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我欲乘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5:29:18 来源:网络 []

小说:我欲乘风

第1章 我属于那里

苍山如海,在一轮弯月的映衬下,大山黝黑的轮廓更加增添夜色的空旷、寂寥。原文huijindi.com耳边渐渐消失了院子里喧闹的声音,偶尔传来夜虫孤鸟的叫声,显得夜晚的安宁。牧野怔怔地看着远方,心神渐渐消失在一天渺茫之中。

“小野子,过来,再给村长敬杯酒!”一个醉意熏熏的声音冷不丁在牧野耳边响起。牧野心中苦笑,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考上了一个二流职业大学,自己惭愧的快不行了,父亲却高兴的不得了。用父亲牧商的话说:“怎么说,儿子也是要去北京的人了。和村长的二闺女去的是一个地方!”

也许在父亲的心中,考什么大学无所谓,最主要的是能和那个青梅竹马,自幼定亲的准儿媳妇在一起才是重要的。不过,牧野更怀疑,父亲牧商根本不知道大学也是分三五九等的。汇金地得知儿子考上大学的那一刻,全家为了这次庆功宴准备整整一个星期,全村的人几乎都请过来了。

牧野端了一杯酒,走到喝的满面通红的村长身边,说:“叔,敬你。”说完,一仰脖子,率先将杯中酒喝尽。

村长虽然喝的快要不省人事,此刻却清醒异常,脑中不禁回想起牧野领到通知书那天,自己与二闺女王倩倩的通话。王倩倩在得知牧野只是考上了北京现代技术职业学院的时候,隔着千里电话,村长依然清晰的感觉到王倩倩的不屑一顾,用王倩倩的话说,这个学院毕业的,以后也就是当工人的料。一所职业院校和她上的清华大学,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不用闺女明说,村长也就明白了,自古以来,哪有皇帝请农民,千金配矬子的道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这婚事不仅闺女那里要黄,就是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啊。

想到这里,村长端着酒,有些迟疑,斟酌一下用词,村长说:“小野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去年二丫头考上清华大学,这是咱们村开天辟地第一遭。今年,你又考上北京的大学。怎么说呢。你去了,要是找二丫头的话……”

村长实在没法往下说,自己感到害臊的慌。小时候,看牧野聪明伶俐,牧商也是一个出名的巧手木匠。汇金地于是,自己自作主张定了这门亲事,开始的时候,人家牧家还不大愿意。谁知道,牧野应了一句古话:小时了了,大时未佳。这牧野5岁之前,比谁都聪明。5岁之后,一天比一天蠢,后来,上中学的时候,算数术都要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这已经是十里八乡最大的笑话了。

趁着酒意,村长再次打量牧野,怎么看牧野怎么憨。哎,这孩子蠢的实在不可救药,大学连考了两年,才考上一个不入流的大学。我欲乘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听说,就这所破学校,还是人家学院招不到人了,主动降分,才轮上牧野的。

当年的娃娃亲,实在是个错误。村长想到这里,心下一横,说:“凡事不可勉强。你和倩倩年龄都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所谓儿大不由爷,凡事……顺其自然为好。”村长老脸豁出去了。

牧野自然一下子把握住了村长话中的意思。我欲乘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牧野自然无所谓,两个人在去年高考结束后,就产生了人生分水岭,现在不过是分水岭看的更清晰罢了。更何况,牧野心中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任谁也不能说的秘密。其实,分开更好!只不过,十九岁的年纪,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如此悔婚,牧野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牧野听懂了,牧野的父亲牧商却没有听懂,笑哈哈的给村长满上酒,说:“那是自然。孩子大了,孩子的事情,孩子们自己都知道。哈哈。”转头,对牧野板起面孔,呵斥道:“去了北京,要好好和人家倩倩相处。不要像小时候,欺负人家。知道不?!”不待牧野答应,牧商又转向村长,乐呵呵地和村长干了一杯。

牧野看到村长苦闷连连地喝下酒,转身再次看向远处苍茫的大山和漆黑的夜色。喧闹渐渐远离,耳边传来不可捉摸的鸣叫声。十九年来,牧野始终做着同一个梦,始终盯着遥远无边的天际,思考着:在哪里,在虚空中,在无尽的虚无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繁华很快褪去。参加宴会的宾客来得快,走得快。院子里一片狼藉。母亲和妹妹牧丽丽收拾着庭院,父亲牧商早已经喝的不省人事,抬进了里屋睡下了,此刻,鼾声如雷,在院子里依然听的一清二楚。

牧野走上前去帮忙,却被母亲拦住。“你快进屋休息一下吧。”母亲说:“从小你就没干过这个。笨手笨脚的,干不好。”

一旁的妹妹笑弯了眼睛,对母亲说:“他马上就离家了。你不要他干啊,以后他真的什么都不会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一句话说的母亲停下了手,再过一个星期,牧野就要一个人去北京了,这孩子从小没离开过山窝窝。走出大山,是好事,可是在母亲的心里,怎么都是泛着酸酸的难受味道。

“妈,你去歇着吧。这里我和哥哥来就行了。”牧丽丽补充道。

“那我去看看你爸爸。”母亲眼看着就忍不住掉眼泪了,急急忙忙的扔掉抹布,走向里屋。

月光下的院子清冷如水,夏天酷热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兄妹两一时无话,默默收拾碗碟。

“我是不是很笨。对不起。”牧野突然轻声对牧丽丽说。牧丽丽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收拾桌子。

家中贫穷,牧丽丽很早的时候就承担了家庭的负担。虽然贫困,牧野却像是躲在鸟巢的雏鸟,从来没有感到外面的风雨。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读书越读越糟糕,仿佛江郎才尽一般,一年不如一年。也许,别人看不起牧野的大学,但是牧野知道,考上这个大学,自己付出了多少代价。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辜负家里人的付出和期望。即使再差的学校,这也是第二次高考了,牧野不得不屈从分数的选择。

“你是挺笨的。”牧丽丽抬起头,笑着对牧野说:“我就搞不懂。你居然上了初中,还要去学小学的知识,还要我帮你算算术。”

“嗯,不是都给你糖了吗?不许说。”牧野笑着说。

“偏说。听说你小时候是很聪明的。别人还不会说话,你就能出口成章,说的虽然大家都听不懂,但是却是玄奥无比。哎,听说村长专门记录了你的出口成章的段子,然后拿给城里人看,看的人无不啧啧称奇。后来,村长就强行嫁他的闺女给你做媳妇。”牧丽丽揭短。

牧丽丽停顿一下,偷偷看牧野的脸色,接着说:“告诉我,你是怎么骗人家闺女的。五岁的女娃都不放过,你太黑心了。”说罢,自己咯咯的笑起来。

牧野老脸通红。对于这段记忆,牧野非常清楚。牧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从出生就记得一篇经文,经文很长,牧野却记得一清二楚。牧野小时候试着背出来,发现背出来的东西和脑子里记得东西截然不同。及至写出来的时候,又发现写出来的和背出来的不一样,仿佛大脑中有一面镜子,镜子里面的东西看着和外面的一样,但其实一点都不样。一个5岁的孩子能书会画,还能背出来谁也听不懂,但是绝对高深的经文,这不是文曲星转世这是什么?

牧野嚷道:“谁骗了。稀罕?当年,被村长的糖还有他家的零食骗了。我就记得他说,和二丫在一起,天天能到他家吃零食。”牧野没好气的嘟囔着:“再说,你不也天天吃我从村长家偷来的零食?”

牧丽丽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喜笑吟吟地说:“好好,我吃了。我的好哥哥。”言罢,突然又八卦地对牧野说:“去了北京,你真要去找那个王倩倩吗?”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牧野。

牧野望着牧丽丽,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我的未来不是梦,甚至,我不属于这里。你信不信?”这一刻,牧野全身透着无比的自信。

自信仿佛形成了一种力场,身处其中的牧丽丽坚定的点头,说:“我相信你,哥哥。你是最不平凡的。”牧丽丽停一下,又大惊小怪的笑着问:“你不属于这里,你属于哪里?”

对于这个爱笑的可爱妹妹,牧野一点办法也没有,手指着远方苍苍的夜空,说:“那里!”

牧丽丽踮着脚看牧野手指头的方向,说:“哪里哪里?大梨树?”

牧野被打败,扔下抹布,单独去搬桌子了。遗留牧丽丽自言自语道:“大梨树?你还想回家种田啊?”后一句大声对牧野说。

“我们会永远幸福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们会站在巅峰之上。”牧野无比肯定的说。

“巅峰之上?”牧丽丽停下手中的活计,有些痴迷的想:“巅峰之上在哪里?”

“你说,我们会不会比村长家还好?”牧丽丽仿佛想懂了一样大声说。牧野一个趔趄,差点摔趴下。“我不喜欢王倩倩。我不要她做嫂子。”牧丽丽思维跳跃的很快。

“为什么?”牧野好奇的追问,似乎这地球上的人都认为,王倩倩长得漂亮,又是清华大学的,知书达理,实在是良配的不二选择。

“不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她不会对你好的。”牧丽丽有些紧张的小声说。

“呵呵。放心吧。你哥哥,是属于那里的!”牧野再次坚定地指向远方。这一次,牧丽丽没有打断,也随着牧野的手指,痴痴地望向远方。

远方依旧,沉默似水。

第2章 苦尽甘来

牧野和妹妹牧丽丽很快收拾好院子,累的筋疲力尽。分别之后,牧野进入自己的房间。牧野盘膝坐在床上,近十年来,他每晚都如此。牧野心中有一个秘密,对谁也不能说的秘密。牧野从出生就记得一篇经文。经文有名字,就叫《太虚经》,是仙家秘典。

十九年来,牧野一直在坚持不断地修炼。修炼似乎没有开始,或者说修炼的开始就想牧野小时候要吃奶一样,是一种本能。后来,随着修炼,牧野做了很多真实的梦。梦是虚幻的,但是牧野知道,梦里的都是真的。就曾经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事情,甚至,梦都是不全的。但是,牧野就是知道,那一定是自己。于是,牧野知道的越多,修炼的动力越大,以至于成为牧野每日必修的功课。

梦,一次比一次清晰。梦里,一个大罗金仙,在一次黑暗荒凉、没有生机的地方探险时,遭到围攻,身死陨落,化作一道流光而去。大罗金仙修的是无情道,坚韧刻薄,嗜血好杀。牧野本能的觉得,那个大罗金仙就是自己。

唯一奇怪的就是,牧野非常肯定自己的修炼没有问题,但是十九年来的修炼,不仅没有寸进反而把自己弄的近乎白痴。前世记忆中,修炼《太虚经》三载奠基,五载可纳气于紫府,往后就是开辟识海,凝神聚元……可是,这一世,牧野无论如何努力,如何刻苦修行,都不能纳气于紫府,功力行于头顶百汇穴就自行散去。

有时,牧野会想,是不是《太虚经》是一种无情道的修炼方法,自己这一世处处处于父母兄妹关爱之中,从而导致无法修炼?放弃有情,转修无情?牧野第一时间就排除了自己的念头。梦中那个不快乐的无情修炼者,哪怕隔着梦境,牧野依然能够感到,前世自己的伤心和难过。无情道最后带来的是刻骨铭心的死寂。

今晚,是最后一次修炼。牧野轻声对自己说。修炼《太虚经》如同吃了鸦片一样,会上瘾的。《太虚经》也和鸦片一样,有着巨大的副作用。牧野本能地感觉到,这些年来,正是由于修炼《太虚经》,自己的脑子一天天变笨,就好像脑细胞被一个个偷走一样。长期修炼的结果就是,牧野一天比一天笨。如果没有爱他胜过一切的父母,牧野不要说上学了,估计早被送到精神医院了。

牧野的感觉没有错。《太虚经》也没有错。只是不同的环境,造成了修炼结果的不一样。前世是修仙元气充沛的世界,这一世是没有丝毫仙家气息的地球。牧野的脑细胞也没有被偷走,是沉寂下来了。如果牧野可以内视就会发现,现在牧野的脑海如同一片荒原,上面都是沉睡的脑细胞。

沉睡是等着被唤醒,这一切,牧野并不知道。牧野只是暗下决心,如果今天晚上修炼再看不到结果,牧野就放弃。自己还有家庭,还有父母,还有为了他上学,自小承担了繁重家务的妹妹。为了他们,牧野必须留着一个能够指挥身体的大脑。

熟悉的感觉渐渐升起,一股活泼泼的气息,看不到摸不着,但是能感觉到。这股气息,在牧野体内游走。按照梦里的记忆,这是元气,元气行走于四肢百骸之中,温养身体。按照记忆中修炼标准,牧野的身体早该是百炼成钢、刀枪不入,纵不能翻江倒海,也是力大无穷。但是,十九年来的苦修,并没有带来这一切,顶多就是牧野比一般的小孩更敏捷、更强壮。如果非说好处的话,那就是牧野从小没有生过病。

气息慢慢游走,牧野神情紧张的关注着。气息渐渐到达脑域。正常的修炼,这时候,这股气息就该归于紫府,凝神聚元。这就是功行一周天。气息慢慢的到达紫府,牧野心中呐喊,停下来,停下来。

气息仿佛没有听到牧野的呐喊,依然缓慢而坚定的上行,渐渐达到百会穴。牧野心中一片绝望。下面的事情,不用关注,牧野都一清二楚。十九年来的每个夜晚,都是如此。这一次,气息依然在百汇穴转悠一圈,呈涟漪状向脑海散去。

不,牧野心中痛苦的叫道。散去之后,意味着,牧野又要变笨一点。

在牧野心中一片哇凉的时候,惊喜不期而至。这一次,气息散去之后和以往有所不同。牧野如同亲眼看到:气息如同一场春雨,散布在脑海的荒原上,浸润干涸的每一个地方,一直以来沉睡的脑细胞好像吃的饱饱的飞蚁。一小撮,或者是几个脑细胞活泛过来,在脑海中熠熠生辉。牧野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感觉很清晰的告诉牧野,这一刻的自己脑子无比清晰灵活。也就是在时候,牧野突然发现,自己无意之间,居然可以看到自己的脑海。

牧野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的高考试卷。这一刻,没有任何卡滞,大脑立即给出了全部正确答案。牧野相信,如果重回考场的话,牧野一定是全科满分,华国大学捡着上。

难道我变聪明了?牧野惊喜之后冷静的想到。《太虚经》本来是炼体修神的秘典,怎么会出现先让人变笨再变聪明的过程?牧野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想不懂,但是牧野高兴的是,《太虚经》接着修炼下去,唤醒更多的脑细胞,自己一定会更加的聪明。冥冥之中,牧野觉得,自己不只是变得聪明了这么简单。

苦尽甘来,总是有太多的想法。修炼完毕,牧野怎么也睡不着,想到前世修炼无情道的自己,牧野怎么也想不明白前世的自己怎么会那么傻,为了强大,连感情也不要了。即使强大无匹又能怎样,无情难道就是真快乐?

想不懂,实在想不懂,前世的自己会是那么傻的人。牧野甚至怀疑,那个无情的人真是前世的自己。不管怎样,这一世,我要修炼有情道,牧野对自己说。

梦再次来临,这一次,牧野没有看到大罗金仙的战斗。牧野看到了一处鲜花盛开,仙乐飘渺,处处楼台仙阁,奇珍异兽遍地走的地方。这是上世修炼的地方?牧野急着找人询问或者找到标识地方。没有人,牧野穿过一片药园,各种神奇秘药正长势喜人。牧野望了一眼,各种药都认识,甚至连年份都辨识的一清二楚,牧野无心于此,急急忙忙再向远处飞去。牧野记得那里好像是自己一生都神圣崇拜的地方。

接近了,前方仙雾飘飘,台阶如洗,山门巨石矗立,后面大殿气象森严,威严端庄。及至牧野靠近,想要看到巨大的牌匾时,突然,大殿金光闪耀,很快金光耀眼起来,牧野眼睛被刺的生痛,几欲流泪。

这一痛,牧野被痛醒。牧野艰难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睡过了头。刺眼的阳光正透过窗户直直地射在牧野的眼睛上,让刚刚睁开的眼又眯缝下去。

“看看,大公子,昨天晚上刚干点活,今天就起不来了。”牧丽丽见牧野醒来,笑着对母亲说话,又转头打趣牧野说:“你上学之前,要不要学学怎么做饭、怎么洗衣服,别到了北京饿死了。”

母亲急着去拧牧丽丽的嘴,牧丽丽却笑着跑开了。“是该学学。以后就靠他自己了。”里屋的父亲牧商揉着宿醉后头疼的脑袋说。

“哈哈,哥哥,我教你,我教你。”牧丽丽一阵风似得又跑了回来。

“好。以后家务活我全包了。”牧野没有讨价还价,干脆的应声,让牧丽丽及其不适应。想了一下,冷不丁的说:“才不要呢。你洗的衣服不干净,做的饭一定不好吃。我才不要呢。你还是跟着我看看吧。”

“你妹妹说的是,你就看看吧。”母亲补充道。父亲停下收拾着木匠工具的手,没有说话。

全家每一个爱了他十九年,没有计较,没有私心,就是纯粹的爱着他。牧野看着家人,眼睛一片潮红,鼻子酸酸的,这回是真要流泪了。

我欲乘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欲乘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书名:和风细雨爱如潮11章(第11章 委屈)

    原标题:书名:和风细雨爱如潮11章(第11章委屈)小说:书名:和风细雨爱如潮第11章委屈顾少霆。顾少霆拿着病历,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他转身时看着给他翻档案的狱警,眼泪毫无征兆的滚了出来!……“少霆,我们和好吧,对不起,你生病的时候我没有陪你,我不该和你生气,我这段时间也不好过,肚子疼得不行,做了个阑尾炎手术,你看,没骗你,还缝针了呢!”她骗他腹部的伤疤是阑尾炎手术留下的,顾少霆甚至还记得当年宋斯曼说这话时脸上无邪又委屈的模样!原来根本不是什么阑尾炎!男人的眼底涨红一片,额上的青筋全都蹦了出来!

  • 书名:小农妇的田园生活11章(第11章 又来一个穷鬼!)

    原标题:书名:小农妇的田园生活11章(第11章又来一个穷鬼!)小说:书名: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第11章又来一个穷鬼!等着夏小麦把何首乌采摘好了,刘星辰又打了两只兔子回来了。“我要去镇上了,你把那只兔子带回去吧。”说着,刘星辰就准备往山下走。夏小麦赶紧追了上去:“挨,我同你一道去镇上。”说着就把手里的何首乌拿了出来,继续道:“你瞧,我找到了好东西。”刘星辰看了一眼何首乌,拧了拧眉头。“这是什么?”刘星辰也就是一个打猎的,自然不懂这些药草。夏小麦笑了笑:“这是何首乌,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药材,我跟你一道

  • 书名:富婆的男保姆11章(第十一章 给白云飞戴绿帽子!)

    原标题:书名:富婆的男保姆11章(第十一章给白云飞戴绿帽子!)书名:书名:富婆的男保姆第十一章给白云飞戴绿帽子!一瞬间,苏亚不哭了,她抬起头来看着我,随后眼中泛起浓浓的不屑,吐口水道:“呸!就凭你这种人也配?你这个废物!还想和我真刀真枪的……你个下贱人!”“你在骂我一句试试!”我攥紧了拳头,我心中愤恨极了,苏亚这个女人简直太不把我王虎放在眼里了,在白云飞面前什么都行,被暴打暴揍都不敢说什么。但是,她每次面对我的时候,都是高高在上,瞧不起我,就仿佛把我王虎当成了一个小比崽子似得,作为一个男人,我真

  • 书名:这样才叫岳母11章(第11章)

    原标题:书名:这样才叫岳母11章(第11章)小说名:书名:这样才叫岳母第11章当天晚上回来,吃过饭后坐下看了会电视,岳母便说累了,早早的进了房间,留下我和吴芬半躺在沙发上。吴芬兴致勃勃的看着《来自星星的你》,而我对这些肥皂剧是一点兴趣也提不上来,便也和吴芬说,太累了,要先去躺着。吴芬虽然有不满,但见我好像真的很累的样子,也不忍心,让我先去休息。关上房门,躺在温暖的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我的心里感觉甜甜的,不知道岳母此刻在想着什么,会不会也恰巧在想今天的事呢。我甚至有那么一股子冲动,想要去看看

  • 独舞一支思心怡11章(第11章 再一次成了交易品)

    原标题:独舞一支思心怡11章(第11章再一次成了交易品)小说:独舞一支思心怡第11章再一次成了交易品她暗嘲,恶魔都长着一张好看的脸。这个男人,完美得无可挑惕,甚至比女人还要精致三分。可是,他的性情,却比撤旦还要恶劣。慕司丞薄唇微抿,等着她主动的吻。程暖暖只好一咬牙,霍出去了,她微张着红唇靠近他妖孽一般的脸。一点,一点来到他的薄唇面前。盯着这张性感完美的玫色薄唇,她闭上眼睛吻了下去。温热的触感,带着一丝诱人的气息。程暖暖生涩的压在他的唇上,却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的动作,当然,她也不想吻得深入。然而,

  • 媚君欢:一品弃妃11章(第十一章 太后的礼物)

    原标题:媚君欢:一品弃妃11章(第十一章太后的礼物)小说名称:媚君欢:一品弃妃第十一章太后的礼物司幽静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司幽静以前一直不服气慕容千轻天下第一的称号,每一次都想要与她进行挑战,可是,她都是冷漠拒绝,她的拒绝,让司幽静以为,那些称号,都不过是虚的。这一次,司幽静是想要赢得,可是却是没有想到,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在琴艺之上的造诣,她,远远的要胜于自己,即便是没有人会说,可是司幽静的面子,已经掉了。不服变成了不甘,接着,便是继续化作无边无际的恨意,女人的嫉妒心理,让她知道,面前的这个

  • 养个小妾做妃子11章(第11章:临湖水榭)

    原标题:养个小妾做妃子11章(第11章:临湖水榭)小说名字:养个小妾做妃子第11章:临湖水榭东辰国一百三十三年秋狂风骤雨过后,天幕拉开一条细缝,橘色的光亮慢慢渗透,晕红天际,染亮舒卷的云朵。东辰国将军府红墙绿瓦,飞檐楼阁在晨曦中蜿蜒曲折。山池相间,水面迂回,雕栏玉砌,临湖水榭,将军府一派富丽华景。卯时刚过,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丰姿窈窕,袅袅娜娜地女人走向将军府最偏僻的角落。玉珠相碰声,脚步错落声熙熙攘攘。琉璃阁内,紫纱轻舞飞扬,香炉上方青烟飘飘渺渺,窗户微开,阳光斜照在她如玉如仙的脸上,一半还在

  • 总裁撞上小蛮妻11章(第11章 跑什么跑,你傻呀!)

    原标题:总裁撞上小蛮妻11章(第11章跑什么跑,你傻呀!)小说名:总裁撞上小蛮妻第11章跑什么跑,你傻呀!凌莫南假装看不见她脸上的小狡猾,“你们学校的课外实践班学的是什么?”“我都高三了,要参加高考,不用上课外实践课程的。”夏优优回答。“没有实践学习?那你就正好有时间了,我给你报了家政服务,记得去学习。”凌莫南淡淡的说。“我不去!”“去不去随你,但是你的家务做不好,我的心情就不好,伤就恢复的慢,你自己看着办吧。”凌莫南说完淡定的站起来走了。去就去,谁怕谁呀!反正学不学是我的事情,你还能监视我呀!

  • 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11章(第11章 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

    原标题: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11章(第11章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小说名称: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第11章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时间紧迫,乔沐没有坐公交车,而是奢侈了一次,打了出租车,直接来到了上次的酒吧门口。白天的酒吧,没有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高大的旋转门也没有像上次来的那样,一直转个不停有人进去出来,显得特别安静。越是这样的寂静,乔沐的心就越慌的厉害,心跳很剧烈,好似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小脸比来的时候更加苍白,她知道一旦进了这道门,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乔沐拽紧肩膀上的书包带子,苍白的小手骨节泛着

  • 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11章(第11章 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

    原标题: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11章(第11章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小说名称: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第11章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时间紧迫,乔沐没有坐公交车,而是奢侈了一次,打了出租车,直接来到了上次的酒吧门口。白天的酒吧,没有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高大的旋转门也没有像上次来的那样,一直转个不停有人进去出来,显得特别安静。越是这样的寂静,乔沐的心就越慌的厉害。心跳很剧烈,好似要从月凶腔里跳出来一般,小脸比来的时候更加苍白,她知道一旦进了这道门,她就不可能再后悔。乔沐拽紧肩膀上的书包带子,苍白的小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