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心生狂野,细嗅蔷薇 最新章节

2017/12/28 4:52:21 来源:网络 []

书名:心生狂野,细嗅蔷薇

第1章 这种不值得的男人
夜晚的色宴会所里,暗香浮动,让人心起涟漪..... 苏晚的公司刚拿下个大客户,托了关系才在色宴办庆功会。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酒过三巡,大家一时兴起,讨论起婚姻关系。 “苏姐,你怎么看婚姻之道还有小三的问题,求指点!” “苏姐一定是手撕小三,那还用说!” 苏晚轻琢一口酒,辛辣的味道让她不禁微蹙眉梢,眼眸却依旧清冷,淡淡道:“这种不值得的男人,跟小三撕有何意义!” 话落,四下寂静。 “啊!快看,应该是杨景然跟裴姝宓,今天我们运气真好撞见了!”说完,公司刚毕业不久的这个小助理就赶紧拿起手机追拍。 “裴姝宓?是那个国际名模吗?” “杨景然是谁啊?没听说过啊……” “唉!你真是孤陋寡闻。”另一个小姑娘开始如数家珍:“杨景然啊,是铭鼎集团的大公子啊,今年刚回国,就在景城服饰行业占了一席之地……” “我擦,高富帅还是小鲜肉啊,嘿嘿体魄强健,孔武有力!” “据说已经传婚讯了,你说这种豪门梦我们就不能做一做啊……” “苏姐,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酒喝多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苏晚嘴角撑着一抹笑意,抬手挽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余光里二楼下来两个人,男人拦着女人的肩头,两人耳病厮磨甚是亲昵。 “我还有事,你们玩儿痛快,我全买单。版权huijindi.com”苏晚,勉强笑笑点点头,就走。 她拿起外套匆匆追上去,中途撞了好几个人,与端着酒的服务生撞个满怀,满身狼狈。到门口却只看到那熟悉的跑车离去的背影。 坐在回家的士,十字路口高楼上的大屏幕上正好在播放到裴姝宓挽着杨景然走红毯。 女人米白色单肩长裙,肩部留了一抹飘逸的轻纱,性感中不失灵动。与男人一本正经的黑色西装相比,一柔一刚,很是相称。 她半垂眼睑,掩住眼底的黯然:“师傅,麻烦掉头,去澜江渡口,谢谢。说明huijindi.com” 走在江边,秋夜的江风带着凉意,带着江水的潮寒,有些刺骨。 苏晚却像毫无知觉般,伫立在江边,呆呆地望着江水波澜中破碎的灯光。 恰好有卖饮品的阿姨路过,买了几厅啤酒坐在台阶静静地喝着。 昏暗的角落,她双手抱膝不自觉的开始低声地哭泣。 她花了三年等他回国,又花了三年等他回家,三年又三年,卑微又盲目。 她一遍遍地怀疑,等待都没有意义。可是谁能告诉她,从记事起,爱一个人23年,怎么放弃? 她靠着台阶旁的栏杆,迷迷糊糊昏醉过去。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寂静的深夜,只听见过往的轮船拉过响声。 夜色里,有个人影渐进,脱下外套,罩在她身上,俯下身,指腹轻轻摩挲在她红肿的眼睛,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 月光将他挺拔的身影拉长在转角的石墙。 朦胧中,感受到温暖的气息,苏晚缩了缩脖子,脸颊在男人怀里蹭了蹭。 恍惚地掀开眼皮,她痴痴地笑着,伸出手搂过他的脖子,凑上前轻轻地吻在男人的嘴角,呢喃着落泪:“景然……” 那人听到这声呼唤,僵直了身体。
第2章 总比你小三上位强
第二天苏晚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 头有些痛,抬起手发现还输着液,因为动作血液开始倒流。推荐http://www.huijindi.com/喉咙有些干疼,她拔掉针头,撑着身子坐起来,准备去倒杯水。 刚坐起来,一个妆容精致的妇人推门而入,还不等苏晚回过神,就将一份文件甩到她脸上。 苏晚看着婆婆沈清有些无措,扶了扶枕头垫在身后,打开一看,脸色凝重下来,抿了抿干裂的唇,淡淡道:“我不签。” “怎么,我们杨家养你这么多年,觉得不够,还想继续白吃白喝?”沈清保养得宜的脸扯了个弧度,冷哼一声:“还是想像三年前一样不知廉耻地耍心机?!” 苏晚,咬着牙没吭声。 沈青最见不到她这副样子,咄咄逼道:“景然跟裴家小姐的婚约将提上日程,你别给脸不要脸!” “妈,这份离婚协议书,让景然找我签。”苏晚固执地回答,语气坚定。 “你.....气死人了,死倔。来自http://www.huijindi.com/”沈青有点气急败坏。 “我知道,您想让裴姝宓进杨家的门,是何用意!”苏晚深吸一口气,沉着脸开口:“您在杨家的日子,还没有我跟他认识的时间长,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有权利解决。” 这几年,苏晚在杨家人面前,一直都是温温弱弱,总是沉默不语。突然顶回来,沈清气得满脸铁青:“跟你妈一样,死皮赖脸留在杨家,还自恃清高!” “那也总比你小三上位强!”提起过世的妈妈,苏晚清冷的眼里蕴着寒意。 “苏晚!”沈清被她的话气得直发抖,上前一大步,愤怒地扬手挥过去。 苏晚抬手握住沈清的手腕用尽力气道:“看在竣宇和爸的份上,我叫你一声妈。我希望,你对我母亲尊重些。如果你再敢看轻我母亲半分,我总有办法让你滚出杨家!” “反了!简直反了!”沈清挣扎着,却奈何不得她半分,只能气得尖叫。 最后沈清气得脸都扭曲,甩门而去。“苏晚,你给我记着!” 她习惯性地偏头看向窗外,视线被床头的保温桶吸引,端过来,打开一看,香甜的味道带着热气扑面,是她最喜欢的薏米粥。 苏晚捧着薏米粥一瞬间怔愣,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以前她身体不舒服,杨景然为了让她吃东西,天没亮就去“云记”排队买粥的场景。 舀了一勺粥,送进嘴里,味蕾在一瞬间苏醒。她满足地弯了弯眉眼。 此时,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苏晚的门口离开,坐进医院门口的一辆黑色“辉腾”。 他跟后座的男人汇报:“这次没有吃亏,喝了粥,气色好多了。” “嗯。”低沉浑厚的嗓音从后座传来,像是穿透过黑夜,带着几分余寒。“回公司。” 透过车窗,只能看到他侧脸朦胧的弧度,鼻梁高挺,前额饱满,背靠座椅,交叠着双腿。冷肃而严谨。 出院的时候,苏晚问护士是谁送她来医院的。 护士说是一个自称是她家保洁的中年妇女。 “那你知不知道,我床头的粥是谁送的?” “早上太忙,没怎么注意。”护士摇头,想了想补充道:“应该是送你来医院的阿姨吧,她早上来过一次。” “好的,谢谢。” 那一刻,她自嘲地笑了,苏晚,你在期待什么?
第3章 你就不怕我樊麾
她其实也没什么事,大概是因为在江边吹了风,有点发烧,她生理期来的时候本来就难受,又加上喝了酒。不过倒是有些断片。 出国这一趟积压了不少工作,她就直接去了公司。 走进办公室,迎接她的就是办公桌上一摞高高的文件。 “苏姐,下面这些事你出国这段时间的文件,虽然都已经处理了,但温总说还是要给你再过目一遍。” 她一边翻阅文件,一边听助理唐靖汇报行程:“温总说你刚出院,让我把不必要的行程都推了。不过明晚林家有个慈善晚宴,得你出席。这是请帖。还有……” “苏晚!”办公室的门被一下子踢开,一个穿着驼色风衣,藏青色衬衣打底的男人一脸阴沉地冲进来。 苏晚朝唐靖点点头,示意他先出去。 相对男人的愤怒,苏晚倒是闲适惬意,双手合十抵着下巴:“余总,我这门坏了是要赔钱的。” “你把她藏到哪里了!”余杭的手重重地拍在办公桌上,撑着长臂俯视她。 她看着余杭眼底汹涌的波涛,倒也不否认。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把刚翻阅的文件推到他跟前:“用跟‘易盛’的合作换她的下落,怎么样?” 听到“易盛”和“合作”的字眼,余杭慢慢冷静下来,眯起狭长的眼睛,凝视着她:“什么时候你一个开发部的总监还管起了销售部的事?” 苏晚耸肩,浅笑:“这个呢,合作嘛,永远都不嫌多,更何况是跟引领着景城投资风向易盛,你说呢?” 余杭扫了一眼苏晚,直接翻到合同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大名。 苏晚抽回合同,检查完毕之后放进抽屉锁好,勾唇:“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闻言,只见他脸色由青变白,由白转红,由红转正常,敛起神情:“还有什么要求,你说吧。” 看来也只有那丫头才能让向来表面温润心里藏刀的余杭缴械投降。 她眉眼微弯,毫不客气地地将刚刚唐靖给她的请帖递上:“最近我们公司准备推出一个跟林家合作方案。恰好,明晚林家有个晚宴,我缺个男伴。” 余杭落的视线在请帖上,沉默的空气中弥漫着各自的心思。 “别想了。”她微笑着掐掉余杭最后一丝想法:“既然我答应帮她,你就该清楚,要么我告诉你,要么她主动找你,否则不会有人知道她在哪儿。当然,后者的概率吧……为零。” “温总没把你放到销售部还真是可惜了。”余杭接过请帖,站直身体,整理了一番衣服,冷讽道。 苏晚一点也不介意他的坏心情,端起一旁的咖啡,轻抿一口,很是惬意:“据说,她有一个特别要好的学姐。” 她这不算出卖吧? 苏晚的爽快,余杭有些诧异。以前从来没有跟她有过工作上的来往,平时相处她都是温温弱弱的,浅笑,轻语。今天,他对她开始有了重新的认识:“你就不怕我反悔?”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反悔的机会。”这次她连头也没抬,拿过手旁的文件,打开,语气自信而笃定。 走到门口的余杭回头,她认真翻阅文件的样子落入他狭长的眼里,沐浴在晨光里,认真而娴静。 阳光,从晨间的清爽,转为午后的炙热,再到夕落的温柔,最后全都掩藏在夜色里。 她就像往常的生活一样,工作,加班,想杨景然。 11点过,刚准备去冲杯咖啡,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几乎是身体本能反应,立马接通。 可能是因为喉咙有些发干的缘故,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喂……”
第4章 我只跟你走
“喂?杨景然?”电话那头一直没人说话,她挂掉电话后,又拨了回去。 这次很快接通,却是陌生的声音。“你是谁?” “您好,这里是‘西城’,这位先生喝醉了,如果可以,请您来把他接走吧。”挂了电话,苏晚取过外套,匆匆下了楼。 其实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她就基本再没开过车了。 午夜的街道空空荡荡,很快就到了西城。 到了包厢,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您好,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 她指着房间问:“刚刚我打过电话,说是这里有位先生……” “啊,你说杨先生呀。”服务员恍然,回答:“他太太已经来把他接走了。” 说完之后,看着苏晚的眼色一下子就变了。 深夜,一个女人,来找一个有妇之夫…… 理解服务员的想法后,她点头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嘴角勾起一抹悲凉。 站在会所门口,街灯在地上拉长了她的身影,透着无限的孤寂与落寞。 “这大晚上的干嘛叫我?你知不知道我明天还要考试!”苏晚架着他,满脸的不满,那表情似乎能分分钟把他扔在街头一样。 杨景然的胳膊勾着她的脖子,不松不紧,力道刚好能把她圈在怀里:“这不喝醉了不能开车,又没人来接我嘛。” “排着队接你的人都能绕到环城高速,好不好?” “可是,我只跟你走。”他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呼吸扑洒在皮肤上,夜色中有些暧昧。 因为沉浸在回忆里,苏晚并没有注意到,有辆黑色的辉腾一直跟随其后。 看着她进了屋,直到她卧室的灯打开后,才驱车离去。 第二天下班后,苏晚直接去了“南风”。 今天店长没在,本来按照惯例应该是S级造型师接手的,可是那位造型师却接了另外顾客的预约,把她晾在了一边。 于是她就让店长助理安懒上手。安懒给她设计的发型简单大方,用了红色钻石点缀成蔷薇的发箍,配了一条夺目的红色抹胸不规则短裙,绸带在腰间挽起一朵蔷薇,然后吩咐店员说:“去把‘红鸾’取来。” 店员取过项链,刚取出,还没来得及给苏晚戴上,就见另一个店员上前,犹豫了两秒,开口:“不好意思,这条项链,裴小姐指明了要用。” “裴小姐?”安懒蹙眉,问到:“国际名模,裴姝宓裴小姐?” “是……是的。”店员有些为难,苏晚是店长的特别的客人,但裴姝宓身份也不一般,最近还跟铭鼎集团的总裁闹得沸沸扬扬,这两边她们都不好开罪。 “怎么回事?拖拖拉拉半天,项链呢?裴小姐一会儿还要参加晚会,这要是耽搁了,你担待?!”裴姝宓的经纪人上前来不管是谁就直接开骂。 “很抱歉,‘红鸾’是我苏小姐设计的造型需要的配饰,所以……” “你?你不是助理吗?还给人设计造型?”那女人轻蔑地瞥了安懒一眼,直接一把抓过项链:“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不行,苏小姐今晚有很重要的晚会。”安懒上前拉住她的手,想取回项链。 不知什么时候,裴姝宓也过来了,款款走到苏晚跟前,朝她柔柔一笑:“景然还在外面呢,苏小姐不会是想让景然一直等着吧?” 不得不说,她今天的造型,确实费了很多心思,黑色V领镂空蕾丝长裙,肩部和腰部做了特殊的处理,用红色的蔷薇做配饰,神秘中带着几分性感。 “放手!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待会儿就让你们店长炒了你!”女人狠狠地甩开安懒,朝她吼到,见她仍旧不松手,扬手就朝安懒挥了过去。 吓得安懒脖子一缩,紧紧闭上双眼。 苏晚跨步上前,握住女人的手腕,反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很是响亮。打得一屋子里的人都愣了。 只见她将安懒拉到身后,眼神冰冷:“在‘南风’,还轮不到你放肆。” 方才柔柔的裴姝宓声音也一下子尖锐起来:“苏小姐,我记得中国有句俗话是这么说的:打狗还要看主人的!” 话落,她的经纪人脸一阵红一阵绿。 “是吗?”苏晚回过头,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狗被打,也只能说明这狗主人不怎么好。” “不过,裴小姐的国语学得不好,你不说没人知道。但你总忍不出想丢脸,也就怪不了别人笑话。既然你对中国俗语那么感兴趣,我就再教你两句。” “做人吧,别狗眼看人低,知道么?”苏晚的声音不大,但足够在场的所有人听清,嘴角一直挂着浅笑,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她侧过脸跟店员说:“还不给裴小姐把项链戴上?省得裴小姐狗仗人势,炒你鱿鱼。”
第5章 给你们介绍一下
那店员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把项链给裴姝宓送到跟前,但因为她模特身高又穿了高跟鞋,店员要给她戴项链很是吃力,又担心她生气,手有些哆嗦。 裴姝宓被苏晚噎得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又看着店员唯唯诺诺的样子,气得她直发抖,抓过项链,剜了苏晚一眼,恨恨地离开。 “苏小姐,谢谢,对不起,我……”安懒满脸歉意地看向她。 她知道安懒的意思,跟人撞了造型,还是在本店,这是大忌。她坐回椅子,看着镜子中自己盘起的长发,说:“剪了吧。” 因为重新做造型,所以到达的时候晚会已经开始。 推开门的一刹那,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两人的身上。 苏晚一袭冰蓝雪纺燕尾裙晚礼服,衬得她本来偏白的皮肤更白皙,佩戴了一条简单的项链坠着透明的猫眼石,头发剪短后,利落又慵懒。 她五官本来相对就比较立体深邃,特别是她棕色的眼眸,带着几分混血的感觉,气质优雅而高贵。 “哟,原以为杨总带的女伴就够美了,没想到余总的这位更是惊艳啊!”有眼尖的认出余杭,立马上前寒暄。 “是呀,去哪里找的这么位美女呀?余总艳福不浅呀!”其他的人也陆续围过来跟他打招呼。 余杭取过两杯酒,一杯递给苏晚,跟对方举杯:“说笑了,我能进得了宴会,还是亏得有苏小姐带着呢!” 余杭,一年前从华尔街回来的投资人,引领着景城的投资风向。多少人踏破门槛想约他吃顿饭,办公室的请柬不知堆了多少,却没有一次出席过。 聪明人都能明白,他这么如果说一是谦虚,那么二是身边这位小姐有几分意思。 “给你们介绍一下。”余杭把苏晚推上前一步,说:“苏晚,艾尚的开发总监。” “苏小姐好。” 苏晚嘴角挂着浅笑朝对方点点头,举了举杯。 合作并不急于一时,留个印象就好,而且她今天的目的也不是他们。 “余总要是早几分钟来,还能跟杨总碰上面,你们四人站一块儿,那肯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对方僵硬的转开话题,观察着苏晚的神情,只见她并没有尴尬,依旧神色自然,见他看自己,朝他莞尔一笑。 “哎……我看裴小姐还在,杨总应该还未离开。没准儿你们还真能打个招呼。” 将两者放到一块儿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两人都是半年前回国,在景城掀起不小的动静,但两人还未对上过。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之几乎每个人都很感兴趣。 杨总?裴小姐?杨景然也在?苏晚微微蹙眉,不着声色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看见杨景然的身影。 倒是看见裴姝宓端着一杯酒,朝她走来。走近后,纤纤玉手放在脖子上的“红鸾”项链上,笑着跟她举杯:“苏小姐,刚才在‘南风’让你割爱,真是对不住了。” 众人一听,都知道里面有些弯弯绕绕,不约而同地看向苏晚。 苏晚侧过头看了余杭一眼,余杭立马会意,眼含笑意,虚扶着她的腰,与她一起迎上裴姝宓。

心生狂野,细嗅蔷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心生狂野 或 细嗅蔷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是寂寞撒的谎第三章:姐姐好巧,老公来了!我看着菜板上的西瓜,慢慢的举起了刀。“姐姐,我来切吧!”裴鞘从我身后过来,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昨晚的感觉再一次浮现,我下意识的猛地躲开,紧握着菜刀瞪着他。今天的裴鞘和昨夜不同,一身海蓝色的名牌休闲装让他看起来无毒无害,很是阳光。昨夜灯光昏暗,我甚至没有好好的看清楚他的脸,这一刻我才知道,就算是酒后乱性也是我占便宜了。“昨晚的事过去了,我没想到你是阿姨的儿子。我们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别过分!”我压

  • 热门小说《娇妻的诱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的诱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娇妻的诱惑第三章俱乐部薛涵显然没想到我会忽然问她这个问题,不过愣了一下之后,她还是下意识的回答了我。“女人出轨,无非就两种情况吧,要么男的那方面不行,女人在床上不能满足所以偷人,要么就是女的嫌男的太穷了,她要的都给不了。”我点了点头,她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这说的都不是我。在床上不满足?苏久在这方面一直很保守,每次都是我主动,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强悍的,每次都让她累的软在床上动弹不得。如果说是为了钱,确实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我没什么钱,但是最近

  • 热门小说《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屈辱的跪姿雨,淅淅沥沥。喻晚静静的跪在泥泞中。数十个花圈一字排开,巨幅的遗像就在灵堂里。她跪在外面足有六个多小时了。老爷子死了,厉凌琛认定了她是凶手。她想动,动不了,她两腿被摆成跪姿绑在了一起,两手也被反绑在身后。她想喊冤,也喊不了,厉凌琛用封条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厉凌琛和那个陆雨嫣并肩站在灵堂前回应前来吊唁的厉家亲朋好友。陆雨嫣,就趁着照顾老爷子的这段时间得到了厉凌琛的信任。喻

  • 热门小说《于无声处别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于无声处别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于无声处别离第五章爱惨了他,才会被他害得这么惨!这天晚上从外面散步回来,迟欢一推开门,发现洛庭桢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书,屋里只开了一盏流淌着浅浅桔色的壁灯。灯光柔和温暖,剪出男人沉静阅读时英俊儒雅的面庞,一副贵公子的矜冷之气扑面而来。迟欢扶着门把手,停下了脚步,心脏再一次没有出息的狂跳了几下。是啊,就算见识过他对自己最残酷最冷漠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对他动心。迟欢啊迟欢,你辈子就是爱惨了他,才会被他害得这么惨!警告过自己之后,她迈步往里走,

  • 热门小说《谢谢你赠我一身伤》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谢谢你赠我一身伤》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谢谢你赠我一身伤第5章存心勾引我?看到南溪此刻的模样,陆励成愣怔了几秒,又瞬间恢复了之前的态度。他冷哼一声,南溪可是最会演戏的,他绝不会再被她骗第二次!“依依要住院,从现在开始,就由你照顾她,直到她出院为止!”陆励成说着拉着南溪从外面走去。陆励成的态度让南溪彻底心寒,“我比她伤得严重多了,为什么要我照顾她?”“人是你刺伤的,难道你还想推卸责任吗?”陆励成不由分说的拖着南溪去了乔依依所在的病房。乔依依的伤口刚上完药,正躺在床沿休息。其

  • 热门小说《超级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超级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超级小农民第5章激情的酒吧林爽是富家女,自幼养尊处优,从小谁敢欺负她?她着急的张开大嘴咬我,却被我躲过了,我的手,不断在林爽的胸前游走,心里爽死了,这林爽的双峰,和小花的完全不一样,小花属于青苹果,但这林爽,却是熟透了的红苹果。加上我的双手比较放肆,所以感觉更爽,林爽红着眼看着我,嘶哑的说:“洛天,你再不松开我,我就喊张冰冰了”我笑了笑,说:“你喊啊,正好让张冰冰看看,你是怎么被我侮辱的,只要你不怕名声不保,随便喊”我死皮赖脸的说完,又说

  • 热门小说《莫言情深不负你》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莫言情深不负你》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莫言情深不负你第5章你这个贱人“你怎么在这里?”顾盛夏着实意外,这个男人以前每次都是半夜的时候突然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回来就是在她身上发泄。“怎么,我打扰到了你了?”他高大的身影逼近在眼前,毫不客气,抓着顾盛夏的手腕,直接将她压在客厅的墙壁上。顾盛夏后背撞到吊灯的开光,咔哒一声,客厅瞬间灯火通明,清晰照出了傅念琛那张阴沉的脸。他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顾盛夏,眼底渐渐变得嘲讽和冰冷。“几天不见,你可真是变得……姿容焕发啊。”他捏着她的下巴,仔

  • 热门小说《露水之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露水之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露水之爱第5章你不会爱上我了吧我愣了下,转头看着他。在车上,那不就是那啥震吗?他知道我看他,却没有为我解惑,只唇角微微翘起,娴熟的点火,踩油门,转方向盘。路虎很快驶出停车场。路灯的光在他脸上染上一层层光晕。“看着我做什么?”他问。一双桃花眼看过我一眼后,很快又看着前方。那年头,查酒驾没现在那般严,也罚得不那么凶,人的安全的意识远不如现在。“你好看。”我望着他,痴痴的笑。他当即又笑了,唇角勾起的弧度再往上半分,特迷人。“小妮子该不会真爱上我的吧?

  • 热门小说《以爱之名,伤我无形》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以爱之名,伤我无形》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以爱之名,伤我无形第五章霍靳庭,你不要我们了吗?赔命!苏素还顾不上伤心,肚子却剧烈的疼了起来,翻天覆地一般的疼。“啊,疼,好疼!”这是要生了吗?苏素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半起身拉住将要离开的霍靳庭,手心紧攥着他的衣服下摆。“霍靳庭,我疼……我们的孩子要……”“医生,帮我叫医生,”她很慌,慌的只能紧紧的抓住他。“霍靳庭,你真不要我!也不要孩子了吗!”就算我们母子都死在这里,你也不在乎吗!她紧紧的盯着他,眼眸倔强闪着最后一丝希翼。霍靳庭步子

  • 热门小说《神级透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神级透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级透视第五章保护美女“把钱交出来,不然我捅死你!”看着王峰两个人无动于衷,这个中年人再次大声的咆哮了起来。“大叔,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说出来,说不定我们还能够帮你一把,没有必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这时,王峰开口了,语气和善。“说尼玛,不给钱,就给老子去死吧!”忽然,中年人大声咆哮一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下子就把他手中的弹簧刀朝着王峰两个人捅来。看到这样的情景,王峰也是神色大变,想不到这人竟然这么的疯狂。现在,贝云雪是趴在他