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斗灵大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0:02:16 来源:网络 []
书名:斗灵大陆
第1章强者

斗灵大陆,强者为尊。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灵武,灵武,由灵而入武。在斗灵大陆上面的修炼,必须将灵力转成武力。灵力是修炼的根基。

万兽林内,一处石缝当中,一个衣服破旧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握一握拳头,感受一番意境完全巩固的灵开四层境界,脸上面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个衣服破旧的少年就是吃下瑞根草之后,一连突破两层,一直从灵开二层突破到灵开四层的司马泽宇。

经过这次的经历,司马泽宇意识到,除了战斗之外,吞食灵草也是一个不错的提升自己实力的办法和选择。以后在战斗之余,应该多多地去寻找灵材了。原文huijindi.com

相同此关节之后,司马泽宇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

不料,司马泽宇这不起身还好,这一起身竟然又招来了一通麻烦。而这次他惹怒的竟然是一只猴子。

原来,在司马泽宇运功巩固自己的灵开四层的境界的那一天一夜里,一只猿猴入驻此地,并且把这里正式当成了自己的领地。

本来,司马泽宇一动不动地坐在石缝里面运功巩固境界的时候,那只猿猴还没注意到司马泽宇,甚至,它就压根不知道这里已经有了一个人了。

所以,当司马泽宇站起身来的时候,那只猿猴勃然大怒,它觉得司马泽宇实在自己入驻此地后闯进来的,它感觉到自己的尊严被严重侵犯。

于是,在司马泽宇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只猿猴“滋!”地叫一声,猛地从树上面跳下来,直奔司马泽宇。说明huijindi.com

司马泽宇本来在实力突破后心情正在兴头上面的,没想到还没怎么高兴,一抬头就看见一只硕大的猴子龇牙咧嘴地打了过来,顿时,心中大怒,真是个畜生,这么不讲礼貌。

看打!

猿猴飞速地奔跑了过来,司马泽宇见这支猿猴身材高大,个头竟然是自己的两倍高,全身漆黑,脑袋上面则是令人恶心的绿色,宛若苍蝇的颜色。

那绿头猿猴呼呼地吼着,奔跑的时候四脚着地,煞是凶猛。

司马泽宇本来以为这只绿头猿猴有多么厉害的,结果神识一扫才发现,原来这只绿头猿猴只是普普通通的一级下阶的妖兽而已。

司马泽宇刚刚升到灵开四层,又已经将灵开四层的境界巩固完毕,正有心检验一番自己的实力,没想到就在自己刚刚修炼完毕的时候跑过来一只这个样子的绿头猿猴。

司马泽宇在自己的境界仅仅是灵开二层的时候就已经跟一级下阶当中非常厉害的爬树蜥蜴打过交道了,现在见到这只普普通通的一级下阶绿头猿猴,哪里会把它放在眼里。

当即,还没有等到绿头猿猴扑到身前,司马泽宇已经挥拳而上,只听见“嘭!嘭!嘭!”三声沉闷的响声,司马泽宇已经跟绿头猿猴硬生生地较量了三招。斗灵大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三招过后,司马泽宇和绿头猿猴各退后三步,不过不同的是,司马泽宇貌似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无非就是被绿头猿猴撞得后退了几步而已。而那只绿头猿猴则疼得哇哇大叫。

不得不承认,绿头猿猴的境界虽然比司马泽宇低那么一点,但是,能跟司马泽宇硬拼这么几招,也是很厉害的。畜生就是畜生,单纯论力量方面的优势,确实要比人类要强大的多。

司马泽宇不管绿头猿猴有多么的疼,他不等绿头猿猴再次准备好,司马泽宇便又已经飞身扑上。

“啪!啪!”

出其不意的,司马泽宇迅速在绿头猿猴的腿上面狠狠地蹬了两脚。

绿头猿猴虽然是妖兽,但终归是血肉之躯,司马泽宇这么蹬了两脚,绿头猿猴猝不及防地一下子倒在地面上。斗灵大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经过这两次较量,绿头猿猴被司马泽宇狠狠地教训了两次。司马泽宇高高在上地站在绿头猿猴身前,作势还要去打。

绿头猿猴早被还破了胆,哪里还敢在让司马泽宇动手,只听见“哇!”地一声,绿头猿猴抱着脑袋一瘸一拐地跳着跑了。

司马泽宇拍拍手,大为高兴,有了力量就是不一样的啊,不用害怕被欺负,只要是赶过来的就是一顿痛打,不管是谁,畅通无阻。

以前司马泽宇虽然也杀妖兽,但那都是一些根本不入流的妖兽,哪里还有什么一级下阶妖兽轮得到自己去揍。

司马泽宇这次虽然没有将那绿头猿猴给杀了,不过司马泽宇却是打败了它,这就是一个进步。

实力提升了就是好啊,哈哈哈,司马泽宇哈哈大笑。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赶跑了绿头猿猴,司马泽宇一身轻松地朝前走去,他自己觉得自己比那绿头猿猴还厉害得多,所以,司马泽宇这一次并没有像上一次对付爬树蜥蜴那样子的小心翼翼。

换句话说,司马泽宇根本不怕绿头猿猴,只要绿头猿猴敢来一次,司马泽宇就打一次。况且,司马泽宇觉得率投诉猿猴也根本不敢过来了。

不过,司马泽宇还是低估了绿头猿猴的耐心和毅力。毕竟,妖兽虽然在智力方面低了一点,但是他们却又一股不顾一切向前冲的精神,绿头猿猴就在此列。

就在司马泽宇大摇大摆地在万兽林里面走着的时候,只听见树上面“滋!”地一声响。

司马泽宇当下心里面便很好奇,总感觉声音这么熟悉,转眼一想,原来这就是那只绿头猿猴的声音啊。

司马泽宇当下心里面一阵懊恼,这只绿头猿猴还真是没完没了的了,被自己打跑了竟然还敢过来找自己的麻烦,看来自己得好好教训一下这只绿头猿猴的了,要不然,啊畜生不长记性。

于是,说时迟那时快,那绿头猿猴刚刚发出一点声响,司马泽宇已经飞身一脚朝那绿头猿猴踢去。

不过,当司马泽宇看清楚那绿头猿猴的时候,竟然不由的一呆,心中立马将绿头猿猴他家的十八代祖宗给骂了一个遍。不禁暗暗恼怒,世界上竟然又这么狡猾,无赖的猿猴,或者说是妖兽的啊。

只见那绿头猿猴虽然还是原来的那只绿头猿猴,不过,司马泽宇却发现,那只绿头猿猴的爪子上面竟然还抓了一根木棍!

司马泽宇当场就很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只妖兽竟然还带着武器,这对于人美来说公平吗!妖兽的体质本来就要比那人类强横的多,人类在这种劣势下面好不容易的靠着自己的武器这才扳回了一丁点的平衡,没想到现在连一只妖兽也拿上武器了,这还要让人类怎么生存啊。

不管司马泽宇心里面诽谤个不停,绿头猿猴已经挥舞起手中的木棍向司马泽宇砸了过来。

司马泽宇不敢硬抗,只好一下子跳起来抓住一根树枝,一个翻身,堪堪躲过去了率头猿猴的攻击。

绿头猿猴一击不中,当即再次挥舞起了手中的那只木棍接着朝司马泽宇砸了过来。

司马泽宇身子还没有立定,然后已经听见身后的一阵劲风吹来,司马泽宇赶忙一下子跳下树枝,来了一个身体直线下降。

绿头猿猴的木棍打过来,猛地砸在了司马泽宇的衣角上面,然后接着敲在司马泽宇刚才抓过的树枝上面,只听见“啵!”地一声脆响。那只绿头猿猴手中的木棍一下子将树枝敲成了整个的碎碎的木屑。

“哗啦!”木屑在空中漫天飞舞,司马泽宇在此时也已经悄然落地。

绿头猿猴费了那么大的劲,打中了司马泽宇刚才抓过的树枝,并且见你个司马泽宇刚才抓过的树枝敲成了木屑,但是却没有打中司马泽宇。

漫天飞舞的木屑渐渐散去,绿头猿猴见自己竟然没有打中司马泽宇,当即十分的恼怒,愤怒地拍一拍胸脯,再次嘶吼一声。

司马泽宇正在暗自庆幸和心惊胆战的时候,听见了绿头猿猴的嘶吼。

司马泽宇无奈,立即再次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因为司马泽宇知道,绿头猿猴跑得也是相当快的,自己要想跑的话根本跑不掉,唯有继续战斗到底。

真是六月的债还得快,早上的时候自己还在教训那只绿头猿猴,而且教训得兴高采烈的,没想到,还没到中午,据已经轮到那绿头医院后来教训自己了,而且自己被教训得这么惨。

尤其是想起刚才绿头猿猴的那一击,司马泽宇额头上面就直冒冷汗。

聚在刚才那一击的时候,绿头猿猴手中的木棍已经打到了司马泽宇的衣角,只要绿头猿猴的动作再快一点,司马泽宇就没得跑了。

而回头再看一看身后那根树枝的命运,司马泽宇更加是心惊胆战,身后的那根树枝虽然不是什么粗壮的树枝,但是看那块头也绝对比司马泽宇自己的身子骨要强壮的多。

刚才要是被绿头猿猴手上面的那根木棍扫上的话,司马泽宇就算对对自己再怎么自信也绝对不敢说自己能在那一击下活下来,要是被打中的话,小命休矣!

司马泽宇再次看向绿头猿猴,他丝毫不敢大意。

绿头猿猴刚才奋力一下子将司马泽宇抓着的那根树枝侨城了木屑,从绿头猿猴的这个动作当中司马泽宇至少可以得出五个结论:

第一,这支绿头猿猴的手中的木棍绝对不是凡品,要知道,万兽林当中的妖兽厉害,而且万兽当中的树木也是十分不简单的,能一下子将一根万兽林的树枝敲成木屑而没有任何损伤的,那肯定就是不平常的宝物了!

第二,面前的这只绿头猿猴的力气很大,虽然平常的猿猴的力气都不小,但是,司马泽宇却发现,眼前的这只绿头猿猴的力气确实格外的大。尽管那只畜生手中的木棍不是凡品,但是,要想将自己身后的那根万兽林的树枝敲成木屑,还得有巨大的力气还行,要是没有巨大的力气,即使将世界上面最厉害的宝刀拿过来也砍不断那根树枝的。

第2章愤怒

第三,绿头猿猴已经十分愤怒了,绿头猿猴的力气也是力气,它不会无缘无故地试出来的,能使出将万兽林的树枝敲成木屑的力气来的绿头猿猴,一定是已经非常愤怒的状态了。

第四,只要自己尽力也是能躲开绿头猿猴的攻击的,虽然刚才躲开的有一点儿勉强,但是,那也是好歹躲开了的,而且,司马泽宇也有自己准备不充分,被绿头猿猴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因素在里头,要是现在让自己躲避绿头猿猴刚才的那一击的话恐怕就是轻而易举。

第五,拿上武器之后,绿头猿猴要比原来厉害的多了。有了武器就是不一样了啊,要是原来的话,绿头猿猴哪能有将树枝敲成木屑的实力,看来自己也该搞上一件武器了,司马泽宇心想,那把猎人斧头段时间内是指望不上了,不过眼前的这跟木棍是相当不错的。

理清这些思路以后,司马泽宇不在想刚才那样对于突然变强的绿头猿猴心生恐惧了。

拍一拍落在身上面的木屑,司马泽宇心想,也正是靠这些木屑刚才稍稍挡了一下那只绿头猿猴的视线,让那畜生不再能够连续地攻击我,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想到此处,司马泽宇已经不在像以前那样的怨恨绿头猿猴的大力气了,难事有好就有坏,哈哈哈!

正当司马泽宇暗暗高兴的时候,对面那只绿头猿猴间断了一会儿的叫声又开始了。

司马泽宇本来以为那畜生又要发威,但是接下来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产生了,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司马泽宇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随后哈哈大笑。

只见那绿头猿猴怪叫一阵,突然“咣当!”一声将它手中的木棍丢在地上面,然后急忙将两只手和在一起,奋力地搓了起来。

“哈哈哈……”司马泽宇笑得都肚子疼起来了,甚至连眼泪都已经流出来了。

绿头猿猴听见司马泽宇那么肆无忌惮地笑着,脸上十分地愤怒,但是却没有上前再为难司马泽宇,而是仍然在奋力地搓着自己的双手。

原来,这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绿头猿猴也不过如此的啊,司马泽宇心下大定。

绿头猿猴又搓了一阵,感觉手上面似乎已经不是想刚才那样子的疼了,然后捡起木棍来继续恶狠狠地看着司马泽宇。好像刚才那尴尬的一幕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畜生倒是也会掩饰的啊,要是化作自己的话,脸上面绝对挂不住,嗯,畜生就是畜生,脸皮够厚啊。司马泽宇心想。

绿头猿猴被司马泽宇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更加深了它对于司马泽宇的仇恨。脑袋上面的毛发全都直挺挺地立了起来,看起来很拉风的样子。

不过司马泽宇却没有心情观看绿头猿猴那拉风的发型,他知道,现在的绿头猿猴要比刚才的绿头猿猴危险十倍,二十倍甚至更多,自己必须小心应对。

不过,反观绿头猿猴,它也并不好过,尽管它的手已经不疼了,但是,当它握住棍子的时候仍然不由自主地蹭了蹭。

看到绿头猿猴的这个小动作,本来一筹莫展,对于绿头猿猴好像丝毫没有办法的司马泽宇脑子一下子便开了窍,不在对绿头猿猴没有办法,司马泽宇想出了一个好的办法来了。

接下来的战斗,毫无悬念的,还是绿头猿猴在占着绝对的优势,它那根木棍四处飞舞。而司马泽宇就跟一只小鸟一样,在暴风骤雨般的凌厉攻击下飘摇着。

不一会儿,随着树枝“嘟!嘟!嘟!”不断地变成飞舞着的木屑,司马泽宇和那只绿头猿猴已经完全被木屑所包围,处在一片木屑飞舞着的海洋当中的了。

木屑的飞舞,为司马泽宇的安全又多铺设了一条保障,绿头猿猴在四周都是木屑的环境中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司马泽宇所受到的威胁直线降低。

“轰!轰!”尽管受到了影响,但是,司马泽宇和绿头猿猴的战斗却仍然在进行着。

一根根粗壮的树枝,甚至连一颗颗粗壮的大树都被绿头猿猴不断地敲成木屑,飞舞在了空中。

绿头猿猴一直都打不到司马泽宇,它越来越气愤,丝毫没有放过司马泽宇的意思,而司马泽宇也一点都没有放弃的迹象,虽然身处劣势,甚至有好几次还都是险象环生,但是仍然执着的坚持着。

绿头猿猴手中的那根木根确实是一根好货色,挥舞了这么久,打坏了这么多的树枝和树木,但是仍然完好无损,看得司马泽宇一阵阵的羡慕。

不过,绿头猿猴的爪子就没有它的木棍那样的耐击打了。就像一开始那个样子,绿头猿猴每每挥舞上一阵它手中的木棍,绿头猿猴就得把木棍丢下来,把嗖搓一搓。要不然,绿头猿猴就会疼得哇哇直叫。

就这样,战斗在磕磕碰碰中一直就行了大半天。

万兽林内,经过了中午的稍微晴朗光明之后,万兽林里面再次变得一片昏暗,转眼间,下午已经到了。

“哇!哇!”

绿头猿猴怪叫两声,再次扔下它手中的木棍,立即搓起手来,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了。每到这个时候,司马泽宇就会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绿头猿猴搓完自己的手之后,再等绿头猿猴举起木棍跟自己再次战斗。

这一次也不例外,绿头猿猴搓完自己的手,举起木棍又和司马泽宇战作一团。

不过,跟一开始不一样的是,由于绿头猿猴过分的使用力气,此时的绿头猿猴已经开始体力下降了。

只见绿头猿猴脑袋上面冒着豆大的汗珠,同时不停地升腾起一股热气,那是汗珠蒸发引起的热气。

反观司马泽宇,虽然司马泽宇的脸上面也布满了汗珠,甚至连他的脸都憋的红通通的了,但是司马泽宇的体力明显要比绿头猿猴要强的多。

绿头猿猴挥舞那么一根木棍虽然看起来威风凛凛,十分厉害,但是消耗力气也大,绿头猿猴的体力就算是在多也经不起这么的消耗的,所以,虽然它的体力比司马泽宇多,力气也比司马泽宇大,但是它却最先累了的缘故。

“砰!砰!”又有两颗大树倒下。但是绿头猿猴的手也被震得生疼,绿头猿猴再次忍不住了,扔下木棍又开始搓手。

司马泽宇也立即停下了身形,一边静静地等待着,并恢复体力,一边看着绿头猿猴,进行防备。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激烈消耗,绿头猿猴的体力已经接近消耗殆尽,防护力也已经大幅度的下降。

绿头猿猴搓完手,捡起自己的木棍再次投入到战斗中去。

“轰!轰!轰。”

尽管战斗依然激烈,但是司马泽宇的压力却已经小了不少,面对绿头猿猴的进攻,司马泽宇已经可以很轻松地躲开来了,一方面是因为绿头猿猴的速度变慢,司马泽宇可以有充分的时间来闪躲,另一个方面是因为,绿头猿猴的判断力下降,预知能力降低,往往对司马泽宇的行动形成许多误判,似的司马泽宇可以节省很多的力气。

当然,归根结底的问题是,绿头猿猴的体力已经几乎快没有了,但是司马泽宇的体力却还有许多。

司马泽宇和绿头猿猴的实力差距正在缩小。

绿头猿猴的进攻不在咄咄逼人。

“咣当!”木棍再次被丢下,绿头猿猴搓手的次数可以说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这时候,绿头猿猴的手已经因为被震荡的次数太多而已经变得一片红肿了,有的地方甚至都能渗出血来了。

此时,绿头猿猴已经非常的疲惫,甚至可以说是筋疲力尽了。搓完手以后,不由得坐在地上面喘气。

司马泽宇本来还像原来那样站早原地静静地等着的,但是,就在这一刻,司马泽宇突然动了,他非常迅速地冲到绿头猿猴的面前,抬腿一脚朝绿头猿猴踢了过去。

绿头猿猴本来还是非常放心地坐在原地喘气,它本来还是以为司马泽宇会一直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它捡起木棍后再次战斗的,没想到司马泽宇竟然临时变了卦,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最重要的是,绿头猿猴此时还处于一个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见司马泽宇突然攻了过来,一时间竟然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了。

不过,虽然绿头猿猴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战斗还是的继续进行下去的。

在司马泽宇的脚到来的那一刻,绿头猿猴还是匆忙捡起了身前的那根木棍,朝司马泽宇挥舞了过去。

本来绿头猿猴以为自己这一下一定可以把司马泽宇吓跑的,但是绿头猿猴看到的却是,司马泽宇凛然不惧,毅然迎着绿头猿猴的木棍踢了过来。

“噗!”

司马泽宇的脚很快跟绿头猿猴的木棍交在了一起。

如果正常的话,司马泽宇的叫一定会被打成个稀巴烂的模样,而且司马泽宇绝对会立即抱着脚大叫,痛叫,但是,此时却是一个非正常的情况。

绿头猿猴已经是筋疲力尽的了,没有什么力气,自然从根本上面不会对司马泽宇产生什么威胁,而且,司马泽宇还有很多力气,远不是这只绿头猿猴可以比拟的。

再者,司马泽宇进攻突然,攻其不备,绿头猿猴一时没有防备到,这时虽然举起了一个木棍,但是,绿头猿猴并没有防范到尾,行动的非常仓促。

还有就是,因为一再的震荡,绿头猿猴的手指头上都已经流出血来了,一动不动地放着都非常的疼,更不要说是抓上一个木棍挥舞了,可以说,绿头猿猴想要抓紧木棍的话,他会感到非常剧烈的疼痛。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司马泽宇飞身一脚,“磁通!”一声,绿头猿猴的手中的木棍被踹飞了出去。

接下来,由于司马泽宇的力气太大,司马泽宇去势不减,又接着一脚踹到了绿头猿猴的胸脯上面。

只听见“咚!”的一声,绿头猿猴疲惫的身躯竟然被司马泽宇一脚踹倒了。

不过,绿头猿猴虽然被司马泽宇踹倒了,但是司马泽宇也被反震在地,绿头猿猴的身躯太大,还是蕴含了不少的能量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想踹倒这么大的身躯还是需要不少能量的。

斗灵大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斗灵大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独处,是一种静美,也是一种修炼

    悟示弱一个人太强势,不管出发点是不是好的,定会受到伤害。这种伤害几乎无法挽回,所以很多人遍体鳞伤,因为不懂得示弱。示弱其实很简单,在关键时听从别人意见,关注感受,情商管理得体,让人合作有安全感。示弱不是妥协,是更快达到目标,是伟大的。学会示弱,做熟透稻谷!悟放弃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选择、不断放弃的过程。有所放弃,才能让有限的生命释放出最大的能量。没有果敢的放弃,就不会有顽强的坚持。放弃是一种灵性的觉醒,一种慧根的显现,一如放鸟返林、放鱼入水。当一切尘埃落定,往日的喧嚣归于平静,我们才会真正懂得:放弃

  • 总有一个人,温暖你生命!

    是谁说过,靠近,就是一种温暖,有的时候,一个温柔的眼神,一个简单的问候,便能让心,在漫长的岁月里相互依靠。这世上,总有些眷恋,一往情深,你给我一个微笑,我还你一个拥抱,懂得便在心里生成,温暖着孤寂的灵魂,即便有些邂逅是短暂的,那份心香淡淡却持久着。长路寂寂,我们都是孤独的人,即便是再坚强,也是需要陪伴的,光阴的屋檐下,希望有一个人,能看到彼此内心不为人知的优雅,从而因欣赏而相惜着,这个人能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温度,这份遇见,无关风月。世间的相遇,是缘也是宿命。时光里我们都是晚归的人,见与不见,何止想

  • 【庄子】南师讲《庄子》之心能转物与禅定

    【庄子·逍遥游】心能转物与禅定庄子这里提出“神人”。庄子的文章有个重点:他强调说明有这么些人可以做到。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之所以做不到,是由于自己学问上的不够,知识上的聋盲。下面接着讲一个道理:是其言也,犹时女也。之人也,之德也,旁礴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连叔说:接舆当时告诉你的话,老实讲是对你而说的。换句话说,你的知识范围太低,他当时比较客气,我就告诉你,他没有把话讲完。“之人也,”那个人呀,就是接舆告诉你姑射山上的那个“神人”,他的成就到了什么程度呢?“将磅礴万物以为一

  • 【金刚经】净土在哪里

    金刚经法身非相分之第二十六品偈颂(5)粉墨登场笙管浓,谁知槛外雪花重,推窗窥见清凉界,明月芦花不定踪。“粉墨登场笙管浓”,人活在这个世间,乃至一切万有活在这个世间,都是在唱戏。宇宙本来是个大舞台,我们不过是大舞台里跑龙套,摇旗呐喊的一批人。大家打扮一下粉墨上场,音乐也很闹热。但是这个戏台也分内外两层,前台很热闹,一回到后台,把脸一洗衣服一脱,我还是我。除了前后台,还有个外台。“谁知槛外雪花重”,这是我当时在峨嵋山实在的境界,如果我们自己了解了,就知道一切都在演戏。像峨嵋山那个地方,到了冬天是白茫

  • 【传习录】要明得自家本体

    传习录·心即是理徐爱录原文爱因旧说汨没,始闻先生之教,实是骇愕不定,无人头处。其后闻之既久,渐知反身实践。然后始信先生之学,为孔门嫡传。舍是皆傍蹊小径,断港绝河矣。如说格物是诚意的工夫,明善是诚身的工夫,穷理是尽性的工夫,道问学是尊德性的工夫,博文是约礼的工夫,惟精是惟一的工夫。诸如此类,始皆落落难合。其后思之既久,不觉手舞足蹈。大意徐爱因为受到旧的学说影响,刚闻听先生的教诲,实在诧异,觉得无从下手。听的时间一长,渐渐知道躬身践行,然后方信,先生的学问确是孔门真传。除此而外皆为歪门邪道,异端邪说

  • 把民国情诗“翻译”成古诗词,你会多少?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沙扬娜拉》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李清照《点绛唇》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关雎》让我花掉一整幅青春,用来寻你。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鹊桥仙》一切情,不在言语,在心上。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温庭筠《南歌子词二首》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今夕何夕,见此

  • 【北京 · 清明节】于向华家族能量成长工作坊 · 4月3~7日 · 清明祭祖之旅

    清明黄庭坚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侯。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2018年的清明节,也许我们可以选择一种心的方式,来与祖先的祝福相连接。还记得2017年末风靡全球的电影《寻梦环游记》吗?——“在爱的记忆消失前,请记住我”!在你的家族中,清明节这一天,是否每一位祖先的照片牌位,都会出现在家庭的供桌上?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很少的家庭能够做到庄重的祭祖仪式了。然而,我们却可以选择,把祖先放在心里,这样无论我们走到哪里,祖先的祝福

  • 曹昱 | 大话西游的爱情心理分析

    大话西游的爱情心理分析口述:曹昱;文字整理:崔立敏大话西游很有意思:至尊宝刚开始在感情里搞不清楚,他死命要看真相,他看到的是什么:紫霞留下的一滴眼泪。我们看紫霞和白晶晶的爱有什么不同?白晶晶手中的玉佩是孙悟空给她的定情信物,她一直珍藏了五百年,依然放不下孙悟空他和白晶晶的爱更像是“情结性”的爱的象征:你长的很像我前世的男人,这是“情结性”的爱,找的是替身,找替身就是移情性质的爱——我想的是我爹,我找的是这个男人。我想的是妈,所以我找了这个女人,或者她像我前世的女友,但我又不能说出来,或者是我前世

  • 夫妻,都是三生的因果,累世的前缘!

    必是注定的人,才来与你相遇。今生相遇相爱,注定是前世的因缘。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两个人成为夫妻,佛学上讲是愿力和业力的结合。种种愿力业力,经过几生几世之后,不管时空变换,不论贫富丑俊,还是会发生。或是前世发愿,约定来生再结夫妻。或是感恩报恩,甘愿侍奉。或是宿债难了,今生偿还。因为愿力,轮回中再次相遇,彼此的灵魂认出了对方,常常一见钟情,觉得似曾相识。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和合,在注定的因缘际遇里,我们唯一的选择是别无选择,所有发生的都是该发生的,都是因缘具足。前世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 今天1月21日,刚出的太漂亮了!放到圈子里,醉倒一批人!

    ▼一世花开,一世再见,只是往昔错过千百年,一世多少等,等来一世的挂牵,风筝误,岁月错,一世再见多少冷,花开花落,人生无常,只是一首风筝误。爱情让人相思,思念让人疲惫,只是人生的唯美,思念的牢笼,无缘贴近最后的相望,错过的情,错过的真心,是懂得,也是人生的无缘。人不要太任性,因为你是活给未来的你,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你。其实人生需要很少很少,一杯水,一碗饭,一句我爱你。但是这杯水,他希望是那个爱他的人端给他的,那碗饭他希望是爱他那个人给他做的,那句我爱你他希望是那个爱他那人亲口对他说的。岁月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