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猎妖武神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00: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猎妖武神
第一章十年老生姜焕生
  猎妖大陆北流山——天武门见闻院。猎妖武神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一百多名年约三至十岁的孩童盘膝座于白玉铺成的庭院中,小脸上露出一副期待神色,等待着门派接下来的安排。   他们是今年天武门新招收来的弟子,按照门规先入住见闻院。   会在见闻院学习有关武道的基础知识,之后才能修炼门派功法,冥想纳气踏入武道之路。   见闻院的大殿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   走出来的人,不是孩童们想象中的年迈长者,而是一名看上去年仅十六七岁的少年。   在孩童们眼中他脸上带着春风般的微笑,眉目中有清明,给人一种邻家大哥哥之感,这让很多孩童消除了心里的紧张。   胆大的孩童在见到少年后低声私语:“不是说见闻院的老师都是年迈的长者吗?他怎么会如此年轻?”   “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他根本不是见闻院的老师,而是见闻院的十年老生,他叫姜焕生,六岁进入见闻院,一直到现在都十年了,依然没有冥想成功。推荐huijindi.com   因为在见闻院待了十年之久,很多武道基础知识他都熟知,所以就留在了见闻院协助见闻老师管理见闻院,也就是教导新进弟子有关武道的基础知识。”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胖子,一副我了解内幕的样子给身边的同伴说道。   “对,我也听我表哥说过这个姜焕生,十年前他和我表哥是同一期进的见闻院,现在我表哥都是纳气境二重天的武道修为了,姜焕生依然没有冥想成功感知到元气的存在,都说他是天武门百年不出的废物呢。”   又一个孩童附和道。   “听口气二位同门原来在门中都有长辈在啊,日后还望二位同门多多关照……”小胖子的身后凑过来一个瘦弱的孩童用巴结的语气说道。   “好说好说……”   先前的两孩童得意的回应。   姜焕生听到了下面孩童们对自己的议论,一点都没有感到生气,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对自己的负面言论。版权huijindi.com   对他而言能继续留在见闻院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十年都没有冥想成功感知到元气的说法,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想,随时都能冥想成功甚至一举纳气成功。   但是门规所定只要是步入纳气境就要外出历练,常年累月都不能待在门派中了。   这对于一心只想多在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人身边守护的姜再生来说,无疑是违背心愿的。   所以他就选择了做了一个十年老生。   不是冥想不成,而是根本就不愿,来到这个世界他反而对人人都向往的武道不感冒。   咳嗽了一声后,姜焕生开口道:   “诸位小师弟都安静一下,接下来将由我来给你们讲述有关武道所见所闻方面的基础知识,我呢叫姜焕生,你们可以叫我姜师兄,或者叫姜焕生都行。网站huijindi.com”   顿了顿姜焕生看到底下的孩童们都安静下来后继续道:   “世间武道修炼多达成百上千,其中最具代表的是九大职业:剑道师、术炼师、咒术师、天书师、练兵师、僧修师、道修师、傀儡师、召唤师,九大职业。   我们天武门主修剑道,当然其它职业也有,不过都不是主修,剑道主要以修剑炼剑为主,内外兼修,我天武门开派祖师就是一名星辰境的剑道尊者……”   正当孩童们听得入神之际,耳边传来一阵钟声。   “咚……”   这是天武门遇到紧急大事才能敲响的鸣钟响起!   心中不好的预感顿生,姜焕生面色一紧,不得不停止讲述道:“今天先讲到这里明天我们继续,散了吧。”   说完后姜焕生连忙夺门而出,他知道上个月门中派遣了十二名二代弟子至北流山深处俘妖,这十二名二代弟子皆是门中的中坚力量。   如果他们真出事,那无疑就是动摇宗门根基的大事。   可对于姜焕生来说他心中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师父——叶青鸳。   她正是十二名二代弟子之一。说明huijindi.com   从见闻院到主院天门院有着十多里的距离,姜焕生情急之下,竟然忘记提气飞奔,而是紧张的用腿一路奔跑。   他的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无比担忧,因为在他的心中,师父叶青鸳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等到他到天门院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段时间。   这段时间内,他已经大致了解到了鸣钟的原因。   正是师父等二代弟子猎妖回山而响起的鸣钟,然而此次二代弟子陨落惨重,有七人彻底身陨道消,回来的仅有五人,而他的师父虽然活着回来了但却落了个重伤。   听到消息的姜焕生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飞到师父叶青鸳身边。   来到天门院的时候,得知师父已经被师祖带走去疗伤了,姜焕生便赶紧向长老院跑去,自家师祖的居所在长老院。阅读huijindi.com   临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说:“你们知道吗叶青鸳师叔被三阶蜈蚣妖所伤,一身修为尽失而且容貌都毁了,现在整个就是一张阴阳脸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嘶~三阶蜈蚣妖!那可是相当于人族五行境的毒妖啊!看来叶师叔这一次在劫难逃了。”有人惋惜道。   听到此处姜焕生心里咯噔一下翻腾了起来,直奔长老院而去。   到了长老院姜焕生隐约听到里面的议论声:   “我同意大长老的提议,叶青鸳根骨已毁就算花费宗门百年积累获得一枚清神丹能解除她的毒伤,也不能恢复修为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就此作罢。”说话的是五长老穆武生。   “穆武生你放屁,青鸳我徒她是为宗门而负伤,她也是我天武门百年不遇的天才,在二代弟子中她修为已至化元境第九重圆满,只差一步之遥我天武门便能多出一个五行境的强者。   就算她根骨已毁,以她的天资日后终能恢复修为,成为我天武门的中间力量。”   咒骂穆武生的正是叶青鸳的师父,姜再生的师祖,也是五个长老中排名第三的唯一女性——欧阳冰。   “欧阳师姐还请你以宗门根基为重,要是真的耗费宗门百年的累积去换一颗只能解毒而不能恢复修为的清神丹,动摇宗门根基,你觉得划得来?   你要知道你首先是天武门的长老其次才是叶青鸳的师父,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五长老穆武生咄咄逼人说道。   欧阳冰一时气结:“你……”   她虽然气愤但也知道宗门为重的道理,身为宗门的长老在事关宗门的大事中哪怕就是让自己为宗门而死都是天经地义的。   在徒弟与宗门的大义上欧阳冰突然没了反驳的理由。   此时一名青年突然出声道:“我也觉得大长老的提议正确,这一次我们二代弟子中身陨七人,再加上叶青鸳师妹修为尽失已然成为了废人。   二代弟子中能有战斗力的只剩下我们四人存在,中坚力量的严重缺失已经让宗门整体实力大大下降,   要是在动用宗门百年的累积,这无疑会让我们天武门彻底动摇宗门根基,甚至是彻底沦为末流门派……   所以彻善恳请欧阳师叔和诸位长老以宗门为重。”   这名青年叫余彻善,是天武门大长老余化的亲侄儿,更是掌门余天机的儿子,天武门的少宗主。   余彻善话落,二代弟子中一名身材矮胖的青年愤怒出声道:   “余彻善你是个伪君子,青鸳师妹为什么会中毒你难道不知道吗?   还不是为你这个伪君子挡下了蜈蚣妖的一击才导致如此地步,亏你还是青鸳师妹的未婚未,没想到你如此心狠。”   “楚三胖你别胡说八道,青鸳中毒从情感而讲我也是悲痛欲绝,但我余彻善身为天武门少宗主也是为宗门考虑,你以为我不想救青鸳师妹吗?”   余彻善此刻一脸痛苦的样子。   楚三胖:“你无耻……”   “好了,都别吵了,此事就这么定了。”天武门大长老一句话下了定论,身为大长老余化有决定权。   “我等同意……”大长老定调后,其他众人也表明自己的态度。   姜焕生一直站在门口将他们的争吵都看在了眼里,一颗心冷到了极致,脸上寒霜满布。   很明显在利益面前,他们已将自己师父的生死置之度外了,除了自家师祖欧阳冰和二代弟子楚三胖,其它人都没有将师父的死活放在心上。   这让姜焕生对天武门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宗门第一次生出了厌恶。   更对余彻善,这个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好感的少宗主多了十二万分的仇视。   从楚三胖的口中他知道了,师父这次受伤中毒完全是为了这个余彻善,在利益面前哪怕他是师父的未婚夫也选择了利益抛弃了师父。   其次姜焕生对大长老余化也充满了愤怒,作为天武门有绝对权威的长老,他显然不顾叶青鸳这个二代弟子的死活,看重的是宗门利益。   冷着心姜焕生踏入了大殿对着大长老开口讽刺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武门门规第一条便是,同门互敬互爱,不抛弃不放弃,这是祖师爷钦定的门规,   现在看来一帮利益熏心之徒依然忘记了祖训,在同门和利益之间利益为重,我看日后的第一条门规不如就改成利益至上好了。”   姜焕生话落让大殿众人均是老脸一热,随后看清说话的竟然是姜焕生后,大长老余化怒吼一声道:   “放肆!”   有着五行境四重天修为的大长老余化一声奔雷般的怒吼让毫无修为的姜焕生迎门倒飞出去。   姜焕生身如雷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挣扎着爬起,冷笑道:“大长老好大的神威。”   此刻余彻善一脸的阴沉走出来对着姜焕生道:   “姜焕生你只不过是三代弟子中一个十年都没有冥想纳气的废物而已,谁给你的胆子出言不逊,   长老院议事岂是你一个废物能插嘴的,按照门规我今日就能将你这个废物处决,留着你个废物在世只会有损天武门声誉。”   姜焕生看着余彻善一脸的嘲讽道:   “楚师叔说得对,你就是一个伪君子,一个连自己未婚妻都保护不了的人,在我看来你废物不如。”   余彻善彻底被姜焕生激怒了,眼神中闪过一道阴狠杀意,缓缓开口道:“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说完抬起手一掌就要向姜焕生的天灵盖拍下。   “住手……”   就在此时,大殿内侧有一女声响起。
第二章从今天起有我来保护你
  这个声音姜焕生最是熟悉不过,就是他的师父叶青鸳。   抬眼望去,姜焕生果然见到叶青鸳不知何时站在了大殿台阶上,一脸的担忧的看着自己。   在看到她哪张呈现黑红之色的阴阳脸后,他的心中一阵疼痛……   “大长老,我同意长老院作出的任何决定。但生儿是我徒弟,年少冲动、一时冲撞了诸位还请诸位不要责怪于他。”   叶青鸳本来在后殿调息,听到了徒儿姜焕生的争吵声才连忙跑了出来。   她怕长老院以以下犯上的罪名将姜焕生处死。   听到叶青鸳的话大长老出声道:“三师妹你看青鸳师侄自己都同意了,此事是不是就这么定了……?”   余化看出了叶青鸳是因为怕姜焕生受到惩罚才做出了妥协。   所以乘机问向了了欧阳冰,如果欧阳冰一定咬着让宗门给叶青鸳换取清神丹他作为大长老也很难做,毕竟欧阳冰也是长老院的一员。   欧阳冰一脸的为难看向叶青鸳道:“鸳儿你可想好了?”   叶青鸳看着自己师父欧阳冰强笑道:   “师父徒儿想好了,就算宗门用百年的积累换来清神丹也不可能让我恢复修为了,再说我这次中的是三阶变异蜈蚣妖的毒,服用了清神丹能不能解除毒性也是未知。”   “什么?变异妖毒?”   欧阳冰脸色大变,她知道仅是三阶毒妖之毒就已经很难缠了,现在叶青鸳又说是变异的妖毒,这样说来就算真服用了清神丹也不一定能解毒了,更别说恢复修为。   “对对对,我还差点忘记了,是三阶变异的蜈蚣妖,不然我们这次也不会损失七个同门了。”   “你们看就算搭上宗门百年累计换来清神丹解不解得了毒也不一定,与其如此还不如用百年积累培养新弟子,说不定能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的弟子呢。”   余彻善急忙附和着叶青鸳的话说道。   楚三胖听着余彻善如此不要脸的话气的发抖,他是个讲情义的人,同为二代弟子,对叶青鸳的遭遇深感同情,大骂余彻善道:   “余彻善你简直下作,明明就是你私心作祟身为少宗主还不是想着将宗门的百年累积给你自己留着。”   “三儿不许胡说!少宗主也是言之有理,宗门百年的累积放在培养新弟子身上,说不定真的能培养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的弟子出来。”   五长老穆武生开口言训楚三胖,他正是楚三胖的师父。   此刻不少人都开始点头,认为余彻善的话有道理。   姜焕生再一次看到了众人的表情,心里无比的厌恶他们的嘴脸,其实他很清楚每个人还不是都希望将宗门百年的积累能放在自己一脉上。   五个长老和二代弟子皆是有明争暗斗的,争斗的目的其实就是宗门的百年累计资源。   搀扶着师父叶青鸳,看着她此刻恐怖的阴阳脸,再也不复以前绝仙般的容貌,姜焕生心里心痛极了。   感受着师父身体不断的颤抖,他知道师父此刻正在承受着妖毒带来的折磨,在这一刻他心里暗暗作下了决定,将来必要她讨回公道。   听到余彻善和几个长老口口声声大义凛然,能用宗门百年累积培养出超越师父五行根骨的话,姜焕生突然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姜焕生的狂笑让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短暂的安静之后便是愤怒。   余彻善阴沉着脸道:“你个废物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你以为我说的不对,还是几位长老的决定有错?。”   阴险的余彻善将长老拉在了他的战线上,把姜焕生推倒了对立面,不得不说他的话看似平常但很诛心。   姜焕生此刻脸上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很平静的道:“我会让你知道你在我面前连废物都不如。”   “你……”余彻善很想一掌将姜焕生拍死,但是有欧阳冰在他不敢。   随后姜焕生又看向了大长老众人,缓缓开口道:   “几位长老听你们意思是不是宗门能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资质的弟子,便能抵得上宗门百年的累积,能拿出来给我师父换取清神丹?”   大长老余化眯着眼虽然不明白姜焕生要表达什么,但还是点头说道:“不错。”   五长老穆武生也附和道:“你师父叶青鸳是我天武门百年一遇的天才,就是因为她身怀五行根骨,虽然是五行根骨中最低的下品,但是也百年不遇。   别说能出来一位超越五行根骨的弟子,就是五行根骨中的中品上品出来,都抵得过宗门百年的累积,到时候拿出累积又有何妨?”   其它先前都反对拿出宗门百年累积为叶青鸳换取清神丹的众人,皆是不一而同的表达了各自的认同。   一句话,要是宗门能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天资的弟子,他们就拿出宗门的百年累积。   姜焕生脸上有了笑意,大声道:“好,如果我身怀超越五行的根骨,还请长老院和诸位师叔师伯把宗门百年的累积拿出来给我师父换取清神丹。”   姜焕生的话落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懵了,最先反应过来的叶青鸳轻声道:“生儿不可胡说。”   姜焕生是她的徒弟,她最是了解不过自家徒弟的情况,十年来都没有露出过什么天资慧根,在见闻院都待了十年成为了百年不遇的废物,就连冥想感知元气都感应不到,更别说有超越五行的根骨了。   余彻善笑了,像是听到了天下最为滑稽的笑话一般狂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一个十年都感应不到元气存在的废物,居然敢说自己能有超越五行的根骨,哈哈……”   几个长老都不由的摇头,姜焕生六岁被叶青鸳捡到带入天武门,十年中冥想感应不到元气存在,他废物之名,整个天武门都知道,怎么可能会身怀每一个武修都梦寐以求的根骨……?   就连一直都向着叶青鸳的楚三胖都皱起了眉头。   只有身为姜焕生师祖的欧阳冰看着一脸自信淡然的少年,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光亮,她对自己这个徒孙突然莫名地有了几分期待。   姜焕生毫不理会众人的嘲笑讽刺,反手握住师父叶青鸳的手轻声道:   “师父,我六岁的时候是你将我从雪地里救起带回了宗门,给了我再生为人的新生。   从小我体弱,你把门中发给你的资源都偷偷给我换成了调理身体的药液,让我的身体一天天强壮成长,不然你早就突破到五行境界了……”   “你知道么我算是两世为人了,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亲情是什么?所以这十年来我自私的留在见闻院当一名十年老生,   没想过做什么强者就是想多在你身边,享受你无微不至的关怀……”   “不过现在看来我做错了,今天的一切让我明白这世界原来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想要贪婪的享受这份情……感,是需要实力做靠山的,所以……从今天起有我来保护你。”   姜焕生话落,松开了师父的双手盘膝而坐,下一刻长老院突然凭空起了风……
第三章巫妖二尊
  叶青鸳心中因为修为尽失和容貌已毁的低落,随着徒儿姜焕生的话语逐渐平复,耳里传来姜焕生平静且有坚定的话语,她的眼眶止不住的落泪。   有徒如此,人生无憾。   就在叶青鸳悲喜之际,手中突然一松,她心里稍稍空落,紧接着她感觉到了天地元气汇聚的波动。   而源头之处,正是已经松开她双手盘膝而坐的姜焕生。   她心里震惊的无法言喻……   十年了,她想尽了办法给姜焕生改善体质,期望他有朝一日能够冥想成功感受到天地元气,纳气成功从而踏入武道。   生儿他冥想成功了……叶青鸳心里笑着流泪。   此刻长老院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当场座而冥想的姜焕生。   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惊叹:这还是十年老生的废物么?   冥想感知天地元气,是修炼入门的第一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修道有成的高手,经历过见过的冥想场面堪比常人吃饭。   但是他们任何一人都没见过,姜焕生这样的冥想场面。   能令天地元气汇聚成风,肉眼可见。   要知道一般的冥想感知天地元气,仅仅是修炼者自身才能感知到,在胜一些的天才也仅仅是能让旁观者感受到元气的波动!   哪里像姜焕生这样?不仅让天地元气汇聚成风肉眼可见,而且在场的众人都感受到了如暴雨般的天地元气。   如此景象简直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且说前一刻……   姜焕生心里作出了决定,松开师父叶青鸳的手后,盘膝而坐,闭上了双眼在心里说道:   “我同意你们的要求。”   姜焕生这句话说完,意识一阵眩晕后,再次回神便已来到了一个浩瀚的虚无世界中。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意识海中,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来,当然每一次进来都是被动所为,所以面不改色,只是抬头注视着天空。   只见天空中突然一阵云雾翻腾,一个鱼头似的脑袋逐渐呈现,在它左右两侧几万里的地方一对金光闪闪的羽翼露出,在姜焕生的视线中这只体长不知几何的庞然巨物冒出了全貌。   紧接着姜焕生的身后,虚无的天际云雾翻腾,大地颤抖,随即看去,一个同样如穿破天地的巨人出现。   只见他头生双角面目狰狞,样貌似人非人,姜焕生在它们中间犹如沙粒般渺小。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每一次看到它们出现,姜焕生的心里依然震撼,不过好在他知道这两头巨无霸都是虚有图表,对他构不成丝毫伤害。   深吸了一口气道:“行了,别再哥面前秀优越了,你们弄出这么大的表壳来吓唬谁啊?”   两尊巨物听到姜焕生的话,巨大的身体显然被气的发抖,不过最后似乎是认命了一般皆是散去了各自的形态。   长翅膀的巨物化成了拳头大小成了迷你版,而生着双角的非人类也成了拳头大小漂浮在空。   迷你版的鱼头最先气呼呼的开口道:“小子好得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说话就不能客气一点吗?”   “就是,你小子就是白眼狼。”双角小人也附和。   听到他们的话,姜焕生神情一呆,思绪到了十年前。   他真正的身份是一个地球人,孤儿院出生,艰辛上完大学踏入社会,屡屡碰壁,总之一句话一辈子命运多舛。   被公司辞退后他去大雪山旅游,没想到遇到了雪崩一命呜呼,意外的是在雪崩中一块石头撞在了脑门上……   之后醒过来才发现自己重生在了猎妖大陆,而能够活下来全靠了雪崩中隐藏的两尊远古之神。   是它们保住了姜焕生的灵魂,重生在一个流落的六岁孩子身上,后来才被师父叶青鸳带入了天武门。   要说起来的确是双角人和鱼头生翼的远古之神救了姜焕生,说救命恩人一点也没错。   “小鱼,小双你们两要不要脸?要不是遇上我,你们还在雪崩的石头中呢,也同样,你们现在住在我意识海中,所以大家互不相欠。”姜焕生回过神来不吃亏的性子顶了回去。   “本尊说了本尊是妖祖鲲鹏,别再叫小鱼。”   “本尊是巫族玄天,别叫小双。”   两尊古神黑着脸抗议,要不是他们仅仅是两缕随时有可能消散的残魂,早就一口气吹死姜焕生了。   “行行行,你们一个是妖祖鲲鹏是远古天界的帝尊,一个是巫祖玄天,是远古大地的巫祖之王,行了吧!我们说正事吧,我同意你们的要求了……”   说道最后姜焕生也郑重了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应该拿出诚意啊,你要知道我们把各自的底牌给你后,就是真正的消散天地了。”妖族鲲鹏说道。   “对,你发下天道誓言吧。”巫族玄天也补充了一句。   姜焕生苦笑了起来,该来了还是要来,他知道如果发下誓言日后自己有可能会成为,人、妖、巫三族所不容的存在,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办法了。   “我姜焕生对天起誓,日后修为有成,在妖族危难之际庇护妖族一脉周全,有为此誓天道诛灭。”   “我姜焕生对天起誓,日后修为有成,在巫族危难之际庇护巫族一脉周全,有为此誓天道诛灭。”   “好了小子你发下誓言,本尊也信守承诺,我一生修为仅剩一缕残魂,给不了你什么修炼传承,但会耗尽残魂帮你重组神魂日后世间万族的天赋神通任你小子皆能修得。”   妖族鲲鹏话落化成了一道金光钻进了姜焕生眉心中。   巫族玄天也道:“我巫族不修神魂,本尊最后一点精血会为你重塑肉身根骨,另有本尊的肉身锤炼之法传授于你。   你切谨记修为若是超越不了我们生前之境界,万不可破开星空大界,否则定当死无葬身之地,好自为之……”   巫族玄天随后也化成了一滴艳红的精血曝撒开来……   姜焕生来不及询问巫族口中的星空大界是什么?便从意识海中退了出来,神魂回归肉身。   紧接着他便感到了全身犹如爆炸一般,一股子火热的气流从丹田四散而开,而脑海中也冒出了一段锤炼之法,不由自主的心中默念开始按照法门吞吐锤炼肉身……   他清晰的感到了体外的元气如同洪水绝提一般想自己涌来。   而且在意识深处他感受到了同样庞大风暴一般的翻腾,每一次翻腾都感到来自灵魂如刀割般的疼痛。   姜焕生知道这是巫妖二祖在重塑自己的神魂和血骨,便咬牙坚持着。   诚然就是他想有所动,此刻不管是意识还是身体都已经不听自己是使唤了,只能咬紧牙关坚持来自灵魂和肉身的双重疼痛。   与此同时天武门后山禁地某一处山腹石室中,一名白发白须的老者猛然睁开了双眼,只见他眸子中有星辰虚影闪烁,一个闪身消失在了石
第四章元气灌顶
  长老院,在场的长老和二代弟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眼中打坐冥想的姜焕生身上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换化。   众人眼中只见此刻的姜焕生被渐渐汇聚而来的天地灵气完全包裹了起来,像是一个风暴漩涡的源头,无底洞一般吸收着天地元气,恐怖至极。   场中几位长老都瞪着眼睛,他们感受到了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被漩涡或者说姜焕生吸收了,而且还在不断向外扩张中,势头凶猛无比。   几人对视一眼,在震惊的同时,心底皆是冒出了欣悦,此刻的长老院中天地元气犹如实质,演变成为了修炼的圣地,此时不修炼将会后悔终生。   几个老狐狸皆是盘膝而坐,开始吐纳修炼。   其余人见此纷纷醒悟过来,也随即而坐效仿前者。   余彻善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那还不明白在姜焕生身上发生的天地巨变,虽然羡慕嫉妒恨但也知道如此机会千载难逢,开始修炼起来。   除了这些人之外,在场也有两人是例外。   欧阳冰和姜焕生的师父叶青鸳。   欧阳冰看着姜焕生身上的异象,眼神中尽是光彩。   而叶青鸳则完全因为身受妖毒而不能修炼,时刻还承受着妖毒的折磨。   欧阳冰眼角看到爱徒不断颤抖的身体,一只手贴在了她后背,轻声道:   “鸳儿平心静气保守灵台,趁着此时元气浓厚你且好好运功,为师助你一臂之力,暂且能压一压你体内的妖毒……”   听到师父的话语叶青鸳感动泪下,她没想到师父放弃了此时修炼的最佳机缘,居然还要耗费功力为自己压制妖毒。   感受着师父掌中灌输而来的浑厚元气已经进入到自己体内,叶青鸳知道不能辜负师父的一番好意,便认真运气开始压制体内妖毒。   虽然他修为尽毁,但行功导气压制妖毒还是可以做到,况且体内的妖毒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给她所带来的创伤已到了无力承受的地步。   每个人都因为姜焕生的冥想而受益匪浅。   某一刻众人只感到天地元气猛然衰竭,像是一个沙漠中许久没有喝水的人,刚喝了一口清水而猛然断水一般,皆是从修炼中醒了过来。   齐涮涮的超源头姜焕生看去。   所有人的眼珠子再次掉了一地。   只见姜焕生周身的天地元气尽数散去,露出了他的真身,而此时的姜焕生看上去完全像一个血茧人。   上身衣服不知何时化成了灰飞,他的肌肤表层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血甲。   令众人惊呆的是,姜焕生的冥想结束后,他竟然从一个毫无半分修为的人一跃跨过了冥想、感知再到纳气的三个阶段,真正踏入了武道大门中,祭奠了修炼根基。   而且是纳气境三重天,完成了常人要走的修炼三个阶段,所用时间仅仅才数个时辰。   要知道从冥想直到纳气成功,常人最少都要数年甚至数十年之久,更别说姜焕生一举到了纳气境三重天境界。   更为重要的是此时的姜焕生还没有经过传道法门,也就是说他在没有修炼功法的情况下,仅凭冥想时候感知到的天地元气硬生生将修为灌输到了纳气境三重天。   “元气灌顶!”四个字出现在众人脑海。   元气灌顶是一种修炼异象,千百年中难得一遇,而每一个经过元气灌顶的人,等于被元气自动提升了修为,所带来的好处从里到外,都是无法想象的。   所有人都不敢想想,要是姜再生刚才冥想的时候又修炼功法的配合,那么此时他的修为就不仅仅是纳气三重天了,说不定能一举跨过一个大境界也未尝不可能。   只可惜他还没有得到门派的传道功法,当然这也算是一个异数,谁能想到她会在冥想的时候令天地元气汇聚成形犹如实化,让元气灌顶。   而在正常的情况下,修炼的第一步便是冥想感知到天地元气。   之后门派才会传下修炼功法,第二步才是真正运行功法修炼,一步一个脚印,从纳气开始逐步提升大小境界。   武道修炼从纳气、化元、五行、星辰、日月等等有九大境界,每一个境界又分一至九重天,每一个阶段的修炼提升皆是难入登天。   在场众人还从未见过像姜焕生这样仅凭冥想就一举修炼到纳气境三重天修为的。   几个长老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各自的眼中读出了天才二字。   同时也感觉各自的老脸有炙热之感,前一刻他们还口称人家是废物,各种看不起,但是现在……   当然,几人都是踏入武道有成的老怪物,在他们眼中也仅仅是脸热一下而已。   因为姜焕生就算在天才,也只是个纳气境三重天的蝼蚁,相比武道的艰辛和长远,纳气境三重天在他们眼中也不足为怪。   毕竟姜焕生修炼速度再怎么快,他也没有显露出令每一个武道者都人人向往的根骨出来,那才是每个武道者立足强者之林的根本。   只有身怀根骨的人才能修炼神通,也能自化出属于自身的天赋杀器。   有根骨则能对抗天生附有天赋神通的强大之妖,更能习得诸多的秘法自强。   就在他们以为姜再生的修炼结束之际,下一刻在姜焕生身上出现的异象又一次令他们大跌眼镜了。   只见姜焕生胸口部位的血茧咔嚓一下裂开,紧接着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从他胸口射出,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漩涡,不断的开始旋转。   所有人都被姜焕生突如其来的这一异象吸引。   几位长老瞪大了双眼,嘴巴在这时候都比平时裂大了一倍,呆呆的看着姜焕生的胸口,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   此时,姜焕生的胸口中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在漩涡中心只见逐渐又出现了一种光芒。   随着时间的推移,姜焕生胸口的漩涡最后出现了五种颜色的光芒,红黄绿金兰五种颜色。   五种颜色从开始的暗淡逐渐演变成了艳丽的纯色,每一种颜色都丰满厚重,煞是好看。   场中五长老穆武生突然颤抖道:“五行根骨……”   二长老也压抑着激动的情绪补充道:“看颜色的浓厚的程度最少是五行上品根骨……”   一直都表现的很淡定,没有怎么说话的掌门余天机突然道:“又有变化了,根骨核心有闪电,似乎是风雷根骨……”   随着余天机的话落,大长老一只手猛然手抖了一下将自己的白胡子撤下了一缕,表明了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猎妖武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猎妖武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重生宝妻送上门15章(第15章 复仇的开始)

    原标题:重生宝妻送上门15章(第15章复仇的开始)小说:重生宝妻送上门第15章复仇的开始第二天,果然如展颜所预料,裴煜非的新闻早上才发生,不到几小时就上了头条。一大早上,先是被人拍到和廖纯雪同时出门,上车开了不到五分钟后车就爆胎了而不得不停在原地被人围观,本来就在蹲点的记者当时便冲了过去,直接将那对狗男女杀了个措手不及,不仅近距离拍到了裴与煜非和廖纯雪两人同车,重点是,就连他们脖子上的吻痕都在摄像机的镜头下显露无疑。再加上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可想这个新闻带来的效果。原夏氏集团董事长的未婚夫,在未

  • 帝少的火辣甜妻15章(第15章 你滚她留下)

    原标题:帝少的火辣甜妻15章(第15章你滚她留下)小说名字:帝少的火辣甜妻第15章你滚她留下“我不打女人,并不代表我不会打女人!”男人霸气地说出这句话,用力的一甩,就将安芊芊犹如甩破布一般,嫌恶的摔到了地毯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地上被摔得哀嚎的女人,不慌不忙的抽出湿纸巾,一根根细细擦拭着手指。江景琛气场全开,对着狼狈倒地的女人伸出手。安芊芊以为他这是想拉她起来,面色一喜。看!男人看到自己的美貌还是会心存愧疚仰慕的!而他下一句话把她打入尘埃。“手机。”她盯着他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有些反应不过来。只得悻

  • 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15章(第15章 程熙栀是你跟谁生的儿子)

    原标题: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15章(第15章程熙栀是你跟谁生的儿子)小说名称: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第15章程熙栀是你跟谁生的儿子见程墨舫一步一步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季凌音脑海里冒出来第一个想法是离开。可如果现在离开算什么?当年做错事的是他,她为什么要躲?而且,她现在的身份是季凌音不是苏樱,如果现在离开的话,难道是要承认自己的身份吗?“熙熙,过来。”就在她脑海里还在纠结要怎么面对程墨舫时,他已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并且严肃地唤了程熙栀一句。程熙栀看了看神色不太对劲的季凌音,又看了看一脸严肃

  •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15章(第15章 师父师夫)

    原标题: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15章(第15章师父师夫)小说名字: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第15章师父师夫以身相许,说好的以身相许呢?收了他的戒指,看了他的身子,抢了他的初吻,现在要拜师?龙千邪风华绝代的脸上,立刻阴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尤其看着墨楚那认真到不行的样子,咬着后牙槽道:“本君哪时说过,要收你为徒?”墨楚跪在地上,双手作揖身板笔直,一脸面无表情的回:“你没说,可你说指点我修炼,不是一个意思?”龙千邪差点气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认真的给她分析:“我送你青冥戒时似乎有说,你以身相许,嗯?”

  • 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15章(第15章 卧槽,赚大发了)

    原标题: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15章(第15章卧槽,赚大发了)小说名: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第15章卧槽,赚大发了真的错了,林满月一脸的赔笑,就差跪在盛韩轩旁边给盛大爷捶捶腿了。排队不用了,之后两人都享受了特殊招待,按照流程下来,拿到了红晃晃的结婚证。都结婚了,林满月就像小媳妇一样,跟在疾步往外走的盛韩轩身后。此人高大,是个腿长欧巴,跟得林满月有点儿吃力。坐上车的时候,都还在小喘气。盛韩轩说:“你迟到了,请我吃饭。”林满月一口气差点没抽过去。昨天就那么简单的一顿,吃了她快两万块,再来一次,她

  • 你好!MrRight15章(第15章 你若安好,我便晴天)

    原标题:你好!MrRight15章(第15章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小说名:你好!MrRight第15章你若安好,我便晴天总经理办公室,林哲瀚坐在办公桌前低头看时美近几年的财务报表。门轻推而开,男秘书小高走进来,林哲瀚抬了抬眉:“事情安排好了?”小高恭敬回复:“是的,总经理,已经按你吩咐将程小姐的照片给了面试主考官,我亲眼看见程小姐离开办公大楼的。”“好!办得不错!”搁下手中的笔,林哲瀚满意的点点头,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正是程辰那丫头,他朝秘书使了使眼色,小高识相的退出去并合上办

  • 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15章(第15章 我对你以身相许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原标题: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15章(第15章我对你以身相许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书名: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第15章我对你以身相许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顾澄逸。”顾瑾年快要被他气死了。管家站在那里,轻声咳嗽了一下,打破三个人的僵局。“小少爷,他有心脏病。”苏夏一听,怔住。心脏病?这小小年纪,怎么会心脏疼呢?她蹲下来,眼前的孩子皱紧眉头,隐忍的表情,看了让人心疼,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抽动着,疼痛的厉害,这会儿有些手忙脚乱,“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看了医生,就不会疼了。”“妈咪

  • 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15章(第15章 我便是你的父亲)

    原标题: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15章(第15章我便是你的父亲)小说书名: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第15章我便是你的父亲秦东明这还是第一次打量他的这个三女儿,秦府的内务向来都是由肖氏经手,他从未过问。哪怕知道这个庶出的女儿过的是什么日子,他也从未说过一句。这些秦云洛从原主获得的信息。秦云洛就这么看着秦东明,好像不认识他一般!秦东明被这么盯着,不禁轻咳一声:“嗯咳~怎么见了我,也不知道行礼?”“自小就没人教,当然不知道怎么行礼,还有,你是谁啊?我怎么好像没有见过你?”秦云洛故作不知。秦东明一愣,没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15章(第15章 管家)

    原标题: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15章(第15章管家)小说书名: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第15章管家连续几天,裴家的桃花饼有了名气。鱼饼正式下架,桃花饼变成了主要贩卖的点心。裴玉雯毕竟跟着御膳房的师父学过几招。她本身对点心方面也有些天份。御善房的师父擅长比较华贵的食物,那些食物精美绝伦,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农户能够做出来的。再说就算她能做出来,那也要有人买得起。裴玉雯懂得改良,把那些华贵的食材变成普通的食材,一切接近平民化,味道又非常的美味。现在裴家的小摊上有了五六种点心,每一种都不贵,偏偏又小又精美,就

  • 千行泪15章(第二卷 千第15章 第一次见面)

    原标题:千行泪15章(第二卷千第15章第一次见面)小说名字:千行泪第二卷千第15章第一次见面我是林莫骞,第一次见雷蕾是在三年前,我很清楚的记得,见她的第一面,那个胆怯羞涩的女孩子的形象在我心中被深深刻下印章,所以我要得到她,将她绑在我身边,即使让她恨我。那晚我和以往一样,去了那间常去的酒吧,因为是常客,老板很自觉的将我带到了我常去的包间,和家里人闹矛盾,我有些心烦,所以刚刚进包间就叫人过来陪酒,我本风流,陪酒的人都是一些浓妆艳抹的女孩子,她们一靠近我就觉得很恶心,但是我不排斥,因为那时候的我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