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腹黑萌宝俏娘亲》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7 18:17: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腹黑萌宝俏娘亲

第1章:不择手段受孕成功

第1章:不择手段受孕成功

  三月,翰城。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冰冷的病房。

  黄昏的暮光从窗户口洒落进来,默然无声地笼罩着病床上瘦得惊人的中年男子。

  凌向天温和地望着一旁穿着校服的凌晚晚,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没有那么虚弱,“晚晚,我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医生说了,可以出院了。”

  凌晚晚小心翼翼抱着熟睡的弟弟,瞪了凌向天一眼,“胡说什么,要出院,也要等你先做了手术。”

  凌向天眉头微皱,“每天呆在医院,没病都待出病了,等我出去休息一段时间,再回来做手术。”

  凌晚晚默不作声地叹了口气,知道凌向天是在担心自己的医药费。

  悄无声息地握紧了拳,凌晚晚拍了拍凌向天的手,“爸,你放心,我的情况学校都知道了,学校帮我联系到一个好心的赞助者,愿意帮助我们承担全部的手术费用,还资助我出国留学呢。来自http://www.huijindi.com/等你手术做完,我们一家人就一起离开。”

  “有这么好的人?”凌向天一脸不信任,“你不会答应了别人什么条件吧?”

  凌晚晚握着的拳头不自觉地紧了紧,脸上却依旧维持着镇定从容,“对方希望我毕业后,能够留在他的公司工作。”

  不等凌向天开口,凌晚晚撒娇一样趴在他的胳膊上,“爸,这可是好事呢,别人公司可是世界五百强,别的毕业生,想进去还进不去呢。”

  凌向天看着凌晚晚,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化为了一声绵长的叹息。

  脸颊贴着自己父亲的胳膊,能感觉到那双曾经无所不能的手,现在瘦得全是骨头。

  凌晚晚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滚落下来。

  陪凌向天吃了晚饭,凌晚晚借口回学校上晚自习离开了病房。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关了门,包里的电话适时响起。

  “凌小姐。已经六点了,希望凌小姐不要迟到。我已经派人在楼下接你。”

  “我知道了,胡秘书。”凌晚晚只觉得一股冷意透过电话,渗透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记得要在臀部下垫一个枕头,结束之后夹紧双腿,不能立即起身,也不能洗澡。汇金地这样有利于你受孕。”

  凌晚晚握着电话的手不易察觉地颤了颤,她不自觉地出声打断了她,“胡秘书。”

  胡玉差沉默了下,对方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学生,却为了一笔高昂的手术费,选择了代孕,下一瞬间,胡玉还是冷冰冰地说道,“凌小姐,我希望你能记住,你的任务就是不择手段受孕成功。”

  “是。”凌晚晚挂了电话,后背已经是一层层细密的冷汗。

  她抬头看了一眼病房里面,凌向天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也突然抬起头来,看了过来,然后对她笑了笑,示意她快点去学校,别迟到了。

  凌晚晚只看了一会儿,就觉得自己眼眶被什么东西充斥得快要溢出眼泪来。汇金地

  深吸了一口气,凌晚晚笑着对凌向天挥了挥手,转身义无反顾地朝着楼下走去。

第2章:心,狂跳不止

第2章:心,狂跳不止

  和胡玉说的一样,楼下早早有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等着她了。

  凌晚晚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自己双肩包的带子,一脸漠然地朝着车上走去。

  只是她年纪毕竟不大,一张小脸绷得再紧,微微颤抖的下唇还是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和恐慌。

  上车后,凌晚晚就被套上了眼罩。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车门打开,她被人扶了下来,朝着里面走去。

  摸摸索索中,凌晚晚被带到了二楼。阅读huijindi.com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段路,凌晚晚却觉得自己像是走在刀刃上。

  周围不断传来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的样子。

  凌晚晚的衣服被人脱了下来,推到了浴缸。

  陌生女人的手在她身上用力地揉搓,刷洗,一副恨不得将她身上的皮都搓掉一层一般。

  凌晚晚从头到脚,都被洗了个干干净净之后,一层薄薄的蚕丝被才终于是落到了她的身上,然后整个人被抬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嘈杂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凌晚晚脸上的眼罩终于被人揭了下来。

  房间里只剩下凌晚晚安静的呼吸声。

  房里没有开灯,门窗紧闭,凌晚晚躺在宽大的床上,心狂跳不止。

  她知道,只要她这个时候离开,就不用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了。

  可是她不能。

  她走了,她父亲的手术该怎么办?

  一家三口,一个卧病在床的父亲,一个少不知事的弟弟,除了她,再没有任何人来担起这个家的重量。

  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凌晚晚想到他们,觉得冰冷的身体温暖了不少。

  突然,房间的大门被推开。

  凌晚晚身子一僵,转动着脖子,朝门口看去,借着门外的灯光,隐约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缓缓朝着自己走来。

  沉重的脚步声,一声一声,仿佛踩在了她的心上。

  背着光,凌晚晚看不清楚他的面容,颀长的身影背光而立,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男人稍稍移开了脚步,门外的光更多的拥了进来。

  凌晚晚能迷迷糊糊看见他刀削一样英俊却冷硬的面容。

  门被反手关上。

  男人的身影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凌晚晚的头皮一阵发麻,她像是忽然才回过神来一般,抓紧了身上的被子。

  空荡的房间,根本没有办法掩藏男人从容走来的脚步声,凌晚晚觉得自己身体里面的温度都在随着他的靠近而流失。

  柔软的大床陷下去了一大半,男人在床边坐了下来。

  凌晚晚呼吸一滞,僵硬着身子,下意识地抬手压在了自己的胸前。

  生涩的动作让男人脸上露出几分嘲讽的笑容,他抬起手,抓住她的腿,朝两边分开,没有任何前戏地就挤了进去。

  “啊……”凌晚晚惨白了脸,剧烈地疼痛席卷了她。她尖叫了一声,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黑暗密布在坐满人的飞机舱,所有人都在安静地沉睡,哪里还有男人的身影。

  凌晚晚喘着气,好一会儿才从痛苦中清醒过来,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笑了一声,看来自己又做噩梦了。

  虽然好友童欣曾经义正言辞地告诉过她,这不是噩梦,而是春梦,但凌晚晚还是固执地将这个连续做了六年的春梦归为了噩梦。

  六年,整整六年,这样的梦境总是时不时的出现。

  凌晚晚揉了揉自己的脸,深吸了一口气,靠着窗户,看着外面黑黢黢的一片,眼神晦暗不明。

第3章:再见,不相识

第3章:再见,不相识

  六年了。

  六年前,父亲凌向天的突然患病,让本就艰苦的家庭陷入了更深地困境。

  凌晚晚在被告知手术费之后,不得不拨通了一则招聘启事上的电话,选择了替人代孕。

  签署保密合同,选定上床时间,服药,送到那个男人房间……

  凌晚晚麻木地接受着一切。

  第二年4月4日,她在产下一名婴儿后,便带着凌向天远走美国。

  至始至终,凌晚晚都不知道她到底为谁生下了孩子。

  那个男人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湖中,惊起波澜,又很快归于平静。

  只是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凌晚晚诡异地发现,自己每天晚上都开始梦见那晚的男人,锋利的眉,深邃的眼,他抱着自己,狠狠地占有。

  到美国之后没有多久,父亲还是去世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也跟着找上门的亲生父母离开。

  凌晚晚孤身一人,拒绝了胡秘书的工作,开始写小说。

  因为好友童欣担任长青报社主编,邀请自己回国,担任报社财经版块的负责人,凌晚晚才再次回到翰城。

  飞机在夜里十点准时到达机场。

  凌晚晚随着人流下了飞机,童欣还没有来,凌晚晚想了想,拎着自己的电脑朝着旁边的一家咖啡厅走去。

  刚要推门,门从里面被人推开。

  凌晚晚侧过身让那人先出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微微一顿的脚步。

  没等凌晚晚进去,里面又匆匆追出来一个女人,“叔扬,别走,等等我。”

  叔扬?

  凌晚晚下意识地转身朝着先前那个男人看去,却只来得及见到一个高大的背影。

  在他身后,一个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卷发女人急急忙忙追赶着。

  凌晚晚忍不住笑了出来,叔扬是她在一本小说中写的男主角,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遇到真人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叔扬有没有她小说里主人公的英俊帅气呢。

  好笑的弯了弯唇,凌晚晚推门走进了咖啡厅。

  她没有看见,在她进去之后,先前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着咖啡厅望了过来,目光讳莫如深。

  唐语嫣见叶叔扬停下来,两眼一亮,连忙加快了脚步跑过去,迫不及待地挽住他的胳膊,带着精致妆容的脸在他的肩头蹭了蹭,撒娇地嘟着嘴,“人家都等了你好久了,你才过来,今天很忙吗?”

  叶叔扬的视线从唐语嫣的头顶越了过去,落在咖啡厅里那抹娇小的身影上,语气平静,“小四子有些事。”

  唐语嫣眉头微皱,想说什么,但很快又松开,恢复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小四子是叶叔扬的儿子,大名叫叶楚然,因为在四月四日出生,小名就叫小四子了。

  唐语嫣曾经想和他拉近关系,但却没有得到那个臭小子的好脸色。

  唐语嫣哪里受过这种气,不由对叶叔扬抱怨过一次,却被叶叔扬前所未有的阴沉脸色吓得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走吧,我给你带了好多东西回来呢。”唐语嫣收敛好情绪,整个人都快要贴到了叶叔扬身上。

  叶叔扬不动神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收回落在凌晚晚身上的目光,朝着停车场走去。

第4章:上周拿到的驾照

第4章:上周拿到的驾照

  喝了一杯咖啡,凌晚晚看了眼人渐渐少了的机场。

  童欣依然没有来。

  凌晚晚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周围陌生的建筑,想了想,给童欣发了微信,“怎么还没来?瀚城变化太大了。”

  童欣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凌晚晚!你大爷到底到哪里了!老娘已经等你快一个小时了!”

  凌晚晚无辜地看着不远处的保安,揉了揉自己被吼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回道,“在机场啊。”

  “你在哪个机场?”

  “瀚城的飞机场?”凌晚晚也是一怔,没有反应过来童欣的意思。

  童欣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无语地解释道,“瀚城前年新修了一个机场。”

  凌晚晚走到机场外面看了一眼,十分肯定地回道,“我在城西机场。”

  “我去啊,我在城北机场!”童欣低咒了一声,“等着,老娘过来接你。”

  凌晚晚听着好友熟悉的声音,轻笑出来,“好,我知道了。”

  等童欣赶到城西机场的时候,凌晚晚已经喝掉了第五杯咖啡。

  她懒洋洋起身,朝着外面穿着休闲套装,拖着一个牌子东张西望的好友走了过去。

  “你拿的什么东西?”凌晚晚拍了一下童欣的肩膀。

  童欣被人突然拍了一下,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就看见凌晚晚盯着自己手中的牌子饶有兴致的研究着。

  半人高的白色纸牌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一行大字:热烈欢迎凌晚晚同学回瀚城!

  凌晚晚看着那一排醒目的大字,不禁暗自庆幸童欣弄错了机场,不然下飞机的时候,这么多人看着童欣举着这块牌子,凌晚晚没有把握自己不会掉头就走。

  童欣将凌晚晚嫌弃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头顶,“你这什么表情,就不能做出一副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样子吗,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嗯,我好感动。”

  童欣有些头疼地望着自己的好友。

  两人笑闹着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六年的分别,仿佛只是凌晚晚出门去上了一节晚自习,童欣则一直趴在床上等着她给自己带饭回来一样短暂。

  童欣的车刷得粉嫩嫩的,在其他车里显得格外出众。

  凌晚晚上车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拿的驾照?”

  “上周。”童欣得意地挑了挑眉,“厉害吧?”

  凌晚晚默默系紧了安全带。

第5章:撞了,撞了

第5章:撞了,撞了

  童欣十分受伤,“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深长不露的高手呢?”

  话音刚落,童欣的车尾重重撞到了旁边的车身上。

  童欣:“……”

  凌晚晚看天,“很明显,你不是。”

  童欣无奈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凌晚晚跟在身后,看了一眼车子的标志,嘴角微微一抽。

  童欣已经抓狂了,“传说中撞坏七辆车之后,可以召唤一辆劳斯莱斯,原来是真的!”

  要不是场合不对的话,凌晚晚已经笑出声来,她走过去安慰着童欣,“没事,只是蹭坏了外面的皮。”

  凌晚晚看车子主人不在,就从包里拿出了便利贴,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名字贴了上去,说明了情况,表示愿意赔款。

  童欣皱了皱眉,正要上前将联系方式改成自己的,就听见身后一道尖利的叫声传了过来,“天啊,叔扬,我们的车!”

  凌晚晚和童欣转过头去,就看见一男一女正像连体婴儿一样走了过来。

  凌晚晚认出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在咖啡厅外面碰见的那人,旁边的男人低头发着短信,看不清楚面容。

  唐语嫣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到车子旁边,神色不善地盯着凌晚晚两人,“你们撞的?”

  凌晚晚虽然不喜欢这个人盛气凌人的态度,但车子毕竟是她们撞的,因此也就十分和善的回道,“是,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朋友是新手上路,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你放心,我们会负责出维修费的。”

  唐语嫣神色一冷,“好好的车子被你们撞成了这样,这样一辆破车,还让人怎么有心情开到路上去?”

  童欣看着那辆车被蹭掉的指甲盖的漆,皱紧了眉,“你眼睛自带放大镜啊,不就掉了一层皮吗,我分分钟给你涂上,保证纯手工,无污染。上次我把别人车头都撞飞了,那人也没有你这么唧唧歪歪。”

  凌晚晚根本不等童欣提醒,就知道她又要玩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的游戏了,因此温柔地笑了笑,十分无害地道,“你看,我们这辆车是好的,要不我们换一下,你开我们的,我们委屈一下,开你这辆撞坏的?”

  “你有这么好心?”唐语嫣眼珠子转了转,话是这样说没有错,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凌晚晚笑道,“请相信我的诚意。”

  唐语嫣脑子虽然被门夹了一下,但没有被夹到无可救药的地方,她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己差点被忽悠了,当下眉头一拧,瞪住了凌晚晚,“你耍我?”

  “怎么会?”凌晚晚一脸惊讶。

  是在玩你。童欣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唐语嫣吃了闷亏,她深吸了几口气,居高临下地道,“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说吧,多少钱,你才肯离开叔扬?”

  这次轮到凌晚晚发愣了。

  唐语嫣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还在装,当下更不喜欢这人了,她没好气地道,“这么多车你不撞,非要撞叔扬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想利用这种机会,引起叔扬的注意,接近他,想得美!”

  五雷轰顶是什么感受,凌晚晚现在就是什么感受。

  童欣眉梢突突直跳,一句神经病还没脱口而出,就被凌晚晚悄无声息地握了一下手。童欣一怔,会意地没有出声。

  凌晚晚咬着下唇,娇羞无比地瞥了一眼在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叶叔扬。

  叶叔扬垂着头,额前的头发在他脸上投下了黑色的阴影,让他的五官看起来不是很真切。

  唐语嫣看着凌晚晚的小动作顿时七窍生烟,她横身挡在叶叔扬面前,冷眼盯着凌晚晚,“五万。离开叔扬。”

  “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的感情?”凌晚晚两眼微红。

  唐语嫣讥诮地勾起了唇,“十万。”

  凌晚晚双手握拳,字正腔圆,“是真爱!”

  唐语嫣眼睛也不眨一下,“五十万!”

  “成交!”凌晚晚果断改口。

第6章:不,瘦了就只剩丑了

第6章:不,瘦了就只剩丑了

  “呵呵,真爱。”唐语嫣冷笑一声,飞快地从包里拿出支票,刷刷签下五十万递给了凌晚晚。

  童欣在一旁神情紧绷,内心已经笑得不能人道。

  凌晚晚看了一眼支票上面的数字,挑了挑眉,然后将支票“啪”的一下压在了叶叔扬的车上,“这五十万拿去修车,剩下的,拿去买个好点的吹风。”

  唐语嫣还没有反应过来,“吹风?”

  “你脑子进水了,多吹吹。”凌晚晚说完,拉着童欣上了车,扬长而去。

  唐语嫣被汽车尾烟呛了一身灰,这才回过神来,本能地朝着身边的东西狠狠踹了一脚。

  车子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

  唐语嫣一怔,自己竟然踢在了叶叔扬的车上,当下连忙收回了脚,十分委屈而娇弱地望着叶叔扬,忐忑不安地想要解释。

  可惜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好的借口。

  叶叔扬看也没有看她,直接撕下了凌晚晚刚才贴在车门上的便利贴,收入口袋,。

  另一边,童欣坐在驾驶座上,笑得人仰马翻。

  凌晚晚看着车子被她开出了各种各样妖娆的曲线,将安全带抓得更紧了,声音紧绷,“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哈哈,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女人,别人都是胸大无脑,她胸也不大啊,脑子怎么也没有。”童欣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抬起一只手擦了擦眼角。

  车子顿时转了个弯,擦着路边的防护栏飞了出去。

  凌晚晚的心悬起来,又放下,她有些无奈地看着一旁的好友,“我是说,那张支票不该还给她的。我总觉得你这个开车技术,多留几张支票在身上稳妥些。”

  童欣嗤笑了一声,“瀚城车神就是我。”

  凌晚晚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那车神,你说你上次把人家车头都撞飞了,那个人也没有唧唧歪歪是真的?”

  “当然。”童欣得意地笑道,“就没有我搞不定的事。”

  “我很好奇你怎么搞定的。”凌晚晚谦虚好学。

  童欣脸上的笑容一僵,显示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好一会儿,她才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我赔了她三十万。”

  凌晚晚忍不住扶住了自己的头。

  叶叔扬将唐语嫣送到唐家之后就离开了。

  “先生。”别墅里,管家早早就在门口等候,恭敬的接过叶叔扬手中的公文包。

  叶叔扬一面解着领带一面朝里面走去,“小四子呢?”

  “小少爷在卧室。”管家恭谨地回道。

  叶叔扬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神色有些阴沉地盯着管家,“还没睡?”

  管家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刚想要解释什么,叶叔扬就收回了目光,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卧室里。

  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正缩成一团,趴在床上。

  看到叶叔扬推门进来,他不客气地翻了个身,用白花花的屁股对准了叶叔扬。

  叶叔扬没有理会他的小别扭,坐过去将被子拉了上去,盖住了小四子的身体,“还不睡?”

  “不困。”小四子用手将被子拉了下去。

  他才不要盖被子呢。

  叶叔扬笑了笑,将背对着他的小四子翻了个身,“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

  “做什么?”小四子冷着脸盯着叶叔扬,稚嫩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清冷,给人一种不符合他年纪的成熟。

  “开学仪式。”叶叔扬戳了戳他紧绷的脸。

  小四子面无表情地挡住他的手,“不记得了。”

  叶叔扬看着他眼角的那颗红痣,明明已经看了这么多年,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那么清楚地透过这张脸,想到另外一个人。

  火红的泪痣,仿佛火一样,将心烧得热乎乎的。

  叶叔扬语气不由自主地放软了,“没关系,我提醒你。”

  “我不记得了。”小四子很坚持。

  叶叔扬挑了挑眉,“我已经和你幼儿园的老师联系过了,要是你明天逃课的话,屁股可能会被打开花。”

  小四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嗤笑出来,“我才不觉得李老师是这样的人,你说谎可以高明一点吗?”

  叶叔扬微微一笑,“她不是,我是。”

  “……”小四子败下阵来。

  没等他对着叶叔扬拳打脚踢一番,叶叔扬又放低了声音,似笑非笑地道,“生气了?”

  “没。”小四子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叶叔扬挑眉,大手凑了过去,用力将小四子眉心间的结给揉开,这才收回了手,“我给你讲故事吧。”

  “不要,给你那个狐狸精讲吧,我不需要!”小四子别扭地转过了头。

  叶叔扬失笑,“狐狸精?”

  “我都听周助叔叔说了,唐语嫣又来找你。”小四子一提到唐语嫣的名字,就忍不住回头咬牙切齿地瞪了叶叔扬一眼。

  这个又蠢又笨的女人居然想用一根棒棒糖哄自己叫她妈妈,开什么玩笑,至少也要十根好吗!

  叶叔扬本不想提唐语嫣,不过,一想到今天在机场碰见的那人,叶叔扬心念一转,鬼使神差地就问道,“你不喜欢她?”

  “这么丑还胖的女人,居然不减肥就有勇气上街。”小四子越说越气愤,白生生的小腿不忘在被子里踹了踹。

  叶叔扬愣了愣,“难道她瘦了就好看了?”

  小四子鄙视不已,“不,那就只剩下丑了。”

  叶叔扬:“……”

  叶叔扬站起身来,“既然不听故事的话,那就睡吧。”

  小四子眼睛眨了眨,神情有些紧张。

  叶叔扬故作不知地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小四子一把拽住了他。

腹黑萌宝俏娘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萌宝俏娘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裸贷人生14章

    原标题:裸贷人生14章小说名字:裸贷人生第14章沈少钦点嘟--不等我回答,他抢先挂了电话。晚上七点,我准时站在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车朝我驶过来,刚一停稳,黄毛的头就露出来了,冲着我招手。我上了车,坐在后座,黄毛在副驾驶,色眯眯的看着后视镜中的我,小丫头,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让沈少钦点了,他可吩咐了,除了他,不许别人动你,嘿嘿嘿,一定是你这小骚货让沈少爽快了~说着,他和开车的人对视一眼,两人都开始大笑。听着他淫秽的话语,我内心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把头别开,沉默不语,看着窗外。回过神时,车已

  • 婚姻保卫战14章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14章小说名:婚姻保卫战第14章馨儿沈靳城心下突生愉悦,面上却不显露丝毫,依旧还是板着张脸,看谁都是不放在眼里的倨傲,“你想说什么?”“我想说,时间不早了,你什么时候走,我要休息了。”林言看着男人的眼睛,说的毫不客气。言外之意,就是下了逐客令。沈靳城脸一沉,“你在赶我走?”“难不成,你要留下来?”林言反问,随即嗤笑的哼了一声:“沈总,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晚上,你说的话吗?你说跟我住在同一屋檐下宁可去死,你想打自己的脸不成?”沈靳城气的俊脸又红又黑,却又无可反驳,只因为他当初的确说

  • 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4章

    原标题: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4章小说名: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第14章八年了,他们终于形同陌路季如风和薛飞并肩走出洗手间,正好碰到了等下外面的莫沉渊。莫沉渊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就找不见季如风的踪迹了,此时见到季如风居然和薛飞一起走了出来,他的瞳孔猛地一缩。面上却是装作不认识季如风的样子,走上前揽住薛飞的肩膀,俨然一副绝世好男人的做派,不动声色的扫了季如风一眼,面上挂着温柔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风,“阿飞,怎么去了这么久,身体不舒服吗?”听到他这么问,薛飞怕他担心,连忙摇了摇头,想到季如

  • 祸水红颜14章

    原标题:祸水红颜14章小说名:祸水红颜第14章沈少钦点“嘟——”不等我回答,他抢先挂了电话。晚上七点,我准时站在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车朝我驶过来,刚一停稳,黄毛的头就露出来了,冲着我招手。我上了车,坐在后座,黄毛在副驾驶,色眯眯的看着后视镜中的我,“小丫头,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让沈少钦点了,他可吩咐了,除了他,不许别人动你,嘿嘿嘿,一定是你这小骚货让沈少爽快了~”说着,他和开车的人对视一眼,两人都开始大笑。听着他淫秽的话语,我内心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把头别开,沉默不语,看着窗外。回过神时

  • 如果不曾爱过14章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14章书名:如果不曾爱过第十四章退怯夜凉如水,站在饮水间打水的女人微垂着头,侧脸的肌肤如白瓷一般细腻,漆黑的及肩发自然披散。纵然已经27岁,看上去依然像是一个乖巧稚嫩的女大学生。接了大半杯热水,温凉回到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向里望去——“咳……”一声轻微的声音,猛地惊动了温凉紧绷的神经,她快速看向床上。只见男人眉宇紧紧拧起,眼皮缓睁,已有了醒来的迹象。温凉喜上心头,下意识的伸手推门。“东铭?”欣喜的轻呼声止住了她的步子。原本趴在床边的唐欣然直起身子,欣喜若狂的握住了男人的手掌。

  • 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4章

    原标题: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4章小说: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第14章:极尽温柔看见许言冉进来之后,陆迟彻摘下眼镜揉了揉被挤压的鼻梁然后放下报纸,随后迫不及待的想要欣赏许言冉那句堪称完美的身体。那么一具洁白嫩滑,而且凹凸有致的身躯就这么被一条厚重的浴巾遮挡住实在是可惜。不管在这之前陆迟彻怎么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当许言冉一走到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那一向冷静的头脑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根本就不听使唤。伴随着陆迟彻的命令,许言冉乖乖的将浴巾从身体上解了下来,自己的尊严这种东西在陆迟彻的面前似乎从来都

  • 前夫,再也不见14章

    原标题:前夫,再也不见14章小说名称:前夫,再也不见第十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4他勾唇,倒是笑了,“谈条件?”我抿唇不语,是条件,三年了,这样的日子总该有个尽头。见我不语,他朝我走来,身形如玉,高大的身影将我覆盖,他微微弯了弯腰,瞳孔收缩,“才三年就忍耐不下去了?林韵,你也就这点本事。”我嘴唇泛白,见他冷笑一声,随后朝楼上走去。大厅里的佣人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大气不敢出,我看向陈嫂,开口道,“收拾一下,大家都去休息吧!”转身上楼,进了卧室,我拧眉,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他在抽烟,整个房间里都冒着烟味,

  • 爱到深处无归途14章

    原标题:爱到深处无归途14章小说名称:爱到深处无归途第十四章:是喜是忧嘭——!苏雅晴仿若被当头一棒,脑袋一片空白,脸上血色尽失,就连嘴唇都失去血色。怀孕了?苏雅晴脑袋昏昏沉沉,似乎下一秒就要再次晕倒。检验单从手中滑落,她坐着一动不动目光呆滞。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容齐林俯身过来,嘴角狠狠勾起阴狠弧度,看着她平静地说:“你需要解释一下吗?”苏雅晴回神,宛如一盆冷水浇下,从头顶凉到脚底,颤栗到不能停歇,惊恐地望着他。想要后退,却无路可退。她就像一只逃脱之后再次落网的羔羊,等待她的将会是更加恐怖对待的炼狱

  • 梦中旧识半零落14章

    原标题:梦中旧识半零落14章小说名字:梦中旧识半零落第十四章悲愤到极致,莫烟反而笑出声来,“我也想知道谁让我来的,是你吗,顾奕辰是你吗?被众人嘲笑,侮辱,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我除了爱你这件事,究竟是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顾奕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从没有见过莫烟这么情绪失控的样子,哪怕当初他当着她的面,跟那些女人眉来眼去,她都能平静地给那些女人一巴掌,潇洒转身,这么无理取闹,倒是头一次。他拢了拢眉心,冷笑一声,“你赶走嫣然这件事,就足够我恨你一辈子。”莫烟心头大恸,脸上血色褪尽,一颗心也被砸得支

  • 致我最爱的温凉14章

    原标题:致我最爱的温凉14章小说名称:致我最爱的温凉第十四章退怯夜凉如水,站在饮水间打水的女人微垂着头,侧脸的肌肤如白瓷一般细腻,漆黑的及肩发自然披散。纵然已经27岁,看上去依然像是一个乖巧稚嫩的女大学生。接了大半杯热水,温凉回到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向里望去——“咳……”一声轻微的声音,猛地惊动了温凉紧绷的神经,她快速看向床上。只见男人眉宇紧紧拧起,眼皮缓睁,已有了醒来的迹象。温凉喜上心头,下意识的伸手推门。“东铭?”欣喜的轻呼声止住了她的步子。原本趴在床边的唐欣然直起身子,欣喜若狂的握住了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