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超凡炼金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0:18:1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超凡炼金师

第一章 我怎么就成乌鸦了!!!

“求助,被邻居家的大狸猫盯上了怎么办?”

一只黑色的大嘴乌鸦蹦蹦跳跳的拿爪子在笔记本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了一行字,期间还不小心摁错键,又给蹦哒着一格一格敲了回去。超凡炼金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哈哈,楼主真搞笑,你怕猫干嘛呀,怼回去啊。”

怎么怼?拿嘴巴啄?拿翅膀扇?还是拿叫声吓它?

乌鸦,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乌鸦的苏文偷偷瞄了一眼蹲在窗台上的肥大狸猫,低下头又敲出一行字。

“换个说法,那家里的鸟被猫盯上了怎么办?”

“你家的鸟,你自己把猫怼回去不就完了?”

苏文:“……”顺便给猫加个餐?

哎,等等!阳台上的门似乎今天还没开!

苏文再三确认了这个事情后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做到了键盘上,不用第一天就被猫吃掉就好,自己或许还能回家看看父母。

今天早上一起床,自己就成这幅鸟样子了——黑羽毛,黑爪子,黑的不能再黑的大乌鸦一只。

这不科学!

自己也没干过什么丧心病狂报复社会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小私企的小职员罢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一只大嘴乌鸦了。

伸伸腿,张张嘴,扑棱扑棱挥了挥翅膀。苏文满脸苦涩,老天爷,我心里有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对了!这不是梦吧?

苏文低头对着自己的大腿就是一口——嘶!好痛好痛!

苏文颓然的张了张嘴,脑海一片空白。超凡炼金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他,苏文,一个二十几岁的普通人类男性,真的变成一只鸟了!苏文已经可以想象自己以后的生活了,见猫躲猫,见狗藏狗,从此走到哪被人嫌弃到哪。

“乌鸦啊……”苏文长叹一气。

等等!

昨晚自己似乎在楼下捡了一个小小的乌鸦挂坠来着,当时见着这东西做工精细,以为是哪家小孩的心爱玩具自己还在居民楼的群里发消息来着问大家来着。

都是乌鸦,难道是那东西?说不定它可以把我变回去!

想到这里,苏文精神一震,张开翅膀径直往卧室扑腾。

一翅膀扇掉床头的半卷卫生纸,苏文蹦哒着翻翻找找。

哪呢?我昨晚就放床头柜了啊,怎么就找不到呢。

不应该啊,明明在这里的啊。汇金地

难道枕头底下?

没有。

被子里?

还是没有!

难不成床底下?

怎么还是没有!

不会是昨晚被隔壁的那只胖猫叼走玩了吧?苏文一头栽倒在被子上,如果真是那狗【哔——】拿走的,自己能去找它要吗?

“嗨,大胖,我来找一个乌鸦挂坠,顺便送个菜给你?”

顺便送个菜给你。苏文突然想哭。变成一只鸟去给猫送菜,从此结束这悲惨的一生吗?

苏文的一颗心直往下沉,也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变成一只乌鸦,从此离开这个人类的世界后会不会有人惦念自己。过往种种仿佛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一幕幕闪过,苏文长叹一口气,或许这一生,人的身体是变不回来了。

突然,一团黑色火焰从乌鸦身上熊熊燃起,火焰拉伸延展,身体瞬间往下一沉,下一秒便变为苏文原本的样子,身上还穿着昨晚的大裤衩子,一头被枕头揉的乱糟糟的短发。

变回来了?”浑身上下摸了一遍,三步两步跑到门口对着穿衣镜左右蹦跶了一圈。汇金地“变回来了!”

“真变回来了!”

苏文搓了把自己的脸颊,这熟悉的感觉,虽然没有乌鸦的身体轻盈,甚至还有些鼻窦炎之类的小病,但是真让人喜欢啊。

傻笑了半天,苏文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自己刚刚是怎么变回来的来着?”

“好像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体?身体,这样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变回乌鸦去。”苏文回忆了一下几分钟前的自己,在脑海中努力勾勒出那只大嘴乌鸦的样子。

“呼——”

黑色的火焰再次从他的身体上熊熊燃起,剧烈变化的火焰发出吹风机一样的声音,在短暂的剧烈收缩之后变成了一只黑紫色羽毛,红眼睛的大嘴乌鸦。

“哟!有意思了。”苏文来来回回倒腾了几遍,发现自己只要念头一动就可以在两种身体之间来回切换。版权huijindi.com

苏文蹦跶着转过身子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伸伸腿,张张翅膀。“这样看起来乌鸦也是蛮帅的嘛。”

用力挥动翅膀,苏文可以感受到有一股向上的力量将自己不断上托,随着挥翅幅度的加快,身体逐渐摆脱了地心引力的束缚,轻盈的在半空摇晃。

苏文拍打双翼,飞到窗口时又瞬间一收翅膀,利剑一样从中穿过,直冲云霄的黑色身影在半空发出一阵得意的叫声,引得楼下大妈频频注目。

穿行在高楼大厦之间,同样的景色,但此刻却给苏文不一样的感受,地上拥塞的车流看起来也没有往日那么难受了,初生的朝阳暖哄哄的照在苏文背上,就像是大冬天钻进被窝一样舒爽。只需要顺着高楼间湍急的峡管风轻轻扇动翅膀,动动尾羽自己就可以随心的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

“当——当——当——”

听着几声清脆的钟鸣声在小区旁边的日式浴场里响起,乐呵呵在半空兜圈子的苏文突然来了精神。推荐huijindi.com

“话说日式浴场可都是露天的啊!露天的!哈哈哈!”

气流在身体表面顺畅的流过,在翅膀上一分为二,一部分向后,一部分向上,将自己的身体轻轻托起。眼中的世界清晰有趣,整个世界都变得高大宽广起来,苏文甚至感觉路边随便找一处灌丛自己就可以猫进去。

借助沿街道吹来的峡管风苏文张开翅膀,战斗机一样俯冲了下去。

只是一小会儿苏文已经看见了日式浴场的高墙,欢快的打了个旋,乌鸦翅膀一翻“扑棱”一下从高大的围墙上窜了进去。

“等等,怎么降落来着?”

一眼望去,豪华的温泉浴场周围栽植着大片大片的竹林树木、名贵花草,苏文是一个都不认识,但是眼尖的苏文却在水雾里隐隐约约的看见半截白皙的手臂,扶着水面上的一只托盘,从一处拐角处倏忽飘过。

我要下去啊!这鸟是怎么降落的啊!

苏文呼呼呼的在半空打着盘旋,却找不到一点降落的法子。

耳听着水声渐渐远去,苏文一狠心平摊双翅稳稳往下滑落。

大气温柔的托举着自己的身体,身体就像是一片羽毛一样轻轻落在地上,顺着下坠的力量往前走了几步,苏文乐呵呵的径直往温泉浴场那边蹦去。

还没转过拐角,苏文便欣喜的听见了那边的哗哗水声。

苏文鬼鬼祟祟的从一块石头后面探出一只乌黑的鸟头,轻轻瞥了一眼外面的温泉汤池。

“呃,大胖这家伙怎么在这里?”不远处一只黑白花的大狸猫蹲在木质地板上,目光炯炯的盯着苏文,瞳孔溜圆,胡须还在微微抖动,眼神里流露赤裸裸的食欲!

意识到不妙的苏文奋力拍动翅膀从地上蹦了起来,两只翅膀极速扇动转眼便飞到半空。

几乎同时,大胖的身子几个闪动便奔到温泉一角的石块上,蹲坐而起,两只肥大的前爪不断调整,胡须轻轻抖动,瞳孔溜圆的猫眼盯的苏文想要浑身发毛。

苏文背对着半遮温泉汤池的木质顶棚,离地不过两三米高,再往上就要撞到顶棚了。

猫能跳多高来着?苏文抖了抖背上的乱毛,动物世界里说的是多少来着?已知的是两——我靠!

苏文一走神,大胖腾空跃起,张着尖牙,利爪从肉垫中探出,恶狠狠的挥向苏文。

太快了!只是一瞬间大胖便扑到了苏文面前,张牙舞爪的展露着自己猎食者的身份。

苏文甚至可以看到大胖脖子上微微摆动的白色绒毛。

谁说捕猎的猫瞪圆眼睛是萌的!

苏文一定要问一声:哪里萌!这简直要命!

险之又险的往前一窜,苏文堪堪躲开了那只肥大的猫爪。

“呜哇——”大胖发出一声不甘心的低吼,悻悻蹲在地上,两只眼睛紧紧盯着苏文的身体,不断调整动作,似乎下一刻就要飞扑而起。

苏文往下一沉,火焰一伸再次变回人身,穿着大裤衩子,一头乱糟糟的短发。

“大胖你个小瘪犊子,你有你本事你上来啊。竟然还抓我,白吃了我那么多肉。”

这突然而来的变故显然吓到了大胖,黑白花的大胖猫一声呜咽,炸着尾巴一步一步往后撤去。

摆脱大胖,苏文再次变回乌鸦,扇动翅膀,只是几下便飞到了前面的温泉汤池里。

“我来了!日式浴场!”蒸腾而起的水汽下苏文已经可以看见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了。

翅膀一合,苏文噗通一下落到地上,蹦跶着几步就扑到了汤池边缘。像苏文的脑子一样的火热的温泉汤池不断蒸腾着袅袅水汽,熏的他都有点湿了。

挥动翅膀努力挥散水汽,苏文瞪着一对通红的眼睛直往里面瞅。

呃,好平啊,而且还是一个短发啊,差评!

呃,呃?那是什么东西?

男的?

苏文使劲眨巴着眼睛,怎么是个男的!

“什么东西?”水声哗哗,似乎有人走来。

苏文抬头看了一眼走来的人影,果断掉头飞走。一个男的张那么漂亮干什么,真是的。

“唉,真是的,路痴越来越严重了,怎么就飞到日式浴场了,我这种新时代的五好青年怎么可以来这种地方呢。”

第二章 我戳

回到家换了一身衣服,简单下楼吃了点东西。苏文直接钻到附近的小巷子里,一团火焰凭空一跃,收缩成一只大嘴乌鸦模样,挥舞翅膀借助城市热岛效应产生的上升气流迅速飞高。

高空的湍急气流肆意涌动,从苏文体表的黑色羽毛上顺畅流过。远处的白色云朵一会被揉捏成一只蛤蟆,一会又被揉捏成两个不规则的方框。

乌鸦眼中的世界完全和自己人类眼中的世界不同。覆盖眼球的薄膜不止防尘防干,也将高空的寒风挡在了外面,过滤后的的刺目日光清晰的呈现在视网膜上。

虽然自己在高空,但蹲在日式浴场屋顶的大胖却清晰可见,小区的保安大叔正在和一个黑丝美女搭话,小花坛里一群老头老太乐呵呵的在一起进行着自己的晚年活动。远处迪士尼乐园的高大摩天轮一圈一圈的轮转着。

调转方向,双翅平平打开,苏文借助气流向穿城而过的大河飞去。

“话说我飞进去的话,是不是就不要门票什么的了?”

苏文在摩天轮上空一圈一圈的打着盘旋。一张迪士尼的门票还要小五百呢,这五百差不多跟自己一个月全勤一样了。

“嗡——”

什么东西?

耳边响起一道沉闷的声响,转头一看——一只小巧的无人机涂着鲜艳的红色涂装从摩天轮一侧飞来。

“稀罕玩意啊。”苏文好奇的贴了上去。

无人机下方的摄像头滋滋的对着苏文聚焦,镜头里还可以看见苏文淡红色的眸子。

突然无人机上一角的一颗小红灯开始快速闪烁。

呜——

刺耳的声音穿透耳膜,一波一波捶打着苏文的脑仁。

“嘎!”

苏文发出一声惨叫,剧烈的疼痛冲击着每一寸神经,苏文无力的坠了下去。

一瞬间整个世界似乎都在翻滚震动。

不断坠落的苏文边努力的在半空调整身体,边痛苦的抗争着身体上的迟钝。双翅奋力挥动,两翅的肌肉在极限中收缩舒展,狠狠击打着空气努力将自己抬升起来。

“嘎嘎嘎!”

苏文拍打着翅膀,尾羽擦着冰凉的河水,还是勉力从河面上重新飞了起来。

踉踉跄跄的落在河岸旁的观景园,苏文脑子里一片混沌。刚才若不是河面上的上升气流托了自己一把,估计自己会被活活淹死在河水里。

“这是哪个王八蛋在这里放这种东西!”苏文愤愤的甩着脑袋,听说在机场附近为了维护航班的安全,有些机场会选择放一些令鸟类极为难受的超声波来驱赶鸟类。但这里只是一个城市中的游乐场,距离金城的机场最次都有一百公里啊!

简直是要搞事情!

苏文扑腾到旁边的小树林变回自己的人身,火焰落下,面色一片苍白。

揉着剧烈疼痛的脑袋,苏文刚一出小树林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群家伙是在干什么?”

不远处一群人手里握着红色的大票子,围在摩天轮附近求爷爷告奶奶的拦下了排队准备坐摩天轮的众人。而在不远处,几个身形消瘦的年轻人手里捧着遥控器操控着天空的无人机到处驱赶鸟类。

“大叔,这是怎么了?”

苏文指着不远处的摩天轮向身旁的大叔小声请教,一张苍白的年轻面孔上流露着懂事的笑容。

“这里啊,好像是哪家的有钱人要暂时包下摩天轮吧?”中年大叔手里牵着粉嫩嫩的小萝莉,扬了扬手里的票,“这些人刚刚还过来给我散钱来着,人倒是挺有礼貌,只是年轻人有点不太懂规矩。”

“年轻人好好玩,我陪我们家小公主走走。”中年人歉意的对苏文一笑,摸了摸萝莉的小脑袋,牵着小姑娘往旁边的碰碰车场地走去。

“好了,小雪别生气了,爸爸陪你玩碰碰车好吗?等下我们吃个肯德基,下午我在带你来做摩天轮好吗?”

看着父女两人慢慢两人走远,苏文从旁边的自动贩卖机拿了一瓶水,装作游客的样子混在人群里到处溜达。

倒是要看看这是哪个家伙搞出来的事情。这不是往死里坑人吗!

就在苏文一个人溜达到摩天轮旁边的一处美人鱼喷泉时,意外的遇见一个他一点都不想见的人。

“苏文?”

“王小娅!”苏文听到喊声,一回头,竟然是自己的大学女友王小娅。

“你怎么在这?”大学毕业之后自己便和王小娅和平分手,老实来讲,王小娅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只不过实在是太过拜金。三观不同,虽然大学时还可以磕磕碰碰的凑合着过,但是一旦碰到现实社会的冲击,二人立马出现了不可挽回的矛盾,王小娅回头便扑进了二代同学李新华的怀抱。

据说王小娅之后随着李新华去了国外,只是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在这里,没记错的话她家应该在南方的一个小城市才对。

“我今天我是陪新华过来的。”

王小娅朝苏文身后挥了挥手,“我在这儿!”

苏文鼻子里喷出一声嗤响,转身就要离开。自己和这个李新华从大一就不对头,从班长到院学生会主·席,再到校学生会主·席,再从校奖学金到国家专项奖学金。李新华处处和自己不对付,各种下作手段就少有重复的。

“苏文学霸别走啊,以后我好歹也是你的上司了,你这样可不太好啊。”李新华挽着王小娅,露出一个苏文无比熟悉,无比恶心的笑容。“正式介绍一下,受家父之托,鄙人以后就是金城建宏昌公司的负责人了。”

“对了。”李新华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故作惊讶的说道:“今天好像是周二啊!你这是旷工啊,你这种态度可不怎么好啊。需不需要我给你们的刘主任说一声放过你?”

“呵呵。”苏文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人,“你去吧,反正狗大户从来都不缺狗腿子,只要记得把我的工资结了就好。”

苏文耸耸肩,转身就走。以后你就等着天天出门被鸟屎轰炸吧。

“嘿。屌丝的自我优越感。”李新华不屑冷笑,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张成,你带人给我盯个人,不要给我坏事情。等下我把照片给你发过来。”

没走几分钟苏文就听见摩天轮那边浪潮一般的欢呼声:

“哦!那是什么!求婚吗?好浪漫啊!”

“谁要是给我这样求婚,我立马就嫁了他啊啊啊啊!”

苏文抬头一看——几架红色涂装的无人机护卫着一大捧气球从地面飘向摩天轮的顶端。

巨大的摩天轮已经停止运转,苏文眯着眼睛瞅了一会,怎么感觉像是李新华那个骚包?

三下两下挤出人群,苏文钻进旁边的公共厕所,集中精神,一团黑色火焰凭空跃起,缩小为一只黑色的大嘴乌鸦从排气窗扑棱一下飞了出去。

“……如果你想要轰轰烈烈,我会给你海誓山盟;如果你想要细水长流,我会给你朝朝暮暮。只要你想,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只要我能。亲爱的,嫁给我,我许你一生幸福。”

气球轻轻靠近,苏文听着李新华极尽煽情的背诵着不知道从哪里背下的句子,忍不住巴拉拉打了个哆嗦。

“真是有够恶心人的。”

蹲在摩天轮顶部,苏文探出头悄悄瞥了一眼从地面飞来的气球。

真是玩的浪漫,气球吊钻戒,你也不怕被风吹跑了。

……

“小娅,我放浪过,堕落过,但是我今天……”李新华把一只手伸出窗外,手掌平开——几秒后自己为王小娅定制的结婚戒指将会乘坐着大把气球飞浪漫的到手中。

“小娅,我——艹你码啊!”

就在新华的手掌已经碰到气球的那一刻,等待多时的苏文纵身飞出,大幅度的震动了几下翅膀,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最高,合拢翅膀,嘎嘎两声怪叫,“噗”的一声便从四架无人机护卫的气球中穿过。

“哦!!!”地上围观的人群发出海浪般的惊呼。

大把的彩色碎花飞溅,半眯着眼睛,乌鸦打了个盘旋,戒指被一翅膀打飞。

“混账啊!不是让他们做好准备了吗!”

李新华跳脚大骂。他为了这次求婚,拉下脸去找了自己的大学同学找混混维持秩序,拉下脸去求了迪士尼园方暂停了摩天轮,又花大价钱请了这个国内出名的无人机团队提前准备,更是找人在网络上直播求婚,可这一切竟然被一只突然冒出来的乌鸦坏了事!

这让他的脸面往哪里搁?

“狗屎!”一把撕开领带,气急败坏的李新华又砸碎了一旁的微型摄像机。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这是典型的装逼不行反被艹啊。”

摩天轮下的众人虽然看不到李新华的表情,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放声嘲笑。

“让你赶鸟,让你拿钱出来显摆,哈哈哈!年轻人到底是图样图森破啊。”

……

“我是一只小小小鸟,我要飞的更高……”

正午时分上苏文扑腾着翅膀从窗口飞了进来。乌鸦落地,火焰升腾而起,化作苏文本来的样子。

“嗝——”站在卧室的窗前,苏文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西城的肥牛煲果然还是中午时分的最好吃,虽然来差点被来回三十公里的路途差点累成狗,但苏文的心里还是非常开心的。

“洗洗睡睡,下午去领领我的小工资。”仰躺在床上,苏文开始一项一项的规划起自己以后的生活来。

到时候自己一定要飞遍三山五岳、江河湖海、云海天穹,贝爷算个啥,遇到过不去的自己到时候直接飞过去。嗯,或者拿个微型摄像机去做什么私家侦探什么的也不错啊,那些抓小三的中年大妈肯定会喜欢这种便捷高效可以提供细致服务的年轻人的……

“叮咚——叮咚——”

就在苏文躺在床上一项一项的规划着自己的未来时,门铃突然响起。

苏文懒散的翻了个身,低声嘟囔着把自己埋到床上,“大中午的不睡觉干嘛,主人不在。”

“叮咚——叮咚——”

门外的人显然有着极大的耐心,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按着门铃,大有一副按穿铁门、捣穿门铃的架势。

“大中午的真是神烦!”

苏文拖着人字拖,踢踢踏踏的踱到门口,“来了!”

“呃,孙姐,怎么了有事吗?”

苏文一把拉开防盗门,眼前猛地一亮。

按门铃的赫然是住在附近的音乐老师孙倩,一头波浪翻滚的长发染成了热烈的玫瑰红色,更衬出脸上的白皙丰润。身子丰盈有致,如果说年轻女子是一朵含苞欲放的鲜花,那么孙倩现在则是盛开怒放,处处荡漾着成熟妇人的韵味与魅力。一截白色热裤束出纤细柔韧的腰肢,紧绷绷的热裤包裹着浑圆结实的臀,修饰出两条笔直而富有弹性的腿,驮着她堪与职业模特相媲美的身姿。

超凡炼金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超凡炼金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顾城:童话诗人到冷血杀手|犯罪心理学——DAY55《心理面面观》

    Feb24《社会心理学》也有我陪伴着你全文字数:2500字大家好,这里是365心上悦读,我是领读者小沙无痕,欢迎悦读者与我们一起共享悦读时光。今天我们继续与大家领读哈佛心理学博士岳晓东的著作《心理面面观(古今人物心理探析)》之犯罪心理篇。今天探讨的主题是“顾城:童话诗人到冷血杀手”。普通人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聪明人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社会是个大染缸,从来就不可能是完美的,总会有一些阴暗面需要我们面对。虽然这几天要讨论的犯罪心理学话题可能会比较沉重,但倘若悦读者能从这些抽丝剥茧的案例剖析中引发心理

  • 面子与尊严

    在我们文化的概念谱系里,有面子,没尊严。面子好像跟尊严有关,其实根本不是一回事。讲究面子,是国人标志性的特色。这一点,曾经令来华的老外,十分的好奇。但究竟什么是面子,老外探究了好久,也不得要领。什么是面子?真的不好说。请客人来的多,是有面子。人家请你,也是有面子。人家求你办事,叫有面子。求人办事,人家答应帮忙,也是有面子。豪华演唱会,上万元的门票,你买得起,叫有面子。如果不用买,人家白送给你,那更叫有面子。面子的背后,是实力,地位,财富和权力。当然,在熟人社会,也会有一点点会做人的因素。嘴甜,会

  • 【他山之石】不懂社交技巧,读读这些幽默小故事就会了

    好好读读这些故事,你也能成为社交高手。1.分粥有七个人曾经住在一起,每天分一大桶粥。要命的是,粥每天都是不够的。一开始,他们抓阄决定谁来分粥,每天轮一个。于是乎每周下来,他们只有一天是饱的,就是自己分粥的那一天。后来他们开始推选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出来分粥。强权就会产生腐败,大家开始挖空心思去讨好他,贿赂他,搞得整个小团体乌烟障气。然后大家开始组成三人的分粥委员会及四人的评选委员会,但他们常常互相攻击,扯皮下来,粥吃到嘴里全是凉的。最后想出来一个方法:轮流分粥,但分粥的人要等其它人都挑完后拿剩下的

  • 【AxC资讯】美国社会阶级解读:从职业看人,是势利眼?还是有根据的社会规则?

    AmeriChia为您提供最高端的前沿资讯,您想要的一切,都在这里!导语往往那些冠以时尚或风尚的势利劲儿,正是中国当下很多时尚制造者梦寐以求的符号,也是很多时尚追随者可望而不可及的标签。了解它们的势利本质,不仅可以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当代美国时尚细节的内涵,更能让我们以一种平实的心态来看待那些表面上似乎比我们好的东西。人们常说,在欧洲,大家想知道你是谁;而在美国,大家想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一个明显的区别是,欧洲人觉得你的族谱你的家庭背景是重要的资料,而美国人觉得你的职业决定了你是什么样的人。在美国,

  • 顺义这小区有大福利,不知道就亏大了!

    又一家建在小区内的“国学书香驿站”即将启用。由胜利街道工委、北青社区报共同打造的“国学书香驿站”,将于2月26日正式对外开放,所有服务全部免费。该驿站位于建新北三社区内(金街国际大厦东门南侧)。此前,本报在五里仓二社区内开设的“国学书香驿站”,已开办绘本领读、茶道、书法、读书会等公益活动102场。此外,西辛社区打造的“国学书香驿站”,用房由旺泉街道支持提供。这是继本报在社区内打造“OK家”网点之后,又一惠民举措。据了解,2013年至今北青社区报进驻顺义已4年,始终坚持以社区居民为中心,通过接地气

  • 王耀华【汉上泛舟】漆 农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改革开放初年,数千四川漆农来陕西留坝县江口区割漆的工作写照。作者当时是供销社工作人员,有幸与四川漆农打了几年交道。以此文感谢并怀念数千四川漆农对留坝县经济建设所做的重大贡献和那一段难忘的岁月时光。此篇文章已在《衮雪》2017年第六期刊登。最近有点焦躁不安,有时侯甚至一个人坐在哪儿发怔,或许是药吃瓜了吧!因为前年九月初患了一场急病,血管里安了一块支架,遵医嘱我需要每天早晚要吃两粒半医治心脑血管方面的西药。恢复已经一年半了,效果很好,但医生说还需再吃半年的药。我是位性情中人,豪

  • 【阅读】俞振声谈上海人的12大优点:有幸在上海工作生活真好

    今天是2018年春节,我正好在上海,上海安静得听不到一声鞭炮响,那是因为全城禁放鞭炮。我原来以为会有许多人违禁的。但没有想到,一个拥有2千万人口的城市,居然没有人违章。再次让我对上海人肃然起敬。多年前的上海人喜欢把所有外地人包括北京来的人统称为“乡下人”。结果可想而知,全国各地的人民被激怒了,大家群起而攻之,收集各种罪状和骂名,将上海人淹没在口诛笔伐的唾沫之中。上海人几乎成了“小气”、“吝啬”、“自私”、“胆小”的代名词。就连上海人自已也知道他们的不妙处境。我的一个上海朋友自嘲道:你们外地人对我

  • 波兰摄影师Magda Wasiczek把花草拍成这样,我是服了!

    拍微距的人那么多,但能把微距拍得美如油画的效果就没几个了,而波兰摄影师MagdaWasiczek就是的其中一个。她说:摄影机是我展现美丽自然的完美方式,每一个小细节都是极为不寻常的景色。当他去花园或草地的时候,他只是放松心情,任灵感随时敲门。他的摄影作品呈现童话田园般的故事,以童心的视角去看这个多彩的世界,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惊喜。MagdalenaWasiczek是一位波兰女摄影师,生于1973年,她喜爱拍摄昆虫世界的微观摄影,在她的镜头中,那仿佛是另一个天堂般美妙的世界,色彩斑斓,彷如天境。这

  • 【太美】85后小伙儿用一年时间,为35个省市设计「福」字,快来看看有没有你家乡?

    这是一个十分励志的故事,话说一个85后小伙儿,他叫林翔,酷爱设计,大过年的,没有啥送给大家的,就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祖国各地兄弟姐妹传递祝福。向传统文化致敬向大家传递福气中国城市百福他花整整一年时间,为35个省市设计福字。每个省份和城市的福字设计,独具巧思地将当地文化、习俗、建筑融入其中。苏州的园林杭州的西湖陕西的大雁塔、兵马俑看似一个小小的福字,设计稿却要反反复复修改几十遍。如何找到最合适元素,去体现一座城市,更是摆在眼前最大的难题。真正制作也就一个星期,但思考的过程,有时长达一个月。没去过重庆

  • 【灵璧家园】灵璧这两个庄子的矛盾是怎样化解的?您知道吗?

    灵璧地名文化之(5)禅堂“双李”庄名的由来文/胡桃夹子(网络配图,图文无关)禅堂街东北约五六里处的“新濉河”西岸,有一个“双李庄”。双李庄由一姓两族组成。一族是原居民,一族是来自山东。早年间,李庄只有李姓一族三十来户人家,在没开挖“新濉河”前,东与“刘汪庄”是地邻边。刘汪庄子大,人口多,就经常欺负邻居小李庄。刘汪庄子的人,耕地到了小李庄头,缷了牲口就牵到李庄人家的槽上喂,取草添料就像是拿自己家东西一样,李庄人因人口少打不过刘汪庄人,只能敢怒不敢言。李庄的庄稼熟了,刘汪人也是明抢暗偷,李庄人如有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