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绝世神尊11章(第11章  赠丹鼎宝器 神秘人登场)

2017/12/26 9:29:25 来源:网络 []

书名:绝世神尊

第11章  赠丹鼎宝器 神秘人登场

不会的,不会的。绝世神尊11章(第11章  赠丹鼎宝器 神秘人登场)

张舞天抛开琐碎,随即取来炼丹用的药材开始了平生第二次独自炼丹。当他取来药材,忽然感觉密室中温度攀升,随即知道不妙。

“方才大巫丹鼎火焰概不外泄,我也感觉不到灼灼逼人的热浪,这会儿是怎么回事儿?我什么都没做呀。”他心道。

心里胡乱猜疑之际,他感到自己的体温也迅速飙升。

“不好,那天也是这样,我该如何是好?罢了,切莫毁了凌绝师傅的一番心意,我回去上一层密室静待其变。”

如此,张舞天打开机关回到上层密室,结果看到原先明亮的空间此时墨黑一片,远处的星火灯光依旧在亮,但是却不能将这黑暗驱散,这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浑身的燥热慢慢的将张舞天的心智夺去,不多时他人就陷入昏迷,迷梦中,一些影像如电影般闪过,一金一黑两道光气的碰撞掀起漫天的烟尘,滂沱的冲击力将四下里毁的面目全非,忽然,一件金亮的镜面状器物将毁天灭地的狂暴能量尽数吸纳至内中并缓缓关闭机关大门,此时,忽然显现一名女子的身影,只见她虚空抓取一具黑色鼎器向外抛出,不一会儿,一道金光从金黑的气浪中迸射而出,那黑色鼎器随即将金光吞没并飞速送往镜面状机关之外,就在镜面状机关器物关闭大门的瞬间,那黑色鼎器被金光映透,伴随着滔天炙热的黑色火浪就此消失在远处,不多时,一道白色的人影急冲而去,那白色人影回头之间似曾相识的模样,梦境中的自己好似包裹在金光和黑色鼎器之中随着流光般的速度轰然坠地

他忽然惊醒了。汇金地

恍惚间忆起方才的惊险随即大出一口气,当他环顾四周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一具黑色的丹鼎悬空盘旋,仔细看罢,识得这分明就是梦中的器物。

“你醒了?”

忽听一女子的说话声,张舞天扭头看去,远处,墨黑的火浪之中一娇躯甚是婀娜,凹凸有致,但是因四周光线极暗不能将其人的面目看个仔细。

“想必您就是数日前助我炼丹的高人了?”张舞天问道。

“我不想看到神�的传人如此弱小,所以当日帮忙一下而已。”女子冷言道。

“您也是炼药师?”

“区区炼药师也能让你惊讶成这样,实话告诉你,我不光能炼药还能炼器、炼神,炼化他人所不能炼化的任何东西。”

“你就吹吧。汇金地

“我当下乃是异火残躯,需要你的身体寄养,待我有朝一日召回本神,我的能力会比此间强横出千倍,这段时间先委屈你一下了。还有,半年之后,我的妖菊异火就将再度跨越,本神也将回归,到时我们再好好认识,不过半年时间我倒是能助你完成炼药师的心愿,有幸的话,顺便也将炼器、炼神的本事都教授与你,说实话,我的能力大部分还是被你所赐,真想不到自己还能做师傅的师傅,真是可笑之极。”

“高人怎么称呼?”

“有异火的地方必有恨天。对了,这具炼妖鼎器送你了,他可比你那位师傅借你的废铜烂铁好用的多。”

“您把他送我,那您用什么?”

舞天问完,忽见黑暗之中十具鼎器凭空乍现,模样都与之前出现的那一具一般无二,此时就听那唤作恨天的女子说话。

“我这里还有十件,本来那一具炼妖神器是留着炼化第十一把异火的,却是叫别人捷足先登了,留着也没用,就送你当见面礼了。”

“好大的手笔。绝世神尊11章(第11章  赠丹鼎宝器 神秘人登场)对了,你的名字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就是想不起来了,你能告诉我吗?”

“等我确定要认识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还有,内在虚空你有吗?”

“什么意思?”

“修炼出内在虚无空间可以帮你将物品保存在自己身侧,用的时候也方便些,你的内在虚空颇为广博,无奈你现在还不曾掌控,你总不至于抱着这丹鼎到处跑吧?”

“我倒是能抱得动。”

“无妨,我先暂且帮你保管,到你用时只管说话就是了,还有,我所拥有的异火你可以随意拿来用,但是你记住,异火不同于凡火,我在可保你性命无忧,如果我不在你体内,切忌肆意用火,否则你就算是七域的霸主也一样会被这异火化为飞灰,好了,我走了。”

没等张舞天继续问话,那名唤作恨天的女子便消失不见,望着眼前悬空的黑色鼎器,他思量半响,明明脑海中残存着恨天的影子,却不知为何那些琐碎的回忆始终不能交织到一起,苦思到此处,他静了静心智,抛开那些模糊的影像,努力去做好眼前的事情。

身体依旧燥热异常,但是目前他感到自己还能忍受这不寻常的热浪,所以炼丹继续。

微闭双目,感受着体内经络血脉充斥的火流,慢慢的,慢慢的运输到手掌之内。

“这东西还真听话。绝世神尊11章(第11章  赠丹鼎宝器 神秘人登场)”他内心喜道。

此时分神之际,张舞天掌上忽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狂暴的黑色热浪腾空而起,云雾般翻滚,情急之下,他大力猛甩,那黑色的火焰顺势摆脱了他的手掌,在中空狂舞。那一刻,墨黑的鼎器、墨黑的火焰交相辉映,整个空间顿时暗淡,此时的张舞天再也无法忍受火浪的炙烤,浑身的衣衫早已化为灰烬,区区一把异界之火就足以叫他狼狈如斯,更何况恨天曾经拥有十种这般强悍的异界之火。

隐藏在张舞天虚空深处的恨天此时早已察觉异火的诡变,只见她施展招数将熊熊火焰阻隔在距离张舞天两米范围外,可能张舞天也有所察觉,所以炼丹的进度依旧继续。

张舞天在恨天的帮助下渐渐熟识了这黑色异火的品行,双手动作及内息真元也缓缓调和,黑色异火在黑色鼎器中盘旋,不久再度被张舞天抽出,如此往复,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昼夜。

虚空深处的恨天依旧在自如控制异火,此时的她忽然感觉到张舞天虚空深处一丝的躁动。

“果然是这样,看来我不虚此行,张舞天的本神早已为他的重生之体奠定了霸道的基础,可又是为何却把如此霸道的神物隐藏的如此之深?待我去探个究竟,”恨天心道。推荐huijindi.com

时间分秒消逝,又是一昼夜过去了。张舞天炼丹继续,黑色鼎器中的丹药已经现出雏形,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就是稳固已有成果,使得轮回丸定型便可。

忽然,鼎器中悬浮并快速转动的轮回丸显现出微弱的红色光晕,渐渐的,这红色流光随着火浪翻滚并越发的闪亮。

与此同时,虚空深处,恨天终于找到了那隐藏颇深的躁动之物,一团红色血雾将其本体包裹不见,犹如一颗心脏,血雾中的东西有频率的震动,每震动一下,便有一股雄浑之气外放虚空,遗憾的是,这股滂沱的气息刚刚伸展开来就被另外一股更为强悍的气息迅速压制不见,而这股后来出现的气息对她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以魔琴之力净化此种不羁神兵的霸道倒是有些效果,不过,魔琴是你的全部,有朝一日,张舞天必会取出神兵,到时他破除魔琴封印,你岂不是灰飞烟灭了吗?你这种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恨天思想间,虚空外的张舞天此时已经到了炼丹的紧要关头,恨天感觉到轮回丸即将成形,随即离开躁动神兵转回协助舞天炼丹。

黑色的鼎器内中的丹药浑身散发着红黄两道流光,通身光亮如洗,静静的悬空。

“虽然没有半月前那枚尊级轮回丸漂亮,但是这颗丹药毕竟是你自己动手炼制的,很不错了。”恨天对张舞天说道。

“这颗轮回丸什么等级?”张舞天问道。

“恩”恨天迟疑片刻才又说道。

“仙级,已经很不错了。”

“仙级?”舞天听罢很是沮丧,随即无奈的摇头说话。

“白瞎你的异火了。”

手握这枚仙级轮回丸,张舞天思绪万千,恨天看出了他的沮丧,随即开口劝慰。

“欲速则不达,凡事要循序渐进。”

这时,张舞天忽然苦笑,随即说话。

“你跟我讲讲这黑色异火的事情吧。”

“说出来你可别惊讶噢?”

“恩,我有思想准备。”

“这把异火名唤妖菊升天火,是百兽妖域的灵气所在,此物曾经震慑妖域诸界长达八百年之久,他的本体乃是霸道天成的一届妖域王者尸魂妖菊,年轻时候的我和你费尽心思才将他收入囊中,之后便引发了妖域千年的动乱,妖域尸魂界几乎被除名。”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说七千五百年前你信吗?”

“你就吹吧。”

那一刻,恨天和张舞天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他们促膝而坐,忘年之交一般吐诉,张舞天又何曾知道,眼前的这名女子如今虽然只有全盛时期的她十分之一的能力,但在这人间界却是无人能敌的巅峰强者,她的出现带给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未来?他还从未想过。但是有一句话他很是在意,那就是:有异火的地方必有恨天。

张舞天炼制仙级轮回丸历时四昼夜,等他从丹房内走出,丹宗凌绝早已在大门处等候多时,待她看到舞天平安出来,眉梢略上一抹喜色,姑且不问炼丹的成败,相比第一次炼丹,舞天确实有进步。但此时的凌绝忽然将笑容凝滞,随即说话。

“舞天辛苦了,回去休息几天,为师还有另外的任务给你。”

“凌绝师傅,弟子不累,您直说无妨。”

“师门任务,不计丹药品级,你要炼制一枚脱胎换骨丹。有问题吗?”

“脱胎换骨丹?”

虚空中的恨天为之一振,虽说这脱胎换骨丹的炼制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但这种丹药所需的药材却是极其苛刻,慢说人间界罕有,就连恨天这样霸道的人物也是棘手难得,这位看似平平无奇的僻山道门领首若真有那几味药材,那么此人绝对不是如眼前这般的能力,她到底用心何在?刻意试探这黄毛小子的能力吗?

绝世神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神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图片报道

    腊八节将至,1月22日,来自巴基斯坦、牙买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江苏大学留学生走进镇江市和平路街道金山水城社区,与社区居民一起制作、品尝腊八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图为留学生与腊八粥“合影”。新华社发《人民日报》(2018年01月23日03版)

  • 开工了!

    早安,吉祥:人无论做什么,打好根基才是根本。学习更是如此:老老实实的下工夫,默默地积攒能量,在不声不响中养精蓄锐,当你的根基远远超过别人时,生命的奇迹同样会发生在你身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七

  • 老祖宗修心对联30副,终生受用!

    1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2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不俗”的意思不是清高绝俗,而是不离世间,却又能不为世间所困扰。佛不是让我们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而是让我们对世间万物、花鸟草虫都含情。所以,多情最是佛心。3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权门要路是身灾,

  • 中国京剧音配像《陈三两》(李世济)

  • 【圣言分享】元月24日 腊月初八 星期三

    一月二十四日常年期第三周星期三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圣师)(纪念)进堂咏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达12:3)集祷经天主,你为拯救人灵,曾使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为一切人成为一切;求你恩赐我们效法圣人的榜样,常能欢欣地为弟兄姊妺服务,以显示出你的温良慈善。因你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和你及圣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亚孟。读经一(我必在你以后兴起一个后裔,我必巩固他的王权。)恭读撒慕尔纪下7:4-17那时候,上主的话传于纳堂说:「你去告诉我

  • 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便是惨淡的人生(精读)

    月牙儿在天上孤零零悬着。四野黑黝黝的,静出一种死寂。走了一阵,血液拍向大脑的幅度渐渐慢了。猛子停下脚步。“凭啥?凭啥死?”他晃晃脑袋,“你驴撵的发了横财,在城里泡女人。老子给你女人解几次闷,就死?呸!”猛子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你个贼砍头的,把人家扔家里,管也不管,叫人家活守寡。人家也是个人哩,又不是土牛木马。……哼,都旱成戈壁滩了,老子替你浇几次水,凭啥死?我偏不死。怕啥?头掉不过碗大个疤。”他开始自言自语了。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猛子又感到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法忍受的羞耻。他最怕妈知道

  • 为什么人人都被忽生忽灭的情绪所控?(值得一读)

    《区别营养与毒药》“即使某个信息被冠以一种似乎非常神圣的名头,它也未必像自己所标榜的那样神圣。其区别在于,它倾注大部分力量所表达的东西,有着怎样的内容,这内容所激活的,是人类内心美好博爱的那部分,还是人类内心丑恶暴力的那部分?假如是前者,它就是营养;假如是后者,它就是毒药。”《让生命在苦难中升华》“经历苦难也罢,目睹苦难也罢,感受那份‘苦’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因此而懂得,如何在爱与智慧当中,消解一种愤怒的、欲望的、懦弱的东西,让自己挺直了腰板站起来,让生命在‘苦’中升华,为世界做出更多

  • 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你的妄想的根被你拔掉以后,你的罪业就开始改变了。我讲实在话,你要忏悔业障,你要对治烦恼,你一个一个对治,你一辈子对治不完。蕅益大师说:你今天用念佛的法门要对治烦恼,每天念佛十万声佛号,念一百年,念佛一声能够消你很多很多…的罪障,就这样念了一百年,每天念十万声,这样子一百年下来。蕅益大师说:你消的业障如爪中土,你没有消的业障如大地土。所以他说你只是事相的修学,你改变不了你自己。我们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因为你还是活在自我意识当中,你还是用自我意识,来

  • 不可思议有多大?10的64次方|睡前科学故事

    我们知道在阿拉伯数字传入我国之前,古代中国人是用别的符号和文字表示数字的。比如0-10可以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表示分数,小数用的是几分之几或是X/Y这样的形式;如果表示很大的数,用的是10的次幂那样的形式,比如1048。那么在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古代中国,怎么表示很大的数,以及很小的数呢?实际上,至少从夏、商、西周开始,古代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特殊符号表示数量。比如,公元前14至11世纪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是这样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和它们对应的阿拉伯

  • 【每日一帖】第441篇|《东方朔画赞》颜真卿

    《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碑》简称《东方朔画赞碑》,晋夏侯湛撰文。颜真卿书,楷书。碑额篆书。为颜真卿四十五岁时所书。大楷字径约十厘米。平整峻峭,深厚雄健,气势磅礴。是颜真卿楷书个人风格还没有成熟时期的作品,比起颜体成熟时的《麻姑仙坛记》等楷书的大巧若拙显得生动灵秀,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苏东坡给予此碑高度评价:“颜真卿写碑,惟《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苏轼对此碑的评价,点明了颜体是胎息于王羲之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