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撒旦总裁,请放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5 23:34:04 来源:网络 []

书名:撒旦总裁,请放手

第1章 摆正你的位置

“你不要脸!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女儿!”

“婊子!娼妇!下贱!”

冰冷的雨滴如同钢针,连同着一声声嘶声力竭的辱骂一同扎入封楠的耳朵。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是,妈妈,对不起。”

她一手紧紧捂着领口,挡住脖子上青紫色的痕迹,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详装镇定:“妈,你回去吧,我爱他。”

这番话彻底刺激了对面的女人,她愣了一下,疯狂的扑上来撕扯封楠的衣服,抬手,一巴掌狠狠挥在她脸上。

“啪!”

“你不要脸!人家都已经订婚了!订婚了!你们已经不是男女朋友了!你还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做什么!跟我回家去!”

封楠苦笑,心底疼的一抽一抽。

这世界,恐怕只有母亲是真正关心她了吧。

所以,她更不能走!

霍一卓的手段……她比谁都清楚!

她狠下心,将母亲狠狠推开:“妈,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你回去的。”

冰冷的雨水蔓过小腿,小腹一抽一抽的,她有些腿软了,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自huijindi.com

“你不要妈妈了吗!”

头也不回的转身,朝那栋白色的小别墅一步步走去,任由母亲在背后凄厉哭喊。

“封楠!妈妈今天求求你!跟我回家去!”

一声声从沉闷的声音响起,封楠回头。只见母亲跪在地上,额头狠狠撞击在地面,激起一朵朵水花。

不过两三下,就有血迹蜿蜒而下。

殷红的血迹每一滴都重重的砸在封楠心头。她攥紧了手心,眼泪就在眼眶打转,可却始终没有掉下。在雨水的冲刷之下,封楠脸上尽是水迹。汇金地那是生她,育她长大的母亲啊,如今竟跪在自己面前,乞求自己回家去。

封楠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掉眼泪,也不让自己的表情有一丝一毫的松动。

夜风一阵阵吹过,好似里面过裹挟着一把把利刃,狠狠刮擦着她的心。

小腹一阵阵抽紧,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封楠咬咬嘴唇,倔强转身,朝着别墅义无反顾走去。

如果她回头,怕是母亲今夜就不能活着回去了。

“还算是听话。阅读huijindi.com

二楼阳台,上身不着寸缕的男人眼神阴鸷,紧紧盯着大雨中那个颤抖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封楠,这是你欠我的!

啪嗒一声,白金Zippo的火光照亮了霍一卓半边侧脸。就着这微弱的光亮,他瞥到桌上哪个白色相框,又是一阵心烦。

随手抓起一把丢在墙角。

破碎的玻璃,犹如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霍一卓,我回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放过我妈吧!她是无辜的啊!”

门啪嗒一声关上,封楠终于绷不住脆弱的神经,膝盖一软就跪倒在地上。

“无辜?你说你妈无辜,那我被你害死的父母,岂不是更无辜?”

修长粗粝的手指狠狠捏着封楠的下巴,用力抬起。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两人四目相对。

霍一卓眼神冰冷,锋利的嘴角划过一抹冷笑:“不过话说回来,我已经放过她了。不然,你以为她能活到今天么!”

“你……”

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下,嘴唇很恨被人含住啃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霍一卓都如此狂暴,仿佛要将她撕碎了一般!

第2章 不适

“不……今天不要,我有事和你……”

封楠慌乱拒绝着,一只手习惯性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推拒着霍一卓火热的胸膛。。

“女人,我劝你最好闭嘴,你妈现在还在楼下呢。”

冰凉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让霍一卓心中的浴火到达了最高峰。汇金地

他出国十几天,没有一刻不再想念这个女人的身体!

嘴唇再一次落下,将封楠的话都死死的堵在她肚子里。薄脆的衣衫不过两三下就被他撕碎,丢在地上。

粗粝的手掌摸索过每一寸熟悉的曲线,嘴唇狠狠啃噬着她柔软的身体,仿佛要将这个女人撕碎吞下,才能满足自己!

封楠!这都是她欠下的债!

“不……”

紧绷的身体被狂暴的一次次侵入,封楠瞪大眼睛,眼泪滚滚顺着脸颊流下。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自从半年前那件事后,那个宠爱自己的霍一卓,就死了。现在这个霍一卓,怎么可能听她说话!

况且那件事……她说了,也没什么用了!

封楠双手紧紧捂着肚子,任由男人将浴火倾斜在她身上。她知道,过多的挣扎只会引来更大的折磨!

“知足吧,最起码你这副身子,还能抵得上你和你妈两条命!你凭什么摆出这么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霍一卓语气中慢慢是狂躁,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粗野的动作。

封楠咬紧嘴唇,默默承受。

暴雨一般的情潮席卷着两人,直到后半夜,才逐渐平息。

封楠也早没有力气说任何的话,混混沌沌,自顾自的睡了过去。

封楠是在一阵阵钝痛中醒来的,小腹如同被人从里面撕裂一般,浑身冰冷,只有下腹,却是温热异常。

那好像是她生命的温度,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一卓……我肚子疼。”

忍耐了许久,她终于忍不住,轻轻推了推旁边的男人。

“闭嘴。”

封楠咬着嘴唇,努力撑起身子坐起身子,下腹仿若千钧,让她险些站不起来。

两条细瘦怜仃的腿撑不住她身体的重量,膝盖一软,狠狠跪在地上。

骨骼撞击地面的声音,终于让霍一卓忍耐不住:“你干什么!”

台灯被人啪嗒打开,暖黄色的灯光倾泄一地。

雪白的床单上,触目惊心的血红。

封楠脸色苍白,坐在地上。

霍一卓一愣:“生理期么?”

旋即他换上一脸嫌弃:“自己的日子,都记不住么?”

“我……”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封楠嘴唇发抖,组织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但霍一卓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耐心,胡乱套上睡袍,朝门外走去。

“封楠,你记住,做人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是了,如今在霍一卓眼里,她封楠,只不过是一个玩物。对霍一卓这样的人来说,玩具坏了就丢掉。而封楠,又怎么能期盼着霍一卓给她一点点的温存?就连封楠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

只是,霍一卓离开之后,封楠明显感觉到自己小腹处越来越痛,好像撕裂,又不断下坠,比以前生理期时候的痛还要强烈。

第3章 情况不乐观

一种不安的猜测瞬间充斥了封楠的大脑,她死死咬住下唇,拖着脆弱不堪的身子,几乎是挪到了门口。往常这个时候,家里的佣人该工作了。果然,封楠看到楼下的小琪正在收拾餐桌,她用尽力气,对小琪低喊:“帮帮我!帮我叫救护车!”

小琪闻声,抬眼看了看,看到封楠那苍白的脸色,和身上露出来的暧昧的痕迹,不由得轻蔑一笑:“封姑娘呐,您可别折腾我了。您没看见我正忙着呢么?大清早的添什么乱,叫救护车?我看您身体好着呢!真是快要死了的话,还能这么活蹦乱跳出来使唤我?”

虽说小琪一口一个您的叫着,但封楠却明显能够感觉到小琪对自己的不屑、厌恶。

但此时的封楠根本无力去计较这些。

她小腹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冷害止不住地从额头上沁出来,她痛出眼泪,根本控制不住。看样子小琪是不会帮她打电话叫救护车了……封楠艰难的回到屋子里,翻出了自己没有SIM卡,也不能联网的手机,费力的按下了120 的呼救电话。

她之所以让小琪帮忙叫救护车,无非是因为她现在已经痛得连话都说不清。

可她要活着,必须要清醒。她用力掐住自己手掌的虎口处,让自己保持清醒。

电话那边询问着封楠的住址和身体状况,封楠强撑着一一回答。当挂了电话的那一刻,封楠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样。她把电话扔在一旁,躺在床上,只觉得下身不断地有血淌出来,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不是自己的了。

封楠觉得自己耳朵里阵阵轰鸣,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坍塌一般。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霍一卓的面容……

救护车很快赶到,鸣着笛呼啸而来。而此时的霍一卓早已离开家,去了公司上班。在他看来,封楠不过是生理期的痛经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小琪开了门,见救护人员赶到,心中诧异,虽说她对封楠诸多不满,可终究是不敢拿人命开玩笑,何况她之前看见封楠的脸色确实不太好,所以便让救护人员进了家,并且将封楠房间的方向指给了救护人员。

此时的封楠已经陷入昏迷,救护人员用担架将封楠带出去,由救护车送往医院……

“你是她的家属?”救护人员问小琪。

小琪只不过是个佣人,哪敢自称是封楠的家属,于是连忙摇头,道:“她父母……”

说到这里,小琪忽然想起了霍一卓的态度。霍一卓不允许封楠与家人有任何往来,更不允许佣人或封楠自己提起。

于是小琪犹豫了半天,才道:“她父母不在本地,市里也没有她的家人。我这就给霍总打电话问一问。”

“那你快点,看她的情况不乐观。”救护人员严峻道。

小琪不敢有耽搁。方才救护人员将封楠抬出去的时候,小琪就在旁边,她看见封楠下身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脸色苍白,嘴唇发青。

第4章心机

“霍总,封楠她……叫了救护车,现在已经昏过去,被抬走了。现在他们问我封楠的家属,这……”小琪不知所措的请示着。

霍一卓那边正准备开一个晨会,听了小琪的话,霍一卓不由得捏紧了手机。他以为封楠没什么大碍,这么久了,不论他怎么折磨封楠,封楠的身体都没出过岔子,久而久之,他便以为封楠的身子骨是铁打的。

“把我的电话给他们。问清楚是哪家医院。”霍一卓的语气却没有表现出半分柔软,而且说完之后便利落的挂了电话。

“Tony,你去叫王经理替我开晨会。我有事要出去一趟。”霍一卓安排道。

……

几个小时后,医院病房里。

封楠已经渐渐醒过来,只是面色很差,原本就皮肤白皙的她,此时更像是一个瓷娃娃,好像只要一碰就能让她碎掉一般。

霍一卓就站在病房外,手放在门把手上,可是手指僵硬,怎么都握不紧。

刚刚与医生的对话,还回响在霍一卓的耳边。

“她不是痛经吗?怎么会这么严重。”霍一卓保持着自己的沉着与冷静,想从医生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来。

但医生却皱了皱眉,道:“你连自己妻子的情况都不知道?她不是痛经,是流产。”

轻描淡写的语气,医生在医院里这么久,早就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情况。

可流产两个字,却像是千斤重锤砸在霍一卓的心口。

封楠怀了他的孩子?

是了,是了。他从来不做安全措施,每次都让封楠吃药,可总有时候会忙的忘记叫佣人买药回来。

而昨晚,他在封楠有身孕的情况下,还跟封楠做了那么多次……

想到这里,霍一卓的心脏好像被人攥紧捏碎了一样。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谢过医生之后,就来到了封楠病房外。

隔着玻璃,他看见封楠虚弱的样子,心里更是狠狠痛了起来。可紧接着,他却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正是因为封楠才会双双离世!一想到这里,霍一卓收起了自己内心的歉疚和心疼。

就在这时,霍一卓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是穆婷婷的电话。

“一卓,你在哪儿?能不能过来一趟……”电话那边穆婷婷的声音气若游丝。

霍一卓的眸色深了深,看着病房里的封楠,心里竟有一种奇异的解脱感。

他放缓语气,问:“怎么了?”

穆婷婷顿了顿,道:“我……发烧了,三十九度八……”说话的语气十分虚弱,让人听了觉得她命不久矣似的。

“你不要乱动,我马上过去。”虽然是关怀的话,可从霍一卓口中说出来,显得分外冷静,更像是一种命令。

但穆婷婷十分受用。

挂了电话之后,霍一卓不再停留,立刻开车前往穆婷婷的公寓。

而穆婷婷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大清早她就从霍一卓家佣人那里得知了封楠叫来救护车住院的消息。虽然不确定封楠到底得了什么病,但穆婷婷听说霍一卓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医生的事情之后,非常不爽。

想尽了办法,才让自己发高烧,并且以此把霍一卓骗了过来。

第5章流产

霍一卓一脚油门,开车的速度极快,可他的心里却乱糟糟的。哪怕他跟自己说了无数次,是封楠害死了他的父母,封楠是个心怀鬼胎的贱人,流产也是她罪有应得,可他一想起封楠躺在病床上的那副样子,还有他们还未成型的孩子……霍一卓就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在不断地拉扯拧碎。

到了穆婷婷公寓楼下,霍一卓心里越来越烦躁。终于没有忍住,给自家医院的人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人把封楠从普通医院,转进了霍家的医院里。

这样一来,霍一卓安心不少。

起码他相信自家医院的专业素质。

可他却没有想到,霍家上下,几乎无人不知他和封楠之间那些事。

封楠醒来之后,刚刚从医生那里得知自己流产了,紧接着却又被霍家的人转到了霍家医院。还没来得及悲痛,就要换上端庄的神情——她看得出来,霍家那些人,没一个对她有好脸色的。

越是这样,封楠就越是不能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哪怕她身体上的疼痛,和心里的创伤,已经让她快要无力承受。

到了霍家医院之后,封楠被安排进了ICU病房,只有她一个人住,环境很好,也有专门的护工。封楠面朝窗户躺着,闭着眼睛,可脑海里却总是不断地浮现出霍一卓的面孔,以及婴儿的啼哭。

那个……她和霍一卓的孩子,如果生下来,应该长得很像霍一卓吧。

即便他不被祝福,也不会被霍一卓喜爱,但封楠却想要让他健康顺利的出世。如果……她能早点知道自己怀孕,一定会好好保护腹中的胎儿。

可一切都太晚了。

封楠的眼角开始泛红,她紧紧蹙着眉,那副表情仅仅看上去,就惹人辛酸。

“吃饭了。”一声重重的撞击声,好似是一个饭盒被扔在桌子上的声音。

封楠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咽下自己的眼泪,重新换上温婉大方的笑容,然后转身,看见护工小姜一脸不耐烦的把饭盒打开,然后把碗筷递给封楠:“趁热吃吧。”

语气里毫不遮掩的嫌恶。

封楠在霍家这么久了,早就应该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可她还是忍不住的心里狠狠抽痛起来。或许是因为刚刚流过产,需要更多的爱与关怀,又或许是因为霍一卓不在身边,孤独让她倍感折磨。

饭菜都是刚做好的,霍家医院的菜色味道自然不必多说,算得上所有医院中的翘楚。何况封楠还是被霍一卓养起来的……情人。

几乎霍家的人都听说过封楠和霍一卓的事情,刚开始人们以为封楠单纯的是霍一卓的情人,所以对封楠的态度还算好。可后来他们逐渐发现,霍一卓对封楠恨之入骨,靠着这样的方式来折磨封楠,但封楠却又不离开,再加上封楠害死了霍一卓父母的事情也逐渐传开了,霍家上下谁还会对封楠和颜悦色?

“发什么呆,还不快吃?”小姜皱了皱眉,用力把饭盒推向封楠,里边的汤汁溅出来,弄得封楠满身狼狈。

第6章邮件

封楠宛如一个被捡来的低贱的人,对小姜这样的行为举止,却不能说一句不是。她知道,是自己欠了霍家。于是封楠强忍着怒火和悲痛,一言不发的继续吃饭。

小姜看封楠没有任何反应,也便觉得无趣,不再招惹封楠。

傍晚时分,霍一卓才从穆婷婷那里回来。他直接去了封楠的病房,推开门,乍一见封楠搂着自己的肩头,半靠在病床上,背对着门口,似乎正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霍一卓没由来的觉得一阵酸楚,把手里的盒子,扔给封楠。

“公司新合作的产品,你试用一下,写一份试用体验。”冷冷的语气,仿佛是公事公办的模样。

原本霍一卓在来的路上,出于愧疚的心情,想要给封楠买一个手机用——他刚把封楠放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为了防止封楠逃走,将封楠的手机拿走,只给了她一个没有SIM卡,也不能联网的手机,最多是无聊的时候玩会儿贪吃蛇,遇到危急事件的时候,打个120、110。

当时霍一卓只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却没想到那小破手机真的派上了用场。

他一想到,当时若是出了任何岔子,封楠没法自己叫救护车,那么以她的状况,说不定会命丧黄泉……一想到这里,霍一卓不由得后怕。他不能让封楠死!封楠欠他的,还没有还清!

封楠收了手机,正想对霍一卓道谢,想跟霍一卓说几句话——可却见霍一卓连句招呼都没打就转身离开。

早该习惯了,霍一卓根本不会关心她。

这手机对她来说是礼物,可对霍一卓来说,也许只是个垃圾。

病房独留封楠一个人。她勉强的笑了笑,接着试用新手机,开机,登了自己的邮箱,却看到收件箱里躺着许多许多封邮件。发件人全都是安涟。

想起安涟的样子,封楠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那么一块地方渐渐融化,她和安涟青梅竹马,从小就相识。那时候安涟总像是个守护神一样,保护着封楠不被同学欺负,还与封楠一起做作业,一起约定读哪所大学。

再点进去看邮件内容,每封的字都不多。可对于在霍家孤立无援的封楠来说,每一个字都像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既美好却又不敢触碰。

“楠楠,今天我因工作回到母校,想起你在操场上给我唱歌儿。你穿校服,扎马尾的样子,真好看。”

“大概你不会再看邮箱,你早就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吧。可我还在这里等着你,只要你回头,就看得到。”

封楠看着这些邮件,几乎能够想象得到,安涟是以怎样的温柔神情写下这些字。

她太了解安涟了,他是那么温柔体贴的男人。

可……

封楠把脸埋进手心里,忽然失声哭了起来。为什么要让她遇到、爱上霍一卓,平添了这么多的苦痛?!如果能够重来一遍,她绝不会允许自己沉沦于霍一卓,可世上没有后悔药。

如今的封楠,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霍一卓从心底里赶出去。

“安涟,安涟……”封楠呜咽着,安涟的温柔,成了如今封楠在无边海洋里沉溺着的唯一的灯塔,看到安涟这些话,她好像看到了曾经明媚的生活,也看到了未来。

撒旦总裁,请放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撒旦总裁 或 请放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孔子智慧:立足现实不谈虚幻

    文/弓难张《论语》记载,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资料图图源网络)这段对话很有意思,是孔子和其大弟子子路间一段关于鬼神的谈话。子路问老师鬼神之事,孔子很干脆地说:“活人的事还没搞明白,哪有功夫去考虑侍奉死人(鬼)的事情。”子路不满意老师的回答,接着问:“那死亡是怎么回事?”孔子回答:“生的事情还没彻底明白,怎么能懂得死亡?”先考虑近的眼前的事情,而对于不可控的、遥不可及的事情则暂时搁置一边,不要让它去过多分散我们的精力

  • 《与艺术沾边 ·216》“烂伦”艳后

    静笃君按:薄如蝉翼的轻纱遮掩不住古罗马美人萨碧娜·薄佩娅身上千钧之重的性感妖娆。书接前文。为了让情妇薄佩娅当上皇后,尼禄不惜狠心弑母——谁让她是皇后屋大维娅的后盾。公元55年,尼禄毒杀了皇后的亲兄弟布里坦尼库斯。公元59年,尼禄又设计想要毒死母后小阿格里皮娜。您猜,尼禄这个爱投毒的毛病到底是跟谁学的呢?诶!您猜对了——跟TM学的。尼禄的母亲——小阿格里皮娜(IuliaAgrippina,15-59),上届宫斗冠军,手把手教会了爱子用毒药消灭一切挡路之人;却没成想,当她自己成为阻碍尼禄与情人薄佩娅

  • 【收藏马未都】 我之芬芳,你之狐臭

    以嗅觉论,一个深呼吸就可分别一朵玫瑰和一枝茉莉的香味。但若用言语去描述一种花的气味,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国传统的审美实践中,如同悦口的甘被识为美一样,悦鼻的香同样被归为美。《说文》中对“香”的解释为:“香,芳也。从黍从甘。”《说文解字注》中的“美”有字义上的呼应:“美,甘也。甘者、五味之一。而五味之美皆曰甘。引伸之凡好皆謂之美。”古人将味觉和嗅觉的愉悦感受统称为“美”,而“香”作为一种美学意境,在文人的笔下以不同的方式氤氲开来。以吟咏自然界的花香为例,有清冷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

  • 观复猫主题店: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哟~

    观!复!猫!主!题!店!几个意思嘞?话说,喵以食为天。当帝都的观复猫馆长们嗅到魔都的喵间至味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地立刻凭借麻条条的穿心盒奔将了过去。叮咚~就是这款中西混搭、可以一次尝遍九大菜式的“九味合一”比萨啦!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为了尽情地大快朵颐,猫馆长们干脆直接在必胜客上海第一八佰店驻扎了下来。当当当,转角遇到猫就这样照进了现实。温馨甜腻萌哒哒,可人舒适宠么么!在享用的同时,猫馆长们没有忘记己身之重任:将传播传统文化进行到底。以下是重点,诸位猫奴、美食爱好者们注意啦:也就是说,吃披萨&

  • 处女翻译 ·258《中国艺术》(55)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

  • 马未都|买豆腐

    豆腐是中国人的发明。相传是汉朝淮南王刘安在八公山上炼丹时,偶然以卤水点豆浆发明了豆腐。但学者们普遍认为豆腐是唐宋之际发明的,普遍食用豆腐则是宋代的事,宋代文人文献多有记载。至于欧洲吃上豆腐就更晚了,也就近三四百年的事。豆腐的发明很大程度上解决中国人的温饱,五谷杂粮稻黍稷麦菽,豆子排在最后是有道理的,豆子极难消化吸收,所以民间有俗语“吃豆攒屁”,豆子吃多了屁一定很臭。可豆腐就不一样,豆腐又好吃又好消化,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算是上佳食品。上个世纪的中国,豆腐凭本凭票供应至少实行了几十年。各地习俗不同,豆

  • 国外分析了3万只狗的基因:攻击性真的会遗传

    狗拥有无与伦比的适应能力,这正是他们的强大之处。我们通过选择特定的行为特征进行人工选育,让他们发挥作用,比如狗的捕猎动力经过适当调整,可以做到只跟踪但不攻击,或只攻击但不杀害的程度。虽然有些特征的选择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但行为及性格特征一直是人们所看重的。不同品种之间的行为差异,以及品种内不同品系之间的性格差异都和基因的变化有关。但是,最积极上进的工作犬也有懒散的后代,最温柔的伴侣犬也可能生出暴躁的后代。这是因为大多数行为是复杂的,不仅是多基因的表达,还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当我们想要衡量特征

  • 好厉害!超越北上广,福州人又可以自豪一次了!

    不知不觉间,“无人书屋”的身影早已遍布国内各大一线城市。看着北上广里接连不断的“无人书屋”,心中真是又羡慕又嫉妒!终于,福州也等到了它!不同于传统的书店和图书馆,“无人书屋”内24小时无人值守。读书爱好者们可在店内静下心尽情享受阅读时光,还可以自助付款,将心仪的书籍带回家中。是不是很方便呢?福州的“无人书店”与北上广的“无人书屋”有没有区别呢?跟随小编,我们先来看一组北上广的“无人书屋”!北京东城区无人书屋虽说小而美,但是这也未免太小啦!相信这间书屋专治“选择恐惧症”。上海闵行无人书屋一间可以令

  •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一块翡翠,如果是内行人,更多的是看他的种,因为决定一块翡翠价值最基础的,就是这一点。不过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食色性也。没有太多的翡翠专业知识,对一块翡翠最初的印象,大多还是基于它的色彩。一块色彩鲜艳漂亮的翡翠,自然是讨人喜欢的。翡翠的颜色多样,有绿的、白的、紫的、黄的、红的、黑的。有些人喜欢单色的翡翠,欣赏它的纯度,但是更多的人会更喜欢色彩斑斓多样的多色翡翠,比如融合了绿紫两色的春带彩和绿、红、紫三彩的福禄寿。这不,最近网上一位大妈就晒出了

  • 手工DAY下的作品:个个造型独特,设计和实用性达到极端

    美国在刀具销量是最高的一个国家,因为我国是禁止销售管制刀具的原因所以大多数只有偷偷的销售,销量也是有很大的影响。有很多世界著名刀具品牌都出自美国,比如美国卡巴,美国冷钢,美国蜘蛛,美国蝴蝶....等等现在很多大马士革马赛克,羽毛纹...等等,都是在美国那边锻打酸洗处理运回国内进行销售,因为有很多老刀客都喜欢玩DAY,不惜花上几千快购买一块不到30厘米长的钢材,那真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