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828392章

2017/12/22 22:11: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82839
第2章:开Q7的女人

我再次打量这个女人,她坐姿端正,微卷的长发垂肩,皮肤白皙,身材苗条,上扬的嘴角,有一种自信的锐气,总之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只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好似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能被原谅的!

老李向我招手:“昭阳,过来和你说点事儿。说明huijindi.com

“房租的事儿吧, 下个月发了工资,我一起交,成吗?”我带着做作的笑容说道,毕竟拖了老李这么久的房租。

“是房子的事情……呃……这个房子已经被这个姑娘给买了。”

“你把这个房子给卖了?!是哪个二傻愿意买你这套经不住地震晃两下的破房子!”我看着女人“咋呼”道,在面临无家可归的危机时,我可顾不上她的高雅和漂亮,先怒了再说!

老李尴尬的看着皱着眉的女人,许久对我说道:“你今天晚上搬出去吧,前面几个月的房租,我也不和你要了!”

“老李,你怎么年纪越大,活得越像孙子呢?……你就算要卖房,也提前通知我一声吧,这大下雨天的你让我到哪儿去找新房?”

“先找个酒店住一下嘛。”老李丝毫不在意我的感受说道。

“你丫连房子产权都没了,别和我说话!”我呛了老李一句,又对陌生的女人说道:“房子现在是你的了,我继续和你租成吗?”

女人摇了摇头:“我买了是自己住的,没有租的打算。”

我顿时就不淡定了:“姑娘,你没事儿吧,你开着上百万的豪车,来住这个破房子!……你是存心和我过不去的吧?”

女人没有理会我的愤怒,语气平静的说道:“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搬出去……”

她话没说完,我便打断:“不搬……你见过提前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让搬出去的吗?”说完也紧挨着女人往沙发上一坐,女人本能的向另一边移了移。

我点上一支烟,扫视这套陈旧的屋子,心中溢出失落感,2年前,我来到苏州就一直住在这里,在这间屋子里,我渡过了人生中最难捱的一段时光。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在这里我和客厅的座钟哭诉过,和卧室里的那盏陈旧的落地灯彻夜倾诉过,这里的每一个物件,都好似我共患难过的至交好友!离开这里,便意味着丢掉了活着的寄托。

从我口中弥漫而出的烟雾让女人厌烦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另一侧。

我愈发的觉得自己够衰,好似坏事儿商量好了似的全在今天撞上我,找我的不痛快。

片刻之后老李对僵持着的我们说道:“我家里面还有点事儿,房子的事情你俩慢慢商量吧……”说完不等回应,好似丢掉了一只烫手的山芋,脚底一抹油,踩着滑轮似的,提着包就向门外走去。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女人。

……

窗外,大风伙同着冷雨又开始肆虐了起来,这样恶劣的天气更让我不愿意搬出去,决定坐着和这个女人死耗,反正我穷得就剩时间了。

我和她搭话:“姑娘,敢问尊姓大名?”

她不苟言笑的回应我:“重要吗?”

“当然重要,我得知道是哪路来的神仙让我在这个冷雨夜沦落到无家可归!”

她没有理会我言语间的讽刺,依旧冷言回应道:“你现在只剩40分钟时间了,40分钟后你不搬,我报警。汇金地

我刚准备发作,电话响了起来,我冲女人皱了皱眉,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码是乐瑶打来的,又是一个让我烦躁的女人。

我不耐烦的接通电话:“又怎么了,不是给过你钱了吗?”

乐瑶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昭阳,明天是周末……你能不能陪我去医院做个复查……?”

“你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吗?你不能找朋友陪吗?你当我很闲,是吗?”我机枪扫射似的说道,试图在气势上让她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在这个城市,我就只有你一个朋友。”

“乐瑶你弄错了,我们是pao友,不是朋友……知道什么叫pao友吗?”

乐瑶不理会我,低声说道:“我一个人真的很害怕!…….你不来,我就这么自生自灭!复查我不做了!”

我耐着性子说道:“你今天不就自己一个人去的,明天得更轻车熟路了吧。”

“我就是因为自己昨天一个人,才体会到有多恐怖!”

乐瑶的不依不饶让我有些抓狂,习惯性的暴了一句粗口。“我操你啊!……”

“操吧!孩子就是你操出来的,早知道我就该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把孩子抚养成人,告诉他:他爸就是一只禽兽!”

电话里随之传来了挂断的“嘟嘟”音。

……

“这逼事儿!”我点上一支烟,逮住自己脑门子一顿猛拍,两年了,我从来没有遇到像乐瑶这么麻烦的pao友,尽管她说的信誓旦旦,我也一样可以信誓旦旦的说:孩子不是我的!她说,这座城市就我一个朋友,更让我觉得她是讹我的,上个星期还见到她在微博上晒了一张和一帮人在酒吧疯玩的照片。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人渣!”

我抬起头,这才发现女人一直用一种极其厌恶的表情看着我,屋子里就我和她,骂我的无疑是她了。

“你听我讲电话了?”我不带情绪的问道,心中也不介意她骂了我人渣,因为我连自己也辨不清到底是不是人渣。

“你现在还有30分钟的时间。”女人的语气比方才更加冰冷。

真是个麻烦的冷雨夜,今天将所有的现金给了乐瑶后,我身无分文,现在我能搬到哪里去?天高地广,竟没有了我昭阳的容身之地。

沉默片刻我对女人说道:“姑娘,你看着这外面风雨交加的,现在又挺晚了,今天晚上肯定是搬不了了!”

女人往窗外看了看,总算留了些余地问道:“什么时候搬?”

“明天吧。”

“几点?”

“下午一点之前。汇金地”我换了一副轻柔的语气说道,因为待会儿我有求于她。

她点了点头:“你先走吧,明天记得准时把东西搬走。”

我一动不动的坐着,半晌身子向她那边探了探,故意扭捏了一下说道:“姑娘……能借我点钱吗?”

她显得有些诧异,却决然的说道:“我没有借你钱的义务。”

“不借是吧?那你别指望我今天晚上会走了,我身无分文总不能去睡天桥吧!”我说着身子一歪,躺在了沙发上,又对她说道:“你可千万别动报警的念头,这事儿本来就是你和老李做的不仗义,你自己说,你们该不该提前通知我一下,至少让我先有个准备。”

她看瘟神似的看着我,更验证了她急于摆脱我纠缠的心,却出人意料的对我说道:“我没有现金。”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一句没现金,彰显高端、大气、上档次,现在的有钱人是不太会往钱包里装现金,他们动辄几万的消费,钱包里能装的那点儿现金显然是不能满足的。

“姑娘,这是缘分呐,我也不喜欢往钱包里塞现金!”我恬不知耻的说了一句实话,我钱包里是没怎么装过现金。汇金地

她没有理会我。

我又说道:“要不这样吧,你把你的卡借我用,我就刷一千,明天搬家的时候还给你,或者楼下200米远的地方有取款机,你要不放心就和我一起去…….”

她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打断了我:“密码6个零,明天下午一点之前,把你该办的事情都办了。”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银行卡,道:“没问题!”

其实我并不意外她放心的将银行卡交给我,我的电话,工作单位,人脉关系老李知道的一清二楚,也或者这张卡上并没有多少余额。

……

她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我再次打量她,说真的,活过的二十多年中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别的女人不具备的气质,不过遗憾的是:我们似乎不那么投缘!

临走时,我半调戏,半认真的说道:“姑娘,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同居,我会做饭,还会按摩,你工作一天累了,回到家我可以给你做全套服务,保证让你舒服……”

“滚!”她终于愤怒,一个抱枕带着制导似的精准的飞向了我。

82839》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82839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目录预览:第九章三人重聚第十章悲哀的思友第十一章好戏上演第十二章深夜黑影第十三章帝月羁绊第十四章见面就掐第九章三人重聚翌日,陌月清依旧是被闹钟吵醒的,又一次上演了,玻璃碎片前仆后继的坠下楼。女佣对此已经形成习惯,拿着扫帚来到陌月清的当前敲了敲门,“月公主……”陌月清一把掀开蒙在头上的被子,闭着眼睛,双手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敲门,“请进……”女佣打开门自觉的走到落地窗前,清扫玻

  • 完整版【凤还朝:冷王来侍寝】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凤还朝:冷王来侍寝】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凤还朝:冷王来侍寝目录预览:第九章美人赌注(1)第十章美人赌注(2)第十一章美人赌注(3)第十二章竹马青梅第十三章本姑娘不做侍妾(1)第十四章本姑娘不做侍妾(2)第九章美人赌注(1)就在赫连若畔迟疑不定的时候,宴上酒喝到酣处,安王举杯轻叹:“珠玉花鸟赌的腻了,每次都是这些东西,没意思,今天咱们换一种。”徽王挑高了眉冷着脸道“皇兄不想赌死物,那就赌活的。今日各家都带的有姬妾美人,不如就以美人做赌注。”“这个好,这个好!”最小的平王擎了

  • 完整版【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萌妻来袭:冷少老公太危险目录预览:第九章极尽屈辱第十章赴约噩梦第十一章窒息的痛第十二章再遇沐风第十三章美丽误会第十四章“情敌”相见第九章极尽屈辱他的手在触及到她胸前的那一份柔软时,她的肌肤一向敏感,这个时候却立马的反应了过来。“不要!”“不要?”靳寒哲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的嘲弄,“你写离婚协议书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以退为进,让我好好的对你吗?”靳寒哲的手再次附在韶曼的胸前,而韶曼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往旁边退了两步。“你想太

  • 完整版【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目录预览:第九章六国来朝第十章惊中之惊第十一章引人瞩目第十二章动手打他第十三章昆仑大选第十四章前往昆仑第九章六国来朝看慕宛筠的神情愣愣的,左辰风下了马之后,下意识地上前伸出手,好似有些担心她那么瘦小的个子会下不了似的。只是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慕宛筠并没有理他,直接翻身而下,倒是左辰风略显着有些尴尬。他好像潜意识中把慕君当成了要保护的对象?一有这个想法,他立马嫌恶地甩了甩头,慕君可是男的,他若是喜欢男的那他成什么人

  • 完整版【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目录预览:第8章帝孤灵兽第9章姐妹争锋第10章帝孤灵兽第11章阴谋毒计第12章兽身封印第13章后悔终生第8章帝孤灵兽五只斑斓兽齐齐发难,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过的,五名世家公子,三人眨眼间就被他们自己的斑斓兽咬得血肉模糊,其中一人被斑斓兽撞到胸口,顿时胸口下塌了一大片,他脑袋一歪,再也不动了。蒙泊也中招了,他那最猛的斑斓兽发起威来,直接一角撞断了他的大腿骨,若不是他实力深厚,快步退去,恐怕现在也已经跟那哥们儿一样

  • 完整版【帝王的心尖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帝王的心尖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帝王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九章:为安雪儿祛斑第十章:哥哥生病第十一章:咄咄逼人第十二章: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第十三章:七月选秀第十四章:民以食为天第九章:为安雪儿祛斑而晚歌去了那里呢?晚歌惊魂不定地推开那门入去,才关好门,从里室就走出二个女人,一个丫头扶着一个女子往外走,见到她大叫一声:“啊,有人闯进来了。”“嘘。”她小声地说:“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有坏人在追我,请二位小姐别介意。”另一个是截着白色的帽纱,却像是在抽噎哭着一样。“你是谁,快出去,这

  • 完整版【邪魅冷君霸宠娇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邪魅冷君霸宠娇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邪魅冷君霸宠娇妃目录预览:第九章:高傲无情第十章:可恶至极第十一章:初见他第十二章:心随音动第十三章:羞辱之事第十四章:第一次生气第九章:高傲无情他这样,就是不救了,可是我不能这么放弃啊我鼓起气,抬头看着他,那凌厉中带着嘲笑的黑眸有着高人一等的气势,微仰着下巴,越发的神圣不可冒犯,细致的五官凑在一起十分好看,霸气万分。“怎的,爷话没说明白?”他微挑眉,空气也带来了压迫的味道。我仰头看他:“请你救我娘,我认识张喜宝小姐。”“哦,那可是一

  • 完整版【王牌少年厨神】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王牌少年厨神】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王牌少年厨神目录预览:第九章:揍他第十章:愣住了第十一章:调查取证第十二章:捣乱第十三章:墙头草第十四章:有点担心第九章:揍他虽然不同部门,但胖子这人凶,服务员都怕他,所以他这么一吼,所有人都作鸟兽散了!砧板大佬道:“已经核对过,全部都有卖,反正不是我这儿出问题,肯定是出品的问题,或者甚至人为的都不一定。”大家都被砧板大佬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这个大家不包括胖子,他眼珠子转了两圈,在人群里找着,然后喊道:“东小北呢?”妈的,这王八蛋不会怀疑

  • 完整版【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冷面傲王:惑妃别嚣张目录预览:第九章第十章有意思的女人第十一章赵姨娘其人第十二章振作第十三章觊觎皇位第十四章那个男人第九章他一身蓝色织锦绸缎长衫,腰间系着玉带,身量颀长,约莫一米八五左右,顾惜月猛地抬头够不到他的下巴。后退了一步,才看到了那人长得很好看。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玉色的丝带束着,一半披散,一半束缚,彰显优雅贵气。他的眼睛如春日里的盈盈吹水,姣姣日光,晶亮、透彻,薄唇色如淡水,微微抿起,挂着一抹闲淡的笑意,他一笑的风情,让

  • 完整版【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目录预览:第9章特别的生日礼物第10章这张脸惹的祸第11章告知真相第12章恩爱的两人第13章自卑的奚尘第14章跟踪的人第9章特别的生日礼物他从小几里拿出一个盒子,这盒子包裹得相当的精致,将盒子递给奚尘,并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湿热的吻带着一种身体的燥动,使奚尘更加的害怕。她被动的接过了盒子,看着庄莆阳那满是期待的眼神她犹豫了,可犹豫过后仍然动手拆开了盒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奚尘在看到盒子上的字时,那盒子便像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