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寻尸问路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00: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寻尸问路
第一章 水中血尸(1)
  我叫胡青,是个孤儿,是被我师父养大的。来自http://www.huijindi.com/之所以要叫他师父是因为他说要把他的手艺传给我,他的职业是在黄河上打捞尸体的。   每年黄河上都要死一些人,于是就有了捞尸人这个职业。其实我师父从来都不管自己叫捞尸人,而是叫水钩子,是专门在水上用钩子钩尸体的意思。   捞尸人并不是谁都能做的,尸体掉进河里之后是很难找的,如果没有特殊的办法你连根毛都捞不着。   因为黄河的水底有暗流,不管河面都多么平静,尸体绝对不会在原地停留,一定会被暗流卷走,有的甚至都能卷出几十里那么远。   死者的家属一般都出不起大钱请船队去打捞,于是就会来找我师父,相比船队来说,我师父的收费要低的多。   其实干这行还是很赚钱的,所以也有很多人有样学样的去做捞尸人,但结果都做不长,不是找不到尸体就是遇到了什么邪门的事儿吓的不敢干了,只有我师父这里独树一帜,渐渐的师父的名气也在这一代闯出去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十六岁的时候,我师父说我已经到了学手艺的年纪,说要是再有生意就让他跟着我。   虽然我从小跟着师父长大,但师父从来都不让我跟他出船,他说男人不到十六岁就没有长成,没长成的男人阳气弱,受不住死人气。   以前一直都听师父跟我说捞尸的事情,说实话我其实早就想去试试了,不光是为了赚钱,也为了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   这天我正坐在院子里洗衣服,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走进了院子,问我这是不是谢师傅的家。   我师父老光棍一个,有女人来找他绝对不是为了谈情说爱,而是生意上门了。但一个半月前师父出门办事儿至今未归,也没个信,害我已经好几天没钱花了。   “我师父死了,我是他亲传徒弟,我也能捞。版权huijindi.com”   眼瞅着有生意我哪儿能放过,说他死了也是咒他,哪儿能把自己的徒弟说丢在家就丢在家,连去哪儿都没说,还搞了个失踪。   一直以来我都想要试试自己的身手,再说一般死者的亲属都是比较着急的,没谁愿意让自己的亲人长时间的泡在水里。   “你?”   女人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而我则是点了点头,说道:“别看我年纪不大,我可是常年跟我师父出船的,你就说你捞还是不捞吧,这种事儿耽搁一天,人就漂的越远越深,到时候再捞人可就难咯……”   我故意想要激这女人一下,果然,一听到我的话女人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脸上也显出了焦急的神色。   看了我两眼,女人说道:“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一趟吧。”   我没有动,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女人,这是我师父要钱的时候惯用的招数,虽然他价格始终都是统一的,但不见钱我师父是不会出船的。   “哦,真是不好意思,这是辛苦费。”   女人见我没动便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三百块钱递到了我的手中,八十年代末三百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那时候还没有一百五十的面值,全都是十块的。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看来女人来之前已经打听好了,钱给的不多不少。把钱收了我对女人说道:“把你女儿的生辰八字给我。”   在黄河里捞尸没有对方的生辰八字是不行的,女人立刻就报给了我。我先把师父的朱砂笔取出来,然后在一张黄纸上把那女孩儿的生辰八字和名字都写上,随后卷成一个卷儿,走到鸡笼子那抓出一只公鸡来,把纸卷儿塞进公鸡嘴,抬腿就往大门外走。   “你女儿死的大概方位你应该知道吧?”   在我走出院子的时候女人也跟了出来,我问了她一句,女人点头,说就在河心那一带。   不再多说,我走到河边把船桩上的绳子解了,然后就跳上了船。   “行了,你在这里等我就行,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你女儿找回来。说明huijindi.com”   先把公鸡用绳子绑了扔进船舱里,然后我就启动马达,朝河中心的位置而去。这船是我师父去年才买的,虽然是二手货,但毕竟是自动的,用不着人力来划。   船到河中心之后停下,我虽然从来都没跟师父出来捞过尸,但师父告诉我的那些东西我却耳熟能详。   捞尸之前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祭拜河神,我师父是相信黄河里有河神的,人死在黄河里就归河神管了。   我们这是从河神的手里往回要人,所以必须先要拜祭河神,而且还要献上贡品。   贡品一般都是水果一类的东西,外加一只大公鸡。不过那公鸡不是现在就给河神,得等到我用完之后才能献给他。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摆好香炉,我燃上三支贡香,先朝水里拜了三拜,然后便将供在香炉前的水果扔进了水中。   师父跟我说,如果河神收了贡品就可以捞尸,要是不收就说明河神不愿意放那人走,就不能捞。   具体的表现是扔到水里的水果会沉下水,这就说明河神是收了贡品了。但让我郁闷的是我把水果扔进河里之后那些水果竟然都飘在了河面上,这就说明河神是不想放那个人,不让我捞尸。   第一次出来干活竟然遇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而且我钱都收了,要是就这样无功而返还得把钱还给人家,想想我心里就很不舒服。   不过师父交代过我,要是河神不收贡品千万不能捞尸,不然会出大事儿。师父的交代我自然不敢不听,于是我就准备回去。   但就在我要发动船的时候那些水果忽然就沉进了水里,我心说看来河神又让我捞了,我当然不能放过机会,于是便跑进船舱把那只大公鸡给拎出来扔进了水中。   很多人都以为鸡这种动物是不会游泳的,其实鸡不仅会游泳,而且还是高手。那只公鸡一进了水就拼命的扑腾,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像鸭子一样浮在水面上朝下游飘去。   我立刻就启动船跟在公鸡后面,能不能找到尸体全都要靠这只公鸡,等到这只公鸡沉的时候也就找到尸体了。   不知不觉公鸡已经飘出去有几里远了,我倒是没有着急,这一代的水域我很熟悉,水下的暗流很多,把尸体冲出几里远也很正常。   公鸡大概又飘了一里远左右忽然变得不安起来,它在水里不停的拍动着翅膀,而后便突兀的沉了下去。   这是河神在收贡品,也就是说那个淹死的女孩儿应该就在这里,公鸡的嘴里被我塞的那张写了女孩儿生辰八字的纸被公鸡给吐了出来,飘上了水面,但接近着就沉了下去。   鸡这种动物是可以通灵的,我把那张写了女孩儿生辰八字的黄纸塞进鸡嘴里它就能感应到女孩儿的位置,同时它的命格也和女孩儿相连,会下意识的靠近女孩儿,而那张黄纸就是跟河神交换人的文书。   这是我师父在黄河上捞尸的独特手法,他捞尸从来都是一找一个准,向来都没有出过错。   急忙从船舱里拿出钩尸体的钩子,扔到了公鸡下沉的那个地方,这钩子是我师父特制的,是专门用来在水里捞尸体的。   钩子头很沉,一沾到水就迅速往下沉,这里的水有点深,绳子下去十几米之后我才感觉碰到东西了,而后我使劲儿的晃了晃手上的绳子,感觉到钩子勾住了东西我就开始往上拉。   一边拉我一边想这三百块钱马上就要到手了,就算我师父再过几个月回来我也不用担心没钱花了。   心里越高兴我拉绳子的速度就越快,还有几米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水里有“咕嘟咕嘟”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水里吐泡似的。   而后我便看到绳子周围几米的水面都变成了白色,心里一惊,我心说这不是遇到白水了吧?
第二章 水中血尸(2)
  黄河的水基本都是黄的,师父跟我说如果遇到水变白了那这尸肯定是有问题。但具体有什么问题师父却没有跟我说过,也没有说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该放弃捞尸。   眼看着尸体就要捞上来了,那三百块钱就要到手了,这个时候我肯定不会放弃捞尸。于是我就加了把劲儿,就在尸体要出水面的时候,周围的水忽然变成了红色,是那种血红色,而且河面的上的水就好像是开了似的,居然“咕嘟咕嘟”的冒泡,一团团热气也从河面上升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   此时那尸体就在水下不到一米深的地方了,我只要稍稍一用力就可以把她给拉出来,但周围出现的情况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师父曾告诉过我遇到白水尸体可能会有问题,但现在却变成了红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打小就跟着师父,虽然没捞过尸,但我的胆子可不小。定了定神,我心说管他变成什么颜色的水呢,只要把尸体捞出来交给那个女人就是了,其余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用管。   其实我是真舍不得那三百块钱,要是今天这事儿干不成的话那我接下来的日子将会苦不堪言。   所以我一咬牙就绳子给拉了起来,一具红色的尸体也浮出了水面。看到那具红色尸体我差不点没一屁股坐在船板上,我自认为自己胆子不小,但还是被吓到了。   这具尸体外面的那层皮没有了,浑身上下都是暗红色的,而且身上居然还在不断的往外渗着血,看上去很是吓人。   没想到第一次捞尸居然捞到个这样的尸体,我在心里不断骂着晦气,两只脚也有些发软,因为我实在是有些害怕。   那死尸飘上来之后居然就不再往下沉了,要知道她身上可是挂着个大铁钩子呢,那铁钩子有三十多斤,而且我已经把抓着绳子的手都松开了,但那尸体却依旧不往下沉,实在是有些怪异。   从死尸的轮廓上能看的出来,是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此时我心里在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个女孩儿给弄上船,我实在是不愿意把她捞起来,因为这血尸不仅吓人,看着还有些恶心。   但想想既然都已经捞上来了,要是不带回去没办法跟主家交代,那钱还得退给她。   想到这里我便咬了咬牙,手又抓在绳子上,拉了两下便把这血尸给拉上了船。忍着心里的害怕跟恶心我把钩子给摘了下来,然后在水里涮干净了才扔进船舱里。   师父曾经告诉过我,死尸上船之后一定不能让其趴着,这样容易沉船。如果死尸身上没有衣服的话也要拿东西给其盖上,这样即便死尸有怨气也不会找捞尸人的麻烦。   刚才我摘钩子的时候不小心把那血尸给弄成了趴着,想到师父的话我拿了块儿白布出来,但我却没有给死尸翻身。   因为这没了皮的死尸真不是一般的恶心,我实在是不愿意去碰她。可是我又担心不给她翻身真会沉船。   要知道这船可是花了我师父不少钱,要是他回来见我把船给弄废了,那他非得把我的皮给扒了不可。   纠结了一会儿,我还是蹲下了身子去给死尸翻身,手一碰到死尸我就忍不住缩了回来,这血尸的身上弄的粘呼呼的,摸着很是恶心。   深吸了一口气,我再次抓住死尸用力一翻,终于把这死尸给翻过来了,我长出了口气,然后便拿着那块儿白布给她盖上。   就在白布要盖到死尸脑袋的时候她忽然睁开了双眼,没有准备,这下我被吓的不轻,一屁股就坐在船板上,然后两脚乱蹬,身子朝后面挪去。   一直挪到船舱的位置我才停下来,我惊恐的看着血尸,她仰着头,那两只已经没有了眼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眼仁儿了,全都是眼白,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能感觉的到她是在盯着我。   “妈的我该怎么办?”   这血尸着实是把我给吓坏了,如果我知道这次捞尸会捞上来这么一个东西那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干。   随即那血尸的嘴角竟然微微上扬,她居然笑了。没错,血尸的确是在笑,那笑容怎是一个诡异可以形容。   此时我都恨不得把她给再扔进河里去,但我实在是不敢靠近血尸,而且师父也曾经说过,尸体出水之后就不能再进去,不然就会缠着把它扔进水里的人。   于是我就跑到船尾发动引擎,然后开着船就往回跑。   现在我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赶紧把这具恶心的血尸交给那个女人,让她去处理。   我师父捞尸之后是要帮着处理后事的,一般都会帮着主家买棺材什么的,但我可没有那个心情,我只想要尽快的摆脱这具恶心的血尸。   船的马力被我开到了最大,几分钟之后就跑到了岸边。此时女人正等在那里,我跳下船,对她说道:“你女儿我已经帮你找回来了,你可以把她弄走了。”   听到我的话女人的脸上现出一丝喜色,然后就朝船上看去,当她看到血尸脸的时候顿时就吓的“啊”了一声。   和我的反应一样,女人被吓的跌倒在地,指着船老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这……这怎么会是我的女儿?”   “这就是你的女儿,至于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不清楚,但我绝对不会搞错。”   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和这个女人仔细的解释什么,我只是催促她赶紧把那血尸弄走,女人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她说我为了赚钱随便找回来一具死尸冒充她的女儿。   说实话这样的人我不是没见过,以前我师父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捞上来的尸体被鱼虾给吃的不成样子了,对方就说我师父骗人,找不到他们的亲人就随便弄出一具尸体来冒充。   一般的时候我师父都会说可以去鉴定,虽然那个年代我国的医学并不是很发达,但却能鉴定出来死尸和他们的亲人是不是有血缘关系。   有的时候死尸的身上也会有一些东西可以证明他们的身份,但这具血尸肯定是无法证明身份了,要知道她是不是这个女人的女儿就只能去医院鉴定。   “阿姨,你既然能找到我那就说明你知道我师父的本事,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找人的本事可一点都不比我师父差。   你要是不相信那你就把她弄到医院去做鉴定去,看看是不是你的女儿,如果不是我不仅会把钱全都退给你,还会负责把你女儿找到。”   对于对方的指责我并没有生多大的气,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这具血尸给处理了,如果女人不将她带走会很麻烦。   “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你别想骗我,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女人很是气愤,她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我想上去再跟她解释,但女人根本就不听,转身就走。   而且她走的特别快,好像是在躲避什么似的,我想要拦着女人但船还没有拴在桩子上,等我把船拴好再回头找那女人她居然已经不见踪影了。   “这他妈让我怎么办?”   那女人跑的比秃尾巴狗还快,把她那不堪入目的女儿留给了我,这让我怎么处理?   如果是我师父的话恐怕会给尸体买一副棺材,为其操办后事,但我可不会那么干。如果是一般的尸体我或许还会处理一下,那这血尸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帮她办后事的,因为要帮她办后事就得把她抬回我家去。   连碰一下这血尸我都会感觉恶心,让我抬她回家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既然女人不要她的女儿,那我也没必要留着。
第三章 上门
打定主意,我也顾不上师父告诉我的那些话了,我又把缆绳解开,把船开出去一段时候忍着恶心将血尸又扔进了河里,连同那块儿白布一起。 扔掉血尸之后我心里便一阵轻松,见船上弄的都是那血尸身上流下来的血水,我从船舱里拿出来一个桶,弄了些河水和船冲了一下。 虽然把那些血水给弄干净了,但船上的血腥味儿却更浓的,血腥味儿里还夹杂着一股臭味儿,很是难闻,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散去。 把船从新开回岸边,拴好了缆绳我就朝我家走去,一边走我一边想今天总算还有收获,那个女人并没有把钱要回去,虽然被吓了一跳,也被恶心了一把,但还得了三百块钱。 想到那三百块钱我心情就好了不少,心说明天就去镇上买我爱吃的东西。回到家我把没洗完的衣服洗了之后就开始弄饭,等吃过之后天都已经黑了。 那个年代我们这个地方还没有通电,我们用来照明的东西都是煤油灯。 晚上我坐在床上,看着那三百块钱心里十分的高兴,心里琢磨着明天该怎么花这个钱,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富裕。 农村睡觉都早,又没有什么娱乐节目,一般八点钟不到就都休息了。 我把钱放好,正打算去把油灯吹灭忽然我感觉窗子外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似的,我扭头一看,窗子外面居然有个人影。 那人影就站在窗子那里一动都不动,我吓的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谁啊?” 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外面那人影也没有什么反应,我心说会不会是狗子那王八蛋,狗子是我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好朋友,这家伙很喜欢恶作剧,经常会在村子胡闹。 “狗子,你他妈别装神弄鬼的,老子要睡觉了,你要是再跟我闹小心老子抽死你。” 狗子他爹以前也做过捞尸人,而且听说本事并不在我师父之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不干了,如果狗子他爹还继续干的话我师父肯定无法在这行里独树一帜。 “嘿嘿……。” 我朝外面喊了两句,这时站在窗子那里的人影忽然“嘿嘿”的阴笑起来,那笑声阴森无比,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笑声。 被那笑声吓的缩到了床角,不过等我再往窗子外面看的时候那人影却不见了,而窗子上则留下了一个圆形的印记。 好一会儿我都没敢动,见那人影没有再出现我才大着胆子拿起了油灯走到窗子前,想要看看那圆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一看不要紧,我吓的差点把手里的油灯都扔了,那是一张人脸,而且是血红色的。一看到这张人脸我就想到了下午捞上来的那具血尸。 我的直觉告诉我,刚才站在窗子外面的就是那具血尸,一想到这里我就双腿发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怎么办,怎么办,那具血尸居然找上门来了,真不该不听师父的话,现在我要怎么办才好。” 被吓的不轻,我都快哭了,师父曾经交代过我,尸体只要打捞上来就不能再扔下去,因为这是对死尸的亵渎和对河神的不敬。 本来死在河里的人就希望能被家人带走,好不容易出水了,结果又被扔回去了,那死者的怨气肯定会加重。 因为是跟河神做了交易河神才会放人,结果交易了又把人给扔给河神了,所以这么做也是对河神的不敬,这叫出尔反尔。 师父说死在水里的人是很惨的,白天被阳光晒就好像是有一万把刀子在他身上割似的,下雨的时候雨水就像是箭矢一样,每有一滴雨水落在河里死在水里的人就会疼一下。 因此在水里死的人怨气很重,千万不能做出那种把他们捞出来又扔回去的举动,我真后悔没有听师父的话,现在那血尸找上门来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我都没怎么敢睡觉,就怕那血尸忽然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天快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总算是没出什么事情,我暗自庆幸,可当我踏出我家房门的时候我立刻就傻眼了,因为院子里居然多了一具漆黑的棺材。 那棺材比普通的棺材都要大一圈儿,而且黑的发亮,太阳光照射在棺材上都不反光,好像棺材可以吸收太阳的光芒似的。 两条腿又开始发软,我心想这棺材是什么时候被弄进来的,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而且这棺材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院子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 咽了口唾沫,我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如今师父不在,这事情我也只能自己来处理。 站在门口半天,最后我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心说死就死了,我倒要看看棺材里有什么,是不是那具血尸躺在里面。 如果是的话,那我就连棺材一块儿给烧了,我看她还能再玩出什么花样来。 在心里不断的鼓励自己,我走到了棺材之前,然后我便去推那棺材盖儿。这棺材盖儿比普通的棺材盖儿要重的多,虽然我的身体很强壮,但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推开一个缝隙。 随即我便朝棺材里面看去,让我疑惑的是这棺材里竟然什么都没有,居然是口空棺材。 脸上现出一丝狐疑,我心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这棺材是和那具血尸有关的话那她应该是躺在棺材里的呀。 可是棺材之内却是空空如也,这我就有些搞不懂了,又把棺材盖儿合上,我知道这肯定不是谁的恶作剧了,谁都不会闲着没事儿拿棺材来开玩笑。 再说这口棺材起码得有千斤重,没有七八个人根本就抬不起来,这棺材到底是谁弄到我家院子里的,弄进来的目的又会是什么? 这些问题我都想不通,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联系到我师父,让他赶紧回来。我师父懂的事情特别的多,我想他一定会有什么办法。 但我连师父去哪都不知道,那个时候农村根本就没有电话,就算是我们镇上也找不出来几部,想要联系我师父是不可能了,我也只能找村里的人帮忙把这口棺材给弄走。 于是我便叫来了左邻右舍,幸好我和师父平时的人缘儿还算不错,邻居们倒是愿意帮忙。但当我把他们带到我家的时候那口棺材居然不见了,没错,刚刚还在院子里,但现在却不见了。 我出去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这棺材怎么就消失了呢?如果说是有人趁我出去的这一会儿把棺材给抬走了那绝对不可能,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村只有一条路,要是有人把棺材从我家抬出去我在邻居家都能看的到,就算是抬棺材的人不走这条路而是抬往河边也一样可以看的见。 邻居们都问我棺材在哪呢,还有一个邻居开玩笑说不会是在我家屋子里吧。 我没有笑,因为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相反我觉得实在是太诡异了,难道之前我所看到的都是假象?是我的幻觉? 摇了摇头,我完全能确定我并没有出现幻觉,邻居们都以为我在逗他们,有几个叔叔辈儿的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下,说以后不准这么逗他们。 我差点没哭了,我哪是在逗他们呀,分明是有东西在逗我,估计这一切应该都是那血尸给弄出来的。 一想到血尸我都有狠狠抽自己的想法,我心说自己逞什么能呀,以为什么都懂了便跑去给人家捞尸,见到白水的时候就应该放弃的,只要尸体不离水就不算对尸体的亵渎,也不算得罪河神。
第四章 黑棺
结果那白水变成了红水,我捞出来一具血尸,捞出来就捞出来吧,我千不该万不该又把那血尸给扔回了水里。 这下麻烦大了,血尸找上门来了,而且师父还不在家,我该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里我都快哭了,毕竟我只有十六岁,听到过的事情虽然多,但自己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压不住阵脚。 “青子,你咋了?” 就在我欲哭无泪的时候狗子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一见狗子我就跟见到救星似的,我一把拉住他,问道:“狗子,你爸以前也是捞尸人,肯定是懂得许多的事情对不对?” 见我情绪激动,狗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急忙又问狗子他爸在不在家,狗子摇头,说上县里办事儿去了,今天早上走的,估计晚上都回不来。 听到这话我嘴角抽了抽,心说这是天要亡我呀,遇到了这种事情偏偏懂行的人都不在,那我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吗? “青子,发生什么事儿了?” 看到我这幅表情,狗子狐疑的问道,我咽了口唾沫,问狗子昨晚有没有来我家,狗子撇了撇嘴,说他昨晚去隔壁村他姥姥家了,他舅给他说了一门亲事,昨天他去那边相亲了。 说到这里狗子的脸上现出一丝猥琐的笑容,他跟我说那女孩儿长的一般,但胸脯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狗子说的眉飞色舞的,而我的心则是拔凉拔凉的,看样子狗子根本就没撒谎,昨晚他并没有来我家,那也就是说昨晚站在窗子外面的就是血尸了。 狗子还在讲着他相亲的那个对象,要是平时的话我肯定会跟他一块儿讨论,但现在却一点心情都没有。 “狗子,晚上你没事儿吧,要不陪我在这住吧。” 实在是不想再一个人住在家里了,我就说让狗子陪我,这家伙则是猥琐了笑了几声,说他今晚还得去那边,说是要跟他对象谈谈人生理想。 我心说你一个打鱼的还聊个毛的人生理想啊,但还没等我话说完呢狗子就跑了,这货是典型的重色轻友,也怪我,没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不然的话他应该不至于扔下我不管。 想了想,我感觉自己还是不能在家住,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刺激,要是今晚血尸不只是出现在窗子外面,而是跑进了屋子我估计我会疯掉。 于是我就跑到了邻居三叔家,三叔家的房子和我家挨着,他女儿在县城里上高中,一个月只回来一次。 我跟三叔说想在他家住一个晚上,三叔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毕竟我他是看着我长大的,而且三叔跟我师父的关系也很不错,所以他都没问我原因。 刚才我叫来帮忙抬棺材的也有三叔,不过他以为那只是我的恶作剧而已。 见三叔答应我心里十分高兴,暗想今晚倒是不用再担惊受怕了,那血尸应该不会找到这里来。 晚饭我也是在三叔家解决的,自打我师父走后我时常都会跑到三叔这里蹭饭吃,三婶儿还特意给我做了两个菜,晚上我吃的很饱。 三叔家是个两间房,东边的房间是三叔和三婶儿的,所以我也只能住在他闺女那个屋子。三叔的闺女叫小兰,长的不是特别的漂亮,但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很是吸引我。 只不过小兰比我大一岁,所以时常都以姐姐自居,也让我叫她小兰姐。 其实我在心里是比较喜欢她的,但不敢说,怕惹她生气。躺在小兰的床上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儿,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躺女孩子的床呢。 因为昨晚我没怎么睡好,所以吃过饭没多大一会儿我就睡着了,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尿给憋醒了。 迷迷糊糊的走出屋子,我打算就在院子里解决,但我却看到了一口漆黑如墨的棺材,顿时就把我吓的打了个激灵,连尿都给吓没了。 往四周看了一圈儿我就更加害怕了,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三叔家的院子,而是我家的院子。 那口漆黑的棺材还停在昨天的那个位置,月光照在棺材上让棺材有些发亮,这时棺材里发出一阵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里面用指甲抓似的,听的我心里发毛,一股凉气也从后脚跟升起,直接就窜进了我的脑袋里。 我想要跑,但我的两条腿就好像是灌了铅似的,不管我怎么挪也挪不动。就在这时棺材盖儿发出一阵轻响,是被人从里面给推开了。 紧接着一条没有皮的手臂就从棺材里伸了出来,我想要大叫,但嗓子里就好像是卡了什么东西似的,怎么叫也叫不出来。 此时我只想要自己晕过去,因为晕过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是我偏偏不晕,而且连眼睛都闭不上,就直直的盯着棺材,想要移向别处都做不到。 一条手臂从棺材里出来之后,紧接着就是一张血肉模糊的人脸,那人脸我并不陌生,正是血尸的脸。 此时她那没有了皮的嘴唇轻轻蠕动着,好像是在吃什么东西似的,而后她的嘴角便微微上扬,现出一丝诡异到极点的笑容。 紧接着血尸的整个身子就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她的身上依旧还流着血,她好像是无法站立,只能爬行。 我以为这血尸会爬到我面前把我给结果了,但她却没有,而是向壁虎一样黏在了棺材的边上,用那一双全是眼白的眼睛看着我,而后身子竟然慢慢的融进了棺材里。 片刻之后,血尸消失了,但棺材上却是多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并不是血尸,而是一个穿着大红喜服,头上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棺材上的人和真人差不多,很是逼真,就好像随时都能从棺材上跳出来一样。虽然对方盖着红盖头,看不到脸,但我却能感觉的到,那个红盖头下面的脸应该很漂亮,最起码要比小兰漂亮。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很奇怪,而且这个节骨眼上我想的应该是怎么逃命,但脑袋里居然还惦记着棺材上那个人的长相,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这时我发现自己能动了,我立刻撒腿就跑,出大门的时候我一个没注意就摔倒在地,脸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可是我已经顾不上了,一溜烟的跑到三叔家,不断的敲着门。 屋里亮起了煤油灯,而后三叔便走出来将门打开,当他看到我的时候顿时一愣,问我怎么大半夜的不睡觉会在外面,我指着我家院子说:“棺材,棺材。” 此时我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只能说出这两个字,随后我便拉着三叔往我家走,但当我们走进我家院子的时候,那口棺材居然又消失不见了。 “我说青子,你这大半夜的折腾啥?你到底想要干嘛呀?” 现在是凌晨,这个时间是人睡的最熟的时候,三叔被我吵醒本来就有些恼火,而我又死气白咧的把他拉到我家,这让三叔就更不爽了。 “三叔,刚才我出来撒尿却发现回到了自己家,这个地方就停着一口漆黑的棺材,而且棺材上还有个穿着喜服的女人。” 我跟三叔解释着,不过三叔却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他问我是不是半夜睡糊涂了自己跑回了家,这里哪有什么棺材,更没有什么女人。 刚刚那口棺材还在这里,但这么大一会儿就又消失不见了,实在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对三叔说我没有骗他,我问三叔我刚才叫门的时候屋门是不是插着的? 三叔点头,我说三叔你想想,如果我是自己跑回来的那我肯定要开房间门,而房间门是在里面插着的,如果我是自己跑出来的,那房间门又是谁插的?

寻尸问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寻尸问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天命帝妃:倾君天下15章(第一卷 妖妃祸乱,帝国惊梦第15章 杖毙)

    原标题:天命帝妃:倾君天下15章(第一卷妖妃祸乱,帝国惊梦第15章杖毙)小说名称:天命帝妃:倾君天下第一卷妖妃祸乱,帝国惊梦第15章杖毙严锦宁本来正在埋头想事情,却是最后一个抬起眼睛的。她微微皱了眉头,神色茫然。严锦玉却像是得了意外之喜,忖道:“二妹妹的院子外面堵到的?是什么人?”冯氏的眉心拧的死紧,神色间阴晴不定。“带进来!”管家一挥手。外面马上有两个护院提小鸡一样把一个丫头拖进来,扔在了院子里。却是……“蓝琪?怎么是你?”严锦玉的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严锦华却是心头一紧。“这丫头鬼鬼祟祟的,三

  • 她知道一切15章(第一卷 派对杀人事件第15章 真相大白)

    原标题:她知道一切15章(第一卷派对杀人事件第15章真相大白)小说名称:她知道一切第一卷派对杀人事件第15章真相大白沈留白带着李成离开之后,房间里又重新恢复了安静。任旭东低着头,吊灯柔和的光投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脸隐藏在阴影之下,让人看不到表情。靳海洋也不着急。他示意裴耀打开同步录音录像设备开始录制讯问过程,自己则是坐回到原本的座位上,一张张的翻阅现场勘验笔录和相片。沉默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高大尚以为他就会这样一直沉默到讯问结束的时候,任旭东忽然开口了。“给我一支烟。”他缓缓抬起头,声音嘶哑的厉害

  • 总裁大人请接招15章(第15章 给我慢慢吃)

    原标题:总裁大人请接招15章(第15章给我慢慢吃)小说名字:总裁大人请接招第15章给我慢慢吃薛管家和佣人们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吃惊,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低垂着脑袋,放下早餐后便井然有序的离开了主卧室,还不忘帮他们关上房门。没有旁人在场,余浅显然松了口气,身侧的床头柜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早餐,她饿得难受,想伸手去端早餐,结果可悲的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她反复试了很多次,累得气喘吁吁,忽然眼前闪过一道人影,只见圣司冥缓步走到床头柜前,长指端起一碗海鲜粥,敛眉舀起一勺粥,送到余浅嘴边。他霸道命令:“

  • 破铁烂铜侦探社15章(第一卷 腐尸奇案第15章 逼上贼船)

    原标题:破铁烂铜侦探社15章(第一卷腐尸奇案第15章逼上贼船)小说书名:破铁烂铜侦探社第一卷腐尸奇案第15章逼上贼船第二天,浦江城很多报纸都在头版头条报道了昨天夜里发生在郊外坟地的事。“腐蚀案告破!”“孝子不肖!庄王氏沉冤得雪!”那标题自然是怎么狗血怎么来,庄子孝涕泪交流的脸被做了特写,放在文章的旁边,越发放大了案件的惊悚效果。事情到了这里似乎就尘埃落定了,正当白琦丝和庄思文暗暗庆幸的时候,傍晚时分,一家浦江城有名的八卦小报忽然推出了特刊,爆出了一条惊天新闻。原来引诱庄子孝沉迷赌博的角头竟然事白

  • 神谕15章(第一卷 人间客第15章 扶南公子)

    原标题:神谕15章(第一卷人间客第15章扶南公子)小说名:神谕第一卷人间客第15章扶南公子王轻候自不是来“弑神”的,据说神殿的神使大人们每日都会固定在余庆楼三楼的雅间里小坐,王轻候便“正好”坐在他们隔壁。雅间里传来李司良的声音,谄媚奉承:“实实对不住扶南公子,明日应送往贵府的优伶尚未调教妥当,还请神使大人勿怪。”方觉浅听了便暗忖着,八神使的名字她倒也都是听过些的,没听说有个叫扶南的神使位在其中,这人是谁?她这般想着便隔着纸窗往那边看,便确信了那绝不会是神使。坐在那边的男人姿态柔美,阴丽妩媚,执杯

  • 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15章(第15章 交换条件)

    原标题: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15章(第15章交换条件)小说名字:邪王绝宠:极品丹妃要逆天第15章交换条件“中毒?耀儿所中何毒?”皇后顿时有些坐不住了。玄天耀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这不可能,之前本王已经诊过脉了,本王明明就没中毒!”太医跪在地上,诚惶诚恐地回道:“可是以成王殿下现在的脉象,确实是中毒之征啊,而且……臣无能,虽能探出成王殿下脉象呈中毒紊乱之势,且此毒十分凶险,却查不出殿下究竟所中何毒。”玄天耀大惊之后,顿时惶恐起来,怒视着叶清念道:“废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成王殿下的脾气真是

  • 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15章(第15章 你怎么能喜欢上一个疯子)

    原标题: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15章(第15章你怎么能喜欢上一个疯子)书名: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第15章你怎么能喜欢上一个疯子她让人查过南笙,才发现她昨天还在精神病院!一想到她竟然输给了一个疯子,杜薇薇气的恨不得把南笙那个小贱人撕了。唐少珂眉头不易察觉的蹙了蹙,眼里已经染了一层寒意,可惜杜薇薇毫无察觉,依旧是自顾自的说着:“少珂哥哥,你可不能糊涂啊,你怎么能和一个疯子在一起!”唐少珂猛然起身,隔着桌子将杜薇薇狠狠的向前一拉,眼神腥红的可怕:“杜薇薇,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对我的妻子又任

  • 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15章(第15章 六绝公子)

    原标题: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15章(第15章六绝公子)小说名字: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第15章六绝公子迅速开好了一张药方,却突然听到一声尖叫传来:“大家上!把他们赶出京城!”人群瞬间失控,一副立刻就要踏平沈园的架势!“我看谁敢放肆!”清亮的呵斥声中,数十名手执兵器的护院已经拦在了众人面前!紧跟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快步而出,器宇不凡,眸中光华内敛,正是沈家长子沈少平。在人前站定,他一声冷笑:“各位乡亲是否逼人太甚了?这场瘟疫虽由沈家而起,我们却非有心,何况平日沈家是如何待你们的,你们总不会忘

  • 大理寺萌主15章(第15章 就怕流氓有文化)

    原标题:大理寺萌主15章(第15章就怕流氓有文化)小说:大理寺萌主第15章就怕流氓有文化抓获纵火者这件事上,功劳几乎都是丁管家立下的。不过楼明夜说兰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得赏了她一顿好饭好菜。兰澈横扫半桌珍馐玉食,抹了抹嘴一推桌子,片刻不等就去找楼明夜。“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楼明夜在书房里倚窗看书,意态慵懒。兰澈揉了揉鼻子:“审完了吗?”“没审。人在柴房里关着。”“哦。”又挠挠头遮掩拘束,兰澈刻意提高几分音量,“审的时候,我可不可以在场啊?毕竟追踪这么久了,我也想知道结果嘛!”终于,楼明夜放下书

  • 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15章(第15章 惹怒骆牧离)

    原标题: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15章(第15章惹怒骆牧离)书名: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第15章惹怒骆牧离“不、不用了。”要小希白皙面孔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慌张地向客厅旁边的洗手间走去。要小希只要一想到和骆牧离之间如今别扭而微妙的关系,就忍不住想要躲他远一点,再远一点。他那样的花花公子,对待感情根本毫无真心可言,早上他那番让她难堪的话还在耳边,她可不想再让他有任何的可趁之机,占了她的便宜不说,还在那里说些凉薄的话来刺激她。最主要的他们是兄妹,这也是她不敢冲破所有去爱骆牧渊的原因。“跟我走。”骆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