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大掌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2:49 来源:网络 []

书名:大掌事
第1章 冲喜续命
梅雨时节的江南,细雨霏霏,苏州城如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卷,在烟雨萦绕的诗情画意般中慢慢展开,城东静谧高雅之地,巍然而立着一座气派庞大、富丽堂皇的宅邸。大掌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偌大庭院花红柳绿,甬路相通,翠竹耸立的东院,由鹅卵石铺成的空旷之地,紫檀木的桌案上摆着供品,一个道士口中念念有词,手中舞着桃木剑,宽大的袍袖舞动,木剑倏地横扫而过,旁边围观的人都惊得向后面仰身,其中一个华服男子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三爷!”旁边的三姨太赶紧与仆人们忙七手八脚地扶他起来。
他双手扶正头顶的帽子,气得报怨:“你这是驱鬼还是驱人呢!”
“三爷,小点声,老太太还在里面呢。”三奶奶压低声音朝手里指指。
林正坤撇下嘴,嘟嘟囔囔地说:“这人眼看着都要断气了,还做什么劳什子法事……”
三奶奶瞥到正屋门口走动的一簇衣摆身影,吓得忙抬手堵住他的嘴,林正坤也向那边瞟一眼,闭紧了嘴巴,缩了脖子。
此时正屋的门口,丫鬟嬷嬷们鱼贯而入,陆续地忙碌起来,林家当家主母林老太太眉头紧蹙,背对正屋而立,凤眼锐光平视前方,似潭水般平静幽深,只是眨动间那潭水深处的微荡浮现几分。
旁边的林家大奶奶柳玉兰宽她心地说道,“老太太,里面有大夫诊治,有什么情况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您就安下心吧。汇金地
“我怎么能安心得了?”林老太太情绪稍有激动,不觉间语气重了下去。
柳玉兰眼睑猛然抬动,自知已经说错了话,那如牡丹般雍容华贵的面颊立刻沉了下去,似是极其悲伤恭声低语道:“您误会了,我是说大少爷一向福大命大,这次肯定也会逢凶化吉。”
里屋匆忙跑出来个小厮,就是杨大夫带来的徒弟,他三步两步地跑过来道:“老夫人,大少爷这次比上回要严重多了,师父虽在尽力救治,只怕大少爷可能,可能……。”
林老夫人身体一颤,如深冬枯枝随寒风摇动几下,一层浊雾蒙上略显锐光的眼眸,沉声回道:“可能什么,我天德自有天佑!”
晚清肃黑锦袍衬的林老夫人原本严肃的尊容更加肃厉几分,稍稍稳定心绪,向前院走去。
细雨如氤氲烟雾蒙在青石板上,轻风拂过,这细雨似油一般染了青石板,一行人踏过这青石板,两侧泛黄花瓣上摇曳几滴雨水微微沾湿行人锦鞋,为首的林老夫人走的极快,好像丝毫没有注意这脚下的湿滑,几个丫鬟急忙搀了过去。
抓住院中做法的道长祈求:“道长,快救救我的天德,一定要保住他啊!”
“玉清有命,告下三元;十方曹治,禀命所宣……急急如律令!”
道士袍袖生风,林老夫人一脸悲伤,不远处的林正坤冷哼一声,对身边小妾低咕一句,“人要是该死,你把玉皇大帝叫也来也没用。”
道士脚下生风,夸张的动作再加上大声的喝令,让周围的人看得心惊胆战。推荐huijindi.com
不久,杨大夫带着两个徒弟匆匆地从正屋里小步出来,林老太太急尽快上前几步问道,“杨大夫,天德怎么样啊?”
杨大夫松了口气,擦下额角的汗珠说:“回老夫人,小人特意给孙少爷吃了些护心丸,心脉算是护住了,这次真是好险啊!刚才差点救不回来!”
听他这么说,林老夫人双手合十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她想到这,高兴地看向累得满头大汗的道士,高声说道:“菩萨保佑!我家天德平安无事了!师父,也辛苦你了!”
道士眼中一亮,还装模作样地收式,旁边的林正坤却眼中流露出失意,一闪即逝。
“老夫人!”道士捏着山羊胡,煞有介事地说:“孙少爷此次化险为夷,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啊,这次侥幸逃脱,可再有下次就说不准了……”
林老夫人心一紧,问道:“道长可有妙法?”
道士掐指算了算,叹口气,“想延长孙少爷的时日,最好的办法就是……冲喜。”
“冲喜?”
“是啊,娶一个清白女子,八字属阳,择吉日成婚,婚事越隆重,喜气越旺盛,就可冲破这院中的阴戾之气。”
林老太太听在心里,若有所思,一旁的林正坤和身边的三姨太交换了一下眼神。
“管家!”林老夫人喊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应声而至。
“老太太!”
“你去,吩咐苏州城里有名的媒婆,给大少爷物色个合适的女子,只要能把我林家的亲事说成了,奖励一百个大洋!”
林老太太吩咐完,管家点头便疾步离开,林正坤终究忍不住说道:“母亲,天德病成这样娶妻,这不坑人家姑娘吗?年轻轻就得守……”
寡字还没说出来,林老夫人瞪他一眼,历声道:“能嫁进我们林家做媳妇的,是几世修来的福份!以后府里不许再议论这件事情,让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家法伺候。”
众人称是,林正坤自知说错了话,也缩了脖子,林老夫人凛冽地看他们一眼!
一会,杨大夫便收拾好药箱,对老夫人道:“老夫人,那我先回去了,待会我上人把孙少爷的药送来。来自huijindi.com
老夫人嗯了一声,可想了想,转念道:“慢,还是我送你回去吧,顺道把药一并拿回来。”
第2章 媒婆上门
幽深的长巷中,一个穿红戴绿的半老徐娘得瑟地正扣打着一扇人家的门环,清脆的声音划破雨巷中的宁静。
院门应声而开,一把清脆声音嚷着:“祭礼我早就已准备好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不是叫你今天早点……”可少女看到眼前的妇人马上便闭上了嘴巴,少女约模十七八岁,未施粉黛却已是说不尽的风姿俏丽,灵韵动人。宛如这细雨中带露的玫瑰般,惹人喜欢,却不敢碰触。
与一身红艳的妇人倒是形成了刺眼的对比,二人目光对视,妇人却是多了几分得意的。
苏云锦自是识得这个女人,苏州城里有名的媒婆,人们都叫她红姑,最近已经来了七八回了。
苏云锦秀眉轻蹙,有几分戒备地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红姑踮脚向里望望,借故问:“你爹呢?”
“红姑那么关心我爹做什么?”苏云锦靠在门口问道,这红姑三番四次的来,无非便是受城东王家所托为那傻子少爷说亲,明明是个缺德事还那么上心,也不知道收了王家多少好处。大掌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红姑拿着丝帕掩着嘴笑了,“呵呵,苏小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说到这她上下打量着苏云锦,咂咂舌道,“这不上回说的那头婚事,想来问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看啊,识相的你就乖乖的应了这头婚事吧,否则,到时候你要哭都来不及了。”
苏云锦从一笑,道:“红姑啊,上回咱们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苏云锦的婚事,自有主张,不须劳烦红姑费心了。”
红姑脸上的笑很快便挂不住了,这死丫头,她都不知道费了多少口水了,上回骗说要考虑考虑,今天居然又说什么自有主张!红姑气得全身都颤抖着,退后一步却踩上积了雨水的青石,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呻吟地爬起来,叉起腰直骂,“苏云锦,我好心好意来跟你说亲事,你却给我瞪胡子上脸,就你们家这破落户,人王家开的可是全城最大的赌坊,相上你人家那是看得起你!既然你那么不识相,那你就等着你爹被人打死吧!”
听她这么说,苏云锦楞了一下,脸色大变,问道:“你说什么?你说我爹被人打了?”
红姑边擦脸上的水边呸了一声,狠狠地白了苏云锦一眼:“哼,你爹刚在赌场借了那么多高利贷,如果你不嫁到王家去,你爹被打死是早晚的事!”红姑说着骂骂咧咧地走了。
苏云锦的心咚了一下,王家这边借钱让父亲在赌坊里玩着,这边却让媒婆上门来找她!若是给爹下了个套,那不就……
细细的雨水沿着染了绿意的黛瓦上滑落,如一颗颗小小的珍珠落入到水中,在水面上泛起小小的涟渏,撩乱了石拱桥在水中的倒影。
水面倒映出苏云锦急匆匆地跑过拱桥的倩影,河对岸是涵春药堂里飘出来的草药香气,也无法平和她心中的怒气。汇金地今天是母亲的祭日,她父亲从母亲死后便一直好赌,早上父亲出门后已经提醒他早点回来祭拜母亲的,但他居然跑去又赌大了,这怎么能不让她气愤。
撞到行人的她也只匆匆地道声对不起,到了赌场便直接掀开帘子进去。
河岸边的赌坊里人声鼎沸,赌桌前都围满了人,一个个的瞪着腥红的双眼,兴奋地挥舞着拳头,或是猛拍桌子,都在歇斯底里地喊着,押,押,押!个个越赌越兴奋。
“哈哈哈哈,我又赢了!”
“苏老爷今天的手气真好啊,要乘胜追击,可不能走啊!”
“那是自然,好不容易今天赢,当然走不得,今儿个手气好,以前输的我都要赢回来。”
他抓起骰子一掷,赌徒们纷纷地拍案押注,等庄家再一开牌,苏老爷欢呼:“又赢了!”
庄家不着声色地扭头对不远处的赌场管事使个眼色。
第3章 赌场结怨
这时,赌坊门被推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闯了进来,未施粉黛却风姿俏丽,灵韵动人。
众人愣神中,苏老爷先反应了过来,“云锦?!”
苏云锦她即愤慨又心痛地过去,猛地一拽苏老爷就往外走。
“快跟我回家!”苏云锦不容分说,拽着苏老爷就往外走,这一拽,立马便引起赌徒、打手们的注意。
苏老爷使劲地甩开了她的手:“今天我手气好,不能跟你走!”
周围赌得正在兴头上的赌客们纷纷不满,众人七嘴八舌的埋怨。
“怎么这样啊,人家正赌得来兴呢。”
“谁家的小姑娘这么不懂事!”
“嬴了钱就想跑,哪有这样的道理!”
赌客们有的埋怨有的也伸手阻拦,被苏云锦嫌弃地推开,执意拉着还在挣脱的苏老爷,三五个赌场的打手凶巴巴地过来,为首的打手喝道。
“小姑娘不回家做女红还敢管你老子?滚滚滚。”
“呵,这是我老子我当然要管,轮到你们吵嚷什么,难道还是你们老子不成?!”
苏云锦厉色地回击他们,打手们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嘴倒毒辣,一时没接上来话。
趁他们愣神这功夫,苏云锦拽着苏老爷就走了出门,苏老爷连日豪赌,滴米未进,身上早没了力气,便由着女儿的力气被拽出到了门外。
到了外面的街上,苏老爷还是挣脱开了女儿的手气道:“哪有你这么当女儿的,我是你父亲!你对自己父亲推拽拉扯,成何体统!”
“体统?爹,今日是我娘的忌日,咱们要不回家在我娘的牌位前谈谈体统好吗?”
苏云锦说道,苏老爷不由得手抖了抖,无话可说,这时打手们都追了出来,围住了父女二人。
最前面的打手头目伸手就来推,可手刚要落到苏云锦的肩上,却被苏云锦毫不客气地甩开,打手一怔,骂道:“你敢还手!”
苏云锦一脸微笑,云淡风清地道:“嘿,你一大男人搭个手在我肩上,难道我连甩开都不能甩开了?我可是手无寸铁的女流之辈,谁知道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打手急了,粗鲁地又伸手要推,苏老爷见打手一凶,胆小的他就成了缩头乌龟,大气不敢出,苏云锦眼疾手快地抓住打手伸过来的手,准确无误地捏住了他的小拇指,使劲的一掰。
“啊啊啊!妈呀,疼死我了!”五大三粗的壮汉被这一招顿时制伏,围观的人都开了眼,倒吸口凉气。
别的打手不干了,吼道:“你敢动手?活的不耐烦了?”
苏云锦嘲讽道:“可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周围有围观的好心人劝着她赶紧走,别惹祸上身,可苏云锦却不以为然,冷笑了一下,这一笑倒把大汉们看的心忽地坠一下。
苏云锦毫无惧色,说道:“光天化日之下,再加一条草菅人命,你们的老板就为了你们这几个小喽喽舍得花大价钱摆平人命官司吗?现在是民国,不是清朝了,是讲法律的!”
她这么一说,这几个大汉面面相觑,平常他们就是打手卖力气,这玩脑子玩嘴的根本没练过,这苏云锦说话看似无奇,可话里却有把人气得半死的力道。
趁他们这一失神,苏云锦但手就使劲拽过苏老爷,扯着他就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离开,这几个大汉气的牙根痒痒,其中一个人问:“老大,怎么办?”为首的朝地吐了一口,“哼,她老子的借条在这里,先让她得瑟几天,哼,既然是王家看上的人,那我们就当送个人情给王家。”
在草香弥漫的河对面,药堂临窗的位置,坐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身旁垂手而立着一中年男人,低眉顺眼,仆人模样。
那老妇人已经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悉数地看在眼里,远望着那对渐行渐远的父女,她的目光若有所思。
老妇人突然吩咐身边的仆人道:“福生,你快跟去看看是谁家的姑娘,打听的清楚些。”
那名唤福生的仆人领命,“是,老夫人!”
他一俯首,转身就小跑着出去。
这时药房的杨大夫将写好的药单拿过来,双手恭敬地呈给她看,“老夫人,这是给大少爷新开的药方,请老夫人先过目。”
老夫人接过来仔细地看上面每一味药,眉头渐渐皱紧,“这回又加了三味药?”
“是啊,大少爷这病现在只能加大药量,否则……”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心里有数,麻烦大夫了,就按这方子抓吧。”老夫人将药单递过去,杨大夫接过来给了身后的徒弟。
他察看一眼老夫人的脸色,叹口气说:“老夫人,我这话本不该说,可是看您对大少爷这么上心,我不得不说,大少爷的病,您最好心里有个准备。”
第4章 林霍相争
老夫人攥紧了手中的锦帕,心里郁闷得厉害,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已早逝,两个孙子一个病弱一个无用,而那外室的儿子又不值得信任,林家偌大的产业,仅凭她朽木之躯,能撑得了几时,将来九泉之下,如何向林家列祖列宗交待。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既然她的大孙子病弱,那不如及早的为林家留下嫡孙长子,但她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能不撑到重孙长到外傅之年。只是,林家必须要有一个撑得起家业,抚得了幼子的当家主母。
拿到药后,老夫人便坐着自家的车回去了,车子刚开进林家宅院,工厂管事便已在候着了。
林家书房里,熏香缭绕,林老夫人端坐在太师椅上,查看着账本,工厂管事站在一旁,瞧见老夫人越来越沉下来的脸色,不禁地为自己捏把汗。
“这个月怎么还没上个月好?”老夫人疑惑地问向他,“我刚才还发现,工人少了几个?”
“回老夫人,前两天走了几个主力的工人。”
“走?为什么?”
面对老夫人的追问,管事不想说可还得硬撑着说:“听说霍家涨了工钱,尤其是咱们林家过去的人,工钱翻倍,所以……哎呀!”
一听霍家这两字,老夫人气得如鲠在喉,那管事的继续说:“还听说啊,前几天霍明阳去了趟上海,带回两三个黄头发红鼻子的洋人,订了不少货啊,你说他为了做生意,什么妖魔鬼怪的都敢打交道。”
老夫人不想再听下去,挥挥手,“传我的话,现在不走的工人,工钱也涨,他霍家敢撬人,我也能留人,下去吧。”
管事拿着账本就退了出去,老夫人手抚着额头,在苏州城里,林、霍两家的绸缎生意从前朝时就是竞争对手,前几代还平分秋色,可到了这一代,霍家因为出了个从不按章法出牌的霍明阳,明显的让林家败下阵来,再不想办法,真就来不及了。
正想着,门被推开,福生一溜小跑地进来,朝老夫人拘个礼,老夫人直起腰身问他,“查清楚了?”
“回老夫人,查清楚了,那女子姓苏,名唤云锦,就住在城西,家就在城西开了家饭店,家中只有父亲和一个胞弟。而且家里的生意,都是由她亲自打理,很是能干。”福生说完这些,擦了擦额角的汗。
老夫人不禁点点头,“嗯,不错,是做商人的料,家境应该殷实,人倒也有胆色。”
福生一听,赶紧道:“老夫人,这苏家小姐是块好料,可扛不住有个败家的爹啊,她爹是城西有名的赌徒,家里被他输的,连门口镇宅子的铜狮子都卖了。”
老夫人一听,棕黄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问道:“那苏小姐可有婚配?”
福生呵呵地笑了,“有这样的爹,谁敢娶啊,听说倒是有一家开赌坊的在打她的主意,据说那家人姓王,王家少爷是个傻子,王家有意想把她娶进门做当家主母的。”
老夫人楞了一下,端起茶碗沉思着,看来还有人家正在打那姑娘的主意啊!于是淡淡地说一句,“嗯,你下去吧。”
福生乐瞅了下眼老夫人的脸色,没敢多问,便应了声,退下去了。
一早醒来的苏云锦头沉的厉害,感觉这一晚睡了很久很久,睁开眼睛时,她的闺房里已经布满阳光,太阳穴还是刺疼,她不禁地揉了揉。
即使不舒服,她还是挣扎着起床,不管如何她都必须继续经营店铺,怎么着也得让云峰把书读完的。
她穿上衣服和鞋,转身去拿藏在角柜里的钱袋,却发现角柜的锁是打开的,心中一惊,她打开柜门,里面的钱袋早就没了踪影。
进贼了!那可是家里仅有的一点钱了,那点钱还是今天开张的本钱来的!她惊出了一身冷汗,转身往外跑,刚要推门,门缝上掉下来的半截灰烬让她驻足,蹲下来查看,原来是迷香。
不用问,又是她那个好爹干的事,肯定又是去赌了。

大掌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大掌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2018云南春茶科考队专家赴滇红集团考察历史文化传承共同探讨产业发展未来

    责任编辑建文【源自云南凤庆消费】4月24日,2018云南春茶科考队在中国茶叶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北方茶马古道研究中心筹委会负责人、河北省茶叶流通协会副会长石若刚同志带队下,一行人赴滇红集团考察,滇红集团汤培显等同志全程陪同考察调研,先后详细介绍了滇红茶的历史及文化传承,共同探讨产业发展未来。科考组一行首先来到,有近百年历史的滇红老厂参观学习,重温中国滇红的发展史,并深入到老厂区认真调研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木板陈仓,仔细观察传统生产设备,大家对中国茶产业奠基者们所做的杰出贡献感慨万千。在冯绍裘

  • 没有人必须沉重地活着

    中午路过银行,看到三三两两的年轻保安在大厦的一根根柱子下面,或靠着,或坐着,每人手里一根香烟,旁边的马路上,是川流不息的车。他们在繁忙城市的这一刻,是静止的,不知为何,我竟从他们身上看到深深的颓废,气质。城市里人们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急匆匆地行走着、争斗着、愤怒着,城市不缺乏激情,但缺少颓废。城市里的男人不敢颓废,怕稍一懈怠就会被别人赶超,再无出人头地的机会。只是那几位保安,仿佛看透命运的安排,抓住无所事事的那点时间,享受一下当下的快乐。我知道他们为何能吸引我的目光,因为20岁上下也曾是我最颓废的

  • 亦诗亦画看佳作(三)

    彩墨《晨曦》【惠风】齐铁偕依稀非雾亦非霞,日夜吹嘘景色奢。才使暖香梅下退,又红春色到桃花。彩墨《新楼》【高楼夜闻笛】齐铁偕峻拔出尘氛,飘然窗入云。清风闻一笛,明月近三分。水墨《赶海》【观海】齐铁偕云低山欲倾,海势向天平。风阔鱼龙出,不辞昼夜行。水墨《林中》【起风】齐铁偕石凸藓痕侵,径宽屐齿临。松风时一起,遍地落清阴。彩墨《归舟》【看山】齐铁偕依依九折湾,隐隐钓舟还。雾里丹青湿,看山不入山。彩墨《南窗.局部》【与友茶叙】齐铁偕花下两相逢,沏茶乘炭红。别来多少事,尽泡一壶中。水墨《月光.局部》【山居

  • 转身,不让泪倾城

    季到深秋,只稍微一对望,便有寒露,在潮湿的枝头滴落。流水匆匆,落花已秋,红颜易老。西风,在苍茫里几个回旋,曾经的故事,便被拖曳到千山万水之外。缘来如花,倾其一生娇艳春夏。缘去似风,义无反顾逝去天涯!共同走过的流年,我不说,你都懂。月随人千里,别来几度春秋,冷落与谁梳红妆?欲语相思,泪千点。离别在弦,转身,不让泪倾城。记忆的扉页,且以留白,隐秘种种过往。若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还可记得那株,八月里迎风而来的栀子香,且以想念,且以安慰。

  • 品一盏绿茶,淡然宁静

    品一盏绿茶,淡然宁静,如山泉般清澈、自然、纯净,如溪流般绵长、幽远,如井水般甘甜、醇美。心静、品茶,思绪渐渐飘远,恍惚间,恰似梦中出现的场景一般,竟如此的贴合、惬意。烧水、泡茶,温热的杯盏捧在手心,鼻尖嗅到淡淡的茶香,端起茶杯,啜一口温茶,深深吐气,口腔回甘。顷刻间,内心特别平静。好似,这雨天的茶,有了一种令人心静的魔力。“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宁静淡泊是内心超脱尘世的豁达。包容是肯定自己也承认他人,是一种善待生活,善待别人的境界。在包容的背后,蕴含的是爱心和坚强,是挺直的脊梁,是博

  • 颜真卿《祭侄文稿》,元代鲜于枢品评其为“天下第二大行书”

    颜真卿《祭侄文稿》,又叫《祭侄季明文稿》。行草,纵28.2厘米,横72.3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是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为了追念和祭奠侄儿颜季明而写的一篇文稿。唐朝“安史之乱”时,颜真卿与堂兄颜杲卿的儿子季明一起英勇抗击叛军,不幸杲卿子在天宝十五年(756年)由于常山守城被叛军包围,太原等地的唐军守将不肯出兵相救,终于被叛军俘虏,先后惨遭杀害。由于奸臣的陷害,颜杲卿父子没能得到追封。三年后,颜真卿出任蒲州刺史时,杲卿父子才得到追封。当颜真卿见到泉明从常山带回来的季明头骨时,不禁悲愤之情涌上心头,对

  • 你选择什么,就收获什么

    每个人都有过一个只能看资料不能添加的好友。以后的路,我好好过,你慢慢走,都别回头。你选择什么,就收获什么。所有结局,在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成为想成为的人,不要只是说说而已。生活中,如果过于使劲,闹得太凶,太幼稚,太没有经验,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永远也得不到了。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沉着镇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

  • 经典爱情微小说:独倚轩窗,静看天外云卷云舒

    经典爱情微小说:独倚轩窗,静看天外云卷云舒作者:金鱼哥来源:网络独倚轩窗,静看天外云卷云舒。那是谁的温如颜,眉如黛;在青山如画里,清凉的味道沉淀了思念的浮华。掬一捧清流,找寻一份澄澈的惦念!穿过记忆的长廊,幻化成一抹暗香,妖娆了清晨,含羞了黄昏。轻掬一捧清流,在你清澈的眸光里,听风呢喃;在心的怡然明净中,书写情话。牵手牵渡,皓腕凝脂,闭月羞花。踏尘的双履沾满莹的清露,穿过绕柳,流光飞霞。弦外音,指尖沙哑,琴心韵,弹尽一袖孤寡。谁为谁披上前世金甲,执掌天下?七世绛珠,苦煞芳华,可愿陪我七世天涯,共

  • 都说红尘无罪,只因相遇太美

    你的出现,无意又给心抹上了一道道印痕,都说红尘无罪,只因相遇太美。挥不去你给的情愁,抹不去你给的记忆,如若不在想你,却又何苦深深的印在心底愁断肠,如若记忆可以遗忘,为何却清不去这忧伤?唯有在这夜里,为你写下,这思念的文字。此生,只想就这样静静地,守候着你,倘若流年安好,便不言别离。

  • 这枚硬币堪称“收藏分界线”,碰到可不要花掉了!

    硬币收藏是人民币收藏的重要分支,从第一套硬币发行开始,每一套硬币都有很高的收藏价值,而如今正是老三花硬币的收藏热潮,其中尤以梅花五角硬币为甚,梅花五角因为币面印有梅花图案而得名,设计精美,寓意深刻,这让很多人都十分欢喜。梅花五角是老三花硬币中发行时间最长的一枚硬币,也是存世量最大的硬币,在如今的收藏市场中,存世量很大的硬币收藏价值很低,而流通币中,大家却是发掘出来了一批稀有品种,也就是梅花五角的四朵金花了,从1991到1994年发行的四枚硬币就叫做四朵金花。这四个年份的硬币因为是从国外进口的铜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