话声甜腻,让罗风脑中顿时浮现出一幅风吹桃花,花瓣交错的画面。

  “无妨,本宗还有事情需处理,就先行离去了,你二人聊聊吧。”

  说着,罗玄公向床上望了一眼,见罗风双目发直的模样,心底不禁微微一叹,暗自摇头离去。

  “宗主慢走,雪儿不送。”

  浮雪儿稍一欠身,目送罗玄公离去,这才转首望向罗风。

  一见罗风这模样,浮雪儿色微变,现出不快,露出一抹鄙夷。同时,她双眸之中,厌恶之色一闪而过,衣袖一拂,冷哼出声。

  听得哼声,罗风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尴尬一笑道:“罗风失礼,让雪儿师姐见笑了。”

  倒不是他有多好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前世的他,何种美女没见过,只要他一挥手,就连电影明星,玉女掌门,也会毫不犹豫的主动投怀送抱。

  按说见惯美女的罗风,在浮雪儿出现时,不该如此失态才对。但是,乍见如此纯天然的古装美女,他一时间心神还是有些不属,就连罗玄公离去都不知晓。

  “哼,”听得罗风之言,浮雪儿再次冷哼一声,道:“听说前日你被大海师弟打伤,是因为我的缘故。今日我过来,没有别的原因,只是要告诉你,放弃你那无谓的妄念吧。”

  “你我本不是同一路之人,修真之路,茫茫杳杳,我之一生,已许仙道!我要走的路,你无法相伴,痴缠只会让我更厌恶你。”

  一听这话,罗风面色一变,颇有些难看,浮雪儿似是未见:“不服气么,这世间本是如此,有人注定平庸一世,如目鱼困于一池之水。而有人,注定不凡,似那渊中金鳞,终有腾飞化龙之日。”

  “鱼龙的差别,何止天地,言尽于此,望你好自为之。”

  浮雪儿自顾自的说着,没有看向罗风一眼。在她看来,罗风听到自己这些话,脸色难看也是正常。

  换作任何一个人,被这样无情的打击,也不会好过吧。

  但是,当她眼神转动之时,发现刚才还面色难看的罗风,不知何时已恢复了平静,且他的嘴角还挂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对此,浮雪儿心中没由来的一怔,眼中隐隐露出一丝讶异之意,难道自己方才那番言语对他的打击还不够吗?

  心中虽有疑问,浮雪儿却未再多说一句,旋即转身,拂袖离去,转眼消失在门外,只留下一丝淡淡的余香,萦绕不散。

  看着转身离去的风雪儿,罗风面色依然平静,嗅着空气中的余香,他的大拇指在下巴上抚了抚,缓缓开口道:

  “鱼龙有别吗,你又怎知鱼没有化龙的一日,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虽说一开始,罗风的确被浮雪儿的话伤到了自尊心,但换过来想,浮雪儿的话,却也不是没有道理。

  修真资质平平的罗风,在这个世界,无疑就是个悲剧,也不怪被人看不起,受人嘲弄。

  在这个只注重修真的世界之中,修炼才是第一位的。只有提升修为,成为强者,才能拥有一切。

  强者,无论在哪里,都会受人尊敬。

  而弱者,只能卑微的挣扎在生存线上,没人瞧得起你,更没人同情你、可怜你。弱者,只是强者的踏脚石。

  非是人情冷暖,也不是世态炎凉,这只是事实,不可改变的事实!

  “既然老天让我来到这个神奇的世界,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那我就不能白活这一世。”

  罗风紧紧地攥住双拳,双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之色,心底暗暗发誓道:“不论有多么艰难,哪怕机会渺茫,我也不会放弃,我要鱼跃龙门,腾飞九天!”

  这一刻,罗风心中的信念变得无比的坚定,成为强者的决心更是无比的坚决。

  “咝…”

  就在这时,罗风突然倒抽口冷气,却是因紧绷身体,牵动了伤势。阵阵伤痛袭来,让罗风顿时清醒,缓缓的平静下来。

  想到这肉身的修真资质,罗风不禁又有些泄气,刚刚升起的雄心,不免削弱了几分。

  无他,这肉身的修真资质,平庸之极。

  要知道,修真资质差的人,修为每提高一分,较之他人,都要难上三分。

  所谓的资质,多是指修士的灵性和体质,二者缺一不可。罗风之所以修真资质平庸,正是因其天生羸弱,体质较差。

  至于灵性,就比较玄妙了,通常是指人对天地灵气的感应强弱程度,以及聪慧程度。

  相比之下,灵性比体质更为重要,对修士的影响也更大。

  无灵性,感应不到天地灵气的存在,只能做个世俗凡人。

  十岁才感应到天地灵气的存在,这肉身的灵性,也是一般。但说到聪慧度,他自信如今的自己,并不比他人低下。要知道,前世的他,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先将伤势养好,再说其他吧!”阵阵伤痛,让罗风冷汗直流。他几时受过这么重的伤,此时他身上的伤,不会比前世被车撞好的了多少。

  幸好罗浮宗的疗伤丹药不少,半个月后,罗风已可安然下床行走了。

  这半个月来,随着与罗玄公的接触,罗风渐渐从心里接受了这个父亲。

  一方面,罗玄公对罗风的浓浓的父爱,是罗风前世从未体验过的。这种父爱,好似一股化不开的暖流,让作为孤儿的他,心中充满暖意。

  另一方面,罗风虽说不是原来的那个少宗主,但其肉身还是,记忆也没有消失。这就使得他对罗玄公这个父亲,先天生不起抵触之心。

  从心底接受这个事实后,罗风也就彻底心安理得的做起了他的少宗主。

  “除了肉身略显单薄外,倒也还过得去,至少这清秀的相貌,比我前世那大众相,要好的多!”罗风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他的相貌,谈不上多么俊俏,只是比较清秀,且身形削瘦单薄。

  说到相貌,罗风又不禁想到那漂亮的浮雪儿,眉头微微皱起。相貌再好,没有实力,也是枉然。

  “修炼,一定要好好修炼。”罗风坐在床上,双目缓缓闭上。

  半个月的摸索,让他很快适应了这具新的肉身,对这肉身所具有的修真功法,也已掌握,且通过原有的记忆,罗风很快就掌握了吸收天地灵气的方法。

  “恩,这个修真世界果然奇妙,竟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纳入气海之内,通过法诀转化成自身的灵力。”

  气海,位于修士体内的下腹处,也就是罗风前世所知的丹田。但是此气海,却非前世所说的丹田,而是修士用来吸纳灵气,转化灵力的地方。只有修士突破凝灵期,进入假丹期后,气海才会变成丹田,化为孕丹之地。

  此时,随着罗风体内修真法诀的运转,丝丝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缓缓钻入他的体内。

  “这具肉身还真是羸弱,吸收天地灵气的量太少,难怪同是凝灵期一级,连人家一招都抵不过,就枉送了性命。”

  吸收的天地灵气越少,转化的灵力就相应的越少。因此,凝灵期一级的罗风,体内灵力也就少的可怜。

  这般吸收了半晌,罗风缓缓停了下来,心中暗叹,以这种速度,不知何年何月,修为才能有所提升!

  停下后,罗风转而动起了神识。

  神识,十分神奇,以罗风的理解,神识大概就是意识的延伸,却又有所不同。通过神识,即使闭上眼睛,周围的一草一木,也能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中。

  但是,神识很是奇特,似乎不能修炼,只有随着修士修为的增加,而被动的增长。

  罗风也不去管这些,神识一动,进入识海之中。

  在他的识海内,一颗淡紫色的珠子,静静地悬浮于其中。

  之前,罗风第一次进入识海空间时,就发现了这颗珠子的存在。当时,罗风几乎石化,因为这珠子,赫然就是他前世所见到的那颗。

  原本他还在疑惑,怎么无缘无故的,自己就来到了这个世界。但在见到珠子的那一刻,罗风终于明白,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珠子。

  然而,更让罗风震惊的是,这珠子内…另有乾坤。直到此时,罗风才知道,在那次昏迷中所见到的陌生之地,并非是在梦里,更非是幻觉。

第03章 仙府

“这珠内另有乾坤…”

  识海内,罗风望着淡紫色珠子,微微沉思道。

  此时的珠子,虽然还是淡紫色,但在珠子的表面,一层紫色流光,如水银般,缓缓的游淌着,这与他前世所见之时,有着明显的不同。

  神识缓缓朝珠子伸去,刚一靠近,紫色流光突然一颤,发出一种迷蒙的光彩,顿时将罗风的神识包裹住,朝珠子拉去。

  这种情形一出现,罗风也不惊慌,因为前一次,也是这样。并且,神识被紫色流光包住,不但没有不适之感,反而让他有种如沐温泉,舒爽异常。

  紧接着,罗风的神识如穿过一层水幕,进入珠内。随后,场景一变,他昏迷中出现的陌生场面,再次出现在眼前。

  算上昏迷中进入的一次,这已是罗风第三次进入此处。竟管如此,罗风心中依然震惊无比。

  万丈荒原,一马平川,比之前世所见过的最大的广场,还要大上两三倍。

  在这一马平川的正中,一庞然大物,拔地而起,如出鞘怒剑,直插苍穹。

  这庞然大物,是一座八角九层的黑色巨塔,塔基就有十数丈高,而尖形塔顶,则一直伸入朦胧云端,隐没其中。

  神识落在万丈荒原的边缘,顿时,一股恢弘,神秘,沧桑久远的气息,扑面而来。缓缓向前,罗风顿感一股无形的压力凭空生出,阻止着神识的前行,且越向前,这无形压力就越大。

  神识前行到一半之时,压力已变得犹如实质般,再也不能前行分毫,罗风不得不停下。虽只前行了一半的距离,但罗风却明显感觉到,此次,比起前一次,压力要小了许多。

  前一次进入,神识前行的距离,还不到这次的一半远。

  “不知下次进来,能否走到巨塔前!”对那黑色巨塔,罗风心中充满了好奇,直觉告诉他,黑色巨塔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此处,一座十丈高的青石巨碑,斜矗而起。

  只见青色石碑上,四个硕大的符文印记,篆刻其上。在四个巨大符文下,一行行稍小符文凸印而出。

  “这是怎么回事,我从未见过这种符文,怎会识得其意?”

  看着符文,罗风心中惊异不定。这些符文,形似甲骨文,却似是而非,更像是某种符号印记。但他能确定,这种符文,不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从未见过,更是不识。

  然而,怪异的是,尽管从未见过,可当他望向四个巨大符文时,心底募然浮现出四个大字——“九缘仙府”。

  “九缘仙府,当真好大的口气,仙府,仙人府邸。这世间真有仙人吗?”罗风有种想笑的冲动。

  仙府吗!世间修士总是喜好故弄玄虚,将自己的府邸冠以仙名,以显示尊贵。岂不知,这般作为,反而落了俗套。

  但是看着眼前这不似人力可造出的巨塔,以及那神奇的符文,罗风又怎么也笑不出来。这巨大黑塔与万丈荒地,不知何种材质所造不说,而且,不管怎么看,罗风皆找不出一丝人为建造的痕迹。

  这里的一切,只能用仙迹来形容。

  因此,这巨塔名为仙府,单从其形体与气势上,却也不能说名不副实。且,这塔前石碑上的符文,如此怪异,难不成是仙人使用的文字!

  这想法一出现,罗风当即沉默。

  由肉身原有的记忆,罗风知道,仙人存在与否,一直都是颇为争议的事情。有修士认为,仙人确实存在,不只是传说。

  修士修真,就是为了成仙。欲要成仙,须得在修真道路上步步前行。先是凝灵期,然后结丹,再到驻胎,胎破成婴,达到元婴期。

  元婴过后,修出元神,而后淬炼本体,使得元神与肉身合一,进入合神期。合神期后,再到天人感应的交感期。

  接下来,就是修真的最后一步,天劫期,接受天劫洗礼,脱去凡体,凝聚仙体,成就仙道。

  若是没有仙人,何来修真体系,修真的尽头又是什么,修士追寻的信仰又何在?

  若是没有仙人,修真一场,转头成空,让人情何以堪!

  因而,凭此一点,以及种种关于仙人的传说,修士认为,仙人的确存在。

  当然,在修真道路上摸索了许多年,更多的修士则认为,仙人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至少天紫星修真界有记载以来,还从未听说过,有谁成仙了。

  莫说成仙,就算修至元婴期,也是极难。元婴之上的元神期修士,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修士想要到达这一步,却是奢想。

  再往上,合神期乃至交感期,修士之中,有谁敢想!

  而天劫期,估计已是仙人了吧。也许,仙人真的没有存在过,至于那些关于仙人的传说,只是一些修为强大的修士,在世间留下的,惊鸿一瞥的身影罢了。

  关于仙人,罗风在前世,听过无数的传说,有过向往,也有过幻想。不过,在科技无比发达的当下,他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论者,一直不相信仙人存在过。

  但自穿越以来,罗风就不确定了。连穿越这么离奇的事,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总之离我太远,何必执着于此!”

  罗风摇摇头,继续朝青色巨碑望去,数行稍小的符文,进入眼中。

  第一行:“九缘仙府,塔分九层,每一层,皆有禁制禁闭塔门,欲踏入上一层,须得相应修为,并解开禁制。”

  第二行:“九缘九层,九层更有九缘,欲穷大道,唯有真缘。”

  第三行:“缘起缘落,缘生缘灭,大道难寻,何必执着。”

  第一行符文,意思明了,罗风看完即已明白。而第二行与第三行,罗风看的混混沌沌,差点被那许多“缘”字绕晕。

  对那两个“大道”,罗风的理解就简单的多。这所谓的大道,无外乎修真之道,修士所有走的道路。

  “大道难寻,何必执着。”

  罗风默默念叨,摇头否定道:“修真之路,艰难困苦,若是没有一颗执着的心,如何能走的更远。若不执着,还不如隐于世俗,做个凡俗之人。修真艰难,道路曲折,可缺不了执着之心。”

  念叨片刻,罗风不再多想,神识一动,顿时瞥见一个约四寸见方的小盒,静静地放在石碑底部的碑座上。

  “这是…度厄丹?”

  盒盖上,贴着一张符文标签,上面只有七个符文:“度厄丹,锻神炼体”

  锻神炼体,竟然是锻神炼体的丹药,这不正是我所需的吗?罗风沉吟道,这具肉身的体制太差,对修真限制极大。

  见此,罗风的神识募然化着一支小手,拿开盒盖,顿时,一颗只有鸽蛋大小,碧莹莹的丹药,出现在盒子内。

  有了这丹药,一切迎刃而解,真是刚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太及时了。

  想到这,罗风神识一动,卷着丹药刹那退了出去。

  缓缓睁开眼,罗风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在他手中,赫然是一颗碧莹莹的丹药。

  看着丹药,罗风沉吟片刻,并未立即服下。

  等罗玄公过来后,罗风向他要了间密室,说是调理一下身体。

  对此,罗玄公也未多问,将他带到一间密室,留下几块灵石后离去。

  密室内,罗风盘膝坐下,随手翻出度厄丹,丢人口中。丹药入腹,便化成两股药力,一股朝上,进入他的识海内,另一股则直接散开,被他吸入肉身之中,进行炼体。

  药力一进入体内,罗风的肌肉筋骨,陡然剧烈的蠕动起来,就好似两块磨盘,不停的相互磨合着。剧痛乍起,罗风忍不住哼出一声闷哼,他赶紧摒除杂念,保持灵台空灵。

  药力不断的被吸收,肌肉筋骨蠕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尽管痛疼难忍,罗风也咬牙坚持,他明显感觉到,在药力的冲刷下,自己肉身内的杂质,正在快速的被磨出来。

  与此同时,另一股进入识海内的药力,迅速被神识吸收,所幸药力锻神并未有任何痛感。随着药力的吸收,他的神识越来越纯粹,几乎转化成晶莹之状。

  时间一点点过去,肉身的皮肤毛孔,此刻全部张开,一丝丝黑色杂质自毛孔钻出,腥臭可闻。

  渐渐的,直到毛孔内不再有黑色杂质排除,罗风的肉身已变得如水晶一般。此时,肉身虽未变强,但罗风却感到,他的体质比之先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改造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三日之久。这段时间,罗风灵台时刻保持着空灵之状。

  第三日中午时分,随着最后一丝药力被神识和肉身吸收,改造终于结束。罗风紧闭的双眼募然睁开,就见两道精芒闪现而出。

  罗风自地上站立起来,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衣衫,顿时发出阵阵咔嚓之声,竟出现无数的裂纹。

  见此,罗风轻轻一震,周身衣衫瞬间化成碎片,噗噗掉落下去。在碎片的一面,尽是一层黑色块状物,却是他体内排出的杂质,干涸在了衣衫上。

  缓缓的,罗风的肉身由透明的水晶状,恢复到正常颜色。见肉身恢复正常,罗风这才松了口气,否则他还真没法出去见人了。

  这一刻,罗风的身体看上去依然单薄,却给人一种微妙的感觉。

  对着地面一招,储物袋自地上碎片之中飞出,落入罗风手中。他取出一套衣服穿上,也不停留,转身走出密室。

  回到住处,清洗一番后,罗风顿感神清气爽,说不出的惬意,这次锻神炼体的改造十分顺利,连带肉身的伤势也尽数好清。

  旋即,罗风盘膝坐下,开始吸纳天地灵气。体内法诀一动,四周的天地灵气迅速涌过来,进入气海内。此时再吸纳天地灵气,无论速度还是数量,比之先前,都要多上数倍不止。

  “这就是体质的差别,体质越好,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就越快,同时数量也越多,这样一来,转化的灵力也就会越多。”

  前后一比较,罗风心中感叹道,这效果,果然是立竿见影。

  随着天地灵气的吸纳,罗风体内的灵力迅速飞涨,越来越多。

  半日后,他体内的灵力,已变得充盈起来,达到凝灵期一级的极限,眼看就要突破到凝灵期第二级。

  直到这时,罗风才停下来,并未继续吸纳天地灵气,此时,从天地中直接吸纳的灵气,已有些供不应求。

  缓缓收功,罗风却未睁开眼,而是神识轻轻一动,自识海内逸出。顿时,周围的一切,清晰地现于罗风脑中。

  忽然,罗风神识一动,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第04章 浮云峰的野心

“喂,你们听说了没,这几日,常年在外的几位长老,都已回宗了”

  距罗风住处不远,几个下人杂役聚在一处,小声嘀咕着。罗风神识一动,几人的嘀咕声顿时清晰地出现在耳中。

  “这有什么,三日后,就是宗祭之日。宗祭乃是宗内大事,长老们回宗参加宗祭,也是常事。”

  “哼哼,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这次就连浮云双虎两位长老都回来了。”

  “什么?那两位也回来了?”

  一听浮云双虎,几个杂役顿时惊呼,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似乎很怕这浮云双虎。

  同时,罗风脑中亦浮现出两人:“冷面虎”浮天水,“笑面虎”浮天明。

  浮天水,因面孔古板,不带一丝表情,而被宗内弟子背后称作冷面虎。而与之相反的,身形矮胖的浮天明,整日面带呵呵笑意,被宗内弟子送了个笑面虎的绰号。

  二人皆是宗内的裁决长老,乃浮云峰之人,在宗内积威深重,合称浮云双虎,凶威赫赫。

  “这两位长老回宗,难道宗内要有大事发生不成?”

  “不错,据说是因少宗主一事而来,这事倒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在宗内早已传开。”

  片刻后,罗风收回神识,睁开双眼,神色明灭不定。

  从几个下人口中,罗风终于知道事情的始末。

  三日后,就是罗浮宗一年一度的宗祭之日,全宗上下共同祭拜创宗的两位老祖。如果仅是这样,却也没有什么。

  但是,有人提议,在宗祭上当着祖宗牌位,一起发难,罢黜罗风少宗主之位,另立他人。

  至于拉罗风下马的原因,不外乎其修真资质平庸,修为低下,不能担当罗浮宗少宗主的大位。

  少宗主,也就是未来的宗主,地位何等尊崇,岂是罗风所能胜任的。

  “竟连浮云双虎都回来了,呵呵,这些人已等不及了,要在宗祭上发难了么。”他伸出右手拇指在下巴上抚了抚,颇有些自嘲的意味。

  没有实力,果然什么都保不住。不过,有人要拉我下马,我也不能坐以待毙。还有三日时间,要尽快提升修为。修为提升后,看那些人,还有什么借口拉我下马。

  浮云峰的威胁,如芒刺在背,让罗风心中紧迫感十足,鞭笞着他时刻不停的修炼。

  罗风神色一动,手掌朝腰间一抹,一块六角晶状石块出现在手中。这晶状物正是罗玄公留下的灵石。

  灵石,乃灵气凝结成的固体原矿石,生于灵气充裕,或有地下灵脉之处。

  在修真界,灵石的作用主要有二,一是修士直接抽取其内灵气来修炼,再就是充当货币使用。

  可以说,灵石,就是修真界的基石,是一个宗派的物质基础。因此,紫元大陆各宗派,不论大小,皆有各自的灵石矿脉,各宗派划分势力范围,其主要原因就是争夺灵石矿脉。

  根据灵石内灵气容纳量的多少,灵石又可分为下、中、上和极品四类。罗风手中的灵石,正是灵石中最低品阶的下品灵石。

  竟管是下品灵石,也足够凝灵期修士使用了。

  这些,就是罗风记忆中,关于灵石的资料。

  罗风心念转动,也不犹豫,将灵石握于手中,体内法诀一动,灵石内充足的灵气,顿时自手心处涌入体内。

  “吸纳灵石内的灵气,果然比从天地之中摄取的灵气量,要多的多。将这块灵石内的灵气转化成灵力,应该可以突破凝灵期一级,进入下一层了吧!”

  收摄心神,将一切杂念抛出,罗风顿时心无旁骛,开始运转法诀,将涌入体内的灵气,导入气海,转化成灵力。

  在法诀的运转下,涌入气海内的灵气,迅速转化成灵力。渐渐的,灵气涌入的速度越来越快,转化成灵力的速度,也愈发迅速。

  这种情况下,气海内的灵力,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着。

  半晌后,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响起,一丝裂纹,出现在罗风手中的灵石上。随即,灵石上的裂纹如蛛丝网般,迅速扩散。

  随着最后一丝灵气被抽取,灵石终于化成石屑,从罗风指间滑落。

  “恩?竟然未突破!”罗风缓缓睁开眼。

  先前就到了突破的边缘,按说吸纳完这块灵石,应该突破了。可事实并非如罗风猜想那般,此时,他的修为,依然是凝灵期一级。

  虽然如此,但他却知道,若是按灵力的多少来算,自己体内的灵力,早已超过了凝灵期一级应有的程度。

  “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罗风皱着眉,将脑中记忆翻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他却不知,这一切,全是那颗度厄丹的作用。

  度厄丹,乃是古修士用来筑基的丹药,在上古时期,度厄丹也是极其珍贵之物,在近古之时,几乎绝迹。

  近古,是距现今最近的一个修真时期。在近古之前,还有中古、上古,以及远古时期。

  此时,经过度厄丹的改造,罗风的体质,已完全发生改变。

  确切来说,现在他的体质,已远超如今修真界任何一个修士,达到古修的程度,且在古修之中,也是上上之选。

  由于近古之后,天地巨变,修真界对各个境界,才有了新的划分。与现在不同的是,近古之前,修士修真的入门阶段,并非是凝灵期九个等级,而是筑基境前中后三期。

  并且,上古修士对各个境界叫法,与当今修真界更是不同。

  因此,罗风如今的修为,正是筑基境前期,还没有达到突破至中期的程度。自服下度厄丹体质改变之时,他已走上了古修士修道之路,一条与现今的修真之路有着本质不同的道路。

  当然,对于这一辛密,不仅罗风不知道,恐怕现今修真界的任何一个修士也是不知。

  摇摇头,罗风不再去想这个问题,只要灵力持续增长,总有突破之日。

  正在这时,罗风神色一动,站起身来,片刻后,门外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你出关了,伤势可都复原了?”脚步声临近,推门而入的是罗玄公。

  “恩。”罗风应道,他虽然在心里已接受罗玄公的存在,但还是叫不出一声爹,对他来说,这还需要时间。

  “只是…还是未能突破。”罗风迟疑道。

  闻言,罗玄公眼底深处,一抹酸涩快速闪过。尽管这丝酸涩之意极其隐晦,却依然被罗风所捕捉。

  “只要伤势无碍就好。”罗玄公摆摆手道,顿了顿,他又轻叹一声,望着罗风道:“三日后就是宗祭之日,这次宗祭,浮云峰终于要对你发难。”

  原以为听到这个消息,以罗风的心性,即使不暴跳如雷,也会有所表示。但是此时,罗风却依然平静如常,这让罗玄公微微有些讶异。

  直觉上,罗玄公感觉到自己的儿子,与之前相比,似乎有些不同了。

  “终于要忍不住了么!”此事罗风已从下人口中得知,是以罗玄公此时说来,他并未感到意外,该来的迟早都会来。

  “你也无需担心,只要为父还是宗主一天,罗浮宗就由不得他们做主,此事为父自有主张。”

  罗玄公语气坚定,宗主之威尽显无疑。

  他好歹坐在宗主之位上百余年,是紫元大陆五个最有权势之人中的一个,虽近年来行事较为低调,但积威犹在。

  浮云峰图谋宗主之位的野心,由来已久,只是一直被大罗峰镇压着,没有抬头的机会。而如今,大罗峰元婴后期老祖罗致远的陨落,无疑让浮云峰看到了希望,这野心也就日渐暴露出来。

  对此,罗玄公心里雪亮,却摄于浮云峰元婴中期老祖之威,只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作理会。

  但是,若浮云峰做的太过分,他罗玄公却也不是好捏的,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谁也讨不了好处。

  要知道,大罗峰老祖虽逝,并非没留任何后手。否则,万年来,只怕罗浮宗宗主一脉,早已易手。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尽管浮云峰有元婴期老祖存在,却一直没有发难。

  不过如今,浮云峰似乎已忍不住了。

仙府圣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府圣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