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豪门禁区:恶魔百日索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53:26 来源:网络 []

书名:豪门禁区:恶魔百日索爱

楔子

墨黑的天际,刺目的亮光划过,天地像是裂开一道口子,巨响声后,暴雨汹涌而至,落地窗的防弹玻璃上一阵噼里啪啦……

随着房门拧动,闪电的光亮下,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映在昏暗的落地窗帘前,昏暗中显得诡异,女子抬手去开灯时担忧的声音溢出唇:

“宸风哥,你小心点!”

话音落,黑暗的房间溢满一室光亮,刚才昏暗的光影瞬间变得清明,男子一身名贵,步伐蹒跚,如雕刻般俊美的五官染着几分醉意,在女子的掺扶下走向室内。版权huijindi.com

许是头疼得厉害,他眉心紧锁,大半的重力都压在女子纤瘦的肩膀上,没走几步,脚下一个踉跄,女子吓出冷汗,急忙扶着他,声音急切:

“宸风哥。”

“我没事。”

欧阳宸风难受地抬了抬手,英俊的脸上染着几许红晕,在灯光下越发的光泽潋滟,无端透着三分梦幻。

“啊!”

突然,一声低呼,两人双双跌入大床,身材娇小的女子不及男子力气,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鼻端钻进淡淡清幽气息,欧阳宸风蹙眉,视线模糊的看着呲牙咧齿的女子,嘿嘿地笑了起来:

“昕,痛吗?”

女子脸色一白,清眸里窜过痛意,伸手推他,声音渗着一丝悲伤:

“宸风哥,我是橦橦,你弄疼我手了,你喝醉了,先起来好不好?”

欧阳宸风微微眯了眼,伸手去拭她的脸,疼爱地说:

“昕,别哭,乖,别哭……”

窗外,又是一声巨响,伴着骇人的闪电——

室内,男子突然俯下身,炙热的气息贴向怀中女子……

“宸风哥……”

“昕,我爱你。”

女子满心悲凉,痛苦地看着男子,闭上眼,泪水,从眼角滑落。

“昕……”

男人一遍遍唤着另一个女子的名字,残忍地掠夺了她所有的美好。说明huijindi.com

许久后,一切安静下来。

女子惊慌地跑出房间,在走廊尽头碰到一名女子,听见那人叫她名字。

看着那名女子进了刚才的房间,她才跌跌撞撞地逃出酒店,冰冷的雨打在身上,瞬间便湿了衣裳。

她蹲在路旁,双手捂着脸,泪水混着雨水自指间滚落。

“宸风哥,你一定要幸福。”

心痛得难以呼吸,她只要他幸福,不要他像今晚这样悲伤难过。

今晚的一切,明天醒来,他都不会记得。网站http://www.huijindi.com/她和他,还和从前一样。

次日,欧阳宸风醒来,看见和自己共处一室的女子时,他竟然异常的平静。

他努力回想昨晚,都只是一个模糊的画面,看不清女子的面容,既然做了,便要负责,没多久,欧阳宸风和顾美姗正式交往。

梓橦没有任何改变,面对欧阳宸风时依然笑靥如花,真心地祝福他和顾美姗幸福快乐。

而顾美姗,更像亲姐姐一般,待她甚至比对她自己的亲妹妹都好。

梓橦心里还是有根弦一直紧绷着,细心地欧阳宸风发现,她对他有些疏离了,只是,他以为她长大了,懂得害羞了。

001 出国为了谁

三年后

C市,宸橦国际!

“呯”的一声响!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一股大力猛地撞开!

身着蓝色上衣和同色系牛仔短裤的欧阳梓橦卷着一股怒气出现在门口,乌黑的披肩秀发迎风飘动,急切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怒意响起:

“宸风哥——”

然,视线触及室内情景时,脚下又蓦地顿住,出口的话生生打住,涨红的小脸和急促的呼吸显示着她的隐忍。《豪门禁区:恶魔百日索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紧跟而来的秘书在心里哀嚎一声,胆怯的解释:

“总裁,梓橦小姐她非要闯进来!”

室内的谈话被打断,几名高层面面相觑,对于此番情景甚感茫然。

“今天就先到此!”

低沉醇厚的嗓音扬起,不容违抗的命令口吻透着与生俱来的领导气魄和威严。

欧阳宸风英俊的面上从容淡定,沉静幽深地眸子看不出半分情绪。话音落,骨节分明的大手随意端起面前的咖啡,不紧不慢地递向唇边。

几名高层眨眼便消失了踪影,虽然他们的总裁一脸平静,优雅淡然,可空气里流窜的那股诡异……

欧阳梓橦狠狠咬牙。

欧阳宸风的优雅高贵和无事人般的轻松再次让她心头怒火乱窜,待那几人消失,她的质问也冲口而出:

“宸风哥,你为什么阻止我出国?你堂堂一上市公司总裁,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话音落,人已经冲到了沙发前。

欧阳宸风淡然抬头,深邃沉静的黑眸扫过她因怒气而涨红的双颊,话却是对门口的秘书吩咐:“丽莎,你回去工作。《豪门禁区:恶魔百日索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是,总裁!”

后者不敢再做半分停留!离去前体贴的把门带上。

欧阳梓橦直直站在沙发前,杏眸圆瞪,气息微喘,红唇紧抿,气愤地看着欧阳宸风那张如雕刻般俊美的脸庞。

欧阳宸风没有立即答话,而是优雅的放下咖啡杯,黑眸扫过她因为怒意而微微起伏的胸部时,眸底微微暗了暗,轻启薄唇,声音低沉中透着一丝愠色:

“你出国是为了什么,为了那个叫佟浩的男人?”

欧阳梓橦愤怒的眸子一怔,似乎没料到他会如此问,很快又反应过来,为自己辩解:

“我当然是为了进修!”

声音却有点生硬,甚至还有一点点底气不足。

闻言,欧阳宸风面色一沉,黑眸微微眯起,欧阳梓橦自是熟悉他这种发怒的前兆,心下闪过一丝不安,纤细的身子微微绷紧。

下一秒,手腕一紧,她被一股力道拉得跌进沙发里,柔软的身子撞进他结实的胸膛,紧随而来的,是一股沉冷的气息,令她的心微微一乱,本能的挣扎:

“宸风哥?”

轻颤着叫了一声,视线撞进欧阳宸风那深邃如潭的黑眸,欧阳梓橦又慌乱的移开目光,不敢直视他锐利而深沉的黑眸。

欧阳宸风薄唇轻抿,眸子微眯,审视着垂下眼不敢看她的欧阳梓橦,鼻端钻进她身上淡淡地清香时,耳畔又不自觉的回荡着顾美姗和顾成湖的对话,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下,微微缩紧。

握着她手腕的力度蓦地加重!

欧阳梓橦顿时低呼一声,蹙眉抬眸:

“宸风哥,你弄疼我了!”

欧阳宸风沉默不语,大手还紧紧扣住她纤细柔软的手腕,只拿一双幽深的眸子凝着她,似乎要看进她的心。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室内气氛突然变得诡异!

002

室内气氛蓦地变得诡异!

欧阳梓橦秀眉紧蹙,眼神心虚地闪烁,不安的舔了舔唇瓣,决定老实交代时,却听见欧阳宸风沉郁地质问声响起:

“为什么说谎?”

“啊?”

她疑惑地眨巴了几下眼眸,嘴角微牵,欲解释:

“宸风哥,我真没有说谎,我出国是想进修,和佟浩的事也不是故意隐瞒你的,而是……”

在欧阳宸风强大的冷气场下,欧阳梓橦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连蚊子叫都比不上了。

“三年前那晚,为何说谎?”

当欧阳宸风下一句话吐口时,她原本低垂下去的小脸又猛然抬起,一抹惊恐窜过瞪大的眸子。

脑子有片刻当机!

半晌,才红唇轻颤,布满红晕的小脸泛起苍白,回过神来,心跳变得紊乱。

“宸,宸风哥,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欧阳梓橦眸色闪烁,声音结巴。

纤细的睫毛遮去眸底的惊慌,闪烁地看着他胸前的衬衣纽扣,突然觉得呼吸逼近,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面颊,疑惑抬眸,下巴却被他修长白晳的指节扣住,还来不及反应。

唇上突然一热。

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思绪倾刻间变得空白!

她一双美眸盛满惊慌和怕意,颤声道:

“宸风哥……”

欧阳宸风努力回忆那晚的感觉,以及无数次萦绕在梦中的画面,竟然一样,如雨后的玫瑰花瓣,清香柔软……

那晚的人,真的是她。

欧阳梓橦终于抓住机会猛然挣脱开来,下一秒便从沙发上弹跳而起,连着退出几步,伸手捂着胸口艰难喘息,双眸惶惶不安中渗进一丝气愤,盯着欧阳宸风的眼神尽是警惕。

欧阳宸风脸色便不好看,深幽的眸底黑暗一片,望不见底,微蹙的眉峰看似在思索,又像是懊恼,无数午夜梦回,梦中的吻便是如此感觉,这种感觉高大的身躯僵滞着,俊颜也渐渐失了血色。

“橦橦,那晚是你,对不对?”

低沉的声音压抑着心头复杂的情绪,犹如一枚炸弹落下,欧阳梓橦脸颊上最后一丝红晕也消退了去,原白就白皙的面颊如纸一般透明。

辛苦守了三年的秘密毫无预兆的被揭穿,她纤细的身子猛地一阵摇晃。

特别是欧阳宸风那拧得越来越紧的眉峰,他那眸底的懊恼和内疚,还有什么,她无从看清,只知道,他的眼神很复杂,也很可怕……

“不,宸风哥,你在说什么?”

一边摇头,一边语无伦次的道:

“那晚是美姗姐,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欧阳宸风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高大挺拔的身影如一道阴影笼下,微抿的唇瓣泛起愠怒和冷冽的气息,吓得欧阳梓橦身子再次连连后退,不安的咽着口水:

“宸风哥,我,我先回去公司上班了!”

话音落,转身便逃……

“橦橦——”

沉冷的嗓音透着浓浓的怒意自身后传来,欧阳梓橦背脊一僵,明知自己该不顾一切的逃出办公室,可脚下却突然生了根。

003 新娘是你

橦橦无法抬步,听着欧阳宸风愠怒的威胁:

“你敢不说清楚就走试试!”

一颗心仿若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似的,欧阳梓橦重重地咬着唇瓣,那晚的事当然不能承认,反正她已经办好了出国所需之物,大不了立即远走高飞。

心念一定,抬步便走。

“欧阳梓橦——”

当她抬手拧门把时,一只宽厚的大手覆了上来,与此同时,一道阴影将她笼罩,欧阳宸风压抑着怒气,眸光锐利如刀:

“你想一辈子瞒着我?”

他的声音极力压抑而沉郁,话音落,拉下她抓着门把的手便往沙发前走,欧阳梓橦挣扎着叫道:

“宸风哥,你想做什么,那件事都已经过了,你很快就要和美姗姐结婚了,我们不要再提好不好?”

她的声音带着请求,双手去掰他修长结实的手指,脑子里一片混乱,她不知道,欧阳宸风是如何知道的,难道他不让她出国,便是因为这件事?

“宸风哥,那件事我早就忘了,真的,我根本不记得了……”

欧阳宸风不顾她的挣扎,拉着她重新回到沙发前坐下,覆着层层冰霜的面庞冷峻严肃,薄毅的唇瓣抿了又抿,冷冷打断她凌乱的解释:

“婚礼那天,新娘不会是顾美姗,而是你!”

欧阳梓橦当场石化!

她希望自己是听错了,对,一定是听错了,不然宸风哥怎么会说新娘不是美姗姐,是她?

双眸圆瞪,小嘴张成O字型,却愣愣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太荒唐了,不,不是荒唐,简直就是荒唐之极!

“不!”

许久,她意识回笼,又不顾一切的挣扎,呼吸急促而慌乱:

“宸风哥,你不可以这样,就算那晚是我,你也不能因此而做这样的决定,你这样对美姗姐不公平,我是不会嫁给你的,绝对不可以……呜……”

后面的话被欧阳宸风堵住!

刚才是为了证明那晚的感觉,可这一次,是为什么,他自己也有瞬间的茫然,只是觉得她太激动,太不配合,而一惯不喜欢太多解释的他,最快捷简单的方式便是以此方法来赌住她的嘴,同时,证明他的决定不会改变。

他的心泛起从未有过的涟漪,柔软得令自己都害怕。

沉寂了二十八年的心弦被瞬间触动!

欧阳梓橦这一次万分清醒。

一如三年前那个令她恐慌而害怕的夜晚,甚至比那晚更加害怕,那晚只有她一个人清醒着。

事后她可以找人替代,自己逃之夭夭。

可此刻,宸风哥也清醒着,比她更清楚,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证明那晚,为了不给她说谎的机会。

他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回不到了。

她一想到那可怕的后果,心里便说不出的难过,眼眶迅速湿润,恨不能立即逃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面对他。

除了悲凉,还有着愤恨,当她得到自由时,第一时间便扬起手,响亮的巴掌声炸在耳畔。

她竟然打了他。

打了她的宸风哥。

而他,居然没有躲闪。

豪门禁区:恶魔百日索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禁区 或 恶魔百日索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总裁追妻路漫漫:老公太不乖8章

    原标题:总裁追妻路漫漫:老公太不乖8章书名:总裁追妻路漫漫:老公太不乖第八章出示请柬“在看什么?”何建东随后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林萧,故作镇定的问道。“看路冉,我觉得她好像变了!”林萧收敛起心中的狠劲儿,缓缓转过身,温柔的看着何建东。“是变了,会打扮自己了!”何建东很平淡的敷衍一句,不想继续谈论路冉,径直岔开话题,“走吧,宴会马上要开始了。”“老公,你是不是对她心动了?”可惜林萧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固执的站在原地,妩媚的眼睛中泛着泪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见状,何建东连忙安抚道:“你胡说八道什

  • 美娇妻爱上我8章

    原标题:美娇妻爱上我8章小说名:美娇妻爱上我第八章必死的拦截这里的动静,终于是将林薇清醒了不少,她用足了最后的力气,才将宁纪推开,宁纪也觉得差不多了,不敢做的太过分,毕竟这里都是他们公司的人。林薇摇晃着身体,似乎知道了一些方才与宁纪发生的事儿,如此一来更不敢与宁纪再呆一起了。她努力辨认着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一个美女,喘着粗气道:“宣萱,你送我回家吧,我好晕。”顺着目光,宁纪这才注意到这个美女。瓜子小脸蛋,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岁左右,她穿着一身蓝色的深V晚礼服。虽然没有林

  • 穿越之冰山王妃8章

    原标题:穿越之冰山王妃8章小说:穿越之冰山王妃第八章训练开始慕雪冷冷的看着在地上求饶的男子,转身走了。她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事上面。可蓝不会那么甘心,抬脚就要教训那男子。这些天她慕雪也学了一些武功,对付这个人是没什么问题的。那男子也怕了,连连说“我们都是从灾区来的,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不得已,才偷公子的钱,求两位公子放过小人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说的这话再加上像摇蒜的动作,实在有些滑稽。蓝可不听他的任何解释,也不打算这么放过他,眼看就要踢到他了。可是她的脚被人拦了下来,她抬眼一看,是慕雪。小蓝不心甘的

  • 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8章

    原标题: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8章小说: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第8章:在他这出丑第8章:在他这出丑莫召昀没有推开宫晚儿,眼神一暗,顺着她的话对莫妈妈说:“妈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对,这是我女朋友。”莫妈妈坐回沙发上,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把宫晚儿打量一翻,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儿子啊,你不要随便找个女人来糊弄你妈。”莫召昀无奈,“妈,您什么时候见我带女人回来过。”此话一出莫妈妈愣住了,她确实没见过儿子把哪个女孩带回家,迟疑之下她问宫晚儿:“你们,真的是在交往?”宫晚儿笑着点头,说起瞎话眼睛都不眨:“真的,

  • 总裁爱妻:情深不悔8章

    原标题:总裁爱妻:情深不悔8章小说:总裁爱妻:情深不悔第八章你还有脸回来?她一定是脑子有坑了才送他回来!就该让他在地上睡一夜。挺直背脊,佯装镇定地朝门口走去,速度极快,夹杂着阵阵寒风。霍擎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轻笑出声,眼神光彩流离,眉间也染上淡淡的笑意,哪里还有刚才的醉意。门外的苏柠挽微蹙眉尖,烦躁的接起电话,脸色一变,蓦然沉寂下来,喉间突然涌上一股腥甜,许久才回“好。”苏家别墅。苏柠挽刚停好车,苏父连忙走来,“柠挽啊,你终于肯回来了!”看着父亲有些衰老的容颜,苏柠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您的生日

  • 此爱无岸8章

    原标题:此爱无岸8章书名:此爱无岸第08章被吓的投怀送抱那双大手的主人,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顾修然。他紧紧握着苏凉烟的小手儿,什么怜香惜玉的话都没说。但那宽厚温暖的手掌,却莫名给了苏凉烟坚持下去的勇气。纹身的过程很漫长,小小的一朵玫瑰花,从割线到上色,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临近尾声之际,苏凉烟疼的冷汗淋漓,整个人虚脱的靠在顾修然的怀里。顾修然帮她拭去额头的冷汗,沉声低问道:“后悔吗?”“没……”苏凉烟眨眨眼,可怜巴巴的否认。虽然纹身很疼,但她并未后悔。傍晚时分,大师父起身收工,结束了漫长的纹身过程。

  • 盛世狂妻8章

    原标题:盛世狂妻8章小说:盛世狂妻第8章杀人凶手凤无邪去了凤家的藏书阁。从原主的记忆来看,藏书阁有专人把手,平时只有凤家的子女能进入。因为藏书阁内武技秘籍众多,为了保证家族武技不外传,进入藏书阁后,都只能就地借读,绝不可将书本带走!而且阅读的时间还是有限制的——每天只能读阅两个时辰!凤无邪从前一直是个傻子,自然从来也没进入过藏书阁。今天,她第一次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凤家竟然有这么多人喜欢看书!在这里,她不仅见到了凤无瑕,凤无心,甚至连她的大叔伯凤子仁、二叔伯凤子义,还有那个大叔伯的儿子凤无霖

  • 神级状元8章

    原标题:神级状元8章小说:神级状元第8章更赚钱的主意没过多大会儿,老两口子就因为抢舀饭勺争执起来,最后刘梅用以后都不做饭来威胁,才趁着张大牛稍稍迟疑时,一把抢过,抢先再盛了一碗,一只手仍攥着勺子,另一只手往嘴里灌去。而张大牛也不示弱,看刘梅不撒手,干脆把锅端起来,把剩下的都倒在了自己碗里,看锅里还有最后一口,干脆就直接朝嘴里倒了……“爹,娘,你们这是……”张小龙哭笑不得地看着老两口,万万也想不到能看到这种画面,“恁大一锅粥都被你们喝光了,这馒头和菜还吃不吃啦?”“不吃啦!”两口子这回异口同声地喊

  • 偏爱二手王妃8章

    原标题:偏爱二手王妃8章小说名称:偏爱二手王妃第八章:镇南王府大厅里的两人的吵骂声,外面的仆人是听得一清二楚,此时都为这新来的王爷小妾捏一把冷汗,周管家双眼阴森的眯着:“真是够贱,怪不得皇上从床上扔下来了。”一旁的仆人也都点头附和。百里傲云已经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小的时候也与韩凝一同玩耍过,虽然知道她娇纵,而且顽劣,却不想五年未见,她竟然是这种脾气。韩凝看着面前的男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知道自己占了上风:“怎么样?考虑清楚要放本姑娘出府了吗?”如果浪费点唇舌便能离开,也是好事,免得自己千辛万苦的想

  • 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8章

    原标题: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8章书名: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第8章老狐狸“这个……”卫丞相一下不知道找何借口,而且云邪身上那股强势的气势,便已然让他心生胆怯。邪王昨晚已经和卫鸢尾洞了房,卫鸢尾的身体邪王是再清楚不过。他现在说什么,在邪王眼中都是借口,反倒会召来邪王的不快,再加上当年他将卫官姝嫁于文昌侯的事情,怕是早已惹怒了邪王。“这也是臣的疏忽,臣心里一直都示王妃为老臣的外孙女,自是没想到府里的其他人竟会背着老臣欺辱王妃,王妃从小便乖巧懂事,不善言辞,也从未跟老臣提起被欺辱的事情,这件事待老臣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