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书名:妻子的秘密311章(第11章 上锁的抽屉)

2017/12/28 2:20: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妻子的秘密3

第11章 上锁的抽屉
    乐正弘心中顿时有一股熊熊烈火在燃烧,恨不得现在就去报社把余明活活掐死,不过,这股火并不是冲着余明一个人,而是那些照片中所有的男人和那个拉皮条的洪碧。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在他看来,这些男人利用手中的金钱和权力诱惑了自己的老婆,不仅玷污了她纯洁的身体,也让自己这个做丈夫的深受耻辱,这口气如果不出,简直就不是男人。

    可奇怪的是,直到现在,他对关璐都没有一点恨意,只是有种肝肠寸断的感觉。

    鲁传志见乐正弘呆呆地不说话,怂恿道:“关璐应该有自己的电脑吧,你回去看看,说不定上面还有更多的秘密呢。”

    乐正弘忽然说道:“你既然黑进了余明的电脑,难道就没有发现其他的什么秘密?我指的是除了关璐之外的其他人……”

    鲁传志欲言又止地说道:“你还是关心自己的事情吧,我虽然喜欢窥探别人的*,但也不是那种到处乱说的人,要不然丢了小命都有可能。”

    乐正弘见鲁传志不愿意说,于是站起身来说道:“我先走了,你去报社看看,如果关璐回来就给我打个电话。”

    鲁传志惊讶道:“你自己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

    乐正弘说道:“她好像在采访一个会议,不方便接电话,等她回来再说。”

    鲁传志说道:“我知道你今天晚上肯定要审问关璐,我可警告你啊,可别把我扯进去,否则,今后可别想让我帮你什么忙。来自huijindi.com

    乐正弘没出声,转身往门外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盯着鲁传志问道:“报社真有人传关璐和余明的谣言?”

    鲁传志犹豫了一下说道:“也就是私下议论,毕竟没有证据,谁也不敢乱讲,不过,我听到过一个传言,说是去年我们集体去南山野炊的时候,有人看见余明和关璐两个人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干什么?”乐正弘瞪着鲁传志问道。

    鲁传志说道:“我也只是听说……说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当时你正忙着烧烤呢……”

    乐正弘铁青着脸什么都没说,正想转身离开,只听鲁传志唉声叹息地说道:“可惜一个小美人啊。”

    乐正弘转身瞪着他问道:“你说什么?”

    鲁传志急忙说道:“我可没有说关璐,我说的是夏冰……余明盯着她有一段时间了,这下可以趁火打劫了。”

    乐正弘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鲁传志意思,忍不住想起自己和关璐进报社两年后发生的一件事。

    那时候有一个城中村拆迁改造,由于补偿款的问题发生了*,当时关璐写了一片报道,没有和当时的市政府保持一致,反而替那些失去土地房产的村民呼吁,结果犯了“政治错误”。

    那时候余明把这件事说的很严重,并且传出了开除关璐的传言,后来不知为什么,余明找关璐谈了几次之后,竟然连个处分都没有给就不了了之。

    乐正弘曾经问过关璐其中的原因,可她含糊其辞的并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现在想想,他怀疑余明会不会那个时候就趁火打劫把关璐弄到了手,这么算起来,自己这顶绿帽子可戴了很久了。原文huijindi.com

    “这个色鬼……”乐正弘嘴里诅咒了一声,怒火冲天的离开了鲁传志的家。

    下午三点钟左右,一场暴雨袭击了江州市。

    乐正弘当时正好把车停在小区的停车场,虽然停车场距离他的家的单元门只有几十米,可等他走进家门的时候,已经成了落汤鸡。

    乐正弘在客厅里脱下湿衣服扔在地上,光着脚冲进了书房,气喘吁吁地站在书桌前面,盯着那个上锁的抽屉。

    “你老婆的电脑里肯定还有更多的秘密。”

    鲁传志的话一直在他耳边环绕,他的眼睛慢慢移到桌子上的那台电脑,然后又慢慢移到那个上锁的抽屉。

    书桌上的那台电脑是他们夫妻公用的,关璐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不管什么时候都随身带着,并且还设置了开机密码。网站huijindi.com

    以前,乐正弘从未想过要去窥探关璐的*,实际上他们结婚不久,关璐就公开在家里给老公设置了禁区,就是书桌的一个上锁的抽屉。

    “你只要敢碰一下这个抽屉,我就会知道。”记得当时关璐半开玩笑的警告道。

    而乐正弘当时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觉得老婆拥有一点小秘密让她变得更加可爱迷人,他发誓永远不去触碰这个禁区。

    一个男人在恋爱的时候,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女人的身体上,女人的身体就是他渴望探求的最大秘密。

    可随着步入婚姻生活,当老婆的身体被一览无余,并熟知她的每一个敏感部位之后,这个秘密也就不复存在了,很多男人的热情会渐渐消退。

    所以,乐正弘觉得关璐拥有一点秘密,保持神秘感,不仅带给他无限的遐想,还让他对老婆拥有一种永不枯竭的热情。推荐huijindi.com

    当然,在关璐夜不归宿的夜晚,乐正弘曾经不知道多少次在书房里徘徊,一边抽着烟,一边盯着那个上锁的抽屉,想要打开。

    但他知道,关璐的鬼点子很多,她肯定在抽屉里设置了什么记号,自己只要打开,她就会马上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反倒成了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可眼下情况不同了,当老婆挑战了自己的底线之后,乐正弘觉得自己没必要再遵守承若,何况关璐隐藏的秘密关系到自己的尊严和耻辱,他必须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最后,他像是在替自己找借口似的,拿出手机给关璐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手里就响起了“你拨打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的回复。

    乐正弘好像终于爆发了,他把手机摔在桌子上,就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闯入了老婆设立的禁区。

    没想到打开抽屉的那一瞬间,乐正弘竟然还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感,那感觉就像是当初一下闯进了老婆守护了二十多年的清白身体。

    抽屉里静静地躺着三个信封,就像是早就等待有人来阅读。书名:妻子的秘密311章(第11章 上锁的抽屉)

    一瞬间,乐正弘感到一阵悔恨,好像自己亵渎了老婆对自己信任,因为,他有种预感,觉得抽屉里的三个信封是关璐特意留给他的,因为她可能早就猜到丈夫早晚有一天会忍不住打开这个抽屉。

    乐正弘盯着三个信封注视了一会儿,然后颤抖着手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把三个信封并排放在书桌上。

    他注意到,信封上竟然还写着年月日,最早的一个信封上面显示的日期正是他们结婚之后的第三个月,第二个信封则相隔了三年之久,而最后一个竟然是一个月之前才放进去的。

    乐正弘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在颤抖,不知为什么,尽管还不知道这三个信封里面装着什么。

    犹豫了好一阵,乐正弘决定从最早放进抽屉的那个信封看起,信封并没有封口,他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

    就像是当年关璐回复自己的那份情书一样,上面只有一句话:亲爱的,你犯规了。坦白从宽。

    乐正弘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句简单的话让他回想起和关璐新婚燕尔那段如胶似漆的日子。

    即便自己那时候真的打开了这个抽屉,关璐也不会生气,而只是当做一次犯规,只要自己坦白从宽,马上就会得到谅解。

    乐正弘慢慢从第二个信封里抽出了一张纸,没想到上面的内容更加简单,只写着“亲爱的,谢谢”几个字。

    乐正弘愣了一会儿,这才明白这几个字的含义,毫无疑问,这是在他信守了三年的承诺之后,关璐给他的点赞。

    乐正弘摇摇头,急迫的从第三个信封里抽出了一张纸,这一次出乎他的预料,只见一张a4纸上写满了文字。

书名:妻子的秘密3》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妻子的秘密3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乡村大凶器1章(第一章)

    原标题:乡村大凶器1章(第一章)小说书名:乡村大凶器第一章不知怎么的,我最近老是心神不定,干活也没劲,吃饭也不香。本来我以为我生病了,可慢慢的我感觉出来了,我竟然得了相思病,村花王小美是我日思夜想的女人。王小美年方十八岁,我们村要说最漂亮的女人,除了她没有之一。而且这个女孩还特别勤快,里外一把手将家里照顾的都不错,每当她拉着牛往家里走,我都会骑在我们家的土墙上偷偷的观望一会。“若是有这个漂亮的老婆在炕头,这辈子就值了!”这不,我再度骑在土墙上,看着王小美扭着屁股,牵着那头大黄牛摇摆着辫子,那青春

  • 超级村医1章(第1章 惊人的记忆)

    原标题:超级村医1章(第1章惊人的记忆)小说:超级村医第1章惊人的记忆“啊,好无聊啊!”一列前往晋江市的火车上,一个青年无聊的伸了伸懒腰,他瞟了身旁的成熟少妇一眼,俊俏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坏笑。“姐姐你好,请问到晋江市还要多久?”青年微笑着问道,目光停留在那位成熟少妇的身上。青年叫做李天阳,来自一个小山村,好不容易考进了一所三流医科大学,也混了一个毕业证,但在这个年代,要想找一份好工作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李天阳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无业游民。李天阳不甘心就这样回家乡去,后来他突发奇想,居然去考公

  • 最恨不过爱一场1章(第1章 捉弄)

    原标题:最恨不过爱一场1章(第1章捉弄)书名: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章捉弄沈相宜快死了。医生手头一大堆病例单,难得的抬起头,同情的问她有没有家人。她要是有家人,在第一次食欲不振的时候就已经被督促着吃药,在第一次呕血的时候被急切的送到医院检查。她要是有家人,就不会得急性淋巴白血病,只剩下一年不到的寿命。其实对这个世界她早就没什么留恋的,除了……贺少琛。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竟然是少琛!沈相宜擦了擦眼泪,满心欢喜的接起来,发现是楚馆的工作人员,说是少琛突然胃疼,让她赶去找他。贺少琛有胃病,所以沈相宜随身

  • 我和美女董事长1章(第001章 动了心思)

    原标题:我和美女董事长1章(第001章动了心思)小说名:我和美女董事长第001章动了心思坐在电脑前,张伟看着宿舍窗外发呆。对于这座北方城市来讲,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刚进入9月,大街上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掉下有些发黄的叶子,稀稀落落飘散在马路上。张伟刚辞职,此时对着电脑,有些孤独和寂寞,干脆上网找个聊天吧,打发这无聊的时光。张伟比较喜欢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如何找呢?张伟寻思了下,突发奇想。找到一颗骰子,放在手心摇晃,决定摇8次,按顺序组合起来的数字就是要查找的号码,如果

  • 纸醉金迷1章(第一章 女客户的特殊爱好!)

    原标题:纸醉金迷1章(第一章女客户的特殊爱好!)小说名字:纸醉金迷第一章女客户的特殊爱好!我叫凌浩,这是我的真名,但是一般别人都叫零号,那是我的外号,慢慢的,很少有人知道我的真名。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同学谢云出了车祸瘫痪,而且高中时代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朦胧爱慕,我想我不会回到这个阔别四年,曾经让我不愿提起的故乡古城。热闹的步行街,繁华的夜市,还有酒吧一条街,近些年出现的新鲜事物,我看到了,但我真的无动于衷,因为那些繁华喧嚣的背后,我看得出无尽的浮躁和空虚。我是一个中医按摩师,但是我和那些在医院理疗

  • 狼性总裁的头号夫人1章(第001章 无用的女人)

    原标题:狼性总裁的头号夫人1章(第001章无用的女人)小说名字:狼性总裁的头号夫人第001章无用的女人苏念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鞋柜玄关处有些发愣。红色的细长高跟绝对不会是她的,更加不会是佣人李姐的。难道说,有客人?暗自奇怪了一下。但是公司还谈着项目,需要她回来拿文件赶过去,所以也没多想,直接朝卧室走去,准备拿完文件就走人。刚开卧室门,里面便传出一阵嘤咛。“皓辰,不要这么弄人家吗?讨厌啦……”娇滴滴的声音传进耳中,女人的酥与媚令她这个女人听了都忍不住心猿意马。不用说,这里面必定上演着一场有益身心的阴阳

  • 血色辉煌1章(第001章 苟石)

    原标题:血色辉煌1章(第001章苟石)小说书名:血色辉煌第001章苟石我叫苟石,十六岁,家住东关镇。我从没见过我爸,不过我听村里人说,我妈年轻的时候被人强暴了所以才有了我,而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却消失无踪了,后来我妈就带着我嫁给了我的后爸。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染上了毒品,身体很差,所以我刚出生时不足三斤,皮肤黑乎乎的,特别是脸上那块黑色丑陋的胎记,让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我的名字一样,跟坨狗屎一样!因为我是个拖油瓶,而且又长得不好看,后爸非常讨厌我,经常打我,骂我是杂种,哑巴……为了这事,我妈没少跟他打

  • 极品调教1章(第一章 美女,男厕在哪?)

    原标题:极品调教1章(第一章美女,男厕在哪?)小说书名:极品调教第一章美女,男厕在哪?华夏社会上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如果你爱你的孩子,那么将他送入毓藤大学吧,因为,那里是年轻学子的天堂。:。如果你不爱的孩子,那么请你也把他送进毓藤吧,因为,那是年轻学子的地狱。可以和M国纽约相提并论的长海市的毓藤大学在华夏是除了首都的上京大学以外最有实力的一所大学。虽然,比起百年学府上京大学,毓藤在师资力量和口碑方面尚有一定的差距。然而,因为毓藤大学身处经济最发达的长海市,况且上流社会的子弟众多,再加上它无与伦比的

  • 我的野蛮女友1章(第一章 小野)

    原标题:我的野蛮女友1章(第一章小野)小说书名:我的野蛮女友第一章小野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苏妈从垃圾箱里将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苏妈是按摩店的老板娘,所以我从小在按摩店长大,因此也被叫做按摩女的儿子甚至是野种,没少受到各种白眼和嘲讽。在学校的时候,甚至有的家长直接当着我的面告诉他们的孩子不要和我玩,说我身上不干净。所以很多人都躲着我,好想我就是瘟疫一样。而胆子大一点的人则以欺负我为乐,在他们看来欺负我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在外面受了欺负,我回到家里也不敢对苏妈和其他小妈说。就算说了,那些小妈也没空

  • 谢谢你赠我满身伤1章(第1章 当着丈夫的面……)

    原标题:谢谢你赠我满身伤1章(第1章当着丈夫的面……)小说名:谢谢你赠我满身伤第1章当着丈夫的面……“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安默暖被按在病床上,不停地挣扎扭动,背后贴着一具高热滚烫的男人身体,而面前病床上躺着的,却是她的合法丈夫。“不要,你都湿成这个样子了……还说不要?”男人毫不留情的嵌入安默暖的腿间,揉捏她的身体。安默暖不断颤抖,可丈夫昏睡的脸就在面前,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慕寒,我求你,不要……至少,不要在这里。”她用湿润的眸子,哀求的看着席慕寒。席慕寒勾起薄唇,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