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神泣在线阅读

2017/12/26 15:25: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神泣

第一章逆神

杀,是为了歌颂破灭前的壮丽,夜,是恶魔深邃眼睛,孤独等待黎明。汇金地

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火,是天使涅槃重生,逆天行之命运。

命天定,逆轮回,弑心诛仙,神鬼皆泣!

……

浮华之梦,万载一世,相见若为执手,花开只为花落。

九天之巅,诸神一战,挥剑若为繁花,魂散不为繁华。

这是一个关于宿命的故事。

看不见未来和过去,分不清生死的差距,不带走喜悦或遗憾,离开那里!

破晓和月牙在交替,他穿越整个世纪,只为与伊人再聚。

血色花瓣在飘零,梦里,是这悲凉的风景。

宿世轮回,终究,挥不去一生的刀光剑影!

他,是否已经注定,这流离的宿命。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于断壁残垣扑腾着残破的羽翼,直到,皓月迷离!

是她,让他找回自己。

“你是谁?”

“吾名冰之沧月,你又是谁?”

“我…..我是…..是…..逆神?”

“逆神?”

“是的,逆神。”

一滴泪,在半路回头,舍却往生就只有战斗!

满天星,在坠落之后,依有人祈祷他别走。

鲜血的温度已无法保留,轮回爱恋,已经冷透!

……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凌驾凡尘之上,超脱五行之外,徘徊轮回之间,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属于神灵的世界。

神灵赐予了人们永生,这里没有凡尘的生老病死,这里的每一个人乃至每一种生灵都可以与世长存。

可是,杀戮至上,弱肉强食,在这里,力量便是王道,唯有强者才有尊严。

在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们并没有任何的优越感,不过,在下界凡尘,这里却是古老传说中,令得芸芸众生都为之向往的,仙界。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仙界有两大彼此敌对的阵营,一为光之同盟,而另一个则号称,愤怒联合。

传闻中,光之同盟乃是光明女神的守护者,消灭以黑暗女神为首的愤怒联合便是他们存活世间唯一的使命。

仙界有九重天,亦即九方世界,可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个仙界强者能够踏入第九重天,那里是一方禁土,非神莫入!

……

仙界第一重天,谓之为冢,冢天之下,飞幽最强。

飞幽膝下有一独子,名为飞雪。

飞雪年仅三岁,可实际上,他早在十余年前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存世十载,却仅三岁,那是因为,仙界之人并不是以出生年月来衡量年龄大小的。

在仙界,每一个人都可以与世长存不死不灭,是以,仙界之人对于‘年龄’二字并没有过多的概念。推荐huijindi.com

如果,非要将凡尘俗世的‘年龄’二字强行加诸在这些仙界之人身上的话,那他们唯一能与‘年龄’有所关联的便是其自身修为。

修为愈高,年龄也就越大,这就是仙界判别一个人是老或少的唯一标准。

飞幽身为冢天第一强者,执掌冢天第一世家,坐拥万里锦绣山河,可就是这样一个权势威望应有尽有的巅峰人物,此今之刻却在黯然发愁。

“老先生,你看我儿为何…….。”颇为简陋的茅屋内,一身素服的飞幽对身前正为飞雪占卦卜命的白发老者躬身询问道。

老者略一抬手打断了飞幽的话,继而摇头叹道:“七杀窥世,贪狼夺命,敢问城主大人,飞家一脉能有今日之成就,可否与七百年余年前那场仙界浩劫有些渊源?”

闻言,飞幽怔住了,七百余年前,仙界浩劫?

“父王,我们为什么要留驻这最为人令人不屑的冢天,以我们飞家的实力,我们明明可以…….。”

“幽儿,还记得为父与你说过的那场仙界浩劫吗?”

“仙界浩劫?”

“是的,仙界浩劫!当年一战,仙界近遭覆灭之灾,若不是在危急之际,光明与黑暗两位女神联袂出现,这莫大的仙界九重天,早就不复存在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父王,你,到底想说什么?”

“源于浩劫,归于浩劫,我想说的是,我们飞家一脉,早晚要将如今所拥有的一切还回去。”

追忆幼时的那一段对话,飞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源于浩劫,归于浩劫,这么多年来,他始终都未能悟透父亲话中的弦外之音。

“看来,老朽所言无误。”见此,白发老者又是叹气道。

“还请老先生直言,我飞家……我飞家在那场浩劫中到底遭遇了什么?”沉思良久,飞幽徐徐抬头道。

“怎么,老城主他竟是没告诉你么?”

“坦言之,父王他也只是对我提及了只言片语,至于其中详情,我实是不知。”

嗷呜!突然,茅屋外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啸之音,顿时打断了此间所有人的思绪。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飞幽愕然望向窗外,但见那高天之上,风云变色雷霆滚滚,整片天空都在刹那间黯了下来。

“潜龙出渊,七杀归位,是……是……是他回来了。”岂料,白发老者在见到风云突变之刻时竟是大惊失色,失口疾呼道。

“他……他是谁?”飞幽皱眉回头道。

“天…..天机不可泄露,老朽告辞!”面对飞幽的问话,白发老者却是急匆匆甩下这样一句话就朝屋外狂奔而去,就好像在极力逃避着什么,连占卜所用的诸多器具都顾不上收拾了。

愣愣地望着老者瞬息远去的身影,飞影眉宇间的惊愕是愈来愈深,那世所罕见的占星师,到底知道些什么?

七天前,科洛斯主城,飞家王府有不速之客造访。

“城主大人,有人要见您!”

“什么人?”

“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当时,飞幽十分吃惊,无缘无故,怎么有小女孩找上门来?

“你……你是谁?”见到那小女孩的瞬间,飞幽震惊了,为何,那女孩竟是如此的眼熟,就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

“爷爷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爷爷可以治好飞雪哥哥的病。”

飞雪自幼体弱多病,飞家常年在冢天各地张贴告示遍寻名医,想必,这小女孩的爷爷便是这样找上门来的,当时,飞幽如此想道。

只是,当飞幽应约带着飞雪来到这暴风港后,他万没想到竟在此遭遇了这般事故。

“启禀城主,蓝龙王打破封印逃出禁地了。”就在飞幽陷入沉思之时,一直守候在外的侍卫突然来报。

蓝龙王,上古蓝龙之王,冰封王座之主,因犯大忌被光明女神封印禁地已有数万年之久,不想,却终是在这今日,破开封印,重见天日。

吼!龙吟九天,惊扰众仙,时隔七百余载,未曾终结的仙界浩劫,终于再度拉开了序幕。

飞幽望着那遮天蔽日般的庞然巨物,一步一步迈出了茅屋,身为冢天的守护者,他有义务阻止蓝龙王的脚步。

就在飞幽腾空而起的瞬间,那茅屋内,昏睡不醒的飞雪逐渐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与此同时,天城要塞,愤怒联合强势来袭,光明与黑暗之战,瞬间白热化。

也就在这个时候,冰封王座最深之处,一朵鲜红如血的花悄然绽放,缕缕死亡气息无边弥漫开来…….

轰隆一声,飞幽被蓝龙巨尾甩中,顿时犹如落石般砸入了湖水之中,上古蓝龙王的力量,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哗啦!水花四溅中,蓝龙王竟也是落在了无名湖中。

更令人惊讶的是,那硕大无比的一头蓝龙,竟是在落水的瞬间化为了一道人影,继而,逐步向禁地走去。

待得被蓝龙重创的飞幽压制住伤势跃出水面时,蓝龙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禁地深处。

犹豫半响,飞幽决定去禁地探个究竟。

然而,刚到禁地边缘,他竟是隐约听见…….

哇呜哇呜…….

那是,婴儿的哭声?

瞬间止步,他犹豫了。

“源于浩劫,归于浩劫,我想说的是,我们飞家一脉,早晚要将如今所拥有的一切还回去。”

“七杀窥世,贪狼夺命,敢问城主大人,飞家一脉能有今日之成就,可否与七百年余年前那场仙界浩劫有些渊源?”

“潜龙出渊,七杀归位,是……是……是他回来了。”

飞家一脉,到底与那仙界浩劫有着怎样的渊源?

仙界有九天,飞家先祖们为何非要留驻这最令人不屑的第一重冢天?

冢即为墓,冢天亦即墓天,难道说,这居住着万千低阶修行之人的世界,还隐匿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

“爱到心破碎,也别去怪谁,只因为相遇太美!”

“就算流干泪,伤到底心成灰也无所谓,执剑轮回,只愿破茧成蝶和你双、飞。”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又有几人能看透?

红尘滚滚痴情深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今生有剑追随。

“你用真情换此生,我用轮回赌朝夕!”

岁月不知红尘痴情的忧伤,何不,纵剑弑上苍!

咔嚓!天降惊雷,被劈落的山岳生生将冰封王座的大门埋没。

万分惊诧之际,飞幽看到,在滚滚落石之中,有两柄光芒横溢的剑围绕着一朵鲜红如血的花在不停旋转着……

那两柄剑,在守护着那朵花!

远方,天城被愤怒联合攻破,有人趁乱潜入了光之同盟的后方阵地。

无边雷海下,飞幽忐忑不安地往前走去,他想,救下那一朵即将被乱石掩埋的花。

天边,有一血色事物飞过…….

禁地前,飞幽舍身将红花救出…….

那花脱离禁地的瞬间……

飞幽发现,被他护在怀中的不是一朵花,而是…….一个婴孩……

铿锵!锐利的颤音中,两柄剑在飞幽前方合二为一…….

逆、神!

这不是那柄剑的名字,而是,也是飞幽怀中,那神秘婴孩的名字。(本章完)

第二章逆心

观雨听风漠看繁华,辗转一生醉如梦。

刀光剑影伴君而醉,醉卧红尘伊人随!

有时,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他经常都会突然从虚无缥缈的梦境中醒过来,就在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对周遭事物乃至对自己都会感到无比的陌生。

他叫逆神,别人都称呼他为小逆,因为,‘逆神’二字,太过扰人视听。

“我想去普罗琳边境看看。”这一天,他如此对好友飞雪说道。

“什么?普罗琳边境?”飞雪惊住了,这小子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去普罗琳边境?

普罗琳,上古神祗,于天乱中形神俱灭,后被光明、黑暗两位女神重聚七魂六魄,继而化为了横亘在光盟与怒联之间的第一片战场。

战场之上,两大势力间自然是纷争不断厮杀不休,仙界之人虽有着永恒的生命,不过,人们在战场上一旦被敌对势力击杀,七天之内是不能复活的,且,每一次死亡都会被永久性的抽离部分元神。而当死亡次数达到一个人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元神就会消散殆尽,从而修为尽失沦为一介凡人,再不能踏入战场一步。

在弱肉强食的仙界,凡人是没有尊严可言的,是以,对于有着无尽生命的仙界人而言,战场依然是一个充斥着血腥气的可怕地方。因为在仙界,人权比生命更可贵。

“你…..你去那地方干什么?”飞雪不解,人们通常都是修行到了瓶颈之处才去战场寻求突破之法的,逆神这小子难道…….

“我感觉那里有某种东西在召唤我。”逆神望着远处闪闪发光的传送门,沉声低语道。

“召唤你?什么东西在召唤你?”

“我不知道。”

今年,飞雪十三岁,逆神十四岁,然而,距离飞幽从冰封王座带回逆神的日子,还不到两年。

……

妖精在床边跳着舞,失血过多的他眼睛变模糊。

杀气粉碎了喉咙惨烈音符,下一刻,又度复活。

重复循环着没人问为什么,独自奔跑在森林中相随着寂寞。

遥远的打斗声被抛在脑后,你杀我,我就报复!

眼中目睹的一切,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那是心灵的残缺,还是,现实已被忽略?

虚拟的善恶战落在这一方天堂,是谁在其中迷惘了悲伤?

虚拟的善恶战,回到现实中也一样,就算活在天堂,依是悲伤。

黑暗势力炫耀死亡结果,光明精灵散发除魔的洒脱,周边人每秒思绪里的斟酌,却是狂燃的战火。

他们撕裂空间肉眼看不见,只剩战斗后的一切飞上天。

银色的外衣染上敌人鲜血,剑锋却,不懂停歇!

深夜,他经常做着同一个梦。梦境中的世界,除了杀戮,再无其他。

或许,前方,那已然在望的普罗琳边境便是这样的世界罢。

“小逆,你等等我。”后方,飞雪一钻出传送门就冲逆神喊道,生怕他走丢了。

“你怎么也来了?”

“废话,是兄弟当然要同生共死了。”其实飞雪也老早就想来这普罗琳边境看看了,只是一直没机会…….

咻!飞雪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锐利的箭矢破空之声。

砰地一声,有人在飞雪惊呆的目光中倒地身亡。

逆神的目光倏地扫向另一个方位,那里,有一道黑色身影正迅速远去。

“是暗精灵!”前方,有一身着布甲的少年高声喊道。

噗!紧接着的一瞬间,一团火光从天而降,转眼间将那少年焚为了,灰烬。

“这…….。”看到此幕,飞雪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在有着诸多卫兵守卫的普罗琳后方阵地,要是出了城门,真到了那片战火纷飞的战场…….

“小心!”突然,逆神一把将呆住的飞雪推开,目光炯炯地盯着一个方向。

那是一个不为普罗琳卫兵所关注的死角,而此时的死角之内,正有一名褐发长耳身着黑袍的暗精灵高举着法杖向这边张望。

灵力涌动,热息灼人,逆神眼中的暗精灵正在远距离施法欲将他和飞雪诛杀。

咔嚓!雷光闪烁,电弧掠空,有人先一步出手将暗精灵击毙了。

红发飘扬,白衣翩翩,明眸如水而绝尘如仙,那是一个很令人心动的女孩。

为何,他心神一震,看到她的瞬间竟是有种故人重逢的异样感?

缘何,飞雪也是神情一窒,那女孩,竟是如此眼熟?

“你,在看什么?”不知不觉间,精灵般水灵动人的女孩已经缓步走到逆神面前,并对他疑声问道。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

猛地晃了晃头,他主动打破了自己的幻境,并在第一时间将目光从女孩身上移了开去,低声道:“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吗?”女孩的眸光有着些许异样,她是常年混迹普罗琳边境的魔法师,曾经见到过各色各样的修行者,可是,从没有一个人,能如同眼前的他这般给予了她如此强烈而莫名的亲切感。

“真…..真地没什么。”逆神刻意躲避着女孩的目光,轻声说道。

“可是…….。”

“飞雪,我们走!”女孩话未说完,他却是迈步离开了,并对犹然楞在一旁的飞雪招呼道。

“喂…….。”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欲言又止的她,真地不知该说什么。

倒是一直出神的飞雪,搞清状况后颇为愧疚地对女孩抱歉道:“不好意思,他……他就是这样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

“你们是朋友吗?”收回目光,女孩转而对飞雪问道。

“呃……是。”飞雪随即就将目光移了开去,那女孩明丽动人的双眸竟是令得他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可以同生共死的兄弟。”

“那……他叫什么?”略作犹豫,女孩又问道。

“逆神!”

听到‘逆神’二字,女孩彻底愣住了,因为……

“师傅,是你为我取的名字吗?”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将你托付给我的那个人说,‘心者,万灵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涅槃重生’,所以,你的名字便是——逆心!”

她是逆心,可却从未弄懂‘逆心’二字到底有着何种深意。直到方才,她见到了那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直到此刻,她知道了那少年名为逆神,或许,她已经知道该如何去找寻答案了。

……

仙界战场是一个遍布危机的地方,在这里,只要脱离了卫兵感应范围,任何时候都可能遭遇到敌对势力的伏击。

望着城门前那些步伐机械的卫兵,逆神皱眉道:“他们,真地只是一具具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

一旁的飞雪挠头想了想,沉思道:“其实,也不能说是傀儡。他们乃是由上古战灵凝聚而成的神卫兵,除了动作僵硬点以及不能离开指定范围之外,他们与真正的巅峰强者并没有什么区别。”

“巅峰强者?你是说…….。”

“我是说,他们可轻易秒杀所有敌对势力的人。”飞雪有些不耐烦道。

“是么。”逆神随口说了一句,接着便大踏步迈出了普罗琳城门。

“喂,你等等我。”

……

仙界每一片地域都有其守护者,就如同冢天有着飞幽这般强大的守护者一样,普罗琳也有着它的守护者。

与飞家所不同的是,仙界战场的守护者组织是人们自主组建的,而并非官方创办。

普罗琳边境,光盟最为强大的守护者组织名为暗夜,而暗夜中最负威名的则是一个名为逆欣的少女,人们都称之为小欣。

“你方才说,能够进入普罗琳边境的人是有修为限制的,十五岁以上的人强行进入这里的话就会被女神之力贬为凡人?”路上,逆神不断向飞雪询问着关于仙界战场的诸多讯息。

“那还用说,这里本就是专门为低阶修行者准备的试炼之地,若是任何人都能进来,那我们来这里不是找死么?”飞雪很无奈地解释道。

仙界一共有七大战场,普罗琳只是其中之一,也正如飞雪所说的那样,普罗琳边境仅仅是一个供低阶修行者锤炼自身的试炼之地。

巅峰强者所向往的乃是仙界之中灵气最为葱郁,城池最为繁华,山河最为壮丽的第八重天之——上天,也就是最为凶险的第七片战场——天城!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要一一经过这七片战场才行?”听完飞雪述说后,逆神低声自语道。

“什么?一一经过七片战场?”飞雪楞了,随即感叹道:“我说大哥,你能进入第四片战场就不错了,连我父王都还没有进入第五片战场的资格呢。”

“怎么,进入那些战场还有什么前提条件吗?”逆神不解道。

“废话,你以为是个人都能进啊?那么危险的地方,不达到一定修为是绝不可能通过封印之门的,不然去了也是白搭,跟炮灰没两样。”飞雪‘耐心’解释道。

“噢。”伴着勉强算是回应的一个字,逆神又迈开步子往前走去了,似乎根本就没将飞雪的话听进去。

“喂,你小子干什么呢,还往前走?再走可就到了敌对势力的地盘了。”飞雪急忙大呼喊道。

只是,对于飞雪的好心相劝,某人却是充耳不闻。

“死小子,这次回去再也不带你出来了,不然非把命搭上不可。”不得已,飞雪也只能迈步跟上。

……

仙界之大,无奇不有,自然,有的人想要一条路走到底穷尽毕生之力也在向着‘天城’前进,而有的人则在漫长岁月中厌倦了无休无止的厮杀屠戮,从而放弃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机会,安心止步,淡观人烟,不再过问红尘纷争。

是以,仙界有着万千组织,有的是为攀登修行高峰追求力量的极致,而有的则仅仅只是为了守护一方安宁。就如冢天飞家,以飞幽为首,他们只是单纯地想要维持着这方世界的秩序,好让力量薄弱的低阶修炼者以及不能修行的凡人得到最为基本的生存保障。再如暗夜,他们虽大多都只有十五岁之龄,却个个都是普罗琳最忠诚的守护者,敌对势力一旦在普罗琳边境做出出格之事,他们就会挺身而出,拼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捍卫光之同盟的威严。

“小欣,你在想什么?”夜色中,一位身披银色战甲的少年对长时间站立在普罗琳城墙上发呆的逆欣招呼道。

“没……没什么。”逆欣的精神有些恍惚,她明显对什么事情想的正出神。

“没什么?你不会骗我吧?”少年狐疑道,他可从来没见小欣有过这般神情。

“真…..真地没什么。”连自己她都没有发现,此时此刻,她说话的语气竟是与那某个人一模一样。

“可是…….。”

“我出城去走走。”面对少年的追问,她如此回避道。

……

漫步山野,心静如水,可隐藏在静水中的,却是无人可察觉的暗流。

“师傅,是你为我取的名字吗?”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将你托付给我的那个人说,‘心者,万灵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涅槃重生’,所以,你的名字便是——逆心!”

旁人都知她名为逆欣,可却鲜有人知她真正名字乃是逆心,虽只一字之差,却足够她用尽一生的心血去追寻其间不为人知的秘密。

“心者,万物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重复默念着这一句话,有着倾城之容颜的少女不知不觉间走向了普罗琳边境的深处——遍布敌对势力卫兵的愤怒联合要塞。

“你小子一直在那念叨什么呢?”火堆旁,飞雪对低声自语的逆神问道。

“神者,万物之灵,欲逆神者…….欲逆神者……。”逆神突然抬头对飞雪道:“下一句是什么?”

“什么下一句是什么?”飞雪莫名其妙道,心中不禁暗想眼前这小子到底在发什么疯?

逆神摇了摇头,继而站起身,喃喃自语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你小子耍我?”飞雪‘怒’了,可是…….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去?”望着逆神逐步远去的背影,飞雪不禁急道。

“我出去走走。”

“出去?这里就是城外,你还能出哪去?喂……。”飞雪话未说完,却赫然发现,那小子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

旋律,伴随偶遇响起,续写谁不平凡的传奇?

深夜,天使在黎明前降临,唤醒充满奇迹的命运。

倾听,普罗琳的旋律,再相逢,遗忘前生的记忆。

在普罗琳河畔,彼岸花的悲伤在徜徉。

宁静夜晚,周遭风景却如此委婉。

无力哀叹,谁的情绪彷徨,结局会否被再度凌乱?

同一个瞬间,他与她不约而同地止住了前行的步伐,彼此将柔和的目光投向对方。

相视无言,唯有天际被遗忘的黯淡月光。

微风拂发发掩面,凉意迫人人迷离,良久之后,他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是逆神,他们都叫我小逆。”

嗖!天外,有流星划过,很绚烂很美丽,可却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我是逆心,他们都叫我小欣。”

神者,万物之灵,欲逆神者,必先逆心。

——《上冥?逆心》

(本章完)

神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校园最强恶召14章

    原标题:校园最强恶召14章小说名称:校园最强恶召第14章成为召唤师“很高兴见到你,我的主人!”那黑色人偶开始说话了。主人?叶天瞪大了眼睛,既惊奇又疑惑的看着这个人偶,迟疑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你...你是在和我说话?”“是的,主人!”人偶绿茵茵的眼睛,忽闪忽闪着,就像在答话般。还好,能听懂人话。只见叶天顿了顿,然后故作镇定的说到:“你...叫我主人?”“是的,主人!”人偶应到。“为什么你要叫我主人?你的主人不应该是制造你的人吗?”叶天挠了挠头,很明显,面前的人偶一看就是人工的粗糙品。“主人,事情

  • 羽落苍穹14章

    原标题:羽落苍穹14章小说书名:羽落苍穹014:阴谋算计易清雪的箭术不错,但毕竟是年少,没有经过铁血战场的磨练,见这六只手鬼爪般的手掌抓来,心头不由得有些发慌。但若是左家仅仅派出几个家奴,便将自己逼退,易家的面子要往哪放,易清雪拼着一口怒气,兀自不肯退去。唰!长弓急抡,一招“长河落日”,左手已拔出一柄短剑,空中挽出了一个剑花,电光火石之间,已刺中了一人的咽喉。易家家学精妙,易清雪又得兰夫人亲传武学,若是能沉着冷静,无论是以一敌二,还是以一敌三,就算不能全歼来敌,也足以全身而退。但远距离射杀还没有

  • 二货特工14章

    原标题:二货特工14章小说书名:二货特工第14章最佳保姆好不容易捱到家长会和亲子互动结束,天色将晚,可怜的凌阳连午饭都没吃上。楚婉仪牵着小东的手从教室里走出来,一双美目狠狠瞪了凌阳一眼,不发一语地径直朝幼儿园外走去,凌阳搔着后脑勺紧跟在后面,耳畔传来冬日娜老师幸灾乐祸的轻笑。小东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一溜烟地拉开雷克萨斯吉普的后门钻了进去,摇下车窗朝凌阳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凌阳则毫无风度地用口型提示小东的一百块钱雇佣费还没有兑现,换来的则是小东一个大大的白眼。楚婉仪面无表情地坐进副驾驶的位置一动不动

  • 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14章

    原标题: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14章小说名: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第十四章受歧视暗自撇了撇嘴,雪慧半靠在椅子上,仔细捕捉其他人谈话。这赵家两姐妹并非嫡出,与赵夫人、刘雅倩关系也是不错,四人谈笑宴宴,浑然一家般。而这时,刘雅丽突然忍不住插嘴问道。“两位姐姐,听闻三表哥也一同前来了?”赵文滢瞥了刘雅丽一眼,很好掩饰住眼中一闪而过的鄙视,笑道。“三哥与仁青表哥有事相谈,这会儿估计在仁青表哥院中吧!”刘仁青,是刘府大少爷名讳。刘雅丽闻言,眼中闪过失望,又很快提起兴趣,问起忠勇伯府。她那喋喋不休的样子,看的赵夫人

  • 盛宠恶魔盗妃14章

    原标题:盛宠恶魔盗妃14章小说书名:盛宠恶魔盗妃第十四章玉柔凌霄似是要哭出来,浓浓的鼻音喊着:“小姐。”上官九揉了揉凌霄的头,然后深吸一口气道:“我没事,有我一天一定保你衣食无忧,好了,伺候我起身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凌霄狠狠的点点头,然后拿了衣衫过来。上官九穿好衣服,整理妥当后,便带着红绸和凌霄去了地牢。地牢这个地方,上官九不是第一次来,自从的大火没有将地牢烧毁,慕凌风很快令人重建回归了原样。来到牢房内,上官九看见关押在两个房间里的人,一个青萍,一个苏玉柔。上官九略过青萍来到关押苏玉柔的牢

  • 凰斗之嫡女谋宫14章

    原标题:凰斗之嫡女谋宫14章小说名字:凰斗之嫡女谋宫第14章欺人太甚“小姐?”慎儿怯声的轻唤,唤回了凤七寻的思绪。她脸上恢复了面无表情,下了床缓步走到云母屏风后。屏风后放了一个木桶,木桶中盛满了温热的水,水中撒着红色的花瓣,淡淡的幽香氤氲在上空。凤七寻缓缓闭上眼睛,把自己完全放松在浴桶中,任由身体全部的毛孔,都浸润了温暖的水流。而慎儿则拿着布巾,小心的擦拭着她娇嫩的肌肤,以及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呀?要是留了疤可怎么办呐?”慎儿满是担忧的说。那些伤是凤七寻一路跋涉回来,或被带着

  • 无上皇尊14章

    原标题:无上皇尊14章小说:无上皇尊第十四章雷崖城内第十四章雷崖城内宁凡之前被张厉给打成了重伤,都吐了一大口血,然而就在宁凡握住温玉玉牌的时候,伤势竟然快速的被修复了。此时此刻的宁凡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窜着热流,身体之中的魂力跟着热流不断地循环,补充着宁凡身体之中受伤的地方,受到内伤的地方也被修复到完美无缺的状态。“这……这也太神奇了吧。”宁凡惊讶地呢喃着。“嗯?你说什么?”白凤好奇的问道,宁凡之前的声音尽管小,但是白凤还是听到了宁凡的发声,只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已。宁凡摇了摇头,玉牌的神奇之

  • 绝世狂仙14章

    原标题:绝世狂仙14章书名:绝世狂仙第十四章人心叵测那太极图如此巨大,身在太极之下的叶峰等人自然不可能看不到的。只感觉周围的风沙越来越小,身体在太极图的照射之下,通体舒泰,身上竟然泛起一丝懒洋洋的睡意。而经过如此长时间的不眠不休,众人更是疲惫不堪,在这一片柔和的光芒下,几乎失去意识,立刻陷入沉睡中。叶峰暗道一声不好,一咬舌尖,传出一声痛哼声,身体恢复了一丝清明。而那伏龙上人也一阵晕眩后,矮小的身形一晃大头,也恢复如常,只有那书生一头栽到了地上。不过片刻又狼狈的爬了起来,恢复如常,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 异界龙神14章

    原标题:异界龙神14章小说名字:异界龙神第十四章比斗大口撕咬着疾风虎烤肉的傲天,忽然闻到了一丝幽香,“傲天公子,没想到你也在这啊。”面色娇羞的艾琳娜脆声说道。傲天不由眼前一亮,今天的艾琳娜,身穿一套粉色紧身连衣裙,完美的勾露出傲人的双峰,领口偏低,一大抹雪白ru沟显露,水蛇般的细腰,傲天身子靠后,眼角一瞟,包裹着的翘臀使得傲天下身一硬,微微靠前吸了口美人的香气,调戏道:“我在这就是为了等你而来啊。”艾琳娜听之更是脸红不已,“看,那不是学院十大美女第三的艾琳娜吗?”远处一小胖指着艾琳娜对旁边的伙伴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14章

    原标题: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14章小说: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十四章:小秘书从南驚言那里出来后,易笑兮直接回了连语的病房,她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房内,连语还没有醒,罗海趴在床边睡着了。两个人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轻轻的推门进去,易笑兮坐在椅子上呆呆的陪着他们。过了好久,才起身离开。自从她改了职位后,南驚言就通知她以后不用去公司上班,直接来医院报到。有时候她想,她应该算是个“幸运”的员工了,还没上班几天,就被总裁点了名。第二天,她去了医院,方启凡正好在病房里,看见她,一愣,眼中滑过一丝精光,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