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神泣在线阅读

2017/12/26 15:25: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神泣

第一章逆神

杀,是为了歌颂破灭前的壮丽,夜,是恶魔深邃眼睛,孤独等待黎明。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火,是天使涅槃重生,逆天行之命运。

命天定,逆轮回,弑心诛仙,神鬼皆泣!

……

浮华之梦,万载一世,相见若为执手,花开只为花落。

九天之巅,诸神一战,挥剑若为繁花,魂散不为繁华。

这是一个关于宿命的故事。

看不见未来和过去,分不清生死的差距,不带走喜悦或遗憾,离开那里!

破晓和月牙在交替,他穿越整个世纪,只为与伊人再聚。

血色花瓣在飘零,梦里,是这悲凉的风景。

宿世轮回,终究,挥不去一生的刀光剑影!

他,是否已经注定,这流离的宿命。神泣在线阅读

于断壁残垣扑腾着残破的羽翼,直到,皓月迷离!

是她,让他找回自己。

“你是谁?”

“吾名冰之沧月,你又是谁?”

“我…..我是…..是…..逆神?”

“逆神?”

“是的,逆神。”

一滴泪,在半路回头,舍却往生就只有战斗!

满天星,在坠落之后,依有人祈祷他别走。

鲜血的温度已无法保留,轮回爱恋,已经冷透!

……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凌驾凡尘之上,超脱五行之外,徘徊轮回之间,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属于神灵的世界。

神灵赐予了人们永生,这里没有凡尘的生老病死,这里的每一个人乃至每一种生灵都可以与世长存。

可是,杀戮至上,弱肉强食,在这里,力量便是王道,唯有强者才有尊严。

在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们并没有任何的优越感,不过,在下界凡尘,这里却是古老传说中,令得芸芸众生都为之向往的,仙界。推荐huijindi.com

仙界有两大彼此敌对的阵营,一为光之同盟,而另一个则号称,愤怒联合。

传闻中,光之同盟乃是光明女神的守护者,消灭以黑暗女神为首的愤怒联合便是他们存活世间唯一的使命。

仙界有九重天,亦即九方世界,可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个仙界强者能够踏入第九重天,那里是一方禁土,非神莫入!

……

仙界第一重天,谓之为冢,冢天之下,飞幽最强。

飞幽膝下有一独子,名为飞雪。

飞雪年仅三岁,可实际上,他早在十余年前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存世十载,却仅三岁,那是因为,仙界之人并不是以出生年月来衡量年龄大小的。

在仙界,每一个人都可以与世长存不死不灭,是以,仙界之人对于‘年龄’二字并没有过多的概念。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如果,非要将凡尘俗世的‘年龄’二字强行加诸在这些仙界之人身上的话,那他们唯一能与‘年龄’有所关联的便是其自身修为。

修为愈高,年龄也就越大,这就是仙界判别一个人是老或少的唯一标准。

飞幽身为冢天第一强者,执掌冢天第一世家,坐拥万里锦绣山河,可就是这样一个权势威望应有尽有的巅峰人物,此今之刻却在黯然发愁。

“老先生,你看我儿为何…….。”颇为简陋的茅屋内,一身素服的飞幽对身前正为飞雪占卦卜命的白发老者躬身询问道。

老者略一抬手打断了飞幽的话,继而摇头叹道:“七杀窥世,贪狼夺命,敢问城主大人,飞家一脉能有今日之成就,可否与七百年余年前那场仙界浩劫有些渊源?”

闻言,飞幽怔住了,七百余年前,仙界浩劫?

“父王,我们为什么要留驻这最为人令人不屑的冢天,以我们飞家的实力,我们明明可以…….。”

“幽儿,还记得为父与你说过的那场仙界浩劫吗?”

“仙界浩劫?”

“是的,仙界浩劫!当年一战,仙界近遭覆灭之灾,若不是在危急之际,光明与黑暗两位女神联袂出现,这莫大的仙界九重天,早就不复存在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父王,你,到底想说什么?”

“源于浩劫,归于浩劫,我想说的是,我们飞家一脉,早晚要将如今所拥有的一切还回去。”

追忆幼时的那一段对话,飞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源于浩劫,归于浩劫,这么多年来,他始终都未能悟透父亲话中的弦外之音。

“看来,老朽所言无误。”见此,白发老者又是叹气道。

“还请老先生直言,我飞家……我飞家在那场浩劫中到底遭遇了什么?”沉思良久,飞幽徐徐抬头道。

“怎么,老城主他竟是没告诉你么?”

“坦言之,父王他也只是对我提及了只言片语,至于其中详情,我实是不知。”

嗷呜!突然,茅屋外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啸之音,顿时打断了此间所有人的思绪。版权huijindi.com

飞幽愕然望向窗外,但见那高天之上,风云变色雷霆滚滚,整片天空都在刹那间黯了下来。

“潜龙出渊,七杀归位,是……是……是他回来了。”岂料,白发老者在见到风云突变之刻时竟是大惊失色,失口疾呼道。

“他……他是谁?”飞幽皱眉回头道。

“天…..天机不可泄露,老朽告辞!”面对飞幽的问话,白发老者却是急匆匆甩下这样一句话就朝屋外狂奔而去,就好像在极力逃避着什么,连占卜所用的诸多器具都顾不上收拾了。

愣愣地望着老者瞬息远去的身影,飞影眉宇间的惊愕是愈来愈深,那世所罕见的占星师,到底知道些什么?

七天前,科洛斯主城,飞家王府有不速之客造访。

“城主大人,有人要见您!”

“什么人?”

“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当时,飞幽十分吃惊,无缘无故,怎么有小女孩找上门来?

“你……你是谁?”见到那小女孩的瞬间,飞幽震惊了,为何,那女孩竟是如此的眼熟,就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

“爷爷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爷爷可以治好飞雪哥哥的病。”

飞雪自幼体弱多病,飞家常年在冢天各地张贴告示遍寻名医,想必,这小女孩的爷爷便是这样找上门来的,当时,飞幽如此想道。

只是,当飞幽应约带着飞雪来到这暴风港后,他万没想到竟在此遭遇了这般事故。

“启禀城主,蓝龙王打破封印逃出禁地了。”就在飞幽陷入沉思之时,一直守候在外的侍卫突然来报。

蓝龙王,上古蓝龙之王,冰封王座之主,因犯大忌被光明女神封印禁地已有数万年之久,不想,却终是在这今日,破开封印,重见天日。

吼!龙吟九天,惊扰众仙,时隔七百余载,未曾终结的仙界浩劫,终于再度拉开了序幕。

飞幽望着那遮天蔽日般的庞然巨物,一步一步迈出了茅屋,身为冢天的守护者,他有义务阻止蓝龙王的脚步。

就在飞幽腾空而起的瞬间,那茅屋内,昏睡不醒的飞雪逐渐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与此同时,天城要塞,愤怒联合强势来袭,光明与黑暗之战,瞬间白热化。

也就在这个时候,冰封王座最深之处,一朵鲜红如血的花悄然绽放,缕缕死亡气息无边弥漫开来…….

轰隆一声,飞幽被蓝龙巨尾甩中,顿时犹如落石般砸入了湖水之中,上古蓝龙王的力量,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哗啦!水花四溅中,蓝龙王竟也是落在了无名湖中。

更令人惊讶的是,那硕大无比的一头蓝龙,竟是在落水的瞬间化为了一道人影,继而,逐步向禁地走去。

待得被蓝龙重创的飞幽压制住伤势跃出水面时,蓝龙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禁地深处。

犹豫半响,飞幽决定去禁地探个究竟。

然而,刚到禁地边缘,他竟是隐约听见…….

哇呜哇呜…….

那是,婴儿的哭声?

瞬间止步,他犹豫了。

“源于浩劫,归于浩劫,我想说的是,我们飞家一脉,早晚要将如今所拥有的一切还回去。”

“七杀窥世,贪狼夺命,敢问城主大人,飞家一脉能有今日之成就,可否与七百年余年前那场仙界浩劫有些渊源?”

“潜龙出渊,七杀归位,是……是……是他回来了。”

飞家一脉,到底与那仙界浩劫有着怎样的渊源?

仙界有九天,飞家先祖们为何非要留驻这最令人不屑的第一重冢天?

冢即为墓,冢天亦即墓天,难道说,这居住着万千低阶修行之人的世界,还隐匿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

“爱到心破碎,也别去怪谁,只因为相遇太美!”

“就算流干泪,伤到底心成灰也无所谓,执剑轮回,只愿破茧成蝶和你双、飞。”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又有几人能看透?

红尘滚滚痴情深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今生有剑追随。

“你用真情换此生,我用轮回赌朝夕!”

岁月不知红尘痴情的忧伤,何不,纵剑弑上苍!

咔嚓!天降惊雷,被劈落的山岳生生将冰封王座的大门埋没。

万分惊诧之际,飞幽看到,在滚滚落石之中,有两柄光芒横溢的剑围绕着一朵鲜红如血的花在不停旋转着……

那两柄剑,在守护着那朵花!

远方,天城被愤怒联合攻破,有人趁乱潜入了光之同盟的后方阵地。

无边雷海下,飞幽忐忑不安地往前走去,他想,救下那一朵即将被乱石掩埋的花。

天边,有一血色事物飞过…….

禁地前,飞幽舍身将红花救出…….

那花脱离禁地的瞬间……

飞幽发现,被他护在怀中的不是一朵花,而是…….一个婴孩……

铿锵!锐利的颤音中,两柄剑在飞幽前方合二为一…….

逆、神!

这不是那柄剑的名字,而是,也是飞幽怀中,那神秘婴孩的名字。(本章完)

第二章逆心

观雨听风漠看繁华,辗转一生醉如梦。

刀光剑影伴君而醉,醉卧红尘伊人随!

有时,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他经常都会突然从虚无缥缈的梦境中醒过来,就在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对周遭事物乃至对自己都会感到无比的陌生。

他叫逆神,别人都称呼他为小逆,因为,‘逆神’二字,太过扰人视听。

“我想去普罗琳边境看看。”这一天,他如此对好友飞雪说道。

“什么?普罗琳边境?”飞雪惊住了,这小子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去普罗琳边境?

普罗琳,上古神祗,于天乱中形神俱灭,后被光明、黑暗两位女神重聚七魂六魄,继而化为了横亘在光盟与怒联之间的第一片战场。

战场之上,两大势力间自然是纷争不断厮杀不休,仙界之人虽有着永恒的生命,不过,人们在战场上一旦被敌对势力击杀,七天之内是不能复活的,且,每一次死亡都会被永久性的抽离部分元神。而当死亡次数达到一个人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元神就会消散殆尽,从而修为尽失沦为一介凡人,再不能踏入战场一步。

在弱肉强食的仙界,凡人是没有尊严可言的,是以,对于有着无尽生命的仙界人而言,战场依然是一个充斥着血腥气的可怕地方。因为在仙界,人权比生命更可贵。

“你…..你去那地方干什么?”飞雪不解,人们通常都是修行到了瓶颈之处才去战场寻求突破之法的,逆神这小子难道…….

“我感觉那里有某种东西在召唤我。”逆神望着远处闪闪发光的传送门,沉声低语道。

“召唤你?什么东西在召唤你?”

“我不知道。”

今年,飞雪十三岁,逆神十四岁,然而,距离飞幽从冰封王座带回逆神的日子,还不到两年。

……

妖精在床边跳着舞,失血过多的他眼睛变模糊。

杀气粉碎了喉咙惨烈音符,下一刻,又度复活。

重复循环着没人问为什么,独自奔跑在森林中相随着寂寞。

遥远的打斗声被抛在脑后,你杀我,我就报复!

眼中目睹的一切,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那是心灵的残缺,还是,现实已被忽略?

虚拟的善恶战落在这一方天堂,是谁在其中迷惘了悲伤?

虚拟的善恶战,回到现实中也一样,就算活在天堂,依是悲伤。

黑暗势力炫耀死亡结果,光明精灵散发除魔的洒脱,周边人每秒思绪里的斟酌,却是狂燃的战火。

他们撕裂空间肉眼看不见,只剩战斗后的一切飞上天。

银色的外衣染上敌人鲜血,剑锋却,不懂停歇!

深夜,他经常做着同一个梦。梦境中的世界,除了杀戮,再无其他。

或许,前方,那已然在望的普罗琳边境便是这样的世界罢。

“小逆,你等等我。”后方,飞雪一钻出传送门就冲逆神喊道,生怕他走丢了。

“你怎么也来了?”

“废话,是兄弟当然要同生共死了。”其实飞雪也老早就想来这普罗琳边境看看了,只是一直没机会…….

咻!飞雪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锐利的箭矢破空之声。

砰地一声,有人在飞雪惊呆的目光中倒地身亡。

逆神的目光倏地扫向另一个方位,那里,有一道黑色身影正迅速远去。

“是暗精灵!”前方,有一身着布甲的少年高声喊道。

噗!紧接着的一瞬间,一团火光从天而降,转眼间将那少年焚为了,灰烬。

“这…….。”看到此幕,飞雪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在有着诸多卫兵守卫的普罗琳后方阵地,要是出了城门,真到了那片战火纷飞的战场…….

“小心!”突然,逆神一把将呆住的飞雪推开,目光炯炯地盯着一个方向。

那是一个不为普罗琳卫兵所关注的死角,而此时的死角之内,正有一名褐发长耳身着黑袍的暗精灵高举着法杖向这边张望。

灵力涌动,热息灼人,逆神眼中的暗精灵正在远距离施法欲将他和飞雪诛杀。

咔嚓!雷光闪烁,电弧掠空,有人先一步出手将暗精灵击毙了。

红发飘扬,白衣翩翩,明眸如水而绝尘如仙,那是一个很令人心动的女孩。

为何,他心神一震,看到她的瞬间竟是有种故人重逢的异样感?

缘何,飞雪也是神情一窒,那女孩,竟是如此眼熟?

“你,在看什么?”不知不觉间,精灵般水灵动人的女孩已经缓步走到逆神面前,并对他疑声问道。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

猛地晃了晃头,他主动打破了自己的幻境,并在第一时间将目光从女孩身上移了开去,低声道:“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吗?”女孩的眸光有着些许异样,她是常年混迹普罗琳边境的魔法师,曾经见到过各色各样的修行者,可是,从没有一个人,能如同眼前的他这般给予了她如此强烈而莫名的亲切感。

“真…..真地没什么。”逆神刻意躲避着女孩的目光,轻声说道。

“可是…….。”

“飞雪,我们走!”女孩话未说完,他却是迈步离开了,并对犹然楞在一旁的飞雪招呼道。

“喂…….。”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欲言又止的她,真地不知该说什么。

倒是一直出神的飞雪,搞清状况后颇为愧疚地对女孩抱歉道:“不好意思,他……他就是这样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

“你们是朋友吗?”收回目光,女孩转而对飞雪问道。

“呃……是。”飞雪随即就将目光移了开去,那女孩明丽动人的双眸竟是令得他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可以同生共死的兄弟。”

“那……他叫什么?”略作犹豫,女孩又问道。

“逆神!”

听到‘逆神’二字,女孩彻底愣住了,因为……

“师傅,是你为我取的名字吗?”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将你托付给我的那个人说,‘心者,万灵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涅槃重生’,所以,你的名字便是——逆心!”

她是逆心,可却从未弄懂‘逆心’二字到底有着何种深意。直到方才,她见到了那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直到此刻,她知道了那少年名为逆神,或许,她已经知道该如何去找寻答案了。

……

仙界战场是一个遍布危机的地方,在这里,只要脱离了卫兵感应范围,任何时候都可能遭遇到敌对势力的伏击。

望着城门前那些步伐机械的卫兵,逆神皱眉道:“他们,真地只是一具具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

一旁的飞雪挠头想了想,沉思道:“其实,也不能说是傀儡。他们乃是由上古战灵凝聚而成的神卫兵,除了动作僵硬点以及不能离开指定范围之外,他们与真正的巅峰强者并没有什么区别。”

“巅峰强者?你是说…….。”

“我是说,他们可轻易秒杀所有敌对势力的人。”飞雪有些不耐烦道。

“是么。”逆神随口说了一句,接着便大踏步迈出了普罗琳城门。

“喂,你等等我。”

……

仙界每一片地域都有其守护者,就如同冢天有着飞幽这般强大的守护者一样,普罗琳也有着它的守护者。

与飞家所不同的是,仙界战场的守护者组织是人们自主组建的,而并非官方创办。

普罗琳边境,光盟最为强大的守护者组织名为暗夜,而暗夜中最负威名的则是一个名为逆欣的少女,人们都称之为小欣。

“你方才说,能够进入普罗琳边境的人是有修为限制的,十五岁以上的人强行进入这里的话就会被女神之力贬为凡人?”路上,逆神不断向飞雪询问着关于仙界战场的诸多讯息。

“那还用说,这里本就是专门为低阶修行者准备的试炼之地,若是任何人都能进来,那我们来这里不是找死么?”飞雪很无奈地解释道。

仙界一共有七大战场,普罗琳只是其中之一,也正如飞雪所说的那样,普罗琳边境仅仅是一个供低阶修行者锤炼自身的试炼之地。

巅峰强者所向往的乃是仙界之中灵气最为葱郁,城池最为繁华,山河最为壮丽的第八重天之——上天,也就是最为凶险的第七片战场——天城!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要一一经过这七片战场才行?”听完飞雪述说后,逆神低声自语道。

“什么?一一经过七片战场?”飞雪楞了,随即感叹道:“我说大哥,你能进入第四片战场就不错了,连我父王都还没有进入第五片战场的资格呢。”

“怎么,进入那些战场还有什么前提条件吗?”逆神不解道。

“废话,你以为是个人都能进啊?那么危险的地方,不达到一定修为是绝不可能通过封印之门的,不然去了也是白搭,跟炮灰没两样。”飞雪‘耐心’解释道。

“噢。”伴着勉强算是回应的一个字,逆神又迈开步子往前走去了,似乎根本就没将飞雪的话听进去。

“喂,你小子干什么呢,还往前走?再走可就到了敌对势力的地盘了。”飞雪急忙大呼喊道。

只是,对于飞雪的好心相劝,某人却是充耳不闻。

“死小子,这次回去再也不带你出来了,不然非把命搭上不可。”不得已,飞雪也只能迈步跟上。

……

仙界之大,无奇不有,自然,有的人想要一条路走到底穷尽毕生之力也在向着‘天城’前进,而有的人则在漫长岁月中厌倦了无休无止的厮杀屠戮,从而放弃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机会,安心止步,淡观人烟,不再过问红尘纷争。

是以,仙界有着万千组织,有的是为攀登修行高峰追求力量的极致,而有的则仅仅只是为了守护一方安宁。就如冢天飞家,以飞幽为首,他们只是单纯地想要维持着这方世界的秩序,好让力量薄弱的低阶修炼者以及不能修行的凡人得到最为基本的生存保障。再如暗夜,他们虽大多都只有十五岁之龄,却个个都是普罗琳最忠诚的守护者,敌对势力一旦在普罗琳边境做出出格之事,他们就会挺身而出,拼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捍卫光之同盟的威严。

“小欣,你在想什么?”夜色中,一位身披银色战甲的少年对长时间站立在普罗琳城墙上发呆的逆欣招呼道。

“没……没什么。”逆欣的精神有些恍惚,她明显对什么事情想的正出神。

“没什么?你不会骗我吧?”少年狐疑道,他可从来没见小欣有过这般神情。

“真…..真地没什么。”连自己她都没有发现,此时此刻,她说话的语气竟是与那某个人一模一样。

“可是…….。”

“我出城去走走。”面对少年的追问,她如此回避道。

……

漫步山野,心静如水,可隐藏在静水中的,却是无人可察觉的暗流。

“师傅,是你为我取的名字吗?”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将你托付给我的那个人说,‘心者,万灵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涅槃重生’,所以,你的名字便是——逆心!”

旁人都知她名为逆欣,可却鲜有人知她真正名字乃是逆心,虽只一字之差,却足够她用尽一生的心血去追寻其间不为人知的秘密。

“心者,万物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重复默念着这一句话,有着倾城之容颜的少女不知不觉间走向了普罗琳边境的深处——遍布敌对势力卫兵的愤怒联合要塞。

“你小子一直在那念叨什么呢?”火堆旁,飞雪对低声自语的逆神问道。

“神者,万物之灵,欲逆神者…….欲逆神者……。”逆神突然抬头对飞雪道:“下一句是什么?”

“什么下一句是什么?”飞雪莫名其妙道,心中不禁暗想眼前这小子到底在发什么疯?

逆神摇了摇头,继而站起身,喃喃自语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你小子耍我?”飞雪‘怒’了,可是…….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去?”望着逆神逐步远去的背影,飞雪不禁急道。

“我出去走走。”

“出去?这里就是城外,你还能出哪去?喂……。”飞雪话未说完,却赫然发现,那小子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

旋律,伴随偶遇响起,续写谁不平凡的传奇?

深夜,天使在黎明前降临,唤醒充满奇迹的命运。

倾听,普罗琳的旋律,再相逢,遗忘前生的记忆。

在普罗琳河畔,彼岸花的悲伤在徜徉。

宁静夜晚,周遭风景却如此委婉。

无力哀叹,谁的情绪彷徨,结局会否被再度凌乱?

同一个瞬间,他与她不约而同地止住了前行的步伐,彼此将柔和的目光投向对方。

相视无言,唯有天际被遗忘的黯淡月光。

微风拂发发掩面,凉意迫人人迷离,良久之后,他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是逆神,他们都叫我小逆。”

嗖!天外,有流星划过,很绚烂很美丽,可却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我是逆心,他们都叫我小欣。”

神者,万物之灵,欲逆神者,必先逆心。

——《上冥?逆心》

(本章完)

神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天姿国色》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天姿国色》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天姿国色目录预览:第一章:我也爱第二章:院长侄女第三章:上台手术第四章:天理何在第五章:你不用走第六章:有人替你求了情第七章:活见鬼了第一章:我也爱迷迷糊糊地,王冬杨又走到了那个房间门口。朱红色的大门,厚重,结实,门上雕刻着楠竹,还有四个字:竹报吉祥。推开房间门,一个粉色的世界映入掩面,粉色的衣柜,粉色的梳妆台,粉色的窗帘,还有粉色的床。床上半卧着一个女人,性感曼妙的身材,姿势撩人,她身穿一件雪白颜色的真丝睡衣,灯光映照下,薄薄的质地简直可有可

  • 小说《恨你情难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恨你情难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恨你情难守目录预览:第一章娶我为后第二章登基大典第三章把孩子还给本宫第四章孩子生病了第五章吐血昏迷第六章此生只爱一人第七章芍药中计第一章娶我为后庆历年冬,先帝年迈驾崩不久后,储君逸王也病重薨逝。群龙无首,当初被贬塞外封地的前太子召回临危受命,接管朝政。举国欢庆!但后宫深处——温如歌跪在雪地里,身上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素衣,上面血迹斑驳,破碎的衣服里都能看到那皮开肉绽的伤口,鲜血淋漓。这哪里还像是高贵的相府千金、逸王钦点的王妃?北唐修回京的第一件事

  • 小说《我的野蛮上司》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我的野蛮上司》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我的野蛮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招惹了美女上司第二章应酬酒会的夜晚第三章漂亮的同事姐姐第四章屡被骚扰的美女同事第五章办公室里英雄救美第六章那样时像极了前女友第七章被美女上司赶去守仓库第一章招惹了美女上司刚出去帮客户装了一个电话,回到办公室,口干舌燥的,我喝了一口纯净水,手机里有一条黄色笑话:夫一脸兴奋的问:日?妻无奈的摇头答:月翻出来发给我一个叫李靖的朋友,手机信息发送中。,我看了看,感觉不对劲,再仔细看看,晕死!手机显示的号码不是李靖,而是林

  • 小说《贴身男秘有春天》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贴身男秘有春天》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目录预览:第一章:因祸得福第二章:去而复返第三章:让你手贱第四章:进医院了第五章:鸦雀无声第六章:段宁宁走了第七章:畜生,放开那老头第一章:因祸得福箫连赫把公司老总给揍了,原因是他看见老总对自己的上司段宁宁动手动脚,裤子都扒了,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段宁宁绝对要被强上……令箫连赫意外的是,进了派出所,段宁宁却说那是一场误会。箫连赫真是太郁闷了,不但被解雇了,还要被控告蓄意对他人进行人身伤害,如果不是他大学同学过来帮忙做保释,他铁定

  • 小说《我的妖孽女总裁》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我的妖孽女总裁》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我的妖孽女总裁目录预览:第一章:没穿衣服第二章:她主动让我看的第三章:超短裙第四章:人不可貌相第五章:过大风大浪的主第六章:差点都迷糊了第七章:头衔可真不小第一章:没穿衣服古少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视线被朦胧的水蒸气所模糊,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不过手依旧抖的厉害,唯一保持安静的是他的眼睛,从进来到现在自始至终没有眨一下……当火辣辣的耳光伴随着女人清脆刺耳的尖叫划破房间时,他依旧没有动。比起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

  • 小说《唯愿红尘一生醉》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唯愿红尘一生醉》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唯愿红尘一生醉目录预览:第1章抽我的第2章活不长了第3章两根肋骨第4章永永远远的替身第5章警告第6章底线第7章给顾家丢脸第1章抽我的夜半。窗外雷声阵阵,我睡得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突然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有一种人,倘若让你爱若骨髓,哪怕只是听见他的呼吸声,你也能无比清晰的判断出,是他来了。他给我的怀抱是那样的熟悉,我依赖似的刚想要反抱住他,他贴在我耳畔说的话却刹那间让我透体冰凉:“莫清,你现在简直把自己搞得像个疯子一样。”我心陡然一

  • 小说《五指相思勾琴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五指相思勾琴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五指相思勾琴弦目录预览:第1章碰你我觉得恶心第2章他永远都不会爱你第3章他只在乎孩子第4章你太恶毒了!第5章不是亲兄妹第6章就算死,你也要死在我身边!第7章莫林纾的诡计第1章碰你我觉得恶心“腿分开,放松些,我要进去了。”这话,不是我新婚的老公说的,而是一脸严肃谨慎的妇科医生。打了十天的促排针,新婚第二天,我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将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在陌生人面前。害怕,羞耻,却又无奈。“嗯。”我红着脸,害羞地将腿分开。因为紧张,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扩

  • 小说《我愿是一抹春天的绿》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我愿是一抹春天的绿》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我愿是一抹春天的绿目录预览:第1章耻辱拍卖初夜第2章父亲的出卖第3章当我求你,放开我第4章送上门给我睡第5章她是那种人?第6章跪着,说不定我会心软第7章逼入绝境第1章耻辱拍卖初夜夜,暴雨倾盆。花都的热情,却无法被浇熄。因为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娱乐整个江城的拍卖会。时沐遥,江城的第一名媛,将在这里拍卖她的初夜。台上,时霂遥穿着抹胸高腰超短裙,火辣的身材,惹得台下男人嗷嗷尖叫。“五十万。”“七十万。”“一百万。”价格一直有条不紊的向上递增,

  • 小说《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目录预览:第一章:迟早得全部还回来。第二章:女人,你笑的时候真美第三章:替身下,主角上第四章女人,小心第五章:女人你好棒啊第六章:传闻中的皇太子第七章:女人,我还会再来找你的!第一章:迟早得全部还回来。腊月,天寒地冻。J市女子监狱的寝室内,一个身穿囚服的女人小腹高高隆起,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发丝因为沾染汗水黏在脸颊之上,小脸苍白如纸,却难掩本身的精致。疼!好疼……剧烈的腹部疼痛几乎是让洛烟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 小说《看一眼惦念一生》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看一眼惦念一生》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看一眼惦念一生目录预览:第1章你打我,是因为她?第2章如果你不爱我,就一直冷淡到底第3章现在……吻我!第4章她爱他,第一眼起便刻骨铭心第5章臭婊子,居然敢打我第6章我不是你能碰的人第7章他不来救,她就乖乖被这个垃圾糟蹋?!第1章你打我,是因为她?原本寂静的夜,骤然被一道惊雷打破。粉色纱帐内沉睡的女子刷地睁眼,眼底满是惊恐。“轰!”又是一道惊雷炸响天际。“啊!”苏芊芊尖叫一声,把自己缩成一团,捂着耳朵闭上眼睛,身体瑟瑟发抖。她怕打雷。从小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