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刀御九天13章(第13章 该死的奸商)

2017/12/27 12:53:58 来源:网络 []

书名:刀御九天

第13章 该死的奸商
齐轩没好气的再次叫到:“你这奸商,给我出来!还没告诉我,怎么样去炼制这涤尘回元丹呢?” 这次仇仙没有飘出来,而是早已意料到齐轩会问他,淡淡的传出来一句话:“请教炼制方法,三灵石。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操,你这该死的奸商!” 齐轩气的一脚把椅子踢进池塘,溅起尺高的浪花以及翻滚的灵鱼。 “哥还真不信了!这天下除了你还没别人会炼制灵丹!”气鼓鼓的齐轩恨得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仇仙丝毫不以为意的大笑,大笑中要有多得意有多得意,一副吃准你的样子:“去吧去吧,现在只要三颗灵石,等下次你再请教我炼制方法的话,就是四颗灵石了。” “去死吧,操你大爷的!” 齐轩又是一脚把木桌也踢进了池塘。 这时。 “齐轩师弟,啧啧,你这搞啥子嘛,发恁大脾气?”一道略微沙哑苍老的声音,从隔壁池塘传了过来。 齐轩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面目约五六十岁的老头提着裤子,顺着池塘梗,深一脚浅一脚朝着自己过来。刀御九天13章(第13章 该死的奸商) 这老头背着个烂了窟窿的草帽,头发稀疏,只剩下后脑勺一撮儿弧形花白头发,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布袍,皱纹满布的脸上油光发亮。 似乎长期暴露在阳光下,老头被晒得很黑,直到他走进了,齐轩才看清他的五官。 “黄老伯诶。”齐轩看着他走进,叫了一声。收敛了下脸上盛怒的表情。 黄老伯,当了一辈子玄云派打杂弟子,因为天赋差劲,一直都没能够进入玄云派外门。 不过,玄云派念旧,见黄老伯为自己门派做了一辈子工,倒也没有将其逐出师门,索性便留着他继续呆在门派中。版权huijindi.com 黄老伯人缘不错,与齐轩关系更好,说起来,齐轩刚进入玄云派时,颇受这个老头照顾。 就比如这替执事殿饲养灵鱼的好活儿,都是黄老伯帮齐轩谋的好差事,说起来,齐轩心中一直都很感激他。两人关系很是亲近。 “没什么,”齐轩瞅了一眼漂在水面上的桌椅,微笑道:“刚才一不小心脚滑,对了黄老伯,我准备去集市里办点事,还得托你帮我照看下池塘灵鱼。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带的?” “阔以。我没啥子要带的,你早克早回。”黄老伯说话有些口齿不清,语调奇怪,听他说是年轻时杀妖,伤了舌头,废了修为,才导致现在这副模样。刀御九天13章(第13章 该死的奸商) 他站在树荫底下,摘下背着的草帽扇了扇风,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发亮的黑油,两只眼睛一眯,弓腰驼背,谈不上老态龙钟,但也给人一种很是苍老的模样。 齐轩把池塘交给了黄老伯,自己则是一溜烟儿离开执事殿后山,直奔集市,药鼎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齐轩出现在‘药鼎’门口。 现在是正午时分刚过,天穹中烈阳高照,集市里也没多少弟子,‘药鼎’这家不大不小不起眼的店内,除了金胖子正站在柜台内,一如既往播着算盘珠子,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胖子诶。”齐轩跨进门槛,走到柜台前,食指点了点柜台面叫到。 金胖子早已察觉到齐轩来了,怒了努嘴示意他随便坐,一只肥硕浑圆的右手,飞一样的在算盘上算来算去,劈啪作响。汇金地 齐轩坐在椅子上,等了他一炷香的时间。金胖子这才把算盘一扣,算完了账,长舒了一口气,端着盘豆子与茶盘走了过来,往齐轩面前桌子上一放,边笑着道: “怎么样,上次胖爷的冰魄水还好用吧?” 齐轩不可置否的嗯了声,抓了把豆子掰着吃了起来。 “哈,胖爷的灵草灵药,那可都是胖爷精挑细选,一根一根、一滴一滴挑出来的!还能有差?” 金胖子肥成球的身材往椅子上一坐。只听得木椅吱呀一声,发出痛苦的呻吟他也不以为意,双腿岔开,笑了笑刚想再吹吹牛。 齐轩便打断了他的话,忽然道:“喂,胖子。你说炼制灵丹应该注意些什么?” “怎么?”金胖子眼珠子一转,饶有兴趣的看着齐轩:“你也对炼制灵丹感兴趣来了?” 齐轩并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炼制灵丹嘛,”金胖子乐呵呵一笑,眼角精光一闪,道:“其实也不算太难,你可算是问对人了!胖爷我可是炼药世家出身。刀御九天13章(第13章 该死的奸商)首先呢,需要一副上好的药鼎!” “上好的药鼎?怎么个才算上好?”齐轩挑起眉头问。 “这个嘛,药鼎分五种品质,一品两品,到五品。五品的药鼎已是万里挑一了!” 金胖子喝了口茶,又抛了颗豆子进嘴里,嘎嘣嚼碎吞了下去,接着道:“一品药鼎可以炼制出一阶、二阶的灵丹。二品药鼎可以炼制出三四阶,以此类推。五品药鼎嘛,就可以炼制出九阶灵丹。” “除此之外,还有炼药的火候。药引,以及灵材的成分,成色。都是可以直接影响灵丹的成功几率。” 金胖子一口气说了一大通,才看着齐轩,狠狠吞咽着口水,看着齐轩的眼神好像看一大堆灵石一样,道:“胖爷这儿药鼎应有尽有,而且品质都是上上层,看在咱们关系铁的份儿上,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 齐轩讪讪一笑,道:“我,我就是问问。” 他脑海中一转,回想着涤尘回元丹的丹方上记载:二阶灵丹。 齐轩接着话茬继续问:“那么,一品药鼎多少灵石?” 金胖子听到这话,一双鼠眼瞬间眯成缝儿,眼角闪烁着金星,笑眯眯道:“便宜便宜,谁让咱哥两关系好呢?给你按八折算,嗯,五颗灵石?” “五颗灵石?”齐轩差点吓得从椅子上蹦起来:“你抢劫啊!这么贵!” “哼!别以为哥不知道,别的店铺一品药鼎也才三颗灵石!”齐轩愤愤的一挥袖。 金胖子眼珠子一转,乐呵呵一笑,笑容满脸:“五颗灵石,那是当然不可能的拉!胖爷我坑谁,也不能坑齐轩你不是?嗯,那就三颗灵石好了!而且,现在立刻购买还附送本店独家限量版炼丹秘籍一本!” 齐轩翻了个白眼:“那我干嘛还在你这买,哪家店都是三颗灵石。而且,别的店铺还送炼丹柴呢!” “成!”金胖子咬了咬牙:“那就二颗灵石八十灵珠,不能再少了!况且,胖爷我可是炼丹世家出身,到时候随意点拨你几句,都获益匪浅咧!你要想想,一旦灵丹炼制成功,那可就是一本万利,一下回本了诶!” “这个……”齐轩看似犹豫,动摇了起来:“可是价格还是高了点,最近我的手头有点紧。” 金胖子一见有戏,趁热打铁,道:“你还在犹豫什么呢!一本万利一本万利啊!” 齐轩皱着眉头,叹口气哭穷道:“不是价格的问题,我想是想买,可是最近,我手头实在是没灵石啊。” 金胖子看他不似作假,眯着眼睛思忖片刻,似乎做出某种很大的决定般,道:“好!既然你没钱,胖爷先赊给你。不过,我有两个条件!日后你炼制任何丹药时,灵材都要先在胖爷这儿买,怎么样?” 齐轩这一下,果然真的动心了,眼睛一亮看着金胖子:“哥,你真的肯赊账给我?” “诶,”金胖子叹了口气,无比郑重的看着齐轩道:“谁让咱哥两是兄弟呢,虽然这笔生意亏,胖爷我也认了!” 齐轩看似感动的眼珠子都红了,双脚一跺地:“哥,你是我亲哥!” 金胖子又是一声诶的叹气:“可是兄弟诶,胖哥近日不是找人帮忙,去采集聚灵火木吗?现在人都到齐了,只等兄弟你一人的答复了。” 齐轩当即胸脯一拍,应承道:“胖哥你有事儿,做兄弟的自然义不容辞!” “那这么说,你答应啦?”金胖子又惊又喜的看着齐轩。齐轩重重点头! ‘哼哼,又一个傻帽上钩了吧。这药鼎算不上多贵,就算白送你一尊又如何?而且只是赊账给你,还不是要还?现在给你个人情,日后你的灵草灵材在我这里购买,那可才是大头!’ ‘炼制丹药,哪儿有想象的那么赚钱。要真能赚钱,胖爷我不早就腰缠万贯了,还在这儿开什么店呢!炼丹炼药,可不是一般修炼者能够碰的起的!那可是在烧灵石!’ ‘烧吧烧吧,你不烧灵石,胖爷我从哪儿去赚灵石咯!最好烧的最后卖身给胖爷,嘿嘿。’ ‘话说回来,打动胖爷我的关键是聚灵火木,这才是大头啊!这小子答应后,胖爷我就无需再想办法去找人,近日我们就可以出发!到时候还不是赚个盆满钵满?’ 金胖子脑袋飞速的旋转着,诸般念头闪电般从自己脑海中闪烁过去,不住盘算着自己得失。明显大赚啊! “那可就好了!胖哥我这就去给你取药鼎去!”金胖子说完,笑呵呵的钻入柜台中,不到片刻他便又走了出来,手里托着个大约有两尺高,三足的袖珍小鼎,与一本皮面崭新的书籍来。 齐轩伸手接过来掂了掂,颇有点分量。 他先翻了翻半寸后的黄纸书籍,只见封面上正正当当写着几个大字——独家炼丹秘籍。里面记载的都是些炼丹的步骤,以及一些金胖子自己领悟的炼丹所需要注意的地方。 这青色袖珍小鼎,鼎身上刻画着怪异符文,盘旋围绕整个鼎身,有张牙舞爪的妖物,也有奇珍异草,看上去栩栩如生。 “这就是一阶药鼎了?”齐轩眼睛发亮的望着手中托着的这尊药鼎,心中有些激动。 金胖子大点其头,边点着脑袋边吹嘘道:“嘿,胖爷我这虽然是一品药鼎,可成色已经快接近二品药鼎了!你回去之后,将灵气注入其中,便能够催动药鼎了,这个很是简单。” 金胖子捏着下巴又想了想,道:“炼制丹药第二步,便是丹方了。胖爷这儿还有各种上好的丹方,比如聚灵丹,以及淬体丹,等等应有尽有。要不,再给你挑上一份儿?” 得到齐轩答应他的话后,吝啬鬼金胖子,罕见的变得对齐轩格外大方起来,挺着肚子,腆着脸道:“嗯……至于灵石嘛,你可以先赊账,等到时候直接从你应得的酬劳里扣除就好。” “丹方暂时就不需要了,”齐轩微微一笑,将药鼎用牛皮布包好,系在自己背上,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道:“不过哥,我再跟你商量个事儿,成不?”

刀御九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刀御九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婚内新爱1章(第1章 醉酒被卖)

    原标题:婚内新爱1章(第1章醉酒被卖)小说名字:婚内新爱第1章醉酒被卖入夜,A市的酒吧内正热闹着。舞台上妖娆的女子扭动着水蛇腰,引得一群男人狂吹口哨喝彩。“上一次你耍我,我都开好房间等你了。这一次让我遇上你,怎么着也不能放过!正好我在GK酒店里开了间套房,还是一样的价格,二十万一晚……”满脸猥琐笑容的朱总拉着夏兮诺就想离开。才被朱总拉着走了两步,夏兮诺便笑着说:“朱总,我是和姐姐一起来的,不如我把姐姐介绍给你认识?我姐姐长得比我漂亮多了。”“真的?”朱总眼前一亮,如果是比夏兮诺还美的美人,那可真

  • 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1章(第1章 再次遇到他)

    原标题: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1章(第1章再次遇到他)小说: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第1章再次遇到他“初微,你没事吧?”林静静走进洗手间,担心地问站在洗手台前的宋初微。宋初微一身服务员制服,一张精致淡雅的脸蛋上印着一个红红的五指山,就在刚才,她被一醉酒又野蛮的客人狠扇耳光,只因她在被灌几杯酒后拒绝再喝,不小心把酒泼到那客人身上,客人一怒之下就打了她,还说要投诉她。宋初微擦了擦脸,看了眼林静静,“我没事。”像这样的事在服务行业屡见不鲜,她们也只能秉着客人是上帝继续忍受,林静静走到她面前,心疼地看

  • 宠妻要逆天1章(第1章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原标题:宠妻要逆天1章(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小说:宠妻要逆天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酒吧。池小乔已经有了一点点醉意,她感觉到啤酒混合着红酒在她的肚子里激荡。“我去一下卫生间。”池小乔跟坐在她对面的闺蜜上官璐打了个招呼,往洗手间的方向走。这个酒吧她是第一次来,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池小乔找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她正要抬起头看看门上的标示,一个留着长发,浑身香味的女人从一扇门里出来,跟池小乔擦肩而过。池小乔想也不想,踩着高跟鞋,抬脚就往女人出来的门里进去。卫生间的构造有些奇怪。不同于池小乔以往见过

  • 诱惑之吻1章(第1章 结婚协议)

    原标题:诱惑之吻1章(第1章结婚协议)小说名字:诱惑之吻第1章结婚协议梦辰咖啡厅。胡曼在门口徘徊了好久,她擦了擦手心的汗,对着玻璃墙面整理了一下仪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约定的包间里已经坐着一名男子,双眼深邃,纤长的睫毛,阳光下,层层阴影,如蝴蝶振翅。一身西装笔挺,修长的双腿交叠。他靠坐在沙发上,仪态优雅矜贵。听到开门声,男子沉声说了句:“来了。”胡曼点点头,“嗯”了一声。听到胡曼的声音,男子睁眼,愣了一下,像是有些惊讶。胡曼此刻也是惊讶的,这个人她见过,在前男友程景宇的订婚仪式上,碰到的那

  • 夜夜欢声1章(第1章 这是什么地方)

    原标题:夜夜欢声1章(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小说名称:夜夜欢声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惊的正在打扫的佣人身体紧绷,紧张的看着进来的人。男人早已浑身湿透,他怀里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一步步走向浴室。随着优雅的步伐迈动,颗颗饱满的水珠从他额前的湿发上滴落到女人的脸上,又顺着女人眼角缓缓砸落在昂贵的地板上。“秦……秦少爷……”佣人身体僵硬。认识秦季言的人都知道他的忌讳,女人……不,只要是异性生物,都不可能靠近他一米之内,更不用说要他抱着一个女人

  • 郎君夜敲门1章(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 席总是我老板)

    原标题:郎君夜敲门1章(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小说书名:郎君夜敲门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秋日的阳光照进客房,淡淡的。乔漫抬手看了下表,暗自嘟囔了句,“早上八点半,这个点下楼应该不会碰到他。”开门出去,谁料刚走到楼梯口迎面撞见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昨晚响彻席家的娇喘,看来就是这个女人的杰作。整整三年,她与席天擎照面的次数算上今天也只有六次。这六次席天擎身边的女伴没有一个重复,她似乎早就习惯他和不同的女人逢场作戏。现在这个乔漫前不久在杂志的封面上见过,是最近在

  • 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章(第1章 你不能走)

    原标题: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章(第1章你不能走)小说书名: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第1章你不能走凌晨,林若溪和同事的饭局结束,独自打车回家。不料半路出租车坏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没公交没出租,连网上叫车也没人肯来,只得悲催地步行回家。她刚走出没多远,就看见前面路口出了车祸,一辆法拉利跑车撞上护栏,车头严重变形,还冒着滚滚浓烟。她忙跑上去,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见车里一个年轻男子靠在座椅上,脸色苍白,额头还冒着鲜血,但神色淡定,即便此刻狼狈不堪,却流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清贵和优雅。说实话,她从没

  • 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章(第1章 让你生不如死)

    原标题: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章(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小说名称: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滚……”一声咆哮,从满目大红的婚房内传来。满院子的宫人婢女,呼啦啦跪了一地。君冥烨一把扯掉胸前的大红绸花,扬手打翻金盘上的合卺酒。金杯坠地,发出清叮叮的声音。“王爷息怒!”秦嬷嬷吓得匍匐于地。“这……这可是太后娘娘赐您的合卺美酒,寓意王爷与新王妃合合满满,您不能不喝啊。”“合合满满?呵!合合满满!与一个傻子合合满满……”君冥烨一把掀翻桌子,上面堆叠的瓜果,哗啦啦散落一地。龙凤红烛,光火摇曳,满

  • 艺术日历 | 音即是术,UCCA陈冠希艺术展

    展览活动1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白南准时间:2018年01月20日-2018年05月13日地点:祖冲之路2277弄1号昊美术馆展览将同时呈现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Beuys,1921-1986)与美籍韩裔艺术家白南准(NamJunePaik,1932-2006)艺术生涯中的重要代表作品,并深入探讨两位先锋艺术家在20世纪艺术浪潮中的合作与密切关系。约瑟夫·博伊斯是20世纪下半叶最激进、最具影响力的行为艺术家、政治活动家,也是国际艺术领域最富争议的人物之一,他对艺术、政治以及

  • 活法∣世界上最会做早餐的姑娘坚持2000天不重样,撩到了数百万粉丝,简直比童话还惊艳

    十年磨一剑钢笔画如果爱情有一种最平凡又最浪漫的模样,那一定是为你洗手作羹汤,一定是有人与你共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是你我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是车水马龙城市中,满满的烟火气息。是藏在柴米油盐之中,平凡又安心的浪漫。而国外一位名叫MartaGreber的姑娘,对此做出了最好的诠释。Marta出生在波兰,是一名摄影师。经常会跑到各个地方,拍各种各样的照片。常年的在外奔波,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无力,整日被困在繁杂重复的工作中身心俱疲,每个早晨都在匆忙和喧嚣拥挤中度过,毫无朝气。一天下班她看到冷清的家里,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