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大掌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2:49 来源:网络 []

书名:大掌事
第1章 冲喜续命
梅雨时节的江南,细雨霏霏,苏州城如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卷,在烟雨萦绕的诗情画意般中慢慢展开,城东静谧高雅之地,巍然而立着一座气派庞大、富丽堂皇的宅邸。说明huijindi.com
偌大庭院花红柳绿,甬路相通,翠竹耸立的东院,由鹅卵石铺成的空旷之地,紫檀木的桌案上摆着供品,一个道士口中念念有词,手中舞着桃木剑,宽大的袍袖舞动,木剑倏地横扫而过,旁边围观的人都惊得向后面仰身,其中一个华服男子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三爷!”旁边的三姨太赶紧与仆人们忙七手八脚地扶他起来。
他双手扶正头顶的帽子,气得报怨:“你这是驱鬼还是驱人呢!”
“三爷,小点声,老太太还在里面呢。”三奶奶压低声音朝手里指指。
林正坤撇下嘴,嘟嘟囔囔地说:“这人眼看着都要断气了,还做什么劳什子法事……”
三奶奶瞥到正屋门口走动的一簇衣摆身影,吓得忙抬手堵住他的嘴,林正坤也向那边瞟一眼,闭紧了嘴巴,缩了脖子。
此时正屋的门口,丫鬟嬷嬷们鱼贯而入,陆续地忙碌起来,林家当家主母林老太太眉头紧蹙,背对正屋而立,凤眼锐光平视前方,似潭水般平静幽深,只是眨动间那潭水深处的微荡浮现几分。
旁边的林家大奶奶柳玉兰宽她心地说道,“老太太,里面有大夫诊治,有什么情况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您就安下心吧。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我怎么能安心得了?”林老太太情绪稍有激动,不觉间语气重了下去。
柳玉兰眼睑猛然抬动,自知已经说错了话,那如牡丹般雍容华贵的面颊立刻沉了下去,似是极其悲伤恭声低语道:“您误会了,我是说大少爷一向福大命大,这次肯定也会逢凶化吉。”
里屋匆忙跑出来个小厮,就是杨大夫带来的徒弟,他三步两步地跑过来道:“老夫人,大少爷这次比上回要严重多了,师父虽在尽力救治,只怕大少爷可能,可能……。”
林老夫人身体一颤,如深冬枯枝随寒风摇动几下,一层浊雾蒙上略显锐光的眼眸,沉声回道:“可能什么,我天德自有天佑!”
晚清肃黑锦袍衬的林老夫人原本严肃的尊容更加肃厉几分,稍稍稳定心绪,向前院走去。
细雨如氤氲烟雾蒙在青石板上,轻风拂过,这细雨似油一般染了青石板,一行人踏过这青石板,两侧泛黄花瓣上摇曳几滴雨水微微沾湿行人锦鞋,为首的林老夫人走的极快,好像丝毫没有注意这脚下的湿滑,几个丫鬟急忙搀了过去。
抓住院中做法的道长祈求:“道长,快救救我的天德,一定要保住他啊!”
“玉清有命,告下三元;十方曹治,禀命所宣……急急如律令!”
道士袍袖生风,林老夫人一脸悲伤,不远处的林正坤冷哼一声,对身边小妾低咕一句,“人要是该死,你把玉皇大帝叫也来也没用。”
道士脚下生风,夸张的动作再加上大声的喝令,让周围的人看得心惊胆战。汇金地
不久,杨大夫带着两个徒弟匆匆地从正屋里小步出来,林老太太急尽快上前几步问道,“杨大夫,天德怎么样啊?”
杨大夫松了口气,擦下额角的汗珠说:“回老夫人,小人特意给孙少爷吃了些护心丸,心脉算是护住了,这次真是好险啊!刚才差点救不回来!”
听他这么说,林老夫人双手合十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她想到这,高兴地看向累得满头大汗的道士,高声说道:“菩萨保佑!我家天德平安无事了!师父,也辛苦你了!”
道士眼中一亮,还装模作样地收式,旁边的林正坤却眼中流露出失意,一闪即逝。
“老夫人!”道士捏着山羊胡,煞有介事地说:“孙少爷此次化险为夷,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啊,这次侥幸逃脱,可再有下次就说不准了……”
林老夫人心一紧,问道:“道长可有妙法?”
道士掐指算了算,叹口气,“想延长孙少爷的时日,最好的办法就是……冲喜。”
“冲喜?”
“是啊,娶一个清白女子,八字属阳,择吉日成婚,婚事越隆重,喜气越旺盛,就可冲破这院中的阴戾之气。”
林老太太听在心里,若有所思,一旁的林正坤和身边的三姨太交换了一下眼神。
“管家!”林老夫人喊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应声而至。
“老太太!”
“你去,吩咐苏州城里有名的媒婆,给大少爷物色个合适的女子,只要能把我林家的亲事说成了,奖励一百个大洋!”
林老太太吩咐完,管家点头便疾步离开,林正坤终究忍不住说道:“母亲,天德病成这样娶妻,这不坑人家姑娘吗?年轻轻就得守……”
寡字还没说出来,林老夫人瞪他一眼,历声道:“能嫁进我们林家做媳妇的,是几世修来的福份!以后府里不许再议论这件事情,让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家法伺候。”
众人称是,林正坤自知说错了话,也缩了脖子,林老夫人凛冽地看他们一眼!
一会,杨大夫便收拾好药箱,对老夫人道:“老夫人,那我先回去了,待会我上人把孙少爷的药送来。网站huijindi.com
老夫人嗯了一声,可想了想,转念道:“慢,还是我送你回去吧,顺道把药一并拿回来。”
第2章 媒婆上门
幽深的长巷中,一个穿红戴绿的半老徐娘得瑟地正扣打着一扇人家的门环,清脆的声音划破雨巷中的宁静。
院门应声而开,一把清脆声音嚷着:“祭礼我早就已准备好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不是叫你今天早点……”可少女看到眼前的妇人马上便闭上了嘴巴,少女约模十七八岁,未施粉黛却已是说不尽的风姿俏丽,灵韵动人。宛如这细雨中带露的玫瑰般,惹人喜欢,却不敢碰触。
与一身红艳的妇人倒是形成了刺眼的对比,二人目光对视,妇人却是多了几分得意的。
苏云锦自是识得这个女人,苏州城里有名的媒婆,人们都叫她红姑,最近已经来了七八回了。
苏云锦秀眉轻蹙,有几分戒备地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红姑踮脚向里望望,借故问:“你爹呢?”
“红姑那么关心我爹做什么?”苏云锦靠在门口问道,这红姑三番四次的来,无非便是受城东王家所托为那傻子少爷说亲,明明是个缺德事还那么上心,也不知道收了王家多少好处。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红姑拿着丝帕掩着嘴笑了,“呵呵,苏小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说到这她上下打量着苏云锦,咂咂舌道,“这不上回说的那头婚事,想来问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看啊,识相的你就乖乖的应了这头婚事吧,否则,到时候你要哭都来不及了。”
苏云锦从一笑,道:“红姑啊,上回咱们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苏云锦的婚事,自有主张,不须劳烦红姑费心了。”
红姑脸上的笑很快便挂不住了,这死丫头,她都不知道费了多少口水了,上回骗说要考虑考虑,今天居然又说什么自有主张!红姑气得全身都颤抖着,退后一步却踩上积了雨水的青石,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呻吟地爬起来,叉起腰直骂,“苏云锦,我好心好意来跟你说亲事,你却给我瞪胡子上脸,就你们家这破落户,人王家开的可是全城最大的赌坊,相上你人家那是看得起你!既然你那么不识相,那你就等着你爹被人打死吧!”
听她这么说,苏云锦楞了一下,脸色大变,问道:“你说什么?你说我爹被人打了?”
红姑边擦脸上的水边呸了一声,狠狠地白了苏云锦一眼:“哼,你爹刚在赌场借了那么多高利贷,如果你不嫁到王家去,你爹被打死是早晚的事!”红姑说着骂骂咧咧地走了。
苏云锦的心咚了一下,王家这边借钱让父亲在赌坊里玩着,这边却让媒婆上门来找她!若是给爹下了个套,那不就……
细细的雨水沿着染了绿意的黛瓦上滑落,如一颗颗小小的珍珠落入到水中,在水面上泛起小小的涟渏,撩乱了石拱桥在水中的倒影。
水面倒映出苏云锦急匆匆地跑过拱桥的倩影,河对岸是涵春药堂里飘出来的草药香气,也无法平和她心中的怒气。原文http://www.huijindi.com/今天是母亲的祭日,她父亲从母亲死后便一直好赌,早上父亲出门后已经提醒他早点回来祭拜母亲的,但他居然跑去又赌大了,这怎么能不让她气愤。
撞到行人的她也只匆匆地道声对不起,到了赌场便直接掀开帘子进去。
河岸边的赌坊里人声鼎沸,赌桌前都围满了人,一个个的瞪着腥红的双眼,兴奋地挥舞着拳头,或是猛拍桌子,都在歇斯底里地喊着,押,押,押!个个越赌越兴奋。
“哈哈哈哈,我又赢了!”
“苏老爷今天的手气真好啊,要乘胜追击,可不能走啊!”
“那是自然,好不容易今天赢,当然走不得,今儿个手气好,以前输的我都要赢回来。”
他抓起骰子一掷,赌徒们纷纷地拍案押注,等庄家再一开牌,苏老爷欢呼:“又赢了!”
庄家不着声色地扭头对不远处的赌场管事使个眼色。
第3章 赌场结怨
这时,赌坊门被推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闯了进来,未施粉黛却风姿俏丽,灵韵动人。
众人愣神中,苏老爷先反应了过来,“云锦?!”
苏云锦她即愤慨又心痛地过去,猛地一拽苏老爷就往外走。
“快跟我回家!”苏云锦不容分说,拽着苏老爷就往外走,这一拽,立马便引起赌徒、打手们的注意。
苏老爷使劲地甩开了她的手:“今天我手气好,不能跟你走!”
周围赌得正在兴头上的赌客们纷纷不满,众人七嘴八舌的埋怨。
“怎么这样啊,人家正赌得来兴呢。”
“谁家的小姑娘这么不懂事!”
“嬴了钱就想跑,哪有这样的道理!”
赌客们有的埋怨有的也伸手阻拦,被苏云锦嫌弃地推开,执意拉着还在挣脱的苏老爷,三五个赌场的打手凶巴巴地过来,为首的打手喝道。
“小姑娘不回家做女红还敢管你老子?滚滚滚。”
“呵,这是我老子我当然要管,轮到你们吵嚷什么,难道还是你们老子不成?!”
苏云锦厉色地回击他们,打手们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嘴倒毒辣,一时没接上来话。
趁他们愣神这功夫,苏云锦拽着苏老爷就走了出门,苏老爷连日豪赌,滴米未进,身上早没了力气,便由着女儿的力气被拽出到了门外。
到了外面的街上,苏老爷还是挣脱开了女儿的手气道:“哪有你这么当女儿的,我是你父亲!你对自己父亲推拽拉扯,成何体统!”
“体统?爹,今日是我娘的忌日,咱们要不回家在我娘的牌位前谈谈体统好吗?”
苏云锦说道,苏老爷不由得手抖了抖,无话可说,这时打手们都追了出来,围住了父女二人。
最前面的打手头目伸手就来推,可手刚要落到苏云锦的肩上,却被苏云锦毫不客气地甩开,打手一怔,骂道:“你敢还手!”
苏云锦一脸微笑,云淡风清地道:“嘿,你一大男人搭个手在我肩上,难道我连甩开都不能甩开了?我可是手无寸铁的女流之辈,谁知道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打手急了,粗鲁地又伸手要推,苏老爷见打手一凶,胆小的他就成了缩头乌龟,大气不敢出,苏云锦眼疾手快地抓住打手伸过来的手,准确无误地捏住了他的小拇指,使劲的一掰。
“啊啊啊!妈呀,疼死我了!”五大三粗的壮汉被这一招顿时制伏,围观的人都开了眼,倒吸口凉气。
别的打手不干了,吼道:“你敢动手?活的不耐烦了?”
苏云锦嘲讽道:“可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周围有围观的好心人劝着她赶紧走,别惹祸上身,可苏云锦却不以为然,冷笑了一下,这一笑倒把大汉们看的心忽地坠一下。
苏云锦毫无惧色,说道:“光天化日之下,再加一条草菅人命,你们的老板就为了你们这几个小喽喽舍得花大价钱摆平人命官司吗?现在是民国,不是清朝了,是讲法律的!”
她这么一说,这几个大汉面面相觑,平常他们就是打手卖力气,这玩脑子玩嘴的根本没练过,这苏云锦说话看似无奇,可话里却有把人气得半死的力道。
趁他们这一失神,苏云锦但手就使劲拽过苏老爷,扯着他就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离开,这几个大汉气的牙根痒痒,其中一个人问:“老大,怎么办?”为首的朝地吐了一口,“哼,她老子的借条在这里,先让她得瑟几天,哼,既然是王家看上的人,那我们就当送个人情给王家。”
在草香弥漫的河对面,药堂临窗的位置,坐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身旁垂手而立着一中年男人,低眉顺眼,仆人模样。
那老妇人已经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悉数地看在眼里,远望着那对渐行渐远的父女,她的目光若有所思。
老妇人突然吩咐身边的仆人道:“福生,你快跟去看看是谁家的姑娘,打听的清楚些。”
那名唤福生的仆人领命,“是,老夫人!”
他一俯首,转身就小跑着出去。
这时药房的杨大夫将写好的药单拿过来,双手恭敬地呈给她看,“老夫人,这是给大少爷新开的药方,请老夫人先过目。”
老夫人接过来仔细地看上面每一味药,眉头渐渐皱紧,“这回又加了三味药?”
“是啊,大少爷这病现在只能加大药量,否则……”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心里有数,麻烦大夫了,就按这方子抓吧。”老夫人将药单递过去,杨大夫接过来给了身后的徒弟。
他察看一眼老夫人的脸色,叹口气说:“老夫人,我这话本不该说,可是看您对大少爷这么上心,我不得不说,大少爷的病,您最好心里有个准备。”
第4章 林霍相争
老夫人攥紧了手中的锦帕,心里郁闷得厉害,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已早逝,两个孙子一个病弱一个无用,而那外室的儿子又不值得信任,林家偌大的产业,仅凭她朽木之躯,能撑得了几时,将来九泉之下,如何向林家列祖列宗交待。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既然她的大孙子病弱,那不如及早的为林家留下嫡孙长子,但她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能不撑到重孙长到外傅之年。只是,林家必须要有一个撑得起家业,抚得了幼子的当家主母。
拿到药后,老夫人便坐着自家的车回去了,车子刚开进林家宅院,工厂管事便已在候着了。
林家书房里,熏香缭绕,林老夫人端坐在太师椅上,查看着账本,工厂管事站在一旁,瞧见老夫人越来越沉下来的脸色,不禁地为自己捏把汗。
“这个月怎么还没上个月好?”老夫人疑惑地问向他,“我刚才还发现,工人少了几个?”
“回老夫人,前两天走了几个主力的工人。”
“走?为什么?”
面对老夫人的追问,管事不想说可还得硬撑着说:“听说霍家涨了工钱,尤其是咱们林家过去的人,工钱翻倍,所以……哎呀!”
一听霍家这两字,老夫人气得如鲠在喉,那管事的继续说:“还听说啊,前几天霍明阳去了趟上海,带回两三个黄头发红鼻子的洋人,订了不少货啊,你说他为了做生意,什么妖魔鬼怪的都敢打交道。”
老夫人不想再听下去,挥挥手,“传我的话,现在不走的工人,工钱也涨,他霍家敢撬人,我也能留人,下去吧。”
管事拿着账本就退了出去,老夫人手抚着额头,在苏州城里,林、霍两家的绸缎生意从前朝时就是竞争对手,前几代还平分秋色,可到了这一代,霍家因为出了个从不按章法出牌的霍明阳,明显的让林家败下阵来,再不想办法,真就来不及了。
正想着,门被推开,福生一溜小跑地进来,朝老夫人拘个礼,老夫人直起腰身问他,“查清楚了?”
“回老夫人,查清楚了,那女子姓苏,名唤云锦,就住在城西,家就在城西开了家饭店,家中只有父亲和一个胞弟。而且家里的生意,都是由她亲自打理,很是能干。”福生说完这些,擦了擦额角的汗。
老夫人不禁点点头,“嗯,不错,是做商人的料,家境应该殷实,人倒也有胆色。”
福生一听,赶紧道:“老夫人,这苏家小姐是块好料,可扛不住有个败家的爹啊,她爹是城西有名的赌徒,家里被他输的,连门口镇宅子的铜狮子都卖了。”
老夫人一听,棕黄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问道:“那苏小姐可有婚配?”
福生呵呵地笑了,“有这样的爹,谁敢娶啊,听说倒是有一家开赌坊的在打她的主意,据说那家人姓王,王家少爷是个傻子,王家有意想把她娶进门做当家主母的。”
老夫人楞了一下,端起茶碗沉思着,看来还有人家正在打那姑娘的主意啊!于是淡淡地说一句,“嗯,你下去吧。”
福生乐瞅了下眼老夫人的脸色,没敢多问,便应了声,退下去了。
一早醒来的苏云锦头沉的厉害,感觉这一晚睡了很久很久,睁开眼睛时,她的闺房里已经布满阳光,太阳穴还是刺疼,她不禁地揉了揉。
即使不舒服,她还是挣扎着起床,不管如何她都必须继续经营店铺,怎么着也得让云峰把书读完的。
她穿上衣服和鞋,转身去拿藏在角柜里的钱袋,却发现角柜的锁是打开的,心中一惊,她打开柜门,里面的钱袋早就没了踪影。
进贼了!那可是家里仅有的一点钱了,那点钱还是今天开张的本钱来的!她惊出了一身冷汗,转身往外跑,刚要推门,门缝上掉下来的半截灰烬让她驻足,蹲下来查看,原来是迷香。
不用问,又是她那个好爹干的事,肯定又是去赌了。

大掌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大掌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重生之鬼手狂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重生之鬼手狂妃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1章使小动作,有你好看第一卷第12章比试,敢不敢第一卷第13章各自的赌注第一卷第14章兵不厌诈,胳膊脱臼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第一卷第16章命运弄人第一卷第17章明王世子亲送回府第一卷第18章箫王来了,别想躲第一卷第11章使小动作,有你好看“好吧,大哥,你到底怎样才满意?”苏芷曼无可奈何。因为不知道这人的底,她不知道什么地方才是他的七寸,只能暂且静观其变。而且,这种情况下她也不能喊救,且不说苏家有没有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鬼王独宠腹黑嫡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鬼王独宠腹黑嫡妃目录预览:第11章爷被人强了第12章本王要亲手宰了她第13章逃了第14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第15章浇了个透心凉第16章质问第17章宸王到第18章我是眉眉第11章爷被人强了又是嘶啦一声,独孤邪的裤子被墨雪颜毫不留情的扯了下来。接着再是一声,墨雪颜连条亵裤都没给鬼王殿下留,就跟脱侯三的衣服是一样的。“小子,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独孤邪顿时气的脸色铁青,阴冷的眸中除了无尽的愤怒,便是漫天的杀气,似乎要将人活活凌

  • 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目录预览:第11章相信我第12章你在害羞吗第13章让我靠一会儿第14章牢牢抓住第15章四年前的夜晚第16章真相大白第17章怎么这么笨第18章最好不过第11章相信我“砰!”子弹穿堂而过,携着风声朝着叶云兮和大宝飞速袭来。“唔”叶云兮瞬间扑倒大宝,闭上眼睛,准备好迎接这一枪,却瞬间,只觉得身体蓦然一沉,一个高大的男人扑倒在了自己的身上。紧接而来的是,他轻到几乎听不见的轻哼。“白枫在外面!你们冲出去!我掩护你们,快走

  • 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目录预览:第11章三百万换了个免费小红本第12章不回复,等死第13章燃情第14章给诀少敬酒第15章要不,你考虑肉偿第16章怒火下的情动第11章三百万换了个免费小红本第二天,沣城的天气有点儿阴。慕安安早上就一节大课,下课后,先去找了教授。“教授,之前我三甲医院的实习申请不是说没有问题吗?”教授拿掉眼镜,沉叹了声,“安安,实习的机会还有,你成绩好,总会有好医院接收的。”“可是……”慕安安欲言又止,忍了忍说道,“谢谢教授

  • 总裁宠妻请温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宠妻请温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总裁宠妻请温柔目录预览:第11章再遭相亲第12章嫁我,让你觉得委屈第13章哀男怨女的最佳组合第14章趁早定下婚事第15章打我想娶的女人,就是在打我的脸第16章有目的的接近第17章向媒体发个申明第18章为你讨回公道第11章再遭相亲苏鹿的母亲去世很早,自从继母杜玫带着她的妹妹杜姣来到苏家之后,日子就更是不好过了。自己衣柜里的衣服无缘无故跑到杜姣身上,那是稀松平常的事,就连自己挖空脑筋做了一晚上的作业题,都能在杜姣桌边的垃圾桶里找到碎片。而苏永贤,对此永

  • 六界之凰女禾锦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六界之凰女禾锦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六界之凰女禾锦目录预览:第11章叱咤风云第12章蚀骨寂寞第13章两难抉择第14章所谓六界第15章逶迤如画第16章恶兽饕餮第17章致命预言第18章人间浩劫第11章叱咤风云皎月宫建在不属于六界的狭缝中,全靠强大的法力维持。谁也不知道禾锦是怎么办到的,她拥有让天地都为之震撼的力量,竟能维持皎月宫三千年不倒。据说只有真正想寻求帮助的人才能找到皎月宫的入口。它拥有这世上最完美的庇护,同样也拥有最残酷的刑罚,所以外面的人不易进去,里边的人也不易出来。皎月宫

  • 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目录预览:第11章不如你所愿第12章相府小姐是天才第13章喜人第14章空间卷轴第15章得宝第16章幽冥第17章不去怎么行第18章有你受的第11章不如你所愿今天是第一轮的初选,不得不说哪个时空都存在特权主义,这个时空也是一样,这初选主要是针对平民百姓,而那些贵族子弟会跳过这个环节,直接参加第二轮的比试。初选进行了三天,三万六千多人共甄选出三百人,与贵族子弟两百五十六个人一同参加最后的大选。尽管已是大选,五百多人一

  • 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目录预览:第11章就是怀上了我也不会让你生下来第12章不是每个女孩都愿意一直等你的第13章在你心中,我就是那么不堪的人第14章颤抖的吻,为什么这么乖第15章仲琛,我爱你第16章晨晨不要变成小光头第17章他们原本也可以有这样幸福的家庭第18章你是不是傻了第11章就是怀上了我也不会让你生下来梁浅语喜欢吃冷饮,也爱吃辣,从中学起,她的胃就不大好。大半天没吃东西,在晚宴上喝了冰酒又受了刺激,才会忽然呕吐。这会儿她胃

  • 总裁的天价穷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穷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的天价穷妻目录预览:第11章帅哥配丑女第12章夫人来了第13章你必须要娶她第14章你真要补偿我吗第15章贱蹄子死哪去了第16章我要杀了她第17章我娶她,这赔偿可以吗第18章我们结婚吧第11章帅哥配丑女眼前的影像也开始模糊起来。该死,她好像被人下了药。顾念念想起刚刚在酒吧那群买酒的男人给她递的一杯酒。真是眼瞎啊,口味奇特。自己打扮成这样都还要下药!顾念念脚步有些虚浮,几乎要倒下去了。本能地她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她一下抱住了眼前的温庭域。鼻尖传来

  •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摄政王的金牌宠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摄政王的金牌宠妃目录预览:第11章你们都不疼我了第12章有人看上她了第13章有人看上你了第14章怎么我也是个官夫人第15章你就得意吧第16章算是给本小姐的赔偿第17章绿绿的东西第18章大娘慢点走第11章你们都不疼我了心中这么一想,柳笑笑就赶忙往房间里面跑,来到那张还带着暧昧气味的大床前,床上已经乱七八糟,被子枕头扔了一地。前面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些被子、枕头,好像不像是这地方原本就有的。她记得这只是一个破院子,哪有这么齐整的被子枕头,一张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