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盛世婚宠:总裁请强用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32:29 来源:网络 []
书名:盛世婚宠:总裁请强用
第1章求婚

浪漫之都,法国。阅读huijindi.com

明亮的机场内,熙熙攘攘的人群沸沸扬扬。VIP通道前,悠扬的小提琴声不绝于耳。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将一对年轻男女围了起来。

男人身材修长,举手投足间贵气逼人,俊美如俦的脸上,一双琉璃般的美眸满是深情地看着面前的娇美女人。

“Lisa,留下来,嫁给我吧,我会爱你,保护你,照顾你一生一世。”龚景圣单膝着地,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钻戒高举,此刻他冰薄的唇微微抿起,极富性感的嗓音夹杂着丝丝紧张。

看着第三次向自己求婚的龚景圣,Lisa不禁有些动容。汇金地当今无可比拟的三大财团,飓风国际首屈一指,而身为飓风国际总裁的龚景圣不仅在能力上让人啧啧称赞,帅气的外貌更是受名媛们追捧,简直是集优秀于一身的男人。

真的要再次拒绝他的求婚吗?Lisa精致地五官隐约有些犯难,努了努粉嫩地唇:“圣,我想成为自己的女王,给我三年的时间,三年后,无论我完没完成梦想,都会回来做你的新娘。现在……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她有些艰难的说出这些话。说完,不敢再看龚景圣,她快速转身,步伐坚定的随经纪人走向VIP通道。

“Lisa!!!”龚景圣紧攥了拿着钻戒的手,猛的抬头,深邃的眸看着那抹倩影低吼出声:“你就不担心,我会爱上别的女人吗?”

美丽地身形一顿,却并未停步,声音柔如春风却带着自信的音律:“除了我,你不会爱上别的女人。”

看着消失在VIP通道尽头的倩影,龚景圣垂下头,双手揉了揉眼眸,一抹苦笑掀起在唇角:“你还是那么自信,离开的那么潇洒……”

“啧啧啧,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连着四个男人求婚,全部都被Pass,难道是没有选中黄道吉日?”某个翘着脚,身穿清洁工制服,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的小女人,惋惜地总结道。推荐huijindi.com

“尹樱,你又在偷懒!”洛丽塔扭动着胖胖的身子,拿着拖把悄声无息的走到尹樱身边。

“啊!”尹樱惊呼了声,忙将手拍在胸前,叹了口气幽怨道:“阿姨,您吓了我一跳。”

“谁让你偷懒的。别在这做春秋大梦了,那种优秀的男人一辈子也不会和你有什么交集!快去,把男卫生间收拾了!”

“啊?为什么这次又是我收拾男卫?裴娜那丫头呢?”

“我还想问你呢。”洛丽塔和尹樱边走边道,“谁让你是她的好朋友呢,她不在,只能你代替了。”

“好吧。”临往男卫走去前,尹樱不禁扭头望了望VIP通道,人群不知在何时已经散去,浪漫的小琴音不在,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包括那个帅气到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网站huijindi.com

她无趣地耸了耸肩,径自朝男卫走去。

到了男卫,如往般敲了敲门确定里面没人的情况下,踢门而入,然而只是一瞬间,她惊地下巴险些没掉在地上。

第2章艳遇了

男卫里竟然有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天啊,这个男人在这里干嘛?一声不吭的,不会是个变态吧?尹樱想象力丰富。

不过此刻正是白天,虽然是男卫生间,但也是她熟悉的地方,她并不害怕,反而探着头,仔细的观察。

只见男人一张侧脸冷面如霜,大手紧攥成拳。沿着指缝,一滴滴鲜血有节奏的滴落在光滑的大理石上。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滴滴答答,破碎的镜子将他英俊帅气的面庞折射出无数个。

鲜血、镜子、好一副禁欲系画面。

这男人不会是自虐狂吧?她不禁自言自语。愣了会儿惊觉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是……刚才求婚被拒绝的男人?”尹樱一边小心翼翼地寻问,一边继续向前靠近。

真的是那个男人哎……当看清男人斧凿雕刻般的俊脸后,她再次确认。

不就是被拒绝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一定会遇到更好的,今天不只你被拒绝了,之前还有三个被拒绝的男人呢……”她好心的劝道,心里不仅翻了个白眼。

谁说只看颜值的,这男人长这么帅还不照样被拒绝?

听着耳畔如蚊子般喋喋不休的声音,龚景圣紧攥成拳的骨节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他有生以来,从没有觉得被拒绝这三个字是这么刺耳,然而现在,这个多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死丫头,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让他满脑子全是刚才被拒绝的画面。原文huijindi.com

“闭嘴!”

他低沉地声音令人不寒而栗,尹樱乖乖地闭上嘴巴,明亮地大眼睛瞄了瞄他作响的拳头,暗自说了句好心没好报后,开始拿起扫把打扫,倏尔,地面上一枚熠熠生辉的钻戒吸引了她的全部眼球。

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这个求婚刚失败的男人一时生气扔的,弯腰拾起,睨了眼像冰块一样的龚景圣,她将戒指小心的戴在手上。

好漂亮的钻戒啊……

“只戴一下下,一下下就还给你了……”她纤细白晳的手指刚好被戒指套牢,在日光灯下,这枚戒指绽开出异样光彩!

“还给我!”龚景圣不悦道。正在此时电话却响了,他微蹙剑眉,取出裤袋里的手机,锐眸扫了眼来电接听后道:“祖母。”

“臭小子,你人在哪?不是说,祖母八十大寿的时候会给祖母带回孙媳妇吗?今天是你兑现承诺的日子了。”听筒里老人慈祥的声音满是宠爱与期待。

“我……”龚景圣语塞,向来处事雷厉风行的他突然变的犹豫,不忍心让最敬爱的祖母失望。

“丫的,这戒指怎么拿不下来了?”尹樱在旁使劲再使劲的想要拿掉手指上的戒指,整张小脸都因用力而憋的通红,可还是没拿下戒指,用洗手液洗手滑润,也没有任何效果,最终,她用那双水灵灵求助地看向阴佞着俊脸的龚景圣:“你的戒指……”

撇了眼戴在某女纤手上的戒指,龚景圣邪眸精光一闪,对手机另一端道:“我今晚就带她回去。”

挂断通话,龚景圣犀利地狭眸从头到脚地打量起尹樱。

第3章陪他演戏

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个亚洲人。

齐肩的乌黑秀发随意扎了个马尾。

圆圆的脸上,有些婴儿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灵气,蝶翼般的睫毛,正在扑哧扑哧眨着。

此刻,她正费劲的在拔手上的戒指,一双小脸满是懊恼,那套蓝色宽大清洁服穿在她娇小的身材上,显得人更加娇小了。

机场什么时候开始用童工了?

这丫头带回去,祖母会不会相信呢?他有些犹豫的摸了摸下巴,只是一瞬间立刻拿定主意。

“配合我演一场戏。”

“啊?”尹樱微愣后,翘着脚尖,伸出小手摸上龚景圣饱满的额头:“没有发烧啊?那怎么会说糊话呢?”

“丫头!”龚景圣忍无可忍地攥住尹樱冰凉的小手,一惯的王者之气,不容反驳。

“听着,如果你不配合我演好这场戏,我会以你偷取钻戒为名,送你吃牢饭!”

“你,你真是不讲道理!”尹樱气的语结,然而脑袋瓜子却飞速运转。

这个该死的戒指,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取不下来,再这样下去,她手指头会断的。

而且如果让洛丽塔知道这件事,她就死定了。

“好吧,我同意陪你演戏,不过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她双手抱肩,装作老练的样子,不由的让龚景圣想笑。

“从来没有人敢跟我提条件……”

“那是因为他们胆子太小……说废话……第一,我要知道是什么内容的戏,有违我原则的戏,不接。第二,签一份合同,免得事后你又污蔑我偷你戒指。第三,演完这场戏后,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有违原则的戏?”龚景圣戏谑地看着突然像个钱奴一样精明的尹樱,唇角勾了邪肆地弧度:“你的身材,演不了。”

“什么意思?”尹樱乌黑的眼珠一转,猛地反映过来,对那抹倨傲向前行的身影喊道:“你是我说身材不好,演不了A-片?!”脱口道:“你才演不了呢!”

龚景圣缓慢地转身,璀璨的眸满是调侃之意:“那你的意思是,可以演喽?”

尹樱脸颊顿时一红,挫败的转移话题:“当然不是……需要多长时间,我要和组长请假。”

“我来安排,你只要和我走就好了。”龚景圣转回身,单手插进裤袋里取出手机,拨通那串熟悉的号码:“吉森,去处理……”

丝毫不给尹樱换掉工作服的时间,龚景圣便拉着她出了机场,一头钻进豪车里。随后,一言不发。

尹樱忐忑不安地坐在车里,脑海里总能突然冒出些拐卖的情节,不过,转念一想,一个能随手扔个钻戒又坐上豪车的人,怎么可能拐卖她?

沿路风景美不胜收,距离工作的机场越来越远,终于担心扑面而来,她忍不住看向臭着一张俊脸的龚景圣,怯怯地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去该去的地方。”龚景圣面无表情地回答。

啊啊啊!这可恶的家伙!难怪刚才那个漂亮女人拒绝了他!

这可恶的家伙就活该被拒绝一万次!

第4章居然才18岁

尹樱在心里诅咒了龚景圣一万遍。

她咬了咬肉嘟嘟的嘴唇,决定不再和废话先生讲话,反正讲了也是废话。

她无聊的望着窗外,开始后悔……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家在哪里?”耳边传来龚景圣的声音。

不是不说话吗?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尹樱。”尹樱明亮的大眼睛弯成月牙形,露出一口小白牙,灿烂的俏脸迎上龚景圣面如冷霜的臭脸,轻咳了声道:“今年18岁,家在中国H市,问这些干嘛?”

“该死!居然才十八岁?!”龚景圣微闪懊恼,优雅的交叠着双腿,璀璨的狭眸从尹樱那张明艳的俏脸上移开:“听着,接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记住,你要称我为圣,从现在开始起,你是我的未婚妻,去参加祖母的八十大寿,你所要做的,是尽全力演好一个未婚妻的角色。”

“没问题,之前在学校,我演的话剧可是拿过奖的。”尹樱低头看了看手指上明晃晃的钻戒,表示懊恼!

不经意间抬起头,看着龚景圣还在滴血的手,犹豫了下,还是拿出衣兜里的手帕,又拿过龚景圣的大手:“别伤害自己,如果她爱你,也一定不忍心看着你伤害自己。”

听言,龚景圣的大手有一瞬间的僵硬,看着低着头认真为他包扎的尹樱,唇角泛起苦涩地弧度……

如尹樱预计般,龚景圣要给她换一身造型,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些正在为她打扮的,长得像人妖一样的男人女人们,居然都是国际知名造型师、化妆师、服装搭配师。

这让尹樱有些错愕。

虽然身处在这幢奢华的别墅已经两个小时了,但她却感觉像做梦一样。

直到听见一声像是被人捏着嗓子发出的尖细声音说:“已经打扮了,可以领她去见圣少了。”她才再次提醒自己这不是一场梦,随助理踩着不适的高跟鞋走了出去。

客厅里,龚景圣慵懒的坐在暗红色沙发椅上,随意翻看手中的杂志,一张俊脸闪过一丝不耐,只听见身后传来高跟鞋哒哒的响声,他蹙眉扭头,一抹惊艳划过眸底。

眼前的女孩褪去之前的学生气,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乌黑的发丝如海藻般,静静的散落在肩头,刘海与纤长地睫毛偶有交织,那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仿佛灿烂的星辰。

此刻,她一身海蓝色的拖地长裙,仿佛深海中的美人鱼,姣好的身材玲珑有致,领口与肩膀的半透视精致蕾丝使她添了几丝性感。

这款蓝色的礼裙,天生就是属于她,将她整个人衬托的娇美,却又不失纯真……

她缓慢地走下楼梯,像个与生俱来的公主。

感觉到来自不远处的炙热目光,她猛然对上龚景圣审视地眼眸,心头猛地一紧。

再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这个男人,让她有些紧张。

龚景圣的眸太过深邃迷人,似乎看一眼就能将人的灵魂吸进去般。

她从没有想过,一个男人会是这样的俊美,简直像是通话中的王子,她怔怔的,若有所思。

第5章嘴毒的男人

“你是想要和乌龟进行一下赛跑吗?”龚景圣冰冷的话飘进她耳朵里。

她清醒过来,马上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尹樱你是傻吗?竟然会用王子来形容这个坏家伙!”

她在心里暗自懊恼,又加快脚步走到龚景圣面前,不悦道:“不能怪我走的慢,是这双高跟鞋的太累人。”

“少废话,快走吧。”大手牵起尹樱的手,龚景圣头也不回,尹樱被迫跟上他的步伐……

是夜,伊斯尔顿酒店宴会厅,灯火辉煌、觥筹交错。

所有上流社会青年才俊、名门淑媛无不到场。

当待者为龚景圣和尹樱推开门时,原本热闹的宴会厅顿时变得安静了不少。

呃,怎么这么多人?尹樱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手无意识地紧攥了下龚景圣微凉地大手。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

自从他们一入宴会大厅,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

?惊羡的、妒忌的、鄙夷的……各种各样的眼光四面八方地朝他们扑过来。

龚景圣微微垂眸,睨着神情僵硬的尹樱,转而,抽出与她相握的手,揽上她的香肩前行。

耳畔边传来他低低的声音:“不用紧张,安静的呆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声音虽然小到只能他们两个人听见,却满是笃定。

他的话,让她淡定了不少。

微微点头,浅浅一笑,依旧如公主般。

“那位就是圣的未婚妻?”

“应该是,老太太说,今天圣少会把未婚妻领来。”

“哼,看起来也不怎么样么……”女人们窃窃私语的声音恰好入耳尹樱的耳畔。尹樱努力笑的自然,反正她是冒牌货,被说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正想着,龚景圣已经领她来到一位法国老妇人近前,虽然岁月在老妇人的脸上留下了许多痕迹,但却不难看出,年轻时她是位美人。

“祖母,祝您生日快乐。”龚景圣松开尹樱,轻拥上老妇人,在她的脸颊上留下轻轻一吻。

“快乐快乐。”老太太眉开眼笑,拍了拍龚景圣宽厚的背,看向他身后的尹樱,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个似乎有些胆怯却拥有着双明亮大眼睛的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

“祖母好,我叫尹樱,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尹樱大眼睛一弯,形成漂亮的月牙形,那是种只会在孩子身上看到的干净笑容。

“谢谢。”老太太喜爱地拉住了尹樱的手道:“你和圣是怎么认识的?”

尹樱紧张地看了看不动声色地龚景圣,如实回答:“在机场。”

“认识多久了?”

“四……”尹樱没等说完,龚祖母便看向龚景圣笑道:“都交往了四年,居然现在才告诉祖母。”

尹樱与龚景圣对视一眼,“……”他们才认识四个小时。

“祖母,入坐吧,以后你们再慢慢聊。”龚景圣搀扶上老太太坐了下来,尹樱则安静地站在一旁。

“来,尹樱,坐在祖母的身边。”

尹樱看了眼龚景圣,见龚景圣点头,她便走了过去,可却有人先一步坐在了龚祖母的身边。

盛世婚宠:总裁请强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盛世婚宠 或 总裁请强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宫锁沉香1章(正文)

    原标题:宫锁沉香1章(正文)小说书名:宫锁沉香正文“是你杀了他对吧,为什么,他可是你的父皇。”“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信吗?”“可笑,只有你在他驾崩前见过他,然后你就为了皇位,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放过,我一定要杀了你,为他报仇。”“啊呼呼,又是这个梦,怎么回事,老是缠着我。”被梦惊醒的纯情少女是我们的女主角慕晓羽哦,她可是自恋的很呢,所谓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但是最近呢,她老是被同一个梦惊醒,梦里的自己身穿一身华丽丽的宫服,每次都是和一位皇子对立着,颤抖的手拿着一把剑,看样子是要杀他。“他蛮帅的啊,我

  • 逆乱千金情似海1章(第一章 雨夜惊变(1))

    原标题:逆乱千金情似海1章(第一章雨夜惊变(1))小说书名:逆乱千金情似海第一章雨夜惊变(1)突如其来的一声巨雷,使躺在床上的人从睡梦中惊醒。宋诗言惊魂未定地坐起身来,她环顾一眼四周,这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她抬手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至今还不曾从刚才那片惊恐中缓过神来。刚才,她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做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噩梦。在梦里面,爸爸他倒在一片殷红的血泊之中,口中不断吐出鲜血,令人怵目惊心。爸爸看着她,目光恸然,无力地朝她伸出双手,嘴唇颤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她,

  • 乱世神医逍遥游1章(第一章 英雄救美)

    原标题:乱世神医逍遥游1章(第一章英雄救美)小说书名:乱世神医逍遥游第一章英雄救美炎炎夏日,高温蒸烤着大地,热的让人抓狂。东海大学内,哪怕有一株株大树把阳光分割的斑驳,但也不能带来哪怕一丝丝清凉。现在是暑假期间,校园内人员寥寥。古帆现在还不算东海大学的学生,他只是有了东海大学的入学通知书而已。但古帆已经千里迢迢的来到东海有一个星期了。跟别的即将入学的准大学生们,要趁着这个暑假好好的放松一下努力拼搏了三年的身心不同,古帆在确定自己可以上东海大学的第一时间,就需要考虑到一个最现实的问题--学费!身为

  • 红尘医圣1章(第一章 摸多久都行)

    原标题:红尘医圣1章(第一章摸多久都行)小说名字:红尘医圣第一章摸多久都行在一间装潢到室内摆设都近乎完美的办公室里,一男一女正互相的对视着,为了让这件事保密,明明是大白天却要把所有窗户的窗帘都要拉上,而灯也只是开了一盏,空气中都充斥着暧昧的味道……“我准备好了。”苏若彤轻轻坐在她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表情自然平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要有所顾忌,我都听你的。”这话更是让夏天在内心为之一振,这句话的含义让他忍不住的去想歪,“好,那就好,那我摸得也开心……”“什么?”苏若彤听着有点怪怪的。“没什么,我是

  • 医战天下1章(第1章回乡)

    原标题:医战天下1章(第1章回乡)小说名字:医战天下第1章回乡炎炎夏日,东北102军区最高会议室里头,坐着一老一少。肩膀上扛着四颗星的白发老人,胡子吹得老高老高,猛地摆桌子道:“我说杨三南,你申请退役的理由是这个?”站在老人身前是一名不足二十岁的青年。青年一米八五高,壮得像头牛似的,但双眼炯炯放光,让人不敢直视。青年瞧了瞧自己的申请退役表,嘿嘿地点了点头。“你小子牛,换另一个敢写这个退役理由,老子非得拉出去把他崩了不可!”白发老人哼哼道,但眼里还是流露着不舍。“要飞的龙留不住,滚吧!”说完这句话

  • 暖情夺爱1章(第1章 买醉)

    原标题:暖情夺爱1章(第1章买醉)书名:暖情夺爱第1章买醉酒吧舞池内!我不断地舞动着曼妙身姿,身旁时不时有男人过来搭讪。……今天出差提前回来,我原本是想给未婚夫原鹏一个惊喜,只是没想到,我却亲眼目睹了他在我们的婚床上跟另一个女人交缠在一起,淫声浪语。当看到这一幕,也许是因为心死,我竟没哭没闹,出奇的平静。我转身离开了那个肮脏的地方,随后一个人钻进酒吧来买醉。而此时,我拿起酒瓶将酒精不断注入口中,我才发现脑中那不堪入目的场面清晰可见,挥之不去。看着舞池内那些疯狂肆意的人群,我大口的喝着酒,想将自己

  • 驰骋权场1章(第1章 群龙无首)

    原标题:驰骋权场1章(第1章群龙无首)小说名字:驰骋权场第1章群龙无首龙山镇镇政府党政办公室,王晓松坐在一张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烟,眼睛不住的看向窗户外边。此时正是上午九点钟的时间,天空乌黑一片,雷声不断,倾盆大雨不断的倾泻而下,这样的大雨已经持续了三四个小时。王晓松一脸的愁容,他是龙山镇副镇长,同时也是龙山镇龙山村的包村干部,龙山镇的龙山风景区,全国出名,大山丛林,名胜古迹很多,是盛夏避暑的好地方,但同时也是泥石流,洪水多发区。如果这样的大雨在持续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灾害,到时候会危及到

  • 人生若只如初见1章(第一章 什么价位?)

    原标题:人生若只如初见1章(第一章什么价位?)书名: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一章什么价位?“乖!听话。”男人的声音在女人耳畔响起,带着男人急促的喘息声。昏暗的卧室中,床尾剧烈的晃动着,不停摇摆。床上的女人迷离着双眸,浑身滚烫着搂住身上的人儿,一时间诱惑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荒唐的一晚过去,秦雨墨睁开有些沉重的双眼,微微一愣神,随即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幕幕,不由的脸颊通红,内心中浮现一丝甜蜜。看着身边躺着的男人,呼吸匀称,她不敢吵醒,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卧室。秦羽墨心中激动不已,不曾想喜欢许久的男人居然会跟自己睡一

  • 抬手权巅1章(第1章 被带走)

    原标题:抬手权巅1章(第1章被带走)小说名称:抬手权巅第1章被带走王天成看着戴在手上的一副凉冰冰的手铐,有些不可思议,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怎么回事,要知道王天成可是南门市副市长王东明的亲生儿子,彻头彻尾的官二代,高干子弟,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谁就别想在南门市混了。要说起王东明,估计南门市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南门市副市长,一个从基层成长起来的高官,可以说在南门市官运亨通,人脉极广,就连市委书记市长都对这个土豪王东明有所顾忌。王天成知道自己老爸在南门市的势力有多大,大学毕业后的王天成,并没有进入官

  • 九州墓事1章(楔子)

    原标题:九州墓事1章(楔子)小说名字:九州墓事楔子夜黑如墨。浓密的林荫和黑暗下,一队人影正前后跟进,只听得见碎步踩在地上的碰撞声和衣物的摩擦声。不一会儿这群人停在了一处荒郊的土岗前,“哗”,只见其中一个人点燃火把,五个人的脸孔和身形马上显影出来。“就是这地方”。陶牛跺了跺脚下的地面,看着眼前一道缸口大小的盗洞,顺手将裹着油膏的火把扔了下去。黑黢黢的洞底,在火光下现出了一片明朗开阔的空间。当地人陈三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兴奋的表情写在了一张胖葫芦脸上,他对几个人中的一位问道:“聂先生,你怎么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