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宫女成凰 大结局

2017/12/28 3:51: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宫女成凰

第1章 撞着头了

【昭月宫】

 路晴雪已经悠悠转醒。推荐http://www.huijindi.com/额头上的疼痛传来,身上好多地方也隐隐作痛。

 “我这是……怎么了……”路晴雪呻吟着起身,见着周围已经是昭月宫里的样子,心里不禁疑惑不已,方才不是还在荣华宫么?怎么这会儿回了昭月宫,额头上好像是受了伤,好像是发生过什么,路晴雪忽然觉得记忆有些模糊,一下子想不清方才发生了什么。

 “蓉儿!”路晴雪轻声唤道。

 蓉儿正端了药进来,听见路晴雪隐约在唤自己,忙推开门进来。

 “娘娘醒了!”蓉儿边把药放下,轻轻将路晴雪扶着靠在床头。

 “我这是怎么了?不是去荣华宫了么?”路晴雪忙问蓉儿。

 蓉儿红着眼摇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娘娘是被人送回来的,一回来就是这副样子。汇金地娘娘回来时李公公也在边上,但是李公公却不说,只是让奴婢们去请了御医来。”娘娘只要出了这昭月宫门,回来时,身上总会有那么几处伤。但是瞧着娘娘这样子,怎么感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路晴雪听了脑子里却像是有什么东西急切地想要涌出来,这一下却让路晴雪头痛不已,不禁低低叫了一声。

 蓉儿慌忙将熬好的药端来:“娘娘先喝了药吧。”

 路晴雪缓了缓头痛,接过药一口气喝完了。

 “皇上驾到!”宫门外小李子的声音响起。宫女成凰 大结局

 蓉儿一喜:“娘娘,皇上来了。”

 正说着,路晴雪就瞧着婧和同长孙宇一起进了内室,后头跟着愁眉苦脸的小李子。婧和同长孙宇的脸色也都不好看,尤其是长孙宇的眼神,带着阵阵寒意,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路晴雪忽然觉得好陌生,但是长孙宇的眼里还有几丝的怀疑,看着自己的样子像是要求证什么,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但是为什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雪儿!”长孙宇站在床边冷声道,“你倒是和朕说说今日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路晴雪被长孙宇这么一问反倒愣住了,真的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小李子见着路晴雪有些迷惑的眼神,不禁开口提醒道:“菡答应,你在娴妃的宫里推倒了娴妃,害的娴妃崴了脚,还打了她两个耳光!还……还想要掐死娴妃!”

 路晴雪听了婧和的话,忽然觉得头一阵疼痛,不禁闭着眼抱着头低低喊出声来。

 “娘娘!”蓉儿的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

 小李子见状忙道:“娘娘大约是撞着头了。”

 撞着头!

 小李子的这句话却让许多丢掉的画面像是潮水一般地涌入脑海。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她记起来了,娴妃请她去一起用膳,还有长孙宇也在。后来两人说起以前的事情,自己觉着待着心口闷得慌,就想离开,但是娴妃拉住了她,原本心里就憋的难受的紧,娴妃这一靠近,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催促着她,然后,然后呢?为什么有好多事情她不记得了?

 她记得她在昏倒前看到的是娴妃倒在地上的样子,还有长孙宇慌忙上前查看的样子,自己呢?额头上的伤是摔在地上时磕到的,在那之前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记得了?她还记得有人狠狠地甩开她,是谁?是娴妃还是……长孙宇……

 那么,真的像小李子方才所说吗?她推倒了娴妃,打了她?还……想掐死她?可是为什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雪儿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长孙宇冷笑一声道,他心里也在忐忑不已,害怕路晴雪抬起头来时会对他说,是,我是推到了娴妃,打了她两个耳光,还想亲手掐死她!

 路晴雪深吸一口气,眼神坚定地穿过蓉儿和小李子,望着长孙宇道:“如果我说,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你信吗?”

 长孙宇望着路晴雪的眸子,依旧如初时的干净纯粹,丝毫不见午时在荣华宫里的那些模样,仿佛那个路晴雪只是鬼上身了。

 她说她不记得了。长孙宇心里隐约舒了口气,却也有一股无名业火冒了上来:“不记得了?那么朕看到的呢?朕能忘记吗?你让朕去和娴妃说你路晴雪不记得了?”

 路晴雪见着长孙宇多少相信了自己的话,淡淡一笑:“雪儿知道自己有罪,就请皇上责罚吧。”

 长孙宇冷眼看着路晴雪,见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假装和心虚。她说她不记得了,但是不记得不代表她没有做过,今日之事难道只能以一句不记得了解吗?他心里的那些震惊,那些怀疑原本等着路晴雪斩钉截铁地告诉自己,她当时是吃错了东西,神志不清了,即使是这样的解释,他可能多少还能够释怀一些。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但是路晴雪却不记得了。

 长孙宇叹口气,小李子也跪地道:“皇上,菡答应怕是那一下撞着头才忘了些东西。”小李子希望借此提醒长孙宇,路晴雪头上的伤是他弄出来的。

 长孙宇斜眼看了一眼小李子:“娴妃也为你求情了,说你不是故意的,那么改日你就亲自去和娴妃谢罪,回来后抄写三百遍宫规,朕要亲自过目。”说罢拂袖而去。

 这件事终究在长孙宇的心里种下了小小的种子,而终有一天,这颗种子破土而出。

 路晴雪只是稍稍向小李子点了点头,表示谢意,小李子便急忙追上去了。原文huijindi.com

 蓉儿在一旁焦急的问道,“娘娘,真的是像小李子说的那样吗?”

 路晴雪点点头沉思道:“虽然那些事情我记不得了,但是我隐约记得在荣华宫我总是感觉有些心烦气躁地,尤其是娴妃靠近我后,心里头那股灼热更是明显,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我的身体似得。”

 但是她只记得这些了,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她忘记了,但是总也想不起来。

 蓉儿只能安慰道:“算了,这一次娘娘真的是被娴妃害惨了。以后娘娘可要小心。”

 长孙宇在御花园的亭子里坐了一会儿。冬天到了,御花园里大多数的花都已经凋零了,树叶也都飘落的只剩光秃秃的树枝,还有几簇菊花迎风而立。远远瞧去园角的那一片梅林,隐约都有了花苞。

 长孙宇仰头喝下一杯酒,心里是止不住的烦躁。今天这件事竟然如此乱了他的心神。心里对路晴雪出了失望,不知为什么还有一丝心痛。

 他能够感觉心底有一丝的变化,因为路晴雪,这个在宫里难得纯净的女子。被自己封为最低等的答应,她也曾经那样低落过,但是在那些之后的路晴雪,就像是那迎风而立的秋菊,破雪而绽的腊梅,愈加的坚强、美丽。他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被这样干净的她吸引,这样的女子,大概世间所有的男子都会有一丝的心动吧,何况如果这样美好的女子还深深地爱着你。

 但是长孙宇不会忘记的是,他答应过,也承诺过,今生心中只有娴妃一人。在他看来,心中的那份悸动只是深深的感动,为这样纯粹干净的女子,今日之事,心中涌起的疼痛只是对路晴雪的失望吧。她说她不记得了,他信,但是他看到的一切总不是假的,多少还是对她还是存了几分怀疑吧。

 “皇上,娴妃娘娘遣人来请您过荣华宫去用晚膳。”小李子在边上道。

 长孙宇心里一叹气,罢了,就这样吧。就当像小李子说过的那样,为了天子的恩宠,在后宫里能有多少个与世无争的女子。他的心里只要有一个娴妃就够了,路晴雪就随她吧。

 长孙宇仰头喝掉最后一杯酒:“摆驾荣华宫!”

 【荣华宫】

 娴妃虽伤了脚,但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了,娴妃喜得赏赐了那御医一番,起了身就打扮的花枝招展地迎接长孙宇的到来。

 “怎么下床了?”长孙宇皱眉扶着娴妃在桌边坐下。

 “没事的,只是脚还有些疼。想着皇上要过来,臣妾心里高兴的紧。”娴妃笑着道。

 长孙宇无奈一笑:“朕午膳还是在这荣华宫用的,娴妃这话倒是说的朕好像多年没来这荣华宫了。”

 娴妃娇羞一笑,边上的初春见主子高兴,也笑嘻嘻地道:“皇上可不知道,娘娘对皇上可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长孙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娴妃微微使了个眼色让初春退下。

 菜品都上齐了,两人倒是一时间相对无言。娴妃现在心里迫切地想要知道长孙宇如何处理的路晴雪,其实就算这次长孙宇不处理路晴雪,娴妃也觉得多少让长孙宇对路晴雪有了怀疑。她始终记得那会她自己服毒想要陷害路晴雪的事情,但是长孙宇相信了路晴雪。她从前不知道为什么长孙宇那么相信路晴雪,但是自打她入了荣华宫后就开始隐隐察觉到了。

 长孙宇爱上了路晴雪!

 这个事实让娴妃恐惧了许久,她不知道长孙宇到底对路晴雪有多深的感情,但是看长孙宇的样子并没有意识到,而且长孙宇对于自己始终是坚守着那个承诺。所以在她看来,长孙宇只不过一时被路晴雪勾引了去,他的心里还是只有她的!

 “娴妃,关于今天午膳时候的事情,菡答应因为朕推了那一下,似乎伤着头了有些失忆,说是不记得了,朕方才去问了她,应该是真的记不得了。”长孙宇忽然说道。

 娴妃却是柳眉微微一蹙,路晴雪不记得这些事情她倒是不奇怪,爹爹说过,中了那迷幻香的人几乎就是在那药力的控制之下行动的,之后根本就记不得什么。而让她奇怪的是路晴雪的反应竟然不是否认,而是直接告诉长孙宇说自己不记得了?

 呵呵,她倒是真不担心长孙宇会以为是她故意推脱吗?就算长孙宇真的信了,但是今日路晴雪中了那迷幻香后所做的事情长孙宇恐怕是无法忽视吧。再怎么样,她都算是给两人之间的信任埋下了一颗火药了。

 

第2章 老巫婆

 

  长孙宇见娴妃低着头沉思的样子没有说话,以为娴妃不满意自己没有对路晴雪进行任何惩处。于是道:

 “娴妃放心,朕已经下令让菡答应给你道歉,并让她罚抄三百遍宫规。”

 娴妃慌忙回过神道:“皇上怎么还是处罚了菡妹妹,臣妾想菡妹妹不是故意的……”竟然只让路晴雪给她道歉么,罢了,且看着吧,路晴雪,今日本宫遭的罪来日定让你百倍偿还!

 长孙宇见娴妃的表情确是真诚,轻叹一口气:“娴妃莫再为菡答应求情了,何况这件事情错确实在她,朕看在她也受了伤的份上,轻惩了她,这样多少也算是对你的一个交代吧。”

 娴妃只好装作勉为其难地样子点点头,已经注意到长孙宇在她跟前叫路晴雪已经称菡答应了,而不是曾经亲昵的雪儿,多少这也算是一份收获吧,心里不禁暗暗狞笑。

 长孙宇望着娴妃的样子,心里却是万分感慨,现在的娴妃和路晴雪怎么却像是调换了过来,娴妃倒比雪儿懂事许多了。

 “太后驾到!”两人正吃着,外头太监的声音响起。

 长孙宇见太后领着淑贵妃来了荣华宫,心下也是存有一分疑惑。却还是领着娴妃恭敬行礼。

 淑贵妃也是许久未见到长孙宇了,此时含情脉脉地看着长孙宇行礼道:“参见皇上,娴妃娘娘!”眼睛一刻没有从长孙宇身上离开过。

 娴妃因为崴了脚,动作有些不稳,太后人老眼不花,一眼就看出了娴妃动作的异样。

 “娴妃这礼数倒是愈来愈不周全了,这样下去还如何统领六宫,做六宫妃嫔的典范!”太后冷笑一声道。

 娴妃慌忙低头告罪,心里已经开始诅咒这个老巫婆。

 长孙宇见状忙道:“母后,今日娴妃不小心崴了脚,所以行动有些不便,母后还是不要怪罪娴妃了。”

 太后冷冷瞥了一眼娴妃的脚,在桌边坐下,淑贵妃在边上站着。望着满桌子的菜,太后凉凉问道:“怎么还没用完晚膳?”

 娴妃笑着道:“臣妾正和皇上用着晚膳呢,母后就来了。”

 “太后,看来咱们打扰了皇上和娴妃娘娘用膳了。”淑贵妃轻笑道,说笑似的话却不难让人听出其中的意味。

 “哼,难道哀家还不能来了吗?”太后冷笑一声道。

 娴妃忙辩解道:“母后臣妾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哪个意思?”太后接着道,“还是哀家应该等你和皇上用完了晚膳再来?!”

 “母后,您明知娴妃不是这个意思,就不要吓她了!”长孙宇笑着打着圆场。

 但是太后却不领情,看着娴妃的脚说:“娴妃的脚受伤了,看来今夜是没办法服侍皇上了,皇上今夜倒不如去毓秀宫,淑贵妃宫里的小厨房新来了个小太监,做的糕点甚是不错,那银耳莲子羹煮的也和御膳房的味道不同,皇上这饭菜大抵也凉了,倒不如过去尝尝。”

 淑贵妃眼前一亮,顿时娇羞无比地看着长孙宇。因为之前路晴雪小产的事情太后始终对自己有几分歉疚,后来排除万难,将自己从昭月宫中弄了出来,还晋封了贵妃,自打娴妃来了后,太后和自己更是亲近,今日将从毓秀宫召去,领着自己上了荣华宫,心里还正奇怪呢。没想到皇上在这荣华宫里陪娴妃用晚膳呢,现在太后分明是在帮自己无疑。

 “皇上,那小太监的厨艺倒是不错,娴妃娘娘今日若是有不适,臣妾可以替娴妃娘娘服侍皇上。”淑贵妃娇笑道。

 娴妃的脸色白了几分,方才动摇了路晴雪的位置,怎么这么快淑贵妃就想来和她争长孙宇了么?跟着太后来,哼,倒是会找靠山。

 “不必了,朕过会儿就去龙翔阁处理政务。”这么明显的话,长孙宇当然知道母后是为了让他去淑贵妃宫里。

 “皇上!”太后冷言道,“娴妃进宫也许久了,皇上和娴妃在一起的日子怕是也不短了吧,但是娴妃迟迟未有喜讯,哀家不得不为皇嗣担心!”太后索性挑明了说。

 娴妃脸色又难看几分,爹爹的那个送子丸也才服了没几日,怎么着也不可能这么快怀上。而自己确实和长孙宇在一起许久了,久久未见有孕,太后用子嗣来压自己倒是狠狠地戳到她的痛处了。

 长孙宇脸色一变,沉声道:“母后!”

 太后不离长孙宇,伸手拉过娴妃,轻声道:“娴妃,不是母后心狠,但是皇上毕竟是九五之尊,坐拥这江山社稷多年,至今未有子嗣,哀家知道你和皇上感情深,但是身为娴妃,就应该大度,否则如何母仪天下!再说哀家已经给了你够多的时间了!”

 长孙宇隐约听到太后说的话,心里烦躁不已。

 娴妃心里愤恨不已,太后竟然用身份压自己,看来今日若不让长孙宇去淑贵妃宫里,倒是让她这个娴妃日后在宫里失了威严了。若是哪日太后以此为借口,那么后位就不保了。

 娴妃此刻只能掩去脸上的恨色,笑道:“母后说的是。”而后笑着望着长孙宇道:“皇上今夜还是去淑贵妃姐姐那儿吧,臣妾伤了脚确实不方便服侍皇上。”

 长孙宇望着娴妃和太后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拉过淑贵妃出了荣华宫。

 太后望着长孙宇的背影笑着对娴妃说:“你倒是识时务。知道孰轻孰重。”

 娴妃笑着不语,心里却恨不得将太后大卸八块,亲手将自己心爱的男人送到别的女人宫里去,她发誓此生仅有这一次!

 娴妃在太后走后,一下子将桌子掀翻了,立夏和初春在边上大气不敢喘。立夏的眼里闪过一丝暗喜。

 第二日,宫里全都传遍了昨夜皇上在淑贵妃的毓秀宫过夜的事情,但是事实上,淑贵妃立在宫门口望着长孙宇远去的背影气的牙痒痒的。

 昨夜长孙宇是到了她宫里没错,长孙宇还唤了那小太监做了几样糕点尝尝,只是当夜长孙宇连碰都不碰她一下。这让淑贵妃几乎咬碎了银牙。

 但是淑贵妃是何等人,好歹在宫里也是宫里资历老的妃子了,虽说年岁不小了,却仍有一张花容月貌,想着昨夜皇上已经进了这毓秀宫,还怕皇上哪日不宠幸自己么?

 何况皇上昨日进了毓秀宫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谁又知道宫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淑贵妃依然打扮的艳光四射,打点好上好的妆容,去了娴妃宫里。

 “嫔妾给娴妃娘娘请安。”

 娴妃一大清早就听闻淑贵妃来请安了,见着她满面桃花的样子,娴妃的手快将手中的帕子都给绞碎了。

 “起来吧。姐姐昨夜休息的可好。”娴妃不动声色地问。

 淑贵妃又怎么不知道娴妃想知道什么,只是娇羞地捂着嘴,轻轻点点头。娴妃的醋意几乎是马上溢满了胸膛,却又不能表现出来,若是让那淑贵妃瞧见了,指不定又得意到哪里去了。

 淑贵妃却还是瞧见了娴妃眼里的一丝不甘。顿时心情大好,低声笑道:“娴妃娘娘还是好好休养吧,早日将脚上的伤养好。嫔妾就不打扰娴妃娘娘休息了。”

 娴妃望着淑贵妃婀娜离开的背影,将桌上的杯子扫到地上,初春苦着脸不敢动,近来宫中的东西遭殃的紧。

 淑贵妃几乎是满面春风地走在路上,生怕别人不知道昨夜皇上去了她宫里似得,也去了瑾妃的宫里炫耀了一番。出来后,想着瑾妃和娴妃的脸色,淑贵妃就不禁暗暗得意,方才想到近来路晴雪的昭月宫倒是许久不去了,眼珠子一转,命绿珠领着往昭月宫去了。

 而在昭月宫里,路晴雪仍在想着昨日的事情。蓉儿见路晴雪一直是沉思的模样,不时还轻轻抚着有些发疼的额头,不忍道:“娘娘不要想了吧,皇上应该是相信娘娘的。”

 路晴雪苦笑着摇摇头,接过蓉儿递过来的药,仰头一口喝尽,嘴里苦涩的药味一下子弥漫开来。长孙宇是信她的么?也许吧,但是总归不再是像从前那样的全然相信了,她看的出长孙宇的眼里有相信,却也有失望和怀疑。原本他就是不爱她的啊,只有那一丝的信任让路晴雪觉得长孙宇在这一点上对自己是毫无保留的。

 但是最终还是产生了裂缝了,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瑕疵,但是信任不就像一个青花瓷的花瓶,有一丝的裂缝,即使只是条几不可见的裂纹,但终有一天会越来越大,到最后整个花瓶都会碎裂。

 路晴雪虽然不记得中间发生什么事情,娴妃似乎也没有做任何动作的样子,竟然为她求情,但是也许就是的毫无动作和一心求好的样子反倒让路晴雪深信了,昨天娴妃定是做了什么才让自己做出了一些反常的事情,也不记得那日的事情。路晴雪晦涩地蹙眉,娴妃不得不说这一次你做的很好,一点痕迹都没有,但是事到如今,她完全无从查起。

 “娘娘快些吃吧,一会儿还要到娴妃娘娘宫里去呢。”蓉儿低声提醒。

 “去娴妃宫里?”路晴雪怔怔地重复了一句。

 “娘娘忘了?皇上……昨日下旨让娘娘今日亲自上荣华宫给娴妃娘娘道歉的。”蓉儿心里也是十分不平,毕竟这件事情怎么看十分的蹊跷。

 路晴雪恍然大悟,是了,昨日长孙宇让她抄写三百遍宫规,还让她去荣华宫道歉。

 “呵呵,道歉么?”路晴雪低垂着眸子看着自己手中的伤,那是昨日摔在地上时伤到的吧。今日这荣华宫还是得去,她担心的是娴妃是不是又下了什么圈套,准备了什么阴谋诡计在荣华宫里等着她。如今的她对娴妃真是防不胜防。

 “娘娘!娘娘!”蓉儿见路晴雪半晌没有动静,出声唤道。

 路晴雪回过神来,对着蓉儿一笑,吃起了早点。

 “娘娘若是实在不想去,何不去求求皇上。”蓉儿进来送洗好的衣裳,见着路晴雪满脸愁容地道。

 

第3章 炫耀一番

 

  “不,这一趟荣华宫还是要去的。”路晴雪轻声道,“我总觉的今日去荣华宫能够发现些什么,毕竟那天的事情我忘的真是干净了,或许去了那里能够想起什么也不一定。何况,这次的事情皇上已经尽力在帮我了。”路晴雪还是多少知道,此次长孙宇多少对自己手下留情了,无论是娴妃求情的或者是长孙宇心里就是这么打算的,路晴雪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激地。当真发生昨日的事情,那么早就够她死上好几回了。

 吃完早点,路晴雪让蓉儿为自己稍稍梳妆了一下,因为额头上还包扎着,鬓角的发丝也无法全部遮挡住,显得整个人有些羸弱,甚少用胭脂的路晴雪也在脸颊上涂了些胭脂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不那么糟糕。就领着蓉儿和长孙宇派来的人往荣华宫去了。

 而此时淑贵妃正领着绿珠和几个宫女太监一路高扬着头穿过御花园一路朝着昭月宫去,恰巧就在半路上遇着了路晴雪。

 淑贵妃远远瞧见路晴雪了,心里来不及诧异她一个废妃怎么能够随意出宫,就一眼就看见她头上的伤,心里的念头却是百转千回,这路晴雪的伤是从何而来?皇上去邺城那段时间路晴雪不是染了恶疾,后来皇上回来也听说路晴雪大好了,这头上的伤实在是令人琢磨不透,莫非皇上哪日又去了昭月宫,伤了这路晴雪?

 “呦,这不是菡妹妹吗?这么着急的是要去哪儿啊?”淑贵妃状似打招呼的话却引得绿珠暗暗发笑。

 “参见淑贵妃娘娘!”路晴雪并不想和淑贵妃多做纠缠,也想着早些到娴妃宫里,就十分恭敬地屈膝行礼。

 淑贵妃听着路晴雪的这一声淑贵妃娘娘倒是十分上耳。

 “瞧妹妹这话,倒显得我们姐妹俩生疏了,还是叫我姐姐吧,妹妹这是要去哪儿?方才姐姐就想去昭月宫找妹妹的,可巧着在这遇上了!”淑贵妃热情上前抓着路晴雪的手道。

 路晴雪不着痕迹地将手抽出来,又行了一个礼道:“妹妹还有皇上嘱托的事情要去办,先和姐姐别了。”

 “皇上嘱托了你何事,昨夜我怎么没听皇上提起?”淑贵妃状似惊讶和陷入回想的样子说道。

 路晴雪一听淑贵妃这话心里倒是骤然明白过来。怪不得今日淑贵妃如此一副恃宠而骄的样子,看样子昨夜长孙宇是在毓秀宫过的夜啊。

 “没什么,这些事情不方便说,淑贵妃姐姐还是莫问了。”路晴雪沉思一番,淡淡地对淑贵妃到。

 淑贵妃见路晴雪不肯说也没有办法,也并没有像娴妃和瑾妃一样那么大的反应,于是只是笑着拉住路晴雪道:“不说也罢,只是妹妹可得和姐姐聊上几句,前些日子妹妹大病,姐姐也没落得着去看你,这几日想着不觉愧疚,这不正打算带着人去昭月宫瞧瞧妹妹的,哪知妹妹出了昭月宫可巧着在这儿遇上,不然岂不是叫姐姐白跑一趟。”

 路晴雪见着淑贵妃的样子,轻轻挑眉笑着,原来这淑贵妃真是要去瞧自己啊,是因为昨夜长孙宇在毓秀宫过夜了么,想要迫不及待地到她跟前炫耀一番么?

 路晴雪心底暗暗摇头。淑贵妃素来和自己不好,之前那些事情她不是完全不介意,但是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但是在后宫总是这样,妃子和妃子之间总是戴着面具的,就像今日的淑贵妃,现在和自己状似亲密,谁知道她的心里是不是恨死了自己呢。

 淑贵妃是太沉不住气了,如此便这般地在宫里招摇。不过路晴雪也表示一定的理解,自打娴妃进宫后长孙宇大抵是没去过其他妃子宫里吧,破天荒地去了淑贵妃宫里,大概也是羡煞旁人了,定然是要出来炫耀一番的。只是淑贵妃这样大概会惹得娴妃心里不痛快吧。

 路晴雪想着看看天色忙笑着道:“若是淑贵妃娘娘不嫌弃昭月宫僻静简陋的话,改日到嫔妾宫里坐坐吧,嫔妾还有些事要去荣华宫一趟。”语气里带着几分疏离。

 淑贵妃一听这话,一个念头一闪,忙松开路晴雪的手道:“那既然这样姐姐就不耽误妹妹的时间了。改日再去昭月宫找妹妹一叙吧。”

 路晴雪点点头领着那太监和蓉儿离开了。

 淑贵妃瞧着路晴雪远去的背影,忽然就觉得有些意思,她额头上的伤还有娴妃脚上的伤大概都是有关系的,娴妃早就看路晴雪不顺眼了不是么,上回珍妃的事情她还是记得的。只是淑贵妃很奇怪,既然两人都是对手那么今日路晴雪过了荣华宫是为何?还是皇上吩咐的。

 这后宫已经越来越有趣了。淑贵妃冷笑着抚了抚鬓角的发丝。

 娴妃方才从淑贵妃前来挑衅的气愤中缓过神来,就听初春进来道:“娴妃娘娘,菡答应在外头求见。”

 “哼,定是昨日皇上让她来道歉,她倒是肯来!”娴妃冷笑一声。初春对娴妃和昨日对待路晴雪完全不同的态度微微有些不解,立夏忙上来让初春到外头领路晴雪进来。

 路晴雪一脸平静地进来,见着娴妃妆点的好好的横卧在软榻上,一副美人醉卧的样子。

 “嫔妾给娴妃娘娘请安!”路晴雪沉声道。

 娴妃懒懒瞥了一眼路晴雪,见着路晴雪额头的伤,心里一阵快意。想到昨日的事情,虽说路晴雪没有被长孙宇严惩,但是好歹她额头上的伤,是因为长孙宇为了救自己而造成的,娴妃忽然觉得解气。浑然没有意识到这是她自己用了那迷幻香造成的后果。

 “起了吧!”娴妃心情倒不差地道,她必须将这一出戏好好演下去。

 “嫔妾今日来是向娴妃娘娘告罪,昨日之事是嫔妾一时鲁莽才冲撞了娴妃娘娘,还望娴妃娘娘恕罪!”路晴雪一脸平静却又诚意十足的道,这件事情她伤娴妃是事实,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选择道歉,七分歉意,三分怀疑。

 娴妃一听这话心里也高兴了不少,路晴雪低头了!多么难得啊!心里不禁解恨又冷笑着,却又装出一副惊讶的神情道:“菡妹妹这是做什么,昨日之事姐姐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倒是菡妹妹被皇上那么一摔,额上的伤可有无大碍?立夏还不快去扶菡答应起来!”

 路晴雪听着娴妃这话不禁嘴角也微微上扬起来,笑意却不达眼里:“娴妃娘娘不怪罪嫔妾就好。”说着在立夏的搀扶下站起来。娴妃一句话好人坏人全做了,状似亲密,却不忘提醒她额头上的伤是长孙宇为了救她娴妃才弄出来的。

 路晴雪望着荣华宫里和昨日分毫不差的摆设,始终想不起昨日那段空白的记忆。娴妃见路晴雪在打量着周围,知道路晴雪定是有所怀疑了,轻蔑一笑,让人都退下了,只留下一个立夏:“菡妹妹这是在找什么?”

 路晴雪直直的看向娴妃,想要从娴妃的眼睛里瞧出些什么,娴妃被路晴雪清澈透亮的眼睛盯得不由得一阵心虚。

 “娴妃娘娘觉得嫔妾在找什么那便是什么。”路晴雪见娴妃略微有些躲闪的眼神,心里大抵知道了娴妃肯定是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坐吧。立夏给菡答应上茶!”娴妃也不再看路晴雪,吩咐道。

 “不用了,嫔妾还是不打扰娴妃娘娘休息了。”路晴雪道。

 “呵呵,怎么路晴雪,你在怕什么吗?”娴妃此刻也不装了,轻笑出声,“连个茶都不敢喝了吗?或者你还怕自己又忍不住要出手对本宫怎样么?”

 路晴雪听了这话,心里一凛:“你果然动了手脚!”

 “妹妹在说什么?姐姐可听不懂。”娴妃笑着悠然自得地喝了一口茶。

 “你竟如此不折手段,竟然以自己为饵来陷害我。”路晴雪的话里透着森森寒意,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妹妹这话严重了,姐姐何曾陷害过妹妹,何况,今日妹妹不是来和本宫道歉的吗?怎么现在却是一副质问本宫的样子,本宫倒是奇怪了,皇上是这么下旨的吗?”娴妃杏眼一眯,透出凛冽的恨意。

 娴妃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立夏又给娴妃上了一杯茶,茶叶的香味很快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香味?!路晴雪猛然想起那日娴妃身上带着一股不一样的香味,是她从来没有闻过的,最后有记忆时,也是娴妃靠近自己闻到那阵香味后!

 “昨天你身上涂了什么?!”路晴雪冷声问道。

 娴妃一愣,她怎么发现的。

 路晴雪见娴妃的神色,知道自己已经猜中了大半,深吸一口气:“娴妃,我替长孙宇不值!”

 “住嘴!不准叫他的名字!”娴妃厉声道。

 “对了,还要谢谢你的宫女,她这一杯茶上的真是时候!”路晴雪临走前轻声道,这立夏也不是个好人,方才她注意到,立夏看娴妃的眼神竟然透出几分恨意。

 路晴雪在昭月殿里又过上了以前一开始被皇帝宠爱的日子,每天一大顿的宫女太监围着她,就连她想自己倒杯水都立**有人过来名曰怕她烫着手。和之前在那座冷宫里相比,路晴雪更加觉得无趣,那个时候自己还能找点事情做,现在在这个昭月殿里只能闲的嗑瓜子。路晴雪对面坐的是同样闲的嗑瓜子的蓉儿。

 自从搬来这昭月殿,内务府派了许多人来,这殿里的事情也不用蓉儿一个人忙里忙外了,每天只需要陪在路晴雪的身边。

  “蓉儿啊,你说说这后宫里的妃子们都有些什么消遣啊。”路晴雪磕着瓜子,和蓉儿没话找话说。蓉儿又在装点心的小盘里装了些瓜子:“那些娘娘们,每日都约了人赏花,有时会在御花园里大家聚一聚。偶尔会特别经皇上的批准回娘家探探亲。”蓉儿叫来几个宫女转身问路晴雪:“今天天气不错,娘娘要不要也出去赏赏花,正好和其他的娘娘们认识认识。”自从来到这昭月殿蓉儿便不叫路晴雪姐姐了,路晴雪说过她几次,但是蓉儿都说现在昭月殿人多嘴杂不能让人抓了把柄,路晴雪经过娴妃那一次也懂了一下,就让蓉儿私底下还是叫自己姐姐。

宫女成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宫女成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刘亚安的艺术精神和语言解读

    彝乡·市场150x1802014艺术心语在刘亚安的艺术世界里,我们感受着历史的沧桑、感受着春去秋来、感受着日夜交替、感受着万物迁移、永不停息。在这纷纭变易的万象背后,是对周流世界、创进不已、神秘莫测的生命力量和无限的宇宙生命的内在感叹。刘亚安老师简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唐山画院院长主要艺术活动:1987年油画作品《时间、空间、生命》《复杂气象》入选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油画作品《空军电子模拟对抗演习》被空军收

  • 你是我心底的一首歌 温以沫陆湛 百度云共享

    “他爱的是这颗心,不是你。”“你不过是他用来养心的容器而已!”苏染的话一遍遍在温以沫的脑子里回响,挥之不去。难怪!难怪她这么坏,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从孤儿院领回来。难怪他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包容了她所有的缺点和任性。难怪他每次看她的时候,眼底都有着她看不懂的柔情和缱绻。原来,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她。她根本没有那么幸运,根本没有那么好,好到值得他那样呵护她。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颗心。他爱的是她这颗心,不是她。根本就不是她!“为什么,为什么……”温以沫身体一软,跪倒在了雪地里,冰冷的雪在掌心融化

  • 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走访调研镇宁会员企业

    2018年1月16日下午,为进一步密切与会员企业的沟通联系,征求会员企业对协会今年工作的意见建议,新春伊始,中国少数民族用品协会蜡染分会、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徐波带队走访了蚩尤布依服饰有限公司,深入开展调研活动。协会领导与企业主要负责人、蜡染协会副会长肖友清进行了座谈交流,了解蜡染企业的现状诉求,着重介绍了协会今年拟开展的主要工作,并共同探讨了协会新一年的工作方向。会员企业对协会长期以来在优化蜡染企业发展环境中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希望继续与协会加强联系,促进企业健康发展。徐波会长表示,协会今后要

  •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 鳄龟的折法教程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简单鳄龟的折法教程视频。

  • 想当画家,先看看自己什么星座

    星座一直都是被大家热衷的话题撇开准不准信不信不说星座确实是个蛮好玩儿的东西直接开始今天的话题十二星座谁最适合搞艺术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对号入座妈妈再也不担心我学不好美术史了🙋🙋🙋摩羯座保罗·塞尚关键词:偏执、工作狂都说摩羯冷漠、偏执、装逼、闷骚max。其实认真淡定、外冷内热。高品君给大家说说摩羯座的艺术家:保罗塞尚。法国著名画家,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其实塞尚并不是个有天赋的画家,所以一直勤奋刻苦,悬梁刺股。这非常符合摩羯座工作狂的特点。塞尚对自己的作品要求

  • 新书推荐丨《路边偶遇的昆虫》

    是不是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每当在花园里、草地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昆虫的时候,甚至是当小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抓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虫子放到自己手心里的时候,多数的成年人都会觉得这些小生灵们长相丑陋、气味难闻,对其避之不及。然后下意识地对小孩子们喊道:“好脏!快把它们扔掉!”可实际上,这些微观世界里的小生灵们却是无比美丽的存在,它们也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离我们最近,且数目最为庞大的邻居。它们其实就在人类身边不易觉察的地方热闹而忙碌地生活、劳作、社交、繁衍生息。它们色彩斑斓,它们性格各异,它们时刻在我们

  •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 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视频,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 儿童手工折纸:乌鸦的折法

    儿童手工折纸大全,乌鸦的折法视频教程。

  •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 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视频,简单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 保定国学风水大师白志永--什么是昭穆?什么是昭穆葬法?

    昭穆是宗法制度对宗庙或墓地的辈次排列规则和次序。在宗族内,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凡是属于族人聚合的场合,都昭穆分序列定班位。属于昭者在左,属于穆者居右,左昭右穆,班次分明昭穆制度:始祖在上,分左昭,右穆,河北、京津、山东等地将家族坟葬法细分为大、小昭穆。.墓地葬位的左右次序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郑玄注:“先王造茔者,昭居左,穆居右,夹处东西。小昭穆葬法即兄居左,弟居右,兄弟辈一、三、五居左,二、四、六居右大昭穆葬法即:昭方取兄弟辈第一,二位居左,穆方取第三、第四位居右另有:抱子携孙式葬法,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