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本王让你消停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6 0:32: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本王让你消停点
第9章 不知廉耻的孽女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可是没有爹疼没有娘爱的孩子,岂不是比草还可怜?

看着这副瘦弱的小身板,楚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去推门。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可她的手刚刚触到门板,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一时间,灯火辉煌,明亮的光线差点晃花楚瑜的眼。

“孽女,你还有脸回来?”楚国公楚怀仁一脸怒意,看着站在门口一身狼狈的楚瑜,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楚瑜眨了眨眼,看着这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式,终于明白过来,这是冲她来的了。

吕氏脸上戴着假笑,在一旁假悻悻的好言相劝:“老爷,千万不要动怒,可别气坏了身子,小七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孩子,她怎么会跑到妓.院里呢。”

“就是,爹,你别听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七妹可不是那种不知廉耻的人,她一天一夜没回家,可能是有事耽搁了。”楚若兰如她人一般,性子温柔婉约,就连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可是她的每一句话,都几乎把楚瑜逼上了死路。完整版【本王让你消停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渣爹、后娘、白莲花的姐姐,标准的穿越配置,全都齐全了,要是再来几个恶奴,就更完美了。

楚瑜这边浮想联翩,那边的楚怀仁听到吕氏和楚若兰的一番话,果然气的鼻子都歪了。

怒喝了一声:“来人,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孽女,给我绑起来。”

呼啦啦,一队奴仆从门内冲了出来,把楚瑜围在了中间。

嗯,全齐了。

眼看着就要被绑起来挨打了,楚瑜却丝毫动静都没有,就连面上也没有一丝惊慌。

隐在暗处的南宫珏,倒对这个女人,有些刮目相看了。原文huijindi.com

“爷,要不要我出手。”冷九虽然对楚瑜没有什么好感,但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他实在看不过去。

本以为南宫珏会让他去,却没有想到,他只是淡淡的轻笑一声,摇了摇头:“不急。”

他倒想要看看,这个传闻中胆小如鼠的七小姐,是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

身边围了一圈恶奴,个个凶神恶煞,对她这个七小姐竟然一点尊敬之意都没有。

这个原主,还真是够悲催的。

楚怀仁简直都快被气死了,女儿家的名节有多么重要,这可关系到女人的一生。

可是今天一天竟然传出楚国公家的七小姐,出现在青楼里的消息,流言如长了翅膀一般,顿时吹遍了整个京城。汇金地

刚开始楚怀仁还不相信,想等楚瑜回来解释清楚,可是等到天都黑透了,人也没有回来。

他的耐性一点一点的被磨没,剩下的全都是满腔的怒火。

尤其是看到楚瑜穿着一身农妇的衣服回来后,更加气的浑身发抖:“把她绑起来,与其到外面丢人现眼,我现在就活活打死你,把家法给我取过来。”

吕氏装腔作势拽住楚怀仁,对着楚瑜喊道:“小七,你快认错啊,不要再气老爷了。”

“是啊,妹妹,你快些认错吧,只要你保证不再去鬼混,爹爹会原谅你的。”楚若兰抹了抹眼泪,一副乖乖女的模样,看着这娘俩一唱一和的样子,楚瑜恶心的直反胃。

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呢,就给她贴上了荡妇的标签。完整版【本王让你消停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下人取了鞭子过来,递到了楚怀仁的手上,盛怒之下的他也没有看清手上的鞭子是何样。

但楚若兰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得意的笑,这牛皮鞭上全是倒刺,一鞭下去别说是楚瑜了,就是壮年男子都受不了。

今天,她肯定会被活活打死的。

“老爷,不可啊,虽然这丫头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但毕竟是咱们的女儿啊。”吕氏又夸张的嚎叫起来,尤其是见不得人几个字,喊的几乎整条街坊邻居都听见了。

吕氏不说还好,一说楚怀仁的怒火又重新被勾起,一把推开吕氏,举起了手中的鞭子,指着楚瑜的鼻子骂道:“今天,我就打死这个孽女,就权当没有生养过她。”

本以为楚瑜今天会必死无疑,可是当楚怀仁又要把鞭子举起来时,不知从哪儿冲出来一位妇人。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敢问,这里是楚国公的府邸吗?”

众人的目光落到了楚瑜的身后,一位妇人的身上,楚若兰心中隐隐有丝不好的预感,首先发问:“你是何人?”

妇人被这么多人看着,有些局促的扯了扯衣角,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民妇姓许,家住许家湾,前些日子民妇上山砍柴,不小心扭到了脚,多亏了七小姐伸手相助,将民妇送回了家去,却没想到七小姐将此钗遗留下,特来相送。”

第10章 烂泥扶不上墙

楚怀仁高高举起的手,不由的放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吕氏:“许家湾,那里岂不是离怀光寺很近?”

吕氏的心中一惊,心中将这突然出现的妇人恨的咬牙切齿,但面上却做出一副恍然大恍的表情:“难道小七跟我们从怀光寺走失后,这才遇到了许氏,迟了回家的路?”

她这么一说,几乎所有的人都明白了过来,吕氏悄悄的给楚若兰递了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楚若兰会意,忙上前一步,搀住了楚瑜的手:“七妹,你怎么不早说呢,你看闹这么大的误会,徒惹爹爹生气不是。”

看着楚若兰那张虚伪的脸,楚瑜不动声色的抽回手,幽幽的开口道:“父亲都没有给女儿辩解的机会,让女儿如何为自己开脱?”

“怎么,你这是怪我这个当父亲的了?”面对着楚瑜的那张委屈的小脸儿,楚怀仁只觉得很恼火,厉声责问道。

明明同样都是女儿,楚若兰是他的骄傲,可这个孩子却是他的耻辱。

“可是再怎么样,七妹也该早早回家才是,又怎么会出现在妓.院里,惹得满城闲话?”楚若兰假心假意,不把楚瑜打到谷底誓不罢休。

果然,楚怀仁的怒火又被挑起,手中的鞭子披头盖脸的打了下来:“来人,将这孽女送回屋子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放出。”

楚瑜虽然极力躲闪,但胳膊和肩膀还是挨了几鞭子,血淋淋的伤口疼的她几乎晕过去。

一颗心也坠入了冰窖,凉到了底。

真不愧是渣爹啊,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护着。

那边吕氏又惺惺作态的扯着楚怀仁的衣袖,轻声道:“老爷,天色都这么晚了,咱们回屋去说吧。”

不知道吕氏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碍于这个原主实在是不受宠,此时的楚瑜只能静观其变。

被吕氏这么一提醒,楚怀仁这才将手中的鞭子狠狠掷在地上,不再看楚瑜,扭头往屋内走去。

待到楚怀仁走后,楚若兰从衣袖中掏出一锭碎银子,塞到了许氏的手中,将信将疑的问道:“你果真是在许家湾碰到的七妹?该不会是有人故意收买你的吧?”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楚若兰心里一清二楚。

当日说是去怀光寺庙进香,可是回来的时候却故意把楚瑜扔在了庙门口,暗中派人把楚瑜卖到了青楼。

本以为这个傻子这次会被赶出家门,可是没有想到,她不但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而且整个人也感觉不太一样了。

许氏没有伸手去接银子,站在一边略有些惊慌:“小姐赎罪,老妇说的都是实情。”

“烂泥扶不上墙。”楚若兰恨恨的将手缩了回来,眼神怨恨的瞪了许氏一眼。

“五姐,你这话说的就有些不对了吧?明明是你们将我丢弃,怎么还成了我的不是了?”

楚瑜的一番话让楚若兰非常恼火,如果不是看楚杯仁在场,她怎么可能喊她一声七妹。

这个傻子,还真当自己是小姐了。

“不干不净的东西,谁是你五姐?你也配?”楚若兰的眼里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恨不得离楚瑜八丈远。

伸手抚了抚头上的凤钗,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本小姐将来可是要当王妃的,晋王爷大胜回朝,皇后娘娘已经命我在百花宴上献舞,到时定会得晋王爷的青睐。”

斜眼睨了一眼楚瑜,楚若兰冷笑一声:“至于你嘛,呵呵……”

看楚瑜这身打扮,不由的厌恶的瞪她一眼:“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一个傻子,怎么会懂。”

对着一边的仆人瞪了一眼,狠戾的道:“还不把这个傻子关起来,真是丢人现眼。”

楚若兰说完,扭着她的小蛮腰进了府,只不过在经过楚瑜的身边时,故意拿肩膀撞了她一下。

站在一边的许氏,有些心疼的看着楚瑜,没有想到明明都是千金小姐,怎么这待遇差的就这么大呢。

刚想跟楚瑜说些什么,但触到楚瑜不要轻举妄动的眼神,只得怜惜的叹了口气,离开了楚国公府。

整个楚国公府都沉浸在黑暗的夜色里,楚瑜被关到了一间屋子里。

透过破败的窗子,只见外面漆黑一片,地上的落叶足有一拳厚。

腐烂破败的气息,让人难以接受,这里竟是活人住的地方。

别说贴身的奴婢了,就连使唤的嬷嬷都没有一个。

怪不得原主胆子那么小,住在这种地方,没有关出恐惧症来已经不错了。

楚瑜深深的叹息一声,摸索着拿出蜡烛点燃,只见屋内只有一张床,一床薄薄的棉被。

她伸手摸了一下,薄的几乎都挡不住风寒,也不知道这么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咕噜,咕噜……

第11章 渣爹后娘

腹中空无一物,又冷又饿,被鞭打的伤口火辣辣的疼,楚瑜抱着双肩缩在墙角,可怜巴巴的缩成一团。

这一关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放出来,无权无势,没有人可以依靠,难道就这样认命吗?

认命?她楚瑜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字。

破院子只派了一个家丁看管,估计谁都以为,不过是一个傻子,还能翻出天大浪来?

楚瑜悄悄的起身,从窗户溜了出去。

本想去给自己找点吃的,但路过吕氏的房屋时,她的脚不由的收住了,悄悄的蹲在了墙根底下……

房间内,吕氏端了一杯热茶递到了楚怀仁的手边,轻声细语:“老爷,孩子回来了就好,你消消气。”

看看,多么善解人意,知书达理,蹲在窗外的楚瑜,不由的撇嘴,要不是她亲眼看见吕氏是怎么把她丢弃在寺庙,在青楼又是何等的一种嘴脸。

不然连她也难相信,吕氏竟是这么坏心肠的女人。

楚怀仁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事件中消气,拨开吕氏手中的茶,手中的折扇啪啪的敲打着桌案。

“消气,出了这么大的事,让我如何消气?短短半天的时间,流言就传遍了整个京城,这让我楚家的颜面何存?”

楚国公的脸色气成了猪肝色,一想到明日上朝便会受到同僚的耻笑,他就怒火难平。

楚瑜蹲在窗外,不由的替原主叹息一声,出了这么大的事,楚怀仁不去问问她受了伤没有,居然在乎的是国公府的颜面。

真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啊!

吕氏见楚怀仁真的动了肝火,心里乐开了花,但面上却露出一副忧愁的神情:“老爷,妾身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说。”楚怀仁本就心烦意乱,见吕氏支支吾吾的,哪里还有耐性。

吕氏在楚怀仁的对面坐下,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的道:“老爷,流言可畏,小七还这么小,又是一个姑娘家,她怎么受得住?”

“难道你有本事让全城的人闭上嘴?”楚怀仁没好气的瞪了吕氏一眼。

“嘴长在人家身上,妾身又有何办法呢,不过,咱们也得为小七打算一下啊。”吕氏顺着楚怀仁的话,往下说道。

“打算?怎么打算?小七的样子你也看到了,痴傻不说,现在名节也毁了,有哪个好人家的敢要她?”提起这事,楚怀仁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七个儿女当中,各个都聪明绝顶,偏偏这个小七,是个痴儿。

因为她,整个国公府都已经被人当成了笑柄,现在又出了这种流言,一向好面子的楚怀仁,又怎么可能不动气。

“老爷,如今之计,也只能把小七送到家庙寄养了,等到过个几年,流言自然也就散了,到时再将小七接回,即保住了小七的名节,国公府也不至于丢脸,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吕氏的话让楚怀仁的心思略动了动,但楚瑜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这要送出去,他还真是有些不舍。

“再者说了,就小七那个身子骨,能不能活过二十岁,都是个未知数……”

吕氏说着,竟噗通一声,跪倒在了楚怀仁的脚下:“老爷,不能再耽搁了。”

她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妾身知道老爷疼小七,但老爷也要为咱们的女儿打算啊,百花宴就快到了,兰儿已经被皇后钦点为羽衣舞的领舞,要是因为小七的事,影响到了兰儿的前途,到时老爷失去的,可不止一个女儿啊。”

楚怀仁握着扇子的手,倏然松开,是啊他还有兰儿呢,若兰知书达理,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是出了名的才女。

就连皇后都对她赞誉有加,要是因为楚瑜的事,影响到了她,那晋王妃的位子,岂不是落了空?

“对,我们还有若兰。”似是下定了心一般,楚怀仁恨恨的将扇子摔在桌案上。

“明日,不,一早就把小七连夜送走,最好天未亮就动身,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卧槽,蹲在墙根底下偷听的楚瑜,肺都快气炸了。

这要是出了国公府只怕她还没出十里地,就会命归黄泉,到时吕氏随便找个名头搪塞过去,谁还会在乎一个傻子的死活?

楚怀仁不仅不会掉半滴泪,肯定还会为甩掉她这个包袱高兴的要死。

好狠的吕氏,好渣的爹爹。

楚瑜真恨不得冲进去,冲着吕氏那张大饼脸狠狠的扇过去,但不行啊她一没武功二没背景的。

这么做的后果,无疑是自寻死路。

第12章 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目光触及到了手上的镯子——药王,楚瑜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露出了白森森的小白牙,嘿嘿一笑。

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楚瑜扭头看了一下四周,在东南方向,那里有一个厨房,猫着腰悄悄的摸了过去。

不多时,楚瑜重新回到了墙根底下,手上拿着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她有些嫌弃的侧了侧头,腥臭的味道,实在不好闻。

又伸手从药王空间拿出一包迷药,捅开窗户上的窗纸,将迷药吹了进去。

轻轻的推开门,果然吕氏和楚怀仁睡的跟死猪一样,楚瑜瘪了瘪嘴,将手上带血的肺片放到了吕氏的手里,又将血液抹到了她的嘴上。

做完这一切,她才狡黠的一笑,从吕氏的房里退了出来。

等着吧,明天就有好戏看了。

楚瑜伸了伸懒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顿时觉得这一天受的委屈全都被驱走了。

趁着没人,又溜回了自己的小院儿!

夜色下,墙角处露出一双男人的靴子,一直隐匿在暗处的南宫珏,看着渐渐远去的楚瑜,眉头微微蹙起。

世上还真是有眼无珠,都道楚国公的七小姐是个痴儿,若是如此狡黠的女子是痴儿的话,这世上就再没有这么狡猾腹黑的人了。

跟在南宫珏身后的冷九,现在对这个楚瑜也是一头雾水,不过看她居然能对吕氏出手,他还真是有些期待了。

“此女子若要长大,定会是一个祸害,爷还是少跟她接触为妙……“

“哦?为何?”男子的声音低沉,流珠一般从喉间泄出。

被南宫珏这么一反问,冷九有些被问住了,他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小女子玩的太阴了,生怕主人会吃亏。

可是等他回过味儿来时,也明白了过来,像主人这么强大的人,又有哪个人敢招惹。

只得硬着头皮想了想,冷九有些不赞成的说道:“这小女子行事太过诡异,一点都不光明磊落,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

“大丈夫?呵……”南宫珏的心情好像很好,轻呵一声,眼眸望向了楚瑜所在的小院,淡然开口。

“本王倒是很欣赏她的作风,瑕眦必报,爱憎分明,是一只善于隐藏利爪的小猫儿……”

小猫儿?

冷九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小猫儿要是挠起人来,也是很疼的。

“那爷要不要出手?”冷九满怀期待的问道。

估计是在战场上呆的久了,这一回京城南宫珏就有些无聊,即然爷觉得那只小猫儿有意思,逗弄一下也是可以的。

出乎意料,南宫珏还是之前的态度,摇了摇头道:“不。”

其实他的心里清楚的很,那个混账小女子,绝对有自保的能力,他就是想插手,也没有机会。

冷九意外的嗯了一声,见南宫珏果真没有出手的意思,心里倒有些犯了嘀咕。

主子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测了。

回到屋里后,楚瑜按着饿的瘪瘪的肚子,把手里的油布包放到了桌子上,扑不及待的解开,露出了一只烤的焦嫩的鸡腿来。

这是她刚刚去厨房的时候,顺手拿的。

大口的咬了一下鸡腿,满嘴喷香,楚瑜吃的眉飞色舞,一想到明天吕氏被吓的花容失神的样子,心里就暗爽。

鸡腿下肚之后,楚瑜摸了摸半饱的肚子,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目光落到一边的铜镜上,楚瑜的目光不由的呆滞住了。

镜子里的女人,眉眼如画如含秋波,这双眼睛倒是生的不错。

鼻梁高挺,小嘴似果冻红润饱满,算得上是个美人。

只是这皮肤粗糙不堪,让楚瑜不由的蹙了蹙眉头,好在底子还算不错,只要经过她细心的调理,定能白皙嫩滑。

撩起侧面的头发,楚瑜的目光不由的被上面那一大块黑斑给吓住了:“我去,好丑。”

自额头到眉毛上方,占据了额头三分之二的面积,全是黑乎乎的胎记,楚瑜被那么大一块黑胎记恶心到了。

本以为这具身子底子还不错,就算不能寻个王爷,但当个候爷夫人,根本不成问题。

现在,她的美梦破灭了。

别说是候爷夫人了,估计连看守城门的小兵都不愿意要她。

楚瑜的眉头紧紧皱起,看着那块黑乎乎的胎记暗自生气,看着看着,突然她的目光明亮起来。

这胎记黑中带青,倒不像是天生的,有点像是中毒。

忙用银针将额头上的皮肉刺破,送到药王系统里去检验,果然过了没多久,药王就发出了警告。

有毒,有毒……

第13章 教训恶毒后娘

看着黑透的针尖,楚瑜的眸子危险的眯起,怪不得吕氏说她活不过二十岁,原来原因竟是出在这儿。

恨恨的握了握拳,楚瑜发誓,她定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药王在检测出有毒之后,连带着将解毒的药方也列了出来,具体的解毒汤药,还需要楚瑜自己熬制。

哎,这半自动的系统,真是不如全自动的好啊。

忙活了大半天,才用一个破药罐给自己煎好了药,吃完药以后,楚瑜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还没亮,吕氏就醒了过来,黑暗中她的眼睛闪闪发光,一想到今天就要把那个丧门星送出府去,就兴奋的整个人都轻快起来。

看了眼躺在身侧沉睡的楚怀仁,吕氏轻手轻脚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门外的丫鬟婆子听到了动静,忙端着洗漱用品,进了门来。

“去,把我那个金丝绣的紫菱花长裙拿来。”吕氏坐在床沿上,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夫人架子端的十足,只是语气比起以往,柔和了几分。

感觉到了她的好心情,一直近身伺候的桃红抬起了头来,刚想说几句恭维的话,但目光触到吕氏的脸上,竟吓的尖叫起来。

“夫人,你,你的脸……”

她这一尖叫,吕氏顿时拉下了脸来,走上前来啪啪就是几个大嘴巴:“贱蹄子,鬼叫什么?”

衣袖纷飞间,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从吕氏的袖中掉出。

桃红被打的眼冒金光,捂着嘴不敢再呼出声,目光在触到吕氏脚下的东西时,顿时瞪大了眼睛,竟被吓的晕了过去。

吕氏下意识的低头,在看到脚边的东西,不由的也被吓的倒退几步,颤抖的指着地上的东西,厉声问道:“谁?是谁干的?”

这么大的动静,惊醒了楚怀仁,他走到吕氏的身边刚想问个清楚,在看到脚底下的东西,不由的脸色都黑成了碳。

又看到吕氏满嘴的鲜血时,顿时吓的连连后退:“夫人,你,你怎可食生肉?”

楚怀仁如此一说,让吕氏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壮着胆子看向脚下的东西,果然看到上面的肉少了好大一块,明显的是被人咬下来的。

她扑向了铜镜,看到里面的女人满嘴鲜血,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儿也吓晕了过去。

可是她很快就镇定下来,极力的为自己辩解:“老爷,老爷你听我说,这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老爷……”

可楚怀仁哪里还会听,现在他躲吕氏都来不及,只丢下一句,还要上早朝,便急匆匆的出了府。

吕氏趴在地上,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虽然不明白这些脏东西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不会去食生肉。

定是有人栽赃嫁祸于她。

脑海中滑过楚瑜的脸,吕氏的目光就变的毒辣起来,从昨天回来的时候,她就感觉那个傻子有些不对劲了。

口齿清晰,思维敏捷,哪里还有傻子的样子?

楚怀仁昨天被气晕了头,根本没有发现楚瑜的改变,要是让他回过了味儿来,岂不是夜长梦多,不行一定要尽快把她送走。

说不定今天的这件事,就是那个小贱人做的。

打定了主意以后,吕氏冷声道:“来人,给本夫人梳妆。”

穿戴完毕,吕氏慌乱过后,镇定了下来,睨了眼屋内的下人,冷言喝斥。

“如果今日之事传扬出去,我撕了你们的皮。”

众丫鬟婆子早就被吓破了胆,哪里敢不听,纷纷下跪表示自己绝不外传。

告诫完这些下人之后,吕氏胸口憋闷的怒气才算找到了出气的地方,脸色有所和缓。

接下来,就该去收拾那个小贱人了。

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楚瑜被冻的手脚冰凉,整个身子都快僵了,尤其是这木板床,咯的她腰生疼。

躺在床上,没有了睡意,楚瑜睁开眼睛,看着屋顶的蜘蛛网,暗自发呆。

按说,都这个点儿了,吕氏早就该过来了,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正想着呢,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楚瑜的嘴角微微向上弯起,果然来了。

“七小姐?夫人来看你了。”门外传来婆子的声音,随后门就被打开,吕氏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看到还在睡的楚瑜,想到自己刚刚被楚怀仁嫌弃的眼神,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前一个箭步把刚要起床的楚瑜打的耳朵直嗡嗡。

“贱蹄子,昨天晚上的事,是你做的?”

没有了楚怀仁在场,吕氏哪里还会装模作样,脸上恶毒的神情,恨不得要把楚瑜生吞活剥。

楚瑜冷不防挨了吕氏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伸手摸了摸脸,看向吕氏的眉宇间闪过一丝狡黠。

“夫人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吕氏恨恨的哼了一声,越看楚瑜这副样子,越看越生气。

眼睛里的寒芒如同毒蛇的信子,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你还真是跟你那个娘,一样下贱。”

娘,下贱?

第14章 让她吃饱喝足上路

原主的娘亲虽然死的早,但待楚瑜却是极好,就算这副身子换了灵魂,可是那深入骨髓的温暖,却还是能感觉的到。

楚瑜脸上的笑容逐渐敛住,冷眼扫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吕氏,语气平淡的问:“你说谁——下贱?”

以前的楚瑜别说瞪人了,就连大声说话也不敢,吕氏向来没把她放在眼里。

可是刚刚楚瑜这冷冷的一眼,竟让她有种被寒气入体的感觉,如此冰冷的眼神,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时间,吕氏竟被吓的身子一抖,连话也说不清楚了:“你,你敢瞪我?”

“七,七小姐不会是疯了吧?”一边的婆子也有些害怕,缩着脖子瓮声瓮气的嘀咕:“疯子别说砍人了,就是杀人的事也做的出来。”

看着一步步朝她走过来的楚瑜,吕氏吓的步步后退,那么迫人的气势,真的好吓人。

楚瑜的手慢慢抬起,在吕氏的脸边停住,还以为她会做出什么骇人的举动,正要尖叫时,却看到楚瑜只是从她的发鬓边捡下一根稻草,傻乎乎的看着。

到嘴的救命声,又咽了下去。

吕氏大口的喘着气,气急败坏的道:“又疯又傻,七小姐的病越来越重了,来人,给七小姐收拾细软,送到家庙静养。”

这个计划本就是定好的,吕氏一声令下,顿时就有丫鬟婆子来推楚瑜,把她往马车上赶。

楚瑜倒也乖巧,在那些丫鬟婆子还未近到身的时候,就已经自觉的往外走了。

害的那些丫鬟婆子扑了个空,差点儿摔个跟头。

吕氏现在越看这个楚瑜,越是心惊肉跳,总感觉这个丫头跟以前太不一样了,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一巴掌,我必会连本带利还你。”别有深意的说完这句话后,还未等吕氏反应过来,楚瑜就上了马车。

等到吕氏反应过来后,她恶狠狠的干笑两声:“就凭你,也配?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马车正欲驶出去的时候,紧闭的车帘又突然掀开,从里面伸出来一只干瘦的小手,晃了晃。

“干粮,水……”

路程遥远,要是亏了五脏庙,该怎么跟那些杀手斗?

吕氏的脸铁青成一片,为了夜长梦多,不耐烦的对着一边的婆子道:“给她送进去。”

左右不是个死,就让她吃饱喝足,再上路。

婆子把干粮递到了楚瑜的车上,楚瑜翻开一看,除了几张大饼还有一小块咸菜,当下也不起疑,拿起一张就啃。

吕氏是万万不敢在她的吃食上做手脚,要是被人发现楚瑜是被人毒死的,她这个国公夫人的位子,也就到头了。

马车缓缓启动,车夫驾着马车往城外走。

楚瑜嘴里咬着大饼,表面上看似毫无所觉,可是她知道,这个车夫绝不会那么简单。

刚刚上车前,她就已经看过了,车夫的虎口处布了一层茧子,只有常年握刀的人,才会如此。

过了大半个时辰,京城已经远远的看不见了,楚瑜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偷偷的撩起车帘往外看。

这里已经进入了山林地带,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吕氏肯定会在此地动手。

“车夫大哥,停一停。”甜腻的声音从马车内流出,车夫的心像被猫挠了一般。

不待他回话,便见车门外,露出来一双小巧的绣花鞋。

车夫的眼珠子,像掉在了楚瑜的脚上一般,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这楚瑜怎么说也是个千金大小姐,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但比那些山野村妇可强多了。

左右看了一下四处无人,车夫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伸手欲去摸那双小脚,却不想小脚往回一缩,他摸了个空。

“七小姐,你可是有事?”隔着车帘,车夫似乎都能闻到楚瑜身上的香气。

要是临死之前能尝一尝千金小姐的滋味儿,倒不也枉来人世走一遭了。

车夫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啊。”

“当然香了。”车门打开,蒙着面的楚瑜突然出现,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不香,怎么送你上路?”

“什么?”车夫似乎没有明白过来楚瑜话里是什么意思,见楚瑜眼里的杀意顿起,刚想摸腰间的短刀,却突然发现混身使不上力。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楚瑜将车夫的短刀握在手里,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胸口。

噗嗤一声,刀入肉体的声音,温热的血液顺着车夫的胸口缓缓流淌,随即利落的将车夫踢下车去。

马车渐行渐远,传来楚瑜嚣张的声音:“你已经没有必要知道了。”

好在马儿还算听话,按照原主的记忆,楚瑜驾着马车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家庙。

本以为会马上能吃到热饭菜,可是在看到家庙的瞬间,楚瑜就有种自杀再穿回去的冲动。

本王让你消停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本王让你消停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小说鄙视你的禽兽品质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鄙视你的禽兽品质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鄙视你的禽兽品质第2章孙雷的手已探入我白色的衬衣里,我挣扎着,突然再次想起钱洛与自己纠缠的画面,咬了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不管怎样,我都是有夫之妇!然后我的手机响了,电话是钱洛打来的,真的很是时候。他问我,“孙总是不是去你们酒店了?”“嗯。”孙雷的手已经解开了我的衣纽,他力气太大,我挣不脱,却还要保持镇定,握着手机。“你找时间帮我跟他谈谈,看能不能接下他们公司的新广告,当然不行我也不会怪你。”钱洛自说自话着,根本不清楚我的处境。孙雷好像听到

  • 小说唯愿余生不逢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唯愿余生不逢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唯愿余生不逢你第2章我怀孕了02“和我离婚,离开叶家,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叶临昊那双眼睛如同饿狼,白静萱抱着胳膊恐惧的摇头:“我不,我们刚刚结婚,我不会离婚的。”“呵。”叶临昊的冷漠和四周的寂静让白静萱惊恐起来,她慌张地解释着,“临昊,你听我说,妈的死不是我的错,我那天去找苏悦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苏悦是清白的,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叶临昊的怒意更胜,“你没有资格叫她妈!白静萱,你在叶家这么多年,我妈何曾亏待过你?!要不是你想和你那个男

  • 小说恨流光不及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恨流光不及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恨流光不及第二章你不配!湖水很深,卢蕊不会游泳,她用尽全身力气呼救,才被路人救起。卢蕊被救起时浑身是血,不断有鲜血顺着大腿流淌一地,腹痛难忍的她没时间去理会路人的指指点点,艰难的开口:“帮我叫救护车。”医院。“流产了,要做清宫手术,麻烦你通知一下你的家属!”医生公式化的声音响起。卢蕊当场懵了,大脑一空白。她怀孕了!医生是在和她开玩笑吗?可一想到自己被救起时浑身是血的画面,还有那句‘要做清宫手术’她就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卢蕊躺在病床上,双眸无光的看着

  • 小说与你相隔几更年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与你相隔几更年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与你相隔几更年第2章:你这是要玩嫂子?常笙不记得自己何时睡去,只记得男人将自己搁置下的时候,还在额头印上重重一吻。乏累的身子蜷着便沉沉睡去。晨起,常笙听着背后嘈杂声,自己被折腾到了拂晓。现下真是半点眼睛都张不开,那人在肩膀映上蜜意一吻。着衣便离去了。才不过有些日色,门外的嘈杂声便渐起。“佩小姐,咱们爷还在里头,您这样怕是不妥。”常笙闻声便赶紧着上衣服,眼瞧见一鹅黄色衣着的女子冲了进来。淡扫蛾眉,衣鬓精致若天上仙人。“你这个贱女人,就是你勾引的纪凌

  • 小说暖婚来袭,杠上霸道总裁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暖婚来袭,杠上霸道总裁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暖婚来袭,杠上霸道总裁第二章交易若不是秦婉瑜攀上了这样一个权势滔天的未婚夫,她在监狱里面怎么会受那么多苦?不过从今天开始,秦婉瑜有的东西,她会一个个毁掉。记者们的话筒几乎一个个快要打到夏绾绾的脸上,夏绾绾一直沉静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冷艳的笑容。“你们再这样堵着我,程少可是会生气的——”众人随着夏绾绾眼神示意处看去,所有人脸色白了起来,他们几乎一瞬间往后退开,主动给夏绾绾让出了一条路。谁不知道这辆兰博基尼是程少的车,在龙城,程少就是天,

  • 小说醉卧王爷怀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醉卧王爷怀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醉卧王爷怀第2章刺客她是李尚书府的嫡出千金李素萝,姿容美丽,家世煊赫,当之无愧的天之娇女。可是她却嫁给了一个不爱她甚至于恨她的丈夫,淮陵王闻赤焰,甚至不惜下药来获得他的爱,可是却分明是无用功,只会让闻赤焰更加嫌恶她。可是原本的李素罗为何要这么作贱自己?这一点她实在是想不通,在她的记忆中她和婉儿无冤无仇,闻赤焰又为何死死咬定是她害死了婉儿?李素罗只觉得自己像是身在重重迷雾当中,眼前这一切有太多太多的疑点了……翌日近午,李素罗才将将醒来,一夜的梦魇让她无

  • 小说叛婚强宠:以身试爱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叛婚强宠:以身试爱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叛婚强宠:以身试爱第2章买你这张嘴他知道她是被下药了,走到床前,抚摸着女人脸上柔嫩滚烫的肌肤,温润的触感不由的让他一颤,他从未有过如此的感觉,他的女人不在少数,可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莫名的让他有些心慌。床上的人不安的扭动着,明煜寒看着她越加红艳的脸庞和滚烫的肌肤他知道此时送她去医院已经来不及了,该死的!到底是谁给她下了这么烈的药!看着床上让他心动的小女人,不管如何,既然送上门了,那么,他就笑纳了。看着眼前让人血脉喷张的场景,明煜寒忍不住低头

  • 小说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第2章结婚证等他缓过神来,看到他身上被一个女人压着时,那张魅惑人心的脸,此时散发出一股狠涙。女人那笨拙的动作,无不是在挑逗他敏感的神经。唐夜白感觉到顾一凡在他身上不断的擦火,他小腹处那股火焰已经透过四肢延至四肢百骸,似要爆发,却又全身没力气。一向冷静自制的他,现在居然被一个女人这般调戏,脸上的肃杀之气散开出来。眼前那张妩媚动人,楚楚可人的脸,越发清晰,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过,脑子里却隐隐清晰的记得她这张脸,两年前她在哪里

  • 小说你曾是我的命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曾是我的命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你曾是我的命第2章少给我演戏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江城皓要跟她离婚?顾清欢的脑子一片空白,心口快要窒息一般让她喘不过气来。“不!不要!我不离婚!城皓,求你别跟我离婚。”顾清欢再次抱紧江城皓的双腿,拼命的摇头,卑微的祈求。她爱江城皓,爱得没有尊严,哪怕是名存实亡的婚姻,她也想要牢牢的抓住,因为只要她还是江太太,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他的身边。她不能没有江城皓,除非她死,不然她绝不会在这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江城皓面容冷峻,目光中透着寒意,狠狠一脚将顾清欢

  • 小说此生与你不负相思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此生与你不负相思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此生与你不负相思第2章快让我亲亲“嘶啦……嘶啦……”千谨才穿上的裤子片片飞扬在检查室。“顾南辰,你还想怎么样?”“就是觉得刚刚没把你骚浪欢叫的声音录下来很遗憾,再来一次,我保证完完整整的录下来,让你知道知道你在我身下是怎么犯贱的。”“不要……是你强迫我的。”千谨挣扎。“我有强迫你叫吗?还是有强迫你身下犯湿?”顾南辰到底还是没有放过千谨。第二次结束时,他一身光鲜的看着如破布娃娃般的她,同时摁下了手机里的录音,“陌千谨,你最好随叫随到,否则,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