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诡女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00:34 来源:网络 []

书名:诡女友
第001章 出租男友
  下班的路上无聊翻看手机,看到微博有个热点新闻,说是白富美为情所困割腕自杀。诡女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靠,白富美居然还能为情所困?搞笑呢吧?   我哼了一声,随手就回了一句:小编你上班编新闻没带智商吧?白富美能会缺爱?随便露个胸腿什么的,都一堆人跪舔。   按下发送键,系统提示发送成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显示。这时正好到站了,我也没管那么多就把手机塞进了口袋。   对于我这个被人甩而不相信爱情的单身狗来说,下班唯一的生活就是打游戏,因为我不能让自己闲来,不然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想那个操.蛋的悲情剧。   可是不知道今天撞了哪门子的邪了,打了一下午dota全是巨大优势被翻盘。   实在是输的没脾气了,我就上了经常去的同城论坛,想找点乐子。临近七夕了,论坛上大多数帖子都是关于这个蹂.躏单身狗的忒子。汇金地我闲着无聊,也凑热闹发了个帖子。   “本人高大威猛,战斗力刚猛,平均持久力四十分钟以上,,七夕有需要的联系,非诚勿扰。另开不起价钱的,请绕道。”   帖子刚一发出去,就有不少人开始水,不过大都是无底线的嘲讽和玩笑,我也不甘示弱自然也会原原本本的嘲讽回去。   就这样来回扯了半个小时,我的心情也渐渐好了。正当我打算管了网页的时候,突然弹出了个私信。   “我需要一个长期男友,你愿意吗?价钱随你开。网站huijindi.com”   呵呵……   我笑了笑随手回复了个包月两万,先交百分之十定金。我当然没有相信这消息,所以发了这条消息之后,我就直接关上了电脑。   洗漱完了之后,我习惯性的点开了微信想想看看朋友圈,却看到有人在加我,我点开一看是一个名叫鬼媚儿加我。   因为资料是一片空白,我没有多想就通过了验证,刚想问对方是谁,对方就发来了一个红包。我随手点开红包,当时就愣住了,红包里面居然是两千块钱。   几个意思?见面就给两千?   没等我问什么意思,对方就直接发来消息说道:“一个小时后,在酒吧一条街入口处见,签男友租赁合同。”   我靠,不会吧,居然还真有人信啊?这是智商偏低,还是我狗.屎运爆棚啊?   不管我信不信,这红包是货真价实的。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难不成是新型割肾招数吧?   不过虽然我这心里有些忐忑,但是思来想去我还是打算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毕竟我一个月才三千五的工资,每天还被那狗.娘养的主管呼来喝去,过着狗都不如的生活。这万一要是真的,那我可就咸鱼翻身屌丝逆袭了啊。   我特地把我平时不舍得穿的那套衣服拿了出来,然后破天荒的打了次的,去了我从未去过的酒吧一条街。   刚下出租,我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连衣短裙,略施粉黛的极品美女站在街口。来来往往的女人基本上都是浓妆艳抹,穿着暴漏,显的她有些格格不入。   难道租我的人就是她?   想到这,我这心里就禁不住澎湃了起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即便是割肾我也认了。网站huijindi.com   这时那个美女也注意到我了,四目相对的瞬间,我就可以断定她就是鬼媚儿。   “你好,你就是鬼媚儿?我是吴迪。”说着我略带邪恶的伸出了手,不过鬼媚儿却并没有伸手。   “定金我给过了,你得证明一下你有没有做我男友的本事。”   我一听,顿时就心潮澎湃了起来,因为我在帖子里面写的很清楚,战斗力强悍,这鬼媚儿的意思岂不是……   “三分钟后,会从佛克斯酒吧出来一个花格子白衬衣的男人,你帮我把他的头打爆。”   我一听眉头微微皱了皱,心说开什么玩笑,我是应征男友,又不是打手。那个佛克斯酒吧我也听说过,那可是这条街最豪华的酒吧,进出的可都是有钱有权的主啊。汇金地   “男朋友给女朋友出气不应该吗?”   “应该是应该,可是……”   还没等我来得及拒绝,鬼媚儿就从手包里面拿出了一叠钱,“这是五千块钱,完事之后我们签订租赁合同。如果遇到麻烦,就说为你女朋友聂玉儿出气。”   看着那晃眼的粉色票子,我想很装逼的说句五千就想让我给你卖命?但是话从口出的时候,却完全变了。   “行,一言为定,”   玉儿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然后把脚旁的空酒瓶子踢了过来说道:“好,我等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今个上天给我吴迪一次发财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   我捡起酒瓶,转身就向着佛克斯酒吧走了过去。刚到酒吧门口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穿着花格子白衬衣的男人走了出来,那男人在一辆奔驰车前停了下来。   同时,有七八个人也跟着走了出来,看样子他们都是一伙的。   我一看这阵势,当时就怂了。虽然我一米七八的个子,从小干活长大,但是那也不可能是七八个人的对手啊。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老子虽然穷的掉裤子,但是最起码也是能够勉强活着吧。   然而就在我打退堂鼓的时候,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映入了眼帘,熟悉是因为那个女人是我的前女友,陌生是因为我从未见过她化妆,印象中她非常封建传统,以至于我亲都没让我正儿八经的亲一下。   前女友浪声浪气的走上去,抱住那个花格子衬衣男的胳膊,整个胸脯都贴了上去。   什么狗屁的传统,他妈的就是当老子傻,逼,什么性格不合适,根本就是他娘的傍上了高富帅,想把我这个免费饭票踢开。   一想到我当初为了这个贱人掏心掏肺、工资全交,我这胸口的怒火瞬间爆表。   胸口抑制不住的怒火,让我顾不得后果直接就冲了上去,对准那衬衣男的脑袋就一酒瓶子。   “嘭!”   啤酒瓶子碎了一地,看着衬衣男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那感觉绝对酸爽,绝对畅快,绝对的爽到没朋友!   前女友当时就发了疯似的,冲了上来推了我一把道:“吴迪,你有病吧!我们已经分手,你这干什么!”   这时酒吧门口的那几个人也冲了上来,看架势是要跟我动手,我二话没说直接给了前女友一巴掌,“去你妈.的!你以为老子是为了你?回家撒泡尿照照再说。”   “我.操尼玛。”衬衣男大骂着就爬了起来。   我好不避讳,直接就对着衬衣男说道:“小子,老子今天来是为了我女朋友小玉出气,我警告你以后再敢惹我女朋友,我要了你命!”   既然是出手了,那我自然是要‘硬’到底。虽然很少打架,但是我也知道这个时候气势往往决定着一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衬衣男突然脸色一变,目光聚集在我身后,好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大……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就是个屌丝,你……”   没等前女友说完,衬衣男直接甩了她一巴掌,“给老子滚一边去。”   说完衬衣男又向我道歉求饶,然后转身就落荒而逃,他那些跟班的也没有犹豫,跟着就跑了,就留下前女友捂着脸哭。   任务完成了,我心情爽到极点,瞥一都没瞥一眼我的前女友转身就向着玉儿走了过去。   “按个血印,以后你就是雇的男朋友,我会提前给你工资。记住,不该问的不要问,该你知道的我自然会通知你。”   血印?这什么嗜好?   不过看在钱的份上,我就照做了。   玉儿看了一眼按有我血手印的合同,然后塞进了手包里面,丢下句明晚八点火车站见。记住不要迟到,不然你会后悔。   还没等我说什么,玉儿就走进了人流当中,一晃眼人就不见了……
第002章 逆袭
  尽管这一切跟做梦一样,但是手中白花花的毛爷爷让我不得不相信我踩了狗.屎运。   回想起玉儿冰清玉洁高贵的气质,出手阔绰大方的豪爽,再加上跟那个富二代有过节,所以可以基本断定绝对不会被人包养的二.奶。不是二.奶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钱多任性的富二代。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是玉儿给我给我发的微信红包,更让我惊喜的是,里面居然是两万。   靠!任性!   还没等我说什么,玉儿又发来了条消息:明天晚上八点半火车站见,跟我回老家一趟。   我直接就回了个好的,估摸着玉儿也不会有心思跟我聊天,所以我就没有自讨没趣多说什么。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直接去公司办理辞职手续。我当然不会在乎我那半个月的工资,我这次去纯粹是为了报仇解恨。欺压了我一年多了,要是不把胸口的恶气释放出来,恐怕这辈子我都不会安生。   我到公司的时候,那个傻叉主管还没来,于是我就先收拾东西,准备等那个傻叉主管来了,出完气再走人。   然而我刚把东西收拾好,一个文件夹就仍在了跟前,紧接着身后就响起了一个暴躁的怒吼声。   “吴迪,你这白痴还能不能干?不能干立马给我滚蛋!什么东西,来公司都一年多了,连个报表都不会写。这点东西,养头猪也该会了。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脸在这待着?我要是你,早就跳楼了!”   我猛的转过身,刚想反击,那个傻叉主管的大招泼妇骂街再一次疯狂输出了起来。   “看什么看?不爽啊?不爽就给老子滚啊!哼!早知道这熊样,也就是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让你进来。出了这个门,我看谁还要你这种白痴。吴迪,我也赖的跟你废话,你给我听好了,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把报表给我弄好了。不然立马给我滚蛋。”   你的大招用完了,不好意思,我的大招还没用。   我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直接就盖在了那傻叉主管的脸上。估计他也没有想到一直忍气吞声的我会反抗,所以我这一下直接把他给盖坐在了地上。   这次我不仅要颠覆他的世界观,更要他这辈子都忘不了我的存在。   我拿起邻桌妹子泡的一大杯咖啡,直接浇在了他的头上,泼在他那整天说的那件阿玛尼衣服上。   “你他妈……”   我根本就不给傻叉主管机会,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这一脚蕴含了我一年多的愤怒BUF,那杀伤力可想而知。那傻叉主管直接就飞了出去。   这当然还不能算完了,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怒声道:“老子知道你为了让你小姨子进来,处处找老子麻烦。你给老子听好了,我不管你是让你小姨子进来,还是让你大姨子进来,总之你要是再敢公报私仇欺负人,我来一次打你一次!”   说完,我就松开了主管的衣服,转身提着我的东西就往外走。就在这时,一直坐在我斜对角、被我称之为‘邻家小妹’的安然走了过来,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   趁着她愣神的时候,我快步走上去,抱住她直接就亲了上去,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这是我一直都想做的事情。”   说完之后,我就直接转身向门外走了出去,紧接着身后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刚进电梯门,我的手机就响了,我打开一看是安然发来的短信。   “你等等我,我有急事找你。”   看到这个短信,我当即就打下了一个好字,但是准备发送的时候,我却放弃了。   一直以来,安然之与我的幻想都是纯洁无暇的,既然我都已经做了玉儿的雇佣男友,那就和安然就此打住吧。省的破坏了我和她之间的那种纯粹。   我没有回复安然的短信,过了十分钟之后,她又一次的发来了短信,“我要立刻见你一面,有个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得确认一下。人命关天。”   看到这条短信,我这心里泛起了阵阵酸楚,不过我依旧是没有回复。长痛不如短痛,再忠贞的爱情,也敌不过现实的冲击。我宁愿让美好存在于回忆中,也不愿意再次被现实嘲弄。   之后安然就再也没有发来短信,这恰恰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回到家之后,我就开始准备收拾东西,但是却没有找到一件可以带得出门的衣服。想着怎么也不能给玉儿丢脸,于是就专门出去买了两套衣服。   回来的时候,门口看门的老大爷递给了我一个手提袋。说是一个姑娘来找我,打电话也不接,等我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有急事就走了。   我接过手提袋一看,里面放了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是个水滴形状的玉石和一张纸条。   “吴迪,我来找你,你不在。我家里临时有急事先回去了,这个时候我随身带的玉,最近一段时间你一定要带在身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切忌不要出远门。”   看着那晶莹剔透的水滴玉,我的脑海里面顿时就浮现出和这于是一样晶莹剔透的安然。   如果是其他形状的,我肯定会带上,但是这明显是女人带的东西,我要是带在身上让外人看到了,肯定得笑我变态。   于是我就把玉石放进了钱包里面,也算是没有辜负安然的嘱托——随身携带了。   到家我看到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和一些询问短信,想想最后我还是回了过去,但是打了几个都是无法接通。   回去收拾了东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去了火车站。刚到火车站,我就看到玉儿一个人突兀的站在候车厅门口。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玉儿我总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具体奇怪在什么地方却说不出来。   “你来早了。”玉儿声音异常冰冷,让我禁不住有中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怔了一下道:“我……我习惯早来……你不也早来了吗?”   “我没有早来。”玉儿声音依旧冰冷入骨。   我感觉自己有些自讨没趣,转移话题道:“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没带?你喜欢吃什么,一会我去给你买点。”   “我不吃东西。你先去买两长最快去通州的票。”说着玉儿扔给我了张身份证。   我看了看玉儿,想问她来这么早为什么不先把票买了。但是想想事已至此,说多了只会招人烦。   看着聂玉儿的身份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是在哪见过,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买完票之后,我顺便买了点路上吃喝的东西,说是不吃要是真没买的话,估计又得是个‘祸端’。   付账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外面等着的玉儿,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得不说她还真是美的让人无法直视。   猛地一看的确是美的很,看久了这心里还是感觉有些怪异,可是就是说不出来到底哪怪异。   “好了,东西都买好了。九点半的票,我们先进去吧。”   玉儿看都没看我一眼,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远方说道:“我说过了九点进站,还不到时间。”   “可是……”   我很想说得提前进去,但是玉儿压根就没有再说话的意思,我也就没有再自找没趣,悻悻的站在一旁。消费者就是上帝,谁叫人家是老板,我既然收钱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当……当……”   过了一会,不远处的钟楼响起了沉闷的钟声,玉儿说了声走,然后就转身向着候车大厅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不远处两个打工摸样的中年轻人在窃窃私语。   其中一个说道:“咦,怎么突然出现了个美女?不过真是白瞎了,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会跟这种屌丝在一块。”   身旁的人直接打了他一下道:“哪里那么多废话,快吐口水,说初来乍到百无禁忌!”   “呸!初来乍到,百无禁忌……”
第003章 无心之过
  听到这话,头皮一下子就麻了,我下意识的朝着那两人看去,那俩人当即站了起来,提着东西就跑。   看到这一幕,我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明白之前的诡异感觉是什么了。   试想一下一个女神级的人站在候车室大门中间,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同时过来过去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侧目回头,显然不正常。   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外人根本看不到她!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瞬之间豁然开朗。富二代惊慌逃窜、安然的反常、玉儿非要晚上九点才愿意走以及她说的那些摸不清头的的话,都完全有了合理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玉儿突然微微侧过头,目光阴寒的看了我一眼,用一种低沉冰冷的声音说道:“还不走?”   我整个人像是触了电一样,猛的抖动了一下,紧接着我的脑海里面突然窜出来了一个念头。   跑!   这大庭广众的,人这么多,就算是再凶狠的恶鬼也不能那我怎么样。   但是在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居然没办法控制我的双脚,更离奇的是我的脚居然自己跟了上去。   也就是说我根本没有办法跑。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我用自己的血按过手印,那就意味着我根本逃无可逃!   就这样我不受控制的跟着玉儿走进了候车室,我们去了贵宾候车室,找了个偏僻的位子坐了下来。   不行,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而眼下我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安然,她既然能够感觉出来我出事了,那就一定有办法救我。   “我去趟厕所。”我装作没事似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起身往厕所走。   “快去快回。”   “知道了。”   我刚拐进厕所的走道就赶紧掏出手机,拨通安然的手机。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听到这个提示音,我整个人瞬间就崩溃了。迟疑了一会,我再一次拨通的安然的手机号,谢天谢地的是电话通了。然而让我绝望的是,直到自动挂断安然都没有接电话。   我要是跟着玉儿去通州,肯定凶多吉少。而安然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我可不想就这么放弃。于是我就再一次的拨通了安然的手机,这次和上次一样,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人接。   就在我打算再拨的时候,我的双脚再一次不听使唤的往外走去。没办法,我就赶紧给安然发了条短信。   “救我,我出事了。”   短信刚发出去,我就走出了厕所的走道,让我吓一跳的是玉儿竟真在门口。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我手里的手机,尽管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从眼中可以看得出来她肯定怀疑我了。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居然是安然打来了。同时,更让我心跳加速的是玉儿居然在这个时候回头了。   眼看着要暴漏了,我急中生智连忙接听了电话,“哎呦真不好意思啊胖子,你生日的事情我给忘了,我现在要出趟差,等我回来给你补上。”   电话那头的安然几乎秒懂我这样‘胡言乱语’的意思,她语速很快的说道:“把我给你的小水滴带上,关键时刻能保命。等着我,我去找你……”   还没等安然把话说完,玉儿就对着我伸出了手,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我的电话。我赶紧对电话那头的胖子说道:“好了不说了,我该上车了,等回来再说。”   挂上电话之后,我就把手机递给了玉儿。我本以为玉儿肯定会查我的手机通话记录,但是让我虚惊一场的是,她并没有查我的通话记录,而是直接把手机扔进了垃圾桶。   “你……”   那可是我攒了几个月‘私房钱’才买的手机啊,怎么能就这么扔了。我顾不得周围人的眼光和自尊心,连忙去翻垃圾桶找我的手机,然而当我找到手机的时候,发现手机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应。   “扔了。”玉儿瞥了我一眼,声音依旧冰冷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然后就把手机扔进了垃圾桶。   从小到大,我对于数字都非常的不敏感,就连我自己的电话号码都记不住。所以我经常会在很多地方记录我的通讯记录,邮箱、微信、甚至于对自己可见的微博都有我的通讯录。   可是问题来了,我没有手机就没有办法找到通讯录,那就意味着就算是我有机会碰到电话,我都没有办法联系到安然。   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让我陷入了无尽的崩溃当中。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着玉儿回到了之前的座位。   我不甘心就这么被她给控制,眼睛飞快的搜寻着有没有道士或者和尚什么的,但是让我绝望的是诺大的候车厅,没有一个看起来能驱魔救命的。   “以后用这个。”   刚坐下,玉儿从随身携带的手包中扔给我了个肾6plus,然后就闭上眼睛不再理会我。   我微微一愣,心想什么意思?难道她没有怀疑我?   管她呢,我先跟安然联系上再说。于是我就赶紧登陆微信,先恢复通讯录。然而我刚打开微信,就收到了玉儿发来的消息,可是玉儿根本就没有用手机……   “有什么话直接说,不需要用微信。”   看到这个消息,刚刚燃气的希望瞬间就破灭了。我突然发现我真是有些蠢的长毛,她怎么可能给我求救的机会?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给手机,只是个巧妙的试探而已。不过我还是下意识的去试了试,果然除了玉儿之后,其他对话框都打不开。   我绝望的把手机塞进了口袋,虽然我不知道玉儿把我带到通州是为什么,但是我预感我肯定不会活着回来。   想到这,我的情绪突然开始有些暴躁了起来,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坐以待毙还不如放手一搏。   “救命啊,我被一个女鬼给控制了,谁救救我。”   我几乎是使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喊出来这句话,然而尽管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反应。   “妈妈,你看那个哑巴多可怜,他老想说话,好像就是说出来……”   “嘘,别这么说人家……”   听到不远处一对母子的对话,让我心里仅存的星火希望瞬间破碎了。   这时检票时间到了,玉儿起身向着进站口走去,我的脚也跟着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去。   我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所以上了火车之后,也没有搭理玉儿躺在铺上就闭上了眼睛。没一会的功夫就熄灯了,黑暗中我想起来了安然给我的小水滴带上,但是想想那无所不能的玉儿,就放弃了。   小水滴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还是等到最后关头再说吧。   因为没了念想,所以很快我就睡着了,这一夜我睡的特别沉,第二天还是乘务员把我给叫醒,告诉我到站该换票了。   让我重新燃起希望的是,玉儿居然不见了,而且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没有去想她为什么不见了,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趁着她不在赶紧跑。   然而我刚下火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再一次陷入了绝望之中。   “去聂门镇,我在那等着你。”   看到那个消息之后,我的双脚就开始不听使唤,自己走了起来。出了火车站之后,我就一路向西翻山越岭。终于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村子跟前,在村子的入口处有一个黑色的大石板,上面写着聂门镇三个大字。   “快看,那是谁来了啊。”   一个穿着绿色大棉袄的中年妇女冲着我喊了一嗓子,紧接着就冲出来不少穿着古怪的人,一边冲我喊着姑爷,一边把我往村里面拽。   尽管我心里很想抗拒,但是却使不出半点力气,只得任由他们把我往里面拽。   当我被这群人拉进一个挂红的院落里面,而玉儿居然穿着凤冠霞帔站在中间,而她的双脚……
第004章 因果报应
     我看到玉儿的双脚悬空,第一反应就是古代传说中的阴婚。古时候,有些权贵家的儿女在定亲之后早亡,但是却依旧晚婚。用支架把已故人的肢体支撑起来,完成仪式。   大多时候,在阴婚仪式结束之后,未亡人以女婿或者儿媳的身份留在对方家里。但是却还有一少部分却是直接将未亡的一方活埋,与之合葬。   费了这么大周折把我给抓到这里来,很显然不会完婚之后就放我回去,唯一的可能就是陪葬。   我想挣扎,但是抓住我的那两个诡异老太太力大无比,我吃奶的劲都使上,都没办法挣脱。慢慢我也就放弃了挣扎,极度恐惧的心绪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血红色大斗篷的人走了上来,因为她全身都隐藏在斗篷里面,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不过从她那干枯如骨细小的手可以推断出应该是个老太婆。   她的左手拿了个镶嵌了骷髅头的短杖,骷髅头只有拳头大小,如果是真的话,应该是小孩的头骨。   “开始吧。”老太婆声音就像是来刀划玻璃一样沙哑刺耳。   话音刚落,一个画着古怪图案的幡旗慢慢的升了起来,闪着骇人的幽光。那个幡旗升到头顶位置的时候,开始慢慢的以我为中心旋转。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低着头的‘玉儿’突然抬起了头,抬头的瞬间猛的睁开了眼睛。本来是混沌白色的眼球瞬间充满鲜血,然后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小嘴一张一合着,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要这所谓的仪式完成,那就是我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   被人杀,还有魂存在,最起码有机会成恶灵复仇。但是要是被这群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给害了,最后肯定魂飞魄散毛都不剩。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安然给我的水滴,但是问题是我把它放在钱包里面了,现在根本就拿不出来。   “抓过来。”   红大氅老太婆伸出枯瘦入骨的手,指着我低沉了一句,然后双手握住骷髅头短杖,那拳头大的骷髅头开始闪烁着红色的幽光。   抓着我的两个老太太开始把我往‘玉儿’那抬了过去,我必须要想办法拿到安然给的水滴,不然可就真的要挂了……   “放开我,老子自己会走。就他娘的想杀老子,也他娘的让老子有点尊严。”   行不行,就这一出了,我把我毕生‘演技’都用在这次装逼上了。   还好那些个不人不鬼的东西,被我这写实中略带浮夸,浮夸中又真情满满的演技给骗了。   红大氅老太婆示意了一下道:“放开他吧。”   抓住我的那两个老太太犹豫了一会,感觉不太想放开我,但是最后她们还是顺从了,最后放开了我。   在她们刚有放开意思的瞬间,我学着电影里面的情节,很是不爽的甩开了他们。紧接着我很是装逼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在整理衣服的时候,我本想顺带把钱包拿出来,但是碍于身后那两个老太婆距我太近我就没有轻举妄动。   整理好了衣服之后,我大摇大摆的朝着‘玉儿’走了过去。   “千里迢迢把我抓来,让我跟这个死尸完婚,我想应该不是阴婚这么简单吧。反正都要死了,你们是不是让我死个明白?”   我一边装作很若无其事的说着,一边装作无意识的把手放进了口袋。   红大氅老太婆声音阴冷沙哑的说道:“都要死了,知道那么多有什么意义。简单说,是你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在那老太婆说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成功勾住了水滴玉石的绳子。   老太太的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看你这么坦然,我会让一切特别快,你感受不到太多的痛苦。”   我冷冷的笑了笑道:“是吗?那可真的得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了。不过不好意思的是,我还不想死。”   说着,我就从口袋踹出了水滴玉石,水滴玉石就像是夜空的星辰一般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瞬间就把聚集在我周围的黑色戾气完完全全的压制了下去。   不仅如此,那些穿着怪异的东西,也在这光芒下显出了原型。整个大堂瞬间就变成了鬼屋,那些东西有的严重腐烂,有的全身流血,有些缺胳膊少腿,还有的脑袋还剩下半截……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水滴玉石散射的光芒没有办法穿透那件血红色的大氅。   这些让人作恶恐惧的场景,着实把给吓了一跳,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红大氅老太婆似乎看出来了我心里面的恐惧,她声音极其低沉惨烈的笑了笑,慢慢的向前走了一句说道:“你以为你走的了吗?放心,一会我会让你知道知道被锁魂的滋味。”   话音未落,红衣大氅老太婆手伸出手中的短杖,声音低沉沙哑的念了几句听不懂的话,紧接着四面八方就开始向我聚集黑色的戾气。   看着那来势凶猛的戾气,我当时就很没有骨气的怂了,不过我并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想活命唯一的可行的就是死扛。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都是死,倒不如死的爷们一点。   然后就在那些从四面八方的戾气即将冲到眼前的时候,我手中的水滴玉石突然绽放出更为妖艳的光芒。那些戾气就如同早晨的雾气一样,瞬间就被我手里着可与日月争辉的水滴玉石给完美压制。   不仅完美压制了那些戾气,同时那个嚣张的红衣大氅老太婆也被这夺目光芒给完美压制了,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光芒始终无法穿透她的大氅。   虽然以绝对实力压制住了那些东西,但是这水滴玉石似乎并没有办法消灭他们,所以我眼下最好赶紧消失。   我很是得意的把水滴玉石带在了胸前,然后转身就往外走,那些玩意看样子很是不爽,但是却都没法抵得过这光芒。   就在我转身走的瞬间,我突然想到我之前跟玉儿签的血契约。那个契约在他们说上,我就等于说是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刚想要回来那血契约,但是一想到这光芒根本而就没有杀伤力,万一他们要是狗急跳墙了可就麻烦了。   于是我就决定这事先放一放,反正有水滴玉石在,那血契约也没有什么用,不然我早就没法空自己的身体了,等出去了找到安然再想办法。   开始走的时候,为了让他们误认为我很牛逼,所以就走的很慢,完全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不知道这种做法是不是起到效果,但是总之他们并没有追上来。   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我胸口的水滴玉石居然在慢慢缩小,我当时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难道说这水滴玉石散射出那光芒是以自身为代价?那如果水滴玉石消耗完了的话,那岂不是……   不管是不是,总之我都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鬼.村子。   于是走出村子拐进了一个狭长山间之后,我这才发了疯似的开始一阵狂奔,几乎是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   直到我跑出那个村子所在的山涧,看到泊油路的时候,我这才停下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发口喘着粗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沉孤傲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曾几何时这个声音让我春心荡漾浮想联翩,但是此刻这个声音却让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发出这个声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

诡女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诡女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余生有你不寂寞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有你不寂寞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余生有你不寂寞第二章喝尿都轮不上你“说实话我还能少打你点,最好老实交代!”李琛死死掐住我的脖颈,我以为自己会死,这个问题如九天惊雷,顿时将我雷的里焦外嫩。孩子,我可以百分之百确认是我和李琛的,可他这报告?“老实告诉你,医生说我五年前车祸时候伤到了命根子,所以,想说孩子抱错是行不通的。劳资这里还准备了你和孩子的亲子鉴定!”看着自己和孩子的血缘关系为99.9999%,李琛那份血缘关系为0,我当场懵了;孩子,十月怀胎,当初新婚第一晚上疯狂的集合,我和李

  • 小说邪医狂妃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医狂妃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邪医狂妃第二章浴血重生黎明,初春的箫国京都还留有寒气,太阳被云层遮盖,天地一片灰蒙。勤劳的百姓家中已经燃起白烟,饭菜的香味四处飘荡,空荡的街道逐渐热闹。辰王府,庭园错落有致,红砖绿瓦,简朴中透漏着文雅,令人赏心悦目。平日,劳作的奴才动作总会极尽小心,生怕吵醒了主子。而今日,全体奴才整齐划一的跪在府门外,各个秉着呼吸,生怕人头落地。龙撵落下,御林军列站两排,太监跪地做脚踏。明黄的颜色逐渐显露,象征着箫国最顶级的权利。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跪

  • 小说神医弃妃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医弃妃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医弃妃第二章不怀好心林染又回忆了一遍原主的记忆,发现这个给她出主意的丫鬟不怀好心,她和侧妃串通一气,故意让原主把侧妃请来体罚。并且将王爷回府的日子特意说错,好让王爷回来看见原主的残忍。也就是说,这是侧妃和她的人策划的一场坑,指着让原主跳。而原主好死不死的跳了,还挂了,让穿越而来的林染背黑锅。“道歉?你不配。”墨千寒的声音更加沉冷,脚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踩得林染几近昏厥,“你只需要,用你的身体来偿还就可以。”林染疼得龇牙咧嘴,但还是要继续和墨千寒打

  • 小说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二章真相大白朱蕊妍觉得整个脑袋都很懵,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秦亦钊一脸鄙夷地看着继续装傻的朱蕊妍:“我对你这种主动送上门如同小姐的女人不感兴趣,你继续站在那里我就只能叫酒店保安了。”虽然站在面前的这个女人姿色还算不错,纵然他也是爱美之人,但是对于这样阴险又下贱的女人他没有兴趣,所以眼神要多不屑就多不屑。“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这件事情我也是受害者,你怎么可以用污秽的言语侮辱人!”朱蕊妍虽

  • 小说不负流年不负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不负流年不负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不负流年不负你第二章你的孩子不配继承我的基因我以为我死了,可是没想到当我再一次醒来,依旧在医院的病床上。下意识抚上小腹,我不禁松了一口气。我的宝宝,真的很顽强。正当我怔松之际,一道女声猝尔响起——“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这么虚弱躺在病床上。”这个声音,我化成灰都能记着。看着推门走进的女人,我的心蓦地沉入谷底,咬着唇,目光难掩冰冷,“秦柔歌,你来干什么!”我和她虽然同在屋檐下长大,但是彼此之间却形同陌路。秦柔歌是母亲和前夫所生的女人,可是自从母亲嫁

  • 小说看淡人生情无悔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看淡人生情无悔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看淡人生情无悔第2章死的怎么不是你从天之港到这里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她却足足用了四十分钟,呵,和他住一起,就还真把自己当少奶奶了不成。“不……”沈相宜的声音有些虚弱,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去了医院,就被贺少琛一口打断。“行了,听你的声音都让我觉得恶心,还指望我吃你经手过的胃药?”贺少琛冷然讽刺,“沈相宜,上赶着过来送药,你还真是贱得可以。”“哈哈哈。”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全世界都知道沈相宜有多爱贺家太子爷,可她有多爱他,贺家太子爷就有多恨她。因为这个

  • 小说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2章一曲催情舞灯光幽暗,只有一束光打在圆形的舞台中央,四周的宾客吹着口哨,兴奋的欢呼。苏清婉在如狼似虎的视线之中,一步一步踏上舞台。一根钢管,维系了她和弟弟的生存。她绕着钢管,一跃而起,柔软的身段盘在上面,缠绕,缠绵,随着音乐的轻轻吟动,苏清婉的动作开放又火辣。特别是她那条盈盈闪光的长腿,恨不得让在场的男人将她缠在腰上。因为有金主到来,苏清婉表现的特别卖力,她几乎将毕生绝学全都用在这支舞上,她挺起胸脯,红唇因为

  • 小说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002章不可言说的party“它操·不了你没关系!我们让别人操·你好不好?嗯?我就在一旁偷偷的听着,你要记得你一定要叫的大声一点!马蚤一点!”“什么?”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有了恐慌,我下意思的往后退,看着他已经变得不太理智的样子,在床上手脚无措起来。“没什么,就是我们要去参加一个party,然后大家一起乐一乐!爽一爽!”我已经退无可退,看着他对着我呲着一口黄牙,说着那些下流的话,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是绿帽奴。李

  • 小说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2章陆少祁陆少祁从小流落在外,养成了心狠手辣冷酷执拗的性格,根本招惹不起。眼下,她竟然让陆少祁撞见了自己和林木霖的拉拉扯扯!许茶此刻想的并不是自己以后的日子会不会更加难熬,而是林木霖的安危。林木霖家境贫寒,没有什么可以依仗的势力,如果得罪了陆少祁,那他以后该如何立足!“林木霖,你走啊!你为什么这么自甘下贱,非要我开口羞辱你你才愿意走吗?!”“许茶你住口!乖乖跟着我走就是了!”林木霖被她的话刺激得双目赤红,却

  • 小说上位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上位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上位第2章第一次亲密接触期末考试结束后,学生会组织了一次旅游,爬东弋的龟山。龟山上的树木遮天蔽日,第四纪冰川遗迹也很让人着迷。据说当年《西游记》剧组就到此处取景,片尾那个流着瀑布的大岩石就是龟山的其中一景,只是后来电脑制作加上了瀑布。一群人爬上了好汉坡之后,就各自朝着自己的目标进发了。杜秀青很喜欢挑战,那些有人走的路她不愿意重复,而是偏偏选择一些丛林小道,有的甚至是她自己开发的路。慢慢地杜秀青就与其他人走散了,朱大云一直跟在杜秀青的后面,亦步亦趋。走过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