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英雄之轮12章

2017/12/27 11:42: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英雄之轮

第12章 女巫小屋前的激战
  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李明兴,牛头人萨满的反应相当的快,他发现自己身后出现敌人之后,竟然没有回头,而是把手上的图腾住直接就往后扫,准备用自己的巨力把李明兴给扫出去。英雄之轮12章   不过此时的李明兴已经完成了他的指挥,他的蝎尾已经刺入了牛对人萨满的后脖颈。   在蝎尾刺入的一瞬间,藏在李明兴蝎尾里的铜针就这么弹了出来,带着李明兴所调质的那些毒剂就这么注入了牛头人的要害。   牛头人萨满只感觉全身一麻,接着在他的身边就多出了十余头的黑色豹子,这些豹子分别咬上了他的双手双腿,甚至还有一头豹子重重地咬到了牛对人萨满的咽喉。   见以了自己的萨满被攻击了,几个牛头人也紧张起来,正如同李明兴估计的那样,他们中的三头强行挡下了所有的穴居人,余下的两头就这么冲了过来,想要把李明兴这里的战斗豹给全部干掉。   就在这个时候,殷海韬带着他指挥的部队也冲了出来,在他手下的战斗豹并没有按李明兴的要求去攻击这两头的牛头人,而是冲向了李明兴那边。   不过殷海韬这样的安排倒是相当的有效果,那两个牛头人见到了战斗豹冲来,就把目标放在了新冲来的战斗豹身上了。   这个时候殷海韬与他手下的精锐盗贼也站在战斗豹群里面对着牛头人射击,这样的攻击一下就吸引了牛头人的注意,他们赤红着双眼,狂吼着就这么冲向了殷海韬这边。说明huijindi.com   见到牛头人向着自己这边跑来了,所有的战斗豹与精锐盗贼就这么一轰而散,全部都跑掉了。   提着战斧的牛头人根本就没有多想,直接就跟了上去。   在这两位牛头人被引走之后,被打飞出去的李明兴又一次冲到了牛头人萨满的身边,一口就咬到了牛头人萨满的身上。   余下的战斗豹们就分批次地冲了出来,在牛头萨满身上咬上一口就迅速地闪到一边,由于战斗豹的速度相当的快,再加上它们之间配合的十分完美,几乎没有几秒时间,这位牛头人萨满身上的皮甲就全部破掉了,而他身上的肌肉也被咬得不成样子。   不过这牛头人萨满的生命还是相当强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可以做到不死。   李明兴一咬牙,再次地把蝎尾扎入了牛头人萨满的体内,这一扎之下那头牛头人萨满竟然狂暴了,他直接就把手上的图腾柱给扔掉,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全身的肌肉不停地暴涨着。   见到这样的情况,李明兴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反而是他手下的战斗豹反应相当的快,在见到牛头人萨满这样了,他们就不停地咬向了牛头人的脑袋,在他们看来只要把牛头人的头给咬下来,就算是他再狂暴也没有用处。网站huijindi.com   这样倒也提醒了李明兴,李明兴双爪就这么按到了牛头人萨满的肩上一口就咬向了牛头人的脑袋。   李明兴这一咬力度可以说是相当的大,才一口下去就把牛头人萨满半个脑袋给咬了下来,这么一来牛头人萨满就算是再有战斗力也没有了用处,最后就在战斗豹的撕咬中倒在了地上。   见到牛头人萨满战死之后,那些正在与牛头人战斗的穴居人倒是士气高涨起来,他们唱着歌就这么冲到了牛头人面前,不顾一切地把自己手上的长矛或是铁管刺入了牛头人的体内。   反而一开始还有攻击的鹰身女妖却没有再攻击了,她们好像收到了什么消息一样,就这么停在了树屋之前。   李明兴看到了这一切,就在那里叫道,“全力攻击一只牛头人,从侧面与背面攻击不要正面对抗。”   其实不用李明兴吩咐,他的战斗豹也明白应该怎么样攻击,所有有利于战斗豹的作战方法,已经在他们出现时全部记录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   在李明兴一身令下,他们就全部扑向了对敌最多的一只牛头人,而且他们并不是一起涌上的,而是三只三只地冲上去。汇金地   每三只只做一次的攻击,就会放开位置让后面的发起攻击,随着这样的攻击持续下去,不一会儿那头牛头人也就下了。   这个时候被殷海韬所引走的两头牛头人却跑了回来,看着他们跑过来的速度,李明兴命令道,“加快速度,再干掉一只牛头人,这样我们才有能力应对后面的两头。”   战斗豹们一听,也就不停地扑向了另外的一头牛头人,只不过由于他们这一次扑得太急了一些,再加上那头牛头人也有了准备,为此在第一波的攻击之中,有一头战斗豹就这么被牛头人用战斧给分成了两段。   不过李明兴也没有空去在乎这些了,他自己也加入了对这头牛头人的攻击之中,而地些穴居人好像也明白了李明兴的意思,除了拖住另外的一头牛头人以外,他们所有的部队就这么迎上了赶到这里的两头牛头人来着。   而此时已经退到了树屋附近的3只鹰身女妖也重新飞了起来,李明兴发现她们的腰间好像又多出了6个之前她们扔出的那种跳雷。   飞到了半空中之后,这些鹰身女妖就随手把这些跳雷给扔了出去,也不知道是她们的本领还是运气,反正这些跳雷总是在弹跳之后,正确地命中正在战斗中的牛头人。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已经没有了萨满可以为他们补血,在鹰身女妖把手上的跳雷全部扔完之后,竟然有两头的牛头人被这么活活地炸死。阅读huijindi.com   至于余下的两头牛头人自然不再是穴居人与战斗豹联军的对手,不一会儿也就死在了他们的手上,其中有一头还是被穴居人用长矛与铁管给活活地捅死的。   在让精锐盗贼去打扫战场之后,李明兴带着殷海韬就在鹰身女妖的引导之下,来到了树屋之前。   站在树屋的门口,李明兴感觉到了里面传来了一种古怪的药味,还没等他开口,树屋里就传来了一个如同猫一样的声音,“这一次多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我的小屋也就被这些牛头人给毁了。”   “这是应该的。”李明兴淡淡地说着。   “什么叫应该。”屋里的女子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好处而来的,不过你们已经帮了我,不从我手上拿点什么,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再说了我还想要那些牛头人的尸体呢,这样吧我给你们几件东西,就算是我对你们的报答与用来交换牛头人尸体的代价吧。英雄之轮12章”   说着树屋的门就这么开了,李明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树屋的里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件炼金房,在房间的正中是一张大的炼金桌,一只黑色的猫正在炼金桌上蹲坐着,而一个黑袍女子正背对着李明兴他们,在那里轻轻地摸着黑猫。   而在正对着门的墙那里则是一个大的书架,李明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书架之上竟然放在17个活灵活现的牛头人雕像。   在这一瞬间,李明兴也明白了为什么树屋里的人会需要牛头人的尸体了,他立刻说道,“没有问题,反正牛头人的尸体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   “那好,你这么大方了,我自然也不能小气,我看你是狮蝎的幼体吧,我这里有一个毒剂的配方,就算是我报答你出手相助的礼物吧,至于你手下那个,我会绘制地图的技术,你有没有兴趣与我学习啊。”   殷海韬听到树屋里的人问到了自己,他立刻说道,“好啊,我愿意学习这个技能。”   “那给你们的礼物就算是完成了,余下的就是牛头人的尸体了,这里面有三头是我手下打死的,你们拿走了他们身上的东西,这三头的尸体你们也不好意思再向我要了吧。”   “当然,您打的我们再要,我们也会不好意思的。”李明兴表面上如此应着,心中却在那里考虑着这个女子到底是个女巫还是个奸商啊。   见李明兴回答得这么干脆,里面的女子也不客气,“那好你们杀死的两个牛头人奴隶,我用两把匕首做为交换,这全部是+1的魔法武器,而且有着延缓毒剂挥发的效果,至于牛头歌者,这是个难得的材料,我自己也就杀死过1只,为此我手头上也没有什么好给的,我看我就给你1只鹰身女妖做为交换吧。”   李明兴看了一眼眼前的3只鹰身女妖,随口问了一句,“包括她们身上的那个跳雷吗?”   “跳雷?你指的是弹力攻击弹?这个当然不包括,这个我自己都做不出多少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些牛头人的老窝,如果你可以帮我把里面的牛头人守卫的尸体给带来,我就可以告诉你这种弹力攻击弹的配方。”   “那如果我打不过呢?”   “其实的牛头人价格不变,你带多少来我就收多少。”

英雄之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英雄之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神卦11章(第十一章 根源)

    原标题:神卦11章(第十一章根源)小说名:神卦第十一章根源姜泉舟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苏先生。”苏白面色凝重的看着对面:“还要看一看才知道是什么情况。”“对了,姜先生,你可以找人把这两棵凤尾竹移开了。”“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姜泉舟一惊。“在风水之中,有一个格局叫做三才破煞,是引导阴气流向之用,通常是用于墓穴、停尸房等地方。”“你是说?”苏白的手指了指那两棵凤尾竹,再指了指那对面:“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两颗凤尾竹摆放的位置和那假山正好形成了这样一个格局,尊夫人之所以昏迷不醒,

  • 极阴风水师11章(第11章 怨婴小鬼)

    原标题:极阴风水师11章(第11章怨婴小鬼)小说名称:极阴风水师第11章怨婴小鬼我吓的魂飞魄散,那小娃娃却是笑着,脸色发青,散发着一种冰冷的光,他嘴角的笑容又怪又邪,让人心里发冷。那鬼娃娃和我四目相对,突然舌头一动,就缠绕上了我的脖子。这鬼娃娃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力量却很大,我瞬间就窒息了,直翻白眼,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被勒断了。“天苍苍,地黄黄,阴归阴,阳属阳,百万鬼邪莫猖狂……”就在我的意识已经模糊的时候,有些飘渺的声音响起,就好像是梦幻一样。迷迷糊糊之中,在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出来了一男一女,

  • 铁血兵医王11章(第11章 戏弄光头强)

    原标题:铁血兵医王11章(第11章戏弄光头强)小说:铁血兵医王第11章戏弄光头强脑袋被人砸了一个啤酒瓶,酒瓶破碎,酒水洒的哪儿都是。光头强猛地起身回头,捂住脑袋,一双桀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偷袭他的那人。“嘿,脑袋还挺硬,这都没破瓢!”陈黄龙露出一脸很是惋惜的表情。光头强已经看到陈黄龙手中依旧握着的半截啤酒瓶,眼神变得冰冷起来。在这片地界上,他光头强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大。没想到今日竟然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小子,你竟然敢招惹黑虎帮,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光头见陈黄龙打了自己,竟然还

  • 天龙主宰11章(第11章 神技,霸下)

    原标题:天龙主宰11章(第11章神技,霸下)小说:天龙主宰第11章神技,霸下刘丙天抱着树枝稳住身形,不让自己震下大树摔到下面的兽流之中,同时亦生生忍住了猛往下面兽流丢召唤之术的冲动。暗黑森林里的群兽会如此惊慌,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后面还个超级强大的妖兽。此时召唤魔兽扑杀下面的兽群或许能获得大量的经验,但却不足以完成自己的升级所需,搞不好还会引起后面强大妖兽的注意,万一自己这小身板被妖兽给盯上,自己再胖一圈亦不够别兽塞牙缝。所以刘丙天只能抱紧树枝,同时希望后面的超级妖兽不要因为自己帅就爱上自己

  • 炎黄煞神11章(第11章怒剑斩子弹)

    原标题:炎黄煞神11章(第11章怒剑斩子弹)小说书名:炎黄煞神第11章怒剑斩子弹刘丙天没来到这个未来世界之前,在大荒世界可是整天跟魔族还有妖魔打交道,这么明显的轻视之意他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刘丙天/怒了,没有什么被一个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妖人后代轻视更让他这个大荒始祖恼怒的了。走你马的!刘丙天站起身,直起身就向前面那个敢轻视自己的家伙身上倾泄子弹,远处那个狙击手显然忘记了刘丙天不会用狙击枪,但用冲锋枪不需要什么太高的技术就可以完全火力覆盖!看见对方在四下蹿起的尘土中慌忙闪避,刘丙天总算出了口气,可

  • 亘古英仙11章(第十一章 叶焚出事)

    原标题:亘古英仙11章(第十一章叶焚出事)小说名称:亘古英仙第十一章叶焚出事“看来现在我的运气真的是来了,天上掉下一个至宝进入我的丹田,现在又以半块赤晶买到了一个乾坤袋,还有谁的运气会比我好?”叶晨抑制不住的激动了起来。不过他也没有像三年前那样得意忘形,毕竟经历了三年的低谷时期,他心智成熟了许多,更加的明白,要想走得越远爬的越高,就更要虚心。满招损,谦得益。这是千古至理。叶晨一阵狂喜之后也沉下了心来,现在不管他运气有多少,得到了多少宝贝,若是没有抓住机会使自己强大起来,那一切转眼都将成空。叶晨躺

  • 春飞拂地枝芽绿11章(第十一章 你需要我在身边)

    原标题:春飞拂地枝芽绿11章(第十一章你需要我在身边)书名:春飞拂地枝芽绿第十一章你需要我在身边常夏欲言又止,那后半句话打死她也说不出口,于是瞧瞧抬头看了祁谦一眼。不料想整合被他捕捉到,这回他却颇为淡定的侧过头,一副认真在听的样子,常夏脑海又闪过了那个词语,‘古板!’,而且还是一本正经的古板!!真是被气死了……在这短暂的几秒之内,常夏又从头到尾的将这个过程梳理了一遍,在十分肯定之后,才缓缓开口。“祁谦先生,我想要问你几个问题,”常夏停顿了一下,为了缓解尴尬,想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可以不用回答出来

  • 武者坟墓11章(第十一章:暴涨的实力)

    原标题:武者坟墓11章(第十一章:暴涨的实力)小说:武者坟墓第十一章:暴涨的实力格林学院藏书阁外,李铮的身影出现在这里。藏书阁是格林学院重要的一处地方,这里收集着很多功法和武技,学生们只需要花费灵石,就能从里面购买典籍出来学习。李铮原本修炼的基础功法和奔雷掌,是在刚入学之时,因为天赋出众,而获得的奖励,没有花费灵石。事实上一般学徒阶段的武者,学习一门武技就足够了,正所谓贪多嚼不烂,学徒们专心修炼一门武技反而更有利于实力提高。不过这样的定理,在李铮面前就行不通了,拥有武道树的李铮,学习武技的速度不

  • 调教南宋11章(第11章不许入城)

    原标题:调教南宋11章(第11章不许入城)小说名字:调教南宋第11章不许入城老六爬了起来,无话可说,不敢看壮汉。壮汉来到张良臣面前,一脸惭愧地抱拳道:“这位兄台,实在对不住!”张良臣很是大度地道:“这位兄弟不必道歉!做这件事情的又不是你!”壮汉咧嘴一笑,冲老六吼道:“你小子给我滚过来!”老六连忙奔了上来。壮汉一指张良臣,“给人家赔不是!”老六双眼闪过怨恨之色,给张良臣赔了一个不是。张良臣注意到了那个老六的神情,皱了皱眉头,想要提醒壮汉,但想到与对方素不相识,也就不好多说什么。数日之后,张良臣和苏

  • 爱已将夜11章(第十一章乱点鸳鸯谱)

    原标题:爱已将夜11章(第十一章乱点鸳鸯谱)小说书名:爱已将夜第十一章乱点鸳鸯谱张龙脸色沉了下来,挥手示意到:“算了,这次放了这条狗,下次别让我碰到!”随即看向莹姐,僵硬的笑了笑“莹姐,这次看在你的面子,我们走!”看到他那种比吃了屎还难受的表情,我心底异常的舒爽,都已经忘了身体上的疼痛。张龙一帮人狼狈离去,十三号房间里只剩一男三女,小贱人徐云云恐怕殃及池鱼,脸上的浓妆被汗水侵湿,完全没了刚才耀武扬威的劲。“你也可以走了,现在不需要你了。”一种温柔的声音说道,徐云云像焉鸡一样出了去。我终于支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