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4:10:1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

第一章 离婚协议

深夜的医院弥漫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钟情向来讨厌这种地方,不由得紧紧屏住了呼吸,可才走了几步还是受不了,伸手问身边的陆期:“有口罩吗?”

陆期随即掏出了一只干净的一次性口罩给她,钟情没有再说话,将口罩戴上,默默地走在前面。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走到沈青乔的病房门口,钟情刚刚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一个玻璃杯子就嗖的一下扔了出来,与她的额头亲密接触。她光洁的额上当即就沁出了一点血珠。

她痛得轻轻抽了口凉气,陆期脸色一沉,将门一脚踹开,声音冷凝:“你们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病房里的两个人都扭转头过来,沈青乔清傲的目光停在她脸上不过半秒,随即就转开了,声音虽然虚弱,却带着不容商量的决绝:“钟小姐来做什么?我现在不方便见客。”

钟情没有生气,脸色淡淡地上前,示意陆期将东西给她。

陆期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夹给她,钟情没有看,直接将它放到了一直坐在床边端着白色瓷碗的男人跟前。

男人眉目清俊,气质温雅,虽然身上的白衬衣黑西装一丝不苟整整齐齐的,可是脸上还是难掩疲累和狼狈之色。

“离婚协议,名字我已经签好了。推荐huijindi.com”钟情漂亮素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连落在裴承远身上的目光都是淡淡的,声音轻慢清冷。

“好,谢谢。”裴承远伸手接过来,低声致谢,谦卑的态度却又散发着一种不折不扣的傲气。

他看也没有看,翻到最后一页,找到钟情签字的地方,他的目光锁在上面清秀又不失大气的字体上略略停顿了几秒钟,随即收起了自己的情绪,在旁边签下了自己名字。

他们的名字挨着一起,一个刚劲狠厉一个温婉大气,看起来居然莫名的和谐。

裴承远面无表情地签好字,将自己的钢笔扣起来插回了衬衫口袋上,将其中一份递给了钟情。

“什么时候去领证?”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淡,如今更是添了一份疏离。推荐huijindi.com

“随意,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钟情也没有打算多作停留,点点头打算离开。

裴承远也没有送她的意思,将自己的那一份文件递给沈青乔,声音低微:“乔乔,这是离婚协议,现在我有资格照顾你了吗?”

沈青乔的目光随意掠了一下,冷笑道:“你又拿什么跟她换的离婚?为钟氏卖命吗?裴承远,你怎么那么贱,将自己一次一次拿出来卖?”

她语气里的刻薄和讽刺令抬脚离开的钟情脸色一沉,她紧紧攥住了自己的拳头,忍下自己想甩沈青乔巴掌的冲动。

可裴承远一点都没有生气,声音平静而温和:“你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吃点吧。”

钟情没有听到沈青乔的回答,只听到当啷的一声,想必是把碗打翻了。

她顿时就立在了病房外面,僵直了身子,想象着裴承远不厌其烦地弯腰收拾碎片的样子,心痛难忍。

凭什么她钟情百般讨好的男人要在她跟前卑微得像个奴仆?而且还是没有尊严的奴仆?

钟情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眼眶通红。阅读huijindi.com

“走吧,大小姐。”陆期出声打断了她的悲情。

“我先不回家,载我去凡语吧,今晚约了几个姐妹。”钟情迅速收起自己的眼泪,声音平静。

凡语是本市最大的酒吧,格调很高,所以没有那些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只有淡淡的萨克斯声环绕其中,配上了昏暗迷离的灯光,显得神秘又朦胧。

钟情是一个人进去包厢的,里面也只有她一个人。

什么约了几个姐妹,那都是假的,她难受的时候只愿意一个人呆着,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汇金地

钟情叫了很多酒,却只有一个杯子,她随着自己的心意调着喝,红的兑上一点绿的,黄的又兑上一点紫的,喝得酣畅淋漓。

反正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觉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最后独自在车库外面的空地吹着冷风。

她钟情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钱也有钱,她到底是有多差劲啊?才会接二连三地被嫌弃?

钟情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气人。她花尽心思百般讨好将他捧上了天,他却愿意对着沈青乔那张死人脸卑微到尘埃里去。

她手里还拎着一支伏特加,坐在石凳上一口接一口地喝着。

终于将瓶子里的液体全部喝完,她突然觉得想吐,摇摇晃晃地起来去找垃圾桶,却碰上了一堵结实的胸膛。

“先生,麻烦你--呕”

让一让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她就已经吐了别人一身。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第二章 我不是你老公

纪彦庭身边的助理当即叫了起来:“你有没有搞错?吐别人身上?”

钟情还有一丝丝的神志,她迷离一笑,充满歉意道“对不起,先生--”

助理还是觉得不忿:“你知不知道我们纪总一套衣服多少钱?别说赔,你就是干洗都洗不起!”

钟情喝醉了,连脾气都没有了,忍着让她骂,一点生气的反应都没有。

她还是呵呵直笑,却渐渐笑出了眼泪,她漂亮的眼睛定在了纪彦庭身上,声音哀伤:“先生,我离婚了,很难受,所以不要计较--不要计较--”

“你离婚关别人什么事?”助理一边低声嘀咕,一边用纸巾擦拭着纪彦庭的外套,一直静默不语的纪彦庭在听到离婚两字的时候,目光顿了一顿。

“纪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助理出声提醒出神的纪彦庭。

“你去,我有事不去了。”纪彦庭声音淡淡地吩咐道,态度虽然没有很强硬,却有着不可置疑的威严。

“好的。”助理顺从地应道,心里却在嘀咕,洁癖真是可怕,不就是被吐了一点酒吗?连几千万的合同都不去谈了。

纪彦庭将自己放空的目光聚焦到眼前这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女人身上,她脸色苍白,眼角通红,还挂着一丝泪水。

他心里顿时蔓延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说是快意又夹杂着心痛,说是怜惜又带着那么一丝不甘。

“钟情。”纪彦庭出声唤道,声音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

“嗯,阿远,你叫我么?”钟情已经是醉惨了,看着纪彦庭就像是看着裴承远,她整个身子都软在了纪彦庭的怀里,喃喃自语地说道,“我不好吗?你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不爱我?”

纪彦庭的太阳穴狠狠地跳了跳,心中被一种疯狂的妒忌占领了神智。

他抬手捏住了钟情纤细的下巴,力度之大,让钟情忍不住微微蹙起了秀眉。

“你看清楚我是谁?我不是你老公!”纪彦庭的声音阴恻恻的,像是在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怒气。

钟情却还是一无所知,自顾自的说道:“是啊,我们离婚了,你不是我老公了--呵呵,离婚了--”

纪彦庭脸色阴沉地沉了下来,整张脸紧紧绷着。他深呼吸了几下,才将自己内心不快压制了下去,出声道:“别闹了,我送你回家。”

钟情却摇了摇头,声音软糯甜美地撒娇道:“我不回家,我不回家。”

纪彦庭头痛地皱起了自己英挺的眉,声音醇厚低沉:“那你想去哪儿?”

他话音刚落,钟情就踮起脚亲上了他性感的薄唇。

“我不回家,我要跟你在一起。”钟情神色迷离,脸颊嫣红地呢喃着。

纪彦庭暗暗骂了一声,当即将钟情拦腰抱起,往自己的车子大步走去。

送上门的肥肉哪能让她飞了,何况这还是自己惦记了好久且让她飞过了一次的肥肉?

纪彦庭将钟情放到了后座,上车后就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几乎是飞一般往自己惯住的酒店开去。

过程中也许是因为车速太快令钟情不适地抗议了好几声,纪彦庭都忍住没有去理会她,硬着心肠一路将车子飙到了自己名下的四季大酒店。

从停车库直到顶楼的总统套房,纪总裁的行为只能用简单粗暴来形容。

遇见问候的员工,冷着脸点了点头,走路是大步流星的,开房门更是直接用踹的。

回到房间,也是用摔的,将钟情整个人甩到了超大的柔软大床上。

钟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的清晨了,她浑身酸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她昨晚去酒吧买醉了,然后--然后呢?

她拼命地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很是懊恼,然后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看这情况自己还跟别人一夜情了是吗?

她坚守了二十四年的处子身啊!钟情真的好想哭。

“睡醒了?”纪彦庭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冷眼打量了一会这个傻懵懵的女人,他翘着二郎腿意态闲适,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沙发上。

钟情被这个声音吓得不轻,本来想尖叫一声的,可抬头见到男人的英俊容颜,尖叫却卡在了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

这这这--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有着一副足够令她闭嘴的好身材,他赤着上身,精壮有力的肌肉,结实性感的腹肌,还有身体流畅而完美的线条,当然最令她脸红的就是白皙的肌肤上面血红的抓痕。

然后再往上,是轮廓深邃的下巴,棱角分明的脸庞,五官精致如同刻画,眉目清冷,鼻梁高挺,薄唇的形状性感,清爽的短发让他看起来干练却又不失稳重。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由内至外的矜贵霸气。

可是--这个人他为什么会是纪彦庭啊啊啊!

第三章 有夫之妇

你要问纪彦庭是谁,他是被钟情三年前甩了的男人!再也没有比离婚后醉酒却失、身于前任这种事更尴尬的事情存在了!

好想撞墙!

纪彦庭倒是很欣赏她脸上精彩纷呈的脸色,他动作优雅地将手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声音淡漠而揶揄:“钟情,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三年前就失、身的女人还有处子之血这种事吗?”

钟情就知道他会来这一茬,她简直羞愤欲死,脸色涨红道:“你有没有搞错,我是来大姨妈了好吗?”

纪彦庭轻慢一笑,笑意有种邪魅又居高临下的意味,他盯着钟情,声音不紧不慢道:“你一直觉得我是个弱智的吗?”

钟情当即噤声,神色尴尬。她呆愣了好一会,视线懵懵的从纪彦庭英俊到人神共愤的脸庞上移开,无语望天,语气晦涩:“那个,你能先回避一下吗?我想换个衣服。”

纪彦庭的目光不遮不掩地盯着她有些绯红的脸蛋,目光带笑,他轻轻勾了勾唇角,语气揶揄:“你有衣服换吗?”

钟情又是愣了一会,好半响才反应过来,顺着他满是兴味的目光望去,见到了一堆熟悉的碎片。

是的,那里面有她的裙子,内衣还有内、裤。

钟情本来就不自在的脸色更是爆红,她从床头的包包里摸索出自己的手机,抬头望着纪彦庭,神色是刻意的矜冷:“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让人给我送套衣服过来。”

纪彦庭却没有回答,而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往床边走去,他身材本来就好,加上没有穿上衣,这样矜贵又性感的纪总真的能让人分分钟喷鼻血啊。

钟情不由自主地别开了自己的目光,不想看他。

纪彦庭走到钟情身边,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她纤细的下巴轻轻抬了起来,迫着她与自己对视。

他淡淡地开口,声音低沉性感:“钟情,这么几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一点都不可爱?送衣服这种事情就应该让男人来做。”他温暖干燥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在她的下巴轮廓处轻轻摩挲,动作轻佻而暧昧。

钟情的脸一直都处于高温状态,她一把拍掉纪彦庭的手。声音冷凝:“大清早的能别动手动脚的吗?”

纪彦庭也不生气,脸上依旧挂着一抹餍足的笑意,动作优雅自然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眼神却变本加厉地在钟情用被单虚掩着的胸口处停顿着。

他的目光浓烈炽热,声音暗哑:“不动手动脚,可以动别的地方吗?”

钟情也真是被他调戏得服了,反正她的神色从见到纪彦庭开始就没有正常过。

“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我真的有事。”钟情没有心思跟他调情,板着肃清的一张俏脸,声音僵硬。

纪彦庭的眼底是深不可测的暗沉,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在这里睡了也不止这一次了,钟小姐真的健忘。”

他语气里满含着讽刺和凉薄的怨怼,令钟情心底微微一颤。

她抬起眼打量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紫色吊灯,嗯,的确是的。大概整个四季酒店就这间房间有这个吊灯,因为这是当初纪彦庭刚接手四季酒店亲自设计的时候,她闲着无聊加上去的。

这个房间,他们谈恋爱的那段时间,由于纪彦庭常在这边忙的脚不沾地,她就常常到这个来这儿等他,有时候晚上两个人就一起在这边休息了,早上他再起来送她去上学。

钟情想起往事,心里有一种麻木的钝痛感。他们分手,是她提出来的,干净利落快狠准,手段过人如纪彦庭也对她没有丝毫办法。

她都已经跟别的男人去拿了结婚证,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钟情目光浅淡地望了纪彦庭一眼:“都这么久了谁还记得?”

纪彦庭本来就不悦的脸色瞬间就沉得能滴出水来了,他当即转身,目光阴暗地盯着她娇艳的唇瓣。

钟情的唇瓣一张一合,语气懒洋洋地说道:“纪总,这都是陈年旧事了,还说来做什么?”

纪彦庭冷呵一声:“可我就喜欢提陈年旧事,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他的语气放得极慢,仿佛一字一句都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但声音却又是低沉压抑的,听不出任何要发怒的征兆。

钟情实在没有心思躺在一张发生了一、夜、情的床上跟自己的初恋叙旧,她别过脸划开了手机锁,打算打电话叫家里的阿姨给她送套衣服过来。

纪彦庭却看出了她的意图,眼疾手快地夺过了她的手机,将手机收到了自己的手上,语气中带着一股令人颤栗的寒意:“你这么讨厌看到我?和我多呆一会儿会死?”

钟情睨了他一眼,目光里全是无理取闹四个字。她软下自己的语气,试着跟他讲道理:“纪总,我是有夫之妇,这样你觉得合适吗?”

第四章 衣冠楚楚的斯文败类

纪彦庭一听这四个字就来气,他阴沉着脸色俯身上去,将钟情狠狠地压在自己的身下。

“有夫之妇?有夫之妇为什么要拉住我来酒店开房?还有,为什么你还是处子?回答我--”他低低的声音又狠又慢,每一个字都是用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钟情甚少见他生气,心里也有些慌,但她的性格向来是输人不输阵的,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推了推他结实的胸膛,声音可以冷傲:“你放开我,我昨晚喝醉了!”

纪彦庭不依不饶地扳正了她的头,不容她逃避自己炽烈的目光,一字一句道:“我问你为什么还是处子?”

“关你什么事?”钟情脸色又白又红,声音也忍不住带了颤音,“我想玩惊喜行不行?你不知道有个处、女膜修复手术的吗?现在被你弄没了,我还没有找你赔钱呢!”

纪彦庭对这个口硬的女人真的是头痛不已,他被气得眉心和太阳穴都突突直跳,他一只手紧紧捏着钟情的下巴,咬牙切齿道:“玩惊喜?你都跟姓裴的离婚了,这个惊喜是给我准备的吗?”

钟情想不到自己喝醉了连离婚这样的事都会爆出来。

她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僵着脸道:“谁说我们离婚了?我们好的很!”

纪彦庭被她气得不行,直接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他的动作又狠又重,一点也没有往日的温柔和克制。

钟情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又推又咬又踢他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在他窒息一般的长吻下慢慢软下了身子,仿佛氧气被抽光,一点力气都没有,软软地摊在了他的怀里。

纪彦庭松开了她,虽然是为了惩罚这个口是心非满口谎话的女人,但还是忍不住起了反应,他的呼吸都忍不住粗重了许多。

“没有离婚,那这是什么?”缓过冲动的纪彦庭不知从哪里抽出一份文件在她跟前晃着,钟情眼尖地扫了一下,这赫然就是自己的那份离婚协议书!

她脸色一白,将协议书抢了回来,因为太生气,所以连拿着纸张的手指都在轻微颤抖着。

“纪彦庭,你去了国外一遭,好的东西没有学到,倒是学会翻看别人的隐私了?”钟情气得脸色发白,苍白的脸色将她饱遭蹂躏的唇瓣衬得更加的鲜艳欲滴,纪彦庭看着她心里又蓦地柔软了一下。

他漂亮得颠倒众生的丹凤眼里满是不屑又冷漠的笑意,冷光渗人:“我好的没有学到吗?我看昨晚我的技术令你挺享受的。”

这哪里还是当初那个温润俊雅矜贵清隽的纪彦庭啊,分明就是衣冠楚楚的斯文败类!

钟情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随手抄起一个枕头就往他那张妖孽的脸上砸过去。

如果不是害怕走光,她绝对会冲过去扬手就给他一巴掌的。

但是区区一个枕头纪彦庭还真是不放在眼内,他是军人出身,身手相当的好,随手就给接住了。

“本事没长,脾气倒是长了不少。”纪彦庭将枕头拿回床边,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钟情脸色冷凝,语气里夹杂着隐忍的怒意:“把我手机给我,我叫人送衣服来。”

纪彦庭也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神色,坐在床边,双目依旧是专注认真地看着她,声音带着一股蛊惑人的正经:“可以,但是你先告诉我为什么离婚?”

钟情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说了不关你的事,把手机还我。”

纪彦庭哪里是这么好相与的主,脸色一沉:“告诉我原因。”

“我不讨人家喜欢,他不想要我了行了吗?”钟情吼了出来,忽然又觉得无比的委屈,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哀怜无比。

纪彦庭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这是一种压抑隐忍的情绪几乎要破膛而出的感觉。

他眉目一片暗沉,双目幽深地扣住钟情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她的泪水和悲伤在他眼底一览无遗。

“钟情,你在我面前哭?你有什么资格?这是你自找的。”他声音阴寒,一字一句地说道。

钟情的眼睛全是悲色,心里恨死了自己。她怎么就那么的倒霉,她对每一个人都是极好极好的,认真负责,专一细致,为什么都要这样对她?

她敛起了自己的眼泪,但身子还是控制不住颤抖,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却带着不可折服的硬气:“把--我手机给我。”

纪彦庭随手将她的手机放在枕头边,起身往套房的衣柜去。

钟情拔号的时间,纪彦庭已经从套房里取出了一套整齐的白色套装扔到了她的跟前。

衣服是新的,上面的牌子都还没有摘掉。

钟情捧着衣服有些发愣,不过几秒,又一套内衣被甩了过来。

她抓着那种大红色的内衣套装,脸上精彩纷呈,最后凝聚成充血一样的红。

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妻在下 或 国民老公好闷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佳妻有约8章

    原标题:佳妻有约8章小说书名:佳妻有约第八章这个女人,凭什么看着徐思玥面带笑意地走下楼,陆晟泽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浓烈的戾气!这个女人,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永远都是一副荣辱不惊的模样。顾曼曼感受到陆晟泽身上的戾气,适时娇滴滴地开口,“晟泽,晚宴已经快要开始了呢,你不是说今晚的宴会很重要吗?那我们快走吧!”陆晟泽紧握的拳头放松,“好!”但他的目光却落在淡然地站在一旁的徐思玥身上,心头那股戾气又重新升了起来。每一次看见徐思玥这副模样,他就觉得他自己很可怜很可笑。不管他是用力讨好,还是拼尽全力的折磨,

  • 友情岁月8章

    原标题:友情岁月8章小说书名:友情岁月第一卷第8章这是我的家龙宇凡惊愣的原因是卫生间里面有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在洗着澡,水灵灵的眼睛,弯弯的细眉,红润的嘴唇,雪白的肌肤。几滴水珠从她披散的头发上滑落到了高耸的胸前,然后再顺着洁白的身躯往下滑,仿佛不想离开这漂亮迷人的身体。她的小手拿着一块香皂不停地在身上擦着,一会擦上,一会擦下,龙宇凡不敢再看了,再看他怕自己长针眼。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他可是锁上门才睡觉的,这女人是怎么进来?难道是田螺姑娘进来这里洗澡?女人也是感觉到门口的异样,她抬起头一看,看到

  • 邪魅千金太撩人8章

    原标题:邪魅千金太撩人8章小说名称:邪魅千金太撩人第八章:走投无路乔思沐听到这里,一口银牙差点咬碎,怎么会这样,她父亲虽然有些没主见,可是一直温厚慈爱,他为何……“我也是昨天下午才接到老陈的电话,得知的消息,老陈教我赶快离开家,说是很可能会有债主找上门,因为那个女人污蔑我挪用了项目资金。我气怒不过,就没有走,想叫阿忠阿强去阻拦那些债主们,可我一喊人,却发现别墅里除了我,就没别人了。后来,那些债主就找上门来了,有真的债主,也有打手,估计也是那个女人找来的。他们打了我还不算,还满屋子满院子的找你,威

  • 天山宫殿8章

    原标题:天山宫殿8章书名:天山宫殿第八章相遇熟人“真是一个怪人,一个大剑师级的人物,竟打劫一个价值十几枚金币的三阶魔晶!”女孩看着楠枫消失的方向说。“你在哭什么啊?不就是十几个金币嘛,用得着这样吗?你家产都上千万金币!”另一个女孩子看着光身的武士大骂着说。“大小姐,我不是在意这几个金币,我是第一次被人打劫衣服!呜呜,怎说我好歹也是一个大少爷。今天的事你们可别说出来,要不日后我没有脸见人了!”刚才被楠枫打劫的光身战士说。“老大,有什么好丢脸的,一个青铜级被一个大剑师打劫也是你的福气!”旁边另一个战

  • 傅少的替嫁宠妻8章

    原标题:傅少的替嫁宠妻8章小说名称:傅少的替嫁宠妻第8章:这事和她亲妹妹有关吴妈将册子合起,低下头,“少……少爷……您回来啦……”林语柔瞥到他空空如也的手指,知他会不高兴,忙将手藏在餐桌下,将戒指取了下来。“你在傅家也有些年头了吧。”傅景衍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语气也不像在生气,林语柔见他气色很好,想必昨晚在温柔乡里是睡得很好吧,知他不爱看自己,便埋头吃饭,全当自己是空气。“整整五年了,少爷。”“我以为这么长的时间,有些规矩傅宅上上下下,你最清楚不过。不要因为有些人住了进来,就忘了谁才是这栋别墅的

  • 镜子里的人8章

    原标题:镜子里的人8章书名:镜子里的人卷一血溅琉璃琴第八章梵音舒逸果真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凝神倾听。释情也跟着坐下,双手合什,嘴里默默念着经文,只是他的声音很小,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叶清寒、盛荣光和西门无望则依旧站立,他们保持着警惕。椰海虽然面带微笑望着舒逸他们,但她的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安,眼角的余光四下里瞟。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舒逸睁开眼睛笑道:“椰海姑娘,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听到。”椰海的脸微微发红:“可我以前每次来都能够听到。”释情也站了起来:“恐怕你是内心的韵律吧?

  • 纸醉金迷的爱8章

    原标题:纸醉金迷的爱8章小说名字:纸醉金迷的爱第8章脱他的衣服我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的腰。“伤好之前,你哪都别想走。”大概是他受伤失血太多,身体早虚弱的没什么力气了,又折腾了这么半天,我只费了点力气就把他拖到卧室。“你这个蠢女人。”他躺在床上,怒意中带着些许无奈。“有这功夫骂我你不如养养精神,别真的死在我这,到时候连累我,我可还不想死。”帮他盖上被子,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放心,你这个地方,还不够格给我当棺材。”他不屑的回道,闭上眼不再看我。我看着他,动了动唇,最终什么也没说。我想他是真的累了。

  • 重生之神医救世8章

    原标题:重生之神医救世8章书名:重生之神医救世第八章给美女村长按摩“你真是我们上河村新来的村长?”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不断的打量着凌梦瑶全身上下,虽说凌梦瑶脚踝受伤了,此时坐在地上,但却显得有一种静态美,就像是一条美人鱼一样。“难不成这还有假?”凌梦瑶有些恼怒。不过当她接触到林小天那对火热的双眼,心头一颤,孤男寡女共处一片深山老林,偏偏她现在还受伤了,要是林小天有什么图谋不轨的想法,她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见凌梦瑶那对有些苍白的脸色以及警惕的双眼,林小天哪里还看不出凌梦瑶此时心头所想,

  • 灌篮高手8章

    原标题:灌篮高手8章小说名字:灌篮高手第8章暴走三分三分命中,竟然投进了!原本都以为陈锋上去只是打打酱油,不可能有什么收获,可这会儿众人看到他投中这个三分,一下子都呆住了。裁判竖起三个手指,众人也都回过神来,场外的观众以8班为首,同时爆发出一阵呼。“好!”坐在场下的顾严,赵志斌等人也蹭的一声站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毛巾,为陈锋这一球喝彩。这是一个精准的三分!卢免阳看着陈锋,眼中闪烁着异彩,像是在这一刻才认识陈锋一样,以前他从来没发现陈锋竟然这般出色,那种灵巧的跑位,投篮时候那种坚决,那样的自信,在

  • 封少,余生请指教8章

    原标题:封少,余生请指教8章小说名称:封少,余生请指教第8章见不得人的秘密好不容易将林汐回来,事情没有完结,怎会让她走?“爸,刚才不是说好了,怎么又让林汐住家里?”林雨琪跺着脚,神情极为不满地喊道,她也很漂亮,与林汐同时遗传了林家优秀的基因,身材高挑,肤白眼大……面对林汐时,心里依然没有底气……如果她是漂亮,林汐便是美得倾国倾城。水眸清澈,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灵气,只要一看到她,便会沉溺在她的眼底……无法自拔。万一封辰来家里,见到了她,后果不敢想象……“林雨琪,你够了!这是我家!”林汐目光寒凉,冷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