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4:21:4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
第1章 你到底是谁?

深夜,总统套房的卧室里,男女不着寸缕的身体覆在一起,缠绵不休。说明huijindi.com

许久,才停止了动静。

价值上百万的金丝楠木大床上,夜羽凡正沉睡着,凹凸有致的娇躯覆着一件精致华丽的大V领睡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白皙晶莹的肌肤。

细密的汗珠沿着她漂亮的额头缓缓滚落而下,流淌在她精致的下巴,沿着小巧的锁骨,滴落到迷人的沟壑深处。

她身上的汗水浸湿了薄纱,纱衣紧紧黏贴在身上,勾勒出令人无限遐想的玲珑曲线。

啪一声——

靠在床头的男人眯眼欣赏完美景后,躺进被窝把夜羽凡紧紧揽在怀里,抬手关了灯。

疼!

好疼,无法忍受的疼。

“唔……好痛啊!”

夜羽凡嘤咛一声,迷迷糊糊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说明huijindi.com

浑身上下酸疼得厉害,她忍不住发出低呼。

尤其是下半身,更是传来一阵阵刺痛,提醒她昨晚是多么的激烈和疯狂!

今晚是她和宸梓枫相爱三周年的日子,相恋两年,结婚一年,由于宸梓枫的身体有隐疾,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意义上成为宸梓枫的妻子。

她等这一天,等得太久太久!

虽然整整一个晚上翻来覆去,没怎么休息,身体也痛得很,可她一点都不难受,更多的,是欣喜和甜蜜。

“羽凡,今天是我们恋爱三周年的日子,我在希而顿酒店订了房。”

“老婆,酒在桌上,我在床上,今晚不见不散!”

“亲爱的,记得带上我给你买的那套新睡衣,我很期待你穿上它的样子!”

回味白天宸梓枫说的话,夜羽凡感到脸颊猛地发热滚烫,犹如火燎一般,不知道是因为宸梓枫一个晚上的卖力还是此刻她身上穿的正是那套性.感睡衣。

“梓枫,你知道吗?今天晚上终于成为你的女人,我很开心很开心……”

感受到男人怀抱的温暖,夜羽凡唇角往上翘了翘,伸手开心地搂住对方的腰,贴得更紧密。

夜羽凡记得宸梓枫的右边腰部,有一块鸡蛋大小的胎记,指头下意识戳了过去……

不料,却摸到一片光滑平整的肌肤,她不由愣了愣。汇金地

她不记得宸梓枫去做了祛除手术啊!

夜羽凡想着,心口没来由一阵发凉,犹疑道,“梓枫?”

像是给她回应般,男人动了动身体。

想到之前的糜乱,夜羽凡有些羞赧,“梓枫,你怎么不说话啊?我明明记得你后腰有一块胎记的,怎么不见……”

下一秒,她的喃喃细语戛然而止。

空气中,飘荡着薄荷的清冽气息。

而宸梓枫从来不用任何香水,他的身上,只有淡淡的烟草味道。

这个男人不是宸梓枫!

突如其来的荒谬念头,惊得夜羽凡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夜羽凡迅速推开男人,手忙脚乱裹紧薄被,头皮阵阵发麻,“你是谁?”

男人没回应,夜羽凡吞了口口水,嘴唇不由自主地颤抖,“你到底是谁?”

等了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夜羽凡才等到对方的一句话,“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记住,我不是你老公!”

男人嗓音低沉冷峻,果真不是宸梓枫。

夜羽凡周身如置冰窟,最后一丝侥幸落成空。《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完了!

她二十多年的清白,一夜之间没了,睡她的人却不是宸梓枫。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夜羽凡大脑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瘫软在床上,连男人什么时候离开了都不知道。

一路上,夜羽凡惶恐不安,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宸梓枫的质问。

回到公寓,她刚打开门,就看见宸梓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到响声后,转过头眯眼盯着她。

夜羽凡心虚的低下头,“梓枫,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宸梓枫不耐烦一口打断,“羽凡,你回来了,忘记告诉你,昨天晚上公司出了急事,我一直忙到现在,累死我了,我先上楼睡觉。”

望着宸梓枫脚步匆匆的背影,夜羽凡握紧拳头,在心底长长地舒了口气。

关于昨晚的糜乱,陌生的男人,她决定统统烂在肚子里。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第2章 小三上门找茬

一个月后。

“叮咚叮咚......”

听到门铃响,夜羽凡以为又是宸梓枫回来忘记带钥匙了,打开门说道,“梓枫,你又......”

夜羽凡话还没说完就愣在那里了,因为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而不是她新婚一年的丈夫宸梓枫。

“请问你找谁?”夜羽凡不认识眼前的女子,礼貌的开口问道。

佘楠楠并未理会夜羽凡,越过夜羽凡,大步的朝客厅走去。

夜羽凡皱眉,看着佘楠楠,又一次开口问道,“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

佘楠楠依旧没有回应,只是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单子,对着夜羽凡冷笑道:“我是谁梓枫难道没有跟你说?”

夜羽凡疑惑的抬头看着佘楠楠。

佘楠楠笑了,妩媚的大眼里充满嘲弄,“夜羽凡,我怀孕了,孩子嘛......是梓枫的。”

孩子,是梓枫的。《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这几个字刺激着夜羽凡,夜羽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这一切,眼前的女人说她怀孕了,孩子是宸梓枫的,这怎么可能。

她跟宸梓枫结婚一年,宸梓枫跟她说了,他的隐疾还在治疗当中,怎么可能会搞大其他女人的肚子。

看着夜羽凡不太相信自己的样子,佘楠楠也不甚在意,走到沙发上坐下,抬起纤长细瘦葱指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烟圈,佘楠楠看着夜羽凡,轻嗤着开口说道,“梓枫他是不是跟你说他不能人道?”

“你怎么知道?”

夜羽凡没想到,这个女的连她跟宸梓枫的房事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由冷下脸,上下打量着佘楠楠。

“哈哈,太好笑了,我该说你是太傻还是太天真!”佘楠楠不屑地瞥了夜羽凡一眼,开口讥笑,“那是他不愿意碰你,故意找出来的借口。你要是看一场现场直播,看梓枫在我身上有多卖力,那你就不会相信梓枫不能人道了。”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从外打开。

宸梓枫走进,看到客厅坐着的佘楠楠,宸梓枫愣了一下。

随即扫了一眼夜羽凡,问道,“怎么了?”

“她说她怀孕了,孩子是你的,梓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跟我你......”

夜羽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佘楠楠冷笑着打断,“我说了,那是梓枫他嫌你脏,不想碰你故意那么说的,为什么你不相信我的话,非要让梓枫把话说的那么直白呢。”

宸梓枫走到佘楠楠的旁边坐下,一句解释的话都没说,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算是默认了。

夜羽凡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当初她跟宸梓枫结婚,宸梓枫可是跟她说了很多蜜语甜言的,怎么才过一年,宸梓枫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的宸梓枫明明不是这样的。

佘楠楠亲昵地揽住宸梓枫,笑吟吟说道,“梓枫,我怀孕了,医生说已经两个月了。”

“梓枫,你跟我说,她说的都不是真的,只要你跟我说,我就相信你,我相信这不是真的!”夜羽凡看着自己的丈夫没有拒绝佘楠楠的亲热,一瞬间心里五味杂陈。

惴惴不安看向宸梓枫,希望他向自己解释,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宸梓枫的话,粉碎了她的所有期望。

“夜羽凡,何必让自己变得这么低贱,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

第3章 离婚,你在逗我

听到宸梓枫这么说,夜羽凡就知道了,佘楠楠说的全都是真的。

只是,她没想到,宸梓枫会对她这么残忍,让她在一个月之前失身之后,又这么狼狈不堪地知道事情真相。

一旁的佘楠楠听到宸梓枫这么说,看着夜羽凡痛苦的面庞,眼底闪过得意,讥笑道,“夜羽凡,梓枫他说过,他爱的是我,当初跟你在一起,也不过是因为你是夜家的千金,唯一的继承人,如果你什么都不是,你猜,梓枫还会跟你结婚吗?”

“既然如此,宸梓枫,那我们离婚吧!”

既然得不到,那就选择放手!

“离婚?夜羽凡,当初我费尽心思的将你娶进门,为的就是你们夜氏的那点股份,现在我什么都没得到,你猜我会不会跟你离婚,嗯?”宸梓枫露出一抹冷笑。

夜羽凡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都怪相爱的时候自己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要是她知道宸梓枫是这样的混蛋,当初说什么都不会跟宸梓枫结婚的。可惜,这世界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夜羽凡就是后悔,也为时已晚。

“宸梓枫,你到底想怎么样?”跟宸梓枫结婚一年,这是夜羽凡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喊宸梓枫的名字,也是第一次跟宸梓枫动怒。

“怎么样?好好当你的宸太太,好好的跟我一起孝敬岳父大人,直到他将夜氏的股份全部转到你的名下为止。 ”

夜羽凡气得脸色铁青,“你做梦,你不想离婚,那我就起诉,你在外面乱来,本身就不在理,再加上我们结婚一年你都没有跟我同房过,我们的婚姻名存实亡,我要是起诉离婚,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婚的!”

“是吗?”宸梓枫挑眉,慢条斯理的从自己的西装兜里拿出手机,点开视频,放在茶几上,阴恻恻说道,“夜羽凡,不如你先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宸梓枫手机里的视频,夜羽凡脸色惨白。

就是一个月前的晚上,她喝多了酒,不知道怎么糊里糊涂跟陌生男人有了鱼水之欢的视频,宸梓枫怎么会有?

夜羽凡一直都小心翼翼的隐瞒这件事,不敢让宸梓枫知道,可是,夜羽凡不知道的是,其实宸梓枫早就已经知道了。

夜羽凡抢下宸梓枫的手机,想要删除视频,宸梓枫像是早就预料到了夜羽凡会这么做似的,他也不着急,悠哉悠哉的说道,“没关系,你要是不喜欢你自己的表演那就删除,我电脑里还有备份。”

听到宸梓枫这么说,夜羽凡原本就惨白的脸,变得更加惨白。

手指停留在那里,却没有再去点删除。她知道,手机里的视频,她删除与否,都是没有用的,宸梓枫的电脑里还有备份。

宸梓枫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心头不知怎么了,闪过一丝不忍。

但想到视频里她妩媚魅惑的身姿,却被另一个男人完完全全占有,那丝不忍很快消失不见。

睨了夜羽凡一眼,宸梓枫嗓音森冷,“夜羽凡,我没想到你这么贱,就因为我不碰你,你就出去找其他男人。”

第4章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还有脸给我提那件事,我总算明白,原来一切都是你故意陷害我的。宸梓枫,你到底想怎么样?”夜羽凡气的咬牙切齿。

只怪自己太愚蠢,居然傻傻的以为,宸梓枫是真心爱她才会跟她结婚的,没想到,她的以为,就真的只是自己的自以为是。

怎么样?

听到夜羽凡这么问,宸梓枫突然笑了,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佘楠楠很自然的坐在宸梓枫的腿上,将宸梓枫点了的烟抢过来放到嘴边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圈,像是看着小丑似的看着夜羽凡,笑得很开心,“这里有一份文件,你签上字,这件事我们都当没发生过。”

夜羽凡被这两人亲密依偎的画面刺痛了眸,一分一秒都不想多看,慌忙蹲下身去捡佘楠楠扔给她的文件,扫了眼,是股权转让书。

那是她十八岁的生日的时候,她的父亲夜振远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夜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没想到宸梓枫这么大的野心,居然贪恋的是她手中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如果我不签字呢?”夜羽凡双手紧紧地握着文件,身子止不住颤抖,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夜羽凡,你应该知道,梓枫的脾气不好,要是你做的那些事情被大众知道的话,那丢脸的可是你们夜家,到时候,连带着你们夜氏的股份也会受到影响的,梓枫要是想得到你们夜氏,那简直是易如反掌。现在梓枫这么做就是想给你留点面子,你最好乖乖的在这上面签字,也算是给自己留一点尊严......”

“你闭嘴,我跟我丈夫说话,轮不到你这个小三插嘴!”佘楠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夜羽凡恶狠狠打断了。

“丈夫?夜羽凡,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说你丈夫,你也真是有脸说丈夫这两个字,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佘楠楠冷笑连连。

“那是你们陷害的,不是我的本意,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也给梓枫戴了绿帽子,你自然会这么说了,我......”

“好了,都别吵了!”

佘楠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宸梓枫一口打断。

拍了拍佘楠楠,宸梓枫示意她坐到一旁,起身走到夜羽凡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笑了笑,只是那笑未达眼底。

看着夜羽凡,缓缓开口,“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我告诉你夜羽凡,你最好乖乖的在这协议上签字,这样对你对我都好,你要是不签字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们在一起三年,我一直都以为我很了解你,事到如今我才发现,我从来都没了解过你。宸梓枫,这三年,你究竟都瞒了我多少事?”

枕边人突然变得这么陌生可怕,夜羽凡浑身冰凉,尖锐的指甲直直刺破掌心,渗出鲜红的血丝,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但她爱了宸梓枫那么多年,内心对他还有一丝丝可怜的期望。

宸梓枫抿了抿双唇,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居高临下定定的看着夜羽凡。

夜羽凡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才睁开眼眸,回望着宸梓枫,一字一顿问,“这三年,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步步成婚 或 老婆 或 离婚无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我的堕落青春期3章(第3章 和夏雯雯打LOL)

    原标题:我的堕落青春期3章(第3章和夏雯雯打LOL)小说:我的堕落青春期第3章和夏雯雯打LOL自从那天表妹来找我,我又全身而退后,我的大名一下在初一里传开了。有人说我家事神秘,连陈嘻嘻都忌惮我的背景。有人说我家里是修苹果手机的,说是亲眼看到我帮陈嘻嘻免费修好了手机。还有人说我是重生之都市修仙,说我一人能打一百个,都到了金丹期,这个传说的根源是个资深迷。我听了之后,只能对他竖起大拇指,说一声:“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阿炳那边信儿还没传过来,我却收到了夏雯雯的微信。“在不在?”想起夏雯雯的小模样,我

  • 红唇3章(第3章)

    原标题:红唇3章(第3章)小说名:红唇第3章我被老头从沙发上拉起来,这才发现,双脚早已发麻,走路踉踉跄跄。阿漫看我已经走到门口,哭声越来越大,嘶哑着嗓子喊道:“柚子姐,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离出来,心情难以言喻。我想到了琴子,她那温柔如春风般的笑容,推开包厢门的那股勇气、从容。我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的求救声太惨了,跟我当年一样,把全部的希望都堵在别人身上。我太了解那样的心情了,即使站在绝望边沿,还抱着一丝仅存的渴望。我脑子一热,离开老头的怀抱,回到茶几桌前,“噗通

  • 我的荒唐的学生时代3章(第0003章 装傻充愣)

    原标题:我的荒唐的学生时代3章(第0003章装傻充愣)小说:我的荒唐的学生时代第0003章装傻充愣事到如今,也只能装傻充愣,看看能不能过关了。死马当活马医吧,行不行先不说,总归得试一试吧,不然总是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呀。他大爷的,遇见什么不好,非得遇见这样的事儿,老子想吃个包子都不行。真是倒霉倒霉,倒霉到家了。我觉得,除了外边的天气,没有什么这样的事情,更加糟糕了。现在的处境谁都很尴尬,谁也不肯第一个出来做点什么,那只好我先主动了,这样僵持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当然我必须小心谨慎,不然,如果要是搞

  • 我做校贷的那些年3章(第3章:进小树林)

    原标题:我做校贷的那些年3章(第3章:进小树林)小说名字:我做校贷的那些年第3章:进小树林一个月后的一天,我收到一条微信验证请求,头像是个红嘴唇,我以为又是做微商的,便直接拒绝。谁知道过了一会,又发来请求,我便同意了。“李哥,在忙吗?”李哥?我楞了一下,道:“你是?”“我是小红啊,不记得了?如果你不记得了,我借你的钱,是不是也不用还了,嘻嘻。”擦!是吴月介绍的,那个用果照跟我借钱的殷雪红!想起果照上殷雪红的样子,我忍不住一阵激动。深呼吸一口气,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道:“我差点忘了……你现在是准备

  • 乡野多娇3章(第3章 报仇)

    原标题:乡野多娇3章(第3章报仇)小说书名:乡野多娇第3章报仇羞愧到无地自容的香芹此刻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恨不得一双手掌能把自己全身的裸露之处都遮掩住,但手掌就那么大,她护住的双胸被胳膊挤在外面若隐若现的露出一片雪白,更显着撩人。爱夹答列香芹的胆怯让七喜的胆子更大了,他不由自主的伸出了一只手朝着香芹的俏脸摸去。“不要!”香芹侧着头双眸紧闭。那种无助之感令人怜悯。手掌停在半空之中,七喜感叹着自己没有良好的家室,这么一个美人胚子即将要嫁给了呆呆傻傻的三胖子,心中那股想创业的目标急剧而升。自己的思想在正

  • 总裁宠妻如命3章(第3章 三叔,我都想你了)

    原标题:总裁宠妻如命3章(第3章三叔,我都想你了)书名:总裁宠妻如命第3章三叔,我都想你了张惠愣了愣,看了过去。就见男人一个弯身,探臂将沙发里的聂相思捞抱进怀,动作看上去粗鲁,实则温柔至极。“先生,我去给您下碗面吧。”张惠看着抱着聂相思朝楼上走的男人背脊道。“嗯。”男人沉声应。张惠看着他抱着聂相思走进二楼某房间,这才掉头朝厨房走了去。……布置温馨,充满少女粉色气息的房间。战廷深单臂搂着聂相思,一只手拨开粉色的纱账,动作轻柔的将聂相思放进了柔软的床上。正要抽回手臂时,原本熟睡的少女忽然睁开了一双乌

  •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3章(003 让狗男女后悔)

    原标题: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3章(003让狗男女后悔)小说名称: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003让狗男女后悔和陆世锦告别后,唐若初直接就回了家。一进门,就见顾若若和她母亲赵晓婉,正陪着唐爸爸在大厅有说有笑,一家‘三口’,异常和睦。那一瞬,唐若初不禁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那个不小心走错地方的外人,显得格格不入。唐若初神色冷了冷,关上门,也没打招呼就要上楼。唐宋看到,不由出声呵斥:“站住!”“有事?”唐若初停住脚步,口气淡漠的问。“你还知道回来?一个女孩子家,彻夜不归,回来连句招呼都不会打,你还有没有把父母

  • 一宠到底,爱上男闺蜜3章(第3章我也是一次)

    原标题:一宠到底,爱上男闺蜜3章(第3章我也是一次)书名:一宠到底,爱上男闺蜜第3章我也是一次吃饭的时候,他一如既往,喝口牛奶都要保持优雅。仲立夏则是一口气喝完整杯牛奶之后看着他,“喂,昨晚我可是第一次,你要给我做一个月的饭,弥补一下我被你占了大便宜,而受伤的小心脏。”明泽楷从小教养就好,吃饭的时候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不像她,恨不得把所有的话都放在饭桌上说。明泽楷抬眸凝着她,低沉的嗓音缓缓化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我也是第一次。”“咳咳咳……”仲立夏捂着嘴巴猛咳嗽,差点没被还没有咽下去的面包噎

  • 千帆过尽梦无痕3章(第3章 给她戴上戒指)

    原标题:千帆过尽梦无痕3章(第3章给她戴上戒指)书名:千帆过尽梦无痕第3章给她戴上戒指不知过了多久,霍言深才慢慢从药效中缓过来,他的喉咙狠狠地滚动了两下,在贺梓凝身体深处释放,紧紧抱着她,声音有些发颤:“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贺梓凝只觉得浑身就好像被重轮碾压过一般,疼痛无力到几乎散架。她伸出手,想要一把推开夺走她清白的男人:“我叫什么跟你没关系!你滚!我恨你!”霍言深因为刚才太用力,后背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早就吧嗒吧嗒洒落满地。此刻,他的大脑深处涌起一阵无力,意识开始模糊。他颤抖着手指,将左手

  • 枭后3章(第三章 惩恶婢,抢时间)

    原标题:枭后3章(第三章惩恶婢,抢时间)小说名:枭后第三章惩恶婢,抢时间原本风浅幽上山去静心庵祈福,只带着书兰就可以了,可是身为祈阳侯府的大夫人刘氏却一再表示出门在外,怕书兰一个人服侍不好风浅幽,就让丫环书儿也跟着自己。刘氏为风浅幽准备了两辆马车,风浅幽在前面一辆大的马车中,两个丫环在后面那辆小的马车中,待得下山之时,书儿忽然说有事要跟风浅幽说,想跟风浅幽坐在一起,风浅幽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之后书儿就发疯一般的要把风浅幽推下马车,但好好的丫环会突然之间发疯吗?而且看这会的意思,又好了!“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