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伊人泪红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5 23:21: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伊人泪红妆

第1章 对峙

 蓝田皇宫在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因为就在这一天,安平公主水琴在陪伴皇上和楚国太子皇甫洛出宫狩猎时候受了伤。《伊人泪红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水琴是先皇最受宠爱的公主,和当今皇上青橙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以在先皇过世之后皇上并不是很得意水琴,迟迟不给水琴赐婚,导致了水琴二十的年纪仍然还在皇宫中。

 皇帝想要拉拢楚国,皇上又有意将安平公主许配给皇甫洛,却没想到安平公主内心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就是长平侯,长平侯也一直在找机会让皇帝赐婚,不想今日安平公主突然受了伤,长平侯秦溯和皇甫洛全部来到了水琴的寝宫,只不过长平侯无法进入水琴的寝宫燕莎宫,而皇甫洛作为出国使者,也是皇帝默许的驸马护送水琴一直到水琴休息。

皇甫洛离开燕莎宫以后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看到了还没有离开的秦溯,有些惊讶,他以为秦溯早就已经离开了呢。

 “长平侯还没有离开?这样长时间呆在皇宫真的可以吗?看来蓝田皇帝对你真的很信任啊。”

 皇甫洛笑呵呵的说,他知道秦溯不会只是偶然站在这里,是为了等他吧。

 他只是有些猜测秦溯跟水琴之间有些不正常的感情,现在看到秦溯站在这里没有离开就更加确定这样的猜测。

 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也许娶了水琴以后生活会更加有趣,这种感觉真是好。《伊人泪红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为什么要这么做,安平公主就是一个不受宠爱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这么算计她,你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秦溯没有心情跟皇甫洛多说别的,他只想知道皇甫洛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样子。

 “你何必这么紧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跟你有什么相关?”

 皇甫洛站在一边,玉树临风,神情相当不屑,谁能够想到这么英俊的一个人,居然会如此腹黑,连一个无辜的女人都不放过。

“我喜欢安平公主,以后时机到了,我会跟皇上轻质赐婚,她将会是未来的长平侯夫人。”

 秦溯说的很坚决,只是在皇甫洛听了只是感觉好笑。

 秦溯真是太天真了,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一个朝堂上的大臣应该说出来的吗?

 “呵呵,这种话你还是跟安平公主去说吧,她会很感动,可是不要跟我说。”皇甫洛根本就不在意的说道:“你应该去找皇上赐婚,马上成亲,这样安平公主就不会受到我的骚扰了。”

 秦溯不语,如果他可以去跟皇上请旨,现在也不会站在御花园等皇甫洛了。版权huijindi.com

 就算他要轻质赐婚,也需要等到皇甫洛离开,现在于公于私都不是好机会。

 皇甫洛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越过秦溯离开,他今天已经玩够了,不想要继续说什么了。

 看着皇甫洛离开的背影,秦溯还是紧紧握紧了拳头,想要发火却只能够隐忍。

 与此同时的燕莎宫中,寒雪一边噙着眼泪一边帮水琴处理崩开流血的伤口,她应该拦住皇甫洛的,不然水琴就不会受苦了。

 “公主,都是寒雪的错,要是可以阻拦夏兰国太子就不会让你受委屈了,都是寒雪没用……”

 寒雪还是哭了出来,眼泪滴在水琴的后背,水琴也感觉到,心里也酸酸的,她知道,这件事情根本不能够怪寒雪的。

 寒雪,你不要这样,这不怪你,要是你拦住皇甫洛,现在也许你已经死掉了,至少我们都活着,就是好事,不要哭。”

 水琴安慰寒雪,也这样安慰自己。《伊人泪红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没什么事情比死亡还要可怕,她活着,就还有希望,如果死掉了,就当真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她很期待秦溯娶她的那一天,期待成为长平侯夫人的那一天。

 秦溯回到长平侯府,心情很不好,不明白为什么事事不顺心,不知道皇甫洛合适要走。

 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战功在身的男人。

 一个上过沙场,拼死护国的男人。

 可是现在因为皇甫洛,让他感觉无助,保护不了心仪的女人,这种感觉太过让他疲惫。

 “相公,你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皇上为难你了?”

 看到秦溯的脸色不好,肖氏担心的问道,她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了什么,却还是心疼自己的夫。版权huijindi.com

 “我没事。”简单的三个字,让肖氏的心情沉入谷底。

 以前的时候秦溯虽然对她也是相敬如宾,可却不会这样客气冷漠,他们之间到底因为什么改变了?

 女人的感觉很敏感,也很精准,肖氏知道秦溯已经跟以前不同了,却找不到不同的原因,不明白为什么会改变?

 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很好,虽然没有孩子,可是秦溯也没有别的女人,她很知足,认为嫁对了人,可为什么现在每天都会如此不安?

 “侯爷,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你现在对我越来越冷淡?你以前对我不是这样的!”

 就在秦溯抬脚欲走之时,肖氏终于忍不住质问出来。

 她知道这是不应该的,是大不敬的事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她想要给自己一个答案,想知道原因。

 “我说过,你只是我的妾,不是我的妻子,我尚未娶妻,你应时刻记得你的身份。”

 秦溯停住脚步,皱眉说道。

 肖氏一直都是最有规矩的人,今天怎么会突然如此质问?

 这让秦溯本来便不好的心情变的更差,语气越发冷淡,肖氏的心也越发低沉。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侯爷,我自知身份地位配不上侯爷,可是妾也是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肖氏真的不甘心,眼泪依然留下,却不能让秦溯的心软下来。

 女人的眼泪他看的不多,却只有水琴的泪让他怜惜,肖氏不是水琴,就算此时痛哭失声,秦溯也不会说出什么安慰的话。

 “不要傻了,我不爱你。”

 半晌以后秦溯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只是让肖氏一腔柔肠全部断碎。

 只是一句不爱就可以解释这些事情?因为不爱她,就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因为不爱她,相处了这么多年,竟然不承认她是他的妻?

 天下间还有比秦溯更狠心的男人吗?

 只是秦溯的心不狠,只不过一心的柔情都给了水琴,根本没有多余的可以分给肖氏罢了。

 肖氏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周围的下人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么多年肖氏跟秦溯的感情从来都很好,还没有一次弄到今天的地步,下人们也都慌神了。

 “夫人,不要哭了,眼睛会坏掉的,侯爷只是心情不好,您不要放在心上……”

 肖氏的丫鬟翠儿连忙安慰,心里也是担忧的,秦溯这样的神情大家都是第一次见,竟然感觉心惊。

 “他不爱我,他就这样说出来,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装作不知,今天他就这么讲出来,是当真没爱过我……”

 肖氏呜咽的说道,将头靠在翠儿肩膀,悲痛欲绝。

 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心爱的丈夫直接说出不爱她的话要来的伤心?翠儿的眼泪也一起掉下来,再说不出安慰的话了。

 对于肖氏的反应秦溯看不到,可多少也能猜到一点。

 心里虽然抱歉,却没办法,他只是实话实说,肖氏早点知道也是有好处的。

 现在伤心总比以后伤心要来的好,长痛不如短痛啊。

 水琴在寝宫里面休息,还不知道秦溯为了她深深的伤害了一个女人的心,否则只会更加感动吧?

 两个人现在见面也没有开头提起赐婚的事情,彼此都有自己的打算跟心思,都想要等到皇甫洛离开以后解决这件事情,可是皇甫洛却迟迟不离开,让两人都很焦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皇甫洛来见水琴的次数明显变多,宫中的太监宫女都在议论,猜测也许这夏兰国的太子喜欢上了蓝田最不受宠的公主,可能要和亲了。

 “秦溯,你说这皇甫洛是真的喜欢上水琴了吗?不然宫中这么多的人,他怎么就单单去找水琴呢?朕这个不受宠的妹妹当真有这么大的本是不成?还让夏兰国的太子倾心?”

 皇甫洛屡次去找水琴的事情青橙也都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明白,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皇甫洛怎么会看上水琴这样的女人呢?这着实让人惊讶。

  “回皇上的话,臣认为夏兰国太子一定有别的用心,不然也不会对安平公主这么殷勤,还是小心为好,不如先让夏兰太子离开,从长计议。”

 对于青橙的文化,秦溯感觉心中一惊。

 今天幸好青橙问的人是他,如果换成别人,那人一定会顺着青橙的话说下去,到时候水琴也许就真的要糊里糊涂的跟皇甫洛成亲,嫁去夏兰国了。

 “你的考虑也不无道理,只是夏兰国太子在咱们蓝田,他夏兰国的国君至少会忌惮一些,现在就这让让他离开,朕还真是感觉有些可惜,你说呢?”

 青橙不想要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要是这一次可以将皇甫洛永远留在他们蓝田,作为质子,这对他们蓝田是非常有利的。

 就这么让皇甫洛回去,他怎么能够甘心呢?

“皇上,现在六国相安无事,如果强行将皇甫洛留在蓝田,恐怕会引发战乱,到时候五国联盟,我们蓝田会非常被动。”

第2章 没有说谎

 秦溯虽然不想让水琴嫁给皇甫洛,可是他分析的也是实情,没有说谎。

 “你的意思朕知道了,过几天就送皇甫洛处境吧。”

 青橙不甘心的说,这让秦溯不由松了一口气,还好青橙没有现在就让水琴跟皇甫洛和亲,他还有机会,还有时间。

 三天以后,皇甫洛离开了蓝田,是秦溯护送的,两人一路无话。

 在知道水琴离开以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天面对皇甫洛她已经要无法忍受,还好皇甫洛离开了,真好!

 “公主,你的心情很好啊,这个夏兰国太子离开的真是太好了,寒雪看着也感觉开心。”

 寒雪站在水琴身边,心情很好,这个皇甫洛走的真对,一离开大家就都开心了。

 水琴笑而不语,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

 秦溯是护送皇甫洛离开的人,要是路上出事,秦溯一定会手都连累。

 她不相信皇甫洛会这么轻易离开,一直心神不宁,只是不想表现出来。

 如果秦溯因为她出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那样她宁可嫁到夏兰国,也不愿意看到唯一对她真心付出的男人出事。

 “长平侯好像很讨厌本太子,这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话,更是一个表情都没有,现在到了边境,你可以离开了,再不用看到本太子了。”

 到达边境以后,皇甫洛需要带着自己的人回到夏兰国,孩需要一段路程,只是这段路程不需要秦溯护送,能不能够回去就看皇甫洛自己的命。

 对于皇甫洛说出来的话秦溯根本就不给予回答,这里已经是边境,只要马车再向前走一步,以后发生的事情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对皇甫洛的隐忍已经足够多了,皇甫洛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水琴已经让他出离愤怒,现在可以做到如此已经是非常难得的。

 只是就在马车正要继续向前行驶之时,从远处射过来好多的箭,全都朝着皇甫洛的马车射去。

 因为事发突然,秦溯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只知道这里还是他蓝田境内,皇甫洛无论如何不可以死在这里。

 秦溯拼死用剑将飞来的箭挑开,冲进马车里面将皇甫洛救出来。

 只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皇甫洛也没有想到,肩膀受伤,因为流血的缘故脸色苍白,是无法回到夏兰国。

 秦溯只好奋力护送皇甫洛回到皇宫,再做打算。

 他带的一行人马因为突如其来的飞箭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几名手下一起狼狈的回到了皇城之中。

 一路上秦溯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居然在蓝田国就做出这样如此大胆妄为之事,到底是谁要非杀皇甫洛不可,还要将罪名安在他们蓝田头上?

 本来皇甫洛的离开让水琴可以松一口气,只是水琴还没有开心结束,就听说皇甫洛又回来了,还受伤了,这让她的心一下子凉了。

 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好不容易可以不用见到的人又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难道她是真的么有办法摆脱皇甫洛了吗?

 “公主,你也不要太过担心,这一次夏兰国太子受伤,恐怕也没有时间来找您的麻烦,不用担心的。”

 看着水琴着急的样子,寒雪连忙安慰,只是根本无法安维水琴担心的心情。

 人一旦陷入一种情绪之中是很难抽离出来,只会想的越多,心情越差,水琴现在就是如此。

 “只有夏兰国太子受伤了吗?长平侯可否安好?”水琴问道。

 既然她没有办法阻止皇甫洛继续留在皇宫,至少她要确定秦溯的安慰。

 “公主不必担心,长平侯安然无恙。”

 对于水琴如此关心秦溯,寒雪很像阻止,可知道无法阻止。

 感情的事是外人无法开口的,水琴跟长平侯之间义务婚约,二无人知晓,可寒雪还是看的出来水琴是真的很喜欢秦溯的,只是不说而已。

 现在出事了,水琴对秦溯的关心全都没有保留的表现出来,换做谁看了都会怀疑的。

 只是主子的事情不是丫鬟可以过问的,她只是希望水琴最后过的好而已。

 “秦溯,这一次的事情你怎么说,怎么会突然发生此事,现在夏兰国一定已经听到风声了,要怎么处理呢?”

 龙合宫中,青橙满面怒容,他本以为事情可以圆满收场,却没想到现在皇甫洛居然被刺杀,差点死在他的蓝田,如此一来他要如何跟夏兰国皇帝交代?

 秦溯跪在地上,头狠狠的低在地上。

 这是他的责任,他应该更小心的,不然皇甫洛也就不会受伤。

 “皇上,微臣不知是谁做的,但是请让臣戴罪立功,一定将背后之人揪出来!”

 现在解释什么都没用,还是先将要杀害皇甫洛的凶手找出来要好,至少可以给夏兰国一个交代。

 “算了,凶手的事情就不用你去找了,朕自会派人寻找,你只需要随时在宫里保护夏兰国太子就可以了,这一次千万不要出差错。”

 青橙冷冷说道,他早就派人去找凶手了,根本不需要秦溯去做这种事情。

 现在难办的是皇甫洛只是受伤,如果真的死了也就算了,可是现在皇甫洛只是受伤,这才是最为难的事情。

秦溯心里苦涩,不知道要怎么办。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是他没有处理好,就算青橙惩罚他也是正常的,要是因为这件事情以后青橙对他有了怀疑,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只是他宁愿去找凶手,也不想要去守着皇甫洛。

 依兰宫中皇甫洛正坐在正位休息,肩膀的伤已经处理好,只是会时不时的阵痛,提醒他今天收到的奇耻大辱。

 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偷袭成功过,传出去他的脸都不用要了。

 身为未来帝王的人,差点轻易就客死异乡,以后回到夏兰国,不说别人,他的父皇也一定会对他万分失望,要是被那些心怀不轨的兄弟们趁机夺势,他绝对不会甘心。

 水琴身为公主,皇宫之中所有人都之大破平日里面皇甫洛跟她经常走动,现在皇甫洛受伤,她自然是要前去探望,不然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只是大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皇甫洛不是喜欢水琴才跟水琴走动,水琴也不愿意去看望皇甫洛,只是没有办法而已。

 “太子殿下身上的伤势不要紧吧,安平是过来探望的,这玉肤霜是上一次长平侯送过来的,安平还没用完,就借花献佛的送过来给太子了,还希望太子不要嫌弃才是。”

 坐在椅子上,水琴笑呵呵的说道。

 她根本就不像过来,可是却没有办法,她是安平公主,必须要来看望皇甫洛才行,不然她真的希望皇甫洛直接死掉就可以了。

 “呵呵,谢谢安平公主好意,本太子还真是无福消受,担心就这么死不瞑目啊。”

 因为受伤,皇甫洛也不伪装了,直接用本来的态度说话,这让水琴还能感觉轻松一点。

 皇甫洛的态度水琴早就料到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坐在椅子上喝茶水而已。

 她只是过来走个形式,既然看过皇甫洛,过一会离开就可以了。

 秦溯也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北京西跟水琴之间的情况,也不知要如何是好。

 “安平公主,你不是很喜欢长平侯吗?我都知道,你不要担心,过几天我就回去夏兰国,跟我父皇禀告,到时候我一定会娶你为妻的,你就等着好了。”

 半晌以后皇甫洛终于笑了起来,说出来的话让水琴感觉毛骨悚然,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水琴跟秦溯对视一眼,两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如果皇甫洛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也许真的要错过彼此,无法在一起了。

 “好啊,既然太子看的上水琴,那么水琴就好好等着太子的提亲了,毕竟水琴今年已经二十岁,嫁出去困难,先谢过太子了。”

 水琴不知道皇甫洛是故意吓唬她还说再说真的,只是不管事情如何,她都要冷静。

 她是公主,命运就是如此的,根本没有反驳的可能。

 如果上天注定她只能够跟皇甫洛在一起,她也无法违背。

 只是希望下辈子可以投胎到平凡人家,不要做什么劳什子的公主就好了。

 “如果皇甫洛真的要娶你,你真的打算答应?”

 水琴离开依兰宫中以后,秦溯没有办法继续留在里面,快步跟出去,将水琴拉住,大声质问。

 他没有想到水琴居然说出这种话,难道真的要跟皇甫洛在一起吗?

 “放开我,长平侯,这里是皇宫,我是公主,你对好对我保持距离,不要被大家怀疑。”

 水琴用力甩开秦溯的手,她也不想如此无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她不可以连累秦溯,如果皇甫洛真的要娶她,她就只有接受而已。

 看着水琴冷然的脸庞,秦溯的手渐渐松开,心中感觉很痛。

 明明面前站着的就是他心爱的女人,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要眼看着心爱之人嫁人,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

“秦溯,我不想要连累你,这是我的宿命,要是可以早点认识你就好了,那样我们现在一定生活的很好。”

第3章 没办法

 看着秦溯不说话的样子,水琴的心也很痛,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用这种方式来伤害秦溯,可她没办法。

 皇甫洛一个人在宫殿里面,气的几乎想要砸掉所有的东西,可是因为肩膀受伤,抬起手都费力,只能看着远远的外面,水琴跟秦溯之间的互动。

 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耻辱,他已经说了要娶水琴,可秦溯居然当着他的面追出去,虽然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什么,可是他绝对不会让水琴好过的。

 以后娶了水琴,他一定要好好折磨这个女人,来弥补今天受到的耻辱。

 最后皇甫洛还是离开了蓝田,安全回到了夏兰国。

 一回到夏兰国,皇甫洛就将要娶水琴的事情跟自己的父皇说了出来,得到了比准,和亲的圣旨快速就到了蓝田,震惊了所有的人。

 一个根本就不受宠爱的公主要嫁给国立”强大的夏兰国太子,怎么会不让人惊讶呢?

 青橙感觉开心,因为一切的事情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他自然开心。

 “皇上,臣有一事启奏。”

 这一天,秦溯一个人来到宫中,跪在龙合宫,严肃的对华蓉说道。

 这样的秦溯青橙还是第一次见到,不是很明白有什么事情居然会让秦溯这样严肃。

 “你有什么要说的?”

 青橙冷冷问道,心里有一股预感,好像感觉到秦溯的话不是他愿意听到的。

 “皇上,微臣对安平公主一见倾心,希望皇上可以将安平公主赐婚微臣。”

 秦溯直接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只是让青橙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

 他本来以为事情会按照他预想的发展的非常顺利,可是却没有想到,秦溯居然喜欢上了水琴,这是他根本始料未及的,让他要如何是好?

 水琴是一定要嫁给皇甫洛的,和亲诏书已经来了,他是非答应不可,也算是为皇甫洛受伤的一点回报。

 可秦溯是他一直最信任的臣子,对他忠心耿耿,现在提出这个要求也不过分。

 可水琴只有一个,两个人都要,他要如何取舍?

 “秦溯,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单单跟水琴的赐婚不行,水琴一定要嫁给皇甫洛,这件事情以后不要提起。”

 青橙冷冷的说,他也不想如此绝情,水琴是他妹妹,要是跟秦溯在一起也是很好的归宿。

 可水琴也是他蓝田的公主,今天的情形早就注定,无法更改,就算秦溯跪下哀求也没有用。

 早知道事情会是如此,可秦溯还是不死心,看着青橙坚定的样子,秦溯一时之间竟让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能静静跪在地上。

 他已经尽力了,可还是做不到。

 夜色降临,秦溯偷偷来找水琴,想要带水琴一起私奔。

 既然不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那么就一起离开好了,这样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不用分开了。

 “你说要我跟你私奔?秦溯,快收起来你这个想法,我们不可以私奔,要是被抓回来,你一定会被处死,我不能这么连累你!”

 水琴被秦溯的想法吓坏了,她虽然想要跟秦溯在一起,却想不出私奔这种愚蠢的方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们逃的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别说离开蓝田,也许连皇城他们都出不去。

 她嫁给皇甫洛,最差也就是一死了之,如果他们私奔就是两个人一起嵩明,她不会让秦溯冒这种危险的。

 就看着水琴坚定的脸庞,秦溯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话,这是他唯一可以想到的办法,可水琴却不同意。

 “如果我们不私奔,你就真的要嫁给皇甫洛了。”秦溯苦涩说道:“你明明知道嫁过去以后的后果,还要如此坚持?我们试一试,我们私奔,也许可以找到一个不被任何人打扰的地方,为什么你不愿意跟我试一试?”

 秦溯感觉心很痛,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水琴同意,他万死不辞,可水琴却迟迟不跟他离开,让他倍感煎熬。

 “好,既然你坚持,我们就私奔,要死也一起死!”

 秦溯的坚定还是打动了水琴,她何德何能让一个男人心甘情愿如此为她付出,要是她还是拒绝,就真的有些不近人情了。

 也许他们是好运的,真的可以离开这里也说不定。

 水琴同意以后秦溯就回去收拾行囊准备路线,他要好好计划这一次的逃亡路线,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几天的时间里面,秦溯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面,研究最简单,最快捷的私奔路线,尽量将一切做到最完美的部署。

 只是秦溯的奇怪举动,引起了肖氏的注意。

 这一天在秦溯出去买马车的时候,肖氏悄悄走进秦溯的书房,想要看看秦溯这几天到底在忙些什么。

 看到书桌上东西的那一刻,肖氏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普通百姓都知道安平公主要嫁到夏兰国跟太子成亲,她也知道。

 只是她没想到,秦溯这几天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面,就是为了计划要如何跟安平公主私奔。

 怪不得秦溯最近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差,都是因为爱上了安平公主吗?

 对她没有爱,对安平公主就有爱吗?

 肖氏恨不得现在就将秦溯找回来,狠狠的打醒他,那是将要和亲的公主,私奔以后他们长平侯府都会被牵连的,她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肖氏稳定情绪,急忙离开,就好像根本没有来过书房一样,心里早就有了别的打算。

 她直接进宫求见皇后,她要阻止秦溯做傻事,不能让这件事情成真,她不能看着秦溯为了安平公主而死。

 “你不是长平侯的妾室,今天这么着急来找本宫,是有什么事吗?”

 对于肖氏的求见,皇后感觉非常惊讶。

 肖氏不过就是长平侯的小妾,一点身份都没有,不要说皇宫,就算跟她多说一句话都有失她的身份,要不是肖氏求的紧,她是不会让肖氏觐见的。

 “皇后娘娘,你一定要帮民女,帮帮长平侯,帮帮安贫公主!”

 肖氏声嘶力竭的喊道,让皇后吓了一跳。

 本以为肖氏不过就是为了攀炎附势才过来找她,可是现在肖氏弄这么一出,让她真的着实震惊了。

 “你先不要哭,慢慢说一说是怎么回事,长平侯跟安贫公主怎么了,为什么卧要救他们?”

 皇后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头,早知道会这个样子她才不会选肖氏进来,现在居然弄的她如此头痛,要如何是好?

 “长平侯跟安平公主有私情,正准备私奔,今天晚上就要行动,民女偶然得知,思来想去,就只有来求皇后娘娘,请娘娘一定要阻止闹剧的发生,求求您了,娘娘!”

 肖氏是真的为了秦溯好,虽然她知道秦溯一定会怨恨她今日所做的一切,可是她不在乎,只要不住秦溯她就心满意足了。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简直大逆不道!”

 皇后本来没什么心思跟肖氏继续交谈,却没想到肖氏居然说出来这种话,让她大为恼火,不顾身份的站起来大声质问,还是第一次失去了端庄的样子。

 这是换做谁都想不到的事情,堂堂的公主居然在要和亲的时候跟长平侯私奔,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五国的人笑话?他们蓝田的脸要放在何地?

 “娘娘,民女所说句句属实,你一定要阻止长平侯,他只是一时冲动而已,球儿娘娘一定要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肖氏真的是走投无路才这么做的,如果秦溯有想要带着她一起离开的心思,她不至于做到这一步。

 就是因为秦溯的心里没有她,根本没有为她着想,她才要来求皇后,不可以让秦溯离开。

 “好了,你现在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本宫,本宫自由办法阻止他们离开。”

 皇后到底还是皇后,虽然对于这件事情感觉惊讶,还是很快平静下来心情。

 于是肖氏将在秦溯书房里面看到的全都说了出来,皇后的脸色越来越差,可还是让她回去等消息。

 肖氏不觉得后悔,她绝对不会让秦溯跟水琴这么离开的,就算要死,也要她跟秦溯一起死,跟水琴有什么相关?

 她见过水琴,那一次的宴会,水琴对她态度最好,她都记得。

 可是她想不到,这个安平公主居然会抢她的男人,她现在的心里对水琴都是恨,满满的怨恨。

 晚上亥时,秦溯来燕莎宫中找水琴,水琴已经收拾好东西,看到秦溯来了,就要离开。

 可是两人刚刚走出宫殿,就从外面来了好多禁卫军,青橙跟皇后都来。

 看到这种情况两人就知道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只是他们计划的天衣无缝,怎么会在最后被人识破?

“秦溯,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青橙大怒的说:“皇后一开始来找朕,朕还不相信,渴死你居然真做出这种事情,居然还要带着安平公主私奔,朕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皇上,臣是真的心仪公主,可是你不同意赐婚,我只有出此下策,还希望皇上成全。”

 秦溯的计划非常周密,却还是没有料到最后居然会被青橙察觉。

 他知道后果很严重,可他还想赌一赌,也许看在以前他为青橙做了那么多事情的份上,青橙可以让他跟水琴在一起也说不定啊。

 水琴此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本来心中的期待在这些人出现以后全都碎成了粉末。

她就知道着皇宫的深墙大院不是她可以这么简单就离开的,现在什么都准备好了,还是被人拦下来,走不了,弄不好命都会搭上也未可知。

第4章 无奈

 “秦溯,你跟朕来,水琴你乖乖呆在燕莎宫,皇后会看着你的,你一定要嫁给皇甫洛,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不会改变!”

 青橙是真的动怒了,被自己一直这么信任的臣子背叛,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然他无奈?

 “皇嫂,你帮我跟皇上求情,不要为难秦溯,水琴愿意嫁给皇甫洛的。”

 看着秦溯就这么被青橙带走,水琴跪在地上,紧紧拉着皇后的衣裙,她不能让秦溯出现意外,不然她死不足惜。

 “水琴,这次的事本宫也帮不了你,现在你就算想要嫁给皇甫洛也要看皇上的意思,既然秦溯那么爱你,就算皇帝亲自审问他也不会退缩,如果他退缩了,你就放弃吧,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一个公主跪在本宫的面前,起来那。”

 皇后淡淡的说,让身边的宫女将水琴扶起来,慢慢走近寝宫。

 水琴只感觉心很凉,很痛。

 她不知道秦溯最后的选择是什么,她希望秦溯还是坚持要跟她在一起,至少这样她就算死掉也会非常开心。

 水琴一夜无眠,坐在正殿看着皇后悠闲自得的看书喝茶,她感觉心里痛的要死。

 这个皇嫂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以前的皇嫂还不是皇后,还很单纯,很善良,可是现在居然如此镇定自若,一点怜悯都没有,不由让水琴感叹后宫的力量,可以将这么好的一个人改变成这个模样。

 天亮以后,青橙身边的小太监过来禀报,说长平侯已经回府,水琴跟皇甫洛的婚事继续进行。

 这让水琴感觉五雷轰顶,虽然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局,可是秦溯就这样离开,甚至都不来见她一面,还是让她忍不住伤心。

 说好不怨恨的,可是心里还是这么伤心,感觉非常痛苦,为什么没有坚持以前的承诺?

 不是宁愿一起死去,为什么要轻言放弃?

 眼泪就这样从眼眶里面流出来,无声的掉落,诉说着水琴的伤心。

 “水琴,你也不要太伤心,世间男儿皆薄情,你还是好好准备嫁给皇甫洛吧……”

 看着如此伤心的水琴,皇后终究还是不忍心,轻声叹息,稍微安慰,也起身离开了。

 一夜未眠,她现在很累,事情既然结局了,她也要好好回去休息休息了。

 皇后的话水琴听到了,世界男儿皆薄情吗?

 她早就知道,可是却以为至少秦溯不是,是她错了吗?

 “公主,你就不要伤心了,你一夜为睡,请你去休息休息吧,长平侯既然负了公主,公主也没有必要为他伤心。”

 寒雪哭着说道,不愿意看到水琴如此伤心的样子,她真是没用,保护不了公主,只能看着公主流泪。

 只是水琴根本听不见寒雪的话,她蛮子都是秦溯就这样离开的伤痛,至少见她一面也好啊。

 就算秦溯不同意放弃,她也会为了秦溯放弃私奔的计划,可是秦溯就这样离开了,置她于何地?她怎么能够不怨恨呢?

 与此同时的长平侯府,秦溯已经回到府中。

 他黑着一张脸,急匆匆的去了肖氏那里,看到肖氏以后就直接打了肖氏一巴掌,肖氏没有站稳,直接跌到在地上。

 肖氏捂着脸,看着生气的秦溯,她知道秦溯为什么这么对她,她不害怕,不乖秦溯,她反而开心,开心秦溯回来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的女人,如果不是你去找皇后,我现在已经跟水琴走的远远的,都是因为你!”

 秦溯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双眼通红,要说下一面他会杀死肖氏也很有可能,

 “相公,我知道你怪我,可是我不后悔,就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会这么做的,我不会让你跟水琴离开的,她只会害死你,我是为了你好啊,你们不可以在一起的。”

 肖氏从地上站起来大声喊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秦溯,可秦溯却不明白,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她的真心?

 “一派胡言,我跟我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就算是死我也甘心,以后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真的会杀死你的。”

 秦溯说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不怕死,可是青橙拿水琴的死威胁他,他不得不离开,他以前承诺要给水琴幸福,就不能看着水琴死去。

 肖氏颓然跌坐在地上,周围的丫鬟也不敢上前,她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刚刚的情况真的好吓人,她们很担心也许长平侯一个不开心会将肖氏杀死,那样要怎么办?

 水琴不知道青橙用她的性命威胁了秦溯,迫使秦溯放弃,她只是以为秦溯对她的感情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根本没有到可以付出生命的地步。

 她只怪自己太傻,居然轻易相信男人的谎话,居然真的对秦溯动心,不然现在也不会弄成这个下场。

 她现在遍体鳞伤,却还要嫁给皇甫洛,也不知道她在嫁去夏兰国以后可以活几年。

 “你还在为秦溯伤心?你看看你的样子,以前那么高高在上的公主,现在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是父皇最宠爱的安平公主啊,现在怎么如此狼狈?”

 青橙到底还是过来看望水琴,语气说是看望,还不如说是嘲笑来的妥当。

“青橙,我知道你恨我,你跟我哥哥,因为我们占尽了父皇的宠爱,说到底你就是一个可怜虫,虽然你成为了皇帝,可是你永远得不到父亲的爱。”

 水琴笑着说,这种话以前她是断然说不出来的,可青橙现在将她逼成这样,飞要让她和亲,她也不在意了,就将想要说的话都说出来好了。

 “你还真是大胆,父皇早就不在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青橙恼羞成怒,他今天过来绝对不是为了听水琴的羞辱。

 他现在是皇帝,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谁都怕他,他凭什么要接受水琴的羞辱?

 “我说都是真的,你不爱听啊?可是我都说完了,你明明可以让我跟秦溯成亲,这是我最好的归宿,可是你不同意,只因为你恨我,你恨我得到了太多你没有的宠爱,才会执意将我嫁给皇甫洛的。”

 水琴不是傻子,她虽然从小都在深宫,可是看到了太多的勾心斗角,这么简单的事情她怎么会看不明白?

 如果她是青橙的亲妹妹,根本不用等到这个时候和亲,早就可以找到一个好人家。

 五年的时间,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让她出嫁,青橙都没有理会,现在让她远嫁异乡,还要如此伤害她的心,这就是一个皇上该有的报复吗?

 “你不用说这么多有的没的,这是已经确定的事情,要怪就怪秦溯不够爱你,你一定很想见到他吧?朕给你这个机会,他会作为使臣出使夏兰国,亲自送你出嫁。”

 青橙冷冷说道,他没想做到如此绝情,都是水琴逼她的。

 既然水琴这么喜欢秦溯,那就让秦溯去送水琴最后一程也好。

 对于青橙的做法,水琴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心里务必苦楚。

 要是有可能,她宁愿一辈子都不跟秦溯见面,可是现在秦溯却要成为护送她出嫁皇甫洛的使臣,这样的场景一定非常有趣,皇甫洛要是看到了也会开心的笑出来吧?

 “青橙,你还真是狠心,你以后会为你做出的一切后悔的!”

 青橙走后水琴冷冷的说,她从不怨恨什么,但是从现在开始她对青橙是真的怨恨上了。

 他们之间有太多可以怨恨的事情,从华清的死,到现在她跟秦溯的分离,她无法不怨恨。

 水琴还不知道秦溯的计划为什么会出现问题,如果知道的话也许会很后悔,一开始见到肖氏的时候不应该对她态度那么好,这样以后知道至少不用感觉那么伤心。

 秦溯知道他要作为使臣护送水琴去夏兰国成亲,他什么都没有辩解,顺从的答应了。

 如果这是青橙对他的惩罚,他可以承担,不过就是看着心仪的女人成亲,他可以忍受。

 以后水琴的生活会更加困难,他得好好活着,至少以后一定要保护水琴周全。

 只是他的心思无人知晓,他只能一个人默默放在心中,这是他对水琴最后的保护,就是默默付出。

 在去夏兰国的前一天晚上,秦溯跟水琴都睡不着。

 以后面临他们的都将是全新陌生的人生,他们不确定是不是可以完好的度过,没有彼此陪伴的生活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好好活着。

 “安平公主,请上车,微臣是护送公主成亲的使臣,一路上定会保证公主周全。”

 马车前面,看到从皇宫里面盛装走出来的水琴,秦溯感觉自己的心都痛了。

 他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好像一个尽职的臣子,送水琴上马车,离开这个水琴一直想要离开的地方,只是却要送水琴去一个她更加不想要去的地方。

 “那就有劳长平侯了,只是本公主反而希望长平侯不需要这么努力保护,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刺杀笨公主,就让本公主死了算了。”

 这是水琴上马车之前对秦溯说的话,话里面的怨恨跟决绝让秦溯心惊,看来水琴终究还是恨他了。

是他的无能跟软弱让事情变成今天的地步,他的心里面也是怨恨的,可是他没有办法,只能这样远远的跟在水琴的马车后面,尽心尽力的保护她而已。

第5章 自私

 水琴没有带什么人,只是将寒雪呆在身边。

 她知道这么做是非常自私的,可是她不得不如此,她也会害怕,也希望可以有一个熟悉的人陪在身边。

 异国他乡的生活一定很苦,她一个人真的坚持不来。

 好在寒雪是愿意的,愿意跟她一起去夏兰国,这也算是值得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公主,你就不要埋怨长平侯了,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会这样的,我看长平侯也是很痛苦的,公主你就不要折磨自己了。”

 马车里面,看着水琴惨白的脸色,寒雪苦涩的说。

 她知道公主是真的爱上长平侯了,可是身在帝王家,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只有认命,不然只会让以后的生活更难熬罢了。

 “我没事,不要安慰我,反而是你,要你陪我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真是委屈你了。”

 水琴不想多说秦溯的事,她跟秦溯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应该开始,现在她心里对秦溯有些怨恨也算是心里的一种安慰,不然她要怎么在夏兰国生活?

 看着水琴的样子寒雪心里也是无奈,本以为公主好不容易可以嫁人,以后可以好好生活,现在却不尽然,也不知以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生活,是不是可以熬得的过来。

 秦溯坐在马上跟在水琴的马车后面保护,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水琴的马车。

 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要说出来,却只能生生忍住。

 他不想要看着水琴死掉,青橙抓住了他的软肋,就是对水琴的情深,绝对不能看着水琴死在他的面前。

 青橙的话不是假的,如果水琴不能嫁给皇甫洛,就只能死掉,不然就一点意义都没有。

 和亲的队伍行驶的很顺利,没有什么意外,让秦溯还能够放心一点。

 他虽然不愿意看着心爱的女人就这样嫁人,可是至少他们都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

 到达驿站以后,大家进驿站休息,准备明天上午上路。

 水琴被安排在很安静的房间,外面有很多人把守,却还是睡不着。

看着陌生的环境,想着以后会去一个更加陌生的地方生活,这让她感觉心里隐隐作痛。

 她知道秦溯就在外面守着她,她只要推开这扇门就可以见到秦溯,但是她却没有勇气将那扇门推开。

 就算见到又能怎样?他们现在已近离开蓝田,踩在别人的土地上。

 所有人都知道她要跟皇甫洛和亲,如果这个时候她跟秦溯离开,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她宁愿跟秦溯一起死,可她犹豫,她不知道秦溯愿不愿意陪她一起死。

 夜深人静,水琴已然入睡。

 经过一天的车马劳碌,她就算有再多的担心也不能够抵挡睡意。

 “这个人就是要跟皇甫洛和亲的人吗?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皇甫洛居然会同意找这么一个女人做太子妃,眼光真差!”

 水琴睡的很熟,根本不知道就在她的床边,有几个人探头探脑的凝视着已经熟睡的她。

 如果此刻水琴睁开眼睛,甚至可以跟那几个人的目光相对,一定是很恐怖的事情。

 “老大,是真的,她就是皇甫洛的太子妃。”

 蒙面的男人低声说道,管为首的男人叫老大,那个男人也带着面具,一看就不是好人。

 不然一个正人君子怎么会三更半夜的来到女人的房间,还窃窃私语?

 只是从对话上看来,这个男人应该是认识皇甫洛的,还很熟悉呢。

 “将她带走,我要看看皇甫洛知道未来太子妃不见了是不是会着急到寝食难安!”

 为首的男人笑呵呵的说道,虽然脸上蒙面,可是眼里面的笑容还是透漏出来精明,只是水琴根本一无所知。

 四个男人将水琴蒙着被子直接带走,轻轻将门推开。

 外面的院子里面倒了一大片的人,包括一直守在外面的秦溯。

 这也是为什么水琴的房间被几个男人闯入却根本没有感觉,因为这些人用了下三滥的手段--迷香。

 所有的人都被迷倒,自然没有人会知道水琴是不是已经被人带走了。

 等到第二天水琴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不同的地方,同样陌生,但好像不是她昨天休息的地方。

 水琴疑惑的从床上站起来,发现身上的衣服完好,还是昨天睡觉时候穿的衣服,只是没有了寒雪,没有了秦溯,一切都不是她看过的样子。

 “寒雪,你在吗?长平侯?你们都在吗?”

 水琴小心的在房间里喊着,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天在她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不要叫了,他们都不在,你现在是在我的府上,有什么事情我会帮你做的。”

 房门被推开,一个长相妖媚的男人笑呵呵走了进来。

 水琴的眉头不由的皱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一个男人可以将红色穿的这么清新脱俗,只是她不认识这个男人,不然的话遇到美男还真的可以好好欣赏一下。

 “是你将我抓过来的,为什么?”水琴警惕的问,向后退了几步跟男人保持距离。

 她没想到一觉起来会见到一个这么让她有危险感的男人,她宁愿跟皇甫洛相处,也不想要跟这个妖孽的男人多呆一秒钟。

 “你问住我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很有趣吧,你不感觉吗?皇甫洛有什么好,你不如从了我,我这里不美吗?做我的妻子也是很好的。”

 男人笑着说道,一步一步走进水琴,最后将水琴逼退在墙角,无路可逃。

 “你最好自重,你既然认识皇甫洛,就一定知道我的身份,我好歹也是和亲公主,如果在你这里出事,早晚都会找到你的。”

 水琴将手抵在男人的胸膛,想要隔开一段距离,却做不到,从侧面看起来两个人现在的情况非常暧昧,欲迎还拒,让人浮想联翩。

 “呵呵,威胁我?我最不喜欢被人威胁,就算杀死你,也不会有人找到我的头上,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还看不上你这样的女人。”

 男人冷漠一下,扔下这些过分的话转身离开,让水琴倍感无力,不知道这些侍寝为什么发生的如此突然,她根本接受不了。

 另一边的驿站,秦溯他们在醒过来以后就发现水琴不见了,所有人都在寻找,整整两天杳无音讯。

 秦溯非常悔恨,他应该更加小心的,不然水琴不会被人抓走。

 两天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果水琴被人夺取清白,现在恐怕凶多吉少,让他如何能不着急。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在路上将水琴带走,至少可以死在一起,现在也不用这么着急要找到水琴的下落。’

 他很害怕,害怕找到的只是水琴的尸体,真的好害怕。

 水琴在妖孽男人的府里面住了两天,只有一开始的时候见过那个男人,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她甚至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不知道此时身在何方,不知道秦溯是不是还在寻找她的下落。

 “我要见你们的主子,带我去见他!”终于,水琴还是忍不住了。

 在中午丫鬟将饭菜端进房间以后连忙底丫鬟要求,她已经无法忍受了。

 她不想要继续在这里生活,她要离开这里,她还有使命,还要跟皇甫洛和亲,不能让秦溯因为她不见了背负罪名,不然还是她害死了秦溯,

 她虽然生气秦溯在最后的时候放弃了她,可她还是不想要看着秦溯死去,她得离开。

 丫鬟们不说话,只是像每天一样将饭菜放下就离开,这让水琴非常绝望,蹲在地上无助的流泪。

 “我以为你虽然长的难看,至少也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不过你哭起来的样子更丑了。”

 很久以后男人才过来,水琴已经哭了很久,满脸泪水,让男人不由皱着眉头,他最讨厌女人哭了,只是为什么这个女人哭泣的样子然他的心里感觉很奇怪?

 “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水琴不想多说,她只想要离开,或者死掉,不希望被这样的情况折磨。

 “你不见的事情蓝田国跟夏兰国已经都知道了,就算我现在放你回去,在所有人的眼力你也是一个残花败柳,皇甫洛对你不会好的,这样你还要离开吗?”

 男人笑着问道,对于水琴这么坚持要离开感觉有些不解。

 他长的要比皇甫洛好看多了,虽然不是什么太子,以后不会成为皇上,可是他不感觉自己比皇甫洛差很多。

 现在水琴居然一心要离开,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存在,这让男人非常不爽,他那里比不上皇甫洛啊?

  “我不在意,就算大家会以为我已经失身,可是只要我回去,无辜的人就不会死,求求你,不管为了什么,请你放我回去,求求你!”

 水琴认真的说,她不能眼看着寒雪或者秦溯死掉,就算她被人误会还是会嫁给皇甫洛,她不在乎,没有关系。

 “好,既然你坚持,我送你回去,只是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皇甫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男人,他会怨恨你的,你最好做好准备。”

 男人不屑的说道,转身离开,就有几个蒙面的黑衣男人出现,将水琴打昏带走。

本来因为找不到水琴,秦溯已经传了消息回到蓝田请求支援,却没想到早上在驿站门口的一辆可疑马车里面,水琴居然就在里面。

第6章 如获至宝

 秦溯如获至宝,将水琴从马车里面报抱出来送回房间,寒雪的眼睛早就哭肿了,看到水琴安然无恙的回来,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

 “老大,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将人送回去?这样一来皇甫洛还是会跟这个那人成亲啊。”

 水琴休息的屋顶上,有几个男人坐在上面不理解的对妖孽男人问道。

 他们辛辛苦苦迷昏了那么多人,将水琴带走,现在居然又送了回来,他们是越来越不明白老大的心意了。

 “你们懂什么,我自然有我的决定。”安平公主,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只是后面的半句话是男人在自己的心里说的,没有人可以听到。

 水琴再醒过来看到的就是寒雪噙满泪水的熟悉样子,让水琴感觉安心。

 那个男人果然没有食言,真的将她送回来了,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男人要这么做?

 “你不要哭了,将长平侯叫进来,我有话要说。”

 水琴无奈说道,她突然失踪两天,现在虽然回来了,可是要如何将这两天的事说明白,还要跟秦溯好好商议。

 过了一会,秦溯就慢慢走进房间,脚步沉重,头也不抬,根本不堪水琴的脸,好像要是看到水琴的样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有没有受委屈?”

 经历了漫长的沉默以后,秦溯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如果水琴回答有,他一定不惜任何代价要杀死将水琴带走的那些人。

 “你放心,我没受委屈,那些人对我很好,只是他们好像认识皇甫洛,没有对我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却也没说为什么要抓走我,现在要怎么办?”

 水琴苦涩说道,本以为在面对秦溯的时候她的第一句话一定是问一问为什么,为什么最后要放弃,可她还是说不出,问不出这个问题。

 也许一开始她就不应该对秦溯抱有任何希望,她是公主,从来就知道婚事不是她可以决定的,还轻易将希望放在秦溯身上,是她太傻了而已,跟秦溯没有关系。

 “公主,皇甫洛派人传话,只要你还活着,还是坚持娶你为太子妃,我们可能要继续上路……”

 秦溯为难的说,他是一个男人,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是不会要一个可能失去贞洁的妻子。

 但是皇甫洛居然毫不在意,还说出这种话,让他不得不担心皇甫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

 可他无法干涉,青橙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他还是要继续按照计划将水琴送到夏兰国才行。

 “如此甚好,你去准备,我们明天便启程。”

 水琴冷冷开口,皇甫洛不嫌弃她是吗?那好啊,她就嫁,看看皇甫洛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是皇甫洛的口信虽然是这样传的,但是这两天里面他已经将寝宫里面可以砸的东西都砸掉了。

 他本来就不喜欢水琴,娶水琴不过就是为了两国联姻,也为了折磨水琴。

 可现在水琴被人掳走,很可能失身,他堂堂夏兰国太子居然要娶这么一个女人做太子妃,他已经是全天下人的笑柄,这让他如何甘心?

 他已经想好了,只要水琴敢来,他一定要让水琴后悔没有自我了断,因为以后的生活一定会非常的痛苦。

 三天以后,和亲人马到达了夏兰国,被安排在驿站休息,夏兰国君派了很多人前去保护,只是一连几天过去,就是看不到皇甫洛来访。

 “公主,这个太子真是太过分了,我们来这里已经好几天了,他居然一次都没有出现,这就是让你丢脸啊,他怎么能这么做呢?”

 在夏兰国驿站的日子,水琴感觉很安静,没有人来打扰她,只是恨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不然她会很开心。

 寒雪却做不到如此淡定,她只是为水琴感到委屈,凭什么她好好的公主要来到这里受到这种对待?

 只是水琴早就已经料到了,她不是那么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不会真的认为皇甫洛是喜欢上她了。

 皇甫洛只是想要折磨她而已,现在已经是开始,。

 她虽然在驿站里面不出去,可外面的风言风语她还是多少听到一些。

 百姓都说皇甫洛之所以不来见她是因为嫌弃她已经失身,她都知道,只是无法辩解,就算辩解也没有人会相信她说的话。

 “寒雪,以后这样的话万万不可说了,这里不是蓝田,是夏兰国,我保护不了你,以后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如果出错,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死掉,明白吗?”

 对于寒雪,水琴是最舍不得的,这个宫女伴随了她太长的时间,给了她太多的安慰,她不想要看着寒雪死在她面前,她们都得好好活着,哪怕小心度日,也得活着。

 寒雪不说话,只是眼泪一直流出来。

 她知道水琴心里是痛苦的,只是她就是一个宫女,什么都帮不了水琴。

 秦溯还没有带人离开,要等到一个月以后皇甫洛跟水琴大婚他才能够回到蓝田,才算完成任务。

 皇甫洛的太子府里面已经有了很多美女,只是太子妃一位一直悬空,现在水琴来了,终于要坐在这个位置上面了。

 太子府里面所有的女人都在等着这个和亲公主的到来,她们要好好折磨这个公主,绝对不会让水琴舒舒服服的坐在太子妃的位子上面。

 大婚前一晚上,水琴睡不着,在驿站院子里面跟秦溯夜谈。

 这也许真的是他们最后一次这样面对面聊天了,有些话水琴想要问清楚,至少让她明白就好了。

  “到底为什么要放弃?你明知道就算你坚持我也不会跟你离开,我会选择牺牲我自己保护你,为什么你要放弃?”

 本以为一直问不出的话最后还是问了出来,她很想要知道答案,想要知道秦溯明明承诺过的,为什么没有做到。

 “对不起……”

 然而秦溯的回答就只有道歉而已,这让水琴倍感无奈。

 她日夜思索的原因就是一句对不起吗?既然做不到就不应该许下承诺,这样一来她也不至于如此伤心。

 “没关系,你不用道歉,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至少你曾经让我真的以为我可以脱离那个皇宫,成为我的希望,我已经很感谢了,谢谢你一直的照顾,不用抱歉。”

 良久以后水琴笑着说,她不想要让自己在最后的时候太过狼狈,既然问不到她想要的答案就算了,不知道也许更好。

 要是秦溯说出的答案太多伤人,她也许会承受不了。

 看着水琴回到房间的背影,秦溯的泪还是流了下来。

 他是真的爱着水琴,可是命运如此捉弄,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啊。

 第二天的大婚非常隆重,虽然皇甫洛不喜欢水琴,可是太子妃的排场却一点都没有落下,非常的奢华。

 凤冠霞帔戴在水琴的身上,让她感觉异常沉重,心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压的她根本无法喘息。

 夜晚,华贵的太子府寝宫,水琴一个人坐在精美的大床上,身上却冷汗直流,她好害怕,不知道一会要如何面对皇甫洛。

 水琴屏退了所有的宫女,甚至没有让寒雪陪伴她,只是一个人在偌大的寝宫里面自己呆着。

 她将身上的衣物脱下来,从头上那么多精美的饰品上摘下一直簪子,站在地上,直接插进了自己的下身。

 血顺着白皙的大腿流下来,她感觉自己有些站立不稳,却还是生生的挺住,不让自己倒下。

 她用手帕将下身的血迹擦干,装作没有任何事情一样穿好衣服,将手帕扔到一旁的火盆之中,燃烧成灰烬。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还是完璧,却不想要将完好的身子给了皇甫洛,这也算是他小心的报复吧。

 她就是要让皇甫洛误会,误会她已经被人侵犯,不是干净的身子才会这么做的。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心,你不知道你这么做就等于将你推进火坑里面吗?”

 水琴坐在地上看着火盆中手帕的灰烬,窗户被推开,一个熟悉的男人从外面进来,不满的说道。

 水琴认得这个男人,就是这个男人将她带走的,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她现在也不至于会被人如此怀疑。

 “你到底是谁,这里是太子府,你实在是胆大妄为了,我要做什么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快点离开!”

 水琴没想过还会再见到这个男人,她现在不愿意见到任何人。

 下身还隐隐作痛,她做这件事情居然会被这个男人撞破,这是她根本就不愿意的,她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杀死,不然她现在也不至于做出这么屈辱的事情。

 “我叫独孤成,这个名字你最好一辈子记住,我们以后会经常见面,只是下一次见面,你对我的态度可要温柔一点,我不喜欢带刺的女人。”

 男人走进水琴,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霸道的说出一番话,直接吻上水琴的嘴唇。

长久的一个吻,让水琴差点窒息,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独孤成推开,一个人站在原地喘息,她从来没有一刻这样想要去死,都是拜眼前男人所赐。

伊人泪红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伊人泪红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独处,是一种静美,也是一种修炼

    悟示弱一个人太强势,不管出发点是不是好的,定会受到伤害。这种伤害几乎无法挽回,所以很多人遍体鳞伤,因为不懂得示弱。示弱其实很简单,在关键时听从别人意见,关注感受,情商管理得体,让人合作有安全感。示弱不是妥协,是更快达到目标,是伟大的。学会示弱,做熟透稻谷!悟放弃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选择、不断放弃的过程。有所放弃,才能让有限的生命释放出最大的能量。没有果敢的放弃,就不会有顽强的坚持。放弃是一种灵性的觉醒,一种慧根的显现,一如放鸟返林、放鱼入水。当一切尘埃落定,往日的喧嚣归于平静,我们才会真正懂得:放弃

  • 总有一个人,温暖你生命!

    是谁说过,靠近,就是一种温暖,有的时候,一个温柔的眼神,一个简单的问候,便能让心,在漫长的岁月里相互依靠。这世上,总有些眷恋,一往情深,你给我一个微笑,我还你一个拥抱,懂得便在心里生成,温暖着孤寂的灵魂,即便有些邂逅是短暂的,那份心香淡淡却持久着。长路寂寂,我们都是孤独的人,即便是再坚强,也是需要陪伴的,光阴的屋檐下,希望有一个人,能看到彼此内心不为人知的优雅,从而因欣赏而相惜着,这个人能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温度,这份遇见,无关风月。世间的相遇,是缘也是宿命。时光里我们都是晚归的人,见与不见,何止想

  • 【庄子】南师讲《庄子》之心能转物与禅定

    【庄子·逍遥游】心能转物与禅定庄子这里提出“神人”。庄子的文章有个重点:他强调说明有这么些人可以做到。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之所以做不到,是由于自己学问上的不够,知识上的聋盲。下面接着讲一个道理:是其言也,犹时女也。之人也,之德也,旁礴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连叔说:接舆当时告诉你的话,老实讲是对你而说的。换句话说,你的知识范围太低,他当时比较客气,我就告诉你,他没有把话讲完。“之人也,”那个人呀,就是接舆告诉你姑射山上的那个“神人”,他的成就到了什么程度呢?“将磅礴万物以为一

  • 【金刚经】净土在哪里

    金刚经法身非相分之第二十六品偈颂(5)粉墨登场笙管浓,谁知槛外雪花重,推窗窥见清凉界,明月芦花不定踪。“粉墨登场笙管浓”,人活在这个世间,乃至一切万有活在这个世间,都是在唱戏。宇宙本来是个大舞台,我们不过是大舞台里跑龙套,摇旗呐喊的一批人。大家打扮一下粉墨上场,音乐也很闹热。但是这个戏台也分内外两层,前台很热闹,一回到后台,把脸一洗衣服一脱,我还是我。除了前后台,还有个外台。“谁知槛外雪花重”,这是我当时在峨嵋山实在的境界,如果我们自己了解了,就知道一切都在演戏。像峨嵋山那个地方,到了冬天是白茫

  • 【传习录】要明得自家本体

    传习录·心即是理徐爱录原文爱因旧说汨没,始闻先生之教,实是骇愕不定,无人头处。其后闻之既久,渐知反身实践。然后始信先生之学,为孔门嫡传。舍是皆傍蹊小径,断港绝河矣。如说格物是诚意的工夫,明善是诚身的工夫,穷理是尽性的工夫,道问学是尊德性的工夫,博文是约礼的工夫,惟精是惟一的工夫。诸如此类,始皆落落难合。其后思之既久,不觉手舞足蹈。大意徐爱因为受到旧的学说影响,刚闻听先生的教诲,实在诧异,觉得无从下手。听的时间一长,渐渐知道躬身践行,然后方信,先生的学问确是孔门真传。除此而外皆为歪门邪道,异端邪说

  • 把民国情诗“翻译”成古诗词,你会多少?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沙扬娜拉》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李清照《点绛唇》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关雎》让我花掉一整幅青春,用来寻你。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鹊桥仙》一切情,不在言语,在心上。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温庭筠《南歌子词二首》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今夕何夕,见此

  • 【北京 · 清明节】于向华家族能量成长工作坊 · 4月3~7日 · 清明祭祖之旅

    清明黄庭坚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侯。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2018年的清明节,也许我们可以选择一种心的方式,来与祖先的祝福相连接。还记得2017年末风靡全球的电影《寻梦环游记》吗?——“在爱的记忆消失前,请记住我”!在你的家族中,清明节这一天,是否每一位祖先的照片牌位,都会出现在家庭的供桌上?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很少的家庭能够做到庄重的祭祖仪式了。然而,我们却可以选择,把祖先放在心里,这样无论我们走到哪里,祖先的祝福

  • 曹昱 | 大话西游的爱情心理分析

    大话西游的爱情心理分析口述:曹昱;文字整理:崔立敏大话西游很有意思:至尊宝刚开始在感情里搞不清楚,他死命要看真相,他看到的是什么:紫霞留下的一滴眼泪。我们看紫霞和白晶晶的爱有什么不同?白晶晶手中的玉佩是孙悟空给她的定情信物,她一直珍藏了五百年,依然放不下孙悟空他和白晶晶的爱更像是“情结性”的爱的象征:你长的很像我前世的男人,这是“情结性”的爱,找的是替身,找替身就是移情性质的爱——我想的是我爹,我找的是这个男人。我想的是妈,所以我找了这个女人,或者她像我前世的女友,但我又不能说出来,或者是我前世

  • 夫妻,都是三生的因果,累世的前缘!

    必是注定的人,才来与你相遇。今生相遇相爱,注定是前世的因缘。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两个人成为夫妻,佛学上讲是愿力和业力的结合。种种愿力业力,经过几生几世之后,不管时空变换,不论贫富丑俊,还是会发生。或是前世发愿,约定来生再结夫妻。或是感恩报恩,甘愿侍奉。或是宿债难了,今生偿还。因为愿力,轮回中再次相遇,彼此的灵魂认出了对方,常常一见钟情,觉得似曾相识。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和合,在注定的因缘际遇里,我们唯一的选择是别无选择,所有发生的都是该发生的,都是因缘具足。前世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 今天1月21日,刚出的太漂亮了!放到圈子里,醉倒一批人!

    ▼一世花开,一世再见,只是往昔错过千百年,一世多少等,等来一世的挂牵,风筝误,岁月错,一世再见多少冷,花开花落,人生无常,只是一首风筝误。爱情让人相思,思念让人疲惫,只是人生的唯美,思念的牢笼,无缘贴近最后的相望,错过的情,错过的真心,是懂得,也是人生的无缘。人不要太任性,因为你是活给未来的你,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你。其实人生需要很少很少,一杯水,一碗饭,一句我爱你。但是这杯水,他希望是那个爱他的人端给他的,那碗饭他希望是爱他那个人给他做的,那句我爱你他希望是那个爱他那人亲口对他说的。岁月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