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7 10:54: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

第二章 拯救大兵
 袁志文带头爬过了栅栏,战士们也陆续跟在他的身后爬过了铁栅栏,向着汇山码头冲去,近了,更近了,只要再有几百米,战士们就可以占据汇山码头了!

    直到此时,袁志文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攀过栅栏后,为什么没有日军的防御。网站huijindi.com

    下一刻,胡团长抬起了头,远远的,江面上,无数黑洞洞的大炮对准了汇山码头……

    不好!

    袁志文大吼一声。

    轰轰轰!

    隆隆巨响传来,随后,码头两侧出现了数十道火舌,一瞬间,汇山码头前变成了人间地狱。

    袁志文被炮弹的余波震得飞了起来,落地后就势一滚,袁志文趴在地上,眼前已是一片尸山血海,在日军的舰炮两码头两侧的火力集中打击下,中国士兵成片的被打倒,被炸飞,鲜血染红了汇山码头。

    烟雾散过,活下来的人都已逃向了铁栅栏,袁志文发现刘连长正抱着左腿在地上凄厉的惨叫着,他的左腿一片鲜血淋淋,看起来是如此的可怖。

    “啊!啊!”刘连长不断惨叫着。

    “刘连长!”

    袁志文一个就地翻滚,用娴熟无比的战术动作快速的移动到了刘连长的身前,然后背起刘连长向着铁栅栏跑去。

    身后,子弹呼啸,袁志文不断的闪转腾挪,终于将刘连长运到了铁栅栏的前方。小说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救我!

    一个断了腿的伤兵惨叫着。

    “等着我!”袁志文咬着牙,将刘连长背过了铁栅栏,随后就要返回。

    “兄弟,你傻了?咋往回跑啊!”一个士兵叫道。

    “那里有人在等着我去救。”袁志文微微一笑,再一次返回,爬过了铁栅栏,在战火中找到第二个伤兵。

    “你真的回来了?”那伤兵眼中流露出一丝希翼,那是绝境中突现生机才能显现的感动之情。

    “我说过,等着我,放心,我会救你出去。网站http://www.huijindi.com/”袁志文微微一笑,将第二个战士也背了出来,而在救第二个战士的过程中,他又看到了几个伤兵,袁志文将这几个伤兵拖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随后又返了回去。

    夜色如墨,战场完全平静了下来,不远处,一队日军士兵走来,每见到中国军人的尸体,都要补上一刀,借着夜色,袁志文又救回了四个士兵,此时,他听到前方隐隐有呻吟声,袁志文向那声音发出所在爬了过去,将那伤兵翻了过来,想不到却是胡团长。

    “团座,你怎么也爬过来了,太危险!”

    “娘的,你倒打的过瘾了,真以为老子怕死?”胡团长骂道。

    “团座,忍着点儿。”袁志文将胡团长背在背上,向着铁栅栏爬去。

    “牙叽给给!”

    几个日军显然已发现了袁志文,开始向着袁志文射击,袁志文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将胡团长背到了铁栅栏处,身后,日军士兵已追了过来。

    “快射击!”

    中国军队也发现了袁志文,两挺ZB26轻机枪吼叫了起来,掩护着袁志文,打的日军抬不起头,利用这个机会,袁志文终于成功的将胡团长背过了铁栅栏。网站http://www.huijindi.com/此时,已精疲力竭的袁志文早已累的瘫倒在了地上。

    两名勇敢的战士连忙跑过来用担架将袁志文扶了回去。

    夜色中,两名战士抬着担架,担架所过,战士们纷纷站了起来,用敬佩的眼光凝视着袁志文。

    “袁志文,你个臭小子,千万不能死!”

    胡团长在两个士兵的搀扶下看着袁志文,眼中泪光隐现。

    “团座,放心吧,袁少尉没大事儿,只是有些脱力。”卫生兵说道。

    “你个臭小子,为什么这么傻,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这么多人,你不要命了?”胡团长动容道。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因为,你们是我的兄弟,是兄弟,就不能眼见你们去死!”袁志文有些虚弱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胡团长这个铁打的汉子,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流了下来。

    泸江大学西侧的一所民宅,此时,成为了是三十六师的临时前敌指挥所,三十六师师长宋将军手持着望远镜,不断的观瞧着前方的动静。

    宋师长,黄埔一期毕业,参加过内战,打起日本鬼子也绝不含糊,“一.二八”抗战中担任第87师261旅旅长,以能攻善战博得“鹰犬将军”之名。

    此时的宋师长也是焦虑万分,自己的三十六师是中国最精锐的部队,可仗打了整整一天了,自己的部队损失惨重,小小的汇山码头却依旧没有拿下来,宋师长真的不甘心,眼中布满了血丝。

    “嗯?怎么汇山码头那边又响起枪声了?难道胡团长又攻上去了?”宋师长说。

    “师座,胡团长在下午的战斗中带头冲锋,已与部队失去了联系,生死不明,怕是凶多吉少,现在的216团已失去了组织,怕是很难再发起进攻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三十六师徐参谋长说。

    “什么?胡团长生死不明?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立即让216团姜副团长顶替他的指挥位置!重新调整兵力,明天一早立即进攻!”

    “师座,俺回来的晚一会儿,你怎么就要罢俺老胡的官儿?”

    胡团长在一个战士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胡团长,你是怎么回来的?”徐参谋长惊喜的问。

    当下,胡团长将自己被救的经过讲了一遍。

    “要不是袁志文这小子,俺怕是回不来了,这小子不光救了俺,还冒险救回了七个伤兵,俺算是服他了。”胡团长说。

    “袁志文?”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宋师长的嘴角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不错,是条汉子,此事一定要大力宣传,明天让随军记者到216团去采访一下这个姓宋的,大力宣传,以振奋军心。”宋师长说。

    “是!”徐参谋长说道。

    “师座,鬼子的火力太猛了,光是我们团,一天就伤亡了五百七十人,这么打,咱们根本打不进汇山码头,一定要想想办法才行。”胡团长说。

    “嗯,看来,需要战车部队出动了。”宋师长说道。

    “战车部队?”胡团长心中一喜,为了加强三十六师的装备,上峰给三十六师配属了两个战车连,清一色的英国战车。

    虽说胡团长并不太了解这些大家伙,不过他知道,这些战车,绝对是打开胜利之匙。

    当黎明来临的时候,汇山码头外,传来一阵隆隆的马达声,二十来辆战车开了过来。

    “娘啊,这么多的铁疙瘩。”几个戴着德制钢盔的士兵叫了起来。

    进攻汇山码头的总指挥胡团长却不由眉头一皱,明明说好的两个战车连,怎么就来了一个,才二十来辆战车。

    “报告胡团长,战一连向您报道。”为首的战车顶盖儿打开,一个戴着坦克帽的少尉向胡团长敬了一礼。

    “战车二连呢?”

    “战车二连在来的路上时,装战车的火车脱轨,怕是来不了了。”那连长说道。

    胡团长一听,心知一定是日本间谍搞的鬼,不过想来,进攻汇山码头,有这一个连的战车相助,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好,我命令你立即向汇山码头进攻!”胡团长兴奋的说。

    “是!”

    那战车连长张向阳向胡团长敬了一礼,钻进了战车里。

    战士们也很是兴奋的看着这些战车,心想,有了这些战车,一定可以打下汇山码头。

    早在1934年,中国政府订购20辆”维克斯”6吨坦克,这些坦克都配属给陆军装甲兵团战车营第1连。淞沪会战爆发后,装甲兵团奉命赶赴前线。

    战车营第1连的20辆坦克分成4个排,每排5辆坦克。”维克斯”6吨坦克的47毫米炮在500米外的穿甲威力达25毫米,对日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均能构成较大威胁。

    “乖乖,这么多的铁疙瘩,够小鬼子呛的。”码头外,一个三十来岁的老兵说。

    “我说许老鬼,打起仗来看不见你,这没事儿的时候你的嘴倒不闲着。”袁志文瞥了许老鬼一眼。

    许老鬼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将头低了下去。

    每次看到许老鬼,袁志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许老鬼三十来岁了,原来在东北军干过,为人极为油滑,没事儿的时候挺能吹牛皮侃大山,可是打起仗来从来看不到他的影子,排里人人都说他是怕死鬼,可是许老鬼脸皮比铁都厚,就当什么都没有听见。

    看着这些铁疙瘩向前隆隆推进,袁志文猛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下一刻,冷汗从他的身上流了下来。

    袁志文一路小跑找到了胡团长,向着胡团长敬了一礼,口中说道:”团座,这些坦克就这么开过去了,可是后续部队呢?”

    “要啥后续部队,有这些铁家伙一冲,汇山码头不就拿下来了?”胡团长蛮不在乎的说道。

    “团座,要注意步兵与坦克协同作战,不然,会吃大亏的!”袁志文急了,袁志文在德国汉堡军事学院时,虽说学的是特种作战,但是对现代的战术知识也有所涉猎,再加上德国人对坦克作战研究极深,所以,袁志文知道坦克必须与步兵协同作战的道理。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这么多的铁疙瘩一冲,鬼子一准完蛋,到时咱们再冲上去捡战利品就行了。”胡团长蛮不在乎的说道。

    “轰!”

    “轰轰!”

    “维克斯”那47毫米口径的主炮发挥了巨大的威力,一边前进一边发出怒吼,将码头外面的日军防御工事一个个不断摧毁。

    “哈哈,看到没?这些铁疙瘩真他娘的厉害啊!”胡团长哈哈大笑起来。

    袁志文一听这话,心知自己是白说了,一咬牙,转身就往自己的排所在的位置跑去。

    “哎!这个袁志文,不就是在德国军校呆了两年吗?牛气个什么?这三十六师里,卧虎藏龙,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团参谋长张云嘟囔了一句。

    “这小子野着呢,不过老子还真就喜欢他这个野劲儿,不用管他。”胡团长拿着望着镜,看着维克斯一路狂飙突进,乐得嘴都合不拢。

    轰!

    轰轰!

    二十辆维克斯坦克一路攻击前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日军的阵地杀去,显示出了强大的战斗力,将日军的外围防线几乎嶊毁,日军的堡垒与机枪巢完全失去了作用。

    啪!

    冲在最前面的一辆维克斯一下子将铁栅栏撞开,杀入了汇山码头,远处的中国军队阵地立时欢声雷动。

    战车连连长张向阳驾驶着一辆维克斯冲在了最前头,每炸毁一处日军的工事就挥拳怒吼一声,一马当先撞开了铁栅栏后,带着其余的坦克向着汇山码头杀去。

    轰!

    撞开了铁栅栏,张向阳极为兴奋,将坦克加到了最大速度,然而在下一刻,张向阳的瞳孔迅速放大,只见自己对面不到百米处,四门37毫米的战防炮已经准备就绪,黑油洞的炮口已对准了自己的坦克。

    战防炮,是坦克的天敌,37毫米口径的战防炮所发出的穿甲弹足以击穿维克斯坦克的装甲。这一刻,张向阳意识到,一连已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处境。

    “快撤退!”

    张向阳通过坦克的无线装置大吼着。 
第三章 坦克发威 上
  当张向阳看到日本人的战防炮时,意识到坦克一连已陷入了危险中,他立即下令撤退,然而,一切已经晚了,日军的四门战防炮几乎同时发出吼声,下一刻,张向阳所驾驶的维克斯发出一声巨响,成为了一团燃烧的火焰。

    “板载!”

    几乎同一时间,无数身着白色衬衫,头上绑着白色布条的日军从两侧冲了出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个瓶子,奋力向着维克斯坦克投掷了过去。

    轰!轰轰!

    无数团火焰腾空而起,维克斯坦克被这些燃烧瓶击中,爆发出一团团的火焰。

    只两分钟时间,十来辆维克斯坦克已被燃烧瓶和战防炮点燃烧毁,余下的维克斯坦克拼命后撤,而日军却发了疯一样的在后面穷追,想要将这些坦克全部消灭。

    看到这一幕,胡团长将拳头用力捶到地上,胡团长知道,对于缺少重武器的中国来说,这些坦克意味着什么,这些铁疙瘩,可都是国民政府花了大价钱从国外进口的,是啊国最先进的武器,可是现在,却这么轻易的毁在日本人手里,自己怎么交待啊。

    完了!看样子,这些坦克是保不住了,战车一连要是被全歼,自己也只有自杀以谢国人了,胡团长取出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团座,你不能啊!”身后的卫兵连忙抢过胡团长手中的枪。

    正拉扯间,一旁的张云猛的大叫了一声,口中说道:”团座,你看!你快看!”

    胡团长向着远处看去,只见,一面残破的军旗在空中高高飘扬,已经冲到了坦克群的身旁,几枚ZB26轻机枪打的日军成片的倒下,纷纷后退。

    “那是……袁志文!”胡团长声音有些颤抖的叫了起来。

    “弟兄们,打啊!”袁志文手中端着一挺ZB26,以坦克为掩护,不断的向着对面追过来的日本鬼子扫射,一连扫倒了十来个冲上来的鬼子。

    在受挫之后,日军气焰为之一顿,再也不敢追来,在袁志文排的掩护下,残余的十来辆维克斯战车终于成功的逃离了险境。

    就在这时,胡团长已带着人赶了过来,来到了袁志文的面前。

    “真有你小子的,又立了一功!”胡团长在袁志文的胸口捶了一拳。

    “团座,师座来了!”参谋长张云叫道。

    胡团长一回头,正看到宋师长走过来。

    “师座,你怎么来了?”

    “胡长功!你小子给老子搞什么鬼?这些战车,全中国就这么几十辆,你一下子给老子断送了一半儿,老子非撤了你的职不可!”宋师长气急败坏的叫道。

    “师座,俺老胡对不起你,你枪毙了俺吧!”胡团长悲痛的说。

    “枪毙?太便宜你了!老子再给你两个小时,你要是攻不下汇山码头,老子不仅要枪毙你,还要向上峰打报告,撤消216团的编制!”

    “两个小时?”胡团长的嘴唇抖了一下,从昨天到今天,这仗已经打了快两天了,自己的部队伤亡过半,连坦克都打不进去,两个小时,自己怎么可能夺下汇山码头呢?

    “咋了?怂了?”宋师长挖苦的说道。

    “师座,我们216团,还没有怂过!要是由我指挥这些坦克和步兵,一个小时之内,一定可以拿下汇山码头!”一个声音从胡团长的身后响了起来。

    宋师长不由一愣,向那发出声音的青年望去,只见一个英挺的青年正看着自己,这青年有些不像传统的军人,白白的脸庞,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倒像是一个文人。

    “你是什么人?”宋师长问。

    “师长,他就是昨天晚上一个人从死人堆里救出了胡团长和七个伤兵的袁志文。”张云参谋长说道。

    “噢?你就是袁志文?我听说过你,江苏人,黄埔第十期毕业,曾留学德国的高材生。”宋师长点了点头说道。

    “年青人,牛皮不是吹的,你说216团不怂,可是怎么就拿不下这汇山码头?”宋师长说。

    “师座,老子用不了一个钟头,一定拿下汇山码头!”袁志文说。

    “噢?”宋师长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正是这个年青人,从死人堆里将胡长功和七个伤兵背了出来,他绝对是一个勇敢的人,但是,他真的有办法能在一个小时内拿下汇山码头吗?宋师长并不太看好袁志文。

    “袁志文,军中可无戏言!”

    “我只求师座一件事,只要师座答应,我必在一个钟头之内拿不下汇山码头,如拿不下来,袁志文愿自杀以谢国人!”

    “讲!”

    “把这剩下的十辆战车都配备给我,再给我一百人的敢死队,每人都配一把德造的M28冲锋枪,拿下汇山码头后,这些人不论生死,每人十块大洋!”

    “好,战车我配备给你,大洋老子也给你们!你要是一个钟头之内拿不下汇山码头,那就提头来见我!”

    “是!”

    袁志文取过一面残破的军旗,口中大叫道:”弟兄们,前面就是汇山码头,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愿意跟老子杀鬼子的站出来,仗打完好,无论死活,每人十块大洋!”

    “咱们216团没有孬种!也算俺一个!”胡团长走了出来。

    “团座,你不能……”

    “滚球的!老子是团长,死也要老子先死!”胡团长红着眼睛说。

    “可是团长,你的腿……”张云急叫道。

    胡团长在昨晚的战斗中腿部受了伤,要不是袁志文冒死把他背回来,早就壮烈殉国了。

    “老子的腿就是一个贯穿伤,血流的多了点儿而已,没大事儿,只要老子能动,爬也要爬进汇山码头!”

    “连团座都不怕死,老子也无牵无挂了,死在这儿也算是个英雄,算老子一个!”一个老战士走了出来。

    有了胡团长的带头,战士们一个个走了出来。

    “师座,你让我也去吧。”说话的是宋师长身旁的警卫连长姜万福。

    “嗯,万福,小心了。”宋师长正色说。

    “嘿嘿,师座,我命大的很。”姜万福嘿嘿一笑,昂首走了过去。

    一百人很快凑齐了,袁志文来到了胡团长的面前,嘿嘿一笑说:”团座,这回你可得听我的了。”

    “你小子,尽管下命令就是。”胡团长翻了翻白眼儿。

    袁志文微微一笑,舔了舔嘴唇说:”弟兄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去送死,我有一个要求,一会儿进攻的时候,你们十人一组跟在战车的后面,让开炮口所在的前面与左右45度区域,所有人都用布包住耳朵,以免被坦克开炮的噪音震伤,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战车,鬼子要想靠近战车,就把他们干掉!”

    “是!”胡团长带头答道。

    “步坦协同?”

    当听到袁志文不断发号施令时,宋师长终于想起在一部外国军事著作上所写的,战车,原来是要靠步兵协同作战的。宋师长不由暗自敬佩,不愧是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竟然懂得这种高深的战术理论,看来真的是有点大材小用了,这次如果袁志文不死,自己一定要提拔他。

    袁志文又掉过了头去。

    “是!”

    “袁少尉,三号战车的车长受了重伤,三号战车怕是动不了了。”一个战士说道。

    “我来!”袁志文朗声说道。

    “你来?”所有人愣愣的看着袁志文。

    “一会儿,我上三号战车打头阵,其它战车掩护,一定要干掉鬼子的战防炮!”

    “袁志文,你小子还会驾驶坦克?”胡团长问道。

    “嘿嘿,团座,我的本事多着呢,只是你没发现。”袁志文呵呵一笑。

    “切,你小子,这牛皮要吹上天,这次要是打不下汇山码头,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团座,你就瞧好吧!全体上战车,步兵十人一组,保护坦克!”

    袁志文说完,爬上了三号战车。

    在德国的时候,袁志文经受的是特种训练,也驾驶过德国战车,而这种维克斯战车虽是英国战车,但原理与操作系统与德国战车完全相同,几乎不用适应与熟悉,袁志文俨然一个老手一般。

    “弟兄们,狭路相逢勇者胜!出发!”袁志文对着无线电大吼了一声,当先开头坦克向着汇山码头冲了过去,大战,一触即发! 
第四章 坦克发威 下
   袁志文驾驶着坦克向着汇山码头冲了过去,在他的身后,一百勇士跟着战车不断前进,宋师长和徐参谋长目送着战车与战士们远去,眼中满是敬意。

    “师座,你说,袁志文这小子真的能打下汇山码头?”徐参谋长似喃喃自语,又似在询问。

    宋师长什么也没有说,目视着远方,谁也没有注意到,他那紧攥的拳心尽是汗水。

    一路慢慢前行,终于到了那处被坦克撞毁的铁栅栏处,袁志文下令驾驶员提速,迅速的冲了过去,几乎与此同时,袁志文不断调整着战车的47毫米口径的主炮。

    此时的日军炮兵阵地,战防炮小队队长春田已发现了袁志文的坦克,立即下令弹药手装弹。双方抢分夺钞,谁先开炮,将占据绝对的优势。

    “轰!”

    袁志文以娴熟无比的速度击发,下一刻,维克斯主炮发出一声怒吼,一发榴弹呼啸着向着日军的战阵炮阵地飞了过去。

    此时的日军弹药手刚要将炮弹填装,那枚榴弹正好在大炮旁爆炸。

    轰!

    两名日军弹药手直接被炸得飞上了天。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却是那枚榴弹的爆炸又引起了日军炮弹的殉爆,无数团火焰升起,将日军的四门战防炮炸得脚离破碎,飞上了天空。

    “打的好!”

    中国士兵的脸上尽显兴奋之色,奋力向前冲去。

    “板载!”

    近百名日军再次从码头两侧冲了出来,手里依旧拿着燃烧瓶,想要投掷过来。

    “弟兄们,打啊!”

    胡团长手里提着一支MP35德造冲锋枪,对着旁边就是一梭子,战士们也纷纷开枪。

    “嗒嗒嗒……”

    维克斯坦克装备的7.7毫米口径的机枪也不断的吼了起来,大口径的子弹如同冰雹一样向着日军不断的扫射。

    这种大口径的子弹打在日军身上,将一个个日军打的肢离破碎,看起来极为可怖。

    由于有步兵的保护,两侧的日军再也无法像上一次那样用燃烧瓶直接攻击战车。

    “开炮!”

    “开炮!”

    维克斯战车47毫米主炮不断发出怒吼,将日军的主要工事一一击毁,失去了燃烧瓶与战防炮的掩护,日军的子弹打在战车上,除了留下一连串的火星,几乎没有任何的作用。

    轰!

    日军指挥部,高桥平良大佐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赤红着眼睛跪坐在地上,不断用一块雪白的毛巾擦拭着银靶的佐官刀,炮弹不时在他的周围爆炸,他却浑然不觉。

    高桥的面前,摆着一张破旧的黑白照片,照片上,一身戎装的自己满脸的笑容,妻子惠子,那个比自己小了八岁的美丽女人和自己十岁的女儿美治子靠得紧紧的,看起来是那么的其乐融融。

    身为汇山码头的最高指挥官,高桥平良大佐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他用仅有的千余人挡住了中国最为精锐的德械第三十六师数十个小时,然而,日军的援兵迟迟不至,此时的高桥已意识到,汇山码头已到了最后关头。

    “大佐阁下,支那人攻上来了,咱们快撤退吧!”副官佐藤仓皇从门外跑了进来说道。

    “撤退?”

    将照片放到衬衫口袋中,高桥面无表情的站起,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侍从。

    “佐藤君,就让我们为帝国尽忠吧!”高桥朗声说道。

    “哈依!天皇万岁!”佐藤身子颤抖了一下,他已明白,高桥下了最后的决心,自己别无选择。

    指挥部的门口,高桥大队残存的百余人大多都聚到了这里,每个人都穿着雪白的衬衫,头上都绑着一条印有太阳的白色布条。

    高桥目光巡视了一周,朗声说道:”帝国的勇士们,到了为帝国尽忠的时候了,天皇陛下万岁!”高桥将指挥刀高高的扬起。

    “板载(万岁)!”

    “日军士兵发出声嘶底里的呐喊,就如同一群疯子一般,跟在高桥的身后,向着远处的中国战车冲了过去。

    日军早已放弃了燃烧瓶与手雷,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柄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在高桥的带领下向着中国军队猛扑过来。

    战车里的袁志文也看到了这一幕,一丝寒意浮现在他的脸上。

    “袁少尉,开炮吧!”弹药手说道。

    “停车!”

    袁志文取过一支MP35冲锋枪,打开了战车盖。

    身旁的战士都看向了袁志文,袁志文钢牙紧咬,将手中的冲锋枪举了起来。

    “小鬼子,来吧!”袁志文大吼一声,手中的MP35冲锋枪立即怒吼了起来。

    “打啊!”

    战士们纷纷开枪,维克斯战车上的7.7毫米大口径重机枪也发出了连串的咆哮,将一个个鬼子打的支离破碎。

    袁志文再一次进入了战车,用力一推操作杆,狂飙突进,向着前方猛冲了过去。

    “板载!”日军狂叫着向着战车冲来,完全悍不畏死。

    “小鬼子,老子弄死你!”袁志文将油门踩到底,战车一瞬间将挡在前方的三、四个鬼子全都碾到了履带下,化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或许是受到了袁志文的启发,其它的维克斯战车也停止了射击,加足码力向着鬼子冲了过去,将一个个鬼子碾死,也许,只有这种最为残酷的方式才能渲泻中国人闷在心中已久的郁气吧。

    当最后一个侍从倒在自己身前时,高桥大佐意识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关头。

    也许是因为看到高桥手拿着指挥刀的原因吧,胡团长很想活捉这个日军军官,所以,他下令停止射击。

    然而,高桥并没有屈服的意思,如果被中国军队俘虏,他将成为开战以来,被俘虏的日军最高级别的长官,这将是自己一生的耻辱。

    “天皇陛下万岁!”

    高桥大吼着,向着对面的中国军人冲了过来。

    “给老子活捉……”

    呜……

    还没等胡团长话音落地,袁志文已将战车的油门一踩到底,向着高桥撞了过去。

    “板载……”

    吱……

    血肉横飞,战车过后,高桥的指挥刀断为两载,整个身子成为血肉模糊的一团,一张破旧的黑白色全家幅照片在空中不断的飘动……

    “娘的,袁志文,你个败家玩意儿!”胡团长气的大骂。

    战场终于安静了下来,血色的残阳照在汇山码头,此时的汇山码头,已是尸山血海,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鲜血不地面不断的流淌,一群群的苍蝇在空中嗡嗡的飞来飞去,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息伴随着硝烟的味道让人做呕。

    “袁志文,你个败家玩意儿,老子到手的战功让你给弄没了!”胡团长气的直踹袁志文所在的坦克,由于引发了伤口,胡团长痛的抱着腿直咬牙。

    袁志文从坦克上跳了下来,向胡团长郑重的敬了一礼,口中说道:”团座,这个鬼子并没有放下武器,他不是俘虏,所以,一定要杀!”

    “娘的,老子说不过你!”胡团长嘴上虽不服软,但心中却也已经释然。

    “团座,现在立即肃清残敌,不要让日本人有漏网之鱼。”袁志文说。

    “就你小子道道多。”胡团长嘟囔了一句,身后的战士立即冲了过去搜索没死的敌人。

    “袁少尉,这有一个没死!”一个医务兵高兴的大叫起来,去给地面一个难以行动的日军伤兵处理伤口。

    “小心!”袁志文大吼一声。

    “啊!”

    那医务兵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地上的日本伤兵,那伤兵的手中,一柄带血的刺刀已刺入了医务兵的身体。

    “小鬼子,干你娘!”袁志文提起一支上着刺刀的枪,疯了一样冲了过去,只见那医务兵的瞳孔已经涣散,显然是活不了了。

    “啊!”袁志文一刺刀刺入了那鬼子伤兵的胸口,鬼子伤兵身子向上一挺,再也不动了。

    “看到了没?这不是国内战争,等着让你俘虏,这是国战!再见到鬼子,一个也不能留!”袁志文声嘶力竭的大吼。

    胡团长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终于意识到,国战与内战的不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传令下去,以后遇到日军伤兵,就地处理。”胡团长一挥手说道。

    “是!”

    胡团长的命令被忠诚的执行,战士们开始用刺刀给那些正在呻吟没有死绝的鬼子补刀。

    仗打到这份儿上,每个人都已经红了眼,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国战,与内战是完全不同的战争。 

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抗日之战神崛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总裁驾到:夫人别想逃15章(第十五章 快要抵挡不住诱惑啦)

    原标题:总裁驾到:夫人别想逃15章(第十五章快要抵挡不住诱惑啦)书名:总裁驾到:夫人别想逃第十五章快要抵挡不住诱惑啦未来的老婆,你快让我起来吧,我的腿都要麻了。席幕城更加变本加厉了,在夏敏面前装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夏敏和徐娇在一旁捂着嘴偷笑,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夏小暖在气氛的推动下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任凭对面的男人为她带上了戒指。一切就绪,屋外的记者一拥而入,咔嚓咔嚓!熟悉的闪光灯游走在别墅内外恭喜席少喜得娇妻!真是一对金童玉女,明天的头条肯定能大卖!上次偷拍到的照片终于可以曝光了,可憋坏我了!

  • 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15章(第16章 故意刺激)

    原标题: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15章(第16章故意刺激)小说: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6章故意刺激韩风缓缓转身,轻轻的将她一把拦腰抱起,低头温柔道:“好,今晚,换我主动!”就当这些年他对她的亏欠的一种补偿吧…………林菲菲今天着实被那个醉酒的死胖子给惊着了,早早的便上床睡觉了,睡到深夜,却听见霍明朗加班回来敲她的门。林菲菲赶紧警惕的爬起床,走到门口,“什么事?”却并不开门。今天早上霍明朗对她用强的一幕,还叫她心有余悸,哪里还敢打开门让霍明朗进来她的卧室。“你先开门,我有事问你。”霍明朗眉宇深

  • 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15章(第15章 谈判)

    原标题: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15章(第15章谈判)小说书名: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第15章谈判“要是简小姐你只能做到这份上,那我想我们的交易还是有待商榷的。”他饶有深意的扫她泛白的小脸一眼,“我从来不做亏本买卖,如果连这么简单的取悦男人你都要我亲自教的话,我何不去大街上找人来讨好我呢?况且以简小姐你的条件,还不算是万里挑一的好货色,这实在是让我有些为难啊!”简安小脸煞白,不是被吓得,而是被气得,她怒极反笑,这男人说话也不过脑子的吗?“那你去随便抓一个来看看啊!我倒要看看她取悦人的技术是不是

  • 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15章(第15章 我不是他)

    原标题: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15章(第15章我不是他)小说名字: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第15章我不是他“我不美吗?”说着,楚梦瑶用力的抱紧他的头,埋向了自己的胸前,“啊――”楚梦瑶热情如何,像一团要焚烧一切的烈火,像一条美女蛇,缠绕在傅逸的身上。傅逸意兴阑珊,情绪并不高涨。梁昌的酒,太厉害了,那浓烈的气息仍然无法消散,慢慢的全部转化为贪欲,对异性身体的贪欲。楚梦瑶像是随着有节奏的号角,一直以攻击的姿态战斗,虽然仍没有攻城略地,可是对她来说,很满足,很沉醉。……傅逸揉了揉发胀的头皮,昨晚一夜乱战,一

  • 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15章(第15章 所谓公道)

    原标题: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15章(第15章所谓公道)小说名字: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15章所谓公道“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什么吗?”林老师看着我忽然说道,眼里带着惋惜。“以后若是有事儿找班主任,记得找人多的时候去,别在无人的是时候过去。”尽量找人多的时候过去……别在无人的时候过去……突然回想起林老师那天说的话,我惊讶的看着他。“原来你早就知道嘛。”那天中午,我的确是感觉到班主任看着我的目光有些怪怪的,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往那方面去想过。甚至在林老师和我说这个话的时候,我还感觉怪怪的,现在将所

  • 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15章(第十五章 贫血晕倒)

    原标题: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15章(第十五章贫血晕倒)小说名: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十五章贫血晕倒秦亦钊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他看到朱蕊妍的脸色好像已经越来越差。朱蕊妍注意到秦亦钊之后有些抱歉地说:“秦主任,你先走吧,我在这里再等一下。”秦亦钊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他有些好笑地说:“你在等着给你颁发一个献血奖章吗?”朱蕊妍赶紧摇了摇头:“我是担心如果血不够的话还可以再继续抽我的。”听到朱蕊妍的这句话秦亦钊的眼睛明显的一亮,他不理解地说:“你还打算继续献血?”朱蕊妍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你还真

  • 给柏先生的情书15章(第15章 第十五章 因为你值得)

    原标题:给柏先生的情书15章(第15章第十五章因为你值得)小说:给柏先生的情书第15章第十五章因为你值得窦氏,办公区。董事长助理抱着一叠文件正要往窦轩办公室走,老远飘过来一道人影,他一抬头,便对上了窦之遥那双忽闪忽闪的眼睛,于是恭敬的叫了一声:“窦经理。”其实按照级别来说,身为董事长助理的他极别肯定是要比窦之遥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要来得高,只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是董事长的女儿,说不定以后这公司就是她的,所以能低头还是低一下头的好。窦之遥似乎很享受别人对她的这种尊敬,她毫不客气的扬着下巴点了点头,老气

  • 婚色撩人:霍先生诱爱成瘾15章(第15章 第十五章 伺候我,还需要我教你吗?)

    原标题:婚色撩人:霍先生诱爱成瘾15章(第15章第十五章伺候我,还需要我教你吗?)小说名字:婚色撩人:霍先生诱爱成瘾第15章第十五章伺候我,还需要我教你吗?闵天晴心里还是害怕的,只是,这个男人像这样平躺在床上的样子,宛如一头安静没有攻击意味的狮子,她心里的惧意自然比上两次要少了许多。她上了床,动作很轻,跪坐到他身边,低头不语,她还是不大敢看他。“知道怎么做吗?”低沉中有些清润的声音响起,引得她去看他的脸,见他还是一脸温润无害,她多少得到了鼓励。老实地摇摇头,她确实不知道他今晚想要她如何伺候。“先

  • 雪落卿归来15章(第十五章死心,可知结局)

    原标题:雪落卿归来15章(第十五章死心,可知结局)小说名称:雪落卿归来第十五章死心,可知结局对不起,本章节为付费章节!《雪落卿归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雪落卿归来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7;varwodeName=雪落卿归来;varwodeKey=;

  • 爱欲留,情不息15章(第十五章、还债)

    原标题:爱欲留,情不息15章(第十五章、还债)小说:爱欲留,情不息第十五章、还债下午在上班,正忙着把月底盘的结果上报,顺便再把要进货的规划上交,妈妈打来电话,话里话外都在问想到办法弄到那八十万块钱了没有。我心情本来就不好,没好气的对她说不要她操心,我自会想办法。挂了电话,我就更是烦躁了,这两天事情都上赶着扎堆了一样,要不是妈妈打来电话,我都差点想不起来,还钱的期限还有两三天,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要怎么办,难不成真的只能跟陆豫拿钱不成。唉。我深深的叹口气,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刘丽进来,见我拿着电话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