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00: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
第1章 结婚三年,夫妻不同房

  结婚三年,夫妻不同房。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乔宝儿也觉得自己的婚姻有问题,她想不明白,当年丈夫热情真诚地追求自己,甚至在她21岁刚完成学业时,迫不及待地将她娶回家。

  可之后,竟是一场相敬如冰的婚姻。

  他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他却从不碰她。

  不过今晚很意外,乔宝儿非常紧张,因为丈夫突然带她到一家高级私人会所,开房……

  她侧躺在洁白的大床上,浑身酸软,翻了一下身子,被毯半掩着她身躯,胸口处白嫩肌肤印出细碎吻痕。

  秀眉微蹙着,依旧身子有些不适应他之前狂野,她的记忆有些迷糊,却知道他伏在她身上折腾了好长时间才肯放过她。

  虽然他的动作算不上温柔,但她心里还是甜甜的,结婚三年,终于圆房了。

  她之前还一直担心丈夫是不是身体有问题,或者他不爱她之类,甚至想着会不会离婚,幸好……

  乔宝儿有些倦意地睁开眼,眼底带着幸福的笑。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这间套房很大很宽敞,富丽奢华,此时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浴室那边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易司宸应该在冲澡。

  不一会儿,浴室那边传来咔嗒一声,浴室门被人打开,男人披着浴袍走了出来。

  乔宝儿窝在床上,听到这开门的声音,脸蛋泛起红晕,娇羞地看向浴室那边。

  虽然刚刚他们两有肌肤之亲,但这是她第一次,再次面对他心跳有些怦怦跳动。

  男人的脚步声愈发靠近,乔宝儿紧张地想着是不是要说点什么,比如她爱他之类的话。

  但乔宝儿还没说话,对方却率先开口,“你怎么还在这里!”这清冷的声音,透着不满。

  这把清冽的嗓音,带着磁性,低重音非常好听。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可是!

  让乔宝儿彻底震惊住,目光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你,你是谁!”

  她不认识他,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害怕地大叫。

  易司宸带着她过来开房,这明明是他们的套房,这个陌生男人怎么会在这里。

  乔宝儿惊慌抓起毯子包裹着身子,连忙从床上爬起来,一脸警惕与床边的男人对视着,“你是怎么进来的!易司宸呢,他在哪……”

  男人冷峻深邃五官,身材高大英挺,眉宇间透着不耐烦,突然上前一步,伸出手臂,直接将乔宝儿拽了起来。

  “睡了一夜就想要缠上我?”他冷冷的声音,唇角微扬起一抹轻蔑。

  乔宝儿被他突然扣着右肩膀,男人力气很大,她整个人被他拎了起来。

  她身上原本就一丝不挂,薄毯子顺着肌肤掉落,光溜溜地身子展现在他面前……

  “放,放开我——”乔宝儿双手抱在胸前,脸颊通红,害怕地尖叫。

  男人身上随意披着一件柔软的白色浴袍,他湿漉的短发,水珠沿着肌肤滑落到白净精壮的胸膛。汇金地

  两人这样坦露相对,乔宝儿又羞又气恨。

  “你只不过是陪睡的,做完了就离开这里。不过……”男人深沉视线落在她一丝不挂的娇躯。

第2章 跟陌生男人睡了……

  第2章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

  乔宝儿惊愕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这男人在说什么……

  然而还没等乔宝儿反应过来,那男人双手用力,直接将她按压在墙壁上。

  男人俯身上前,灼热胸膛与她身子贴近,俯下头,直接吻上她唇。

  他灼热的唇瓣,强势侵入,这熟悉气息,乔宝儿顿时明白之前跟自己在床上缠绵的正是眼前这个男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

  男人身体再次升起一股躁热,干脆将她扔到床上。

  乔宝儿身子重重地摔在床上,惊醒间,双手抵着他胸膛挣扎,但她的挣扎愈发撩得男人心急。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乔宝儿感觉到男人欲望急切,吓得她心底一阵惊慌害怕。

  这男人到底是谁……

  她心底愈发惊慌害怕。

  心下一狠,乔宝儿立即扬起右手主动勾上男人脖子,抬头与他加深缠绵热吻。

  男人意外她的主动,微怔间,乔宝儿突然使劲地朝男人舌尖咬了一口。

  舌尖上传来疼痛,让男人立即松开了她。

  乔宝儿趁机朝身上的男人猛地推了一把。

  她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拽下了房门口挂的一件名贵男士外套,打开门,跑了出去……

  房间里有淡淡的血腥味,男人的舌尖疼得倒吸一口气,气愤瞪着那落跑的女人身影。来自huijindi.com

  “大少爷……”门外的保镖乍见自己家主子唇角渗出血丝,紧张地询问,“大少爷,发生什么事……”

  君之牧抓了一把纸巾,擦拭唇角鲜血。

  他气地脸色黑沉,冷厉的声音,“去查!那女人到底是谁送过来的!”

  现在是凌晨时分,三月夜风寒凉。

  乔宝儿神色焦虑,仓促地跑出了私人会所,她赤着脚丫,站在路边静夜寒风中。

  她现在身上连内衣裤都没穿,真空的感觉让她很没安全感。

  紧裹着身上仅有的一件宽大男士外套,瑟缩着身子,紧张地朝四周看去。

  这时,一辆出租车朝这边开来……

  乔宝儿双手伸入衣袋,找到一个男士黑色的路易威登钱包。

  她快速地打开钱包,发现里面有五六张白金黑钻信用卡,却连一百块现金都没有。

  乔宝儿肯定套房那男人非富则贵,身份不简单。

  “送我回市区,到了地方我给你付钱。”她招手叫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目光狐疑打量着她露出的白嫩大长腿,身上仅披着一件男士外套,这般模样着实很诱惑……

  乔宝儿被司机那灼灼的目光看着,她脸色尴尬,将身上男士外套收紧一紧。

  “这块怀表给你,送我回城西的易家富雅山庄……”

  她故意提高嗓音,从这黑色钱包里找到一枚工艺一绝的金色怀表,塞到司机手上,直接坐入车内,催促着,“赶紧开车!”

  城西的易家富雅山庄……

  出租车司机听到这个地址,顿时视线也不大敢乱瞥。

  易家在本城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司机老实地开车送她回富雅山庄。

  乔宝儿见车子平稳行驶,心底松了一口气。

  可是想起刚刚在套房……双手攥拳,大脑里一片混乱。

 可是她刚走到门板前,就怔愣住了。

  一门之隔,不断地传出男女缠绵的喘息娇吟。

  她紧咬唇,摒住呼吸,轻颤的手握上门把。

  门把被拧开……

  乔宝儿脸色顿时惨白,房间里凌乱衣物散一地,床上男女两具身躯火热缠绵在一起。

  “司宸……”床上女人娇嗔着喊着男人的声音。

  这娇嗲的声音惹得那男人动作愈激烈,乔宝儿僵在原地。

  女人扬起脸吻向身上男人,转头余光扫过房门处,她娇喘的声音渐大,像是故意一般。

  “司宸,我跟你偷偷摸摸在一起,你什么时候才跟你老婆离婚呀……”女人娇滴滴地声音,带着些委屈撒娇。

  “等过了今晚,我找人拍了乔宝儿的艳照,我妈就算再喜欢她也容忍不了她身败名裂……”

  易司宸俯下头,匍匐在女人身上动作愈烈。

  沙哑的嗓音,“茜茜,我爱的人是你,我一定会跟乔宝儿离婚……”

第3章 丈夫出轨逼离婚

  现在是深夜凌晨时分,易家大多数佣人都已休息。

  留守看夜的两位女佣见乔宝儿回来,露出为难尴尬的表情。

  立即上前阻拦,“少夫人,这么晚了,不如你先回公寓……”

  乔宝儿见她们这表情顿时知道情况不对劲,没理会女佣,直接大步朝二楼主卧室走去。

  她刚上楼,却听到了房间里正传来一把熟悉男声。

  这声音……

  乔宝儿怔愣在门板前,一门之隔,不断地传出男女缠绵的喘息娇吟。

  她紧咬唇,摒住呼吸,轻颤的手握上门把。

  咔哒一声。

  门把被拧开……

  乔宝儿脸色顿时惨白,房间里凌乱衣物散一地,床上男女两具身躯火热缠绵在一起,暧昧纵情充斥着整个空间。

  “司宸……”床上女人娇嗔着喊着男人的声音。

  乔宝儿僵在原地。

  女人扬起脸吻向身上男人,转头余光扫过房门处,她娇喘的声音渐大,像是故意一般。

  “司宸,我跟你偷偷摸摸在一起,你什么时候才跟你老婆离婚呀……”女人娇滴滴地声音,带着些委屈撒娇。

  “等过了今晚,我找人拍了乔宝儿的艳照,我妈就算再喜欢她也容忍不了她身败名裂……”

  易司宸俯下头,匍匐在女人身上动作愈烈。

  沙哑的嗓音,“茜茜,我爱的人是你,我一定会跟乔宝儿离婚……”

  离婚……

  乔宝儿目光空洞,紧咬唇溢出了血。

  “易司宸,你不仅出轨包养情妇,为了跟我离婚,还要设计我陪男人睡!你这个人渣败类!”

  乔宝儿突然的声音让床上的男人身体猛地顿住。

  易司宸转头朝房门看去,看见乔宝儿时眼底闪过惊讶和心虚。

  不过很快恢复一脸冷漠,“你给我滚出去!”

  “要滚也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滚!”乔宝儿气地胸膛起伏,对着床那边大骂。

  “你说什么狗男女,你别想伤害茜茜。”

  易司宸像是害怕乔宝儿伤害他的情人,立即扯着被单包裹着身下的女人,呵护搂抱在怀里。

  “乔宝儿,你聪明点就主动离婚净身出户,否则我拿今晚你陪男人睡的照片出来,我看你还有什么脸在易家呆下去,想霸占着易家少夫人的位置,你不配。”

  “易司宸,你简直猪狗不如!”

  乔宝儿从未这样恨,憎恨的目光直视着大床上男人,她丈夫居然是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通红的眼眶,溢满了泪,强忍着心底苦涩。

  她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她痛恨这里,痛恨易司宸这人渣。

  离婚,她也不稀罕这桩冰冷的婚姻!

  愤然转身,假装的坚强,抽泣着不想让眼泪掉落。

  右手擦去眼角的湿润,愤然朝房门走出去,凌乱的脚步透出她的狼狈和心痛。

  “啊——”

  突然一声童稚的叫喊,一个三岁左右女孩与乔宝儿在门口相撞,女孩摔倒在地板上。

  乔宝儿微怔地低头,这才看清眼前的女孩。

  “心心……”房间内,一道女人身影急着跑了出来。

  女人一把护在女孩身前,一脸警惕对视着乔宝儿,“你有什么气就冲着我来,别欺负我女儿!”

  女儿……

光犀利朝易司宸瞪了一眼,“司宸,你又干了什么糊涂事。”

  易司宸黑着脸开口,“妈,我跟乔宝儿没感情,我讨厌她,明天我就跟她办离婚……”

  “不准离婚!”

第4章 不准离婚

  乔宝儿乍见眼前这女人,她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

  “叶茜!”

  乔宝儿眼睛睁大,不敢置信看着老公小三,居然是个老熟人。

  “叶茜,是你,原来是你勾引我老公……”

  乔宝儿声音挤在喉咙处,曾经的痛彻心扉让她眼睛充斥血丝。

  啪——

  乔宝儿朝眼前的女人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

  “叶茜你这贱人!你姐爬上我爸的床,你就来勾引我老公,你们两姐妹都不得好死啊——”乔宝儿起伏胸膛,想起曾经绝恨的往事。

  嘭然一声。

  乔宝儿被人猛地推了一把,脑袋重重地磕到墙壁上。

  “乔宝儿,你敢打她!”

  易司宸换好了睡袍冲出来,保护着叶茜。

  她眼眶里的眼泪不争气地打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看着自己老公护着自己仇人,这个小三,这个贱女人毁了她曾经的家。

  “发生什么事了!”

  楼梯口,君清雅脸色凝重,大步走了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这是……”易司宸支支吾吾开口。

  易司宸向来害怕他母亲君清雅,当初就是君清雅让他追求乔宝儿,他才娶乔宝儿……

  “我,我要离婚……”

  乔宝儿扶着墙壁,站起身,哽咽的嗓音,语气坚决。

  “宝儿,离婚这事不能乱说,一家人有什么事好好商量……”

  君清雅朝叶茜看了一眼,朝管家命令,“哪里来的野女人,赶出去……”

  “妈,她是叶茜……”易司宸一把护着身后女人。

  而这时,突然孩子委屈大声哭泣。

  听到孩子的声音,君清雅也是一脸惊讶,易司宸立即抱起三岁大女孩,“妈,这是你亲孙女。”

  乔宝儿听到这里,面如死灰。

  君清雅一直念叨着他们结婚三年,为什么乔宝儿一直没怀孕,突然出现可爱孙女,她心底惊喜。

  叶茜突然跪在地上,流着两行泪哀求,“伯母,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心心是您的亲孙女,她刚刚被乔宝儿推了一把,小手骨折了,我求你送她去医院,孩子是无辜的,你们要骂要打我一个人,别伤我的孩子……”

  孩子骨折了……

  易司宸立即紧张地捋起女孩衣服,见女孩的右手一大片淤青紫,孩子哇哇地大哭不停。

  “乔宝儿你够狠,居然对我女儿下手。”

  乔宝儿气得眼眶通红,“我只是撞了她一下,怎么可能骨折!”

  “司宸,带我们女儿去医院,否则孩子的手就废了……”叶茜拽着他手臂,委屈地哭泣。

  易司宸那目光愈发阴鸷,“乔宝儿,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易家一阵慌乱,易司宸和叶茜抱着那女孩开车飞奔去了医院,君清雅也跟了过去。

  凌晨静夜严冬,夜风冰寒入骨。

  乔宝儿瘦弱的身板靠着墙壁,双手抱膝,她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结婚三年,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离婚?”

  “我说过了,不准你们离婚!”

  此时医院儿科走廊。

  “司宸,你喜欢在外面养女人生孩子,妈都可以不管不问,但离婚的事我绝对不同意!我都是为你好……”

  易司宸没机会反驳,而君清雅却一脸严肃,冷着声音吩咐,“下个月君家举办一场隆重酒会,酒会那天带着乔宝儿一起出席,在你外公面前别给我丢脸子,记住你表哥刚从美国回来了,千万别得罪他。”

  表哥……

  易司宸听到表哥两字,表情闪过复杂。

  “君之牧……”

  君清雅的脸色阴沉难看,她这位外甥突然回国空降IP&G集团总裁位置,手腕铁血阴戾……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第一宠婚 或 总裁的心肝宝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言墨学堂|2018寒假少儿艺术班报名启动!!!

    关于我们言墨学堂是依托言墨堂成立的一家专业美育机构,紧临福州历史之源,文化之根的国家五A级风景区三坊七巷。学堂依托福建省花鸟画学会,汇聚省内一流书画家为顾问团队以及师资团队。近年来在艺术教育界、学员和家长当中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学堂提倡启发式教学,依托言墨堂独具特色的名家书画精品课件优势,一切以学员为中心,最大限度地激发学员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系统地艺术训练,不仅培养学员的艺术欣赏能力,书画临摹与创作能力,还能培养学员们的创新意识,增加学员的自信心,进而达到“变化气质,陶冶性灵”的美育目的。课程

  • 1米8粗犷男生,手执绣花连杨幂。但没人知道,他曾一直遭受众人质疑和嘲笑。

    传承东方文化,感受有魅力的东方美学来自于中国台湾的Rexy宋亚樵,是一个身长一米八的粗犷男生,如果单看他的外表,你可能怎么也猜不到他的职业。他有着一门非常卓绝的手工技艺,曾俘获过杨幂的芳心,使其身着一袭精致的黑色小礼服,优雅地出现在《芭莎珠宝》的杂志封面。他有着与做精细手工极不协调的外表,却藏了一颗无比细腻的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我真的是一位绣郎。”2017年11月份,这位终日手执绣花针的“绣郎”,代表其团队工作室在伦敦斩获刺绣届的“奥斯卡”奖——Hand&Lock奖金奖,引来众人一片羡慕的

  • 田沁鑫生命中的三部戏丨新京报年度艺术家

    采写:新京报田超新媒体编辑:田偲妮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投票在本周已经陆续结束,各大年度人气作品和新锐名单都已出炉,我们将在明天公布票选结果。今天我们将放出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年度艺术家的专访,今年当选年度艺术家的是:田沁鑫2017年,对田沁鑫来说,是值得记住的一年。这一年距她导演生涯处女作《断腕》首演,刚好20年;这一年她在上海突发胰腺炎,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一年她担任了乌镇戏剧节年度艺术总监,复排了青春版《狂飙》。2月8日这版《狂飙》将来到国家大剧院,开启“当代著名导演作品邀请展

  • 余秀华怒怼诗人食指:我的过错在于,在底层却偏偏高昂着头

    澎湃新闻记者徐萧余秀华1月13日,“朦胧诗鼻祖”、老诗人食指在《在北师大课堂讲诗》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被曝光。在这段视频里,食指批评余秀华说:“看过余秀华的一个视频,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提都不提,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可怕吗?评论界把她捧红是什么意思?评论界的严肃呢?我很担心。今天严肃地谈这个问题,是强调对历史负责。不对历史负责,就会被历史嘲弄,成

  • 【醒言】读懂淡定,才算读懂人生

    每天早晨一醒来,刘忠先生就会写下一句早安寄语,告诉亲朋好友,有意义的一天又开始了,真可谓日日是好日。片言只语中,充满着人生感悟;短短数句里,寄托着励志方向。这一写,就是四年,渐渐地在朋友圈中传颂着这些话语。现在,《禅艺会》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分享给读者,每周发布一次,敬请期待。读懂了淡定,才算读懂了人生。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少了弯路,也就错过了风景。努力的意义:不要当父母需要你时,除了泪水,一无所有。不要当孩子需要你时,除了惭愧一无所有。不要当自己回首过去,除了蹉跎,一无所有。做人,

  • 【禅溪】灵山深处 拈花遗风

    灵山一会自鸡足山回来日久,竟不能提笔写下任何关于它的文字。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触及我所感受到的鸡足山的深远静寂,我如一个失语的人,独自沉入内心的空寂虚落。我和林自大理冒雨乘车入鸡足山,近百里的路程,我俩一路沉默。同车的人亦如此,大家一致向窗外,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山势低缓圆润。山村的房子排在坝子间的平地上,如釜底简易的料理,单调,平静。云气在山峰簇拥着,缠绵无尽,如一袭苍灰的袈裟,笼罩着无边的翠微。山路愈来愈陡,山路两边也不再空阔,满目青山遮望眼,这是进入鸡足山了。鸡足山位于云贵高原滇西北宾川县境内

  • 【庭院】枯山水里的禅宗美学

    日本·和歌山县金刚峰寺枯山水日本是一个庭园模式繁多,且数量惊人的国度。在那里,有宏阔壮伟的皇家、贵族园林,也有气势恢宏的市立、国立公园,还有在有限的空间中构画、在模山范水中寻求情趣的私家庭园,以及追求人与天地交融、浑然合一的哲学境界,并借助自然山水来延展庭园的寺庙庭园。我国小说家、散文家郁达夫(1896-1945年)1913年赴日,1922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经济学部,在留日后就曾对日本庭园赞不绝口。他在《日本的文化生活》一文中写道:“日本人的庭园建筑,佛舍浮屠,又是一种精微简洁,能在单纯里装点

  • 四深交三远离

    1.志同道合之友人到中年,要懂得友不在多、志同为要,交不在频、相知为深的道理,身边有三两挚友即可。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不离不弃,管鲍之交。中年需要沉淀,沉淀自己,也沉淀友谊。2.雪中送炭之友人过中年,失意、低谷想必经历不少,雪中送炭之情更要懂得珍惜。不要忘记那个当初愿意伸手将你拔出泥潭、拉出低谷、陪你东山再起的人。记住:锦上添花世常有,雪中送炭情莫忘。3.敢于直言之友人人都喜欢被赞扬,但很难从他人口中知晓自己的不足和问题。人到中年,可能越来越听不进意见、听不得批评,却仍然无法避免犯错。所以,诤友

  • 淡之美 心之雅

    时光,漂白了记忆,时光也浓了心。寂静处,不惊不扰,或思或忆,往来或憧憬都沉淀在了一颗简约的心里。唱清远的歌,吟古老的诗,赏岁月的馨香与醉,所有美好的情怀宛如隽永的诗翩跹在心里。一书在手,聆听那些高贵灵魂的声音,心不由自主地谦逊和聚精会神,即使是读闲书,看到妙处,也会忍不住拍手叫绝。长久的读书使得心养成了恭敬的习惯,可以懂得世上可以为师的人很多,可以懂得生活中要具有洗耳倾听的姿态。淡,也许才是最深,最深的目光也许才是最真,最真的牵念也许才是最长久,长久的一份情感,表面上看似淡淡牵系,实际上是深深相

  • 《出麦田记》再版以及作者签名版售卖的告知

    从2011年《出麦田记》出版,已经过去了7个年头。如果以时间来算,我也算是一个文艺老年了。但是我像是过了七天。吴承恩《西游记》里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如今却是说时一天,回忆时一年。太快。不得不说,这本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当然,这改变是好是坏,尚不能盖棺定论,或许盖馆那天尚不能定论,最起码,它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是商品时代,是和一帮商人谈艺术的时代,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很多懂艺术的人,即便我不是艺术,但是也希望很多人去懂我,搞艺术。《出麦田记》出版以后,加印了几次,至于所得的稿费,以前我专门写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