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19章(第19章  突然冷漠的橙子)

2017/12/27 23:09:07 来源:网络 []

书名: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

第19章  突然冷漠的橙子

  “旭,你别乱猜,你快带芙儿回去,三个月后,我自会回炎月城。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19章(第19章  突然冷漠的橙子)”傅诚赐说完这句话,连多一个眼神都没有,就转身朝酒楼外走了。

  “橙子。”芙儿欲追,却被方旭拽住了,只能眼看着橙子被狐狸精挽走。

  “芙儿,我们先回客栈。”方旭见事情竟然这样发展,估摸着辛芙也没心情再吃饭了,还是回客栈重长计议。

  “旭,那个人是橙子吗?他为什么对我那么冷?”辛芙泪汪汪道。

  “芙儿,别哭,很多人看着呢。原文huijindi.com”方旭搂着辛芙快速离开了酒楼。

  “旭,为什么?为什么橙子会变成这样?”一进客房,辛芙即扑在方旭怀中痛声大哭。

  “芙儿,冷静,诚赐一定有苦衷,你先不要哭,我们一定能找出原因。”方旭轻拍辛芙的后背,劝道。

  “旭,橙子会不会被狐狸精下了药?”辛芙果真抹泪不再哭泣。

  “芙儿,依现在的情形看,诚赐应该不会有危险,我们不妨先到黑云寨查清情况。”方旭凝眉认真道。原文huijindi.com

  “可是他们是去黑云寨吗?狐狸精会不会知道我们要去,带着橙子远走高飞。”辛芙红着眼道。

  “不,应该不会,她身边的那两个男人应该是黑云寨的,这事我们得先去黑云寨找黑彩云问个清楚。”方旭冷静道。

  “贼婆一定是记恨我去年将她嫁了,所以她才会命狐狸精来抢我的橙子。”辛芙咬着唇道。

  “芙儿,现在不是猜测的时候,等我们见到黑彩云的时候再说。网站http://www.huijindi.com/”方旭安慰辛芙道。

  “好,那我们今天就出发。”辛芙点首坚定道。

  “芙儿,不急这一时半会,你现在情绪不稳定,不如我们今天休息半日,明日一早赶路,他们人多,走不快的,我们一定能先一步到。”方旭见辛芙双眼红肿,不免有些担心,遂即劝道。

  傅诚赐见辛芙悲泪涟涟,心痛不已,为免自己情绪失控,他转首离开了酒楼。

  在听到辛芙那声‘橙子’时,傅诚赐的轻颤了下,花小侬立即侧首,挽紧傅诚赐胳膊。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傅诚赐未敢回首,他怕自己忍不住,他从来不曾对芙儿如此冷漠,他知道芙儿的心此时一定碎了,可是他没有办法。

  芙儿及笄的前一天晚上,恒王府内

  傅诚赐看着欲送给芙儿的生辰礼物,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

  不知不觉竟然有十二年了,十二年前,芙儿生辰宴上那惊愕的一幕一直保留在他记忆中,每年芙儿生辰的时候都会自动回放。

  傅诚赐仅仅只长辛芙八个月,但是当时不足的四岁的傅诚赐却在那天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当三岁的辛芙提着裙摆走至他面前时。当辛芙用软软的声音宣告要娶他时。当辛芙那尚有奶香的唇畔亲他时……

  那个时候,傅诚赐的心里除了满满的震憾还有心喜与颤抖。推荐http://www.huijindi.com/虽然他不知道小孩子的童言童语算什么,但是当时他就在心里纠正了辛芙的话,‘他会娶她’。

  在之后,辛芙的每一个生辰,傅诚赐都会在心里说,小公主,快些长大,我好早些娶你。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看着自己认定的小公主一点点长大,傅诚赐的心一点点不安。

  辛芙不同的身份,让他有些惶恐,每次当辛芙笑着唤他橙子时,他心里都是满满的甜蜜,但是甜蜜之中也有少少的酸涩。

  当傅诚赐第一次察觉方旭停留在辛芙身上的眼光很长的时候,他曾经徬徨不安过,但是当辛芙笑着走近他牵起他的手时,他却慢慢释然了。

  最让傅诚赐难受的是辛芙去年向他借银子包戏子的时候。

  虽然当时他脸上在笑,但是他的心却在疼痛,那一刻,他甚至在害怕,害怕辛芙会忘记当初的宣告,害怕她会喜欢上另外的男人……

  “傅公子,还在想她?”花小侬见傅诚赐一直不语,遂冷笑道。

  傅诚赐并未回话,只是冷扫了眼花小侬。

  “你恨我。”花小侬笑道。

  “不,我同情你,一个人如果活着连最起码的人性都没有了,那她活着也就是最大的失败。”傅诚赐冷冷道。

  “哈哈哈……小侬能得到公子的同情也是一种福分。”花小侬突然大笑道。

  傅诚赐摇首无语,此时的花小侬已经不是年前的花小侬了,此时的她一身戾气,一身的腐味。

  “你知道吗,这都是你害的,都是那个死丫头害的,我要报复,谁让我活得不自在,我也要她活得不自在,不管她是谁,就算是公主也一样。”花小侬扭曲着嘴脸道。

  “你会后悔的,芙儿并没有做错什么,是你自己太不自爱,不自重。”傅诚赐叹息道。

  “后悔?我后悔的事已经太多了,再多一两件也无妨。”花小侬恨恨的笑道。

  傅诚赐无语,如果一个人堕落到了这种程度,那就已经无药可救了。

  “二夫人,前面有家饭馆,我们进去吗?”跟在花小侬身后的跟班小声道。

  “进去,吃完饭后,你们去打听一下,那个贱人住在那,今晚我们就与他们住一起。”花小侬看着傅诚赐恶毒的笑道。

  傅诚赐这次连眼神都没有,花小侬这样的决定早在他的意料中,所以他才会要方旭带着辛芙早点离开。

  傅诚赐一想到辛芙悲痛的泪,心就揪着痛。芙儿只适合笑,眼泪不适合她。

  花小侬很恶,恶到房子就选在芙儿隔壁。

  幸好辛芙自从酒楼回来后,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暂时未察觉。

  方旭很是担心,暗责自己当时多嘴,如果不是他提议休息,或许接下来的事都不会发生。

  方旭与傅诚赐在回廊擦肩而过,两人皆未说话,但是眼神刹那的交流,已经足够,毕竟是发小,一个眼神,就能猜到对方想说什么。

  方旭将饭菜亲自端至房内。

  “芙儿,吃点东西,早点休息,明日我们一早赶路。”方旭柔声劝道。

  “旭,橙子看上去并不像中毒。”辛芙咬着唇轻道。

  辛芙坐在房中想了半日,思索了半日,傅诚赐那神情并不像中毒,一点没有中毒的迹象,可是他却任由狐狸精挽着她,一想到狐狸精亲昵挽着傅诚赐的那一幕,辛芙的心就像被人扎了一刀,痛得直流血。

  “芙儿,别想太多,肯定有原因的,我们认识诚赐十几年,很清楚他的为人,待事情解决了,他一定会给你解释的。”方旭替傅诚赐解释道。

  “我就不明白,去年狐狸精不是废了吗,橙子的功夫不错的,怎么可能被一个废人绑走,我想了一下午就是想不明白,以狐狸精现在的情形,别说绑走橙子了,只怕进王府都难,可是为什么?”辛芙凝眉忧问。

  “芙儿,江湖中的人手段不是你我能想得到的,就像当初的媚术,在这方面,我想,当初那位上官姑娘应该很清楚,如果她在,事情就好办了。”方旭看着愁眉不展的辛芙,很是心疼,不由想起了那位鬼灵精的上官筱筱,去年他们曾对上官筱筱做过调查,知道她的身份。

  “筱筱?不知道她现在在哪,要是她在就好了,旭,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筱筱?”提起上官筱筱,辛芙脸上终于有了少许微笑。

  

  “应该可以吧的,明天我派人去请上官姑娘。”方旭安抚道。

  “诚赐,这水有点烫,我让小二再送点热水过来。”方旭与辛芙正说话间,隔壁传来让人恶心的娇媚声。

  “橙子。”辛芙愣了半秒,想都没想就冲到了隔壁。

  “砰。”随着辛芙的推门声,里面的两人同时转首。

  “哟,原来你们也住在这呀。”花小侬双手占有性的搂着傅诚赐的胳膊,朝辛芙示威性的笑道。

  “橙子,为什么?”辛芙并未看花小侬,双眼只是盯着傅诚赐,希望他能给她一个答案。

  “芙儿,我们先回房。”方旭拉着辛芙的手,不让她上前。

  “不,橙子,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让她碰你。”辛芙甩开方旭的手一步步逼近傅诚赐。

  傅诚赐未回答,双眼平静无波,让人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你同旭先回去吧。”傅诚赐依然是那句话。

  辛芙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从来没有,都是这个女人。

  “叭。”辛芙上前,一掌狠狠的甩在花小侬脸上。

  “贱女人,滚。”辛芙朝花小侬吼道。

  “公主殿下,我想滚的人应该,这可是我们的房间。”花小侬依旧是得意的笑,只是眼睛里有着浓浓的恨。

  “拿开你的脏手,不准碰橙子。”辛芙瞪着花小侬那双巴在傅诚赐身上的手。

  “芙儿,你先回去。”傅诚赐似乎在担心什么,他拔开花小侬的手,上前扶住辛芙。

  “傅诚赐。”花小侬大声喝道。

  傅诚赐愣了下,侧首看着花小侬道:“我先送芙儿回去。”

  “不准,你现在是我的,任何女人都别想将你从我这抢走,她也不行。”花小侬阴着脸道。

  

  傅诚赐的脸首次出现了阴霾,他再次拔开花小侬道:“你别以为能威胁我,你现在犯的已经是死罪,若是你交出解药,我会向朝廷求情。”

  “哈哈哈……反正都是死罪,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们趁心。”花小侬脸立时僵住,看着傅诚赐意有所指道。

  “花小侬,你要找的是我,只要你交出解药,我愿意同你去黑云寨。”傅诚赐沉着脸道。

  “橙子,她对你下毒了?”辛芙轻颤道。

  傅诚赐摇首,如果只是他中毒倒没什么,可是花小侬是在王府里下的毒,中毒的是王府的人,也就是他至爱的家人。

  “诚赐,她下得什么毒?”方旭看着有些得意的花小侬,凌厉道。

  “你知道也没用,那种毒,只有我们教里的人才有,但是教里的兄弟姐妹都让你们杀光了,你们不可能找得到解药。”花小侬无耻的笑道。

  “叭叭……”辛芙上前左右开弓,愣是打至她唇角出血。

  说也奇怪,花小侬竟然没有还手,而是笑看着辛芙。

  “你打吧,打得越重,说明你越失败,你的男人,皇家的驸马,将会被我先睡,你去哭吧,闹吧,有能耐先杀了我。”花小侬看着辛芙恶毒的笑道。

  “你去死吧。”辛芙抽出随身的匕首用力向花小侬推去。

  “芙儿。”傅诚赐手握着匕首,血一滴滴落在地上,刺痛了辛芙的心。

  “橙子,你放手,我先杀了,父皇一定会找到解药的。”辛芙哭道。

  “旭,你带芙儿走。”傅诚赐闭眼痛道。

  “诚赐,别被这个女人骗了,世上没有解不了的毒,而且我们来的时候,王府里并未传出异样,这个女人或许只是吓唬你的。”方旭以满是愤恨的眼神瞪着花小侬恨道。

  “你可以走,三个月后,恒王府里就只剩下白骨了,正合我意。”花小侬冷笑道。

  

  

  

  

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二代公主 或 预订驸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9章(第9章 当我男朋友)

    原标题: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9章(第9章当我男朋友)小说: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9章当我男朋友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张鹏飞跟在贺楚涵的旁边漫无目的走着,把江平市中心的街道走了个遍。眼看着路灯亮了,天黑了,张鹏飞再也忍不下去了,不禁问道:“喂,不想请我吃饭就明说,用不着这种方式吧?”这话把贺楚涵逗得咯咯笑起来,解释道:“其实我想吃大排档,你看前面,这些夜市的滩子刚摆出来,所以啊我们就只能逛街等啊……”看着她精灵古怪的表情,张鹏飞也是忍俊不禁,玩笑道:“是你请我吃饭,你应该礼貌性地问我吃什么吧?”“让一

  • 一路青云9章(第9章人心隔肚皮)

    原标题:一路青云9章(第9章人心隔肚皮)小说名字:一路青云第9章人心隔肚皮“哟,致远来了,我还以为你下午不过来的,怎么样,李大美女没事吧?”绰号矮冬瓜的郑旭松见肖致远走进综合科后,阴阳怪气的说道。综合科里一共四个人,科长由县府办副主任窦鹏兼任,除肖致远和郑旭松以外,还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名叫赵春香。近段时间,传闻综合科要提拔一位副科长,郑旭松便将肖致远当成了他的主要竞争对手。肖致远不光人长得帅气,而且还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这让师范毕业的郑旭松的心里很受伤,他便想方设法的给肖致远使绊子。早晨,得知

  • 情陷美女总裁9章(第9章 点名)

    原标题:情陷美女总裁9章(第9章点名)小说名字:情陷美女总裁第9章点名有一件事情特别让大家奇怪,刘冰不知道怎么回事,工作变得积极了,这远远出乎新兵们的意料之外,刘冰经常主动地到排长屋里打扫卫生,每天一吃完饭,他第一个跑到排长屋里,拿着抹布,这让候永东感到很欣慰,在开班会的时候还表扬了他,可是邵锡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这天,刘冰突然神秘地对邵锡说:“邵锡啊,想不想抽烟?”“想啊,但是没有烟,烟都让排长没收了,新兵不让抽烟,你不知道?”邵锡心想:难道这刘冰从哪里弄到烟了?说实话,烟,对于这些新兵烟民们

  •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9章(第9章 强颜欢笑)

    原标题:身不由己:贤妻难当9章(第9章强颜欢笑)小说名称:身不由己:贤妻难当第9章强颜欢笑她真想能缩到他宽阔的怀抱里,大哭一场,诉尽所有委屈,让他和自己一起面对这一切。她真想告诉他,他最看重的朋友是一个人渣,禽兽。可她不能这么做,杨朋义年轻冲动,要是知道了今天这事,非要和秦子安拼个你死我活不可。要不我不和他结婚了?我已经不干净了,再也配不上他了,她心中忽然又产生了这个想法。可是那也不行,父母哥哥已经从东北老家赶过来了,杨家也通知了所有亲友。这时取消婚礼,两家都要成为笑柄。她跟自己说,你没有什么不

  • 盛世婚宠:扑倒总裁大人9章(第九章 他养得起她)

    原标题:盛世婚宠:扑倒总裁大人9章(第九章他养得起她)小说名字:盛世婚宠:扑倒总裁大人第九章他养得起她打开冰箱,孟祁岳就看到里边有一个纸盒子,不知道装的是什么,很CUTE的粉色,四四方方,还用火红的缎带系了个蝴蝶结。“祁岳,我给你做的蛋糕。”陆霏霏抬眼看他,笑得比蛋糕还要香甜,能亲手给他做蛋糕,很有成就感,虽然不小心烫伤手,也值了。孟祁岳又惊又喜,蛋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那份心意,他深刻的感觉到了。他小心翼翼的将蛋糕从冰箱里拿出来,拉开缎带,揭开盖子,一个洒满巧克力碎屑的黑森林蛋糕,并不大的蛋

  • 闪婚萌妻太撩人9章(第8章 怒火)

    原标题:闪婚萌妻太撩人9章(第8章怒火)小说名称:闪婚萌妻太撩人第8章怒火“哎呦,这是,混蛋。”刚叫出一声混蛋,就被欧阳清重新攻占。这会儿夜深人静的,就算是欧阳家房子隔音效果好,恐怕也会让别的房间的人听到他们在干什么好事。白迟迟不想沉沦的,可此时,显然她的大脑已经不受她思想的控制。这一刻,是无尽的喜悦,是他的,也是她的。当一切恢复平静,白迟迟才红着脸瞪向一脸满足的欧阳清:“压死了,你快下去啊。”“你刚刚怎么不说压?”他坏笑着,审视着她血红的小脸。满额头都是汗水啊,没想到这么小的人还有那么大的力气

  • 大妖尊9章(第九章兄弟)

    原标题:大妖尊9章(第九章兄弟)小说名字:大妖尊第九章兄弟“两个小子,鱼虽然在这里,但想要捉上来却并不简单。知道吗,猴儿酒之所以香醇,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充满了天地灵气的狮泉水,我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为了保持泉水的灵气,泉眼周围的水域不能沾染丝毫的凡尘气息,也就是说你们不能触碰到一丁点的泉水,任何方式都不行。另外,这泉水中的鱼名曰赤鱬,每群赤鱬鱼中都是一雄多雌,我的第二个要求就是你们必须把雄鱼给我。别怪我老人家没提醒你们啊,赤鱬只要一离开水面就会沾染上凡尘气息,所以你们只有一次机会。好了,该说的我

  • 天神封印9章(第九章魂断断魂崖(中))

    原标题:天神封印9章(第九章魂断断魂崖(中))小说名称:天神封印第九章魂断断魂崖(中)“哈哈,真可笑!就凭你们那区区御空境的修为?连无数绝世高手都无一生还,你以为你凭借你们这御空的修为能逆天吗?”萧凌当然明白修炼的不易,能修炼到御空境已经非常难得了,在古玄大陆上御空镜修者已经算是高手中的高手了,平日里很难出现,但自知无法逃过这一劫便无情的出语嘲讽。“无知小儿,休得狂妄,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本来想给你留个全尸,但现在我要让你碎尸万段,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那个黑衣人显然被萧凌激怒了他脸色瞬

  • 豪门小秘书9章(性感睡衣,很适合你!)

    原标题:豪门小秘书9章(性感睡衣,很适合你!)小说名称:豪门小秘书性感睡衣,很适合你!第9节第9章性感睡衣,很适合你!韩希彻将那合约锁进抽屉,才慢悠悠开口道:“若在合约期间,出现擅自离职等现象,要赔付给韩氏企业二十倍于薪水的违约金。哦,忘记告诉你了,在你任职的期间,月薪一万。”“你说什么?!”向槿诺一个激灵,刚刚她的确没有认真看那合约的最后写了什么,也的确在签下名字的时候计划过强行辞职,“这种合约是违法的!”说完这话,就连向槿诺自己都觉得多余,对韩希彻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如果你在合约期间

  • 总裁,撩你有毒9章(第9章 变身,再相见)

    原标题:总裁,撩你有毒9章(第9章变身,再相见)小说书名:总裁,撩你有毒第9章变身,再相见颜诺其实是在韩国出生的,在这里生活了七年,名字叫恩惠。到了韩国之后,她并没有去韩智为她安排好的地方,而是打车到了一家街边的食品店——这里是她儿时的玩伴韩美慧的家。其实早在一个月前,颜诺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偷偷去做了检查,还没有想好怎样告诉尹天寒,就爆发了雨若的事情。而尹天寒的态度,更加坚定了她要背着他把孩子生下来的决心。颜诺用尹天寒给她的钱交了房租,其余的便留作生活所用。时间过得飞快,她的肚子越来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