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暴君独宠嚣张妃】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3:04:28 来源:网络 []

书名:暴君独宠嚣张妃

第1章当朕是三岁小孩?

痛,好痛。【暴君独宠嚣张妃】小说在线阅读

常乐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视线尽头的景象却吓了她一跳。一只体格庞大的狼正用它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瞪着自己。

她心一颤,猛的就从地上爬起来,大脑“嗡嗡”的响,一片空白。

“……都说女人会装,朕看来到真不假。刚才还装死的人,现在看到狼,还不是乖乖的爬了起来。”一个冷若寒冰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常乐乐茫然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阅读huijindi.com这一看带给她的震撼比刚才还要甚。只见离他几丈之外的铁栅栏外站着一个穿着华丽锦袍的男子,那男子瞧见她看过来,性感的薄唇便微微扬起,笑容鬼魅俊邪,而他修长的指腹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怀里抱着的那只毛色纯白的狐狸。

常乐乐愣愣的注视着男子身上穿着的锦袍,“这是哪里?”

她记得她好像是被沈朝庭抓去挡枪了,如果她现在还活着,那她应该待在医院,而不是这种空间狭窄的铁笼里。还有面前的男子的穿着……心中一个不安的念头渐渐的盘旋起来,难道她是穿越了?

男子嘲讽的眯了眯眼睛,嗤嗤的笑了起来,“你这女人倒是会演戏,还是一出一出的演。刚才装死,现在装失忆。你当朕是外面的三岁小孩吗?”他嘴角边漫不经心的笑痕深奥了起来,“不管你怎么演,你今天都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做狼的盘中餐。【暴君独宠嚣张妃】小说在线阅读要么,你就将打败那只狼,这样朕心情好,说不定会放过你一把。”

常乐乐心中的猜测被他说的几句话给证实了。她是穿越了!

而且一穿就直接穿越到了铁笼里。

男子笑容诡谲,又命令旁边的人侍卫持木棍敲击铁笼。铁笼里的那只狼很快就围着常乐乐躁动的跑了起来。眼里的绿光也更加慎人。

而男子则是将怀里的那只小白狼递给旁边的侍卫抱着,他本人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打量着铁笼里的一人一狼。【暴君独宠嚣张妃】小说在线阅读

常乐乐心里暗骂这个男人是变态。不过骂了几句她就又想到她以前的未婚夫沈朝庭。在婚礼当天,同父异母的妹妹来闹,说是怀了他的孩子,悲痛之余还用枪,青梅足马这么多年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还拿她来挡子弹,更不用说其他的男人了。想到这些她彻底对男人绝望。

在她失神想事情的时候,迎面的那一只狼突然双腿一蹿,向她的方向跃来,锋利的爪子眼看就要朝她的脸抓来。

强烈的求生欲让常乐乐的身子往旁边一滚,险险的躲开了那只狼的进攻。而那只狼在扑了一个空后,立马又调转方向还要朝常乐乐扑来。网站huijindi.com

常乐乐以前也学过一些跆拳道,但在这种时候,她实在是使不出以前学的那些。这个时候,她只能依靠自己的拳头。她拳头紧紧攥起,牟足了劲头想要向扑来的狼的狼头打去。但那只狼却狡猾的在半空中闪了下身子,往常乐乐的腿上袭击去。

常乐乐意识过来时,腿上已经被那匹狼抓出一道伤口了。殷红的血珠马上就染红了她身上的裙子,而那匹狼也在闻到血腥味更加的躁动起来。

常乐乐一边要警惕狼对她的进攻,一边对铁笼外的男人喊道,“不公平,狼还有锋利的爪子,我却什么武器都没有。来自http://www.huijindi.com/你既然想看一出好戏,那最起码也的给我提供一根木棍来。”

那男子微微一诧,嘴角的笑痕便扩的更深……竟然还有女人敢跟他讨价还价。不过,她说的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明修,给她一根木棍。”男子眯起眸子,阴鸷的冷眸带着邪魅的笑意,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一出好戏。

那个叫明修的侍卫上前,拿了一根木棍扔到常乐乐的身边。常乐乐若获至宝,立刻抓起那根木棍戒备的望向那只暴躁的狼。

狼的两只前爪在地上抓出俩条痕迹,前脚一个弯曲,又突然向常乐乐的方向扑来。

“啊!”常乐乐大喝一声,手中的木棍向那狼头打去。

外面的那男人想要看好戏,她想活命,这就注定在她和狼的这场较量里,她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有半点的松懈。

那狼高高跳起,常乐乐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朝狼头打去……狼被木棍打到头,身子从半空中跌倒在地,可是它只在地上轻蹬了几下腿后,便又迅速的跃起,再次牟足劲头向常乐乐袭来。

第2章巧笑嫣然偎怀里

常乐乐心里的恐慌已经褪去了一些,她又是大声的喝了下,手中的木棍朝狼的两只前爪重重打去。那狼被常乐乐接连两次打落在地,气势上也不如先前的那样凶猛。从地上爬起来后,它便退到角落里,用两只幽幽的目光防备的望着常乐乐。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常乐乐依旧不敢松懈,手里紧攥着那根木棍,戒备的盯着不远处那匹狼的一举一动。

铁笼外,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鸷,诡谲的眸瞳含上一抹淡淡的狎谑,扬声道,“女人,朕现在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出来,那朕就让人放了你。”

“说!”常乐乐厌烦的大声道。

楚风蹇噙着邪气的笑,挑眉道,“朕想考你的是,先有鸡蛋呢还是先有母鸡?”

呸!常乐乐心里暗自唾弃了一声,这男人哪里是要问她问题啊,显然是看她此刻处于上风,所以想分散她的注意力罢了。真够腹黑的!

她撇撇嘴,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先有母鸡?”

楚风蹇邪眸一狎,吃吃的笑道,“若是按你说的那般,那母鸡又是怎么来的?”

常乐乐毫不客气的答道,“对不起,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君子一言还驷马难追。更何况你还自称朕,更应该重诺。”

楚风蹇的眸子阴鸷的眯起,随后又吃吃的笑了起来,“有趣,有趣!朕好久都没有遇到这样伶牙俐齿的女人了。明修,放她出来,把她带到景秀宫。”楚风蹇说完话,就又抱起那只小白狐离开。

有趣个鬼啊!常乐乐心里暗自吐槽。

不过在听到要放她出去的消息后,她还是在心里小小的高兴了下。

那个叫明修的男子拿了钥匙,开了铁门,走到她身前,用一种“自求多福”的语气望着她,然后将她的身子直接往他肩膀上一扛,随即便带着她出了监牢的房门了。

直到被宫女按到浴桶后,她才知道景秀宫其实就是皇帝的寝殿,而那个变态的男人其实是想让她去侍寝的。

想到这里,她身子恶寒的颤了颤。

热气氤氲缭绕的浴桶里,常乐乐望着那群宫女像是不要钱似的把花瓣洒到水面上,她真心觉得奢侈。

当然了,她也趁着这个机会向服侍她的宫女打听出来了她这具身子的消息。

原来,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宣王楚风逸还未被宠幸的小妾。据说那个宣王楚风逸本是想趁着当今皇帝狩猎之际,发兵叛变。没有想到,反倒是被当今皇帝反将了一局。结果兵败只身一人逃走了,把他的女眷都留了下来。

听到这里,常乐乐心里止不住的冷笑,这男人和沈朝庭一个德性,关键时刻,只顾着自己的安危,至于别人的死活,就根本不关他的事情了。

当然了,从她刚才观察的结果得知来,那个皇帝楚风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她思考事情之时,宫女们已经伺候好她穿衣服了。然后有专门的嬷嬷“押”着她进了一顶软轿,抬着她往景秀宫里去了。

轿子没多久就到了景秀宫。常乐乐被人从轿子里扶了出来,仰头向景秀宫望去。此刻的景秀宫丝竹管弦之乐不绝于耳,美姬歌舞缭绕,完全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而她在监牢里看见的那个变态男人此刻正斜躺在虎皮铺陈的软榻上,左右俩臂各揽着俩个绝色的美人。俩个美人也是极尽暧昧讨好之势,巧笑嫣然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常乐乐承认那变态男人长得很美,美的几乎把左右俩个美人衬的失了光彩。不过,变态男人那副荒淫的神情让她看着很不爽。

明修瞧见站在角落里的常乐乐,他便面无表情的走到楚风蹇的面前,覆在他的耳畔说了几句话,楚风蹇微眯了眯眼睛,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就向常乐乐看来。常乐乐心咯噔一跳,连忙走上前,心不甘情不愿的给楚风蹇行了个跪拜礼。

楚风蹇睥睨的望着跪在地上渺小如蝼蚁的女人,深邃的眸瞳闪过一抹戏狎的眸光,他拍手让那些舞姬乐人退下。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景秀宫,一下子便寂静下来。

楚风蹇诡眸眯起,声音凉如水,“起来吧。”

常乐乐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头刚抬起,却是一下子就瞧见了两道不善的目光向她飞来。她撇撇嘴,用更仇视的目光瞪向楚风蹇身边的俩个绝色大美人。

第3章变态皇帝的游戏

楚风蹇暗自将这副景象收入眼底,嘴角的笑痕扬的更大了。

“你们三个也算是老相识了,不用朕介绍了。”楚风蹇淡淡的开口。

楚风蹇左边的女子不屑的瞪了常乐乐一眼,然后伸出她柔软无骨的柔荑轻轻的抱住楚风蹇的腰,吃吃的笑道,“陛下,那个女人就是罪臣宣王宵想了许久的女人。宣王对她可是一往情深的,比王府里的其他女人更加的上心。”

楚风蹇右边的女人也接过话,酸酸道,“陛下,您招她来,难道是想让她侍寝?”

楚风蹇将两个女人的酸意看在眼里,左手在女人的脸颊上摸了一把,右手在右边女人的纤腰上偷掐了一下,惹得俩个女人巧笑嫣然。

常乐乐漠然的看着这三人的打闹,心里还巴不得这俩个女人赶紧把这个变态皇帝收了,滚床单去。这样她就可以幸免于难了。

楚风蹇同俩个女人嬉闹了一小番,眼角的余光瞥见底下完全没有反应的常乐乐,他脸上的笑意突然一敛,猛的就用力将床榻上的俩个女人直接推下床榻。

那俩个女人猛的被他这样推下来,直接摔成狗啃屎模样。

常乐乐赶紧鄙夷的垂眸。

要么怎么都说男人薄幸啊。前一秒还甜甜蜜蜜的,下一秒就直接让人摔成猪扒状。这皇帝变脸比翻书还快。

楚风蹇依旧靠在软榻上,他诡谲的眸光从殿中三个女人的身上一一漫过,最后停留在常乐乐的身上。

轻挑了挑眉,他幽幽开口道,“你们三个女人,一个是宣王的正王妃,一个是侧王妃,还有一个呢……是他痴心的女人。不过在朕看来,宣王的目光也不过如此,你们三个都很……糟糕。”

“嘴里说糟糕,刚才还对人家的女人动手动脚的。敢情占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无耻!”常乐乐垂着眸,心里暗骂了句。

楚风蹇继续开口道,“本来呢,朕是想把你们三个女人都投去军营的。但今晚朕的心情好,所以呢……”他邪阒的挑眉,“所以朕大发慈悲,准备在你们三个女人之中选一个今晚伺候朕。至于其他的俩个女人,那只能去军营了。”

他的话刚落下,其他俩个女人便颤着身子给楚风蹇跪下了,求饶道,“陛下!开恩啊!”

常乐乐看着跪下来不停给楚风蹇磕头的俩个女人,眼里闪过不忍。

楚风蹇微挑眉,眯眼看向常乐乐,“你为什么不求朕?难道你不怕?”

尼玛!去军营当军妓,是个女人都怕。

只不过她知道即使求了也是白求,楚风蹇这个变态皇帝没有抓到宣王,所以他想通过羞辱宣王的女人来羞辱宣王。到时候给宣王送几顶无敌环抱大绿帽。这样宣王即使跑了,他也成了整个天下人嘲笑的对象。不得不说,楚风蹇这是在诛心啊!

既然这样,她还不如多留点力气到后面,说不定后面还有奇迹发生。

现在她宁愿相信奇迹也不相信楚风蹇。

“说话!”楚风蹇不爽道。

常乐乐轻轻勾了勾唇,垂着眸,淡淡道,“因为婢妾知道求您也没用。”所以我才不干那种吃力又得不到好处的事情。

楚风蹇脸上暗透着不愉,“你不求,怎么知道没用。说不定你一求,朕就放人了?”

常乐乐抬头看着楚风蹇,红唇微启,略带敷衍道,“那婢妾恳求皇上开恩,放过婢妾。”

楚风蹇不满她的态度,邪妄的挑眉,“就你这态度,想要朕放人?”

不放人就不放了,还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常乐乐心里暗自这样想着,面上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只低着声音道,“婢妾求皇上开恩,放过婢妾。”

楚风蹇脸上的神情微微转好,但诚如常乐乐想的那般。他可不会轻易的放人。他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又缓缓道,“想要活命就的自己去争。你们三人中谁能取悦到朕,朕就放过她,反之,就得去军营。”

一听楚风蹇这话,宣王的正王妃和侧王妃身子又像筛糠子似的抖了抖,不听的给楚风蹇磕头。楚风蹇高高在上的俯瞰着那两个女人,嘴角勾出一抹轻视的鄙夷。他阴阒的眸瞳微微一抬,目光突然瞥到依旧笔直的站着的常乐乐,眸瞳一沉,用慵懒性感的声音道,“那现在……游戏就正式开始了!”

跪在地上的两人互视了一眼后,两人看向彼此的目光也一下子变的仇视起来。

暴君独宠嚣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暴君独宠嚣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生机灵动 !赵少昂画青蛙,听取蛙声一片~~

    赵少昂(1905~1998)字叔仪,男,汉族,原籍广东番禺。其作品题材以岭南风物与风俗人情为多,注重对物象的仔细观察和对大自然生机活力的把握,在概括而又准确地刻划对象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书法用笔的表现力,笔墨奇肆,布局通灵,寄妙理于豪放,寓新奇于平淡,雄秀双至,意趣动人,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享誉海内外,成为当代“岭南画派”的杰出代表。赵少昂曾说,“余常于池塘畔,写生竟日。”赵少昂十分高明、独到地深入到这些小生灵一瞬间恣意的动态中,进行诗意化的放大,因而其作品可以不依靠其它背景,如仅画一只鸟,都能充满

  • 谁说电视剧没文化,一部《宫心计2》的台词就让我感觉自己是文盲了

    提到TVB,就想起「煮碗面给你吃」「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一家人齐齐整整」这些在TVB剧里不断重复重复再重复的魔性台词但最近看了TVB的新剧《宫心计2:深宫计》文字君突然感觉自己像一个文盲竟然连台词都看不懂了宫斗剧必备的龙套「宫女」到这变成了高阶版的「宫婢」成语更是以平均每分钟1.98个的频率蹦出来我的表情Emmm……编剧你这是故意要为难我胖虎!成语、谚语、诗词、生僻字多管齐下,知识点比语文课还密集这哪里还是什么宫斗剧简直就是汉字听写大会+诗词大会+中国有嘻哈/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

  • 《本X》:世界最公平的事情就是对每个人不公平

    非得等到出了人命了,才会有行动否则生活就会照常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闹出性命才算完这时大家才会恍然大悟,可惜为时已晚所以必须有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本X》游戏里的本是一个无所不能,可以用敏锐的感官侦查怪物,用勇敢的心击打怪物的弱点,用炫酷的技能折服NPC。但是在现实却是一个不想沟通,甚至想让世界忘记自己的人。不愿意接触任何人,不想和任何一个人沟通,哪怕是自己的父母也不愿用眼睛直视。在本的眼里一切都是陌生的,除了游戏的世界。我以为到这里我认为是一个游戏儿童要接受万磁王教育的故事。但是没想到,这个故

  • 网文改编剧《芸汐传》将于6月25日播出

    近日,由网络作家芥沫小说《天才小毒妃》改编的轻古风电视剧《芸汐传》发布了定档海报,将于6月25日独家登录爱奇艺爱青春剧场。据悉,该剧由上海丝芭影视出品,鞠婧祎、张哲瀚、米热、林思意、许佳琪、王佑硕、邵雪聪,刘炅然、谢蕾蕾、胡兵等主演,讲述了太医之女韩芸汐在经历了种种磨难后依旧保持积极乐观心态,并与秦王龙非夜产生了错综复杂情感的故事。

  • 《御题高义园世宝》第四册,范仲淹书《伯夷颂》,历代书法家题跋

    《御题高义园世宝》第四册,范仲淹书《伯夷颂》,历代书法家题跋此《御题高义园世宝》共四册,卷前为范仲淹书韩愈的《伯夷颂》,由清乾隆御题“圣之清”额和跋;其后为历代名臣、书法家等书写题跋,表达对范仲淹书法、人品等的景仰。题跋者中既有富弼、欧阳修、文彦博等名臣的书法;又有蔡襄、赵孟頫等书法家的墨宝。此为乾隆59年至嘉庆3年摹勒初拓本。北宋皇祐三年(1051年),范仲淹在山东青州任职。同年十一月,应好友苏舜钦兄长、书法家苏舜元之请书写《乾卦》。但是范仲淹没有写《乾卦》,而书写了《伯夷颂》,并于书后附言,

  • 锦兮辞:别再继续那些自以为是的努力了

    把一生几万天的生活过得丰盈而独特,而不是把一天重复几万次。这大概就是努力的意义了吧。可是,很多人都成为了后者。努力不是一直重复学习,而是一种超越自我,比过去的自己好,是衡量努力的唯一标准。不要让自己的生活在麻木的重复中消耗,不要再继续那些自以为是的努力了,那不是努力,那是失败者的致辞。很多人在不停的重复中耗费了自己本该可以拼搏的年华,而没有意识到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认真做,这样才可以取得成功。很多人厌恶工作的一成不变,其实,工作又怎么会是一成不变的呢?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世界正在改变,工

  • 幽默笑话:熟睡中的两人被房间里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幽默笑话:熟睡中的两人被房间里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原创菲就是2小时前我要分享1.在酒吧里跟人起了冲突,我怒踹对方一脚,问道:”你知道我爸是谁吗?”对方当时有点吓住了,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孤儿,呜呜呜呜。。。。。”2.小学的时候,老师问谁愿意去扫操场,全班就我一个人举手。然后老师说:除了xxx,其余人全部去给我扫!那时我记住了一个道理:有舍才有得!大学的时候,因名额有限,老师问谁愿意放弃奖学金评定资格,也是我一个人举手。然后我就被放弃了……3.有一次去找盲人按摩,期间师傅一直问东问西。

  • 掉了叶的幸福树,真是悲伤到了极点

    差一点我们就擦肩而过了!有趣、有用、有态度,花儿让生活更有激情!---------------------------如果植物也会说话,那么掉了叶的幸福树绝对有好多冤屈需申诉。观叶价值很高的幸福树,就是依靠油亮亮的叶片俘获人心的,如果叶片能够带来幸福感,那么,黄叶,掉叶的幸福树,只会让你倍感悲伤吧。养过幸福树的花友都知道,幸福树极易黄叶,落叶。不想让幸福树脱落成地中海,那就赶紧pick一下这些掉叶解决措施吧。土壤板结浇水太勤或土壤板结,都能阻碍幸福树根系呼吸,进而引发烂根而掉叶。解决方法:(1)

  • 《御题高义园世宝》第三册,范仲淹书《伯夷颂》,历代书法家题跋

    《御题高义园世宝》第三册,范仲淹书《伯夷颂》,历代书法家题跋此《御题高义园世宝》共四册,卷前为范仲淹书韩愈的《伯夷颂》,由清乾隆御题“圣之清”额和跋;其后为历代名臣、书法家等书写题跋,表达对范仲淹书法、人品等的景仰。题跋者中既有富弼、欧阳修、文彦博等名臣的书法;又有蔡襄、赵孟頫等书法家的墨宝。此为乾隆59年至嘉庆3年摹勒初拓本。北宋皇祐三年(1051年),范仲淹在山东青州任职。同年十一月,应好友苏舜钦兄长、书法家苏舜元之请书写《乾卦》。但是范仲淹没有写《乾卦》,而书写了《伯夷颂》,并于书后附言,

  • 书法家刘文奇 一一别创新法,自成一格

    刘文奇,字,舞墨,1970年生于河北省曲周县。现任中国书画万里行协会会员兼副秘书长、中国书画联合会会员、邯郸市南宫碑书法协会会员,曲周县彭八百书画研究会员。刘先生自幼酷爱书法。曾以欧阳询、柳公权等名家楷书为蓝本悉心临摹,进而以“二王”行书为方向刻苦习练,书法造诣功底深厚。勤奋执着,刻苦习练,彰显文奇先生追求书艺的决心和境界。在积淀楷、行书法技艺的基础上,文奇先生又对南宫碑书体产生浓厚的兴趣。进而,张裕钊、王乐同以及李守诚等前辈的书帖成为先生增长书技的源泉。在追求南宫碑书法灵性、动感、浑厚、秀气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