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恶魔总裁的蜜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5:38: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恶魔总裁的蜜宠

002

第1章 送上门的猎物

顾瑾夕静静的坐在黑暗中,像等待死刑的囚犯,刚才,她的父亲亲手将她送进了这座“囚笼”——华亚集团总裁萧景晟专养情人的地方,全市最豪华的酒店。版权huijindi.com

父亲说:“瑾夕,你姐姐不能去,她会被萧景晟毁了的,为了家族的存亡,爸爸求你了。”

顾瑾夕静静望着窗外,花园里樱花花瓣随风飘舞。

被舍弃了啊,被宋谦舍弃了,被爸爸舍弃了。

做或者不做情人,去或者不去见萧景晟,她有的选吗?

去,她和宋谦的未来就彻底毁了,不去,姐姐的幸福和顾家的家业就彻底毁了。#_#

临走前,老管家福伯苦口婆心:“二小姐,不管发生什么您一定要好好活着,宋少爷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您的,有些事您不是想亲口问他吗?”

福伯最知道顾瑾夕的性子,看似柔弱,固执起来任谁都奈何不了,萧景晟千方百计设下陷阱,不惜铤而走险将顾家逼入绝境不就是为了得到顾欣语吗?如果他发现人被调了包……

房间里开着空调,丝丝的冷风吹得她浑身发颤,明明是夏天,顾瑾夕却觉得浑身冰冷,她双手紧紧握着脖子上的吊坠,默念着宋谦的名字。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不紧不慢,步履稳重,像高高在上的帝王,悠然信步。

脚步越来越近,顾瑾夕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表情紧绷着,仿佛是要奔赴沙场、舍生赴死。汇金地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她的心也突然停跳了一拍,呼吸一噎,差点喘不过气来,她在黑暗中紧紧盯着门的方向。

门口的人迟疑了两秒,“咔嗒”门被打开,顾瑾夕紧张的从沙发上“倏”得站了起来。

来人逆着光,身材高大修长,看见屋子里黑着灯,他微微皱了皱眉,伸手就要开灯。

顾瑾夕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不要!”

萧景晟挑了挑眉淡淡的问:“不要?不要开灯?”

顾瑾夕不知道萧景晟是不是听到过顾欣语声音,她不敢多说话,生怕他认出,犹犹豫豫“嗯”了一声。

萧景晟几不可闻的低声一笑,微微勾起唇角,随手关了门,朝顾瑾夕走来。

她紧张的站在落地窗前的沙发边,借着柔和的月光,她可以看到他的轮廓,却看不清面容。

萧景晟也是一样,他心里想着这是他想了很久的女人,现在他伸手就可以得到。汇金地

萧景晟伸手大力将她揽住怀中,怀里的柔软温香让他兴奋到每个细胞都在呐喊,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

顾瑾夕生生撞进他结实的胸膛,有些疼,炙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衬衣源源不断的传来,熨烫的她微微发颤。

她刚想挣扎,嘴唇便被霸道的封住,炙烈唇疯狂的吻狂风骤雨般席卷而来。

顾瑾夕错愕惊慌之间,脑海里一片空白,窒息的感觉袭来,直到她软软的滑倒在他的怀里,意识开始浑浊,才被放开,然后是一声命令性的声音:“呼吸!”

她猛然清醒,深深吸了口气,竟然差点缺氧晕过去,她听到头顶转来愉悦的低笑:“笨!”

她的眼角募得湿润,心脏也跟着抽痛,这样的语气像足了宋谦,只有宋谦才会用这么宠溺、好气又好笑的口吻骂她笨。

可是宋谦走了,走得那么决绝,她发了疯的找他,可是找不到……

“怎么哭了?”头顶的声音带着磁性的暗哑,似有不耐,却好听又诱惑。

“对……对不起!”顾瑾夕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绝对不能让他发现异样,慌忙认错,泪水却奔涌而出,她只是才上了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为了替家族还债,被迫辍学,丢了学业,还丢了男朋友。

她并不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可不可以后悔,可不可离开,这样的接触让她从心底抗拒。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然而她也明白,如果她现在挑明事实,萧景晟发现被耍了,他会有多愤怒!这个男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对你的男人永远不用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明白?”萧景晟的声音不算温柔,带着惯有的霸道。

“你的男人”四个字让顾瑾夕僵了一下,怕他察觉,她赶紧使劲点头,她真的很怕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他只是吻了她,而且还算顾及她的感受,但她就是怕,他的身上散发着野兽般凶猛而危险的气息。

得到满意的答案,他不再迟疑,霸气的抱起她,朝卧室走去。

卧室门口有绿色的荧光指示灯,萧景晟一脚踹开卧室门,将她扔在床-上,严严实实压在身下,鼻尖碰着鼻尖,呼吸对着呼吸,让人脸红。

顾瑾夕又紧张又不安,她被压得喘不过气。

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清香混合着雄性荷尔蒙的性-感,让人沉醉,可顾瑾夕只觉得厌恶,因为这个人不是她爱的人。汇金地

显然萧景晟并不知道她的想法,她不安的扭动反倒彻底点燃了他的火焰,浑身的血液燥热而亢奋。

他深深封住她的唇,手麻利的解掉了他们身上的障碍,只有简单的前奏,他毫不怜香惜玉的占有了她……

第二天清晨,顾瑾夕在疼痛中慢慢转醒,身体的不适强烈的诉说着昨晚种种,墙壁上石英钟的时针清清楚楚指在十点的位置。

已经上午十点了?顾瑾夕猛然惊醒,睡意全无,床的另一半是空着的,萧景晟呢?他发现了?是不是去找顾家麻烦去了?

心猛地像被魔爪狠狠揪住了一般。

顾瑾夕忍着浑身的痛楚,尤其是下-体的剧痛,起身,只是简单的坐起来的动作,她却愣是出了一头冷汗,脸色微微苍白。

身下床单上星星点点的红,分外刺眼,正当顾瑾夕愣愣看着的时候,床前突然传来一声冷嗤,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厌恶。

顾瑾夕猛然抬头,还没看清楚是谁,只听到风儿呼呼,“啪”得一声,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贱人!”

顾瑾夕被打的头偏了过去,不小心咬破了口腔,鲜血顿时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脑袋嗡嗡作响,耳朵有短暂的失聪。

早料到萧景晟不会就此罢休的,如果挨顿打能解决问题,她倒甘愿挨打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顾瑾夕抬手随意擦了擦嘴角,等着他汹涌而至的怒意,一抬头对上一张凌厉而俊美的脸。

眼前这个男人目光犀利,剑眉上挑,鼻梁挺直,薄而性感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身材无可挑剔,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

迎上他澎湃的怒意和冰冷的眼神,顾瑾夕不由自主瑟缩了一下,她毫不怀疑,如果她回答不好,这个男人一只手就能掐死她。

“顾欣语?”萧景晟冷笑,语气里满是凉薄的讽刺。^_^

003

第2章 他不会放过她

“顾欣语?”萧景晟冷笑,语气里满是凉薄的讽刺。

顾瑾夕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家胆子倒是不小。”他淡淡勾起嘴角,微微一笑,却满是冰冷而不屑的杀意,“既然你这么积极献身,我留着你让你看看顾家自作聪明的下场好了。”

萧景晟转身要走,顾瑾夕知道他是要去对付顾家,她想都没想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等等!”

萧景晟顿住脚步,低头看了看揪着他袖口的手,又看了看顾瑾夕,眼中冷光一闪而过,命令道:“放开!”

顾瑾夕颤了一下,明明对眼前这高大俊冷的男人害怕到了极点,手却固执的没有松开。#_#

她倔强的盯着他,睫毛微微颤抖:“萧总,放过顾家吧,瑾夕愿意为您做牛做马。”

萧景晟冷嗤,愿意为他做牛做马的人成千上万,她以为他会稀罕吗?

顾振江究竟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猪踩了竟找这么个又丑又蠢的女人代替顾欣语。

萧景晟甩开袖子,语气里满是厌恶:“你不配!”

“萧景晟!”顾瑾夕急了,“你敢对顾家下手我就告你强-奸!”

萧景晟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眼神已经从冷怒变得阴森难测,嘴角牵起玩味的笑容:“哦?你以为这方法对我有用?”顾瑾夕勾起了他的兴趣——孽杀的兴趣!

他不是没被人胁迫过,生意场上但凡胁迫他的男人都“死”得很惨,这样的胁迫实打实是第一次。

顾瑾夕紧紧攒着衣角,不敢看他的眼睛:“证据都在,萧……萧总不想惹上官司吧?”

萧景晟轻蔑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勾起冰冷的笑,挑眉:“所以?”

顾瑾夕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内心激烈的斗争。

反抗还是屈服?

最后她还是不得不收敛起眼中的精芒,放低姿态,恳求道:“萧总,假冒姐姐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我爱慕萧总很久了,想趁这次机会爬上萧总的床,此事与任何人无关,求萧总放顾家一条生路,瑾夕愿承担全部后果。”

她很清楚和萧景晟硬碰硬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她当然不会认为萧景晟连本市公安局都摆不平。

萧景晟冷笑,她倒是有勇气,想要一个人承担下所有的责任?

不过他可不会怜香惜玉。

还以为她会反抗到底,本来还挺期待她怎么反抗的,真是让人失望,原来也是个胆小如鼠又自以为是的蠢女人,不过他现在心情好,玩玩儿也未尝不可。

“你想做我的情人?”

顾瑾夕点头。

萧景晟勾起玩虐的笑容:“好,那我就成全你!”

顾家以为送个代替品过来就万事大吉了吗,不过多个牺牲品罢了,他倒是不介意陪他们玩玩儿,敢欺骗他的人会死的很难看。

顾瑾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也沉入了绝望的深渊,从今天起她就是萧景晟的情-人,而宋谦会步步向前,更优秀更高不可及,她将离他越来越远。

她选择了守护家人,他选择了放弃爱情,从此再没有任何交集,真的是这样吗宋谦?

难得萧景晟给顾瑾夕放一天假,顾瑾夕得以回家,本来应该快快乐乐高高兴兴,可顾家餐厅里的气氛却压抑而沉闷,到处充斥着火药味。

顾瑾夕搅动着手里的咖啡,目光紧紧盯着杯子边缘翠绿色的花纹,桌子对面的顾欣语优雅的切着牛排,寂静得空间里,切牛排的声音写得尤为突兀。

顾振江手扶高脚杯,脸色不善,目光中有着沉痛的怒意,山雨欲来的架势。

顾振江说:“欣语,婚事谈得怎么样了?”

顾欣语切牛排的动作滞了一滞,墨色长发精致的挽在脑后,抬头淡淡回道:“爸爸,我还年轻呢,不急。”

顾振江“啪”得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餐具跳了老高:“不急?呵呵,你是不急,人家鸿威集团的老总可是已经急得给儿子选好儿媳妇了!”

顾瑾夕眉毛一跳,姐姐的未婚夫不就是鸿威集团老总的儿子吗——鸿威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儿媳妇不是姐姐吗?

她疑惑的看了看顾欣语,顾欣语扶着额头做无奈状:“爸爸,今天难得瑾夕回来,我们能说些高兴的事吗?”

没想到话一说完顾振江更愤怒了,他恨铁不成钢转向顾瑾夕:“你倒还有脸回来,萧景晟在外面风流轶事铺天盖地,这么长时间你竟没有得到他半点喜欢吗?你还能更废物点吗?你是不是还想着宋谦那小子?是不是!”

顾振江气的额头青筋暴突,女儿果然没用,真是一个比一个不争气!

顾瑾夕脸色发白,低着头不说话,当情人的日子并不好过,发泄的工具而已,连人都算不上。

顾欣语看不下去了,“嚯”得站了起来:“爸爸,瑾夕为了顾家连学业都放弃了,如果您觉得她无能为什么自己不去和萧景晟抗衡,何必牺牲瑾夕的青春和爱情呢?”

“混账!这种话是你该说的吗!”顾振江气得脸色通红,一下摔碎了手里的酒杯,酒杯的碎片溅起来擦破了顾欣语的额头,血顺着她秀丽的眉毛流了下来。

周围的仆人吓得惊呼,跑去拿砂布和药膏的、奔去收拾玻璃渣的、跑来看伤势的,慌乱中端着盘子正要上菜的小男生不知该上不该上。

顾瑾夕赶紧站起来劝架:“爸爸,姐姐,你们别生气了……”

福伯也连忙劝道:“老爷,您消消气。”

顾欣语用手摁住伤口:“爸,当年因你的一意孤行,瑾夕现在连行走在阳光下的权利都没有了,难道直到今天你都没觉得自己不对吗?爸爸,瑾夕难得回来,我和她说说话,您慢慢吃。”

顾欣语拉起顾瑾夕就走,刚走出没几步,“哗啦”一声巨响,顾振江掀了桌子,满地的狼藉。

顾瑾夕迟疑道:“爸爸他……”

“没事的,顾家的唱片公司破产了,爸爸正为这事烦着呢,他这是迁怒,发泄出来就好了。”

顾欣语回答得干脆,顾瑾夕却是心里一颤,立马想到了萧景晟,难道……

“姐姐,你的婚事……”

“没事,我心里有数,你觉得我是小孩子吗?”顾欣语温柔一笑,眼底带着淡淡的无奈。

顾瑾夕暗暗握拳,一定是萧景晟捣的鬼,怪不得他最近都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他又想干什么?^_^

恶魔总裁的蜜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恶魔总裁的蜜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捞尸匠20章

    原标题:捞尸匠20章小说名字:捞尸匠第20章捞尸接着,胖子就对我说出了一些他所知道的事情,还有他的猜测。鲁班,是春秋时期鲁国人,本名为姬班,是建筑界和木匠鼻祖。由于众国只知道他是鲁国人,名班,所以,后人惯称之为鲁班。传说,鲁公仙逝之时,曾经留下了一本记载了自己一生研究所成的密录传给了后人。而这个后人,就是帮助刘邦灭秦得天下的谋士张良!张良原名姬良,是鲁公嫡系子孙,只不过在秦灭六国统一天下后,于博浪沙用机关术投大鼎刺杀暴君秦皇失败,为了躲避秦朝兵将追杀,不得不改名为张良。这本鲁公密录,也就成了张姓

  • 绝色生香20章

    原标题:绝色生香20章小说名字:绝色生香第二十章套路我终于看清楚了点,王爷是个很猥琐的小老头,比我还矮一些,秃头,戴着一幅黑框眼镜,穿着黑西装,系着红领带,看上去像一个知识分子臭老九。这时候,张池等几个闹事的混子也被王爷的手下拖过来,自然是一阵拳打脚踢,张池那帮孙子被揍得哭爹喊娘,别看他们在校园嚣张,碰到真正的社会混子,照样被揍得狗一样。王爷用很玩味的眼神盯着我,盯的我心里发毛,他冷笑着问我,为啥砸他场子。我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因为这群小混子欺负女人,人家不陪他们玩,就强行拖到卫生间,想强上人家

  • 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20章

    原标题: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20章小说书名: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第20章三个女人“但知道是桀少后,我却很高兴!对我来说,你就神一样的存在,我心中至高无上的男神,做梦也没想到,咱们两个人会有这样一次邂逅,我甚至感谢那次的伤害,感谢那次的酒醉,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美!”杨美瑶哭着,笑着!小模样让人犹爱,梨花带泪,雨润芭蕉!像杨美瑶这么美丽的女人,还是一副姣好怜怜的样子,作为正常男人的南宫桀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对不起,对你造成了伤害!”南宫桀从来不认错,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杨美瑶,这句“对不起”,不由自主的流

  • 美人劫20章

    原标题:美人劫20章书名:美人劫喜欢就要说“王爷,东西已经送过去了。”永逸王府内,佩玉尽责地报告,由衷觉得自家王爷送人礼物的方式有点重口味。龙千夜面色微微发白,慵懒地靠在座椅上,“她的反应如何?”佩玉将慕清歌的反应及分析都说了一遍,又道:“这次属下很谨慎,没有被发现。”钟离音听完佩玉所说,不由得赞叹道:“想不到只是一只断了的胳膊,就能够分析出这些来,这位慕大小姐还真是厉害。这么看来,这些年她是有意在藏拙,但目的是什么?”佩玉耸了耸肩道:“谁知道是有意藏拙,还是猪油蒙了心,居然会看上安世捷那样的人

  • 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20章

    原标题: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20章小说名称: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第二十章虚以委蛇这一天,冷斩绝几乎是想尽办法的去羞辱她,正当蓝映柔觉得自己这晚逃不过的时候,冷斩绝的手机突然想了起来。冷斩绝看了一眼身下蜷缩着的女人,嘴里不知道爆了一句什么粗口,也没有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而是直接接起了手机,不耐烦的说道:“喂,最好是有重要的事,否则你知道后果?”“老大,冷日这边出了点事,需要您马上过来处理一下。”对方不知道自己到底打扰了冷斩绝什么事,但是知道冷斩绝的心情很不好,所以说话也是战战兢兢的

  • 蚀骨承欢20章

    原标题:蚀骨承欢20章小说名称:蚀骨承欢第二十章这是我的东西“欢颜,你这是怎么了?”陆亦琛黑眉深深皱起,不敢相信看见的一切,“你这是干什么?”眼前的女人就裹着一条浴巾,短得几乎遮不住。“陆,陆总。”乔欢颜窘得满脸通红,连脖子都一阵阵发烫,她这样走回去倒是没什么,可现在居然被自己的上司陆亦琛撞了个正着。这种尴尬,她简直无法描述。“你被色狼非礼了?”陆亦琛俊秀的面容一沉,“我带你报警!”“不是……”乔欢颜尴尬,灵机一动说道,“我被抢劫了!”“抢劫?”陆亦琛也是无语,这谎话实在编得太不靠谱,有哪个劫匪

  • 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20章

    原标题: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20章小说书名: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第20章莫名有些期待徐锦溪看着宫一宸向她走过来,脑海中不自控的闪过了昨晚的暧昧场面,不禁有些脸红,好在这里灯光暗,无人发现她的异常。她忐忑的看着宫一宸在自己面前停下,莫名有些期待他要说什么,谁知却遭遇了一番劈头盖脸的质问。“徐锦溪!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都跟到这里来了,昨天在酒吧也是你故意的吧!”徐锦溪眉头一皱,十分的不悦:“宫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昨晚是个意外,再说你情我愿的,我强迫你了么?大家一夜情而已,你反应这么大干嘛,还有,这

  • 欢夜20章

    原标题:欢夜20章小说名:欢夜第二十章:惊恐的彷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今天早上并没有吃饭,昨天晚上好像也没有,饥肠辘辘的肚子正在叫唤,但我完全顾不上饥饿感,因为,我无比的期待接下来的一幕。在我心目中的双面苏晴,一面青春秀气,一面嗜杀如命,在看到这么一行字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在她杀掉那三个人之后,肯定有一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的喜悦吧?这么多年过去,都没有人再向她提起‘李家婷’和‘王丽’,她以为这样的秘密就此消失了吧?哈哈……大概半个小时过去,晨跑结束的苏晴,带着满头大汗,熟练地打开钥匙,

  • 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20章

    原标题: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20章小说名称: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第20章:我冷血无情我割了几块猪肉,用木棍穿好,在火堆上烤着,看着跳跃的火光,思绪不由得飘到了九霄云外。一会想我一路上听到的异动到底是不是跟着我们来的,一会想到黎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一会又想到以后咋办?正想的出神,耳畔突然传来白新怡的叫声:“大锤,你终于醒了,呜呜,吓死我了。”这一喊直接把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我把烤好的猪肉交给宁琪琪,跑过去在大锤子的额头上摸了一下,还是很烫。“烧还没退,你过来,坐到火堆跟前。”我扶着大锤子,让他在火堆前

  • 婚宠契约妻20章

    原标题:婚宠契约妻20章小说名称:婚宠契约妻第二十章报道因为孙茜,梵小桡也没了逛商场的心思,再加上一些生活必需品已经买的差不多了,她直接和陈妈回了住处。晚饭的时候穆泽城并没有回来,外婆坐在餐桌上,没看见穆泽城,她催促着梵小桡,让她赶紧给穆泽城打个电话。“外婆,不用打了吧!部队上本来就比较忙,他没回来肯定是部队上有事走不开。”说着梵小桡低声嘟囔,“再说了,这么大个人,难不成还会饿着肚子不成。”虽然梵小桡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外婆依旧听到了她后面嘟囔的那句话,低声斥责道:“你这孩子,泽城是你老公,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