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绝品家丁 大结局

2017/12/26 20:51:15 来源:网络 []

书名:绝品家丁

第1章前无古人

前无古人

“上帝你老母的……”

何小羽在拼命的狂奔,已经使尽吃奶的力气,那速度,恐怕连奥运短跑冠军都自叹不如。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他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如同快要断气的老牛,两条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实在跑不动了。

身后,一大群人持着锄头、叉火棍等家伙紧追不舍,一副非要把他灭了不可的群势汹汹样。

妈呀,不就偷了一只老母鸡吗?还真是要人命啊……

何小羽叫苦不迭,欲哭无泪。

记得当时坐在电脑前等了N久时间,总算等到《极品家丁》更新,一时激动过头,手舞足蹈起来,不小心把桌上那罐王老吉弄翻,结果当然是不用想了,没把他电死已是个奇迹。

倒霉啊。

醒来的时候,光溜溜的躺在一片树林里。

他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反正全身上下光溜溜的,只好摘树枝编了一条绝对很正宗的绿色环保小裤裤。绝品家丁 大结局

裸奔在当时虽然有流行的趋势,但他不习惯,不过绿色环保小裤裤穿着很不习惯,凉嗖嗖的直透风,只不过总好过光着屁股裸奔罢。

但一双脚丫子是注定要光着了。

在这片林子里瞎转了整整一天一夜才转出去,那个饿得头昏眼花四肢发颤肚子咕噜暴响的惨状无法描述了。

看到附近有一个建筑非常落后的小村庄,还有那些村民身上只有在古装影片里才能看得到的古代服装,他一下子蒙了。

太阳你个仙人板板的,穿越了?

这年头,大神都流行穿越啊,不过人家不是非富即贵,老子怎么就光溜溜比乞丐都不如?

妈妈的,早知道先跟贩军火的弄几挺机枪多好?最不济也有把手枪防身啊,这么赤条条的穿越,一个惨字都无法形容啊,呜呜……

不过顾不了那么多了,先偷了一套衣服把自已包裹起来,以免春光外泄。

裤子是套上了,这么宽大得象裙子的裤子,没皮带,老是滑下来。

没办法,用树枝充作皮带吧,但愿不要绷断才好。绝品家丁 大结局

嗯,肚子饿啊,找到吃的再说。

看到一只老母鸡趴在窝里,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就抓住。

老母鸡是抓了,后果嘛,就是现在这副惨状,自已荒落而逃,身后是喊打喊杀的村民们穷追不啥。

人走霉运的时候特别霉,这不,跑到绝路上了。

瞄了一眼下方的滔滔江水,何小羽打了个哆嗦,再转看看杀气腾腾逼近的村民,闭上眼睛,硬着头皮往下跳。

与其被村民被乱棍打死,不如跳下去,这悬崖虽有点高,不过他水性还过得去,应该淹不死他。

耳旁风声呼呼作响,身在半空的他突然听到一声佛号,紧跟着腰间一紧,好象有什么东东缠住了他,而且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拉扯着他。网站huijindi.com

“呯”的一声,何小羽摔倒在一堆软绵绵的干草上。

干草虽然厚厚的,软绵绵的,不过仍把他率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挣扎了大半天,何小羽才爬得起来,对着盘坐身边的老和尚鞠了个躬,“多谢大师。”

“阿弥陀佛。”

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喧了一声佛号,“施主年纪轻轻,何以如此想不开?”

想不开?敢情是把我当成自杀者了,汗……

“我……我……我……”

何小羽哭笑不得,呐嚅了半天,只挤出几个字,“大师,我好饿……”

其实不用他说出口,肚子里那一阵咕噜咕噜的暴响声已经帮他说出来了。非常饥饿!

“善哉善哉。”

老和尚拿出一个布包,“这里有些馒头,施主先拿来充饥吧。绝品家丁 大结局

一听有吃的,何小羽的口水狂流。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布包,抓起一个白花花的大馒头就往嘴里塞,一口就啃去了大半。两个大馒头,两三口干掉。第一口还容易咽下去,第二口嘛,直卡得他面红耳赤,两眼翻白。

“阿弥陀佛,施主慢慢吃,小心咽着。”

老和尚把一只水袋递过来。

何小羽仰头张嘴狂灌一气,然后风卷残云一般把布包里的五个香喷喷的大馒头全干光了,这才满意的摸摸肚皮。推荐huijindi.com

上帝你老母的,原来馒头比那些鱼翅熊、满汉全席什么的好吃多了。

吃饱了,人也突然间变得很困,他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大师,我困了,先睡一会。”

不管老和尚答不答应,倒头便呼呼大睡。

在树林里瞎转了一天一夜,再被村民狂追不舍,确实累得要命,只不过极度的饥饿战胜了疲倦而已,此刻吃饱了,当然感觉累得要命。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是睡得天昏地暗才醒过来,竟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

老和尚仍在闭目盘膝,一动不动的如石雕。

打量四周,何小羽吓了一大跳。

他躺的地方只不过是悬崖绝壁上凸出来的一块大石块,上面铺上一层厚厚的干草而已,下面是滔滔江水,万一翻身不小心摔下去,岂不是……

他打了个寒颤,急忙缩回脑袋。

上边是绝壁,根本爬不去,难道要游水才能离开这鬼地方?

“大师大师。”

何小羽叫了起来,“我要如何才能离开这鬼地方?”

“阿弥陀佛。”

老和尚睁开眼睛,“施主想离开,老纳便送你上去。”

也不见老和尚有什么动作,一条长布呼的缠上他的腰间。

“等等……”

何小羽吓了一大跳,急声高叫起来。

难不成老和尚要用这条长布把他甩飞上去?万一有什么意外,那岂不是惨了?

这么高的距离,怕怕。

“也罢,老纳就送施主一程。”

没看到老和尚站起来,何小羽只觉身体一轻,耳旁风声呼呼作声,还没反应过来,人已落在地面上。

嗯,现在他就站在昨天跳崖的地方。

晕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老和尚可是个厉害的武林高手呐。

武侠小说可是看了N多,金大侠的、古大侠的,于东楼大侠的那几套书更是爱不释手。

从下往上跳,这么高的地方,带个人还能跳上来,绝对是武侠小说里所说的绝世高手。

他突然跪下叩头,“大师,请收我为徒吧。”

“阿弥陀佛。”

老和尚喧了一声佛号,“旋主与佛门无缘,老纳不能收你为徒。”

何小羽挠了挠头,从地上站起来,刚才的拜师只是一时冲动而已,真要做了小和尚,一整天吃斋敲木鱼念阿弥陀佛,酒肉不能吃,美女不能碰,那才是后悔莫及咧。

男人做到这份上,不如去泰国当人妖算啦。

“那……”

他本想求老和尚传几手打架的功夫,突然想到武侠小说里的门派都有门户规定,不入门不能传授本门武功,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

习惯性的伸手插袋,这才发觉身上这套衣服根本就没有袋子。没袋子,根本就不能装东东,当然也不能装钱包之类的。

想到钱,他心头猛然一跳。

没钱就不能进餐馆,肚子岂不是又要挨饿?

“大师啊。”

何小羽的大拇指搓着中食指,嘿嘿笑道:“大师,借点钱打的下馆子吧,我身上没一分钱。”

此话一出,雷倒无数自认脸皮非常厚的牛人。

出家人四大皆空,在寺里只知拜佛念经,自有前来上香拜佛的虔诚香客捐钱捐物,出门则化缘,可说身无分文。

他一个大男人张口问和尚要钱吃饭,脸皮厚得不仅前无古人,而且更是后无来者。

厚,非常的厚!

第2章卖身为奴

“阿弥陀佛。”

老和尚双掌合什,喧了一声佛号,“出家人四大皆空,哪来银子,年青人要自食其力,佛曰……”

“阿弥陀佛!”

何小羽装模作样的学着老和尚双掌合什,“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师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饿死吧?大师既然不没钱,那给一些馒头让我路上充饥也可以吧?”

“馒头已让施主吃光了……噫……”

老和尚突然轻噫一声,身形暴起,流星般射入前边的密林里。

何小羽只觉眼前一花,早没了老和尚的踪影。

靠,老和尚真小气!

本来还打算让老和尚先去化缘几十上百个大馒头,然后再转手卖掉,先赚点路费的,不想老和尚突然闪人了,美梦也随之破灭。

没有了大馒头,怎么着也得找个市镇弄点吃的吧?

他搔了搔头,四处看了看,一咬牙,沿小道往左走。

男左女右嘛,赌了!

沿着小道往前走了一阵,总算看到一条平坦的大道。

继续向左!

一路上胡思乱想,这是什么朝代?皇帝老儿又是谁?

大神穿越都带有枪什么的现代武器,老子是赤条条的来,真正的光棍一条,要如何在这个朝代混下去?

在树林里撒了一泡尿,这才把裤头绑好,继续上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反正两腿麻痛,脚板更惨了,沾满泥土不说,还起水泡了。

苦啊!

咬牙继续往前走了一阵,看到前面的斜坡上有一辆牛车正慢悠悠的在坡上行驶,车上装着一捆捆劈好的木柴,车头坐着一个戴斗笠的人,心中不禁大乐。

哈,可以搭顺风车了。

他小跑几步赶上牛车。

牛车上的人听到后边有脚步声,转过头,打量着何小羽。

是个老人,脸上的皱纹布满岁月的沧桑。

“大叔好。”

何小羽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也许是拉车的老牛太老了,快走坡顶时显得极吃力,似乎有点走不上去的迹象。

何小羽忙在后边推车。

“唉,这牛老啰……”

老人长叹一声,跳下车,跟着何小羽一起推,总算帮老牛把牛车推上了坡顶。

“噫,小伙子,怎么光着脚板走路?”

老人一脸诧异表情。

唐小东调动面部肌肉,露出一副痛苦异常的可怜兮兮表情,“唉,大叔,别提了,一家七八口人,全给强盗杀了,就我一个人逃出来,呜……”

“杀千刀的强盗!”

老人咒骂一句,随即又叹息一声,“可怜的孩子……”

问及他日后有何打算,何小羽连这是什么朝代都弄不清,又能有什么打算,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调动面部的肌肉,极力装出绝望的痛苦表情,长叹一声,摇头不语。

老人想了想,说到,“这样吧,我前天给杜家送柴,听管事的说要招几个下人,我带你去试试,但愿意他们还没招够人……”

就这样,何小羽搭上了顺风的牛车,跟着这个叫李老实的老人进了一座叫苍悟的大古城。

这牛车虽破,但对他来说,已经算很爽了,比坐宝马法拉利还爽。

这古城的大街上,行人川流不息,街道两旁摆满琳琅满目的货物商品,把个何小羽看得眼花缭乱。

看着非常落后的建筑物、交通工具、服装、饮食等,何小羽不禁痛苦的呻吟一声。

没电脑没网游,这日子岂不是无聊死了?

不过既然来到了这社会,怎么着也得混个人模人样吧?

在这之前呢,必须得先尽快的了解、融入这个社会。

急不在一时,先慢慢混吧,目前呢,暂时先把吃的住的解决了再说,还是先听从李老伯的安排吧,这也是没有办法,先走一步算一步咯。

不管怎样,他打心里头感激李老伯,这年头,好人还是有的。

李老伯驾着牛车,载着他来到一幢大宅门的后门,门里头有几个家奴装束的人把木柴搬进宅子里。

李老伯与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说话,那家伙收了李老伯暗中塞给的几粒碎银,微笑着点头。

我靠,打工还要送钱才行?

“小羽啊,这位是李管事,以后你就在他手下干活,要多努力啊。”

李老伯叮嘱着。

“李管家。”

何小羽习惯的伸出手。

看到李管家皱起眉头,他急忙缩回手。

汗,这是在古代,握手是现代的礼节。

李管家瞪了他一眼,头一歪,“进去吧。”

何小羽对着李老伯鞠了个躬,“谢谢李老伯。”

他在心里已记下李老伯的住址,将来发达了,一定要报这个恩。

跟随李管事进了大宅门,穿过重重门户,来到一个院子。

李管事冷冷说到,“何小羽,今后你就在这院子里干活,千万别给我丢脸。”

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

院子里走来一个比何小羽还要高大壮实的大婶,紧绷着大麻脸,指着他,“你,新来的,跟我来!”

汗,就这身子板,绝对是国家女篮的主力前锋。

“女前锋”带着他来到一个大房间,“你就住这,明早起来干活,这杜家的规矩,等会我告诉你,先去把你的臭脚丫洗干净了!”

何小羽乖乖的跟着女前锋来到一口水井旁,笨手笨脚的打了一桶井水洗脚。

女前锋转身离去,很快又转回来,把一双破旧的布鞋扔在他旁边。鞋子虽然破旧,但总好过没鞋子穿。

“谢谢姐姐。”

女前锋呆了一呆,陡然哈哈大笑起来。如焦雷一般炸响的大笑声震得何小羽两耳轰鸣,嗡嗡作响。

我靠,星哥《功夫》片里的狮子吼神功只怕也比不上女前锋的笑声厉害呐。

“小子,竟敢吃老娘的豆腐,嘻嘻……”

女前锋咧着大口,绷紧的大麻脸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我呕,就这模样,倒贴都没人敢要,谁有兴趣吃你豆腐?

何小羽干呕几声,幸好早上到现在,肚子是空的,否则全吐个精光。

第3章悍妇当关万夫莫敌

也许是因为那一声姐姐,女前锋不再绷紧着大麻脸,对何小羽也变得挺客气起来。

不过看着她咧开的血盆大口,何小羽倒是宁愿她绷紧大麻脸,把那吓人的血盆大口闭上。

女前锋带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地方不许进去,还有杜家的种种规矩,说了一大堆。

何小羽早给她说话的大嗓门震得两耳生痛,只有拼命的点头,巴望她快点把嘴巴闭上。

签了卖身契,换上家奴装,他就成了杜家试用半年的家奴了。半年的时间不算长,足够他了解与融入这个科技非常落后的社会了。

只是包吃包住,一个月才一两银子,奶奶个熊的,这比那些开黑心窑的煤老板还要黑。新来咋到,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被女前锋的大嗓门折磨了整整一个下午,耳朵里还嗡嗡作响,肚子也咕咕作响,幸好开饭的时间也到了。

穿着宽大的家奴装进到饭厅,里边已有四个与他同样装束的家奴正在狼吞虎咽,不时以古怪的目光瞄着他。

靠,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

何小羽施施然走进去,转了一圈,才找到摆放碗筷的地方。

他拿起一个大瓷碗,来到装饭的小木桶旁,立时傻眼了。

小木桶里空荡荡的,只有十几粒白米沾在木桶壁上。

我操,不会吧,这么狠?

那四个家伙在他发愣的当儿早干光碗里的米饭闪人了,装菜的两个碟子全空了,连一滴菜水都没有剩下。

妈的,真是欺负太甚。

何小羽一脚踢飞小木桶,怒气冲冲的回到住房。

住房就是一间大房,里边安着五张木床,这便是他与那四个家伙的住房。

何小羽一脚踹开房门,把里边的四个家伙全吓了一跳,看清是他,全都怒目而视。

“小子,你新来,知道规矩不?”

一个个头比他壮实的家奴挺胸走到他面前。

何小羽强压下心中的怒火,眯着眼睛问道:“什么规矩?”

“我叫张虎,这房里的头!”

大块头把自已厚实的胸脯拍得嘭嘭作响,“你,新来的,上缴三个月的工钱给头儿,头儿吩咐的事儿要全做,大伙儿的衣服都得洗……”

我靠,都欺负到这份上,泥菩萨都有气。

光明正大的干架,估计干不过这块头。

何小羽一声不吭,突然踏前一步,右膝猛然抬起上撞。

张虎的口水正喷得欢,哪会想到何小羽敢出手,嚎叫一声,捂着裆部弓缩在地上,粗黑的面庞惨白无血,额头上冷汗直标。

偷袭得手,何小羽抬脚一阵乱踢,把他踢得嗷嗷惨叫。

若是光明正大的单挑,凭张虎那块头,两个何小羽都不是他的对手。

张虎欺人太甚,他哪能忍得下这口恶气。

打不过也要打,海底偷袭成功,嘿嘿,说老子卑鄙无耻……

不是英雄好汉小人也罢,打赢了才是第一流。

另外三个根本就没想到他敢出手打人,等到反应过来,他们的老大早给何小羽踢得惨嚎不已,不禁又气又急,朝何小羽扑来。

“呯”的一声。

何小羽只觉面庞一震,眼冒金星。

这一拳挨得不轻呐。

他还了一拳,狠狠揍在对方脸上,打得那家伙嗷嗷直叫。

他也没想到另外的几个家伙敢出手,本以为摆平了张虎,就没人敢惹他了,千算万算,仍然算错了。

小腹挨了重重的一拳,痛得他闷哼躬腰,跟着被人扑倒,紧跟着是雨点般的拳头砸落。

他只能抱着头,卷缩着身子,尽量保护要害部位,承受着雨点般的拳头打击。

一条腿踢来,他忍痛抱住,张口便咬。

“啊……”

惨嚎声惊天动地,只怕整个杜府都听到了。

嘭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大力撞开。

“你们干什么?”

焦雷一般的吼叫声突然炸响,把房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是女前锋的声音,有救了。

“姐姐救命……”

何小羽松手松嘴,抱头卷缩地上直呻吟,两眼翻白,两腿一蹬,闭气装死。

不过嘴里那股子腥臭味可是非常的不舒服,被他咬的那家伙肯定很惨,大腿的肉没给他咬掉算幸运了,呵呵。

小说故事里向来都是王子救公主,英雄救美人,看来这一回变成恐龙救帅哥了,汗死。

“孙二娘,我们……”

有人开口争辨,却给女前锋一巴掌扇得打旋飞出,扑嗵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孙二娘可是绝对的国家女篮主力前锋的料子,加上盛怒,这一巴掌甩出的劲儿有多大,看看那位哥们就知道了。

满嘴是血,半边脸肿起老高,还掉了几颗门牙,嘿嘿,爽吧?

她双手叉腰,浓眉倒竖,怒目圆瞪,满脸杀气腾腾,俯视另外那两个家奴,一副悍妇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任谁见了都吓得胆颤心寒。

另外两个机灵的连忙跪下叩头,“孙二娘,小的错了,您饶了小的这一回吧……”

母夜叉孙二娘?

不管是不是水浒里的那个母夜叉孙二娘,反正绝对的威猛如老虎。

孙二娘劈胸抓住一个家奴的胸衣,“再让老娘看到你们欺负小羽,你们就等着吃家法吧,哼哼。”

这么一个大男人给她象提小鸡一样毫不费力的提起来,我汗,恐怕比那个正牌的孙二娘还要厉害N百倍。

趴伏在地上装死的何小羽看到孙二娘走过来,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这一声呻吟倒不是装的,全身都痛得要命,骨架快散了。

妈的,这笔帐,老子先记下了,总有一天双倍讨回!

“小羽,你没事吧?”

孙二娘颇有些吃力的弯下腰,把他从地上扶起,搀扶着他走向他的床位。

神态显得颇为关心担忧,让何小羽心中挺感激的。

张虎刚才被他揍得天晕地暗,才挣扎从地上爬起,人还没站稳,被孙二娘的大手一拨,又摔了个四脚朝天,痛苦直呻吟。

孙二娘扶着何小羽躺下,非常关心的询问他的伤势,之后,替他掖好被子,恶狠狠的警告了张虎等人一轮,才龙行虎步离去。

被孙二娘这么一吓,张虎等几个倒没有再敢找他麻烦,乖乖的爬上自个的床蒙头大睡。

那个被孙二娘一巴掌煸落几颗门牙的家伙捂着肿胀的脸颊直呻吟,惹恼了孙二娘,只有自认倒霉。

这几个家伙都这么惧怕孙二娘,看来孙二娘在杜府里还有点小小的权利吧?

别看她长得凶,心眼倒是很好,若没有她,自已不被这几个家伙打死也被打残了。

何小羽打心底感激孙二娘,同时也恨死了这四个家伙。

浑身疼痛,肚子又饿得发慌的何小羽哪里睡得着,只是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先躺着闭眼休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中一片漆黑,反正张虎那几个家伙已经发出呼噜声。

恐怕已是下半夜了吧?

何小羽挣扎下床,摸黑走出房间。

借着朦胧的月光,他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要命,但愿厨房里有什么能吃的东东剩下。

唉,自已也是倒霉,这年头流行穿越,那些大婶们非富即贵,有的还是帝王,怎的轮到自已偏偏就这么倒霉?

沦落到卖身为奴,一个字,惨!

奶奶个熊的,老子一定要混出个人模人样来!

正胡思乱想中,突觉一只冷冰冰的爪子抓住脚踝,把他惊吓得两腿一软,跌坐地上。

绝品家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品家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刘亚安的艺术精神和语言解读

    彝乡·市场150x1802014艺术心语在刘亚安的艺术世界里,我们感受着历史的沧桑、感受着春去秋来、感受着日夜交替、感受着万物迁移、永不停息。在这纷纭变易的万象背后,是对周流世界、创进不已、神秘莫测的生命力量和无限的宇宙生命的内在感叹。刘亚安老师简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唐山画院院长主要艺术活动:1987年油画作品《时间、空间、生命》《复杂气象》入选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油画作品《空军电子模拟对抗演习》被空军收

  • 你是我心底的一首歌 温以沫陆湛 百度云共享

    “他爱的是这颗心,不是你。”“你不过是他用来养心的容器而已!”苏染的话一遍遍在温以沫的脑子里回响,挥之不去。难怪!难怪她这么坏,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从孤儿院领回来。难怪他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包容了她所有的缺点和任性。难怪他每次看她的时候,眼底都有着她看不懂的柔情和缱绻。原来,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她。她根本没有那么幸运,根本没有那么好,好到值得他那样呵护她。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颗心。他爱的是她这颗心,不是她。根本就不是她!“为什么,为什么……”温以沫身体一软,跪倒在了雪地里,冰冷的雪在掌心融化

  • 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走访调研镇宁会员企业

    2018年1月16日下午,为进一步密切与会员企业的沟通联系,征求会员企业对协会今年工作的意见建议,新春伊始,中国少数民族用品协会蜡染分会、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徐波带队走访了蚩尤布依服饰有限公司,深入开展调研活动。协会领导与企业主要负责人、蜡染协会副会长肖友清进行了座谈交流,了解蜡染企业的现状诉求,着重介绍了协会今年拟开展的主要工作,并共同探讨了协会新一年的工作方向。会员企业对协会长期以来在优化蜡染企业发展环境中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希望继续与协会加强联系,促进企业健康发展。徐波会长表示,协会今后要

  •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 鳄龟的折法教程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简单鳄龟的折法教程视频。

  • 想当画家,先看看自己什么星座

    星座一直都是被大家热衷的话题撇开准不准信不信不说星座确实是个蛮好玩儿的东西直接开始今天的话题十二星座谁最适合搞艺术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对号入座妈妈再也不担心我学不好美术史了🙋🙋🙋摩羯座保罗·塞尚关键词:偏执、工作狂都说摩羯冷漠、偏执、装逼、闷骚max。其实认真淡定、外冷内热。高品君给大家说说摩羯座的艺术家:保罗塞尚。法国著名画家,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其实塞尚并不是个有天赋的画家,所以一直勤奋刻苦,悬梁刺股。这非常符合摩羯座工作狂的特点。塞尚对自己的作品要求

  • 新书推荐丨《路边偶遇的昆虫》

    是不是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每当在花园里、草地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昆虫的时候,甚至是当小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抓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虫子放到自己手心里的时候,多数的成年人都会觉得这些小生灵们长相丑陋、气味难闻,对其避之不及。然后下意识地对小孩子们喊道:“好脏!快把它们扔掉!”可实际上,这些微观世界里的小生灵们却是无比美丽的存在,它们也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离我们最近,且数目最为庞大的邻居。它们其实就在人类身边不易觉察的地方热闹而忙碌地生活、劳作、社交、繁衍生息。它们色彩斑斓,它们性格各异,它们时刻在我们

  •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 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视频,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 儿童手工折纸:乌鸦的折法

    儿童手工折纸大全,乌鸦的折法视频教程。

  •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 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视频,简单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 保定国学风水大师白志永--什么是昭穆?什么是昭穆葬法?

    昭穆是宗法制度对宗庙或墓地的辈次排列规则和次序。在宗族内,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凡是属于族人聚合的场合,都昭穆分序列定班位。属于昭者在左,属于穆者居右,左昭右穆,班次分明昭穆制度:始祖在上,分左昭,右穆,河北、京津、山东等地将家族坟葬法细分为大、小昭穆。.墓地葬位的左右次序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郑玄注:“先王造茔者,昭居左,穆居右,夹处东西。小昭穆葬法即兄居左,弟居右,兄弟辈一、三、五居左,二、四、六居右大昭穆葬法即:昭方取兄弟辈第一,二位居左,穆方取第三、第四位居右另有:抱子携孙式葬法,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