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唯有爱不可辜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7 0:44:2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唯有爱不可辜负

第9章:女友

  何曼琳如愿登堂入室,坐在了沈言非旁边的位置上。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她这点小心思,沈父跟乔母都看出来了,甚至特意想撮合儿子跟乔伊的同学。

  何曼琳样貌出挑,家世出众,更重要的是她明显对沈言非有意思,他这么多年一直没带过女朋友回来,沈父心里也是盼望他可以早日安定,何曼琳的出现,实在太适合不过。

  唯独乔伊,她反射弧太长,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好同学,对那个跟她夜夜耳鬓厮磨的男人动了心思。

  沈言非似乎也没有反对,整个过程都和颜悦色,甚至还跟何曼琳交换了微信跟电话。

  “言非啊,曼琳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不安全,你送她回去吧。”

  “好的,爸。”

  乔伊心底划过一丝痛楚,她还以为哥哥会拒绝,没想到他对曼琳的态度是如此不同,也对,她这么漂亮,谁能抵挡得住,在学校里就让那么多人吹捧。汇金地

  沈言非跟何曼琳走后,她一直等到半夜也没看到他回来。

  后来不知道几点她睡着了,第二天早上离开的时候也没看到沈言非出现。

  “妈,大哥呢?”

  “去公司了。”

  “这么早?”

  “是啊,他这么努力的年轻人可不多了,你最近都自己回来吧,让他多休息一下。”

  “嗯,我会的。”

  乔伊刚到学校,就碰到何曼琳主动找自己。

  她有些意外,不过一晚上时间,她的态度前后判若两人,热情得有些过分。汇金地

  “乔伊,你哥有女朋友了吗?”

  “乔伊,你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乔伊,你说我去追你哥好不好?”

  “乔伊,你哥会喜欢我吗?”

  一连串的问题甩过来,打得乔伊措手不及,她没想到何曼琳的目标居然是大哥,再回想昨天种种,瞬间了然,高冷的校花什么时候主动接近过别人,她还以为是因为两人投缘。

  原来是因为沈言非那张脸。

  乔伊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何曼琳如果知道他们之间不止是简单的兄妹关系,还会不会喜欢沈言非。

  她无法给她任何建议,只能摇头:“我不知道。”

  “乔伊,咱们不是好朋友吗?还是说你不希望我成为你嫂子?”何曼琳十分强势,今天她是必须要从乔伊这里找到突破口。

  “曼琳,我哥喜欢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你不是加了他的微信吗?可以亲自问问。”

  乔伊说完就走了,没有给她继续追问的机会。完整版【唯有爱不可辜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何曼琳抓紧手心,冷冷哼了一声。

  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看在沈言非的份上,我才不会跟你做朋友。

  她早就听说过沈言非了,在宴会上也见到过他一次,那时候她就发誓,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后来调查得知他有一个妹妹,也在A大,接近他妹妹,就有机会接近他了。

  何曼琳没想到乔伊居然不愿意帮忙,不识好歹的女人。

  自从何曼琳表现出对沈言非的兴趣后,他也不是没有察觉,最近被乔伊扰得心烦意乱,这种情绪在他看来是不正常的。

  恰好何曼琳这个时候出现,还是乔伊的同学,他想,或许是个不错的对象,不知道乔伊看到会是什么反应。

  沈言非行动非常迅速,甚至让乔伊措手不及。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第10章:上门

  她还有一个月就大学毕业了,当天晚上原本是跟同学出去聚会,乔母却打了电话过来,让她回家吃饭,理由是沈言非要带女朋友回来。

  乔伊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整个人恍惚了。

  女朋友?

  他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她为什么都不知道,沈言非这是什么意思?明明他们两人一直在纠缠,这是已经厌倦的意思吗?

  “乔伊,你有在听妈妈说话吗?这是你哥的女朋友第一次上门,你可不能缺席啊。”

  “妈,我知道。”

  她忍住哽咽,匆匆跑回宿舍,抱着被子大哭一场。

  沈言非真的找了女朋友,会是她吗?

  乔伊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她不是早就等着这一日吗?只要解脱就好了,他对于自己而言就是魔鬼,只要继续纠缠下去,永远都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可为什么心里还会这么难过?

  一定是因为计划刚刚开始,就胎死腹中。

  她换了一身衣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5点了。版权huijindi.com

  刚打开门,就听见了客厅里传来欢笑声,其乐融融。

  “乔伊,你回来了,我等了你半天呢。”何曼琳坐在沙发上,听到声音转过头去:“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呢?我可是将你哥追到手了呢。”

  乔伊浑身僵硬,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是吗?恭喜了。”

  沈言非由始至终坐在旁边,眼神淡漠的看着乔伊,仿佛看一只卑微的蝼蚁。

  “以后你就得叫我嫂子了,不过你放心,在学校里头我会照顾你的。”

  她忍住心底钝痛,露出笑容:“谢谢,不过不用了,我马上毕业了。”

  “对哦。”何曼琳捂住唇,一脸春风得意:“是我太高兴了,居然都忘记你马上就毕业,今天的事情你可别怪我哦,我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没有提前跟你说。”

  乔伊看着沈言非,笑容里透着绝望:“确实是惊喜,祝福你们。”

  “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你哥的事情,还得感谢你呢,要不是你生日那天提供了机会,他都没这么快摆脱单身,乔伊啊,你可真是叔叔的小棉袄,想要什么跟你哥说,让他奖励你。”

  “是大哥魅力大,我们的校花都被吸引住了。”

  “哈哈哈,是你大哥被曼琳吸引住了才对。”

  “嗯,也许吧。”

  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跟针一样扎入乔伊心底,沈言非似笑非笑的眼神,更像是对她莫大的讽刺,乔伊觉得自己像一个狼狈的逃兵。

  在温暖的港湾里,遭受了最猛烈的暴风雨。

  她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当夜幕降临,房间那扇门,还是被魔鬼打开了。

  沈言非穿着睡袍,一步一步靠近她,乔伊并没有睡着,房门被打开那一刻她就醒了。

  “你来干什么?”

  她情绪激动,无比反感此刻的沈言非。

  他低笑:“你说呢?”阴冷的声音,带着嗜血味道,让乔伊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她咬着唇,满脸防备:“女朋友知道你半夜在妹妹床上,会怎么样呢?”

  “呵呵!阿姨跟爸知道我在你床上,又会怎样呢?”

  “沈言非,你卑鄙,既然跟何曼琳在一起,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放过你了?”

  乔伊瞪大眼睛,一颗心沉入谷底。

  “难道你有了女朋友,还要让我给你当暖床工具吗?”

  “你自己也说了,她是女朋友,而你只是暖床工具人。”说完,沈言非将她推倒在床上,撕开她的睡衣,不顾她的反抗,开始了漫长的折磨。

第11章:心痛

  乔伊心底有一个计划。

  她在倒数着最后在校园的日子,只要毕业,就可以离开这里,脱离沈言非的魔爪,那是她梦寐以求的事,从前还有一点奢望,自从他跟何曼琳在一起之后,她连最后的尊严都丢了。

  白天看着他们卿卿我我,晚上还要承受他对自己身体的折磨,这样下去,她一定会先疯掉。

  “乔伊,走这么快干嘛,一会儿你哥过来接我,咱们一起走吧。”

  “不用了,我不回去。”

  何曼琳拉住她的手:“怎么能不回去呢,今晚我要去你家吃饭,人多热闹,走吧。”

  “我没空。”乔伊想挣扎,何曼琳紧紧拉着她不放:“就当是给嫂子个面子,走吧。”

  “呵!”

  都还没结婚,这么快就叫自己嫂子,乔伊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

  “乔伊,你这是什么态度?”

  “言非,你别怪她,乔伊可能是心情不好。”

  沈言非刚下车就对着乔伊怒斥,何曼琳勾了勾唇,主动挽着他手臂依偎过去

  乔伊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只觉得有人拿着一把刀在心头割来割去,鲜血淋漓,而她还必须强颜欢笑,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

  “上车吧。”

  “去哪里?”

  “回家吃饭。”

  在沈言非面前,乔伊是没有反抗余地的,她平时都坐在副驾驶,今天差点走了上去,拉开车门那一刻看到何曼琳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才想起那个位置已经被夺走了。

  整个过程中,乔伊没有再说话,乖乖坐在后面不发一言。

  何曼琳经过刚才的插曲,像是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不断说一些非常亲密的话。

  等红灯的时候,还凑过去亲了沈言非一口。

  乔伊强迫自己看着窗外,忽视了他们两人的亲密戏份。

  从这一天开始,何曼琳出现在他们家的时间更多了,沈叔叔跟妈妈都很喜欢她,也许沈言非也是,乔伊更加沉默。

  这一切进行得如此顺利,沈言非也没打算放过她,乔伊终于忍无可忍,在他又一次推开那扇门之后,反抗了他,当那声清脆的巴掌落在他脸上的时候,乔伊也慌了。

  “你竟然敢打我?”

  沈言非抓着她手腕,眼神凝聚成冰。

  “乔伊,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

  “大哥,咱们这样到底算什么?你跟何曼琳那么相爱,怎么就没上床吗?还是你迷恋我这具身体,无法自拔呢?”乔伊抬起下巴,倔强的抬起头来。

  她被压迫得太久,突然也想要争气一回。

  沈言非眉心紧蹙,怒气已经是达到顶峰,一个用力将她甩到床上,强壮的身躯随即压着乔伊,下巴被紧紧捏住,两条腿也动掸不得。

  “放开我。”

  “放开你,好啊,有本事你就叫,让他们都看看,你是怎么在我身下叫唤的。”

  “沈言非,你非要逼我吗?”

  乔伊这一刻,甚至有那么不顾一切的冲动。

  “你错了,这都是你自找的。”

  沈言非说完,继续褪去她身上的衣物,整个人粗暴的进入她,没有任何前戏,乔伊疼得额头冒出冷汗,双手在他后背留下几道清晰的抓痕。

第12章:禽兽

  “禽兽,畜生不如。”

  “你骂吧,尽管骂,不管你说什么,都休想我放过你。”他咬着她的唇,征服的滋味让他内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乔伊,我要你取悦我。”

  “你休想。”

  她额头满是冷汗,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

  “呵呵!你会后悔的。”沈言非话落,狠狠在她的身体里冲撞起来,那强劲的了力道,让她好几次都忍不住呻yin出声,若不是在学校经常练舞,身体都要被他折断了。

  各种高难度动作,都成为了他折磨自己的手段。

  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包括浴室,都留下了他们缠绵的证据。

  乔伊从没有这么后悔过爱上一个男人,沈言非,注定是她这辈子的噩梦。

  “咚咚咚!”

  “乔伊,大半夜不睡觉你在做什么呢?是不是不舒服?”

  乔母声音传来那一刻,乔伊躺在沈言非身下,吓得浑身都僵硬了,他的东西还在身体里,她喘着气,生怕下一刻母亲会推门进来。

  “取悦我。”

  沈言非非但没有退出来,反而更用力顶她。

  “啊!”

  乔伊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他咬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声威胁:“取悦我,不然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妈进来,让她好好看看,你是怎么被我干的。”

  “沈言非……你个禽兽。”

  “快点,我没这么好的耐心。”

  “乔伊,睡着了吗?怎么不说话呢?妈刚才还听到你房间有声音呢?”

  沈言非突然用力,一个翻转将两人位置调转过来,形成女上男下,她完全坐在他腰上,疼痛让他的粗壮进入得更深,她忍不住皱起眉头,满脸痛苦的表情。

  “乔伊,你想让你妈进来看到我们这样吗?”

  乔伊眼里都是泪水,她咬着手背,平复着嘶哑的嗓音:“妈,我没事,要睡觉了,你别进来。”

  “没事吧?是不舒服吗?”

  “没有,我刚才不困,在胡说八道,您快去睡吧,别管我了。”

  “好的,那你休息吧。”

  乔母转身离开,总觉得乔伊的声音听起来不对劲。

  “呵呵!小骗子。”

  沈言非双手掐着她的腰,眼神里带着欲wang:“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现在如果不能让我高兴,我会马上阿姨过来,到时候,你们还有什么脸面呆在我家里?”

  “沈言非,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乔伊红着眼睛,借着并不明亮的灯光打量他。

  “你说呢?”

  他一如既往的冷漠,唯独在她身上驰骋的时候,会露出那仿佛不属于他的表情,乔伊以为她至少是不一样的,可是他只有那一瞬间的清醒过后,总是无穷无尽的折磨。

  “我不知道。”

  “那我现在来告诉你。”

  沈言非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咬着她的脖子低吟:“你是我的奴隶,工具,听清楚了吗?小贱人?”

  乔伊刹那间心如死灰,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沈言非跟她上床,不过是为了报复,为了折磨她,可笑她一直在心底最深处对他有所期待,愚不可及,蠢透了,再也没有哪个时刻,心这么冷过。

第13章:生日

  何曼琳自从跟沈言非在一起之后,就盼着他们可以早点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但他好像并不是这么想,好几次半夜送她回来,都只是亲吻她的脸,甚至她主动邀请这么明显的信号,她都视而不见。

  今晚同样是个特殊的日子,她生日,没有邀请任何人,她只想跟这个男人一同度过,然后将自己交给他。

  沈言非十分出众,这一点她早就知道了,然而他这么快答应跟她在一起,何曼琳想起来都觉得在做梦。

  这么好的男人,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过跟她预料之中不一样的是,沈言非太冷淡,一点都没有热恋男人的急切。

  何曼琳甚至怀疑是自己魅力不够,可他身边也没发现其他女人,正常男人该有的欲望,他不可能没有。

  “生日快乐!”

  何曼琳打开礼物,是一条钻石项链。

  没有太多的惊喜,她并不缺少这些东西。

  “言非,今天我生日,陪我喝点吧。”

  “我还要开车。”

  “我在楼上订了房间。”这么明显的暗示,沈言非哪里会听不懂,他摇晃着酒杯,跟她碰了一下,并未拒绝。

  何曼琳松口气,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真怕他拒绝,那该有多伤自尊。

  她今天特意打扮过,穿着吊带裙子,露出性感丰满的胸脯,盈盈一握的腰肢,在身材跟脸蛋上,她有绝对的自信,哪怕是在沈言非面前。

  她只喝了两杯红酒,上楼的时候是沈言非扶着她上去的,何曼琳有心勾引他,上电梯的时候就开始装醉,柔软的躯体靠着他胸口,恨不得整个人黏在他身上。

  沈言非没有推开她,这让何曼琳十分兴奋,筹划了这么久的事情,今晚终于要成了。

  一进门,她就迫不及待勾着沈言非的脖子吻了上去,他有一瞬间的出神,随即将她推开,何曼琳身上浓郁的香水味让他十分不习惯。

  乔伊不一样,她身上散发出来永远都是沐浴乳的清香,沈言非一愣,居然在这种时候还会想起她来,他一定是疯了。

  她只不过是晚上发泄的工具而已,他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

  何曼琳靠在他身上,暧昧的用胸脯蹭着他胸口。

  沈言非没有丝毫反应,也提不起兴趣,这样血脉膨胀的画面,甚至比不上穿着小熊睡衣在面前晃的乔伊。

  何曼琳也察觉到了,她不甘心,好不容易将人带到了这里,如果不发生点什么,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十分失败,她贴着沈言非,一颗一颗解开他衬衫的扣子。

  他没有阻止,想试一下是不是其他女人也可以。

  何曼琳的动作十分诱惑,充满暗示。

  她顺利将沈言非的衬衫脱了下来,他仍然呼吸平静,眼里没有任何波澜。

  何曼琳心底的不甘已经慢慢扩散,她急切的拖着人走过去,主动脱掉了身上的连衣裙,赤身裸露在他面前,这样妖娆的身材,她就不相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

  “言非,你不喜欢我吗?”

  他没有回答,眼神变了变,将她推倒在床上。

第14章:情动

  何曼琳终于露出笑容,双腿盘着他的腰,不断磨蹭。

  沈言非还是没有冲动,此刻他满脑子都是乔伊,想起她在自己身下隐忍的模样,想起她想反抗又为他沉沦的样子,一瞬间心烦意乱,对于何曼琳的勾引提不起丝毫兴趣。

  “言非……给我……”

  她有些情动,对着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无论是在床上还是简单的一个拥抱,都足以让她疯狂。

  沈言非注定是属于她的,任何女人都不可以抢走。

  她勾引了半天,衣服都扒下来了,他还无动于衷,何曼琳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她勾着男人的脖子不肯放手,下身拼命磨蹭。

  沈言非已经有些厌烦,这个女人难道不会看脸色吗?

  何曼琳只是不甘心,她对自己的身材脸蛋都很有自信,别说脱光躺在床上,可沈言非居然完全没有反应,他的眼神分明像是在惦记着别人。

  心一沉,她瞬间警惕,难道他还有其他女人?

  她的主动让沈言非觉得索然无味,脑子里乔伊的影子挥之不去,在何曼琳主动骑在他身上的时候,终于不耐烦将她推开了。

  “对不起!”

  何曼琳满脸不敢,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为什么?”

  “我还没有准备好。”

  “真是这样吗?”

  沈言非没有回答,转身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去。

  他离开之后,何曼琳一个人的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他身边从来没出现过其他女人,到底是谁勾走了他的心?

  从那天晚上之后,何曼琳开始跟踪沈言非,结果几天下来,都没发现身边有任何可疑人物。

  直到某天放学后,她遇到了乔伊。

  原本为这件事情烦恼她准备问问乔伊,结果她行色匆匆,何曼琳下意识追了上去。

  停在门口那辆车,她很熟悉,是沈言非。

  他这几天对自己一如既往的不冷不热,那天晚上的事情仿佛没发生过,可一直都成为了何曼琳心头一根拔不出的刺。

  既然他都来了学校门口,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她。

  乔伊匆匆跑过去,打开车门,并未注意到身后的何曼琳。

  她一上车,还没喘过气来,沈言非猛然压着她狠狠亲了过去,乔伊吓一跳,拼命推着他肩膀,这里可是学校门口,他竟然乱来,万一被人看到,这乱伦的罪名是摘不掉了。

  “你干什么?”

  “怕什么?”

  “这里是学校,我可是你妹妹。”

  “哼,你在我床上叫的时候,难道就不知道我是你哥吗?”

  “沈言非,你别太过分。”

  乔伊像极了炸毛的小猫,亮出自己的小爪子,可沈言非并不会放在眼里。

  不远处,何曼琳看着这一幕,气得浑身颤抖。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沈言非身边没有其他女人,却总是对她硬不起来,原来都是为了她,想她费尽心思,四处跟踪,最后居然是跟妹妹搞在一起。

  没有血缘关系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

  敢情两个人当自己是笑话,掩盖他们私情的挡箭牌呢。

  但她还是喜欢沈言非,有什么办法能让乔伊知难而退就好了。

  计划在心底酝酿,何曼琳看着那辆车消失,原本还有一丝犹豫的心慢慢变得冷硬下来。

唯有爱不可辜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唯有爱不可辜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